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清朝末年,山东周村。十五岁陈六子父母早亡,以讨饭为业。但他心存善良,天资聪明,胸怀大志。要饭之余,爱去书棚听说书,身受民间传统文化浸染。在他要饭过程中,常常受到同样穷困潦倒的琐子叔的照顾,寿亭铭记在心,又偶然结识日后成为山东最大工业家的苗海东,后者更成为他以后做人的榜样。

  一天早上,他装作冻昏,倒在了周村通和染坊门口。周掌柜一家为人和善收留了他,寿亭成了通和染坊的伙计,并被周掌柜认为义子,改名陈寿亭。周掌柜有一个女儿采芹,二人从此相识,亲同兄妹。寿亭来后染坊生意愈加口红火。染坊里的刘师傅心术不正,总以自己的手艺要挟周掌柜。陈六子假意讨好刘师傅,乘机偷学会了染布的手艺之后,说服周掌柜辞退了刘师傅。

  十年后,由于陈寿亭经营得法,周村原有的众多家染坊,渐渐被挤垮。曾在周村印染业排名第一的大亨染坊王掌柜,在拉拢寿亭失败后授意内弟勾结土匪,将寿亭劫持逼其就范,面对酷刑,寿亭佯装认输,自己接过筒子香(成捆如烟筒粗细)来自己摁在胸口上,土匪大惊,又为其情义感动敬佩不已。此后通和成了周村最大的染坊。

  陈寿亭的经营才华得到张店大户、受过新思想影响的卢老爷的赏识和信任。后者以极其优越的条件邀请寿亭在青岛共同创办大华染厂,并安排留学德国学习染织归来的长子卢家驹担任董事长。陈寿亭就此走出染坊,走上了工业印染之路。

  当时青岛印染业竞争激烈,陈寿亭处境艰难,尤其是孙明祖开办的元亨染厂,处处遏制大华的发展。寿亭为了打开局面,双头出击,一方面暗里给青岛布铺的伙计及老板让利,另一方面让家驹去渤海大酒店阻截东三省的客商,加之他们的飞虎牌染布质量上乘,销路渐渐打开。就在寿亭两路拓展业务的同时,五四运动爆发。寿亭拿出积压的四十匹窄幅布,让学生做成游行的横幅,既支持了爱国运动又为自己作了广告,大华染厂及飞虎牌染色布名震岛城。为打败寿亭,孙明祖指派与自己有染的贾思雅采用美人计勾引卢家驹,以骗出染布配方。家驹年少好色经不住诱惑,上当受骗,寿亭将计就计向孙明祖提供了作了手脚的配方。孙明祖自以为得计,为一举打败陈寿亭,开动所有机器生产。孙明祖得意,但不知寿亭暗藏杀机。用寿亭配方染的所有布匹三天之后开始掉色,各地纷纷退货。元亨染厂即将倒闭。孙明祖无奈之下向陈寿亭求救,寿亭为人大度善良,帮助元亨染厂起死回生。此后孙明祖甘拜下风,决心与陈寿亭协同发展。

  此时寿亭已与采芹成亲生子,取名福庆。随着工厂的不断发展,寿亭在家驹的建议下,决定购买更先进的机器。于是采用一对多的竞争方式,最终以极低的价格从日本商人藤井购得,大华发展迅速,成了青岛仅次于元亨的第二大印染厂。

  十年后,九一八事变,东北三省难民纷纷乘船到青岛逃难。天生丽质,超脱俗的沈远宜也来岛寻觅情人、受伤的东北军军长霍长鹤。不料寻人未果又丢失行李,归家无计。寿亭款待来访的济南三元染厂的赵氏东俊、东初兄弟,宴中谈及东三省被占后的中国时局,心存忧虑,感到山河破碎,心绪烦乱,便独自沿着海边回家,巧遇因绝望而自杀未遂的沈小姐,寿亭好言劝慰并慷慨解囊。次日远宜不辞而别投奔姨母。寿亭又收留了一大批逃难的东北染厂的职工并加以抚恤。

  岛城掀起抵制日货运动。商会也举行会议商讨抵制事宜,寿亭借机逼迫孙明祖表态不买日本东亚商社滕井的一船坯布,同时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一方面让家驹稳住孙明祖,另一方面加紧与藤井的谈判。藤井由于货船被征用急需转运军粮,不得已以低价卖给寿亭。寿亭财力有限便决定与东俊、东初共同分享,然而东俊自视甚高想同寿亭一试高低,便故意拖延以逼迫寿亭降价。寿亭不甘其辱使计终让东俊以更高的价格买下。

