剧情简介:大结局

电大语文老师叶知良阴差阳错地认识了年轻漂亮的专业舞蹈演员丁歌,此时正逢叶知良的小区需要一位专业的舞蹈老师,叶知良能言善辩,在他的软磨硬泡之下,丁歌答应了叶知良的请求,叶知良自己也加入了舞蹈班,其实叶知良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追求丁歌。
  叶知良和邻居于雅琴有些误会,但于雅琴的婆婆对叶知良印象颇佳,打算撮合丧夫的于雅琴和离异的叶知良在一起,并让于雅琴也参加舞蹈班。此时的叶知良眼中只有丁歌,并且展开了强烈的攻势,丁歌说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而且准备马上出国。失落的叶知良,背地里直抽自己耳光。没想到丁歌的男朋友突然摊牌,要跟丁歌分手。丁歌几乎崩溃,在叶知良的劝解下,丁歌打消了出国的念头。
  丁歌重新开始教舞,并且严格要求,从最基本的站姿开始!这时于雅琴遇见了她的老同学董家凯,二人开始频繁的接触,叶知良也多少感到有点失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跳舞的场地没了,叶知良通过好友的关系,终于找到了一个可靠的舞蹈教室。
  丁歌多年前的舞伴罗鹏找到了丁歌,丁歌只好拿叶知良当盾牌。罗鹏和叶知良发生了冲突,叶知良不但不记恨他,反而被罗鹏执着的精神所感动,在叶知良的作用下,丁歌终于跟罗鹏达成了协议,共同跳舞比赛。但丁歌却约法三章:只跳舞,不要提感情。
  叶知良渐渐对于雅琴产生了感情,但董家凯的出现使自己很有自卑感,热心的邻居给叶知良介绍了一个叫尤红娜的女人。叶知良觉得尤红娜和自己不是一路人,但尤红娜却很中意叶知良。
  舞蹈班组织学员去金山湖游玩,在游玩的过程中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最后大家不欢而散,尤红娜也放弃了对叶知良的追求。
  丁歌跟罗鹏继续练舞,可是他们似乎已经找不着当年的默契了,丁歌也总觉得自己是罗鹏前女友的影子,在一次激烈争执后的,罗鹏不辞而别,原来的舞蹈教室也被人收走了。
  罗鹏的出走使丁歌伤心欲绝,此时的董家凯也突然消失的无影无终,原来他是个骗子,在骗取于雅琴5万元后就逍遥法外,叶知良安慰于雅琴并和于雅琴走到了一起,最终董家凯被缉拿归案。为了鼓励丁歌,众学员给丁歌过了一次别开生面的生日晚会,地点就在新的舞蹈教室——塔楼的天台上,丁歌被感动了,重拾信心、鼓起勇气准备带领学员们在区里的比赛中取得好成绩。
  比赛中,叶知良因为弄丢了于雅琴的孩子丫丫,而失去了和于雅琴搭档比赛的机会,虽然最后丫丫找到了,但于雅琴还是没有原谅叶知良。
  叶知良在去北京开会的时候偶遇罗鹏,叶知良力劝他回去跟丁歌在一起,并用激将法激怒罗鹏,说丁歌马上要结婚了。罗鹏找到丁歌才知道自己上了叶知良的当,罗鹏、丁歌和好如初,并决定 “以教养跳”,要开一个真正的舞蹈教室,收入作为他们出国比赛学习的费用。叶知良的极力争取也打动了于雅琴,二人重新走到了一起。但是好景不长,罗鹏在一次用电焊装修教室时脸部受了重伤,不愿意拖累丁歌的罗鹏又一次不辞而别。
  此时的舞蹈班已经支离破碎,学员们有的家人不同意他们跳舞,有的因为第三者而闹得不可开交,有的甚至病逝了,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击垮叶知良,他仍然坚强的活着。
  在电视台的一个策划会上,叶知良的意见吸引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没想到栏目制片人就是他的前妻莫丽娟。莫丽娟搞了一个叫“我舞我秀”业余舞蹈比赛节目,让叶知良帮忙顶替一对选手比赛,没想到叶知良和于雅琴初战告捷!叶知良人气也慢慢飙升,其他学员也纷纷报名,此时的叶知良与其说是喜悦而不如说陷入了巨大的空虚。他觉得异化了!
  叶知良成了媒体的采访对象,叶知良面对电视媒体,说应该感谢丁歌,并呼唤罗鹏能回来,莫丽娟却和媒体开始炒作这件事,丁歌对叶知良很愤怒——丁歌觉得自己的感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像个小丑。叶知良百口莫辩,叶知良转而对莫丽娟发火,而于雅琴误以为叶知良和莫丽娟余情未了绝望地离去。
  媒体的宣传起了作用,丁歌还得到了捐款,其中有一个人捐了2万,丁歌有点不知所措,这时的罗鹏买了火车票,决意要离开这个城市。众人在车站找到了将要离去的罗鹏,在众人的劝说下,罗鹏和丁歌终于走到了一起。
  捐巨款的人找到了,那个人就是尤红娜,丁歌和叶知良去感谢尤红娜。尤红娜反过来还要感谢他们。尤红娜现在已经结婚了,找到了一个很爱她的丈夫,丁歌则把捐款都作为了市里困难学生的助学金。
  罗鹏决定先去北京治疗自己的脸,丁歌留下来指导大家。比赛就要开始了,叶知良和于雅琴的关系还是冷淡的。叶知良根本不抱参赛的希望了,于雅琴却不计前嫌来找叶知良去比赛。叶知良十分意外。在比赛的过程中,其他人的学员一个一个的被刷了下去了,所有的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叶知良和于雅琴身上。
  叶知良和于雅琴跳舞,开始表现不俗。但还是出问题了,于雅琴舞鞋的鞋跟折断了!这个时候,曾经跟于雅琴有过节的学员突然脱下了自己的鞋,帮助他们完成了比赛。比赛结束了,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完成了整个舞蹈,于雅琴也回到了叶知良的身边,众学员也在跳舞的过程中寻找到了自我,净化了自己的灵魂。
  丁歌要去北京陪罗鹏。临行前,大家欢送丁歌,并送上礼物和祝福,丁歌怀念起曾经和大家的点点滴滴,好生感动!最后在机场众人跳着森巴舞为丁歌送行,围观者也情不自禁的跟着舞动,一切沉浸在欢乐中。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丁歌的东西被偷,叶知良见义勇为,却被小偷反诬。在警察局里叶知良百口莫辩,就连丁歌也开始怀疑叶知良。小偷被放走,又一次偷了丁歌的东西。

