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999年的最后一个夜晚,淮海市党政军领导出席的大型庆祝晚会上,黄梅戏《天仙配》正演到高潮之际,因爱生妒的小生朱永生突然挟持了著名花旦梅玲,他露出腰上的雷管炸药,扬言要炸掉大剧院,并限瓜子大王项光荣15分钟之内来剧院理论。刑警队副队长刘跃进赶到剧院,以过人的智勇,降服朱永生,救出梅玲。心存感激的梅玲不久后成为刘跃进的妻子,而当过侦察兵的朱永生后来也逃掉了,并成为淮海市的一大祸害———这是后话。

  与此同时,在首都某大学正举行一场模拟法庭开庭对抗赛。主控人郑莉与主辩人乔小龙既是同乡又是恋人。才华出众的乔小龙将案例的真相告诉了郑莉。这是一段令人揪心的悲情往事。“文革”中,三个少不更事的红卫兵押解两个走资派走过冰河时,突然冰层开裂,身材高大的叫乔一龙的走资派将吴淮生拎到岸边,吴淮生返身救出另一个走资派郑重,而乔一龙却溺水而亡。乔一龙就是乔小龙的父亲。郑重则是淮海市现任市长,郑莉的父亲。三个红卫兵一个是前边提到的刑警队副队长刘跃进,一个是被乔一龙救出后又救出郑重的一龙煤炭公司老板吴淮生,另一个则是创世纪煤炭公司老板孔勇敢。他们三人历尽劫波后,也是情同手足的好兄弟。郑莉这才恍然大悟。

  此时的淮海市,已被孔勇敢搅成了一锅粥。他和吴淮生成了生意场上的死对头,孔勇敢虽有手握实权的老父的支持,却斗不过市长郑重支持下的一龙公司。孔勇敢在生意濒临失败之际,顿起歹念,与朱永生等黑道势力狼狈为奸。于是,吴淮生的煤仓被炸,车队遭袭,司机及押运人员死伤数人。刘跃进奉命调查此案,他去医院询问受伤司机,各种线索表明,孔勇敢的创世纪公司可能与此案有关,而主谋则是孔勇敢和已化名八戒的朱永生。刘跃进对案件的逐层介入,引起孔勇敢和朱永生的不安。他们先是设计害死受伤司机,又蓄意打击刘跃进,意在阻止他的调查。机会是梅玲提供的。她因不满刘跃进带给她的清贫生活,又重新投入瓜子大王项光荣的怀抱。在孔、朱巧妙暗示下,刘跃进在包厢里发现了梅与项的奸情。刘与梅的矛盾公开化、白热化。朱永生将梅玲、项光荣枪杀于幽会的车中,并逼迫梅玲在死前写下“刘跃进”三个血字。刘跃进因此被停职并入狱。对孔勇敢的调查也因此中断了。

  关键时刻,乔小龙挺身而出做刘跃进的辩护律师。在他的耐心劝说下,修车的阿海答应为刘跃进做事发时不在现场的见证人。孔勇敢和朱永生派刺客阿光刺杀阿海。阿海被抢救过来。乔小龙向刘跃进的同事冯自强和凡一萍说明情况,并得到二人的帮助。形势渐趋明朗,越来越有利于刘跃进,乔小龙在法庭上极有力度的申辩,取得很好的效果。这时,刺客阿光归案,供出真相。刘跃进无罪获释。孔勇敢与其父被判处死刑,双双押赴刑场。朱永生又一次死里逃生。淮海市于是接连出演了一幕幕更加惊心动魄的悲喜剧……

分集剧情:
第 1 集

  “煤都”淮海市,一列火车疾驶而来,铁路上打闹的孩子们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乔小龙父亲见状大喊前去相救,孩子得救了,小龙却永远失去了父亲......

  吴淮生母亲收养了小龙。从此吴淮生、孔大钧、刘国梁、乔小龙几个小伙伴成为了不是亲兄弟胜似新兄弟的好朋友......

