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江南大学艺术系三年级学生文潇雨是个清丽脱俗,多才多艺的女孩。父亲文景山得了尿毒症,为了给父亲治病,只好被相恋的同学罗晓明误解,离开大学,来到月亮宫娱乐中心打工。她美妙的歌声,出众的品貌和才华,吸引了众多捧场的男人。江东市赫赫有名的亿万富翁样志鸣、大老板李海文、珠宝富商秦勉、毫侠仗义的个体老板魏刚……

  他们围绕着文潇雨、娱乐中心老板何伟和情妇——文的中学同学陈丹莉,服务员世间“冰美人”林芳,演绎了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当代都市各色人等的心路历程,观念砥砺及命运交易。

  而最后,文潇雨又一次光彩照人的出现在月亮宫舞台,唱着她最亲切、最熟悉的那首花自飘零……

分集剧情:
第 1 集

  二十多年前的一个风雨天,环卫工人文师傅从江边捡回了一个周岁的孩子,多年来,独自把她抚养成人。她就是江东艺术学院的学生文潇雨。

  江东艺术学院参加大学生戏剧节,文潇雨是当然的主角。有个姓秦名勉的老板冲着文潇雨的美貌赞助该剧去北京演出。文潇雨的男朋友先是本能地吃醋,但从两个人的前途着想,又反过来劝文潇雨对秦老板请客吃饭的回绝不能太生硬。

  文潇雨儿时的伙伴陈丹莉也在江东市,在月亮宫娱乐中心做领班。她明知月亮宫经理何伟是有家庭的,但仍然和他走到了一起,成为一对婚外恋人。但她又不满足于此,于是扮成化妆品推销员来到何伟家,与何母亲亲热热地聊起来。

第 2 集

  文父得的是尿毒症,需要每个礼拜到医院透析来维持生存。文潇雨恳求父亲一定要按时去做透析。幸好有潇雨的小学老师沈静经常来看望父亲,否则她会更加放心不下。她带着沉重的心情和经济上的压力会到了艺术学院。

  文潇雨为了赚钱给父亲治病,同时打着几份工,耽误了学校的课程。生性质朴的她不肯请求别人的同情,也没向学院和系里说明情况,结果因为缺课的次数太多,而被给了警告处分――思来想去,文潇雨决定主动退学。

第 3 集

  何伟趁热打铁,让林芳再次邀约李海文来月亮宫,因为他知道抓住了李海文就有和杨志明改善关系的希望。沈静老师一直帮忙关照文父――因为没能及时去做透析,文父的病情再次恶化,被沈老师送进了医院。文潇雨去邮局寄钱的时候遇到“碰瓷”的骗子,多亏遇到一个外表凶悍但是内心善意的人的帮助――他,是小服装店的老板魏刚。退学的文潇雨衣食无着,偶然看到月亮宫娱乐中心招聘洗碗工的广告,决定去试试,至少可以先解决住宿的问题。

  没想到由于陈丹莉在月亮宫当领班,文潇雨的应聘还经历了一番波折――在陈丹莉的一手策划下。当然,最终文潇雨还是当上了洗碗工,不过陈丹莉要造成的感觉就是:没有我陈丹莉,你文潇雨进月亮宫来工作是不可能的。

第 4 集

  文潇雨在月亮宫的第一次演出,得到了被第一次被请到月亮宫的杨志明的赏识。这在何伟来说,是一个意外的收获,而陈丹莉自居挖掘出文潇雨这颗新星有功,要求提升职务、增加工资,被何伟敷衍过去。罗晓明为找不到潇雨而神不守舍。

  文父又接到女儿寄来的钱,心中愈加欠疚和不安――沈静老师按照文潇雨的意思,对文师傅解释这是学院发给有困难的学生的贷款,工作以后可以一并还清。但事实上,得知文潇雨已经退学的沈静老师也正忧心不已。