  随着时局的发展,寿亭感到青岛的经营环境正在恶化,便有意卖厂西迁济南。滕井由于为驻军储运物资得到了国内的奖励,身份发生改变。为兼并大华,滕井软硬兼施,但寿亭不为所动。

  东俊东初兄弟在济南为寿亭找好了新厂的厂址。一次吃饭时遇到济南青洪帮头目白志生挑衅,寿亭根本他放在眼里。饭后,路过当时济南的红灯区芙蓉衔,见一青楼艳旗高举,美其名曰"夜明妃叙情馆"。门口有士兵警卫,寿亭问其缘由,东初介绍里面是一位东北来的女大学生,品位高雅又有倾国倾城之貌,访者络驿但凡夫俗子却难得见。寿亭不知此人正是沈远宜,故并未在意。

  过年时寿亭带着妻儿去给当初的救命恩人锁子叔拜年,寿亭此时已是名震山东的工业家,但对昔日恩人却亲如父母,其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情义传为佳话。

  随着日本侵华意图的渐渐暴露,滕井急于得到寿亭的工厂。经过几番较量,滕井最后以高出实价一倍的价格买走寿亭的大华染厂,而工人们感念寿亭的人品,不久集体去了济南的新厂,留给了滕井一座空厂。临走之际寿亭留给明祖所有染布的配方和布样,明祖百感交集。

  寿亭和家驹患难与共情同手足,但家驹感到自己并无经商才能,总是坐享其成,过意不去,决意退出去德意志洋行干买办。寿亭挽留未果只好依他。已沦落风尘的沈远宜知晓救命恩人来济南后决定送一厚礼。东俊东初兄弟大力协助寿亭办厂,暇余邀请寿亭、家驹赴叙情馆,寿亭无奈只好同往,但坚决不肯上楼,故仍蒙在鼓里。

  宏巨染厂开业,来宾渐至,竟都是商界大鹗和山东政要,最后沈小姐款款而至,会场内外哗然,举坐震惊。远宜与寿亭相见以兄事之,寿亭大喜过望。

  为了扩大日本在华影响,滕井来济南劝寿亭与之合伙开办染厂。日军占领东三省后,寿亭对日本人恨之入骨,滕井之邀再遭拒绝。滕井只好与臭名远扬人品低劣的訾文海合伙谋划开办染厂,取名为模范染厂。寿亭的工厂面临着升级和转型的难题。由于技术人员缺乏,无奈之下,寿亭希望与上海林氏之六合染厂合资。寿亭亲自到上海求见六合染厂老板林祥荣,林祥荣鄙视寿亭的出身,极尽羞辱之能事。寿亭大怒,在高薪挖走上海众多高级技工之后,化妆成要饭的,采用激将法以难以想象的低价购进六合染厂八千件布。林祥荣闻此大惊,却不肯悔改,不仅拒不道歉反而想以财大气粗压制寿亭。

  沈小姐的情人已是国防部军需处长,为了来济南见远宜,特意来山东定购军需被服。远宜想借此机会回报当初救命之恩。但寿亭与远宜此时情同兄妹,不肯接受这笔生意,并且劝远宜从良。在得知所得款项为远宜从良之资后寿亭勉强同意。寿亭接受订单之后,将三十万匹中的二十万匹分给了三元。完工后远宜不辞而别,寿亭惆怅不已。

  林氏为了打垮天津的开埠印染厂不惜再次降价,寿亭的宏巨与东俊的三元染厂也深受其害,相继停工。天津开埠染厂尽管技术先进,厂长是英国留学归来的商业精英周涛飞,但董事会成员多短见,对上海六合染厂的降价束手无策。无奈之下,邀请寿亭、东初赴天津一晤,意在合伙抵抗上海六合。

  此时林祥荣找到当时的税务局长吴其川,让其压制寿亭,但吴认为寿亭能承制军需,定有后台,不敢轻举妄动。同时,林祥荣又以客大欺店的方式逼迫德意志洋行停止向宏巨染厂供应生产用料,家驹力陈利害,加以制止。寿亭自沈小姐不辞而别之后,心灰意懒,也有些失魂落魄,就与东初北上天津,去见开埠染厂的周涛飞与丁文东,三人相见恨晚,成为莫逆之交。