  叶知良所居住的小区居委会主任宋主任给叶知良打包票,警察正在迟疑之际后悔不已的丁歌回到警局,还了叶知良清白。

  丁歌感激叶知良的同时也有一丝愧疚,于是请叶知良吃饭。在饭桌上叶知良得知丁歌是跳舞的,而且什么都跳,在言谈中,叶知良渐渐对丁歌产生了好感。

  刚搬新家的叶知良在霁月园遇见了众邻居在跳交际舞,在闲聊之际大家让想叶知良帮他们找一个好的舞蹈老师,叶知良马上想到了丁歌。

  在朱家,朱母老生常谈,又提出希望女儿于雅琴再婚的事,于雅琴不置可否。

  叶知良为了评副高来到图书馆借书,遇到了图书管理员于雅琴,二人因为借书的事闹得不可开交,叶知良故意捣乱,于雅琴生气但不好发作,结果于雅琴无意中把叶知良关在了图书馆,叶知良只好打110报警。

  于雅琴回到图书馆,又和叶知良发生口角,在回家的路上,二人才发现彼此住的是同一栋楼,并且楼上楼下。

  第二集

  叶知良跟好朋友阎晓东倾诉自己的苦闷,阎晓东鼓励叶知良借给小区介绍舞蹈老师的机会追求丁歌, 叶知良嘴上不说,但心中已有打算。

  乐于助人的叶知良,很对于雅琴公公的胃口。于雅琴的公公婆婆对这个新搬来的邻居印象很好,又得知叶知良的情况,私下里商量想招叶知良上门,于雅琴却不以为然。

  叶知良在歌舞团里找到丁歌,让丁歌给指导指导,并侧面了解到丁歌曾经获得过国标舞的高等奖项。丁歌因为觉得自己欠叶知良的人情,所以答应了,但答应只是看看,结果看过杜小兰等人的舞蹈后,丁歌很失望,并婉言拒绝了叶知良的邀请。

  杜小兰偶然的机会结识了出租车司机周永胜,周永胜被小区群众跳舞的热情所感染。叶知良把丁歌拒绝当老师的事情告知了杜小兰,谁知道杜小兰并没有死心,晚上杜小兰带着热衷于舞蹈的夏功达、汪远岱、蔡阿姨来到叶知良家,请求叶知良帮忙,哪成想叶知良的前妻莫丽娟也深夜来访,这也勾起了叶知良的一些伤心往事,大家表示同情。

  叶知良又找到了丁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说动了丁歌,但丁歌表示不要他们束缚自己,自己不想教的时候可以随时走人,叶知良应允。

  第三集

  叶知良邀请于雅琴参加舞蹈班,于雅琴犹豫不决,回到家中之后婆婆也劝她在外边多活动活动,于雅琴动心了。

  于雅琴也加入舞蹈班了,叶知良很欣慰。

  第一堂课,丁歌用她的舞姿打动了所有学员,也打动了在一旁偷偷观看的出租车司机周永胜。丁歌耐心的指导着学员,学员们显得有点不适应。

  叶知良来到图书馆写论文,于雅琴帮了他不少忙,同时叶知良的才学也让于雅琴对他略有好感。宋主任看出了于雅琴的心思,决定撮合于雅琴和叶知良在一起,杜小兰也举双手同意。

  大家劝叶知良加入了舞蹈班,这也正中叶知良的下怀。在课上,叶知良主动申请和丁歌为大家做示范,叶知良心里美滋滋的。

  为了能给丁歌一个惊喜,叶知良私自另外报了一个舞蹈班,没想到却被丁歌发现了,丁歌误会了叶知良,想辞去舞蹈老师的职务,叶知良用真诚的言语打动了丁歌,也留住了丁歌的人。

  周永胜经常来偷看跳舞,杜小兰觉得奇怪,索性把周永胜也拽到舞蹈队来。周永胜有一点舞蹈基础,让丁歌和众学员刮目相看,有点心不在焉的叶知良被杜小兰拉到一旁,并和于雅琴一块练起跳舞。

  第四集

  叶知良误会是于雅琴把自己偷偷报舞蹈班的事告诉了丁歌,于雅琴自觉冤枉,不打算再和叶知良跳舞,跟王露蝉跳在了一起,杜小兰劝叶知良珍惜眼前,好自为之。

  叶知良加紧了对丁歌的追求步骤。叶知良费尽苦心弄了两张音乐会的票,请丁歌去看,没想到在音乐会结束后,丁歌告诉叶知良,她已经有了男朋友,而且准备出国。叶知良巨感失落,背地里直抽自己的耳光。

