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2004年最张君大案。斯文潇洒,他却是双手沾满鲜血的魔鬼!心狠手辣,他却对女人有致命的吸引力!狡兔三窟,逃不过法网恢恢!天有明镜,容不下奸恶狂徒。

  古城常陵的储蓄所被抢劫,劫匪挥枪连杀七人后逃之夭夭。惊天血案震惊了全国。省公安厅长周雄和省刑警总队副总队长盛芳冰联手破案。刑警们几次与劫匪擦肩而过,狡猾的匪徒们一再布下重重迷雾,案情变得扑朔迷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常陵市郊又发现一起劫杀出租车司机的血案,失踪两个多月的县银行行长夫妇的尸体也被发现,整个常陵市陷入恐慌之中。李原敏感地意识到案外之案是同一伙人所为,而这个犯罪团伙的老大江啸和七年前的巴都要案等十几起大案有重大关系;而且,江啸身边还有不少女人协助他作案。于是,李原决定从“红粉兵团”入手,一步一步揭开这个高智商歹徒的神秘面纱。一张正义之网悄悄撒开,这个作案手法熟练、残忍、狡猾的犯罪团体渐渐浮出水面……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暗藏杀机

  南方某省公安厅长、副总警监林道义是一位身经百战、功勋卓著的侦察员。此时他已年届六十,即将卸去公安厅长的职务。面对始终不平静的社会治安状况,林道义时刻小心谨慎,防微杜渐,总希望在离任时给自己三、四十年的从警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客观现实却往往与主观愿望背道而驰。,自古以来就有“鱼米之乡”的美誉。较早的经济发达促进了常陵的独特文化背景,这里文风鼎盛,人们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市场经济的繁荣,更加使这座城市生机勃勃。丁扬和英子是生活在常陵市的一对情投意合的年轻夫妻。英子在银行储蓄所当值班经理,丁扬则是从警官大学毕业后主动要求分配回家乡的一名户籍民警。他们和城市里的其他市民一样,实实在在地享受着日益富裕起来的平静而又美好的生活。

  然而,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暗藏在常陵市的少数私欲恶性膨胀的人选择了铤而走险的敛财之路。他们歃血威猛,纠集成职业犯罪团伙,在国内多个省、市持枪抢劫杀人,作下累累惊天血案。以常陵市怀阳县人氏江啸为首的四名蒙面歹徒经过暗中踩点,已经将罪恶的目标锁定了英子工作的储蓄所。

  这天正值周末,正当人们准备下班与家人共享欢乐的时候,四名歹徒暗藏着制式军用手枪和作案工具,从几个不同的方向逼近了储蓄所。

第 2 集 古城惊魂

  这个周末是丁扬32岁生日,小俩口一大早就商量要好好庆贺一下。并且约定下午下班的时候丁扬倒储蓄所來接英子一起回家。这一天又是他在警官大学的同学周雄受命调到市局刑侦支队任职的日子,为了同妻子一起过生日,丁扬还推掉了庆祝周雄荣调的好友聚会。

  下班时间到了。正当银行押运现金的运钞车刚刚接近英子的储蓄所的瞬间,那四名暗藏在周围的歹徒突然向运钞车发动了血腥袭击。他们手法老道,凶狠毒辣,在短短一分多钟之内,挥枪连杀七人,夺走押车经警的冲锋枪。丁扬骑着摩托车,刚好感到了现场。歹徒抢到了运钞车的钥匙,正准备打开运钞车门。情急之下,丁扬驱车冲上去,扑到了开车门的歹徒。其他歹徒凶残地朝丁扬开枪,丁扬牺牲在英子储蓄所的门外。

  歹徒再也不敢停留,飞快地抢劫了一辆出租车,沿着事先选好的路线逃离了作案现场,不知去向。古城常陵顿时陷入极度恐慌之中。

第 3 集 紧急围堵

  惊天大劫案震撼了林道义的心。

  他火速赶回了省公安指挥中心,在最短的时间内,指挥全省警方围绕着常陵市布下了三重包围圈。并急令省武警总队增兵常陵。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副总队长盛芳冰也同时奉命率特警支队向常陵出发。

