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本剧讲述的是发生在某沿海都市一个普通家庭,并透过这一普通家庭,折射出平民百姓这一庞大群体的柴米油盐;鸡毛蒜皮;辛酸苦辣;恩恩怨怨;悲欢离合的平淡、感人故事。风雨中的磨砺,生活中的艰辛,面临下岗的窘迫,丧夫的痛苦,命运中交织着的脆弱与彷徨,让心中酸楚的热泪尽情流淌……

  幸福的家庭是令人羡慕和相同的。而灿烂、温馨的笑容印在了妻子马小霜(徐帆饰)、丈夫陈专强(丁海峰饰)以及女儿悦悦的脸上。他们有着令人赞叹、羡慕的三口之家,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下岗的窘迫、丧夫的痛苦、婆婆(何玉华饰)的误解、家人的无助,顿时将马小霜原本所拥有的一切击得粉碎。面对自己与女儿今后的生活,她显得那么无奈、措手不及……

  姗姗学步的马小霜在徐临风(于荣光饰)及家人和原单位众姐妹、侯师傅(程煜饰)的相助下,聚资从大嫂白羽屏(张鹭饰)手中接手盒饭店,初涉商海的她在彷徨和脆弱中,逐渐认识到社会的复杂和生活的艰辛,使她越发感觉到徐临凤的重要。二人的关系也变得温暖和微妙许多……

  柔弱、漂亮的光明日杂店女售货员马小霜突遭下岗失业,打破了幸福、平静的生活。对她恩爱有加、百般呵护的丈夫陈志强又因意外工伤命丧黄泉。

  陈志强生前的同事、挚友、一直暗恋马小霜的邱一平,在生活中给予马小霜及女儿悦悦诸多关照。但马小霜却始终无法接受性格孤僻的邱一平情感。一直对马小霜心存芥蒂的婆婆对此产生极大的误会。失业丧夫的马小霜和女儿生活拮据艰难。周围热心的姐妹们为使马小霜尽快走出窘迫,积极为她介绍对象。婆婆更加深了对她的误解。6万元抚恤金也被扣在婆婆手中。早已退休的父母对马小霜的帮助也仅是杯水车薪。二哥马雷是极端的实用主义者,二嫂岳敏素来多嫌马小霜。任大学历史系教授的大哥马骥是一个书卷气十足的学究,眼见妹妹的失业,也只能是爱莫能助。大嫂白羽屏在机关从事政工工作,养成了对琐事漠不关心的态度。随着国企改革的深入,白羽屏也被迫离开了日杂公司,下海创办了“白领盒饭店”,并聘请风流倜傥的老同学、原服装设计师徐临风任盒饭店副经理。

  无助的马小霜独闯社会。历经周折,当上了“白领盒饭店”的新主人,徐临风的指点和鼓励使她逐渐适应了新环境。两人的关系也逐渐变得温暖、微妙起来。但突如其来的一起食物中毒事件使马小霜受到来自消协、工商局、防疫站、报社等各方面的查处、曝光。马小霜犹如晴天霹雳……又是徐临风出手相援使马小霜起死回生。

  马小霜成熟了……坚强了……

  她将充满信心,勇敢地面对生活、面对情感、面对挑战,去开创自己的美好未来。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清晨,某沿海都市街心广场上,商家正与媒体联合开展促销活动,免费发放试用品。途经此处的光明日杂店售货员马小霜加入哄抢。当记者询问对该产品意见时,她才猛然发觉怀中抢到的一大盒东西竟然是“安全套”。狼狈之极的马小霜慌不择路,拉开一辆停在路边的轿车疾驰而去。惊魂未定的马小霜却发现乘的并非出租车,慌乱中她扭掉了鞋跟,幸好经司机徐临风几句轻松的调侃,化解了她极度窘迫。

  日渐败落的光明日杂店内,主任周家文正招呼无所事事的几位职工郑秀水、田立春,打扫卫生。姗姗来迟的马小霜兴奋的给大家分发“战利品”,并津津乐道的讲述着发生的一切,引起众人议论纷纷。