  林祥荣情急之下再次降价。寿亭见时机成熟,在林祥荣降了价的基础上再次进行价格破坏,当日开埠染厂宣布停业。

  林祥荣得到开埠倒闭的消息后,自以为得计,便派他的山东经理来到寿亭之宏巨染厂下战书。寿亭下令,全厂开工,向林氏反击。家驹回到了寿亭身边。林祥荣,招集各报记者,在报纸上诋毁寿亭。寿亭正想反击林祥荣,苦无良计,却从林祥荣的谩骂中得到启发,于是登报声明,将自己购进的上海六合染厂的虞美人花布低价抛出,并且免费赠给乞丐,一夜之间,虞美人品牌遭到严重破坏。

  林祥荣父亲见儿子不知好歹,与寿亭较量遭受重创,无奈之下,出面周旋。他与寿亭最敬重的人苗海东先生是好朋友,便托苗先生出面,说服寿亭。林祥荣父子来济南与寿亭讲和,以求共同发展。就此上海林家与济南寿亭、东初东俊成为民族工业战壕中的战友,一同为消灭汉奸染厂并肩战斗。青岛的孙明祖已经卖掉了大华,在青岛开了一个贸易行,成为宏巨飞虎牌的胶东地区总代理,与滕井相抗衡。

  訾文海与腾井合办的汉奸染厂开业后以极低价倾销,市场大乱,宏巨三元被迫停机,上海林氏六合也暂时无法向山东销货,三家决定联合开展消灭汉奸染厂的商战。汉奸染厂冲击了山东的市场,訾文海和滕井很得意,试图逼着陈寿亭及东俊东初与其合作。寿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自已的经销商买下一大批滕井的货后,发给青岛的孙明祖,低价布大举进入了胶东,冲击了滕井自己的染厂,使其自食其果。

  长鹤与作了汉奸的原配离婚与远宜结为夫妻后生子,寿亭等人闻之大喜,遂派出家眷前去慰问。

  訾文海虽然冲击了山东的染布市场,但自己从中并没得到利益,与滕井发生冲突。訾文海找到同样由于臭名远扬而穷途未路的济南劝业银行行长高名钧,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合伙。滕井已对曹氏没有信心,就想再拉寿亭前来入伙,意图真正控制山东染布市场,并意欲沿着津浦路向上海方面进攻。他知道寿亭不肯就范,就试图把大华元亨加在一起,让宏巨等厂无法应付。寿亭、东俊兄弟和上海林氏闻言大惊。訾文海获悉后也很高兴,料定寿亭无法应对。

  滕井认为胜算在握,逼迫寿亭与其合作,一起加入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建设。寿亭早有准备,但感到滕井原是个商人,是日本军国主义政策扭曲了他的人性,就好言相劝。最后谈判失败,滕井正欲致电青岛,准备发货,开始倾销。寿亭不得已使出杀手钢,滕井至此才感到寿亭手下留情,顿生感激与惭愧之情,黯然离去,退出訾氏父子的模范染厂。

  訾文海从上海请来了自称上海印染界第一高手的马子雄担任经理。后者建议通过在上海公开竞标,获得低价的原料,从而与寿亭等工厂进行竞争。寿亭将计就计,开始设计圈套请君入瓮。一个自称是日本井伊商社叫明石有信的商人拜见林祥荣,让六合定织一万件坯布,给出的价格很高,要求也很奇特。林祥荣看过对方最后出示的配方后大惊失色,知道此事另有机关。在訾文海的坯布竞标会上,日本井伊商社的明石有信一举夺标。訾文海认为全面打垮寿亭等人的工厂指日可待,命令开足马力生产,但布匹全部断裂.原来,明石有信系丁文东所扮,布匹作过特殊加工。汉奸工厂倒闭,劝业银行破产,訾氏父子终于受到惩罚。

  两年后七七事变。寿亭担心周涛飞及丁文东的人身安全,数次去电催促他们弃厂来济.但二人感到寿亭既是东家,也是自己的人生知己,总想多少卖一点钱,以回报平生知遇。涛飞把工厂以低价卖给德国人,准备离开天津时,惨遭日本人枪杀。消息传到济南,寿亭急火攻心,大口吐血,人事不知。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寿亭的病情已有好转后决定,誓不把工厂留给日本人。

  济南各界把韩复矩看成了济南的救星,希望他能凭借黄河天险,挡住日本人。寿亭生日宴会时,韩复矩弃城逃跑.寿亭对这个国家彻底失望,吐血而亡。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清朝末年,山东周村。主人公十五岁的陈六子父母早亡,讨饭为生。但天资聪明,胸怀大志。要饭之余,爱去书棚听说书。

