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是一部全方位、多侧面、多角度展现各级领导干部集体群像和风姿的电视巨片。凭着一双胶鞋、一袋干粮、一双手和吃饱饭、穿暖衣的理想,项达民在二十多年前开始了他艰苦卓绝的乡镇企业创业史。二十多年过去了,项达民领导的塔镇,成为全国第一个跨进小康生活的乡镇。然而,这时候的塔镇乡镇企业和全国的乡镇企业一样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集资修建的别墅卖不出去;集资群众怨声载道,最后发展到集体请愿;工地民工的工资无钱可付,矛盾一触即发;二十多年历史的塔镇第一个企业王桃厂用“麻”贿赂拉拢采购员导致死亡;项达民弟弟项小龙因其所在厂被封而成了精神病人;全镇支柱型企业“阳光”集团总裁韩六舟在关键时刻出走;还有人在暗地挖乡镇企业墙角……

  已在中央工作的闻舒临危受命,到塔镇所在的平江市担任市委书记兼市长。他面对的,不仅有困难重重、举步维艰的乡镇企业的百废待兴的局面,更有数十年在各种矛盾漩涡中成长起来的各级干部:德高望重、深不可测的老领导,现任市委副书记的楚平;自嘲为一张口对上一张口对下的县委书记吕正;看似刻板迂腐,实则内心一团火的纪委副书记尤敬华;功勋卓著,决心要造乡镇企业“航母”,却又刚愎自用的项达民;抱负远大,却又沉寂于旧体制中的镇长柏森林;表面忠心耿耿,实则集体蛀虫的房产公司经理吴明康;敢于仗义执言但又不失偏颇的市电视台记者卢狄;为了工厂可以豁出命来,但又治厂无方的女厂长兰桂花……

  坚持以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为出发点的闻舒,沉着、冷静、摒弃一切个人恩怨,依靠广大干部群众、始终抓住一切问题的核心——人,和解决问题的关键——产权,在关键时刻,用超乎常人的智慧说服一班人,果断地支持项达民等人对塔镇的企业进行改革,使平江的乡镇企业又见到希望的曙光。这里没有生与死的较量,却有情与义的抉择;事与非的徬徨。这里没有血与肉的搏杀,却有紧张激烈的观念比拼;扣人心弦的灵魂碰撞—

分集剧情:
第 1 集

  在平江市乡镇企业最困难的时候,闻舒临危受命,从中央某部门来这里担任市委书记兼市长。

  曾是闻舒领导的楚平已当了三届市委副书记,对此别有一番滋味。平江市乡镇企业领头羊的平泽县塔镇党委书记项达民,对这一深感意外的安排还没来得及反映,镇长柏森林的同学卢狄,就将塔镇支柱型企业"阳光集团"在电视台曝了光。

  平泽县委书记吕正知道塔镇在楚平心中的份量,故专程来到塔镇,告诉还想瞒他的项达民:"阳光集团"总裁韩六舟甩手不干的事早就传开了。

  对曝光新闻,闻舒觉得记者有勇气,楚平却当着闻舒的面发脾气,叫秘书长周怀给宣传部打招呼。闻舒意识到:平江市的困难,远不止乡镇企业的现状和发展问题。

第 2 集

  卢狄的报道受到了台长马路的批评。

  由于表弟卢子瑜托卢狄帮取在塔镇的集资款,卢狄又了解到塔镇的问题更多更深的地方:民工几个月没有领到工资;数不清的集资者拿不到在塔镇的集资;修好的商品房根本卖不出去……

  卢狄如实对塔镇这些问题进行了报道,很快掀起阵阵波澜:闻舒深感震惊;楚平大发雷霆;吕正忧心忡忡;马路气急败坏……项达民自认为一贯正确,有人保护,也从不低言求人,在苦劝韩六舟无效后,设宴为他送行,韩深为感动。

  同时为项感动的评弹艺术家蒋月仙告诉卢狄,要不是项的支持,评弹艺术团早就垮了。卢狄有些奇怪,项为何要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支持与塔镇毫不相干的评弹团呢?

