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夏仲文和张向晴经历了轰轰烈烈的爱情,终于结婚了,婚后,他们生了一对双生女儿,向晴说:雪从天上飘下来,落到地上,变成坚固的冰,冰和雪是一体的,所以,她的一对宝贝女儿,姐姐叫雪,妹妹叫冰,姐妹俩感情亲密,谁也离不开谁。

  但幷不是每个爱情故事,都如童话一般,有美满的结局……

  仲文毕业后回台湾的生活吃尽了苦头,而向晴,却像永远长不大的女孩,活在父母的蔽护下,夫妻俩的裂痕越来越大,直到无可挽回……

  虽然,他们都付出过努力,他们仍深爱着对方,但是,他们都有自己的盲点。反反复覆,雪和冰七岁的那年,仲文和向晴的裂痕,终于不可收拾,很无奈地,很痛苦地,他们离婚了!

  年纪小小的雪和冰,纵有百般的不情愿,也被逼分开了。从此姐妹天各一方,只能靠着小量合照和脑海里面无数的回忆,互相思念……

  仲文带着小冰离开了台湾,连同父母,辗转又到了大连,可是在大连,仲文生意失败又入狱,撇下只有十岁的小冰,小小的肩膀,挑起了不能承受的重担,冰又要照顾瘫痪的爷爷、又要照顾疯疯癫癫的奶奶,生活过得很苦。

  相对地,雪比较幸运。

  感情受了重伤的向晴,在父母相继过世之后,满怀伤感地带着小雪到台东重新生活,没有生计能力的向晴,在台东嫁了给一个有钱人张石开 ── 一个有父亲感觉的男人,张对母女二人十分疼爱,雪过着还不错的生活。

  冰和雪长大了,天涯海角,两人过的生活也是天渊之别 ──

  冰和雪同时在十七岁那年遇上了初恋情人。雪认识了充满理想的勤奋青年程灏,浪漫的恋爱,顺利地结婚,幷在二十岁那年诞下可爱的女儿,一家三口生活幸福,婚后程灏留在雪继父的农庄干活,利用所学的知识令农场发展得很好。

  冰十七岁那年,仲文出狱了,可是,一生中屡遭挫折的仲文,出狱后一蹶不振,终日酗酒。一个瘫子、一个疯子、再加上一个酒鬼,冰的生活重担让她看不见一丝的曙光。直到爷爷奶奶过世的那一天,冰接受了酒吧小太保赵全的追求,为了摆脱家庭,她与他同居,可是赵全因为负债逃跑,撇下冰,冰更因为小产而险些丧命。

  从此,冰不再对爱情存有幻想。

  在艰难的岁月里,冰最想念的,就是她的双生姐姐雪,在冰的思想里,她一直怨恨离异的父母,要不是他们分开,她就可以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在爱的环境中长大,不用受这幺多苦。

  对雪的爱和思念,是支持冰活下去的最强动力。二十岁那年,冰凭半工半读,终于考上了医学院,数年之后,她从医学院毕业,成了脑科见习医生。

  在台东农庄里过着幸福生活的雪,终于在她继父离世的那一天,遭受继父的另外两个儿女的排斥,虽然继父在遗嘱里把农庄送给程灏和雪,但一对心地不好的兄妹,不肯就此罢休。

  程灏有点意兴阑珊,决定放弃农庄,另寻发展。最后,他决定回大陆寻找机会,开拓新天地,继续发展他在农业方面的抱负。

  程灏独个儿到大连探路,怎料一下飞机,遇上意外,被劫走一切财物,更因头部被打致重伤,生命垂危。

  程灏被一年轻人汪博深发现了,送进一所医院接受抢救,而负责救他的主诊医生,正是夏冰。

  因为所有财物和证件都被抢走了,院方无法得知程灏的身份。程灏清醒后,因为头部受过剧烈震荡,失了忆。

  程灏在医院里躺了两个月,伤势日渐康服,但失忆的情况却毫无改善。这些日子,冷酷的冰,照顾着失了忆的程灏,同是天涯人,二人互相依靠,微妙的感情悄悄地盟生了。

  而雪却因为失去丈夫的音讯而忧心如焚,不过,因为母亲肾衰竭,在医院里垂危,她无法马上到大陆去找丈夫。

  等到母亲的病情稳定下来之后,雪带着女儿小彤,匆匆来到大连寻夫,可是,人海茫茫,应该从何入手?

