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中国南方,边境城市玉海。

  年轻刑警何洋从警校毕业不久,刚刚结束了派出所的实习,调到刑警大队第一天就被安排参加抓捕国际通缉犯桑慕麟的行动,兴奋不已。

  桑慕麟是玉海市桑氏国际商贸集团董事长,20年前去海外发展,经营灰色经济(赌场,妓院等),十几年来通过国内外公司大量洗黑钱。省厅为此成立专案组,已收集到足够证据,决定在他返回大陆时实施抓捕。

  女警官梁彤是一位资深的特勤人员,五年前被我公安机关派进桑家卧底,深得桑家信任,取得大量证据。现在,她又得到桑慕麟归国的准确时间,及时上报警方。专案组负责人严成肃带领警员在机场布下天罗地网,一切准备就绪,只等桑慕麟归来。

  桑慕麟却没有在机场出现,躲过警方层层埋伏的他却在一门心思寻找何洋,因为20年前,何洋的父亲,卧底警官何大维曾经救过桑慕麟一命……

  意外由此开始,并一发不可收拾。

  抓捕行动失败,严成肃决定利用桑慕麟与何洋的特殊关系派何洋紧急打入桑家,协助梁彤完成任务。毫无经验的何洋一下子被推到刀锋之上,与老辣的桑慕麟面面相对。不仅如此,何洋打入桑家的同时,梁彤进一步获得最新情报:桑家的三个儿子背着父亲桑慕麟暗地里做起毒品生意,藏有大量高纯度冰毒并掌握着一个庞大的贩毒网络,桑家的罪行已经远远超出洗黑钱的范围。严成肃立刻决定改变行动计划,指示何洋与梁彤长期潜伏,找到毒品下落,彻底剿灭桑家贩毒集团。

  何洋由此步入善恶交织的迷阵,人生彻底改写,我们的故事也正式开始。

  这是一个穿透迷雾,索解真相的故事:桑慕麟立有家规,桑家人不准贩毒,否则格杀勿论。桑慕麟的三个儿子如何开始的毒品生意?毒品藏在何处?贩毒网上究竟牵扯着多少罪犯?没有人知道答案,警方与桑慕麟同样在追寻。何洋与梁彤正是利用了桑家内部的矛盾,在公安与黑道两条线索上交叉跳跃,拨开层层表象,柳暗花明,峰回路转,艰难逼近终点……

  这也是一个成长的故事:儿子们参与贩毒的罪行一个个暴露,桑慕麟对他们,对桑家完全失去信心,转而希望把何洋培养成桑家的继承人。何洋的卧底过程由此演化成了一场正义与邪恶对他的争夺过程,何洋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明处的刀光剑影,还有潜藏在内心的痛苦与黑暗,而这一切里最为致命的就是何洋父亲当年那纠缠不清的死,严成肃的计划每每到关键时刻就会遭遇到信任与信仰的严峻挑战……

  这还是一个情感的故事:何洋在卧底过程中不断面临生死考验,面临信任与背叛,情感与责任的痛苦煎熬。这让他年轻的心灵承受着从未有过的压力,爱与恨都以最极致的方式爆发展开。与梁彤并肩作战的日子,两人从互相猜疑到相互信任,到生死与共,早已超越了伙伴关系,但是严酷的现实却又让两人必须放弃个人的一切,牺牲自己的情感甚至是牺牲彼此的生命去完成任务。再加上桑慕麟女儿对何洋的一往情深,更让这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丝闪烁出猩红的血色,既迷人又危险……

  何洋最终将走向何方,警方的任务能否成功完成,不到故事的最后一刻,任何人都不能给出答案……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桑慕麟要回来了!何洋有些懵,桑慕麟是谁?

  省公安厅桑氏集团洗黑钱专案组组长,特派员严成肃(男,45岁)神色凝重,立刻向玉海市公安局局长程新民(43岁),省厅、市局的领导及两名国际刑警做汇报:桑慕麟是桑氏国际商贸集团董事长,60岁,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20年前去海外发展,有一亿以上的资产,十几年来通过国内国外的公司大量洗黑钱。

  桑家豪宅里,桑慕麟三子桑克宝(男,25岁)与长子桑克已(男,35岁)正为怎么接父亲吵得不可开交,被桑氏集团公关经理梁彤(女,33岁)劝止。

  梁彤表面的身份是桑氏集团经理,实际上是警方派进桑家的卧底,严成肃是她的上线。严成肃接到梁彤消息,警方全面出动,在机场严密布控,只等桑慕麟出现。何洋却异常激动,一副第一次参加大行动的兴奋。