  马小霜的丈夫陈志强在港口任吊车司机,与同事邱一平在忙碌的吊装货柜,二人情同手足。性格孤僻的邱一平至今未婚,生活上得到了陈志强夫妇诸多照顾。马小霜二哥马雷不务正业,自认为怀才不遇。街头立交桥下他自命不凡的正欣赏着自己的广告牌。陈母家,陈正与女儿悦悦吃晚饭,母亲喋喋不休的历数着对儿媳的种种不满,招来孙女的抗议。面对一直瘫痪在床的丈夫,周家文只能将泪水默默咽下。回到家中的陈志强,竟意外发现了马小霜带回家中的“安全套”,顿时陷入极大疑惑,当弄清原由后,陈志强感叹自己永远长不大的娇妻。日杂公司办公室卢主任来店视察,闲谈中流露出公司改革裁员的消息。众姐妹进一步询问时,行色不诡的卢主任却对马小霜的一双细白油嫩的手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第 2 集

  马小霜与丈夫陈志强谈起单位改革裁员的事,担心妻子社会经验不足的陈志强积极为马小霜出谋划策。马小霜夫妇幸福美满的生活让邱一平感到无比羡慕。当邱一平到陈志强家共进晚餐时,陈志强激情洋溢的表现使暗恋马小霜的邱一平情色紧张,坐立不安。与此同时,周家文带来了大家面临下岗的消息,马小霜顿陷迷茫。二人一起到公司卢主任家打探究竟。田立春也自作聪明的找到卢主任将自己的承包计划合盘托出,并塞给卢主任一个“红包”,恰被门外的周家文撞到。引发姐妹之间激烈的冲突。

第 3 集

  马小霜夫妇带着女儿到已经退休的父母处祝贺乔迁之喜,爱慕虚荣、尖酸刻薄的二嫂岳敏和二哥马雷成为了新居的主人,他们夫妻对父母挑剔的表现及对房产借机侵吞的事实,引发大嫂白羽屏的反感。为了马小霜工作问题,马小霜父母不惜向身为日杂公司机关干部的大儿媳白羽屏求情。下岗的危机困扰着光明店的每个人,得知郑秀水“秘密”的田立春,挖空心思决定在她身上做文章,她俩的密谋被周家文得知,正当众戳穿了田立春的把戏时,又传来周家文的丈夫病重的消息。大家获悉白羽屏是改革办公室主任时,对未来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任大学历史系副教授的大哥马骥独自苦闷在家中对着围棋自言自语倾诉时,妹妹马小霜却出现在身后。

第 4 集

  面临下岗的马小霜到大嫂白羽屏家求证虚实,不料却碰了“软钉子”。马小霜悻悻而去。马骥为了妹妹与白羽屏发生激烈冲突,争吵中并得知光明店即将面临破产。马小霜因众姐妹的“恶作剧”正气愤不已时,白羽屏却代表日杂公司宣布商店破产。惊得众人目瞪口呆。随着国企改革的深入,白羽屏也被迫离开了日杂公司。不甘寂寞的她在风流倜傥的老同学、原服装设计师徐临风的帮助下,筹划出下海经商的打算。资金不足却令白羽屏一筹莫展,当她找到马骥,希望能为自己创办的“盒饭店”伸出援手时,马骥的冷漠答复令她极度失望。婆婆得知马小霜已经下岗,想到儿子即将面临的压力、儿媳的娇惯成性,忧愁和不安涌上心头。

第 5 集

  下岗后的马小霜在陈志强细心呵护下,刚刚走出失业的阴影,丈夫因工伤事故身亡的噩耗又令她重坠深渊。巨大打击使马小双面对丈夫的遗物、残缺的家庭、年幼的女儿、欲哭无泪;众亲友望着神情呆滞的马小霜,纷纷黯然泪下,不禁为她今后的生活担忧;丈夫生前挚友邱一平在强烈责任感的驱使下,默默承担起这个家庭的重担,义无返顾为陈志强的伤亡抚恤金四处求助;忍受丧子之痛的婆婆怀着复杂的心情,依依不舍的让悦悦回到母亲身边。同时,日杂店的姐妹们踏上了艰辛的求职道路。