第 3 集

  为了挽回拖欠集资报道带来的负面影响,项达民决定举办文艺晚会。马路因为觉得塔镇拖欠集资款的新闻得罪了项而委曲求全的答应电视台全力配合。

  闻舒为全面了解情况,决定召开专题座谈会。由楚平精心为闻准备的程式化的座谈会,被闻巧妙的扭转了主题。卢狄被闻点名发言。她毫不顾忌的批评了乡镇企业干部素质低下和有能力的干部遭压抑的现象。楚平立即表示不同意她的意见。

  因韩六舟的出走,"阳光集团"陷入一片混乱。项达民和分管企业的副镇长常金鹏只好亲临"阳光集团"应付混乱的局面。

  而此时,韩六舟正和港商朱先生谈合作条件。韩面对高薪和豪华的办公条件,真诚的表示感谢。朱先生冷笑着告诉他,豪华的办公条件是因为公司的脸面,而不是因为他韩六舟。且明确提出只要不合适双方可随时炒鱿鱼。韩心里一震!

第 4 集

  《塔镇阳光之夜》文艺有奖晚会如期举行。

  平江市有关领导都以不同的心情关注着晚会的现场直播。尽管项达民请来了上海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徐晶来主持晚会,还是使先天不足的晚会频频出乱:评弹艺术家蒋月仙唱倒了嗓子;一观众当众斥责阳光服装质量最次;一等奖获得者晕倒在镜头前……

  一直在惴惴不安看晚会的吕正接到闻舒的电话,他将明天去塔镇,且不要吕正作陪。吕正揣度闻舒的用意,权衡着通不通知项。

  蒋月仙回到家里,在评弹团任副团长的爱人慕小麟就与她吵起来。他为蒋给项帮忙唱倒了嗓子而大动肝火,可蒋一流泪,他又马上乞求她的原谅。

  台商尹秀婷因塔镇不能满足生产用电而提出要撤走资金。项达民更坚定了自己建电站的决心。他去找一贯支持自己的楚平,说建了电站,才有自己用电的"自由王国"。

  楚平一语双关的问他,你真以为塔镇就是你项达民的"自由王国"?

第 5 集

  闻舒找来柏森林,了解乡镇企业的真实现状。柏森林也肯定了闻舒听到过的说法:没有项达民,就没有塔镇。闻舒觉得这个曾是自己在中央党校的学生的柏森林,是属于卢狄说的那种有能力被压抑的干部。柏告诉他:塔镇游乐场一期工程,让项得了个"要找项达民,过山车上见"的名声,现在他又要硬上二期工程,自己坚决反对这样做。

  项办的第一个企业就是现在的王桃厂。二十多年前,在这里当教师的闻舒撰文,热情支持了项。这天,王桃厂厂长兰桂花正在批评销售部门工作不力时,闻舒突至。

  早有准备的项达民小心的陪着闻舒。不经意间,还是被闻舒发现了隐瞒的实情:王桃厂的产品大量积压在农民家中。而不是给他汇报的销售很好。

  闻舒给塔镇和紧随而来的吕正留下两个问题,没做任何评价就走了。

  针对闻舒的两个问题,吕正决定派纪委副书记尤敬华带调研组进驻塔镇,全面调查塔镇经济发展的情况。领导们对这一举动感到意外。

第 6 集

  上午决定,下午谈话,晚上就到塔镇的尤敬华立即开展了工作。他不厌其烦的四处找房产公司经理吴明康,以图从这里打开局面。

  吴正为拖欠集资款和工程款而东躲西藏。他求妻子把挪用的专用款从股市退出,妻子不答应。门外的叫喊和砸烂玻璃的举动把使他惊愕,项及时赶来,将吴叫到办公室。

  面对刚到的一笔现款,吴终于松了一口气。但项强调:钱只能用于归还集资和广告上。吴明康听说要拿九十万元打广告而叫苦连天,不请自来的尤也反对这样做。项蛮横的说他只是列席会议,尤则倔强的表示,自己有权提意见。柏却支持打广告。