  罗晓明费尽辛苦终于找到在月亮宫工作的文潇雨。情急之中,冲到台上去拉文潇雨,被歌厅误以为闹事的流氓而被打伤。

  在医院,罗母看看受伤的儿子,再看着穿着演出服装匆匆赶来的文潇雨,不禁产生很多的埋怨和误解,希望自己的儿子离文潇雨越远越好。

第 5 集

  何伟怂恿杨志明认文潇雨为干女儿,引起了陈丹莉的妒忌。她再次要求提升为月亮宫的经理并长工资,何伟终于答应了。

  魏刚的母亲被查出晚期肝癌,但老人为儿子没有女朋友而忧心,引起了文潇雨的同情。

  尽管母亲反对,罗晓明对好不容易重新找到的文潇雨不肯放弃,又来歌厅找她,念自己写的诗给她听,在深夜的星空下对她倾诉衷肠,终于得到潇雨的重新接受。

第 6 集

  在魏刚朋友亮子的鼓动下,文潇雨答应以魏刚女朋友的身份去安慰病危中的魏母。

  杨志明给何伟面子,更给李海文面子,把华兴公司由月亮宫的债权人变成了合作者。但其实他的醉翁之意不在于此,而是最终想通过李海文这位实权人物,争取到月亮宫周围大片土地的开发权。为了帮助文潇雨的父亲治病,罗晓明决定利用有限的资金来炒股。

第 7 集

  肖娜找到杨志明以自己的让步为条件,两人重续前缘。

  魏母病危,文潇雨和魏刚之间的“恋爱”关系让老人得到极大的安慰。魏刚在临终的母亲面前发誓,会一辈子对文潇雨好;文潇雨忍不住眼泪,对着老人叫出了她从未叫出过的“妈!”这天恰逢八月十五杨母的生日,何伟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怎么打问潇雨的手机也打不通。在魏母的墓前,魏刚终于倾诉出自己的心声:文潇雨是他永远的妹妹。

第 8 集

  歌厅有流氓滋事,魏刚挺身而出为文潇雨出面而平息此事――为了不违背在母亲面前发下的“不再打架”的许诺,情急之下他拿过对手的刀砍下自己的手指……杨志明看在眼里,知道他对文潇雨好,也正是因此对魏刚的感觉很复杂,又是欣赏又不无防备。罗晓明又对文潇雨产生误会,以为魏刚是文潇雨的新男友。因为急于对罗晓明解释,文潇雨被摩托车撞伤,送进了医院。魏刚找到罗晓明,以自己特有的方式,让这个不自信的“帅哥”找到了对女朋友的信心,也让他相信了自己和文潇雨之间的兄妹情谊。为了让文潇雨脱离月亮宫的环境,罗晓明把股票全部交割,和魏刚一起,为文潇雨办了一个书店,让她来管理。何伟对此大为恼火,并迁怒于陈丹莉――尤其是听到杨志明打算为文潇雨出唱片,更觉得文潇雨去开书店,实在是月亮宫的损失。

第 9 集

  书店开张的那天,突然遭到检查,并且在店里真的查到非法出版物。罗母更加认定自己的儿子不该和文潇雨在一起。杨志明见文潇雨回月亮宫已成定局,更加胜券在握,催肖娜起草合同,准备由华兴公司下属的文化公司为文潇雨出唱片。文潇雨一是不忍拂何伟的好意,二是的确需要钱,在魏刚的支持下,决定重新回月亮宫工作。罗晓明对此心中不快,不辞而别去了北京。

第 10 集

  罗晓明从北京回来,又到歌厅去找文潇雨,两人言归于好。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杨志明感到郁闷,大半生在商场情场厮杀的他,这回多多少少有些搞不懂自己了。因为魏刚住在书店里,文潇雨和林芳决定搬到魏刚家去住,何伟即使不情愿也没有太充分的理由阻拦。陈丹莉想与何伟结婚的想法,一直让何伟不胜其烦。恼怒之中的陈丹莉去幼儿园接走了何伟的女儿晓雪……何伟和陈丹莉的关系暴露在家里人面前,他被父亲从家里赶出来了。杨志明亲自出面,到何家劝说两位老人还有何伟的妻子,给何伟个台阶下。

