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968年,京城的钟跃民和好友袁军、郑桐等整日游荡在大街上,为单调的生活寻求着刺激。在一场钟跃民看来似乎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恶作剧中,高雅、纯情、浪漫的周晓白无意中闯进了钟跃民的生活,二人的生活悄无声息的改变着。

  晓白的高雅、浪漫唤醒了潜藏在跃民内心深处的一种久违了的渴望。在袁军、郑桐等童年伙伴的戏弄下,钟跃民向晓白展开了充满嬉闹而又看似认真的追求。这种突如其来的追求,对于周晓白这等靓丽的焦点女孩来说已是司空见惯,晓白游刃有余,跃民尴尬不断。在时间面前跃民潜在的艺术气质得到点点挥发,点点挥发的艺术气质俘获着晓白,高傲的晓白被彻彻底底的征服了,她情愫滋生,一天比一天强烈。

  晓白沉浸在恋爱的快乐中,当跃民被郑重地带到晓白父母面前时,这个原以为被自己牢牢掌握的爱情出现了危机,跃民告诉晓白父母他对这段爱情不能给予任何承诺,晓白如坠万丈冰窟。在跃民羡慕的眼神中,晓白带着惶恐和好友罗芸、袁军一同参军入伍,跃民和好友郑桐也来到农村。

  信笺维系着晓白和跃民的恋情。晓白的担忧终于成了现实,青春、质朴的秦岭让跃民真正懂得了羞涩、懂得了含蓄,秦岭的悦耳的歌声、秦岭的一切都让跃民沉醉,晓白失恋了。在极度的绝望中,晓白走到了对她倾慕已久的袁军身边,此时满腹心机的好友罗芸却对袁军展开了狂热的追求。参军入伍的喜讯突然而至,跃民的心愿即将实现,可此时的跃民却备感惆怅,因为平生真正的恋爱刚刚开始。在村边的茅草丛中,跃民真正拥有了秦岭,在不舍中跃民走了,当了一名出色的侦察兵。

  改革开放后,童年伙伴们结婚了,袁军、晓白也有了自己的家庭,钟跃民转业回到北京,他们又相聚了。转业后的跃民生活窘迫,在李援朝的帮助下跃民到他的公司任职。长久的寂寞让跃民接受了爱慕虚荣的秘书何眉,直到一日在音乐厅邂逅了思念中的秦岭。秦岭、跃民的爱情火速复燃,而此时的秦岭非彼时的秦岭,秦岭隐瞒着已嫁富豪的婚姻事实。冷落让何眉恼羞成怒,她举报跃民挪用巨额公款。祸不单行,跃民停职接受调查,爱情又受到重创,跃民知道了一切,他身心疲惫。挪用公款案终于真相大白,一切都雨过天晴。

  跃民、晓白和他们童年的伙伴走在烽火台上,一抹血色的夕阳映照在他们身上,映照着他们的浪漫人生。

分集剧情:
第 1 集

  60年代末的隆冬,红色接班人的子弟们百无聊赖。钟跃民和一帮干部子弟在街头公园模拟父辈们打仗,看见了周副司令的女儿、漂亮的女孩周晓白和女友罗芸。钟跃民吹嘘自己能认识上她们,当年的俗话叫“拍婆子”,结果被和周晓白同住部队大院的张海洋撞见了。张海洋与钟跃民第一次纠缠在一起,二人结了梁子。在天桥剧场买《红色娘子军》演出票时,几路人马相遇了,平民派的李奎勇被钟跃民手下袁军的傲慢激怒了,二人要动手,被钟跃民劝阻;赫赫有名的老兵黎援朝也来了,他向钟跃民打招呼;张海洋也来了。钟跃民的人马上前要开打,被黎援朝制止,他互相一介绍,原来他们都是一号院、二号院的八一学校、育英学校的。半路杀出个小混蛋,他要对黎援朝捅刀子,钟跃民、张海洋挺身而出,黎援朝却做了让步,把票让给了小混蛋。小混蛋依然把刀子抵在黎援朝腰间,李奎勇使了个眼色,小混蛋才收了手,从此命贱的和命贵的两拨儿人结下了梁子。

第 2 集

  冰场上,钟跃民又见到周晓白、罗芸,他一直跟随她们到十字路口,发现后边有小混混跟踪晓白、罗芸。他们打了一架,对方跑了,郑桐背上挨了一冰刀。听说张海洋院子有人被小混蛋捅了两刀,钟跃民要为民除害。小哥们儿袁军带着郑桐到被封的自家撬锁,拿出一个明瓷官窑花瓶卖了300元。钟跃民翻墙到图书馆偷书被发现,他越墙逃出发现自行车不见了,正遇上周晓白、罗芸在墙外,周晓白把自己的车让钟跃民骑去,躲过一难。

