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简介:大结局
  北宋真宗年间,辽军大举攻宋,要塞澶州危急。真宗皇帝率禁军主力增援,然而,大军到了黄河岸边,真宗却因畏怕危险,不敢过河,以寇准为首的主战派与以丁谓为首的主和派发生了激烈第争执,以致于寇准情急之下收拉皇帝的衣袖,造成局势失控,形成僵持。在这危急时刻,以一名叫李玉的王府诰命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聪明智慧,打破僵局,促成皇帝渡河,保住了宋室江山。








  李玉的美貌与智慧深深打动了真宗皇帝,而李玉对真宗也是情根深种,二人在寇准的撮合之下相爱了。

  然而,后宫的德妃刘娥,却是个阴险狡诈,妒心深重的人,当真宗决定将李玉迎纳入宫以后,她妒发入狂,用尽奸计欲置李玉于死地,李玉在真宗、寇准、陈琳等人的保护下数次死力逃生,但她宽容大度并不计较。然而,刘娥却变本加厉,从只对李玉以人,最后发展到了弑君的地步。终于,刘妃的奸谋暴露在众人面前,然而,由于皇帝的软弱,和李妃的善良,他们再一次宽恕了刘妃。

  终于,李玉怀孕了,刘娥表面上与李玉亲亲热热,暗地里串通丁谓等人精心策划了狸猫换太子的毒计,而此时皇帝和李玉却懵然不知。李玉临产了,皇帝亲眼看到她产下了妖孽,龙颜震怒, 寇准身死、李玉逃亡、皇帝陷入刘娥的控制之中,在这国家危难之际,包拯临危受命,他能否保真太子登基,能否昭雪沉冤铲除刘娥,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较量展开了......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宋真宗年间,辽兵数十万大军进犯宋都的门户澶州。年愈古稀的老将陶三春率三万兵马死守待援,战斗进行的异常惨烈。高门宿将高怀、高杰、高亮先后捐躯。澶州城危在旦夕,京都危在旦夕。以奸佞丁谓、王欣若为首的投降派还在蛊惑皇上放弃抵抗,弃城出逃。丞相寇准赶到,大声断喝:“谁出此计,谁就是天下公贼。”一场唇枪舌战较量后,寇准欲将丁、王二佞当场处斩。正在此时,随驾的命妇行列中走出一位绝色少女,她一番纯情的见解使真宗惑然而翻然,立即下旨御驾亲征。皇上的到来使澶州战事发生逆转,宋军在杨家将的带领下全线反击大获全胜,澶州转危为安。在凯旋的归途上,真宗和寇准都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这个女子,她就是后来的玉宸妃李玉。

  第二集

  真宗微服去见李玉,并将祖传的一块黄玉送给了她作为信物。被陶三春老王妃知道了,她反对李玉进宫,寇准却不这样看。

  真宗情感和情绪上的变化引起了刘妃的警惕,总管郭槐叫来宫女寇珠审问,什么情况也没问出来。刘妃有些纳闷,交代丁谓动用江湖力量进行侦察,一旦发现迹象立即剪除。寇准按排北侠欧阳春,暗中保护李玉安全。一切都安排停当后,寇准将真宗请到府上,李玉进宫的事就这样悄悄地定了下来。

  第三集

  刘妃利用真宗临幸之机巧言掏套,真宗洗澡时将李玉绣的荷包,落到了刘妃手里。而迂阔的真宗在刘妃甜言蜜语的媚惑之下,早已将寇准的嘱托撇到脑后,未给李玉名份就匆匆地迎她进宫了。在进宫的路上,李玉被换了轿,轿子没有进宫,而是被抬到了浣衣局。当真宗发现抬来的人被调包时,气得大怒,急忙找来寇准。寇珠来报,真宗不顾一切地向浣衣局奔去。

  这时候的李玉已经被押到金水桥上,欲将扔下河去…

  第四集

  谋害李玉的事未成,郭槐自知罪该万死。但盛怒后的刘妃很快就换上一付笑脸,她要郭槐杀掉办事的所有奴才灭口。而盛怒的真宗则要将此案一查到底。李玉点出在宫中敢行此事之人必不怕查,而且查出来也令皇上为难。真宗被点到心事,虽心有所顾忌但终是义愤难平。惟有寇准抓住刘妃失手的有利之机,亡羊补牢,给李玉封了个宸妃的名分。