  腊八天冷,饭店伙计锁子叔见他没有要到饭,就将自己的半块饼给了他。并嘱咐天太冷,夜里不能睡着。这一夜陈六子为了御寒,在街上乱跑乱跳。早上,周村通和染坊周掌柜出来扫雪,救下陈六子,并认其做了义子。起名陈寿亭。

  染坊染布的刘师傅人心术不正,陈寿亭故意讨好刘师傅,加上平时偷着学,终于学会了染布的手艺,辞退了刘师傅。

  十年后,由于陈寿亭经营得法,通和成了最大的染坊,紧靠着通和染坊的大亨染坊掌柜想暗中贿赂寿亭,遭拒绝。其内弟就谋划勾结土匪,以示威慑,王掌柜无奈屈从。陈寿亭探望当年的恩人锁子叔归来的路上,被土匪劫持到荒野中关帝庙里。逼其提高布的价格,寿亭却坚决不从……

第 2 集

  土匪想用筒子香烫他,逼其就范,寿亭佯装认输,接过香来自己摁在胸口上,土匪大惊!土匪被寿亭的举动所折服,和寿亭成了朋友。自此,周村一带无人不知陈六子。

  张店的卢家影响很大。卢老爷受新思想的影响,派自己去德国学过印染的儿子卢家驹在青岛买了一个染厂取名大华。卢老爷子聘请寿亭去青岛帮忙,和家驹共打天下。卢家驹虽是学的染织,但毕竟还是个学生,不懂得经商。卢老爷极力推荐陈寿亭,但卢家驹认为陈寿亭不识字,是个老粗,所以瞧不起他。陈寿亭来到卢宅后,双方立刻展开一场舌战。陈寿亭脾气暴躁,意欲拂袖而去,卢老爷极力挽留,双方始得合作。

第 3 集

  出于竞争的目的,青岛元亨染厂董事长孙明祖处处压制大华的发展。寿亭为了打开局面,双头出击,一方面暗里给青岛布铺的伙计及老板让利,别一方面让家驹阻截元亨的东北客商。加之陈寿亭有质量很高的染布秘方,所以飞虎牌布色彩艳丽,销路渐渐打开。五四运动爆发。寿亭在街上看到游行队伍,觉得这是一个可乘之机。回到厂里后,拿出积压的四十匹窄幅布做成横幅,并在横幅背后打上了飞虎牌的广告。一时之间,大华染厂及飞虎牌染色布名震一方。

第 4 集

  大华的发展影响到了元亨,同时元亨也发现大华出品的布颜色特别鲜亮,于是动了搞到配方的主意。元亨的股东中有个新派的女性--贾思雅,她想用美人计勾引卢家驹,要出染布配方。

  家驹家驹人品很好,但少年好色。收到贾小姐的邀请之后,将情况汇报给了寿亭,寿亭百思不解不其中的用意,就嘱咐家驹多加小心。家驹本是留学生派头,贾小姐又是新派人物,二人一见,干柴烈火,不可收拾。风云际会之后,贾小姐说出了自己的用意。家驹无奈,只得回厂如实汇报元亨用意--让寿亭把染厂的配方交给元亨。配方作为技术秘密,是一个工厂生存的命根子,寿亭性情刚烈,当然不肯就范。同时他也认识到,与元亨染厂的一战不可避免,于是将计就提供了配方,但其中少一种助剂。

第 5 集

  元亨染厂的孙明祖得到配方之后,多次试染,认为无误,于是开动机器,连夜急染。元亨一边是给布铺让利,一边派出贾小姐前去东三省联络客商。为了不让大华正常开工,还截断了大华染厂的日本坯布来源。

  滕井本是正规商人,一直给陈寿亭供应坯布,不肯违约。但贾小姐找到日本关东军的相好,强加命令,滕井无奈只得违约。一方面元亨新品上市,一方面大华无法正常开工。孙明祖得意,但不知寿亭暗藏杀机。

  滕井不能按时交货,只得向寿亭赔偿违约金。滕井感到自己的信誉受到影响,答应下一船布到岸时,每件让利二元。寿亭虽然没开工,但从这种赔偿中得到了五千元,加上下一船布的让利,共得七千元。寿亭将一切安排妥当,稳坐钓鱼船,等待着明祖的元亨染厂自取其败的消息。