  周永胜的妻子林保红觉得自己丈夫的收入似乎减少了,周永胜隐瞒了自己学跳舞的实情。

  丁歌正踌躇满志地准备出国,但远方的男朋友突然摊牌,跟丁歌要分手。丁歌几乎崩溃,叶知良找到了丁歌,并在酒吧里陪着丁歌喝酒。丁歌醉了,一路说醉话,叶知良背回来。

  没过几天丁歌给叶知良留了个短信,自己跑到北京散心。在北京,丁歌与昔日一起学习舞蹈的同学重逢,别人都已经有了成就,丁歌感到失落、伤感。同学介绍丁歌去见一个拍广告的导演,广告导演需要一个跳国标舞跳得好的女孩儿当广告模特。没成想导演欲行非礼。丁歌也很生猛,没让导演占到便宜。丁歌走在北京的街头,近乎绝望。

  回来的丁歌和叶知良去了一个地方,在那里,杜小兰、汪远岱、蔡阿姨、夏功达…在白天卖菜的空地上支起了电线和灯泡,他们举着杯,跳着舞,庆贺丁歌的回来,丁歌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第五集

  丁歌重新回到了舞蹈班,重新开始教舞,一反常态,非常认真,严格要求,从最基本的站姿开始!人们觉得太费劲了。

  叶知良第一次和丁歌坐下来谈心,并极力的劝解丁歌,丁歌很感激叶知良对自己所做的一切。

  于雅琴还像以前一样不理叶知良,叶知良也知道是自己误会了于雅琴并向于雅琴道歉,叶知良只好去讨好于雅琴的公公婆婆,朱父朱母喜不自胜,于雅琴也因为叶知良的一些举动而消了气,就在这时,丁歌单位的单身宿舍漏水,叶知良义无反顾地抛下于雅琴一家去帮丁歌,这让于雅琴为之落寞。

  杜小兰和于雅琴聊起叶知良,于雅琴说叶知良心里有人了,那个人就是丁歌,杜小兰觉得叶知良疯了。

  叶知良劝说丁歌来到自己的小区来住,心灰意冷的于雅琴在买菜的时候遇到了自己的老同学——董家凯,二人一聊就是一天,晚上董家凯开车送丁于雅琴回家,被朱母看见,但没有多说什么。

  丁歌终于搬过来了,学员都很高兴,但晴天霹雳,居委会的房子要办对外出租,所以跳舞的场地没了。

  学员们都为找场地的事发愁,丁歌也尽全力去寻找,但事与愿违。这一晚,正在为场地的事发愁的丁歌却被偷练跳舞的保安小廖所吸引了。

第六集

  董家凯向于雅琴献殷勤,并约她去打高尔夫球,晚上送于雅琴回家的时候,朱父朱母将董家凯留在了家中。朱父朱母和董家凯聊起了家常,觉得他更适合和于雅琴在一起。

  叶知良找到了新的舞蹈教室,就是他们学校的工会活动室,他告诉丁歌,他正在联系场地,让丁歌就在那儿好好开个班。没想到学校开例会,不但舞蹈教室的事泡了汤,自己还没有评上职称,叶知良很是懊恼,见到丁歌后,也只能强颜欢笑,丁歌安慰叶知良请他吃饭。在饭桌上,叶知良诉出自己的心声,执着的找舞蹈教室,其实是因为自己寂寞,同时也是在找一种寄托!同时叶知良也把自己和前妻离婚的原因讲给丁歌听,二人聊得热泪盈眶。

  董家凯来霁月园找于雅琴,因故与保安小廖发生了剧烈的冲突。董家凯到底有富人做派,在他眼里臭保安就是一看家护院的,还出手打了小廖,叶知良打抱不平。于雅琴赶来,指责董家凯。两人不欢而散。

  阎晓东帮叶知良找了一个仓库做舞蹈教室,叶知良、丁歌、杜小兰、夏功达、汪远贷、蔡阿姨来到仓库,并对仓库非常满意,言语中阎晓东对杜小兰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觉。

  第七集

  众学员开始在新的舞蹈教室上课,叶知良给舞蹈教室起名为——乐意国标教室,大家觉得名字很贴切。

  阎晓东也来报名凑热闹,明的是学跳舞,其实是想和杜小兰套近乎。乐意国标教室的生意越来越好,更多陌生的面孔来报名学国标舞,正忙得不可开交的丁歌,被一个人的到来惊呆了,这个人就是他的前搭档,也是曾经是男友——罗鹏。

  两人共坐在一个咖啡馆里,沧桑得很,不知从何说起.丁歌冷漠着.罗鹏告诉她,那女孩——也就是之前罗鹏的舞伴——死了,车祸.罗鹏想继续跳舞,他希望丁歌能跟他一起,丁歌毅然的拒绝了他。

  叶知良请丁歌吃饭正遇到叶知良的前妻莫丽娟,为了气莫丽娟,叶知良背着丁歌,私下对莫丽娟说丁歌是他女朋友。莫丽娟信以为真,过来跟丁歌说话。丁歌恼了,觉得叶知良言而无信,自己受了侮辱,叶知良只能冲丁歌尴尬地张嘴……