  十几年后,乔小龙(王志文饰)已是上海事业有成的律师。一天深夜,二哥孔大钧(陶泽如饰)不期而至,原来他经营的矿井发生瓦斯大爆炸,矿工死伤无数。淮海警方正在全力通缉他。而带队的就是刑警队长刘国梁(张晓林饰)。大哥吴淮生(刘威饰)打来电话......,以至警察扑空。

  在小龙的劝说下,大钧决定自首。就在警察到来之时,孔大钧却神秘失踪,刘国梁将小龙拘留......

  一时间,淮海上下云生雾起。

  友情、爱情、骨肉情、手足相残;

  案情、亲情、兄弟情、生离死别。

第 2 集

  大钧在兄弟们的帮助下终于自首,乔小龙代其辩护。

  孔父矿务局长孔世英却突然自杀身亡,原来幕后的元凶是港商顾卿(吕凉饰),他借孔父之死,掩盖矿工遇害的真相。

  此案影响极大,省市领导十分重视,副市长郑重(雷鸣饰)主抓此案。但案情扑朔迷离,案件涉及面很广。律师乔小龙感到巨大的压力,他的恋人郑莉(田海蓉饰)已办好留美手续,但小龙劝说郑莉,毅然留下;法庭上,小龙据理力争,大钧被判无罪。出狱后,他发誓为父报仇雪恨......

第 3 集

  顾卿的爪牙朱永生越狱逃跑,他向顾卿要钱,企图越境。顾表面答应,却暗派杀手侯一鸣前往,欲杀人灭口。朱成功逃脱。

  与此同时,孔大钧也在寻找朱永生报仇。情急之下将朱的儿子绑架,威胁杀子,借以见朱永生一面。刘国梁带警察赶到,开枪震慑大钧,将其制服......

  小龙与郑莉准备登机赴美,大哥淮生打来电话,告知大钧被捕并绝食......,小龙毅然赶回淮海,郑莉怅然赴美,恋人从此天各一方......

第 4 集

  小龙回到淮海全力解救大钧......

  数月后,孔被保释出狱,酒桌上兄弟举怀痛饮,商议淮海大干一番,小龙接到通知,赴美留学已过期取消,郑莉杳无音讯......

  小龙赴港取回了大钧的境外存款,一龙公司迅速壮大,与顾卿展开了煤炭大战。双方发生械斗,吴、孔站了上风,顾卿让出煤炭,但他暗中与梁副省长之子梁山勾结,棋高一招,在郑副市长的默许下垄断了淮海的运输业。吴、孔囤积的煤炭大量积压,无法运出,公司濒临破产,二人密谋欲杀顾卿......

第 5 集

  患低血糖的顾卿住院治疗,笑看吴、孔在破产边缘挣扎。在淮生的暗示下,大钧深夜潜进医院,换掉药品,借护士之手,除掉顾卿。

  刘国梁的妻子梅玲是当晚值班的护士,警方将其逮捕,因顾曾调戏梅玲,怀疑梅报复杀人。

  小龙为梅玲辩护,孔再次入狱,因梅玲供认,当晚医院见过孔,而吴淮生却作证,当晚与大钧在一起,小龙陷于两难境地......

第 6 集

  法庭上,吴淮生突然翻供,大钧被判死缓,孔百思不得其解,对吴、刘、乔的仇恨埋进心底......

  吴淮生彻底垄断了淮海煤炭业。与梁副省长的儿子梁山握手言和,并把顾卿的旧部杀手侯一鸣和顾的关系收为已用。一时财源广进。吴使出大笔资金,捐资助教,政治投资,受到政府信任。

  小龙加盟一龙公司,为吴广招人才。留学德国的女博士林非(孔镱珊饰)应聘而至,她的美貌和学识,使乔、吴仰慕。

  监狱服刑的孔大钧在狱友的协助下,满怀仇恨,越狱成功......