  雪跑遍市内的大小医院,查问所有病人进院的纪录……

  就在这一天,雪来到冰工作的医院,可是她查不到程灏的资料,却遇上了冰。

  雪看到冰,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因为心神仿佛,雪扭伤了脚,冰对她作出了关怀的治理。

  她们做梦也没想到,对方就是自己失散了多年、思念了多年的双生姊妹!

  雪找不到丈夫的下落,失望地离开了医院。

  不久,程灏可以出院了。无亲无故又身无分文的程灏,此刻最亲的人,就是在身边扶持着他的冰。

  冰带程灏回家暂住。此时父亲仲文因为酗酒过度,已成了痴呆,半疯半傻地过着日子。冰“佣用”程灏做父亲的看护,这样,自己就可以放心上班。

  雪推测程灏已在大陆遇到了不测,伤心绝望之时,她接到台北的消息,她的母亲瞌然长逝。

  失去丈夫、又失去母亲,雪悲痛欲绝,幸好女儿小彤乖巧懂事,在这艰难时刻,成了雪莫大的支柱和安慰,母女俩相依为命。

  在办完母亲的身后事,雪带着小彤,再次来到大连,天涯海角,不管是生是死,她一定要查出程灏的下落。

  天真烂漫的小彤坚信父亲仍然生存着,不断地鼓励雪不要灰心﹗

  一次,雪在拉着小彤横过马路时发生了车祸,小彤受了伤,被送进医院。

  在医院里,雪和冰再次相遇,两人都觉得对方有种不能言喻的亲切感,加上冰在医院中对小彤照顾有加,令雪感激,两姊妹在不知情下成为了朋友。

  冰知道雪来大连是为了寻找失踪的丈夫,对她同情,决定伸出援手,但她怎也料想不到雪的丈夫正是她现在的情人。

  冰决定找汪博深帮忙。汪博深的父亲汪东是个公安,或者可以助雪找到程灏的下落。

  汪博深的母亲是医院里的护士长。汪博深主修遗传学和生物工程,现在专门研究基因改造食物。汪博深一直都单恋着冰,可是冰对爱情失了信心,一直都拒人千里,不敢接受任何感情,直到遇上程灏。这个完全失忆、过去一片空白的男子,竟然令她放下戒心,不能自拔地再次堕入爱河。压抑了多年的情感突然爆发,无发收拾。

  汪博深在程灏的出现之后,仍然难以放弃对冰的爱,从单恋变成苦恋,明知没有结果,就是放不下。

  汪东提议登报寻人,雪交出自己跟程灏和小彤的合照。冰惊讶地发现雪的丈夫竟然跟自己的情人同一个模样儿。

  真相终于大白,雪要找的丈夫、小彤的父亲,竟然就是“他”!!

  不过,程灏对雪和小彤全无印象。对于过去的一切,他已经没有丝毫的记忆。现在的他,心里有的是冰,爱的也是冰。

  造物弄人,就在同一时间,因为冰所收藏的一张儿时与雪的旧照,冰和雪知道了对方就是失散了多年、思念了多年的双生姊妹。

  三个人陷进了极度的矛盾和痛苦当中。

  灏虽然无法记起以往的一切,但为了小彤,为了责任,他只好痛苦地离开冰,并在汪博深的协助下,悄悄地跟雪回台北的家。

  冰无法承受她日夜思念的姐姐,居然狠心地抢走她的爱人,她更无法接受,对她作出承诺的程灏,居然背叛了她,她赶到机场,但一切无法挽留。

  冰恨透全世界,她恨雪、恨程灏、更恨汪博深做为帮凶,联手欺负她﹗冰自此一蹶不振,整天泡在酒吧里,自暴自弃,此时此刻,她终于体会到父亲当年为何酗酒的心情。

  幸好,汪博深无怨无悔地守在冰的身边,照顾她,暗中保护她,任由冰对他唾骂,他也不放弃她﹗

  回到台北,雪发现丈夫虽然在自己身边,但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他,对程灏来说,雪只是一个初相识的女人,虽然他拼命地回忆以前,可是记忆还是一片空白,虽然他不忍心伤害眼前这个他曾经爱过的女人,他更不想伤害五岁的小彤,可是他无法抑制自己去思念冰。