  真宗问罪刘妃。刘妃装傻,一付无辜的样子,还搬出两人恋爱时的情分来感化真宗。当刘妃从真宗的嘴里得知要封李玉为宸妃时,其受到的刺激并不亚于叫她去死。她歇嘶底里,丧心病狂地抢在李玉封妃之前,以李玉新人进宫不朝皇后、贵妃为罪名,要押赴冷宫处绞。宫门前,陶老王妃砸了銮驾。真宗赶来, 这一次真宗真的怒了,可当他到了碧芸宫时,真宗顿时想起两人恋爱时同甘共苦、生死与共的情意来,不禁悲情大发,愤恼全忘。刘妃装出死过一回恍若隔世的沧桑情感,将真宗哄得泣泪横流,胸中惟有往事依稀的云淡天高了。

  第五集

  为阻止李玉封妃,刘娥组织丁谓等在朝堂之上犯言强辩,与寇准、扬文广等争斗不已。陶三春请出先帝所赐打龙杖,将封妃的事定了铁案。真宗知道这都是寇准运筹的功劳,向李玉夸奖寇准奇才。二人谈及朝政,真宗竟担心寇准将来会擅权,而必须有丁谓一伙来制衡他。

  刘娥咽不下李玉封妃这口气,决定在封妃大典上对李玉下毒。大典之日,刘妃欲嫁祸于寇准,不料寇准早有准备,竟在现场断起案来。寇准层层分析,丝丝入扣地将案情推断到最后,刘娥崩溃在即,群臣看得明白。
  第六集

  几番明杀暗害均告失败,刘妃和郭槐决定收敛锋芒,伺机而动。他们首先清理内部,欲置寇珠于死地。这时李妃恰好来到,便顺手将寇珠带走了。寇珠在李妃的玉宸宫受到姐妹般的款待,激动的热泪盈眶。时逢春季,真宗和朝臣、后妃都要去黄山封禅,真宗说可以顺便到李妃的家坟去上上香。寇准料想刘妃等可能利用这次出行再次加害李妃,果然不出所料,刘妃已经在行动了。她派郭槐赶到卢州,在重金收买之下,邓车答应行刺。

  刘妃使出手段和真宗共忆恋爱的往事,把真宗的眼泪赚了出来,乘机佯做关心皇上和李妃,要他俩甜甜密密回娘家.宗真果然上当。

  第七集

  真宗将微服出行的想法告之李玉,李玉无奈来找寇准商议,不巧寇准不在。于是真宗一行终于在天亮前成行了。

  寇准得知真宗微服出走,感到情况不妙。当务之急他必须稳住朝堂。果然,此时的行馆已乱作一团。郭槐、丁渭与杨文广等为丢了皇上相互指责谩骂。刘妃乘乱提出摄政。寇准及时赶到,亮出真宗的手谕。

  不知凶险的真宗,在路上正与李妃打闹。邓车亲率的攻击开始了。杨排风、周扩拼命保驾,陈琳、李妃也多处援手。敌人越战越多,周扩、杨排风越战越勇。

  真宗和李妃迷路后借宿包家庄。听到包山控诉知州慕蓉苟全的暴政,真宗愤怒不已。刘妃找丁谓商量对策。丁谓意在娇诏于合肥知州慕蓉苟全,诬指真宗,李妃为盗窃御宝之贼,令其抓捕后就地正法;刘妃听罢大惊。

  第八集

  在包家,真宗和李玉互相安慰,感佩两人的患难与共。外面传来读书声,二人循声来到偏屋,发现了正在读书的举子包拯。真宗见包拯言行不俗,遂邀请李珏与包拯喝茶论道。二人纵谈古今,包拯惊讶李玉女流之辈的不凡见识,真宗则欣赏包拯治学的严谨,立论的独到。一高兴说漏了嘴,暴露自己的皇帝身份。

  合肥知州穆容苟全得到矫诏,以为立功的机会来了,立即纠集部下四处搜捕。

  真宗和李妃在屋中谈话,被躲在窗外多事的包海听了去。他想立个奇功,也好讨封讨赏,便回房同媳妇商量,偷了包拯房中真宗用过印的手迹竟去州府举告,请慕蓉知州派兵来保护皇上。谁想蓉慕苟全告诉他皇上是个冒牌货,要抓捕归案。结果,在衙门威逼利诱之下,包海出卖了全家,并带人包围了真宗、李妃的住处。