  广告效应果真不错。项、柏都加入卖房行列。连卢狄都带来了买房的教授。

  楚高兴的向闻报告塔镇售房的大好形势,而闻却觉得应从根本上帮塔镇解决问题。

第 7 集

  游乐场二期工程按项达民的要求,如火如荼地进行。塔镇卖房的热潮也一浪高于一浪,全镇都为此而激动、忙碌着。

  尽管镇上领导亲自陪同看房,同时请吃饭,派车接送,价格一降再降等方法都用尽了,来塔镇看房的人一批又一批,却是看的人很多,下手买的人却太少。

  尤敬华怎么也无法找到吴明康。他只好来到电视台找卢狄,恰巧被马路看见。马路敏感地觉得,是卢狄曝光新闻引来的尤敬华,并给项达民招来麻烦。

  不能再唱评弹的蒋月仙只好四处找新的工作。神经质的慕小麟埋怨蒋不跟他商量办事,并小心的说他会养她一辈子,不愿她为生计而四处奔波。

  项达民听兰桂花埋怨销售不好想退掉在平江市闹市区的门面,他马上决定:不要退掉门面。因为想帮蒋月仙办个时装店,并借给她十万元钱启动资金。

第 8 集

  台商尹秀婷不但在塔镇办了企业,还在平江市开了美容院。蒋月仙是她的常客,蒋知道她生产服装,为此专门上门讨教。尹给她出了不少点子。

  慕小麟却认为这事不明不白让人受不了。卢狄与助手小董来到正在装修的店内。蒋因为卢狄在市委会发言时抨击过项而对她抱有戒心。慕反复问蒋,项为什么支持她?并说自己去了塔镇。蒋说如他真去塔镇闹事,就要与他离婚。慕忙声明没去找项。

  时装店开业了。很多顾客是冲蒋的名声来的。蒋对卢狄及小董表示不满,使二人不得不告辞出来,躲在一旁的慕听出别的内容,与蒋"计较"。项正巧进来,慕却热情地对他的支持表示感谢。韩六舟也来了,听得出来,他还牵挂着塔镇。

  项达民找到韩六舟,讲混乱的"阳光集团"希望他回去,韩没答应。

  王桃厂请上海来的采购员打麻将。患有心脏病的新采购员小李一下子赢了一万多元,过于激动的他竟突患脑溢血,死在麻将桌上。

第 9 集

  打麻将死人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尤敬华很快将此事报告吕正。吕正告诉他,王桃厂是平江的典型,应慎重对待。

  福荣食品厂总经理屠强让调查死者小李情况的尤敬华碰了钉子。尤最后才在商场了解到王桃厂推销产品的一些内幕。该厂采购员老邱因嫖娼被捉,交待了王桃厂向自己及有关人员的行贿问题。

  检察院顺藤摸瓜,来王桃厂查帐。很快,吕正从妻子孔雪杉口中知道了这件事。

  兰桂花向爱人朱贵诉苦。朱贵却大胆地说,项达民这样用人,还要出事。兰指责他是妒嫉,内外交困的她一筹莫展。被兰认为是"铁公鸡"的会计金纯却主动替她承担了王桃厂全部经济责任,被检察院押走。

  针对宣传部的王桃厂先进材料,闻舒和楚平的看法明显对立。

第 10 集

  塔镇明星化工厂厂长项小龙,是项达民的弟弟。为了推销产品HYB4,他四处奔波,同时为早已到期的两千万元贷款无法归还而焦急万分。

  项、柏想尽办法,化工厂还是被查封。项小龙疯了。HYB4的发明者秦一河教授为此自责,因为这是她的学生周立背着她,把自己十年前研制的产品作为"新产品"推荐给项小龙而造成的恶果。

  尤敬华到精神病院看项小龙,项达民爱人田金秀斥责他想搞垮项达民。尤回答她,有问题的人不搞也会垮。

  几件事下来,吕正已猜测到闻舒和楚平对塔镇的看法。所以,当尤将调查报告送给他时,他要尤的调研组撤出塔镇。尤深感疑惑。

第 11 集

  尤敬华不得不去塔镇告别。在汽车站,他巧遇微服私访,人称"包公"的省纪委原书记杜老。尤关于塔镇经济发展调查报告不经意被其他人送到杜老手上。

  尤被杜老召到省上。得知缘由的吕正,连忙找出那份早已送给他的报告。他敏锐的感到:是尤的这份报告,引起了杜老的重视。

  杜老对报告中"经济上去了,干部倒下来"的说法深有同感,他告诉闻舒,下午与平江干部在塔镇见面。

  塔镇紧张万分。在杜老主持的汇报会上,闻舒、楚平、吕正、项达民、柏森林等无不惴惴不安的听尤敬华汇报。

  当尤说出目前塔镇的班子已无法担负起领导发展塔镇经济的重大使命时,项不顾一切,拍案而起!一个乡镇干部,竟当着省、市、县级领导拍案大怒,所有的人都惊愕了!

第 12 集

  杜老决定亲自找项达民谈话。

  台商尹秀婷告诉杜老,她来大陆最深的印象,是看到了项达民这样的好干部。并说,没有项,她是不会来大陆投资的。

  卢狄决定到塔镇"渡假",马路竟然默许了。卢告诉柏森林,自己是循着杜老又来塔镇做人物专访准备的。

  去电视台未找到卢狄的尤敬华,问卢狄知不知道项达民资助蒋月仙十万元办店的事?卢却借口走开了。

  田金秀斥责来找她的卢狄,正是由于她的曝光新闻,才引来了尤敬华,进而引来了杜老,目的是搞垮项达民。看着田的喋喋不休和一脸怒气,卢狄不得不告辞而去。

  项对卢狄自喻像一个防火队员,四处扑火,却不知火源在哪里。而使他心急火燎的事实终于摆在他面前:塔镇各宾馆已住满了各地来要债的人!