第 6 集

  悦悦的“失踪”,令马小霜万分焦急。邱一平携悦悦出现,更加深了婆婆对马小霜的误解。深感不安的婆婆发动孙女悦悦监视马小霜的一举一动。忍受巨大痛苦的马小霜孤枕难眠,回到父母家后却又遭到岳敏的白眼。艰难的生活伴随着光明店的每一个姐妹,虽然各自的境遇不同,但挫折和坎坷却困扰着每个人。周家文的“耿直”使她再次失业;固执的田立春施计找卢主任要回了“红包”;悦悦参加学校运动会要买校服,走投无路时周家文帮助马小霜解了燃眉之急。求职屡遭厄运的马小霜偶遇“白领盒饭店”的副经理徐临风,他热情的建议小霜到盒饭店做外联工作,并承诺大力相助。

第 7 集

  在邱一平的不懈努力下,马小霜终于得到了丈夫的6万元抚恤金,大家得知后,纷纷为她筹划未来生活,婆婆却以悦悦上大学为名将钱要走。田立春和周家文知晓悦悦奶奶的所作所为,无不为马小霜愤愤不平。岳敏和办公室主任外出时无意中撞到白羽屏与徐临风在一起,回到家中大做文章,马骥却不以为然。马父得知白羽屏的困难,执意到盒饭店帮忙,并希望白羽屏能安排马小霜的工作,但却被白羽屏婉言拒绝。精于算计的马雷夫妇打起了妹妹6万元的小算盘。

第 8 集

  马小霜一家人得知陈志强抚恤金去向后,异常激奋。生活无落的四姐妹借酒消愁,却在“白领盒饭店”大打出手。在马小霜痛苦的求职路上,应聘饭店服务员,因年龄原因被拒之门外;做家政服务,好景不长;在男性保健品商店当推销员,终被辞退;马雷想为妹妹谋一份工作,但事与愿违;最后还是在马父的努力下,白羽屏终于同意让马小霜到盒饭店工作。岳敏再次遇到白羽屏与徐临风的“亲密无间”,她怂恿马母走进了“白领盒饭店”详察究竟。悦悦突然病了,心急如焚的马小霜深夜敲开了邱一平的家门。

第 9 集

  “热心”的田立春介绍马小霜到婚姻介绍所充当“婚托”,终被警察拘留,懊悔不已。众姐妹情急之下只得骗邱一平拿出积蓄,保释出马小霜。当婆婆看到马小霜被白羽屏安置在白领盒饭店,心中稍感安慰。为减轻马小霜生活上的压力,婆婆再次主动承担起照顾悦悦的责任。马小霜初到“白领盒饭店”负责外联,对陌生的环境一筹莫展,由于工作疏忽,出了差错,受到白羽屏的严惩,她倍感委屈。岳敏企图拉拢白羽屏,与马母之间制造矛盾,正直的大嫂不信谗言。深夜,马父站在寒冷的街头等着回家吃饭的女儿,并鼓励她一定要坚持下去。

第 10 集

  岳敏对马小霜的冷言冷语以及马雷漫无边际的“生意经”令父母十分反感。马母饭桌上的一席话招致了白羽屏和马骥的争吵,二人原本不睦的夫妻感情雪上加霜。紧张的工作让马小霜无暇照顾悦悦的生活。执着的邱一平主动承担了悦悦“保姆”的责任,但马小霜却不领情。风趣的徐临风却渐渐博得了马小霜的好感。周家文为丈夫治病的救命钱在医院被小偷窃走。田立春和郑秀水不仅“严惩”了小偷,还解决了周家文的难题。正当马小霜的婆媳关系有所缓和时,自作聪明的周家文带领田立春、郑秀水瞒着马小霜到婆婆家替她索要抚恤金,遭到老人痛责,婆婆对马小霜更加怨恨。

第 11 集

  柔弱惰性的马小霜不适应紧张的工作,委屈的回到娘家“诉苦”。二哥马雷却只能情绪激动地历数白羽屏的种种不是。多亏父亲的一番耐心开导后,马小霜领悟了白羽屏的用意,对今后重树信心。岳敏因马小霜长期“白吃白喝”与马雷大打出手。临别时,无奈的马雷悄悄的塞给妹妹一沓钱,马小霜百感交集。经徐临风的诸多指点,马小霜逐渐走出低谷。她的生活重新焕发了生机。邱一平发现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马小霜的生活中,令他无法接受,顿生醋意。