第 2 集

  桑慕麟和江雨行、彪叔(男,55岁,桑慕麟手下)饮茶怀旧,把一张5岁孩子(何洋)的照片交给江雨行,让他找到这个孩子。并且告诉两人,他之所以选择今天回来,选择今天退休就是因为今天是这个孩子爸爸的忌日,20年前的今天,警察368在警方的围捕中救了他一命:只有他能杀我,可是他宁愿自己去死,把我放了。

  何洋第一次执行任务就放走了重大嫌犯,梁彤的万不得已枪杀了自己的男朋友黄斌。严成肃指着何洋问梁彤,他是不是就是桑慕麟要找的照片上的孩子?梁彤默默点头。

  何洋引咎,提出辞去工职,却被告知警局有可能将他开除,梁彤质问严成肃什么时候开始怀疑黄斌,为什么没及时告诉她?!梁彤得到通知,桑慕麟要在城南会见家人。严成肃立刻让韩作栋率队前去抓捕。韩作栋把所有的抓捕队员都调到城南,只留下一名警员在医院监护桑小楠。何洋发现医院的值班警察被打晕在地,一个粗壮的老头(老卢,50多岁,桑慕麟打手)在收拾东西,何洋冲上去搏斗,老卢轻易将他打晕,然后带走了桑小楠。

第 3 集

  接出了桑小楠,桑慕麟真的要安排见面了。

  江雨行蒙上梁彤眼睛,收了她的手机,把她带到见面地点。桑慕麟安排梁彤照顾好公司,照顾好桑小楠,还拿出一张支票,让她交给368的儿子。安排完了一切,桑慕麟让所有人离开,自己在屋里拿出一颗珍藏了20年的子弹,放入老式左轮手枪,将枪塞入自己嘴中。梁彤意识到桑慕麟要自杀,与江雨行一起救了他一命。

  桑小楠被劫走,何洋的错误又增加了一条,公安局真的开除了何洋,目的是要为他打入桑家做卧底扫清障碍。

  机会在桑小楠身上出现了。倔强的桑小楠发誓脱离桑家,在逃离的过程中误伤了看管她的老卢,精神受到极大刺激,回到医学院自己的宿舍决定自杀。千钧一发时刻,得到消息的何洋及时赶到,将其救下,再次挽救了桑小楠的生命。桑慕麟派桑克宝寻找桑小楠,把何洋和桑小楠一起带到了桑慕麟面前。

第 4 集

  何洋被桑家接纳,却又被桑慕麟的话说懵了,秘密约见严成肃追问往事:我爸爸是什么人?你从小就告诉我,我爸是一个好警察!严成肃告诉何洋:你爸爸20年前牺牲的时候死因不详,组织上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桑慕麟说你爸是个坏警察,是要争取你,让你为他服务。我告诉你,你爸爸是个好警察。你爸究竟是好警察还是坏警察这全看你,因为你身上流着他的的血…… 何洋听着心情复杂,第一次感觉到做卧底是一项多么艰难复杂的工作。

  桑慕麟出现,让手下押来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劫匪,劫匪指认是彪叔指使他劫持桑慕麟及桑小楠。桑慕麟在众人面前拿出彪叔贪污桑家巨款的证据,忍住眼泪,举起枪。

  一声沉闷的枪响,桑慕麟提着手枪出来,让人把小彪带来……痛苦不堪的小彪被桑慕麟说服,从此对桑慕麟死心塌地。

第 5 集

  何洋此刻正用枪指着刚刚归来的桑慕麟,准备把他抓捕归案!千钧一发之时,梁彤及时赶到,一枪把何洋的枪打飞,何洋手腕被子弹擦伤。

  桑慕麟平静地问何洋,为什么要出卖我,为什么要杀我?何洋冷冷地回答:为了我爸爸!桑慕麟点点头,没有再追究。

  严成肃告诉何洋任务有变,上级已经做出决定,放开桑慕麟,现在要做的是恢复桑慕麟对他的信任,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他让何洋把警方停止抓捕的消息告诉桑慕麟,促进桑慕麟活动,调查桑克己,何洋接受。

  桑慕麟感谢梁彤的救命之恩,对梁彤信任有加。梁彤故意询问桑慕麟为什么要把何洋这么危险的人留在身边。桑慕麟话锋一转,让梁彤去查桑氏公司的账目情况,梁彤抓住机会,暗示可以从桑克己电脑里查出问题。桑慕麟立刻决定清查桑克己电脑,但是因为警方控制,暂时不能行动。