  雪当然也想到冰,这个她从小想念、一直希望可以再见的双生妹妹,如今重逢,竟然会是这种局面,雪对冰歉疚、不安。

  三个人都陷入痛苦之中……

  尽管很不舍得,雪还是决定让程灏离开,让他回到冰身边。她甚至亲自把程灏送回大连去。

  雪带着程灏回到大连,程灏内心非常矛盾,可是,面对天真无辜的小彤,程灏不忍心离去,临走时,他在小彤耳边轻轻地答应她,爸爸一定会回来。

  到了大连,因为舟车劳顿、心力交瘁,雪不支病倒,医生报告,雪患上了白血病。现在,能够救雪的,就只有冰了。

  可是,此时的冰,让全世界以为她已经冷漠到毫无感觉的地步,就连汪博深也看不过眼。

  但没人想到,冷漠的冰此时比任何人都痛苦和脆弱,终于,冰偷偷地到医院,捐出自己的骨髓救雪。

  冰的骨髓进入雪的体内,两姐妹流着相同的血液,两人躺在病床上,互相看着对方,所有的情感一涌而上,此时,再也没有任何的障碍能把她们分开。

  两个女人都不忍心夺走对方的所爱。程灏也无法在两个女人中作出选择。终于,三个人平静地作了个决定----程灏独个儿退到山区里务农去。

  程灏在贫脊的山区中住了下来,幷且开始下田耕种。奇妙的是,回归到大自然的怀抱之后,程灏自然而然就想起了从前所学的农业知识。他在当地成了农民的老师,教导他们用新的科学方法去耕作。程灏更开展基因变种稻米的计划。他打电话给汪博深,希望得到汪博深的协助。

  汪博深兴高采烈地跑到山里去找程灏。他决定要跟程灏合作,搞一片实验田,试种基因变种稻米。小彤因为想念爸爸,嚷着要一起去,雪邀请冰一起到农村分享他们的研究成果。

  程灏跟小彤在农村相处的这段日子,令他恢愎了好些记忆。女儿出生时的情景、女儿第一次喊他爸爸时的兴奋喜悦……

  这一天,农村突然下起倾盆大雨,程灏仍在田里工作,小彤在家里担心爸爸,她要为爸爸送雨伞去。怎料途中,山泥倾泻,小彤小小的身躯陷入在土埋里面,幸好程灏及时赶到,救出小彤,可是,自己却不慎滑倒,掉到深谷里了。

  汪博深和当地的农民救出程灏,可是这时程灏已经失去知觉,他们当晚立刻把程灏送到大连市里的医院。

  冰疯一般地直奔手术室,如果上天能够眷顾这个男人,留他一条命,她愿意付出一切,只要他能活着,甚至要她离开,去成全他。

  程灏的心跳越来越衰弱,渐渐地成了一条直线,归于停止……

  当一切事过境迁,冰留下一封信,背着行李,踏上另一段人生的旅途,她爱她的姐姐,她爱程灏,只要她爱的人都过得幸福愉快,世界就是那幺美好﹗夕阳下,她瘦削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

  汪博深告别程灏和雪,无论冰走到哪里,哪怕是天涯海角,他一定会找到她,他相信自己终有一天能感动她。

  程濑带着雪,牵着小彤,走在春天的桃花林里,他们的心里都载着冰,就像从来没有分开过……

分集剧情:
第 1 集

  和所有的故事一样,夏仲文和赵向晴在台湾大学相遇、相知、相爱,过程是那样的自然和甜蜜,婚后不久,向晴生下一对双生姐妹,姐姐取名叫雪,妹妹叫冰,两个小精灵一前一后来到这个世界,亲密无间,同样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期许。但是,生活总不似人们预计的那样简单和顺理成章,仲文与向晴的双方父母在各方面产生了莫名其妙却尖锐的矛盾,直接影响了这段婚姻。山鱼欲来,才懂事的小雪和小冰为了不让父母分开,以出走来表示抗议,却徒劳无功。