第 11 集

  肖娜以过来人的经历,告诫文潇雨不要走和自己一样的弯路。

  文父因为放心不下,还是从锦川来到了江东艺术学院。当老人在辗转中找到月亮宫的时候,终因体力不支和精神上受到打击而晕倒在地,恰巧被魏刚遇到,送进了医院。医生告知匆匆赶到医院的文潇雨,老人换肾需要二十万元的费用。

  为了报复何伟的薄情,陈丹莉假意投入了韩军的怀抱,趁他不防备,把月亮宫的一张二十万元的支票拿到手。又有人到税务部门告月亮宫偷税漏税,接连发生的事情让何伟应接不暇。

  魏刚悄悄把自己能变成钱的家当都卖出去了,包括车和店,为文父筹集二十万元的换肾费用。

第 12 集

  文父做手术之前,沈静老师也赶到了江东市。文潇雨不放心第二天就要手术的老人,夜里赶到了医院,发现了父亲枕头下的安眠药瓶――原来文父不想过于拖累女儿,打算一了百了……潇雨抱住父亲痛哭不已。杨志明从国外回来后,对何伟很不满意,一是因为秦勉使潇雨陷入了危险之中,二是为二十万元的换肾费用使潇雨如此为难。手术结束后,文父的状况良好。罗晓明带着二十万元来向文潇雨,表达诚意――说是为了拿到这笔钱,自己和一家公司签了十年的工作合约,即是为了文父治病也是为了两个人的未来。潇雨深受感动。

第 13 集

  杨志明对肖娜趁自己不在的时候出了唱片非常不满,很给了肖娜一点颜色看――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家里,都不想看到她的存在。肖娜被开除在杨志明的生活之外了。何伟通过种种迹象,感觉到杨志明对月亮宫的觊觎之心,相应地做了一些防范:比如从银行里多提出些钱来。  经过感情上的打击,虽说有方勇的关心,但陈丹莉还是颓废下去,她迷上了赌博。

  杨志明送文潇雨去北京录歌。文潇雨遇到了肖娜。不经意间听肖娜说起在她唱歌的地方见过罗晓明。让文潇雨感到意外的是,罗晓明和一个富婆混在一起。文潇雨对罗晓明彻底失望了。

第 14 集

  罗晓明摆脱了富婆,回头请求文潇雨的宽恕,但毕竟覆水难收。

  可幸的是文父的病情好转,准备和沈静老师一起回锦川。杨志明执意要宴请文潇雨的家人。盛情难却,只好答应下来。实际上,此时杨志明在派人暗中调查沈静老师的一些基本情况。

  见过杨志明,沈静老师心中有不祥的预感,她劝说文潇雨辞职离开月亮宫,离杨志明这个人越远越好。

第 15 集

  杨志明保证自己决不透露有关这件事情的只言片语,文潇雨永远是文师傅的女儿,沈静这才放下心来,同意劝说潇雨继续留在月亮宫。  秦勉也盯上了月亮宫周围的那片地。杨志明也加紧了动作,决定对月亮宫全部控股,把汽修厂交给何伟管理。他希望陈丹莉在月亮宫交接的工作上多出点力,向方勇许诺事情结束之后会把月亮宫经理的位置让陈丹莉来坐。方勇把杨董的意思转达给陈丹莉。在口岸城市做服装生意的魏刚出事了,不仅三万美金被抢光,还被打成重伤。

第 16 集

  文潇雨终于找到了在街上擦皮鞋谋生的魏刚,兄妹抱头痛哭……魏刚从恶梦中惊醒的时候,文潇雨向他表达了埋藏在心底很久的爱情,出于自卑也出于自尊,更出于在母亲墓前发下的誓言的信守,魏刚拒绝了她的爱情。杨志明入主月亮宫。他询问了文潇雨对月亮宫未来发展走向的看法,在宣布任命的时候,陈丹莉大失所望,原来杨志明任命文潇雨为月亮宫的总经理,另外,任命一个年轻人――于晓昂担任文潇雨的副手。陈丹莉恨透了文潇雨,大骂她是自己的克星。