第 6 集

  济南三元染厂是博山赵家开的,老大赵东俊,老二赵东初,二人都是顶级的商业精英。赵东俊曾多次告诫孙明祖,不要去招惹陈寿亭,但明祖不以为意。用陈寿亭的配方染出的布在发出三天后就开始掉色,各地纷纷退货。并且扣押了厂方人员。由于元亨的资金都买成了布,已经无力支付退款。

  元亨染厂即将倒闭,孙明祖向陈寿亭求救,寿亭人性良善,答应了元亨染厂的要求。明祖与寿亭也成了商业上的朋友。

  寿亭在家驹的建议下,决定购买滚筒式染布机。当时,这样的机器在世界只有三个国家能够制造这种机器。寿亭根本不把洋人放在眼里,采用一对多的竞争方式,让英德及日本的商业机构进行竞争,滕井知道寿亭计策很多,于是回绝了德国人联合抬价的要求,主动降价得到了寿亭的订单。大华得到了这套机器,事业发展迅速,也渐渐成了青岛仅次于元亨的第二大印染厂。

第 7 集

  十年后,九一八事变,东北三省难民乘船来到青岛烟台逃难。

  难民船上下来一位美丽女生沈远宜,前来青岛找他的情人东北军一军长霍长鹤。沈小姐寻人不成,反丢行李,归家无计,心存绝望。

  寿亭下班回家,见自己的汽车停在咖啡店门口,原来济南三元的赵东初来青岛,正与家驹在喝咖啡。

  寿亭沿着海边往家走,山河破碎,心绪烦乱,不知下一步向何处发展。正想坐下来抽烟,却见沈小姐绝望自杀未遂,在海边哭泣。寿亭原是要饭的出身,善良助人是他很大的一个性格特征。于是过去劝解。时值十月,青岛天冷,沈小姐海中归来,浑身湿透,海风再吹,苦不堪言。寿亭将其安排在渤海大酒店住下,并嘱咐账房,好好侍候。

第 8 集

  早上,寿亭在厂门见到一群东北难民,寿亭将这些人收下。酒店账房前来报信,说今晨沈小姐已经离去,并从他那里借走大洋二十。

  商会通知开会,要抵制日货。在这之前,大华染厂从东亚商社订购了一些坯布。寿亭立刻意识到,挤兑日本商人滕井的机会来了。他让老吴卖掉厂里所有的布,备款购货。

  此时,滕井正在着急。因为他的日本船"西红丸"要装军粮去旅顺。滕井急于出货,已经将价格降到很低,但仍旧无人敢于问津。明祖怕寿亭买下这些低价布,所以给寿亭支招,让他躲避滕井。寿亭将计就计,购买了回周村探亲的车票迷惑明祖。同时,派家驹约明祖一块去崂山游玩躲避。

  寿亭让老吴发电报给济南三元染厂,让赵家买布。东俊认为报出的不是底价,决定要抻着寿亭降价。

第 9 集

  滕井只剩下了寿亭这一个买主,一边是抵制日货,一边是船要运军粮去东北,无奈之下,向寿亭求救,最后以三十五元的价格把一船布处理给寿亭。

  赵氏二兄弟也在商量对策。东俊认为最快也要明天才能答复寿亭,逼其降价,东初则认为陈寿亭人很义气,不会自甘降价。兄弟二人意见不一。

  寿亭来到工厂,他让老吴把那一万五千件布直接运到济南。此时,三元还没来电报,老吴心里没底。寿亭指示把原来报的两万件,改为一万五千件,同时把原来的报价从五十五提到五十六。就说让元亨染厂的孙明祖提走五千件。

  电报发到三元染厂,东俊大惊,因为布太便宜,不敢再抻,明知是计,也没有勇气再较量下去,急派三弟带款前去青岛。

第 10 集

  寿亭压低价格最终从滕井处低价买到了一船好布,从中赚了几十万元。

  滕井为旅顺的驻军储运物资,得到了国内的奖励。他由一个商人转变成了一个法西斯商业的代言人,寿亭感觉到青岛的经营环境正在恶化,便有意卖厂西迁济南,向明祖询问是否愿意购买大华。明祖感到此时环境不宜扩大规模,婉言谢绝了寿亭。贾思雅要买,寿亭阻止。