  周雄悲愤交加。根据侦察员在现场发现的线索,他跳上车,只身往歹徒逃走的方向追去。

  常陵市公安机关全部紧急动员起来,局长符铁军火速调集武警、公安干警,在市区展开了搜查围堵。

  天色黑下来了,周雄沉着勇敢地沿着歹徒逃跑的路线,追到东城区一个叫“甘露寺”的地方,忽然发现了那辆被歹徒抢劫的出租车。他还发现车内有人。周雄机敏地接近出租车,出租车突然起动,拼命逃走。周雄冒着生命危险驱车追赶,终于将出租车截住。不料真正抢劫出租车的人却早已逃走了。

  电视台滚动着播放大劫案的新闻,动员群众举报线索。黑夜之中,歹徒的血腥罪行和天边响起的闷雷,更加让市民惶恐不安。

第 4 集 吊民伐罪

  省公安听指挥中心的第一个不眠之夜过去了。林道义坐镇指挥中心,调兵遣将,紧张有序地布下天罗地网。然而,一直到天亮的时候,指挥部却没有收到任何线索。常陵市公安干警也是一夜未眠,对出城的所有交通路口都实施了严密封锁。市内展开了多次地毯式搜索,结果也是没有收获。

  公安部、省委和省政府高度重视这起惊天大案,急电询问案情进展。林道义心急如焚。他是干侦察员出身的,遇到这种情况,他再也坐不住了。便决定靠前指挥,把指挥部搬到案发地常陵市去。天一亮,林道义立即率队伍往常陵出发。一路上,林道义对沿途的公安哨卡进行了检查。警察们非常认真地执行着任务,但是,越往下面走,公安干警的装备越差。这一现状使他深感忧虑。

  到常陵时,这座城市正经历着一场狂风暴雨。街道上行人稀少,店铺也不敢开门营业。整座城市仍然沉没在惊惶之中。林道义深感责任重大。他决定先到牺牲民警丁扬的灵堂去悼念丁扬。丁扬的遗体放置在他工作过的派出所,无数百姓自动聚集在那里,悲怆的气氛令警官们感到义愤填膺。

第 5 集 现场疑云

  林道义决定亲自去勘察现场。当周雄带他到现场观察之后,他立即感觉到歹徒对地形和环境非常熟悉。他让周雄继续带他去看逃跑路线。

  首犯江啸作案之后回到怀阳乡下,十分从容地探视老母亲。天亮之后,又不慌不忙地返回他刚刚作过案子的常陵市区,回到了女朋友袁艳的家中。他的突然回来,打消了袁艳对他的猜疑。江啸还非常热情地提出要带袁艳去市内风景区玩。并且趁袁艳出门洗头发的空隙,让他的团伙成员金海、易大有把头天作案的枪支巧妙地转运到袁艳的家中。

  林道义在周雄的带领下,沿着歹徒逃跑的路线进行体验和勘察。他发现那条路线很奇怪,一路都是右转弯,开车时畅通无阻,而且只有一处地方有电子监视器。他心中暗暗地认为,这伙歹徒对当地的路线如此熟悉,不像是从外地流窜过来作案的。他们至少同当地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江啸果然很清闲地带着袁艳到一处叫做柳叶湖的地方游玩。袁艳觉得江啸对自己非常尽心,便沉浸在幸福之中。不料江啸的另外一名女友金蓓蓓也在挂念着江啸,不停地给他打传呼机。江啸只好找了个借口,离开袁艳去回电话。等他回完电话,再回头來找袁艳时,袁艳所在的地方竟然连一个人影都不见了。江啸顿生疑惑。他匆匆离开那个地方,却迎头遇上林道义他们的警车。