第 2 集

  长长的夜,系着台北和香港,姐妹俩彼此思念着。小冰来到香港后,一直郁郁寡欢,这引起了祖父母的不满,正逢内地改革开放的良好时机,一直潜心实业的仲文父子决定把事业重心移向内地,因为那里有着广阔的市场和绝佳的商机。同时,这样也可以避开向晴家人的视线,完全断绝联系。向晴在台东遇见了淳朴并且中年丧妻的张石开,张石开尽力照顾可怜的母女俩,终于打动了向晴,共结连理。

第 3 集

  仲文入狱后,仲文的父母一病不起,尚在念中学的冰肩负起家庭的重担,在严寒的冬天,冰大清早要替人送牛奶,然后去上学,晚上还要去夜总会做服务生,回家后再照顾瘫痪在床的爷爷和半疯半傻的奶奶,尝尽了人生的风霜苦涩。相对于冰,雪比较幸运,向晴再婚后,张石开对她视若亲生,这些都引起了张石开前妻留下的一对子女不满和妒嫉。因为一场太阳雨,雪遇到了程灏,一个在她生命中不可缺少的男人,一个英俊、富有才情的男人。

第 4 集

  赵全是一个小太保,他对冰展开了热烈的追求,那种死缠烂打是任何一个没有情感经历的女孩都无法招架的,但是凭着本能,冰还是对赵全十分厌恶。仲文出狱后,完全对人生失去了信念,终日借酒浇愁。祖父母在同一天相继去世,这一切对冰的打击甚至超过了仲文,一方面,她庆幸自己终于得到解脱,但另一方面,她按捺不住极度的悲伤,当她回到那个所谓的家,望着烂醉如泥的父亲,她感到很累。

第 5 集

  夏雪带着向晴和张石开参加程灏的花圃,程灏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因为张石开盛情邀请,程灏答应到他的果园帮忙,程灏和夏雪深得张石开的赞赏和喜爱,这些都招来了雪那异父异母的大哥和二姐的猜忌!雪十九岁生日那天,程灏向她求婚,两人举行了隆重的婚礼,这对新人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婚后雪继续上大学,生活幸福美满!雪很快就怀孕了,同时,冰也发现自己怀有小孩。而远在台湾的雪顺利产下了一个小女孩!取名程晓彤。

第 6 集

  冰出院回到家,决定重新开始生活,凭着努力她考入医科大学,一边打工一边念书。仲文却因为嗜酒过度,病发,成老年痴呆。冰觉得,在这艰难的日子里,雪是她最思念的人。晓彤的乖巧得到张石开的喜爱,却遭到雪大哥、大嫂的嫉恨。晓彤生日当天,张石开心脏病发去世,把一部分遗产留给向晴及雪一家,大哥、大嫂和二姐内心不平,对向晴及雪进行报复,大哥还带了打手毁掉了程灏的工作室。

第 7 集

  程灏带着雪、向晴和晓彤,四人离开台东,在台北开始了新的生活,灏也在一所大学找到一份教师的工作。冰在一家医院,担任脑外科的实习医生,恰巧同医院的文护士长,正是当年赵全案件中救护过她的人,而她的丈夫又恰是当年侦破此案的汪队长,因为了解冰的过去,文护士对冰一直存有偏见。在台北大学教书的程灏,向雪提出想到大陆发展自己对农业的抱负,得到了雪的支持。

第 8 集

  小风病情恶化,抢救无效死亡,博深与冰参加小风的葬礼,两人尽释前嫌,成为朋友。程灏决定自己先去大连了解一下情况,雪带着小彤送机,依依不舍。程灏在大连机场发现错拿别人的行李箱,为了追回自己的行李,程灏跑出马路,被突如其来的大货车撞倒,昏迷危殆,被送到了冰实习的医院救治,一度心脏停止跳动,幸亏冰的努力抢救,终于醒了过来,却失去记忆,因为失去证件,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整个医院都把他称为“神秘人”。