  滕井购买大华不成,于是便派浪人到工厂捣乱,寿亭毫不畏惧,一方面他卖掉工厂的布匹,另一方面去济南联络犹太商人贝格尔,以求他的收购。

  饭后,三人见一青楼门口有士兵警卫,寿亭问其缘由,东初介绍这是济南一景,里面是一位东北来的女大学生,会弹钢琴,会说英语,一般人士难睹芳容。寿亭并未在意。

  过年了,寿亭带着妻儿去给当初的救命恩人锁子叔拜年,他也实现了当初自己的诺言,让锁子叔住上了青砖大瓦房。

第 11 集

  滕井夜间派人向小楼上打枪恐吓家驹,家驹受惊不小。寿亭将计就计,登报申明贝格尔将来青岛购买大华。滕井约寿亭再谈,寿亭从怀中掏出贝格尔的银行本票(实际是家驹化名贝格尔存的)。滕井无奈,以十四万元的价格买走染厂。工人感念寿亭的人品,一个月后集体去了济南的新厂,留下一座空厂。

  寿亭司机交给明祖所有染布的配方、布样。昔日曾用美人计猎取,今日却是别时馈赠,明祖手拿信件,泪如雨下。

  家驹感到自己并无经商才能,总跟着寿亭分钱,心里过意不去。决意去德意志洋行干翻译。寿亭分给他许多钱,还留下一部分在工厂里做股份。

  此时,沈小姐已沦落风尘,她也看到了寿亭开业的广告,急于去见恩人。姨母想出一计,说到寿亭开业时给他来个惊喜,多请有势力的人物给寿亭壮壮台面,沈小姐认为可行。

第 12 集

  经过东初介绍,寿亭知道夜明妃美丽绝伦,于是寿亭决定自己出资,让家驹见见美人。三人相约来此,不期而遇。沈小姐知道来者是寿亭,但寿亭不知。

  寿亭等三人来到夜明妃叙情馆,远宜和家驹上楼而去。远宜看到寿亭那样子,从心里觉得乐,只是没有告诉他自己就是当年在海边被救之人。

  楼下,寿亭与东初纵谈人生,楼上,沈小姐与家驹相对情话,时有琴声传来。沈小姐茶围在当时的中国已是天价--每小时五十大洋。家驹在上面和她聊了两个小时,也就是一百大洋。但三人走出叙情馆时,沈小姐派人追上来,还回了银票,三人大惑不解。

第 13 集

  宏巨染厂开业,地痞白志生由于没收到寿亭的请贴,带人前来捣乱,好在东俊拿出三百大洋暂时平息了此事。

  来宾渐至--第一位客人就是当初给过寿亭一个馍馍的苗瀚东,他现在已是山东最大的工业家,名震全国。白志生一看苗先生,先是吓了一跳。

  接着到来的是宏巨染厂邀请的各国驻华机构。随后是远宜代请的山东各政要。最后,沈小姐款款而至,会场内外哗然,举坐震惊。白志生等人见此情景,只道闯了大祸,狼狈逃窜。

  中国农村中的许多土财主渐渐地放弃了收租式的剥削,他们中的许多也开设染厂,加之染布技术简单,也不给工人工资,所以成本很低。寿亭希望通过印制花布开辟新的道路。但是,由于技术人员缺乏,所印的花布质量不好。无奈之下,寿亭通过东初与上海林氏的六合染厂取得联系,意欲引进技术,双方合资。

第 14 集

  日本为了扩大在华影响,滕井来济南劝寿亭与之合伙开办染厂。寿亭对日本人恨之入骨,滕井之邀再遭拒绝。滕井没有别的选择,与臭名昭著的坏律师訾文海合伙开厂。双方虽然矛盾重重,但为了共同的利益,谋划开办染厂,取名为模范染厂。

  寿亭来到上海,求见林氏。六合染厂林老爷为了砺练自己儿子林祥荣,早已退居幕后。祥荣和赵东初是同学,寿亭是东初的朋友,本来应当好好接待。但林祥荣觉得寿亭原是要饭的出身,想杀杀他的锐气。就这样把寿亭放在会客室干坐了两天。

  济南方面,訾家爷儿俩正在商量怎么和滕井合伙办厂,门口却来了出丧闹事的。原因是他代为人家打官司,逼死了人命,剩得孤儿寡妇,儿子见此,劝说父亲出去给一点钱了事,訾文海却以法律的名义,叫来了局子,驱赶发丧人群。心狠手毒,可见一斑。

第 15 集

  寿亭看林祥荣无意合作,于是登报高薪招聘印花技工,挖走上海十三名高级技工。后又化妆成要饭的,进了六合染厂的批发部。并抓住伙计"布一块一件你也买不起!"的口实不放,定下了八千件布。林祥荣不肯道歉,寿亭把八件花布运回济南。