  第九集

  面对如狼似虎的官军,包拯表现出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当慕蓉夺了真宗的御印,认定他是假冒的皇帝时,包拯指出知州宣示的圣旨是假,有根有据地说明了本朝玉玺的来历,并提出鉴定真伪的办法。慕蓉苟全受到震慑,不敢轻举妄动。包拯终于赢得三天时间,脱身搬兵救驾。慕蓉苟全也感到事关重大,一面派孙提辖持旨去张太守处鉴旨,一面命虞候取自己的知府印信对证。慕蓉知州的犹疑通过丁谓、郭槐传到了刘妃的耳中。

  刘、郭二人密谋,杀掉了孙提辖灭口,派花冲要挟慕蓉苟全。

  包拯持御宝来到寇准行馆,寇准借口不在。包拯愤愤来到茶楼监视包府动静;包拯听到有寇相回俯的吆喝声,他下楼拦轿却遭冷落,一怒之下竟长跪不起。慕蓉苟全在花冲的威逼利诱之下,竟要悍然下手弑君。

  第十集

  微服的寇准又来到包拯面前,将他带到陶三春大帐,演出了辕门斩首的戏。包拯视死如归,寇准现出真相,命五百铁骑立即出发直奔包家庄救驾。

  真宗和李妃坚信包拯能挽危难于预期。就在刽子手举刀砍下的一刹那,陈琳和周扩挥刀杀了进来。一场恶战勘勘赢得时间,陶三春的五百铁骑由包拯带路及时赶到,救真宗、李妃于即死。

  刘妃、丁谓一伙不甘心失败,在朝堂之上把矛头直接对准了李妃,诬奏皇上微服出行是受了李妃的怂勇。寇准将计就计,将查察微服主使的叫嚣推向高潮。真宗宣包拯进殿赐其金牌,允包拯见官大一级,通参官吏审案,给了他代天子便宜行事之权。
  第十一集

  刘妃到玉辰宫,借口看望李妃刺探虚实。两个女人各抒哀曲。

  寇准和包拯提审慕蓉苟全,令他供出了一个重要情况。丁谓得知,吓出一身冷汗。

  张守正在寇准和包拯的哄诈下,乱了方寸。回衙后,花冲前来探视,要挟他守口如瓶。张守正觉得再坚持下去势如登天,花冲看在眼里,回去报告了丁谓。张守正被毒死了。

  寇准、包拯议定破案之事,院中传来的一声巨响。随员智化已被人杀死丢在院中,当胸印着红色手印,欧阳春苦苦思索谁是凶手,寇准感到了不祥的妖气。而城外荒林中,花冲的师傅老妖魔天俦阴森森地出场了。

  第十二集

  随着案情的浮出水面,行刺主犯花冲被擒,假玉玺从郭槐的身上搜了出来。行剌案告破。朝堂之上,寇准和包拯带着郭槐和假玉玺陈述案情后,真宗无奈下旨。

  散朝后,寇准料定皇上下旨刺死刘妃会后悔。果然,真宗犯了难,他竟难以割舍对刘妃十几年的情感;对皇上的这种心态,李妃早已觉察到了。她找到寇准,

  为刘妃与皇上说情。寇准无奈也只能暂退一步。但是他告诉李玉,刘娥这个人绝不会弃恶从善。

  几位首辅大臣被真宗召集。寇准借机邀请丁谓参与审案,丁谓暗喜。

  丁谓踌躇满志地前来参与审案,刚到行馆便被寇准和包拯押起来。一番唇枪舌剑的教量。包拯请出张守正,并拿出了签批用印的吏部告身文书,人证物证俱在。丁谓将真相合盘托出,他要寇准保他一条性命。

  第十三集

  包拯为破案高兴。但寇准告诉他丁谓的事不能让皇上知道。包拯对寇相的圆滑很不满意,要对真宗言明真相。

  真宗感念旧情去看刘娥,两人恩怨了一番,真宗又一次被刘娥打动了。

  寇准为了平息事态,密令手下销毁假玉玺和告身文书。包拯误以为寇准阴谋欺君,隐瞒案情。便冲进屋中和寇准理论起来,两人发生了冲突。寇准怕包拯坏了大事,遂命手下将包拯锁进了后花园。