第 7 集

  吴淮生闻知大钧越狱,惊恐万分,赶往医院看望大钧身患绝症的双胞胎弟弟孔二钧(陶泽如饰),出资为他治病,收买人心......

  淮生追求林非,可林却倾心小龙。馄炖摊上乔说身世,林为之动容。

  吴发现林非许多奇怪之处,命侯一鸣秘密调查......

  大钧潜回淮海与二钧见面,警方发现,全市布控,展开围捕。大钧驾车冲出包围,撞上油桶,引起爆炸,炽热的火焰吞噬了他,乔、吴、刘黯然神伤,内疚不已,他们送二钧赴日本治病,以慰大钧在天之灵。

  二钧在东京被东亚公司总裁费百夫盯上,二钧几乎丧命,因费是顾卿的亲属。

  费权衡利弊,将二钧收留,为其治病,二人各怀心事,相互利用,密谋回国报仇......

第 8 集

  国梁与唐局长(翟乃杜饰)因瓦斯爆炸案发生争吵,国梁质问此案为何无故停止调查。

  因梁副省长为谢郑重照顾其儿子,故将此案大事化小。

  国梁知道内情后,与唐局一起顶住压力继续调查。

  二钧神奇般战胜病魔与费百夫从日本回到淮海,摇身一变成为合资公司的老总,走上了复仇的不归之路......

  吴淮生感到林非对他有意,其心不可测,乔小龙也有所察觉,为情所困。

  警方在外地发现杀手朱永生,就在赶去抓捕之时,却被神秘人物先绑走。

第 9 集

  孔二钧使淮生乘座的电梯突然失控,受伤住院。

  公司谣言四起,盛传吴的受伤是林非所为,小龙质问侯一鸣,侯是这谣言的源头。

  二钧得知吴没有死,非常愤怒。朱永生被费的人控制,朱说出省市负责人的权钱交易内幕,孔以此为把柄,威胁哪些人,欲获得铁路经营权。

  林非设计热水器成功,在吴的撮合下,乔、林二人走到了一起......

  郑莉从美国回来,与小龙相约见面,重叙旧情,林非赶到,气走郑莉,乔小龙又一次陷入了情感的旋涡......

第 10 集

  淮生妹妹吴可可(赵雅莉饰)一直暗恋刘国梁,吴母为女儿及儿子的婚事犯愁。

  林非勾引小龙,小龙却心系郑莉,连夜赶回淮海,二人情不自禁,郑莉以身相许。

  晨,传来林非煤气中毒的消息,乔赶往医院,林病情危急,不能受刺激,乔只能在医院陪护,郑莉帐然若失。淮生安慰郑莉,被郑的美貌所打动,产生了非份之想......

  铁路调度员孙葆明被警方调查,但刘国梁见到的却又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孙被人杀死,瓦斯爆炸案的线索又被斩断了,幕后的黑手是谁呢?

第 11 集

  吴淮生以金钱铺路,欲当市人大副主任,进入政界,小龙晓以利害,兄弟不欢而散。

  林非出院,千娇百媚使尽浑身解数,终于使小龙接受了她......,郑莉痛苦欲绝。

  国梁威胁利诱,上下连络,许多官员都被掌控。

  刘国梁怀疑二钧的真实身份,梅玲找到二钧医疗档案,二钧痛下杀手灭口,梅玲在爆炸声中牺牲......

第 12 集

  爆炸案怀疑的重点指向了二钧,小龙发现病未康复的他抽烟喝酒,仿佛大钧再生。贺云色诱副省长之子梁山,使二钧垄断了淮海的货运......

  可可安慰失去妻子的国梁,并吐露爱意。

  郑莉为情所累,欲再赴美,却发现已有身孕。无奈来找小龙,遇到林非只得离去。吴淮生派人跟踪郑莉,静观其变......。郑莉、林非相约见面,林抢先拿出怀孕证明,逼郑莉退出......