  丁歌给霁月园的人们教舞的时候,罗鹏又来。丁歌恨他,说跟人有约,罗鹏不信.叶知良懵懵懂懂,再次要求丁歌接受他的赔礼道歉。丁歌故意做出跟叶知良赴约的姿态。罗鹏受刺激。叶知良见丁歌答应了赴自己的约,很高兴。

  晚饭过后,叶知良送喝醉的丁歌回家,罗鹏一直在暗中跟着二人,看到丁歌回家,罗鹏觉得找叶知良谈谈的机会来了。

  第八集

  罗鹏找到叶知良,对叶知良说他和丁歌的往事。希望叶知良放手。叶知良出于嫉妒,挑衅。你结果罗鹏打了叶知良。警察来了,叶知良却为罗鹏辩解。事后叶知良劝罗鹏,如果想和丁歌重归于好,一定要用真心感动她。

  大雨倾盆,罗鹏站在丁歌的窗下,任凭大雨浇身。丁歌冲他嚷嚷,罗鹏一言不发,顽抗到底。丁歌不再理他,但还是忍不住打开窗户扔了把伞下去,罗鹏不接伞。

  叶知良把罗鹏拉进屋,喝酒暖身子,换衣服。喝过酒的罗鹏表达了对于舞蹈刻骨铭心的爱。罗鹏那种对舞蹈的追求把叶知良打动了,丁歌也是那样的人。罗鹏说他们少年时学跳舞,怎么怎么苦,他和丁歌只能属于舞池。——这也许是一种不幸,但是命中注定的。罗鹏把叶知良感动了。叶知良说小伙子,我这半辈子都是我把别人说感动,今天你算把我给说感动了。

  通过试探叶知良也看出来了,丁歌还爱着罗鹏。

  叶知良跟阎晓东感慨,主动放弃了丁歌,原来一直是自己在和自己赌气,但是舞还是要继续跳下去。

  在叶知良的作用下,丁歌终于跟罗鹏达成了协议,共同跳舞比赛。但是,丁歌却约法三章:只跳舞,不要提感情,罗鹏同意了,并且二人决定去参加全国锦标赛。

  第九集

  叶知良再次觉得了于雅琴的好,可是眼下已然错过了,因为于雅琴跟董家凯的关系继续在发展。董家凯认为于雅琴就是他想要的女人,并向于雅琴表白,于雅琴被感动。回到家中朱父朱母盘问于雅琴,并表示对董家凯很满意。

  热心的蔡阿姨给叶知良介绍一个女的,叫尤红娜。叶知良与尤红娜见面,叶知良说话准确地描述了尤红娜的感受。而尤红娜就想找一个像叶知良这样的知识分子。

  丁歌跟罗鹏练舞.可是,两个人尴尬地发现,他们似乎已经找不着当年的默契了.舞伴和舞伴之间就好像一把钥匙配一把锁,二人慢慢起了一些矛盾。

  尤红娜很主动的追求叶知良,并尤红娜来看叶知良跳舞,当场决定要跟丁歌学。尤红娜要跟叶知良跳。于雅琴黯然离去。叶知良很尴尬,对丁歌发牢骚,认为丁歌就不该收尤红娜。丁歌觉得自己没有理由不收人家?是以至此,叶知良也无可奈何。

  杜小兰和众学员商量去金山湖游玩的事项,并约阎晓东一起去,阎晓东高兴地答应了,叶知良看得出阎晓东加入舞蹈班跟杜小兰多多少少有关系,对阎晓东这种行径挺反感.阎晓东却义正词严,说叶知良低级趣味。

  第十集

  叶知良跟尤红娜其实不是一路人。尤红娜带叶知良去向他们那一帮姐妹们炫耀。这让叶知良很尴尬。

  叶知良想跟尤红娜友好地分手。尤红娜含泪自怨自艾,叶知良反过来安慰她,没想到自己又掉进去了,分不成。叶知良表面咋咋呼呼,其实软得很,根本不是尤红娜的个,尤红娜拿准了这一点。

  丁歌与罗鹏练习了罗鹏新编排的套路,丁歌怀疑罗鹏沿用他和自己前女友的套路,这使丁歌很伤心,但叶知良却觉得这没什么,丁歌的反应过于激烈,这使叶知良也不知所措。

  杜小兰和尤红娜开始统计去金山湖游玩的人数,叶知良问起于雅琴去不去金山湖,于雅琴不想去,叶知良暗示于雅琴可以带上董家凯,于雅琴觉得叶知良无聊。

  在商场,于雅琴和董家凯碰上了叶知良和尤红娜,醋意大发的于雅琴,决定和董家凯一起去金山湖。周永胜瞒着家里人也决定去金山湖玩玩,而蔡阿姨的爱人老和却不想让她去,临行时,老和把蔡阿姨反锁在家中,没想到蔡阿姨打110报了警,蔡阿姨终于在车快开之前赶上了汽车。

  人聚齐了,丁歌和罗鹏也参与了,大家开始了行程,但各自都心怀鬼胎。

第十一集

  众人到达了金山湖度假村,罗鹏和丁歌时不时还会发生口角,在一次游泳中,叶知良奋不顾身的救了董家凯。

  于雅琴劝董家凯去谢谢叶知良,没想到董家凯不但不念叶知良的好,还训斥了于雅琴,于雅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董家凯会有这么反常的表现,自己夺门而出。