  第十四集

  朝堂上,寇准按计划历数了郭槐等一伙人的罪恶行径。包拯却冒失地闯进殿来参奏了寇准,寇准临机应变将混乱压了下去;结果,令包拯万万没有想到…

  魔天俦找到丁谓,丁谓乘机同他谈妥了“天书计划”和除掉包拯两件事。。

  当夜,埋伏久等的展昭收拾了前来剌杀包拯的刺客。庄外树林中,欧阳春也等到了伤南侠、杀五鼠、刺智化的九绝尊者魔天俦。魔天俦自以为胜卷在握,与欧阳春展开了一番绝顶高手的恶斗。

  第十五集

  刘娥陷害李玉的阴谋一次次失败,皇上对刘娥的处置总是下不了狠心。寇珠来到玉宸宫,发誓生是姐姐的人,死是姐姐的鬼。真宗的到来,自得地说夺了刘妃封号,幽闭宫中,郭槐每天挨八十军棍。

  刘妃来看郭槐,商量好要在玉宸宫门前演一出苦肉计,皇上心痛了。寇准心知肚明,不禁惋叹皇帝之懦弱,李妃之善良。狱中有人来报,花冲和邓车失踪。

  魔天俦见丁谓,丁谓要他立即开始天书计划。此时此刻的李妃怀孕了。寇准隐隐感到了有一种不祥之兆。
  第十六集

  真宗看望李妃,惊喜若狂,一心盼望她能生个龙种。碧玉宫刘妃得知,感到大事不妙,立即与郭槐商议计策。陈琳提醒皇上要谨于防范。

  果然,刘妃将全身涂上麝香,带着点心去看望李妃,欲坠李妃之胎于无形。在玉宸宫,刘妃虽经受百般尴尬,但终于还是动了李妃的胎气。坠胎危机令真宗大光其火,但他不愿将怀疑加在刘妃的身上。

  寇准、寇珠、陈琳等觉得要防范刘妃是难上加难了,他们商量假托皇上要严查麝香的事吓吓刘妃。没想到佘珍报告了这一情况后,刘妃还偏要到玉宸宫去看热闹。好在皇上驾到,她才没去成。但她却给真宗上贡一妙龄美女将真宗哄得神魂颠倒。

  包拯赴考住进紫云客店,偶遇一民事纠纷,竟参与审断了一桩奇案。为此,展昭佩服得五体投地。一位名叫李贾的公子,竟主动攀谈与予结交,令包拯好不奇怪。

  第十七集

  那李贾原来是李侍郎女扮男装的女儿李英,她看上了包拯,将包拯的行李搬回自己家中。包拯无奈前来索要,没想到被当成请来驱鬼的法师。李小姐说因见包拯断案如神,想自己府中连日闹鬼不得安宁,故而请他来断断此案。经包拯和展昭一番配合,真相很快大白。李小姐为此更是死心踏地要嫁给包拯,竟提出要和他一块赴京赶考。

  真宗命二妃参与主考。真宗来看已经显怀的李妃,盼望将来能生个儿子。刘妃这时也找真宗为刘益的事进言,真宗答应见见这位才子。

  城外,包拯的马车同刘益的马车撞在一起,刘益仗势横行,春梅、展招寸步不让。一个要亮金牌,一个说有丹书铁卷;结果是展招令恶仆们自相殴斗,双方被焦廷贵带至官衙。寇准要巡察司放人,刘益径直来刘妃处告状。

  第十八集

  寇准、陶三春来看望包拯夫妇,谈及刘益赶考一事,寇准判断与朝廷权力斗争有关。丁谓向真宗试探对包拯的态度,无功而反。郭槐和刘妃志在必得,要刘益不可大意。

  包拯住的店中来了一群娼妓,欲置包拯于不雅,英儿误会流泪。考场大门就要关了,客房中包拯还没脱身,英儿猛省他们上当了。

  殿试开始了。刘妃、李妃都为各自的人选捏着汗。真宗带大家阅卷时,双方又为各自的人选争了起来。刘妃强辞夺理,李妃言辞犀利。郭槐来报,专门找来侍奉真宗的小美女有喜了,并报告了天书计划。

  第十九集

  寇准家宴时,皇上和李妃来看望,结识了南北二侠和英儿。真宗将殿试前三名封官,给包拯假期回家与李英完婚。正在大家欢庆之时,魔天俦的天书计划开始实施了。

  夜,京城外西北方向传来一声巨响,火光冲天。众臣来到拱宸殿,议论、猜测不明所以。钦天监监正报告,发现一玉匣,内有三块玉版,刻满蝌蚪文字。群臣无人识得,丁谓说是天书。寇准不信,但真宗却被蒙住了…