第 12 集

  少言寡语的邱一平终于鼓起勇气建议马小霜重组家庭,但马小霜的答复令邱一平大感失望。对时尚颇有研究的徐临风,给马小霜的寂寞生活平添了几多色彩。婆婆见到衣着艳丽的马小霜,激愤的责备她竟忘记丈夫的祭日。贪婪的岳敏不满足现状,与婆婆计较起生活费用,并将贪慕的眼光注视到汽车和别墅上。日杂店的姐妹们为尽快使马小霜摆脱丧夫的阴影,积极为马小霜介绍对象,但马小霜始终不肯接受。田立春计划开办小卖部,维持生计。但苦于资金不足,一贯吝啬的邱一平看在马小霜的面子上,“慷慨解囊”。

第 13 集

  岳敏和办公室主任关系暧昧,从一名基层职员一跃为办公室接待秘书。她的升迁给一事无成的马雷带来更大压力。马小霜和女儿在商场偶然见到了正在挑选服装的白羽屏和徐临风,他们的举动引发盒饭店每个员工的议论纷纷。白羽屏和马骥的感情日渐疏远。滴酒不沾的马小霜为了工作醉倒在酒席上,马母为此大叹世态炎凉。马小霜对婆婆一如既往的关心终于感动了婆婆,老人家将珍藏多年的嫁妆——玉镯,交给了马小霜。正当白羽屏绞尽脑汁为拿下蓝天公司这家客户愁眉不展时,前来“撞”生意的马雷给她带来了一线希望。

第 14 集

  夸下海口的马雷没能与蓝天公司签下合同,但却带来了蓝天公司的总经理喜欢吃“赤峰合饼”的消息。马小霜投其所好,挖来了专做“赤峰合饼”的蔡大姐,白羽屏对马小霜刮目相看。工友大眼睛因捎带店里的东西被解雇了。马小霜向白羽屏摆明厉害关系,白羽屏改变了初衷。马小霜刚刚有了一丝稳定感,白羽屏却萌生报考公务员的想法。马骥一反常态表示大力支持,并假借送书的幌子到盒饭店探查“奸情”。一番搜索后打消了他心中的疑虑,白羽屏的古董椅子却引起他的极大兴趣。马小霜听取了徐临风的建议报考了夜校,无暇顾及女儿,悦悦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第 15 集

  马骥与“情敌”徐临风的不期而遇,加深了对白羽屏的误解。当他怀着痛苦、复杂的心情对着白羽屏多年坐椅喧泄苦闷时,白羽屏突来的电话,顿使他以为自己的婚姻已走到尽头。酒精的力量把马骥带到白羽屏的身边,一番倾心交谈之后,夫妻俩终于解开积淀在心中多年的怨结,摒弃前嫌再度携手。在岳敏的再三鼓动下,马雷不择手段终于实现了妻子的梦想——住进新房。盒饭店的生意蒸蒸日上,徐临风有了开分店的想法,打算让马小霜任分店经理,白羽屏恰在此刻考取了国家公务员。邱一平不慎被汽车撞伤,周家文无微的照顾使两人的共同语言渐渐多了起来。

第 16 集

  马雷夫妇为了过上奢华的生活,把手伸向了父母的口袋。岳敏为钱竟然蛮横地声称要拆掉父母的房子。白羽屏考取了企管处处长的职位,重入仕途。无暇再顾及盒饭店的生意,决定将店盘出。盒饭店众人面临新的失业危机。在徐临风的鼓励下,马小霜诈着胆子决定接手盒饭店。但13万的购买款令她焦头烂额。当她苦口婆心说服婆婆,并向婆婆承诺后拿到6万元抚恤金时,马小霜百感交集,泪水尽情流淌。关键时刻徐临风四处筹借,帮马小霜解决剩余款项。马小霜终于如愿以偿的接手白领盒饭店,当起了老板。气急败坏未达目的的胖姚将饭店毁得一片狼籍。