  叶知良和尤红娜一个房间,尤红娜色诱叶知良,叶知良极力反抗,并表示只想和尤红娜做普通的朋友。

  夜间,众人在一起举起篝火,来晚的阎晓东也赶到了,正当大家玩的兴起之时,突然发现尤红娜不见了。大家很着急,生怕尤红娜出危险,开始四处寻找尤红娜,

  周永胜找到了尤红娜,叶知良和于雅琴赶到时尤红娜已经喝大了,尤红娜发现叶知良和于雅琴站在一起,醋性大发,恶语中伤于雅琴,于雅琴气得浑身颤抖,无法言语,瞬间眼里全是泪水,奋力拨开人群离去,叶知良只能对尤红娜大吼。

  第二天起来,尤红娜知道了自己的失态,但一切已经无法挽回,董家凯也借机重新把于雅琴揽入自己的怀抱。

  叶知良冷静地和尤红娜摊牌,尤红娜这一次的反应不是那么激烈,留下一封信后自己开车离开了金山湖。

  第十二集

  众人结束了金山湖之旅,除了疲倦之外颇有一些扫兴。回到家中的众学员也都有各自的烦恼。尤其是丁歌和罗鹏,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但他们还是迟迟找不到状态,丁歌想重新编舞,罗鹏却觉得时间上不允许,二人又开始争执,这使丁歌产生了放弃的念头。

  准备和董家凯谈婚论嫁的于雅琴,突然和董家凯失去了联系,于雅琴慢慢的发现董家凯在欺骗自己。

  罗鹏借酒消愁,丁歌想临阵退缩,叶知良及时出现劝丁歌不要放弃,丁歌的低迷让叶知良很恼火,最后叶知良终于道出了心声,他劝丁歌继续跳舞不是为了比赛,而希望咱们的心灵变得彪悍!

  于雅琴病倒了,董家凯骗了她5万元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朱母报警的同时也请求叶知良帮忙把董家凯给揪出来。叶知良把于雅琴被骗的事告知了丁歌,劝丁歌珍惜现在的一切。

  叶知良为了于雅琴的事多方奔走,突然想起阎晓东可能有路子,打电话给阎晓东却吓一跳——阎晓东因为生意上的事情被拘留了,舞蹈教室也被收回去了,就在这时,决定去青岛比赛的丁歌发现罗鹏留下一封信后,不辞而别,丁歌痛苦至极!

  第十三集

  于雅琴回到家中的情绪一直很低落,叶知良挺身而出,为于雅琴解宽心,于雅琴感觉到温暖的同时,也有一点愧疚。

  正当大家因找不到练舞场地而发愁的时候,汪远岱为大家寻找到了一个新的场所,那就是塔楼的天台。

  丁歌因受到了打击而魂不守舍,这时候叶知良神秘的把丁歌带到了新的练舞场地,原来今天是丁歌的生日,在天台上学员们给丁歌举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生日晚会,丁歌很是感动,面对众学员的鼓励和安慰,丁歌的心情好多了。

  阎晓东被释放了,他来到天台立刻和杜小兰他们打成一片,大家又都投入到跳舞的热情当中!

  居委会主任何钢来到天台,并称区里要举办国标舞比赛,大伙的用武之地到啦!没想到众学员因为讨厌何钢而故意卖关子,对比赛并不是很积极。可是回到家中,学员们就开始摩拳擦掌,蠢蠢欲动,为比赛做着准备。

  董家凯终于被缉拿归案,叶知良和于雅琴的关系也再进一步。宋主任亲自来到天台求众人积极响应,学员们表面上勉强答应,其实每个人内心中高兴的像一朵花,小区的天台上洋溢着快乐的气氛。

  第十四集

  天台上人更多了,除了叶、于、杜、阎、汪、蔡、周、王,夏,一些之前参加过的别的霁月园的学员也出现了,他们各自高高兴兴地练着,跳着。

  比赛需要五对选手:蔡阿姨和汪远岱算一对,杜小兰和阎晓东算一对,周永胜和王露蝉算一对,叶知良和于雅琴算一对,夏功达和他的老婆算一对.再算上小廖和另一个妇女,又多一对。

  这就面临谁去谁留的问题。这个问题让夏功达十分困扰。他虽然跳舞的时间长,可到现在为止不是跳得最好的,夏功达去找丁歌,丁歌的回答也没有让夏功达满意。在舞蹈课上夏功达认为有人不是这个街道的,没有参赛资格。阎晓东反唇相讥!夏功达还要弄一套考勤制度,人们嗤之以鼻。

  丁歌参观小邵的新房,小邵劝丁歌不要放弃自己的事业,丁歌听完内心澎湃。

  夏功达为了参加比赛在私下活动,他打小廖的主意,拿演出服的费用吓唬小廖和周永胜,丁歌说不要听老夏的周永胜和小廖的燕尾服,她都可以通过舞蹈学院的同学借到。

  夏功达的初步计划失败之后,又开始打叶知良的主意,想让叶知良退下来,他和老婆上,叶知良想成全他。 此时的于雅琴和杜小兰正在为比赛做着准备。

  第十五集

  于雅琴正喜滋滋地准备演出服,还给叶知良买了一套,可谓费尽心机,忽而听得叶知良不去了,两个人越吵越误会,叶知良极力为自己辩解,摆出一大堆的大道理,于雅琴对叶知良巨失望!