第 13 集

  林非冒充小龙,向郑莉发去绝交邮件。郑莉绝望,来到医院堕胎,吴淮生及时赶到阻止了她,并表达了爱意,郑莉似有所动。小龙发现吴、郑的关系,兄弟大吵,几乎反目,吴母痛斥淮生,林非备感得意。

  可可误入歧途,应招进入梁山的夜总会,国梁劝阻,可可却一意孤行......

  郑副市长秘书沈铭,密告吴淮生商业机密,吴决定参加竞标,买下深新煤矿,为获政府支持,毅然向郑事副市长表达要娶他的女儿郑莉之意。

  小龙、淮生矛盾升级,兄弟二人越走越远......

第 14 集

  吴淮生与郑莉举行盛大婚礼,郑莉告诉乔小龙,她肚子里怀的孩子是他的,小龙惊愕万分。吴母拒见儿媳。

  一龙热水器出现问题,小龙主张召回,淮生不肯,小龙决意离开公司......

  作为市长的成龙快婿,吴淮生并没有得到郑重多少关照。深新煤矿竞标在即,吴居心叵测将郑莉怀着小龙的孩子的事告知郑重,郑震惊,无奈之下透露标底,官商勾结,吴淮生如鱼得水......

第 15 集

  郑莉得知淮生所为。极为失望。吴更改标书,又放风透露假标底,对手上当。淮生与二钧合做生意,小龙要离开公司,淮生再三挽留......

  吴淮生贿选市人大副主任之事败露,郑重受到牵连,淮生让小龙顶罪,被拒绝,侯一鸣承担了全部罪责,郑重将此事摆平,警告秘书吴心术不正......

  林非借此挑拨,乔、吴矛盾重重......

  在夜总会跳舞的可可越陷越深,刘国梁无可奈何.....

第 16 集

  吴淮生一举拿下深新煤矿,吴母接受了儿媳,郑重意识到更大的危机还在后面,小龙看清了吴娶郑莉真正用心,兄弟二人分道扬镳。

  可可告知国梁,夜总会是梁山的色权交易的黑窝,并拍下梁山的黑幕交易,公安局立案侦查。可可处境危险,梁山有所察觉,并看上了可可......

  小龙办起了律师事务所,林非率员工集体跳槽,吴措手不及质问小龙,小龙无言以对,林非的所为使小龙产生不祥之感......

第 17 集

  刘国梁潜进夜总会,梁山识破,欲拉刘下水。可可继续将梁的罪证送出,国梁感谢可可,告知十分危险,让其马上撤出,两人动情相拥,国梁想起梅玲,可可含泪离去。

  一龙公司不断扩张,热水器爆炸,伤者无数,顾客纷纷投诉,林非代小龙受理案件,兄弟将对簿公堂......

  淮生赴各处摆平此事,郑莉不慎跌倒早产,小龙赶到......

  警方采取行动,梁山被捕,可可却被梁山强暴......

第 18 集

  郑莉母子平安、小龙看着儿子百感交集,淮生赶到医院,见状心中大为恼火。

  国梁安慰受伤的可可,梁山在省城的关系盘根错节,被警方押回淮海秘密审讯,梁自持父亲的权势拒不交代,梁副省长打来电话干预此案......

  热水器事件越闹越大,小龙在兄弟情和正义之间徘徊,吴母、郑重、郑莉纷纷说情,林非鼓励小龙继续办案,林对此案的热情,使小龙更加怀疑林的身份和动机......

  因梁山一案,孔二钧受到警方严密监视,一张权钱交易的关系网,一座罪恶的冰山渐渐浮出水面......