第 9 集

  灏在冰的悉心照顾下,身体渐渐康复,但脑中的淤血压迫了他的视神经,濒临失明。冰在医院非常细心的照顾程灏,并答应一定帮助灏找回身份,两人逐渐产生了感情,冰暗地里用自己微薄的工资维持灏的基本医疗费用。雪把向晴、晓彤托付给朋友,只身到大连寻找灏,茫茫人海,雪一个人在大连,漫无方向地寻找灏,某天来到灏所在的医院,却与灏失之交臂,然而雪遇上了冰,但并不知道冰就是自己的妹妹。

第 10 集

  自从生活里有了“神秘人”,冰感觉人生还有一丝的希望。汪博深与灏聊天,无意中透露了冰私下替灏支付医药费。程灏感叹自己对冰的拖累,从医院出走。冰和博深找遍大连,终于找到了意志消沉的“神秘人”。经过冰和博深的一番开释,灏才肯重返医院,接受治疗。向晴在台湾病入膏肓,雪虽然找不到丈夫,必须赶回台北。向晴临终前向雪透露,虽然与石开作了十几年夫妻,但心中的真爱却只有仲文。

第 11 集

  病房里赵全唤着冰的名字,往事一幕幕浮现在冰的眼前,承受着多年压抑的冰回到家中,向灏吐露了一直埋在心里的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程灏心疼冰。雪和晓彤忍受各种困难,坚持在大连寻找灏的下落,一次,雪和晓彤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晓彤不小心掉进了下水道,被送进医院!在医院里,雪和冰再次相遇,两人都觉得对方不能言喻的亲切感,加上冰在医院中对晓彤照顾有佳,令雪感激,两姐妹在不知情下成为朋友。

第 12 集

  雪在网吧的寻人启示中,看到了多年前冰发的一个寻找姐姐的启示,晓彤询问小阿姨是不是夏天的夏,冰淇淋的冰,因为医院里照顾自己的阿姨就是夏天的冰淇淋,雪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医院,凭着一张多年前的合影,这对饱经磨难的姐妹终于找到了对方,紧紧地抱在一起!同时,冰安排灏同往蜜月旅行,过程中,两人拍下了婚纱照,灏承认冰为他的未婚妻。灏的视力终于失去了,冰请求上天让她一生一世照顾他,守在他身边。

第 13 集

  雪卧病在床,接到了博深的电话,原来博深已经查到了神秘人的真实身份。博深陪伴雪母女俩,在冰的家门口等待度蜜月归来的灏。突然来了一位伤心的妻子和乖巧的女儿,灏一片茫然,此时的他没有丝毫记忆,现在的他,心里只有冰,爱的也是冰!这么多年的盼望,相见竟然如此局面,冰多年以来尝尽不公平的遭遇,命运总是在捉弄她,这一次,她决不会放弃灏,即使对手是她至亲至爱的姐姐,雪黯然离去。

第 14 集

  原来灏请雪给他两个礼拜的时间,他祈求在这段短短的日子里,和冰度过属于他们的一生,然后他就跟雪和晓彤回台北。冰赶到机场,灏无视冰的悲痛,冷漠的告诉冰,他是雪的丈夫,晓彤的父亲,在爱和责任之间,灏选择了后者。冰来到海边,看着茫茫大海,她对生命感到绝望,死神在日落的西方向她招手,她缓缓走入海中,幸好博深及时赶到,阻止了这场悲剧的发生。

第 15 集

  雪带着灏回到台东,希望助灏寻找记忆,灏站在海边,看着优美的景色无动于衷,这里是他曾经跟雪求婚的地方,他曾经在这里对她许下承诺。可是一切徒劳无功,雪感到灏再也不是以前的程灏了。冰经历了笨猪跳,获得了重生,她答应博深自己会振作起来。雪明白如果勉强把灏留在身边,冰,灏,还有自己都不会幸福,她不要没有灵魂的躯壳,不管灏的反对,她坚决送灏回去大连,她想把灏还给冰。