  机场,桑慕麟的二儿子桑克田(32岁)秘密归来,一脸心事。

第 6 集

  桑慕麟让梁彤打开电脑,要桑克己说出密码。梁彤在众人眼皮底下利用高科技手段将信息发送给警方。同时,梁彤在向桑慕麟报告帐目情况时故意隐瞒了桑克己的名字,只说出彪叔等人的资金去向。桑慕麟离去。桑克己跪倒在地,感激梁彤救了自己一命。

  梁彤刚一离开,桑克田又突然出现在失魂落魄的桑克己面前。

  桑克田大骂桑克己做掉了彪叔,吞了毒品,自己成了国王。桑克己反驳,说自己根本不想坐这个位子:那不是董事长的大班椅,那根本就是执行死刑的电椅!桑克己与卡林集团交易毒品之前,和梁彤进行悲壮的“告别”。桑克己向梁彤提了很多人名字唯独没提到桑克田,引起梁彤怀疑。

  桑克己按时出现,交易开始,警方果断行动,与毒犯发生激烈枪战,抓获卡林集团毒贩、缴获毒品,行动十分顺利,只是毒品数量只有2000克,不是预期的大宗毒品。严成肃认为这是桑家的缓兵之计,更多东西还在桑克己掌控之中,现在抓桑克己只会切断刚刚获得的线索,不如放他回去,利用桑家内部矛盾寻找毒品。程新民被严成肃说服,警方放走桑克己。

第 7 集

  梁彤告知桑慕麟桑克己贩毒一事,桑慕麟震怒。桑克己藏身,桑小楠鼓起勇气面见桑慕麟,一番从未有过的浓情表白让桑慕麟深深感动。桑慕麟致电桑克己,求他回家,三日期限已过,桑慕麟抢先一步到达,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梁彤在一旁更是耐心劝解,一点点打消掉桑克己的疑虑。

  在梁彤和何洋的帮助下,桑慕麟终于把桑克己劝说回家。桑小楠对何洋的好感急剧升温,桑慕麟决心促成何洋与桑小楠的结合。

  桑慕麟不许贩毒的家规依然坚定,桑克己必须交代毒品的下落!在桑慕麟的层层重压之下,梁彤最终用情感彻底摧毁了桑克己的心理防线,桑克己终于说出了毒品的数量(3吨)以及藏匿地点(1号仓库),但把全部事情揽在自己身上,只字未提桑克田。

  何洋得到命令后机警地避开小彪立即通知了严成肃。几路人马一起向1号仓库奔去,何洋在第一时间到了1号仓库,却发现根本没有毒品,只有两具尸体!何洋立即地向严成肃汇报,紧接着报告桑慕麟。

第 8 集

  桑慕麟心里已经动了杀子的念头,只等桑克己说出贩毒的内幕。众人一劝再劝,谁都不忍见到父子相残的一幕。桑克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知道自己在桑慕麟眼里是个废人,是个待杀之人。绝望中,桑克己终于对桑慕麟说出了和彪叔贩毒的前前后后。

  3吨毒品不知所踪,桑克己对天赌咒他不知情,梁彤心中一闪念,只有桑克田!

  梁彤迅速上报严成肃,但是桑克田居然顺利逃脱。韩作栋,便是桑家埋在警队中的内鬼。桑克田派杀手刺杀哥哥桑克己。杀手误伤了桑小楠,而桑克己夺枪逃跑。

  桑克己最终被桑慕麟抓了回来。桑慕麟下了命令,在软禁地外的椰林中,一声枪响,桑克己终于还是被父亲处决。而何洋接受了桑慕麟的另一个命令,杀死执刑的人。

  执刑的人死了,何洋有些后怕,因为对视的那一刻,死的也许是他。这第一次杀人的经历让何洋夜不成寐的过了好几天。桑慕麟见着儿子的尸首,悲从中来,看着何洋,桑慕麟更体会失子的悲哀,而何洋第一次从一个儿子的角度体会了另一个父亲。何洋忽然觉得卧底是一件太难太难的事。

第 9 集

  桑家没了长子,桑慕麟不自觉地把父亲的希望投射到了何洋身上,众人不愿去置疑不经世事的何洋,但一下子都觉得桑慕麟老了。梁彤奇怪桑慕麟怎么会安排这样一个当过警察的人在身边,江雨行告诉梁彤个中原因:何洋的父亲与桑慕麟情同兄弟,所以桑慕麟对何洋也自然是有如父子。

  桑克田回来了。他出现在桑家,来凭吊桑克己。见到桑克田第一眼,听了桑克田讲第一句话,桑慕麟忽然感觉万箭穿心的疼,他杀错了人!桑慕麟心脏病发,顷刻间成了一个老人。桑克田回家,向桑慕麟讲了自己贩毒的全过程。桑慕麟告诉老卢,我不会再杀自己的儿子……为救儿子一命,桑慕麟让何洋借此次交易去除掉卡林集团的人!