第 6 集 千丝万缕

  经过对作案现场和歹徒的逃跑路线的勘察,林道义更加认准了抢劫运钞车的那伙人应该是本地人。至少这伙歹徒同本地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当他访问抛车现场的目击证人时,目击者却一口咬定歹徒是“东北口音”。林道义一时无法作出判断了。林道义征询周雄的意见,周雄也有些含糊其词。林道义敏锐地意识到某种干扰案情分析的因素。

  江啸从柳叶湖回到女朋友袁艳家,却发现袁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溜回家中,一个人睡下了。看来柳叶湖畔发生的事情只是一场虚惊,却令江啸火冒三丈。他一时性起,将袁艳痛打一顿。袁艳其实是发现了江啸背着自己给另外的女人打电话。江啸对她拳脚相加的时候,她突然看见了江啸身上的手枪,不禁吓得半死。江啸冷静下来,把袁艳送到了医院。这时候才知道袁艳已经有了身孕。医院的医生非常心细,通过观察,对江啸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第 7 集 茫无头绪

  为了指导和督办常陵指挥部破案,公安部刑侦专家组赶到了常陵。其他省、市的公安部门也纷纷派刑警带着江啸一伙曾经在当地作案的有关资料和证据赶了过来。林道义深感责任重大。在第一次案情分析会上,他采取了自断退路,背水一战的办法,给这次侦破工作定下了“无功就是过”的调子。

  针对当地某些通知不愿意看到是当地人作案的思想顾虑,他以省委常委的身份,严肃地强调了证据是第一要素、破案是第一要务、指挥部统一了认识,肯定了当地人参与作案的判断。并且明确了层层责任制,严防犯罪分子逃走。而此时此刻,江啸团伙却不急于逃走。江啸吩咐他的团伙成员分散在常陵城内,若无其事地观察着警方的动向。

  周雄和副支队长高清明商量着案情,忽然接到柳叶湖有人报案。他们赶去调查。根据报案人的介绍,周雄回忆起了白天曾经遇到的那个人。他们立即发动全市出租车司机提供线索。并且很快追查到了医院。但是江啸已经带着袁艳离开了医院。这条线索就此中断了。江啸本人相当狡猾。他感觉到这一次警方已经铁了心要破案。于是他把袁艳从医院接出来之后,在心里做了另外的准备。晚上,夜深更静之时,袁艳从熟睡中惊醒过来。她突然看见了一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现象,不仅万分恐惧,魂不附体。

第 8 集 阴差阳错

  这一切都是江啸的安排。他施展计谋,让袁艳俯首就范,并且已经无法不依恋自己了。然后,江啸雇车将袁艳连夜往她的娘家送走。出城的路口上,公安民警和武警战士严密地布了卡子。江啸用尽心机,与守卡的民警周旋。盛芳冰从这里巡查路过,对江啸深夜出城产生了怀疑。再次盘查后,由于袁艳在场,又有医生随车护送,而江啸本身又查不出什么破绽,只好让他们通过了。

  侦破指挥部通过对抢劫运钞车现场遗留下来的弹壳进行了对比,证实了这伙歹徒就是在好几个省市都犯下惊天罪行的职业团伙。指挥部当即决定这起案子与那几起大案并案侦察。然而,警方对全城的排查却没有收到什么效果。林道义和公安部派来的专家经过综合分析,判断这些歹徒并没有逃走,而是就地藏匿起来了。指挥部便严令克服疲劳松懈,加大排查力度。

  江啸把袁艳送回乡下后,再次返回常陵市内。他也觉察到了警方的判断,担心目标太大,便改变了策略,吩咐手下不要在常陵停留,赶快逃往外地。而他自己却悄悄地潜入到另外一个女朋友金蓓蓓家里,继续巧妙地隐藏下来,观察警方的动向。

第 9 集 案外有案

  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了,林道义对侦破工作停滞不前的状况感到焦虑万分。在指挥部的判断提出不同意见。他们认为歹徒已经逃离了常陵市区。正当指挥部对这些意见进行论证的时候,公安部门突然又接到群众的报案。有人报告在远离市区八十公里一个叫做“濠口”的河堤上,又发现了一辆被抢劫的出租车。车内还有干涸了的血迹。这一消息令指挥部吃惊不小。林道义经过对地图方位的仔细分析,对这个情况采取了冷静的态度。因为这次发现出租车不在交通要道上,而在一处人烟罕至之处。歹徒是不可能从那个方向逃跑的。因此那起案子很可能与抢劫银行运钞车案无关。