  真宗说天书之事可能因李要生产而天呈瑞象。内侍来报,说有人揭了认字的黄榜。此人正是魔天俦,他说宸妃要诞下妖孽,化成人形,窃据大宋江山。真宗大怒,欲治他死罪。为防意外,真宗命陶王妃、寇珠加强了对李妃的看护。丁谓、刘妃一伙正在紧锣密鼓地推动着阴谋。

  第二十集

  李妃临产,玉宸宫一片忙碌。魔天俦施展轻功绝技,将李玉刚生下的婴儿乘机换为狸猫,魔天寿暗持婴儿向刘妃交差后,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郭槐把婴儿装进木盒子中,命令佘珍扔进河里。陈琳发现可疑的人影溜进夜色,追踪而来。

  走至湖边的佘珍发现了盒中啼哭的婴孩惊恐万状;陈琳及时赶到救下太子。陈琳欲将太子带出宫去,却遭到郭槐等人的严格盘查。

  寇准得知情况后,力挽狂澜,遂去宫中犯颜直谏。可真宗却完全被魔天俦假冒的道士无寿控制了,在寇准舌战群敌的关键当口,皇上没能明白寇准的忠肠与苦心。寇准无奈,毅然跪谏宫门。
  第二十一集

  生下妖孽的李妃,刘妃主张赐死,矛盾异常的真宗想留下李妃一条性命。殿外,要求赦免李妃的群臣已经跪了三个时辰,真宗闻言大惊。

  真宗免了李妃死罪,禁闭冷宫。年事已高的寇准经过这样一折腾,体力不支累吐了血。

  无寿集中精力将皇上引到了修道炼丹的事情上来,企图夺其心志。

  病榻上的寇准知道自己力心绞瘁已到了退位之时,他盼望包拯,王延龄等后进能够整肃朝纲。寇准自觉不能久留人世召包拯密谈。要他权且忍耐,一旦时机成熟立即灭掉刘妃、丁谓一伙,扶李娘娘即位,扶太子继承大统。

  碧芸宫中,刘妃愤愤不平觉得皇帝还对李妃有情,竟置她的生死于不顾。并和郭槐定下毒计火烧玉宸宫。

  第二十二集

  一年后,刘妃借腹产下一位皇子。

  四年后李妃的踪迹于陈州再现江湖,这一天寇珠拿了李妃的金钗去档铺换钱,引起县衙谢管家的注意。

  此时的陈州县衙前,群众因事击鼓告状,捕快王朝、马汉路见不平与刘智论理闹得不欢而散。刘智同班头商量要收拾王、马,管家谢吼报告寇珠所当金钗是宫中之物。刘智顿起敲诈之心赶奔李妃所栖的土窑。

  土窑中,谢吼行威抓人,李妃、寇珠当仁不让。幸得四好汉赶来,将谢吼一伙痛打一顿救了李、寇二人。等四人回到州衙,却掉入谢吼为他们所设的圈套。争辩无门只得脱身逃走。谢吼等抓四人不着,竟将李妃、寇珠拘了去。二人不从被打入死牢。

  第二十三集

  斋宫中的真宗怀疑炼丹的效果,无寿告诉他那是因为黄婆姹女不足之故,哄他去和刘妃商量选女入宫当药引子。刘妃乘机推荐其弟刘益去办此事,并要真宗讨要天子节钺,真宗无奈点头。

  客店里的包拯在听了四好汉关于刘家的劣迹之后,决定以此为柄剪除刘益,削弱刘妃的势力。

  丁谓和刘益以为包拯朝堂上的表现是在示弱更加得意,加紧陈州的计划。包拯却将御札变成三把铡刀,上铡皇亲国戚,下铡污吏贪官。真宗看了包拯的三把铡刀,觉得朝庭治理有望而兴奋不已。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包拯有意讨得陈州赈灾的皇差。包拯试了铡刀,命四好汉为护铡卫士。