第 17 集

  马小霜面对一片破败束手无措时,周家文、田立春、郑秀水及时伸出了援手。四姐妹重新聚到了一起。但她们喧宾夺主,将人员分成两派,招致大家纷纷不满,矛盾四起。工友“大眼睛”忠言相劝,但马小霜并不理会,反而把她划入“胖姚”之流。白羽屏无奈,向不谙世事的马小霜传授从商之道。经过徐临风一番精心包装后,马小霜更显自信。邱一平因据理力争陈志强抚恤金而得罪了单位领导,被迫下岗。郁闷的他找到徐临风,酒后坦诉了自己对马小霜的爱恋。得知真相后,徐临风毅然向马小霜提出辞职。倍感失落的马小霜邀请邱一平共进晚餐。

第 18 集

  衣冠整洁的邱一平找周家文问明马小霜的意图,得知马小霜病重的婆婆无人照看,毛遂自荐承担起照顾责任。马骥护送白羽屏上班,二人重新体验到往日的温情。马雷一味满足岳敏的奢欲,挪用公款购房,终于东窗事发,只得到父母家躲债。岳敏却和办公室主任在外花天酒地。周家文等姐妹因多年大锅饭养成的惰性令白领盒饭店面临新的困境:观念的碰撞、人浮于事、管理混乱,屡出现质量问题,引起客户不满。马小霜只得酒桌赔罪。仍然关心马小霜的徐临风权衡厉害关系,建议马小霜重新启用有管理经验的“大眼睛”。经“大眼睛”建议,马小霜重整盒饭店,订立新的工资制度,一系列的措施招来了田立春极大不满。

第 19 集

  文弱的马骥因与不法文物贩子大打出手,进了派出所。但内心的压抑却得到彻底喧泄。细心的徐临风不忘庆贺白羽屏的生日,看到白羽屏露出甜美的笑容,心觉甚慰。久病的婆婆对孙女一番嘱托后与世长辞了,守侯的马小霜悲痛万分,泪水夺眶而出。邱一平和周家文渐渐接触,增加了相互了解。还未容马小霜喘息之际,突如其来的食物中毒事件令盒饭店被有关部门查封。“白领”顷刻面临倒闭。负债累累的马小霜无法承受如此打击,万念俱焚时又是徐临风的相助、蔡大姐的警觉,使马小霜查到线索。众姐妹将怀疑的目光锁定田立春,但田拒不认帐。白羽屏授意马小霜立即将中毒案件交公安局处理。

第 20 集

  不堪良心谴责的田立春终于向周家文坦白她的所作所为。马小霜顾及姐妹之情原谅了她。为了马小霜今后的发展,光明店的姐妹们忍痛离开了“白领盒饭店”,愧疚地纷纷拿出积蓄,鼓励马小霜重整旗鼓。周家文的瘫丈夫在病痛折磨中去世。周家文终于彻底解脱了。面对大海,马小霜和周家文两个苦命的女人相拥痛哭。邱一平和周家文情感日渐亲密,邱大胆提出了要与周家文结合的念头。周家文经过再三考虑,二人终于喜结良缘。落魄的马雷借酒消愁,万念俱灰,决定卖掉房产,偿还公司债务。父母俩老泪纵横的望着不争气的儿子摇头叹息。

第 21 集

  周家文的体贴照顾下,邱一平体味到家的温暖。他的一切也焕然一新。面对一对新人,马小霜联想到自己的今后,借酒消愁,彻夜难眠。徐临风把醉酒的马小霜接到家中,马小霜对徐吐露心声。邱一平在周家文的鼓励下成为重新开业的白领盒饭店一员。经历了种种磨难,马小霜终于站稳脚跟;周家文带领姐妹们合开了家养老院,重新找回了自己的价值。历经了办店经营中的种种艰辛、与原单位姐妹们观念的矛盾、同行业的残酷竞争、情感的跌宕起伏、倒闭边缘的危机……

  马小霜成熟了……坚强了……

  母女俩将充满信心,勇敢地面对生活、面对情感、面对挑战,去开创自己美好的未来。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