  交易这天,韩作栋带人将卡林集团的人一网打尽,又留了口子让桑家的人走,何洋被追得慌不择路,狼狈不堪地逃回了桑家。何洋奇怪地感觉出梁彤在某一处和他相通的。他不知道,梁彤给他包扎着伤口,真的要忍不住对他说出“我也是卧底”……正这时候,桑小楠来了,看见了梁彤和何洋之间的这点“异样”感觉,她心里不舒服。三人坐在一起,真是说不出的尴尬!

第 10 集

  桑克田的目的很明确,他希望韩作栋除掉严成肃,取而代之。韩作栋给桑克田提供了第一条情报:桑家一个叫黄斌的人已经被警方打死。黄斌是梁彤的男朋友,一直以来是下落不明,桑克田一下便想到了梁彤……

  桑慕麟在病床前召集众人再一次传位,这次是传给了桑克田。桑慕麟只想知道那3吨毒品在哪里?桑克田却说他真的不知道毒品的下落。桑慕麟开始怀疑梁彤。

  桑克田想利用机会刺杀严成肃。桑慕麟得知桑克田的计划,急忙派人阻止。

  严成肃去医院途中,遭到“莫名杀手”袭击,却被老卢和桑克宝解救脱险。桑克宝把严成肃带到桑慕麟面前,多少年了,两人才再见面。分开阵营这些年,正邪消长,彼此都清楚,这次却是面对面地站在了一起。严成肃告诉桑慕麟最后的结果,“我早晚会抓到你。”桑慕麟别无他求,只希望严成肃放过他女儿。

第 11 集

  桑慕麟告诉严成肃,“明天10点,你的卧底会横尸街头!”严成肃一走,桑慕麟立刻命令江雨行,明天10点,把梁彤约到指定地点……梁彤和五年没见过面的父亲吃了顿饭。她告诉父亲,自己的同事和上司可能是坏人,她要用命去证实。

  10点。梁彤如约到达指定地点,严成肃经历了有生以来最艰难的几秒钟,做了一个最难做的决定:这是桑慕麟的圈套。警方没有行动,梁彤毫发无损,通过了生死考验。

  梁彤与何洋也相互起疑。桑慕麟又一次向何洋提起与桑小楠的婚事,他要何洋能带桑小楠离开。何洋又一次地拒绝了,他是警察,他不能娶杀父仇人的女儿。桑慕麟仔细给何洋讲了自己当年与368的交往……桑慕麟一席话,让何洋一直以来坚定信守的那些东西顷刻间崩塌了,他怎么也不愿相信,他父亲竟是黑警察!

  桑慕麟警告桑克田,桑家绝不会再沾毒品,桑克田要对得起他哥哥给他的这条命!桑克田计划绑架桑慕麟,把他架空。何洋虽然正在烦乱的时候,但探听得这个计划还是上报给了严成肃。

第 12 集

  程新民开始秘密调查严成肃,先中止了他和卧底的联络,又把韩作栋调进了专案组。严成肃命令韩作栋,抓捕桑克宝,搅乱桑家,以此化解桑克田的架空计划。

  韩作栋以打架斗殴的罪名拘留了桑克宝,何洋和严成肃联系不上,不明白事情到底在往哪个方向走,觉得从未有的沮丧。梁彤心里疑虑更重。

  梁彤带着何洋一起密见严成肃,梁彤突然拿枪对准了他,还对准了严成肃!何洋脑子里完全乱了,谁是朋友?谁是敌人?他第一反应也是拔枪!严成肃告诉梁彤和何洋,不论他们要怎样做才会让自己感觉安全,他们都不能忘了自己的任务,现在,这任务就是保住桑慕麟,通过他拿到毒品。

  韩作栋把警方抓捕桑克宝的意图告诉桑克田,桑克田继续实施他的绑架计划。但是在计划绑架的地点,他没有见到桑慕麟,而江雨行已经在这里等他多时了。是桑慕麟让江雨行来,他要告诉桑克田,他已经说过,不会再杀自己的儿子。

  何洋和梁彤,两个卧底,决定联起手来一起走去终点。

第 13 集

  严成肃被审查,而桑慕麟却马上来电话祝贺,严成肃恍然明白,有内奸!严成肃把卧底的一次性紧急联络办法告诉了韩作栋,韩作栋转身便通知了桑家,桑慕麟要借此大好机会,挖出埋在桑家的内鬼!