  第二十四集

  堂上,李妃以交出宫中财宝为条件,争得寇珠一条生路。

  刘智觉得李妃身上有如此多的宫中之物,甚是可疑,派人持金钗送到宫中刘妃处甄别。

  城外古庙,为刘益拐骗孕妇的凶僧接待投宿来的包拯与展昭,引起展昭警惕。终于发现他们拐带孕妇的劣迹。当凶僧带人想杀死包、展等人时,反被展昭都收拾掉了。并从后院的地室中发现了三十多名孕妇,包拯于是心生一计。

  刘智发现去古庙的人没有回来,要谢吼带人去查。为了弄清真象,展昭假冒佛祖问话,诓谢吼道出了拐骗孕妇的真相和元凶,包拯听罢气愤不已,令谢吼画供画押拿到了供词。

  第二十五集

  衙前群众汹涌告状,虞候兵丁凶神恶煞般施横弹压。包公挺身而出,刘智见包拯语言犀利欲拿他下牢,包拯钦差卫队到达反客为主,刘智立陷狼狈。包拯乘势发威,立斩虞候于门外。包公命拿出谢吼供词,离间二贼的勾结串供,并要刘智放掉牢中的李妃。包公遂定下计谋令刘智亲审谢吼由他监审。张龙赵虎王朝马汉拿住一通诈唬,谢吼出卖了主子。

  刘智罪行暴露惊恐万分。包拯以公文敷衍,以暗行偷换为诱饵,诈劝刘智画供,刘智当堂在谢吼指控他的供词上签字画押。人证物证具在,刘智心知上当但为时已晚。包拯哪管他什么皇亲国戚,一声令下,斩刘智于虎头铡下。李妃寇珠和群众一道感青天之恩,泪流满面。
  第二十六集

  小太子任性爬高捣鸟窝,从树上摔下来毕命。陶三春得到消息,要王延龄马上六百里加急,请包拯火速回朝

  包拯清查被抢来的财务,从一玉簪上看到李妃的名子。他回想到玉宸宫失火的诸多疑点。土窑的窗外忽然响起包拯和他论道时熟悉的声音。包拯感到机会来了,可立后立储扳倒刘娥以正朝纲。包拯封闭消息,加快步伐,只待李妃事妥立即回京。

  第二十七集

  碧芸宫刘妃同丁谓商量阻止立储的事,为刘妃摄政,密谋立个傻王子为储。真宗的到来,给刘妃了一个下马威。真宗向陈琳流露了悔不该当初不听寇准的话,养刘妃遗成大患。

  包拯带李玉回京,踌蹰满志见了陶三春,大言大事可成。斋宫的皇上得知,马上赶往御书房去见包拯。

  第二十八集

  欧阳春查出了天书事件的真相,要拿证据必须撬开花冲的嘴。

  朝堂之上群臣毕集为立储之事争论不休。刘妃登堂捣乱,真宗一等莫展。包拯又生一计,朝拜太祖太宗灵位。

  太庙,众臣跪拜。太祖太宗果然显灵,三次将黄袱落在赵桢头上。众臣惶恐,立赵桢为太子。碧芸宫中刘妃恼羞成怒,又在构想着祸害新太子赵桢的诡计。

  第二十九集

  刘妃不甘失败,回忆起当年陈琳出宫的情景,惊出一身冷汗。

  真宗从刘妃处拿到的郑王家谱不禁大怒,怒斥包拯,当包拯指出赵桢就是真宗亲子时,真宗震惊之下难以相信,陈琳如实禀告,当堂滴血认亲。真宗还见到了他送李玉被刘妃摔碎的黄玉。真宗大惊猛醒,无比悲怆。真宗下了决定性的旨意。

  第三十集

  刘妃凶相毕露,利用真宗中风,口不能言的情势,发动宫庭政变,情势突变。包拯调赵桢及时赶到,真宗见到太子终于说出让包拯保太子登基的遗诏。陶三春怒锤丁谓于当堂。一切都控制在包拯手中后,真宗才放心地散手人宸。

  太子登基,包拯乘势整顿朝纲,拿出真宗生前拟好的遗诏,夺去刘妃皇后封号凌迟处死。

  旭日东升,朝臣毕集。赵桢和李玉登堂入室重振朝纲,君臣和睦一派详和。

  这时的刘妃站在皇宫屋顶上望去…那是她永远也不愿离开的地方……

  剧终
与本剧相同片名:剧情介绍(40948)电视剧(17637)分集剧情(17171)大结局(17638)简介资料(40767)狸猫换太子(1) 上一篇:聊斋之侠女   下一篇:聊斋之连琐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