  丁歌同叶知良为了观念的事情发生爆吵。丁歌认为,这不是可以让的,这么做不但不尊重自己,也不尊重自己的舞伴。

  叶知良向于雅琴道歉。于雅琴把给叶知良买的演出服交给他,叶知良却要给于雅琴钱,于雅琴不悦地推辞。

  叶知良不得已继续参加比赛的训练,失去机会的夏功达整天喝酒,心中夹杂着对叶知良的不满。与此同时周永胜练跳舞的事被妻子林保红察觉,但她并没有完全点破,还在慢慢的观察。

  比赛前夕,厉兵秣马。包括居委会的领导都给他们送来慰问品,丁歌也加紧对他们的训练。

  比赛之前叶知良因为不喜欢于雅琴对丫丫的教育方式,觉得太压抑孩子的天性了,于是偷偷把丫丫带出去玩,却把丫丫给弄丢了,这时候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丁歌和众学员都急疯了,叶知良只好在电话中称自己不能参加比赛了,于雅琴很绝望,丁歌也很气愤。

  比赛开始了只有两个人很高兴。那就是夏功达和他老婆。他们终于如愿以偿,代替了叶知良和于雅琴参加比赛。

第十六集

  比赛开始了,最终他们获得了两个组冠军,总分第一名的好成绩,众学员欢呼着,丁歌躲到一个角落里哭泣,丁歌,一个曾经的全国冠军,现在的她,只能淹没在这微不足道的胜利里了……

  于雅琴给叶知良打电话,叶知良把丫丫弄丢的事告知了于雅琴,于雅琴像疯了一样和众人一起寻找,最后终于在警察的帮助下找到了丫丫,但是于雅琴和叶知良的关系也僵化了。叶知良登门赔罪,但于雅琴没有理会。

  庆功宴上,大家兴高采烈,一起敬丁歌,丁歌也没有驳大家的面子,气氛很融洽,只有于雅琴和蔡阿姨没有来。

  蔡阿姨家中出了点小状况,但正是因为这个状况缓解了蔡阿姨和老和的关系。

  周永胜突然接到电话,周永胜老婆出事儿了。周永胜匆匆离去,赶去老婆所在的超市。车上,老婆趴在他肩头嚎啕大哭——原来林保红在超市里跟领导大吵。把一腔受够了的鸟气倾泻而出,不亦快哉。现在,眼见着她要被开掉了。

  叶知良又一次找到了于雅琴,二人推心置腹彼此都觉出了自己的不对,慢慢地二人的关系又得到了和解。

  第十七集

  叶知良去北京开会。跟老师们一起逛商场的时候打算给于雅琴买条项链,又到舞蹈学院去给丁歌买礼物,没想到在买礼物的时候竟然邂逅了一个熟人——罗鹏。

  叶知良跟罗鹏单独坐在一起,感慨万千,世界太小了。叶知良力劝他回去跟丁歌在一起,并告诉他丁歌心里有他,他离开后丁歌的痛苦。叶知良愤怒地问他为什么不能够再试一试,并且激动的破口大骂罗鹏软蛋,接着用计谋将罗鹏,说丁歌就要结婚,拿出给于雅琴买的项链,说这是学员们送丁歌的结婚礼物,罗鹏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打算回去找丁歌问个明白。

  罗鹏找到丁歌,声嘶力竭地对丁歌倾诉,泪流满面,最后罗鹏才知道自己被叶知良骗了,二人笑着哭着然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叶知良回来找到了于雅琴,并把项链交给了她。于雅琴感觉很温暖。两人定情。丁歌也请叶知良吃饭,向叶知良道谢。

  大家齐聚餐厅,祝贺罗鹏和丁歌的重逢,同时,杜小兰也透露叶知良和于雅琴也快有好事发生了,众人欢呼雀跃。

  但在这同时,周永胜却在为妻子的工作所忙碌,给超市领导冯总送礼,但冯总不领情,没有让林保红复职的意思,回到家中的周永胜倍受煎熬。

  第十八集

  丁歌和罗鹏好像回到了从前,好像从来没有分开过。罗鹏提出他们的计划,叫“以教养跳”,他们要开一个真正的舞蹈教室,收入作为他们出国比赛学习的费用。丁歌也觉得浑身是劲。

  于雅琴的公公婆婆发现了于雅琴跟叶知良好,悲欣交集,试探于雅琴打算什么时候跟叶知良办事。公公婆婆喜欢这个儿媳妇,甚至舍不得于雅琴搬出去。于雅琴同叶知良商量装修婚房的事情。叶知良拿出老爷们气,说装修的钱他还拿得出来,但于雅琴很固执,非得拿出自己的一万块钱出来,因为这将是他们共同的家。

  叶知良给周永胜打电话。周永胜说以后也不去跳舞了,热心的叶知良拎着水果拿着证书给周永胜送来了。叶知良关心周永胜,问他为什么不去跳舞,周永胜支吾。周永胜的媳妇发现了周永胜的获奖证书。两人在屋里发生了巨大的争吵,林保红这才知道周永胜这些天在外边干什么了。她觉得太委屈,自己累死累活,貌似老实的周永胜却在外边跳舞寻欢作乐,她接受不了。

  叶知良和周永胜在小酒馆里喝酒。两人都大醉。周永胜眼泪汪汪的诉苦,叶知良脑子一热,把自己装修的钱借给了周永胜。于雅琴知道后极其失望,她不是小气,但叶知良居然不跟她说一声。于雅琴情绪激动,叶知良也受刺激了,两人爆吵一架,不欢而散。