  桑小楠的出现完全搅乱了桑慕麟的安排,众人都礼貌地来和桑小楠打招呼。结果在本该只有内鬼出现的接头地点,桑慕麟的手下干将纷纷出现,那边的韩作栋看了个莫名其妙,挖内鬼的大行动草草收场。而唯一有成果的人是桑小楠,刚才一场纷乱之中,何洋情急之下胡言乱语地就答应了桑小楠。

  桑小楠和何洋订婚了。桑克田送给妹妹的礼物居然是一个笔记本电脑。桑小楠自然明白桑克田的用意,不知道那旧电脑里藏了他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梁彤注意到桑克田要电脑的举动,她想那3吨毒品的下落莫非就在电脑里面?

  当天晚上,何洋一改常态,突然间疯狂地“爱”上了桑小楠,但是桑小楠看出来,何洋的眼睛却总是瞟着那台破电脑!他要桑克田的秘密,他无非是要桑家的钱!桑小楠盛怒,把何洋和他真正爱的电脑一起扔出了房间!房间外,梁彤接过电脑。

第 14 集

  陈新民谅解了严成肃,但是严成肃知道,现在最大的问题,比桑慕麟更大的问题是:有内奸!严成肃拿到了桑克田电脑里的全部内容,严成肃让何洋把电脑给桑慕麟,让桑慕麟清楚桑克田做了什么,逼他交出毒品。现在在追查3吨毒品的下落这个问题上,警方和桑慕麟的目标是一致的。

  桑慕麟告诉桑克田,他决定了,要桑克田把卡林集团的定金退回去,桑家就是倾家荡产也永不再沾毒品。桑克田表面上答应了父亲的决定,暗地里却和卡林集团的买家约定,十天后,交第一批货。

  桑克田手里确实没有毒品,他心存了侥幸,希望石斑王不要计较前嫌。石斑王没想到桑克田还敢送上门来,当即暴打一顿关了起来。桑慕麟约见石斑王,同时让江雨行去抓来了石斑王的侄子葛丹。抓是抓,但并不要挟什么,好好地放回到石斑王身边,只是让你知道我的手段。在葛丹身上,石斑王看到了桑慕麟做事的原则和实力,石斑王慑于桑慕麟的气势同意不再计较,开门放了桑克田。可是桑克田却反而不走了,一定要和石斑王商定交易。交易就交易,石斑王这次答应得很痛快。

第 15 集

  桑慕麟知道桑克田去招惹石斑王的用意,桑克田一回来就被问了个底儿掉。

  烂尾楼,梁彤和桑克宝等石斑王来交易,桑克宝却忽然接到桑克田电话。原来真正的交易地点不在这里,他骗了桑慕麟,不管怎样,他一定要交易。桑克宝赶去帮忙。“交易”结束了,桑克田只有一点不太塌实,车上没有石斑王的尸体,石斑王没来交易。难道他也有埋伏?

  桑克田的担忧没错,石斑王也并不相信桑克田。桑克田和石斑王战在一处。一场混战,石斑王被桑克宝击毙,桑克宝自己也负了重伤。躺在何洋怀里的桑克宝说出了对梁彤的怀疑:我早看出来她有问题,但是我喜欢她……桑克宝死了,桑克田拿着毒品再也得意不起来。

  葛丹却在这时候请求桑慕麟收留。桑慕麟看着这个命悬一线的仇家孩子,禁不住动了恻隐之心,把葛丹收在门下做了门客。桑克宝一死,桑克田成了桑家唯一的儿子。严成肃要求梁彤靠近桑克田,从他手中取得石斑王的2000克毒品。桑小楠也希望二哥与父亲修好,在桑小楠和梁彤的劝说下,桑克田同意回到父亲身边。

第 16 集

  桑慕麟派老卢和梁彤去接桑克田,桑克田稳住梁彤,在另一间屋里残忍地把老卢杀死,开始了绑架桑慕麟的行动。桑慕麟措手不及,在何洋的掩护下仓皇逃脱。何洋被杀手打伤,桑小楠为保护何洋第一次开枪杀了人,局面大乱。