第 16 集

  冰本来已做好准备重新生活,面对突然出现在家门口的姐姐和程灏,她的内心再度被打乱,她无法面对,只能选择逃避。灏从博深那里得知,在自己离开后冰每天都用酒精麻醉自己,现在才开始有好转,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和冰见面,他失去了勇气。化验报告说出雪得了白血病,唯一的救治办法是找到相同的骨髓,灏找到冰,希望她能救雪,但是冰却断然拒绝了。

第 17 集

  灏鼓励雪要振作起来,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女儿晓彤,灏带雪前来找冰,受到冰的无情奚落,灏甚至为了雪向冰下跪,但越是这样,冰越心痛,她不能原谅灏处处维护雪,与她成了对立。当雪感到绝望的时候,主诊医生带来了好消息,终于为雪找到了配对的骨髓,原来,冰早已悄悄捐出了骨髓拿去化验,只是,曾经深深受到伤害,内心的爱和恨交织在一起,让她不知道怎样去面对姐姐和灏,她其实很脆弱。

第 18 集

  血浓于水,冰和雪拥抱在一起,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任何的障碍能把她们分开。博深知道误会了冰,向冰道歉,冰原谅了他,博深向冰表白,不管冰走到哪里,他都会一直跟着她,直到他走不动为止,冰明白博深对她的好,但是她却不能回报什么,她的心只容得下一个灏。冰感受生命的爱,学会了原谅,她经常到疗养院探望年迈痴呆的父亲,她告诉父亲,她终于能够理解为何仲文当年嗜酒,她原谅他了。

第 19 集

  多年的盼望,雪和冰终于在一起了,它们读着小时侯互相写给对方无数的信,那时侯的愿望终于都实现了,就像妈妈所说,天上的雪落到地上,化成了冰,雪和冰是一体的,永远不会分开。冰和雪与晓彤过着平静的日子,姐妹俩偶尔会偷偷地想着灏。雪和冰经常和向晴将会在天狼星一起快乐地生活。冰努力研究帮助程灏恢复记忆的方法及药物。经过冰的一番努力,晓彤终于接受了这位小阿姨。

第 20 集

  晓彤在农村住下来,和灏日夕相对,也许是冰托博深带来的新药物很有用,以前的一些生活片段开始在灏的脑海里闪回。灏因为吃了药而头痛不止,虽然没什么大的问题,但是冰和雪还是不放心,也来到了农场。灏的记忆中渐渐浮现了以前和晓彤生活中的点滴,刚刚开始学走路的晓彤、牙牙学语的晓彤。灏情不自禁的抱起晓彤,他记起了他的女儿,虽然明知道有危险,但是灏还是坚持要服用药。他想要早日找回自己失去的一切。

第 21 集

  冰一个人走在滂沱大雨中,仰头让雨点狠狠地打落在脸上,用力喊出了心中堆积的情感,这一次,她是真的放弃了。真心希望姐姐和灏得到幸福。站在绽放的粟米田中,灏终于记起了雪,记起他和雪的种种片段,他紧紧抱着雪,面对自己曾经那么深爱的女人,他深深地吻着她。连夜的倾盆大雨,造成了山泥倾泻,以为塌方,晓彤被困在了山洞里,灏奋不顾身,和博深冲进山洞拯救晓彤。

第 22 集

  仲文病重,夜里,他感受到向晴的呼唤,他从病房爬到外面的屋顶,两条腿都破了,为了要和向晴一起看星星。当天夜里,仲文带着微笑奔向了向晴,奔向他的天狼星,离开这个现实的世界。灏出院了,大家都来医院接他,惟独缺了冰,冰已经踏上人生的另一个旅途。而博深承诺自己一定要给所爱的人幸福,无论冰走到哪里,他就会跟到那里,如果冰是一颗漂泊的蒲公英,那博深一定会是那阵风,因为他会一直追随着冰,护佑着她,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