  此时杜小兰和阎晓东的关系,也慢慢被杜小兰的丈夫米大海察觉。

  第十九集

  杜小兰也觉得米大海知道了些什么,阎晓东了解后觉得自己还是减少跳舞的次数为好。米大海找于雅琴询问实情,但于雅琴没有告知他真相,只能私自劝杜小兰不要伤害米大海。

  喝醉的米大海到杜小兰跳舞的地方来窥探,恰好阎晓东这天有事不在。杜小兰在跟小廖跳,不问青红皂白的米大海上去就给了小廖一耳光,又给杜小兰一耳光,接着破口大骂杜小兰,杜小兰愤怒之极,又不好发作。

  米大海大闹跳舞场都被夏功达看在眼里。夏功达当初跟杜小兰作为舞伴一拍两散,让他深有被遗弃之感。后来心直口快的杜小兰又多次让他没有面子。阎晓东更是从来都反感夏功达。夏功达早埋下了报复的种子。

  夏功达打匿名电话给痛苦的米大海。告诉他这事儿跟小廖没关系。那只是个小保安。真正破坏他们家庭的人是一叫阎晓东的人。

  阎晓东的事业正要咸鱼翻身,米大海破坏了阎晓东的记者招待会。阎晓东质问杜小兰,并称米大海把自己的一切都给毁了。

  杜小兰知道后,误以为是于雅琴从中作梗,来到新的舞蹈教室,怒骂于雅琴之后扬长而去,于雅琴呆在原地,泪如雨下。

  第二十集

  杜小兰跟米大海离婚,没想到米大海为杜小兰买水喝时候,却被汽车撞到了。

  杜小兰几乎蒙掉了。舞蹈班的同志们一起来看望昏迷不醒的米大海。叶知良打电话给阎晓东,说要找他谈谈。阎晓东终于答应跟叶知良一见。见面时,阎晓东对破坏人家家庭满不在乎的态度激怒了叶知良,叶知良痛打了阎晓东一顿之后扬长而去。

  叶知良去看望米大海,米大海说要是当初杜小兰不去跳舞,是不是就不会出这样的事儿?叶知良尴尬极了,无言以对。他为米大海感到难受。

  就在这时罗鹏也进了医院,原来罗鹏正在给新教室重新装修,为了省钱罗鹏亲自上阵使用电焊,结果火花飞溅导致了油漆桶爆炸……. 丁歌心碎,一直守在医院的罗鹏身边。罗鹏的脸被烧坏了。罗鹏清醒过来的时候,会跟丁歌说平平淡淡的话,两个人像在一起生活了很久。

  众学员都来关怀着两位住院的朋友和家属,他们也是感动,于雅琴找到机会向杜小兰解释,但如今的杜小兰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罗鹏劝丁歌放弃自己,丁歌却很执着说脸毁了可以整容,罗鹏没有说话,但心中已有了打算。罗鹏不愿意拖累丁歌,再一次不辞而别,悄然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第二十一集

  丁歌崩溃了,叶知良安慰丁歌。酗酒的丁歌要叶知良给自己找老公。叶知良痛斥丁歌,觉得她这样谁都对不起,劝丁歌应该理解他的心意。

  叶知良通过广播电台寻找罗鹏。叶知良在广播旁边说得很动感情,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罗鹏也听得泪流满面。

  叶知良被小陈老师强拉去电视台去参加一个策划会。会上,叶知良一顿狂喷,一顿国民心理分析,头头是道,都把人喷傻了。太佩服了。迟到的栏目制片人进来,轮到叶知良和她傻了。——这人竟是前妻莫丽娟。莫丽娟也没想到。

  莫丽娟的国标舞的选秀节目— 我舞我秀。其中一对选手临时出了岔子,需要紧急替补。希望叶知良来帮忙,叶知良去求于雅琴跟他一起参加节目。叶知良如此迁就前妻,于雅琴心里发酸。叶知良跟于雅琴解释,只是顶一场,被人淘汰掉就退出。——他只是可怜莫丽娟。

  叶知良原以为于雅琴会拒绝,但没想到,于雅琴答应了!没想到初战告捷!晋级啦。叶知良面对电视采访十分淡定,人们短信纷纷投叶知良,叶知良人气飙升。

  叶知良的成功刺激了其他的学员,他们也跃跃欲试,准备参加我舞我秀!而形容枯槁的丁歌把罗鹏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都找了一遍,所有人都说没有罗鹏的消息。

  第二十二集

  叶知良不想继续在电视上跳下去,心里打定了主意,到时候胡跳,淘汰就拉倒。当他跟于雅琴解释的时候,于雅琴对他跟前妻的关系半信半疑。

  没想到一顿胡跳之后,叶知良的支持率还是那么高,丁歌却打来电话怒斥叶知良为何乱跳,叶知良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阎晓东找到杜小兰,询问她为何老是躲着自己?杜小兰道出实情,觉得自己还爱着米大海,并最终与阎晓东分手。

  米大海此时向杜小兰提出离婚。杜小兰不同意。米大海不愿意拖累杜小兰了。而杜小兰却不想抛弃米大海。二人在争执后痛哭流泪,关系得到了缓和。

  小区的学员们都在练习跳舞准备参加比赛,这时噩耗传来,汪远岱去世了,人们送别汪远岱,伤心不已,感慨万分。尤其是蔡阿姨,伤心极了。老和也不忍,告别仪式上老和也来了。小廖情绪也很憔悴,但他表示想替补汪远岱参加比赛。蔡阿姨真的是很意外。

  老汪的死对丁歌也震动很大,丁歌告诉叶知良,她想把房子卖了,去找罗鹏,她想明白了,应该抓住的,她再也不会错过了。在去之前,她想最后一次陪大家跳完这一场舞。这是大家的心愿,也是她自己的心愿。