第 19 集

  刘国梁潜入二家,发现众多疑点,提醒小龙、淮生注意安全以防不测。

  小龙宣布退出热水器案,受害者义愤填膺,律师事务所难以为继,郑莉出钱相助,淮生闻知,欲将郑莉送入精神病院。

  孔二钧将淮生货物滞留外地,使吴遭受巨大损失,原来大钧未死,死的是重病的孪生弟弟孔二钧,警方围捕孔,孔逃脱.......

  刘国梁告知小龙,大钧还有一个妹妹也在淮海,可能就是林非,小龙不寒而栗,因他已向林非求婚......

第 20 集

  大钧、林非兄妹相见,计划在婚礼上实施报复,他将手枪交给林非,林非不从,因她以深深地爱上小龙......

  刘国梁欲将计就计,利用婚礼引出杀人犯孔大钧,故劝小龙尽快结婚,小龙不忍兄弟相残......

  吴淮生旗下钢铁厂发生爆炸,原来是吴用煤矸石非法炼钢,致使工人死伤无数,省市领导极为关注,吴逼郑莉向父亲说情,侯一鸣收买专案组成员,郑副市长无奈,再次帮吴淮生隐瞒真相,不料真相被记者鲍二勤得知,吴淮生又起杀心......

第 21 集

  记者鲍二勤遇害,小龙预感是吴淮生所为,因鲍二勤死前将录像带交给小龙,小龙劝吴淮生回头是岸,吴置之不理,走向深渊。郑莉精神恍惚,家人备感担忧.....

  孔大钧设好圈套,逼林非尽早完婚,婚礼如期举行,警方严阵以待,大钧金蝉脱鞘,将众人绑架至废旧工厂,孔举枪质问吴淮生,为何屡次害他,淮生承认为图其股份和巨额资金,小龙难以置信,力劝大钧,停止报复。

  国梁带警察包围废旧工厂,大钧摁响炸弹,并扬言要同归于尽......

第 22 集

  林非万念俱灰,饮弹自尽,小龙悲痛欲绝,最后一刻,大钧自知在劫难逃,放走兄弟,摁响炸弹,被烈焰吞噬。

  林非墓前,小龙质问淮生,大钧死前所说是否属实,吴拂袖而去。梁副省长告知郑重,淮生已无可救药,必须明哲保身。

  小龙再次回到一龙公司帮助吴淮生,想挽救他,使其尽快自首服法。

  梁山开口交代,吴淮生预感大难来临,转移资金,意欲外逃,郑重老奸巨猾欲保梁山,抛出吴淮生,吴不甘示弱,用药物将郑莉牢牢控制......

第 23 集

  郑莉佯装疯呆,极力偷看吴淮生商业,却被吴发现,吴索性打开电脑,郑莉看到却是父亲、梁副省长与吴的肮脏交易,郑莉歇斯底里,被逼致疯。

  吴与郑重摊牌,威胁不要逼他,否则玉石俱焚。

  小龙的行为被警方怀疑,吴淮生用小龙儿子作威胁让其沉默,小龙潜入吴家与郑莉见面郑莉说出内情,吴淮生暗中掌控着一切,欲擒故纵,企图利用小龙将郑重搬倒,又一翻较量开始了.....

第 24 集

  吴淮生逼郑重自杀,郑重暗示秘书将吴除掉,同时约见小龙,以小龙儿子为血肉亲情,说服其不要检举自己,最好一致对吴,小龙没有答应。

  小龙最后劝吴自首,吴仍执迷不悟。

  秘书深铭勾结侯一鸣欲杀吴淮生,两人计划为钱、权先杀刘国梁,再劫吴淮生,侯开枪可可受伤,国梁将侯击毙,警方抓捕吴淮生,救出郑莉,吴逃。

  小龙、国梁追到城墙上,吴自知法网恢恢,束手就擒,兄弟相见爱恨交织,吴悔恨不已,痛陈堕落根源,飞身跳下城墙,小龙肝胆寸裂......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一幕骨肉相残,兄弟亲情的活剧,就此云消雾散,阳光普照淮海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