  为了谨慎起见,林道义还是派了市刑侦支队副支队长高清明去现场勘察之后再说。高清明市搞技术侦察出身的。到现场后,他初步认定这是一起抢劫出租车的凶杀案。从报案时间等表面因素看来,确实同抢劫银行运钞车案没有什么联系。他还判断被杀的司机尸体在汽车的后尾箱内。经过查询,得知车主姐弟都是下岗工人。高清明不忍心撬坏出租车,便让人找到了死者的姐姐,让她送另外一片车钥匙到现场来。在等车钥匙的空隙时间里,刑警们在河堤旁散步,突然发现下面有一堆松土。高清明赶过去一看,发现有异常之处,便让人找来锄头,挖开那堆松土。他忽然发现松土下面有一具已经高度腐烂的无名男尸。

第 10 集 一线曙光

  “濠口”堤上的发现,引起了林道义和指挥部的高度重视。林道义亲自率指挥部成员很快地赶到了现场。经过检验,出租车司机和那名无名男尸都是死于枪杀。林道义更加不敢忽视了,命令刑警继续在河堤一带搜查。很快,他们又发现了另一堆松土,并且从那堆松土里面同时挖出一男一女两车受枪击致死的尸体。警方辨认出了这两具尸体是失踪半个月之久的怀阳县银行行长夫妇。

  指挥部对濠口四具尸体都是枪击案以及其他种种可疑的情况综合分析,推断这些案子与常陵市内抢劫运钞车极有可能是同一伙歹徒所为。虽然还没有有力的证据支持,但是大家的思路已经逐渐清澈起来。濠口的发现给案情带来了阵阵迷雾,也带来了一线曙光。在这种关键时刻,一切犹豫不决都可能会贻误战机。林道义心里十分清楚,眼下证据是至关重要的。指挥部统一了认识,决定全力以赴,顶住濠口,寻找证据。

第 11 集 大海捞针

  林道义认为,如果有证据将这几起案子并起来,抢劫银行运钞车案以及公安部督办多年的系列大案就有可能一举突破。于是,他指令公安武警派大量人力,连夜上濠口大堤挑灯夜战,寻找并案的证据。同时,又命令盛芳冰、周雄连夜赶赴怀阳县,调查被害行长夫妇的有关情况。一场大海捞针似的战斗连夜打响了。

  藏匿在金蓓蓓家中的江啸,忽然从电视机中播放的飞字新闻中得知警方已经在濠口取得的突破,心中才真正紧张起来。他急忙让自己得力的手下易大有赶到现场去,伺机弥补破绽。易大有是个很有心机的人。他到濠口后,混在参战的群众之中,避开警察,试图弄坏现场。

第 12 集 扑朔迷离

  警察们终于在濠口堤上找到了一颗弹壳。易大有不仅没能破坏现场,反而差点落入警方手中。江啸便镇静地稳定住易大有。而他自己却在天亮之前跟金蓓蓓不辞而别,悄悄逃离了常陵市。盛芳冰和周雄连夜赶到怀阳县之后,迅速地对银行行长夫妇的被绑架案展开了调查。

  指挥部获得濠口堤上的那颗弹壳后,立即通过技术手段,查证了果然是抢劫运钞车那一伙人作的案。但是,这一结果只能证明出租车司机是那一伙人杀的,至于河堤上埋下的银行行长夫妇,却没有证据说明也是那一伙人所为。在意见又一次出现分歧的时候,林道义冒着有可能失误的风险,坚定地命令盛芳冰、周雄抓紧追查银行夫妇被绑架案。并且要求在最短时间内查出结果。