  桑克田希望梁彤帮助自己给卡林集团传递信息,联络交易方式和时间。梁彤将计就计,和严成肃巧妙配合在传递信息的过程中取得了交易内容。

  联络成功,桑克田却又通知韩作栋,让他出面把毒品交到卡林的人手里。缴获了毒品,韩作栋立功了。严成肃却暗中搜集了韩作栋后备箱里的毒品粉末,确定了韩作栋是内奸。桑克田逃跑了,上窜下跳地和韩作栋联系,让他把2000克毒品找回来。这样紧急的时刻,桑克田依旧不拿出毒品,看来毒品真的不在他手里。

  桑慕麟这边也如是,桑克田的袭击逼迫桑慕麟和何洋两人走上潜逃之路,尽管何洋及时得到严成肃指示,把桑克田被卡林追杀的消息传达给桑慕麟,桑慕麟依旧没有任何动作。毒品真的不在桑氏父子手里,那么最大的嫌疑就剩下了一个人选:江雨行。

第 17 集

  江雨行告诉梁彤和桑小楠,能救桑家的不是他,是彪叔。彪叔曾经给小彪留下一笔遗产,就放在爱凯银行的保险箱里,密码在小彪的贴身项链里。

  桑小楠到了银行,从保险箱里拿到一张纸条,那上面是个地址。桑小楠决定把东西交给何洋!可是何洋却怎么也联系不上,唯一的一次通话带来的是何洋病危的消息!

  桑慕麟和何洋逃进了荒山,何洋生命垂危。桑慕麟象一个害怕失去孩子的父亲一样悉心照料着何洋。梁彤在严成肃的协助下追踪到何洋的电话信号,将何洋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

  何洋在情感和任务间斗争,最终接受梁彤的指示,从桑小楠手中得到地址,转告给桑慕麟。首先发难的是桑小楠。她没想到自己千心万苦得到的东西被何洋转给了父亲。桑小楠和何洋哭闹起来,被桑慕麟大声喝止。何洋脱离危险,桑慕麟又恢复了平日的威严,他让所有人都等在原地,自己避开众人用桑小楠的手机联络小彪,桑小楠听了父亲的话情绪激动地还要申辩,被桑慕麟一个巴掌打了回去。

第 18 集

  严成肃独自来到藏毒地点,仓库里果然空空如也,严成肃通知何洋和梁彤,要他们密切注意桑慕麟的动作。

  桑慕麟的确开始了行动。他约来葛丹,请求他替自己和卡林集团的人接触,交易毒品。同时,桑慕麟让梁彤安排交易的时间、路线、地点,一切紧锣密鼓地展开,桑慕麟真的要开始贩毒了!

  何洋却还是出了问题。桑慕麟为了把何洋彻底拉到身边,挖出了何洋父亲368牺牲的往事,重创何洋:桑慕麟把何洋带到他父亲牺牲的荒野,一点点地讲出当年情况,最重要的,是桑慕麟说出当年何洋父亲收了自己20万的黑钱,决定放走自己,完全叛变组织。而赶来的严成肃更是为了这些黑钱枪杀了368,独吞了20万,严成肃也是一个叛徒,一个坏警察!

  何洋几乎崩溃,他立刻约见严成肃,要和他当面对峙!梁彤看到何洋极不稳定的状态,惟恐严成肃会遇到危险,极力阻止严成肃和何洋见面。但是严成肃认为现在是任务的关键时刻,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帮何洋把问题扛过去,毅然前往。

第 19 集

  严成肃让何洋上车,把他带到了郊外的精神病院。精神病院里,何洋见到了自己的母亲,万般惊诧!看着母亲,看着严成肃,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何洋的脑袋简直要炸开了,痛苦地转身跑走。

  桑慕麟带何洋与卡林集团见面,亮出底牌:自己手里有半吨毒品,一切按桑克田谈过的条件交易。谈判成功,交易择日进行。

  警队全体动员,严成肃把韩作栋内奸的证据全部汇报给程新民,紧张的磋商后,警局最终决定反间韩作栋。照片,录音,一件件铁证如山,韩作栋百口难辩。在严成肃和程新民的强大攻势下,韩作栋反间成功。

  一切安排停当,桑慕麟开始行动。交易码头,严成肃也带着警员做好埋伏,只等桑慕麟到来。桑慕麟让小彪开上装满毒品的货车开往码头,韩作栋沿路保护。自己却和何洋一起坐车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第 20 集