  寿亭请回技工后,却赶上六合与天津开埠的花布大战,虽然掌握了这项技术,但却发现无利可图。

  霍长鹤已是国防部军需处长,他为了来济南寻见远宜,故意要来山东定购军需被服。远宜接到消息后,想借此机会回报寿亭当初救命之恩。寿亭不肯接受这笔生意,并且劝远宜从良,远宜深为感动。决意要帮寿亭发财。

  远宜见到长鹤说自己意欲从良,因此希望长鹤能于每匹布中加一块钱,寿亭在加价的情况之下,也不愿意承制此业务,但远宜对他说是自己从良之资,勉强同意。

第 16 集

  寿亭接受订单之后,将三十万匹中的二十万匹分给了三元。

  这边,寿亭与三元在印染布匹,那边远宜与长鹤游览齐鲁名胜。当来到趵突泉中,见到李清照遗句"生当为人杰,死亦做鬼雄"时,更是感慨良 多。

  寿亭正在厂里与东初比对两家所生产的布样,只听得平地一声巨响--原来是模范染厂炸房子奠基,汉奸染厂进入施工阶段。三十万的被服用布印制完毕后,装上了火车,钱货两清,但此时远宜留下一封信不辞而别,

  林祥荣被寿亭诈买走了八千件布之后,并不急于要回,他觉得林家是名震全国的巨商,陈寿亭不敢把布卖掉。当时,中国的花布市场上,在北方只有天津的开埠印染厂能与林氏竞争,林祥荣为了打垮开埠,不惜再次降价。寿亭的宏巨与东俊的三元染厂也深受其害,相继停工。

第 17 集

  天津开埠的周涛飞是商界奇才,但工厂股东却不懂经营。所以他面对上海六合染厂的降价束手无策。无奈之下,邀请寿亭东初赴天津一晤,意在合伙抵抗上海林氏的倾销。

  林祥荣知道了寿亭承接了国防部的军需被服,派他的账房到山东贿赂税务局长吴其川,但吴认为寿亭能承制军需,定有后台,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回信缓行。林祥荣又以客大欺店的方式逼迫德意志洋行停止向宏巨染厂供应生产用料,由于家驹在洋行力陈利害,林祥荣的阴谋未能得逞。

  寿亭与东初北上天津,去见开埠周涛飞与丁文东,大家相见恨晚,成为莫逆之交。寿亭答应协助。回到济南之后,涛飞文东却不见寿亭动静,百思不解。但此时开埠染厂已无力支撑,岌岌可危,难以为继。

第 18 集

  林祥荣得知吴其川不肯协助,十分生气,加大拉长机的力度,减少成本,再次降低价格。寿亭捣乱也将价格降成九分。开埠染厂无奈宣布停业。

  林祥荣的山东经理向寿亭提出许多无理要求,并辱骂寿亭不识字,寿亭让手下将其痛打一顿,同时下令全厂开工,反击林氏。家驹自离别寿亭之后,非常失意,于是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二人配合,上演了"飞虎戏美人"花布大战的好戏。

  山东经理被打,回到上海,林祥荣气急败坏,设计陷害寿亭。他收买各报记者,陈述寿亭诈买之事,极尽诬陷诽谤之能事。

  沈小姐在南京最先看到报纸,急忙用快信寄来济南。寿亭从中得到启发,以低价抛出拥有的六合染厂的虞美人花布,并声明此布质量低劣,不能做衣服穿。并且免费向乞丐赠送花布,一时之间,虞美人品牌遭到严重破坏。

第 19 集

  林老爷见儿子不知天高地厚,与寿亭较量遭受重创,无奈之下出面周旋。他与苗瀚东先生是好朋友,便托苗先生出面,说服寿亭手下留情。

  当时,中国的纺织技术已与日本等量齐观,并且还具备一定的价格优势。寿亭早欲购买中国布作为原料,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厂家。林家的纺织技术先进,但因为竞争激烈,开工不足。一方面林老爷想把布卖给寿亭,一方面寿亭想买他的布。商业之间共同的利益与感情的纠葛交织一起,纷繁复杂,双方尽释前嫌。

  借訾文海与滕井合办的汉奸染厂招工的机会,老吴把自己的侄子派进去做情报员。

第 20 集

  汉奸染厂也在紧锣密鼓地忙着开业,滕井也多次来济南,与訾文海商量打击中国染织业的具体措施。

  林老爷与祥荣来到济南,苗先生出面做东宴请上海来客,正在这时,沈小姐南京来信,称赞寿亭为乱世奇商。青岛的孙明祖卖掉了大华,在青岛开了一个贸易行,成为宏巨飞虎牌的胶东地区总代理,与滕井相抗衡。