  阎晓东来向叶知良辞行。海南的一个公司请他去做经理。叶知良和阎晓东两个多年来的朋友到了这一步,仿佛都没有什么话说了。

  第二十三集

  米大海出院后一直躺在床上,杜小兰忙活家务,照顾老公,皮肤粗糙,形容憔悴,让米大海心疼。米大海让杜小兰还去跳舞,杜小兰一哆嗦,害怕似的拒绝了。叶知良的劝说也毫无作用,米大海只能亲自上阵,没想到米大海在说到激动处居然自己站了起来,杜小兰愣了?米大海也很吃惊。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杜小兰决定去跳舞。此时的叶知良和于雅琴再次为莫丽娟的事情发生误会,但表面上于雅琴很平静,叶知良也觉得于雅琴没有误会什么。

  于雅琴跟叶知良,蔡阿姨跟小廖,杜小兰跟周永胜,夏功达夫妇,都在积极的备战我舞我秀,这个时候周永胜找到叶知良,也想报名参加我舞我秀。

  丁歌拿自己的同罗鹏的事儿来教育叶知良和于雅琴,说两个人之间要投入,要对方建立起完全的信任。要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叶知良和于雅琴觉出了尴尬。有被说中的感觉。

  比赛开始了,周永胜和杜小兰也参加了比赛,这使在电视机前的林保红大吃一惊。

  比赛结束,叶知良等人顺利过关!此时的叶知良与其说是喜悦而不如说陷入了巨大的空虚。他觉得异化了!他觉得这样似乎违背了他说的跳舞是为了快乐的初衷。

  叶知良成了媒体的采访对象,叶知良真不知道同他们说点什么。他瞥见了丁歌黯然的身影。叶知良面对电视媒体,说应该感谢丁歌,并再次呼唤罗鹏能够回来。

  第二十四集

  丽娟跟叶知良打听罗鹏是谁。知道了内情,莫丽娟大肆炒作丁歌和罗鹏这个煽情的故事,电视台到处在寻找罗鹏。

  丁歌对叶知良很愤怒——丁歌觉得自己的感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像个小丑。叶知良百口莫辩,叶知良转而对莫丽娟发火。

  叶知良准备和于雅琴登记结婚,在医院检查的时候遇到了看病的莫丽娟,结果耽误了和于雅琴登记的时间,于雅琴终于误以为叶知良和莫丽娟余情未了——于雅琴绝望地离去。

  丁歌得到了捐款,其中有一个人捐了2万,丁歌有点不知所措,这时的罗鹏买了火车票,决意要离开这个城市。司机师傅把罗鹏送到了火车站,回头就给同一个公司的周永胜打了一个电话,说如此这般有这么一人,是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小伙子……

  周永胜、丁歌、叶知良一行人在火车马上就要开的时候赶到火车站。罗鹏惊呆了。丁歌看见罗鹏,却怔怔地不上前,叶知良拉她她也不动。丁歌扭头就走。叶知良大骂用语言刺激罗鹏,罗鹏在一瞬间终于扔下包,追过去拉住了丁歌。两人厮打过后抱在一起。

  众人找到了捐款的人,那个人就是尤红娜,丁歌和叶知良去感谢尤红娜。尤红娜反过来还要感谢他们。尤红娜现在已经结婚了,找到了一个很爱她的丈夫,他们是在舞场里相识的。

  叶知良打电话约于雅琴去电视台上另外一个节目,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丁歌,于雅琴很纳闷,但还是答应了。

  第二十五集  (大结局)

  丁歌在去电视台之前和罗鹏通了电话,罗鹏已经去了外地做整容手术。

  在演播室丁歌把捐款作为了市里困难学生的助学金。面对电视机,丁歌感谢所有人,叶知良也长篇大论,把心里话对大家说了出来,主持人也备受感动。莫丽娟主动找到了于雅琴,希望于雅琴能珍惜叶知良。

  最重要的一场比赛开始了,于雅琴终于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比赛过后,各位选手一一被刷了下来,大家已经不再在乎结果,而是在享受其中的过程。

  最终的决赛只剩下叶知良和于雅琴,所有的人都把希望寄托二人的身上。丁歌、周永胜全家、杜小兰全家、小廖小张、蔡阿姨夫妇都来到现场关注着叶知良和于雅琴。阎晓东也在远方看电视。

  比赛中叶知良和于雅琴跳的时候被人碰到了,于雅琴舞鞋的鞋跟折断了!这时,一直跟于雅琴有疙瘩的杜小兰突然脱下了自己的鞋,抛出来,叶知良特从容地接住了鞋,优雅地把于雅琴带到场边,优雅地给她穿上,继续跳。比赛结束,所有人都为之鼓掌欢呼,包括在海南的阎晓东。就这样,比赛结束了,叶知良也和于雅琴重归于好。

  丁歌要去陪罗鹏了,大家欢送丁歌,并送上礼物和祝福,丁歌怀念起曾经和大家的

  点点滴滴,好生感动!最后在机场众人跳着森巴舞为丁歌送行,围观者也情不自禁的跟着舞动,一切沉浸在欢乐中。

转载本剧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TvPaD.Cn电视本-剧情介绍搜索 与本剧相同片名:不如跳舞(8)电视不如跳舞(1)不如跳舞电视(1)不如跳舞剧情(1)不如跳舞分集(1)不如跳舞全集(1)不如跳舞结局(1) 上一篇:一一之吻   下一篇:X特工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