第 3 集

  冰场上周晓白和钟跃民又相遇了,周晓白的心中有了钟跃民,钟跃民也同样,但故意视而不见。小混蛋也来到冰场,因技不如人被钟跃民在冰上戏弄一番含恨而去。钟跃民和周晓白终于碰出了爱的火花,互相赠送了初吻。小混蛋带人到大院挑衅,小宁伟的兄弟被小混蛋捅了一刀,还被抢去了将校呢大衣。钟跃民闻讯赶到大院,背起宁伟的兄弟直奔医院但为时已晚。张海洋约黎援朝商议对付小混蛋的办法,钟跃民带来了小宁伟,他们决心为民除害,决定在天桥剧场看演出时堵住小混蛋。钟跃民劝阻李奎勇不要再插手小混蛋的事情,遭到拒绝。天桥剧场内正在演出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小混蛋来到剧场,黎援朝动手,却被李奎勇、小混蛋从化妆间跑掉。警察扣留了看戏的周晓白、罗芸,两个女孩子在派出所守口如瓶、拒不交代,警察只得让副司令员的小轿车把她们接走。

第 4 集

  周晓白没想到钟跃民把柴可夫斯基的“船歌”诠释得那么浪漫,像个诗人,可现在的年代是打杀、鲜血和浪漫交融的血色浪漫。张海洋告知钟跃民,小混蛋被李奎勇藏在陶然亭附近的筒子楼,二人策划调虎离山抓小混蛋的计划,但还是让小混蛋跑掉了。袁军和郑桐看到造反派揪斗父亲,总想出口恶气,就用居委会王主任的傻三儿子,给王家制造了一场家庭闹剧。袁军和郑桐在外面碰上女中学生蒋碧云纠缠不休,被两个警察请进派出所,但二人花言巧语,他们只得放人。

第 5 集

  因调虎离山计受伤的李奎勇,正要送母亲去医院看病,被黎援朝堵在街口,要他告知小混蛋,3天后在先农坛9点,了断他们之间的恩怨。钟跃民和袁军、郑桐正在商量此事,周晓白闯了进来,她劝阻钟跃民不要参与这场争斗,并要他在爱和友之间选择。二人性格第一次大碰撞,钟跃民摔车拒绝,晓白抹泪而去。此事黎援朝与公安机关打了招呼,一场争斗在先农坛展开了。为报仇小宁伟一刀刺倒小混蛋,李奎勇腹肩被刀砍企图突围,迅速骑车赶来的钟跃民,被周晓白的车撞倒耽搁在半路,没赶上这场拼杀,他救了逃出包围的李奎勇送到医院。钟跃民为抢救李奎勇打电话向周晓白借钱,周晓白毫不犹豫,从父亲的军大衣掏钱赶向医院。黎援朝一伙被请进公安局,钟跃民、张海洋、宁伟花言巧语躲过这一劫。

第 6 集

  参军的要走了,插队的也要奔赴陕北,周晓白把钟跃民请到家里,要认定和他的关系,但钟跃民不愿意借助晓白父亲的关系参军,并不承认他与晓白之间的恋爱关系。袁军的父亲被解放了,袁军、张海洋要穿军装了,周晓白、罗芸也参军走了。钟跃民探望被隔离的父亲后,与郑桐、小宁伟插队去了农村,从此这帮小哥们儿兵分两路离开了首都。

第 7 集

  村支书把知青的口粮卡下一半给了五保户,知青们半年的口粮3个月就吃光了,知青们忍受着饥饿的煎熬,知青们男女相互照应。晓白被分到医院内科,张海洋由于和部队领导闹矛盾,来医院装病被晓白识破。晓白一直和钟跃民通信,她深深爱着钟跃民。

第 8 集

  部队里张海洋和袁军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俩搬凳子砸班长、顶撞连长被关了禁闭,袁军吞钉子以示威胁,在医院的晓白和罗芸为张海洋和袁军操心打掩护。钟跃民送走了小宁伟,要他回京复课闹革命,自己带队去县城讨饭,不想白店村的知青也出来讨饭。挨户乞讨的钟跃民听到县城街口传来女人的呼叫声,见到乡下的地痞调戏女知青,挥动打狗棍痛打地痞。知青们被逼到一个饭馆楼上,另一拨知青赶到,被救女知青秦岭认出楼上是救自己的知青,李奎勇也认出了钟跃民。县知青安置办马主任带来警察,才算平息这场纠纷。马主任得知这个带头的钟跃民是当年自己司令的儿子,答应给知青们解决粮食问题。钟跃民向羊倌杜老汉学唱信天游,他迷上了信天游。为了克扣口粮的事,钟跃民和郑桐来找村支书常贵算账,他们看到支书家的碗里也是菜糊糊,村支书带着钟跃民、郑桐来到五保户家,证明自己把知青口粮匀给了五保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