  何洋追问桑慕麟码头上的毒品怎么办,桑慕麟说他自有安排。码头上,小彪的货车已经开到,毒品一箱箱地装到船上,桑慕麟却迟迟没有出现,小彪也抽身离去,埋伏的警员异常焦急。跟车而来的韩作栋怕有意外,主动请求上船检查,被严成肃摁住。就在这时候,装满毒品的货船发出巨大的爆炸声,腾起一团火球,半吨毒品在警察面前炸上了天。

  桑慕麟与何洋都意识到剩下的毒品在江雨行那里。何洋与梁彤抑制不住激情拥抱在一起。桑小楠猛然出现,为了避免暴露,梁彤忍痛打了何洋,转身离去。桑小楠一脸绝望,不听何洋解释,冲上来也是一个嘴巴。两个女人,两个嘴巴,何洋愣愣地坐着,心里反而清楚了。他找到桑慕麟,直截了当地说出江雨行的作为,让桑慕麟说出父亲死前的实情。桑慕麟神情肃穆,告诉何洋当时368没有说出自己是不是接受那20万就中弹身亡,自己无从判断他是好警察还是坏警察,但是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心里把他当作兄弟,而从何洋的身上,他也看出了368是自己的人。何洋听着这和严成肃一样的答案,内心的沉郁终于解开。

第 21 集

  一个新的毒贩进入警方视野,她就是桑小楠!她并没有把江雨行给她的毒品全数交出来,而是自己私藏了部分。梁彤希望何洋帖靠桑小楠,掌握住毒品,掌握住桑克田的贩毒网络。

  梁彤主动找到桑小楠,解释自己和何洋的关系,希望桑小楠原谅何洋,与何洋和解。桑小楠冷言冷语,说好与不好都只是她和何洋两个人的事,与外人无关。梁彤虽然碰壁,却无意中得知桑小楠最近计划出门,更增加了对桑小楠的注意。

  何洋对江雨行的判断也得到了印证。桑慕麟叫来何洋,与江雨行一起安排何洋为桑家运送一批重要货物。何洋接受了运送任务,立刻通知严成肃。货物存放地点不明,路线不明,送达地点不明,一切都处于未知状态,严成肃不想贸然行动暴露何洋,制定了暗中跟踪的计划。

  韩作栋接到桑慕麟电话,让他到滨海路护送何洋。于是,何洋的集装箱车在前,韩作栋的车在后,远处是严成肃的三辆便衣警车。车队开始在滨海路上兜起了圈子。

  桑慕麟几次来电话询问情况,却迟迟不说送货地点,开车的小彪有些发毛,惟恐引起警方注意,招来麻烦。

第 22 集

  严成肃决定派一辆巡逻警车靠上去做例行检查。巡警车慢慢开过去,拦下何洋的车子。小彪紧张,何洋极力要他镇定,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货箱里空空如也。

  严成肃看着空空的货柜,猛然间明白了桑慕麟这次行动的真正用意。他是为了测试何洋!严成肃立刻给韩作栋打电话,要他不惜任何代价把何洋救回来!

  烂尾楼群,三个人被带到了桑慕麟面前。桑慕麟看着何洋和韩作栋,讲出了他的真正用意:测试何洋!韩作栋一下夺过小彪的枪逼住了何洋,他告诉桑慕麟,行动是他向警方泄露的,因为警察已经知道了他是内鬼,为了自保他只能如此。接着,韩作栋把何洋作为“人质”,两人配合着一路躲闪地想要逃出去。小彪一记冷枪把韩作栋打倒在地,韩作栋让何洋转告严成肃,这一次他成功地完成了任务!说完,韩作栋举枪对准自己,对何洋说了一句:让桑慕麟看到是你打死的我!开枪自杀身亡。何洋忍住泪水,举起韩作栋的枪。桑慕麟赶到,看到的是何洋举枪杀死了韩作栋。

  韩作栋的死使何洋通过测试。何洋的问题刚刚解决,桑小楠这边又出现了问题。

第 23 集

  梁彤死盯桑克田,发现对方迟迟没有行动,才意识到出了问题,反身直追桑小楠。桑小楠此时已经成功交易,得到100万美金离开。在梁彤的配合下抓获了买方全部人员,缴获100公斤毒品。

  桑克田开始谋划如何把桑小楠手里最后的400公斤毒品卖出去。桑小楠却劝他回到桑慕麟身边,桑克田在传位前回去,也好为自己讨个说法。桑克田听从了桑小楠的劝说,当晚就回到家中,面见桑慕麟。

  桑克田说得涕泗横流,父子重又拥抱在一起。不料,桑克田死死扼住了桑慕麟,欲置老人于死地——他不惜用弑父的方式争夺自己桑家掌门的位置!