第 17 集

  陈丹莉怒气冲冲地去找杨志明,要求他兑现当初曾经许下的经理职务。没想到杨志明不光翻脸不认账,还当时就宣布把陈丹莉从月亮宫开除出去。陈丹莉恼羞成怒,恨透了周围所有的人,更加地沉迷于赌博之中。肖娜从北京回到江东,想到月亮宫来工作,找文潇雨帮忙。虽然有些为难,文潇雨还是帮了这个忙,并且也帮成了――杨志明表示可以不计前嫌。文潇雨在月亮宫开发了健美训练等项目,还有很多新想法准备实施。

第 18 集

  方勇吸上了毒品,看不到出路的陈丹莉回到了家乡锦川。

  杨志明请土地局的韩局长吃饭。没想到他对前来劝酒的文潇雨动手动脚,惹恼了于晓昂,也惹恼了杨志明。于晓昂咽不下这口气,要和文潇雨一起辞职;杨志明则将计就计,以肖娜为诱饵,让韩局长丑态百出,然后以照片为证据,让他来顺顺当当地为自己办事得到了土地的开发权。肖娜这个饱经沧桑的女人,对方勇产生了好感。魏刚依然对文潇雨的爱情采取不接受的态度。

第 19 集

  林芳难产,因找不到李海文,魏刚代替家属在手术责任书上签了字。魏刚找到正在消遣娱乐的李海文,把自己对林芳的同情倾注到拳头上。亮子从口岸城市回来,查出魏刚在那儿出事和华兴公司有关。魏刚知道这件事还没完,是迟早要找杨志明算这笔账的。陈丹莉在锦川家里听妈妈说起文潇雨的身世。她回到江东市,想再回到月亮宫上班。

第 20 集

  杨志明对方勇和陈丹莉在一起后的状态很不满意,希望他能振作起来,而不被陈丹莉那个女人托下水。魏刚为林芳解了围,林芳忍不住心中的委屈痛哭起来。魏刚安慰林芳的时候,被文潇雨撞见,她转身跑开了。林芳无意之中发现李海文与娱乐场所的小姐打交道,想向文潇雨澄清和魏刚之间的误会,由于手机信号的缘故,一时联系不上。她在茶几上留下了一封信,和孩子一起离开了魏刚的家,从关心她的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李海文悔之晚矣,大家到处寻找这对母子的下落,但终无所获。

第 21 集

  魏刚的武术学校开学了,他仍念念不忘在口岸城市给自己下套的那个人、那件事,发誓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何伟的汽修厂着了一场大火,韩军为救工人而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何伟痛不欲生,但终究于事无补一切都将重新开始,包括他的事业,他和妻子之间的感情。文潇雨邀请何伟到月亮宫担任部门经理,何伟表示感谢的同时,拒绝了她的好意。

第 22 集

  魏刚决定要报口岸城市遭劫的一箭之仇。但就在去找杨志明的路上,接到沈静老师的电话,得知杨志明就是文潇雨的亲生父亲……  他为了文潇雨,放弃了报仇的机会,永远地放弃了。

  陈丹莉从派出所出来,见文潇雨在门外接她,不但不领情,反而把对文潇雨的恨意和误会一股脑地发泄出来。汽修厂毁了,何伟摆起地摊,卖起了日用清洁用品。冤家路窄,遇见了陈丹莉。陈丹莉见文潇雨也来找何伟,“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拿起洁厕灵就往文潇雨的脸上喷去……文潇雨被送进医院,脸上缠满纱布。在病床边,魏刚向她表白了埋藏在心底深处的爱意,但此刻,是文潇雨拒绝了――她不忍拖累魏刚。杨母在杨志明的陪同下也来到医院,与想念了二十多年的亲孙女相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