  汉奸染厂开业了,但由于訾文海与滕井在价格上没有达成一致,滕井要把中国市场搞乱冲垮,而訾文海是想发财,二人争执不下。后来滕井答应自己承担亏损,訾氏这才同意出货。

第 21 集

  滕井以极低的价格向外冲货。一时之间,市场大乱,寿亭工厂退货者众多,宏巨三元被迫停机,上海林氏六合也暂时无法向山东销售。

  汉奸染厂冲击了山东的市场,寿亭让经销商买下一大批滕井的货后,发给青岛的孙明祖,低价的布大举进入了胶东,冲击了滕井自己的染厂。

  訾文海估计到与滕井的合作不会太长,就找到了自己曾经担任法律顾问的济南劝业银行。訾文海前来还贷,鼓吹干染厂是一个有利可图的事情,行长高名钧动心。

  訾文海继续开工。但三元、林氏及宏巨的贸易行开到了訾氏工厂的门口,专门收他厂里的货,然后往胶东运,訾氏大惊,不敢轻举妄动,立刻电告滕井。

  滕井已向寿亭发出最后通牒,声称如不就范,三厂将一块加入倾销的行列。

第 22 集

  滕井感到胜算在握,逼迫寿亭与其合作,一起加入大东亚共荣建设。谈判失败,滕井正欲致电青岛,开始倾销。寿亭把一摞文件扔给了滕井。滕井看后大惊失色。原来日本人在东三省实行价格统一制度,寿亭早已买下了一千件滕井的低价布,如果与滕井的谈判失败,就令家驹、涛飞等人把布卖给东三省的"走私贩子",那样,滕井将背上参与走私的罪名,可能丢了性命。滕井黯然离去,退出訾氏父子的模范染厂。

  滕井撤股后,劝业银行顶了进来。訾文海又从上海请来了自称上海印染界第一高手的马子雄担任经理。马子雄提出通过在上海公开竞标,获得低价原料的办法。

  一个自称是日本井伊商社的明石有信的商人拜见林祥荣,让六合织一万件坯布。给出的价格很高,要求奇特。林祥荣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父亲。林老爷一见此配方惊怵不已。

第 23 集

  坯布竞标会如期举行,竞标会即将开始,井伊商社却迟迟未到。因为井伊是日本贵族,竞拍师怕节外生枝,只能推迟开始时间。这时,井伊商社的明石有信来了,所有的日本人起立鞠躬。通过多次较量,布价降到了59元,这已经接近了成本价。这时,明石有信示意助手,叫出58元,全场哗然。明石有信一举夺标。訾文海感到喜从天降,靠上了这样一棵大树,全面打垮寿亭等人的工厂可谓是指日可待。验布后,双方成交。

  布运回工厂之后,訾氏与劝业银行所有的股东都很高兴,他们一起来到工厂,准备目睹开工时刻。马子雄一声令下,四台大型机器同时运行,但那些布经过淘洗再印制时,全部断裂。原来,明石有信是丁文东所扮,林祥荣在布的纬线上醮过SIN胶。工厂倒闭,劝业银行破产,訾氏父子终于受到惩罚。

第 24 集

  两年后七七事变。

  寿亭数次去电催促文东、涛飞弃厂来济。但二人为报答寿亭执意留在天津。

  寿亭曾经帮助过的少年兴家带来了给八路军染军装布的买卖,寿亭巧妙利用化学原理将灰布染成绿布,避过了国民党的检查,帮助了八路军抗日。涛飞把工厂以低价卖给德国人,准备离开天津时,惨遭日本人枪杀。消息传来,寿亭大口吐血,人事不知。林老爷知悉后顿足捶胸,深恨国家不能为自己的人民提供保障。

  寿亭嘱咐手下,把自己工厂的所有关键部位全放上汽油,连上电线。日本一旦攻陷济南,宏巨染厂便是一片火海。寿亭将八路付给的买布的钱捐给八路军,让他们多杀鬼子,替自己报仇.

  寿亭生日,大家在工厂里给寿亭祝寿,手下来报,韩复榘弃城逃跑。寿亭对这个国家彻底失望了,最后说出"这是什么军队,这是什么国家!",吐血而亡。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