第 13 集

  蒋月仙的时装店在丁科长的帮助下办得红红火火。

  卢狄回到平江,不仅马路向她打探消息,蒋月仙也迫不及待地向她了解项达民的情况。卢却告诉她,平泽县纪委副书记尤敬华在过问那十万元的事。

  慕小麟也知道这一切,仍追问蒋,项为什么支持她十万元。蒋月仙四处借钱。慕知道,她是想替项还钱。

  尤敬华找慕证实项达民借给蒋十万元的事。回到家里,慕把这事告诉了蒋。蒋恨恨地向慕提出了离婚,慕怒火中烧。卢狄也告诉蒋,丁科长犯案了。

  尹秀婷的服装厂出了质量问题。而她投资的皮鞋厂却因侄儿尹宝祥把钱用来修娱乐城,买豪华车而耽误。眼看给德国的合同因为没有八十万元买原料就要泡汤,她急病了。

  项找到楚平,请他出面帮尹秀婷借钱度过了难关。

  楚平提醒项,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头脑清醒。

第 14 集

  塔镇别墅区工地因为很久没发工资,已经停工了。

  项达民对自己派出去要钱的人说讨不着钱,就死在外面。结果还是一分也没讨回来。

  烈日下,罢工的民工已将吴明康家包围了。心惊胆颤的吴与妻子和独生子对民工苦苦相求……

  慕小麟拿着蒋的离婚协议大发雷霆。他扬言:项要我家破,我要他人亡。蒋气得夺门而去。

  尤敬华不厌其烦的找徐晶调查打广告的事。项却毫不在乎,请徐帮着在上海讨债。

  塔镇派在东北讨债的钱炳根因故死在他乡。杜老责备项草菅人命。项却不得不面对数不清的罢工民工,表示一定尽快发工资。

  闻舒把省上要就钱炳根的事发通报的消息告诉了吕正,吕正提醒项,必须马上把民工工资发下去!

  吴明康接到项的电话,要他把那笔救急备用金拿出来发工资。吴吓瘫了,那笔钱已被他挪用,交妻子炒股被套住了。

第 15 集

  尹秀婷拿出一笔钱来,帮助危机中的项达民支付了民工工资,暂时度过了难关。

  王桃厂生产的蜜饯引发了中毒事件,卫生防疫部门查实是因为他们改动了生产日期,兰桂花马上将部门负责人开除。

  面对众多舆论的压力,楚平责令周怀严查事件的肇事者。他怀疑这里面不正常,一定有什么背景,而闻舒却认为,出了这么大的事,项达民没汇报,才是不正常的现象。

  卢狄和小董认为,王桃厂可能是塔镇第二个面临崩溃的企业。吕正闻讯来到塔镇,他告诫项达民,不能让王桃厂的停产变成破产。同时吕正提出要单独与柏森林谈谈,使项心里不禁打了一个问号。

  吕正认为柏换掉兰桂花,重组班子的话有道理。柏又告诉项,乡镇企业要走出困境,必须要换掉一批兰桂花这样的领导。常金鹏问,是不是包括我?

  朱贵鼓励兰桂花从头再来。

第 16 集

  项达民找吕正帮他跑办电站的事,吕正暗示他应找在北京工作过的闻舒。

  项得到闻再在常委会讨论建电站的事后很高兴,决定留在家等省电业局的领导,要柏代他参加闻召开的市经济发展战略研讨会。

  柏在会上全面阐述了对乡镇企业的观点,引起了闻舒的重视,更使卢狄激动不已。

  修电站的事又一次被否决。项心中不痛快,叫柏连夜赶回,见面就告诉他,说他在会上的发言与杜老在这的工作配合得天衣无缝。

  卢狄与马路认为:柏的发言表明,塔镇要发生变化了。卢想搞一系列节目,争取在省台播出,推动平江的工作。马路表示支持。

  杜老和尤敬华把塔镇问题归纳了七个方面。尤担心楚平不能接受,杜却相信,闻舒能处理好这些问题。

  楚平提醒项达民,对自己的去留要有思想准备。

  法院判决:不同意蒋、慕离婚。慕小麟高兴得当场给法官发糖,蒋却痛苦不堪。

第 17 集

  省电视台决定马上播出卢狄送来的"塔镇现象"电视片。

  马路请各级领导晚上看省台播出的关于塔镇的节目。节目提出的关于乡镇企业的七个问题,竟与杜老观点一模一样。杜老认为,是英雄所见略同;闻舒在考虑项达民的出路;项达民认为杜老会更加坚定信心;吕正还在想该怎么做,楚平已心急火燎的赶到了平泽县……楚平想让项尽快离开塔镇,吕却认为项不会离开塔镇。