  何洋与梁彤赶到,救下桑慕麟。桑慕麟对桑克田彻底绝望,将桑克田逐出家门,从此断绝父子关系。桑克田给了桑慕麟最重的一击,他决定立刻传位。

  桑慕麟召集来所有人,宣布从即日起何洋接替他的位置,执掌桑家大小事物。江雨行也和自己一起退休。桑慕麟告诉何洋,要他尽快熟悉桑氏集团的帐目,和梁彤一起清点家产,尽快离开,把小楠带走,免得她和哥哥们一样走上同一条不归路。而江雨行手中剩下的毒品,他一定会妥善处理,不让它再贻害桑家。

第 24 集

  桑克田弑父失败,桑小楠也与他彻底决裂,拒绝再与他交易。众叛亲离的桑克田狗急跳墙,竟然杀死桑小楠手下,抢了她最后的400公斤毒品单独交易,卷款出逃。警方发现后立刻派梁彤找到桑克田情人宗兰,要她用情感把桑克田召回。宗兰突然反水,桑克田挟持梁彤逃跑!

  最后一分钟营救,严成肃带人赶到交易现场,梁彤在警方的配合下安全脱险。桑克田被击毙,400公斤毒品全数被缴。

  桑慕麟失踪了,和江雨行一起,并且种种迹象表明是被江雨行绑架了桑慕麟。桑慕麟的确被江雨行绑架。

  江雨行私藏毒品不是为了钱,不是为自己,是为了彪叔!

  彪叔死之前把藏毒地址告诉了江雨行,并且嘱咐他,如果事儿败了,只要桑慕麟放过他,他就把毒品交出来。要是桑慕麟把他杀了,江雨行就要把东西藏好,一直到死。

  江雨行举枪准备行刑,电话却响了,是桑小楠。桑小楠告诉江雨行,她现在用枪指着岳绣文的头,要他告诉自己两吨毒品的下落。江雨行和桑慕麟都愣了。

第 25 集

  桑小楠手里的400公斤毒品已经被桑克田送给了警方,桑小楠也想到了江雨行。桑克田的背叛和何洋的感情欺骗最终把桑小楠推上了她的反面,她决定采取极端手段夺取毒品,于是和葛丹一起绑架了岳绣文,要挟江雨行。

  桑慕麟求江雨行放过自己,他是要回去拯救桑小楠。桑慕麟归来,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震惊的决定:他要梁彤联络严成肃,和警方合作,以自己为诱饵抓捕江雨行!桑慕麟告诉梁彤,这是现在唯一能消灭掉两吨毒品的方法。

  桑慕麟来了,把自己的命交在了他的手中,江雨行满意了。江雨行告诉桑慕麟,他还是自己的老大,并且把藏毒地址也告诉了桑慕麟,掩护着桑慕麟逃出警方围捕,自己却被追击而来的梁彤开枪击毙。

  桑慕麟得到了最后的两吨毒品,葛丹约见桑小楠,原来,葛丹真实身份是石斑王葛叔的儿子,当初为躲家族纷争,冒险到桑家做门客,心中想的却全是复仇与雪耻。

  何洋带手下赶到,手刃葛丹,救下桑小楠。兵不血刃地收服了葛丹的全部手下,一跃而掌握了葛家庞大的贩毒网络。任务只剩下桑慕麟手中的两吨毒品。

第 26 集

  梁彤泪流满面地离开岳绣文,还没来得及把地址上报给严成肃,迎面却遇到了桑小楠冰冷的枪口。桑慕麟告诉了桑小楠梁彤是卧底,家仇与对何洋情感的嫉妒让桑小楠走向疯狂,开枪射杀了梁彤。

  何洋来江雨行家,想送梁彤归队,晚到一步,看到是血泊中奄奄一息的梁彤。

  桑慕麟家,疯狂的桑小楠又把枪对准了桑慕麟,桑小楠把枪口转过来对准了自己:反正我也是死,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只能是死路一条!小彪说出了毒品埋藏地点。桑小楠一枪打死小彪。桑慕麟简直要晕倒。

  毒品藏匿地点,桑小楠和何洋同时赶到。两人面对,却是枪对着枪。何洋忍痛开枪,桑小楠重伤伏法。毒品与贩毒网络全被何洋掌握,警方执行“零点行动”,起获2吨毒品,全歼贩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