  根据县政府领导和银行通知的介绍,盛芳冰他们了解到行长徐自元是个工作负责,廉洁奉公,铁面无私的好干部。他的儿子徐昌下海做房地产生意陷入困境,徐自元严令银行不准给儿子贷款,导致夫妻反目,父子成仇。盛芳冰相当重视这个情况,决意将徐昌纳入侦查视线。

第 13 集 冰山一角

  盛芳冰和周雄也是警官大学同学,原是一对恋人。后来因为同在省厅工作,领导出于培养干部的考虑,把盛芳冰安排到了周雄最向往的位置上,周雄与盛芳冰发生了难以调和的矛盾,便主动要求调回常陵,两人倔强地分手了。现在因为这个大案,又一道被林道义派到怀阳县來调查银行行长被害案,在一起工作。

  林道义的急切要求,使他们更加加快了工作节奏。不料在调查中,两人对案情中有关涉案人的看法发生了分歧。周雄完全不同意盛芳冰对徐昌的怀疑,并且在向林道义汇报的时候当着盛芳冰的面否定她的意见。盛芳冰不服气,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论。

  争论中,又勾起两人的旧怨。在怀阳县公安指挥中心,两人发生了激烈的意见冲突。冲突挑破了隔膜,矛盾的爆发反而带来了沟通,盛芳冰和周雄终于重归理智。两人同心协力,继续展开调查。通过深入调查,他们终于排除了对徐昌的怀疑,也赢得了徐昌的信任。在徐昌的通力协助下,他们发现了一条极为宝贵的线索。

第 14 集 顺藤摸瓜

  正当盛芳冰他们在怀阳县展开调查的同时,江啸已经潜逃到了资江市的同伙邵诚处。出于经济窘迫,他与邵诚商量,打算在警方的注意力集中在全力堵截常陵疑犯之际,突然在资江市抢劫一家银行。

  林道义接到盛芳冰、周雄在怀阳调查到的线索,立即调集全省刑事技术的精锐力量,在绝密状态下,对那条线索紧急展开分析研究,志在必得。

  同时,他再一次命令全省公安、武警部门,在全省掀起了一场子声势浩大的排查搜索行动,震慑犯罪,动员群众举报线索。

  周雄和盛芳冰奉命赶回了常陵市。盛芳冰负责技术侦查工作,周雄承担了对常陵市重点单位的调查。

  常陵市民纷纷行动起来,积极投入到了举报犯罪、协助公安调查的行动之中。有一家宾馆的群众经过认真回忆,向周雄提供了一些极有价值的情况。与金海、易大有、邵诚相关的线索开始呈现。这些线索都集中到了一名叫“罗金戈”的对象身上。

  周雄马不停蹄,顺藤摸瓜,那名叫罗金戈的嫌疑人的资料终于浮出了水面。

第 15 集 一棰定音

  与此同时,林道义特别关注的技术侦查工作在盛芳冰的率领下取得了突破。她比较准确地锁定了七个目标。经与周雄查到了情况对证,罗金戈正是其中之一。另外还有几名对象,分别在常陵市、资江市和怀阳县。

  这一有充分科学根据的发现,对于侦破作案七年、劣迹横跨数省市的江啸犯罪团伙来说,是一个历史性的重大突破。工作上的突飞猛进象一股沁人肺腑的春风,一扫林道义和指挥部全体成员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的疲倦,全体成员兴奋不已。

  经请示公安部、省委、省政府,林道义果断地一棰定音,决定立即成立常陵、资江、怀阳三个战区,兵分三路,立即侦查和秘密监控犯罪嫌疑要。以扩大战果,伺机一网打尽。

  指挥部还决定让盛芳冰、周雄挑重担,分别担任资江市、常陵市战区指挥部的指挥长。

  接到任务,盛芳冰火速到赶赴资江市。

  周雄也赶到城区中心分局,指挥常陵市战区的侦破工作。

  然而,一切工作还有待展开之际,他们监控的第一个对象罗金戈,却出乎意料之外地消失了。

分集:1-15 16-3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