  一大早,闻舒、楚平、吕正都到了塔镇。闻决定将项调进市委当副秘书长,让柏担任党委书记。楚认为这是最好的决定,吕却认为项一定不会接受。果然,项执意不走,闻让他考虑一个星期。

  柏踌躇满志的开始安排工作,可处处碰壁。他来到"阳光集团",与承包锦源服装厂的外国人莱特交谈。他发现,莱特原来是世界著名服装大亨琼斯集团的人。他预感到琼期已把"目光"瞄向了"阳光集团"。他在镇党委会上提出的更换"阳光集团"总裁的动议,也被项达民轻易更改为讨论"二期工程"下马问题。大家觉得,塔镇还是项说了算。

  但"阳光集团"总裁最合适的人选是韩六舟,这却是柏和项以至镇党委的共同看法。

第 18 集

  为了找韩六舟,项达民与项小龙错过了。项小龙借机跑出了精神病院,柏森林等与田金秀、常金鹏四处寻找。

  在韩六舟去澳州之前,项把琼斯想"吞并"阳光的事告诉了他,并盼望他回"阳光集团"。韩仍登机而去。项看得出,韩的心里仍装着阳光。

  项小龙跑到研究所来找秦教授。秦深感有愧,她表示一定会把明星化工厂介绍给化工巨头斯托夫集团,以挽救明星化工厂。因斯托夫在中国的总裁,是她的学生。

  卢狄得知柏将升迁,忙着介绍奎普公司与塔镇合作。项目还没谈完,项就安排柏抓全镇的教育工作,还美其名曰:提高干部的素质。卢狄愤愤不平的要柏离开塔镇。

  项找闻舒汇报塔镇的改革方案。闻舒告诉他,关键是人和产权。并问考虑的结果,项要在塔镇再创辉煌,他告诉闻舒,改革方案是柏森林提出的,所以他离不开柏森林。

第 19 集

  杜老问闻舒是不是要卖"阳光"。闻舒回答是找"阳光"更加辉煌的出路。

  莱特试探项,如不再当书记,愿不愿意受聘做"琼斯"旗下的"阳光"的总裁,年薪八十万。项笑问是不是美元。

  卢狄在闻舒面前为柏森林打抱不平。闻告诉他,人是可以改变的。

  艾红告诉项,韩的心一天也没离开阳光。并说韩去澳州不是为朱先生,而是去为"阳光集团"考察新设备。项十分感动。艾知道韩必定会回到"阳光",所以,她在韩回来之前,悄然离他而去。

  韩回到"阳光"的第一个举动,就是聘莱特为自己的助理。同时宣布:"阳光"将全面改制。项知道,韩是为了堵死琼期想"买"阳光的路。

  尹秀婷告诉蒋月仙:慕小麟和田金秀都曾帮她还过项的借款。慕得到了蒋的谅解。

  兰桂花告诉朱贵:王桃厂已改制为股份制企业,并相信工人们还会选她当厂长的。

第 20 集

  兰桂花落选了,大学毕业的技术员刘冠被选为王桃厂厂长。

  尤敬华告诉卢狄,无论怎样改革,他工作的性质不会改变。

  常金鹏对韩提出了异议,并第一次表示了对项的不满。他不愿塔镇的家当被分完卖光。尹秀婷却带头支持韩对"阳光"的改制方案。

  柏制定了塔镇改制的总体方案,项力排众非,一步步实施。

  闻舒、楚平、吕正又来到塔镇,镇上改制的方案和实施的情况让他们感到欣慰。杜老告诉闻舒,他不是不喜欢项达民,而是不喜欢独断专行。闻舒为自己到平江一百天的所见所闻所为而感叹不已。项第一次在领导面前剖析了自己的不足。

  卢狄继续以她的特殊方式,记录和报道着这里的新变化。

  项达民和柏森林回顾走过的风风雨雨,都为相处三年对方改变和丰富了自己而感动。

  星光下,塔镇一片静谧。预示着明天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