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本片将向你讲述一个流传在华鉴山地区的传奇惊险,纠蔼不清的恩怨情仇的故事。

  在我国第一次革命战争时期,工农暴动,如火如荼。

  剧中女主人公白坤洁,与曾友之、闵加林、杨丽雯系昔日同窗四友。后来,白坤洁、曾友之、闵加林离乡求学,一起进入黄埔军校就读。白坤洁在此加入"女子排"。习得文武之功。回川后,三人却分道扬镳,各自踏上不同的人生旅途:白坤洁、曾友之信仰马列,加入共产党;闵加林却在国民党的军队中任职。

  回川进入华蓥山游击队里的白坤洁,出于其灵活机智,昼文夜武,神出鬼没,且又多变的战斗方式,被传为“双枪老太婆”。敌人闻之丧胆,竭力除之。敌人调动大军围剿华蓥山,令我游击队严重受挫。敌人获传言:“双枪老太婆”在战斗中阵亡,从而断言华蓥“匪患”己除。敌人侥幸其胜,大肆宣扬其战果。然而,就在敌人弹关相庆之时,“双枪老太婆"”(白坤洁)却秘密前往省委汇报工作。

  敌人从游击队的内线处获悉,“双枪老太婆并未阵亡,且潜往重庆,颇感震惊。尤恐华蓥地区“野人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于是动用军警及侦缉队,欲将“双枪老大婆"”(白坤洁)抓获,以绝后患。

  白坤洁身处的当时环境,极其险恶:省委机关被破坏;骨干成员贺云龙叛变。这一切,都对白坤洁构成极大的威胁。然而,白坤洁利用敌人并不明白自己就是传说中的双枪老太婆这一有利条件,同时以城防司令部参谋长闵加林的同学关系作掩护,依靠其灵巧多变的斗争艺术,大智大勇,几经波折,度过一次又一次的危机,终于脱险。并与上级派到华蓥山地区工作的曾友之,一同回到华蓥山,根据党的指示,进一步开展革命斗争。

  敌人得知白坤洁与曾友之遁离的情报,沿途设隘,并派侦缉队的队长贺云龙和艺高胆大的侦缉队队员周永盛跟踪追扑。

  为避敌人的追捕,白坤洁与曾友之决定分路进入华蓥山。

  白坤洁在进山的交通联络站,正巧遇到华蓥地区驻军头目熊驹,将同盟会员老,华蓥县县长杨至斋的女儿杨丽雯绑架,并欲将其娶为自己的九姨太。面对自己陷入危难的同窗好友,以及她身上的那份几经周折,无意中辗转到了她手中的地下党联络图,白坤洁挺身相救。然而;杨丽雯虽然脱离了险境,但吕坤洁自己却被驻军所扑身陷囹圄。

  回到华蓥山游击队的曾友之,不见坤洁归来,深觉不安。正在焦急之时,获报坤洁被捕。曾友之随即展开营救坤洁的活动。当获悉坤洁营救之民女,乃当地民主人士,老同盟会员杨至斋之女杨丽雯时,曾友之即与坤洁之母,专赴县城,说服杨至斋,利用身居县长的身份,保释坤洁。营救坤洁成功,但杨至斋却为此招来杀身之祸。

  敌人派闵加林作为"清共"巡视员来到华蓥山,向驻军头目熊驹下达密令,将杨至斋秘密处决。

  闵加林在青年时代,就爱恋着同学自坤洁。然而他只知曾友之系地下党,却并不知道白坤洁也是共产党,更不知道她就是赫赫有名的“双枪老太婆”。加之他与同校就读的杨丽雯,亦情谊颇深,于是围绕着暗杀与反暗杀(保护杨至斋),四个同学之间,展开了一场时而错综复杂、惊心动魄;时而妙趣横生、精彩纷呈的激烈争斗。

  经过极其复杂的斗争,白坤洁、曾友之带领华蓥山游击队,终于挫败了华蓥山驻军暗杀杨至斋的阴谋。然而,敌人却严令闵加林亲自处死杨至斋。

  闵加林面对痛苦的抉择,在他灵魂的深处经过一阵痛苦的挣扎之后,终于对杨至斋下了毒手。几乎同时,他也决定放弃对白坤洁的追求,与杨至斋的女儿杨丽雯接为伉俪。

  当时的川北苏区红军,正展开激烈的反六路围剿的战斗;华蓥山游击队接上级党组织指示,护送一批药品到苏区战场;以及接送一批投身革命的进步肯年到苏区。白坤洁、曾友之立即组织力量,布置护送任务,带领游击队员与敌人展开灵活机智的战斗,圆满地完成了上级交待的任务。闵加林开始对白坤洁产生怀疑,并暗中进行侦察。白坤洁通过杨丽雯,巧妙地与闵加林周旋,终令自己的身份深藏未露,并处处有力的与敌人斗争,令敌人日夜难安,严重的干扰了敌人围剿苏区的部署。

  为了适应斗争的需要,川东地区的党组织,决定在华蓥召开联席会议。这一事关重大的特级机密,却被敌人安插在我游击队内部的奸细获取,并通过特殊的传播渠道,报告敌人。华蓥山顿时风云突变,危机四伏。

  白坤洁为了更好的隐藏自己的身份,隧到当地的一所学校任教。但其所在学校的校长,系国民党特务,他从另一个角度,暗中发现了白坤洁的疑点,并向侦缉队作及时报告,白坤洁面临被捕的危险。当校长去侦缉队报告时,侦缉队队长贺云龙去重庆公干未归,接待他的是侦缉队队员周永盛。

  周永盛虽为国民党效力,但在对父亲死因的调查中最终怀疑到了闵加林身上,使得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政治选择,并开始时时暗中帮助地下党。此时,他得知白坤洁身份暴露,立即通知地下组织,但因种种原因,未能找到白坤洁。他只有亲自出面,将告密的校长除掉,以保护白坤洁。

  曾友之到江边码头,接华蓥山游击队派下山的联络员,正遇侦缉队巡逻至此。侦缉队长贺云龙,发现曾友之,即令抓捕。周永盛掩护曾友之脱身,但却暴露了自己的立场,当即被捕,继而被处以极刑。

  敌人重兵云集华蓥山,严密封锁县城,张网以待,欲趁川东各地党组织的负责人,前来开会之际,一网打尽。

  形势万分紧迫,川东地下党面临彻底被破坏的危险!

  必须立即通知各地的地下党,不能到华蓥山赴会,成了保护党组织的唯一办法。然而,此时的情况,根本无法下达通知。曾友之为了保护党组织不被敌人破坏,决定自己采用"假投降"的计策,以此手段,阻止各地的同志前来赴会。

  白坤洁误以为曾友之真的投敌叛变,她义愤填膺,决定亲自将"叛徒"曾友之处死。

  在惩治"叛徒"的过程中,演绎由了一幕又一幕的惊心动魄的精彩故事。

  杨丽雯得知杀害自己父亲的仇人,竟是自己亲密无间的昔日同学、相敬如宾的丈夫,含恨自杀。

  闵加林己确认白坤洁就是双枪老大婆,设毒计将白母骗来县城,企图以此诱捕白坤洁。坤洁母亲大义凛然,舍身救女儿,以死抗争,挫败了闵加林的阴谋。

  最后决战,闵加林施阴谋,杀害了曾友之。

  白坤洁在华蓥山追击闵加林的过程申,将闵加林击毙。

  被人们传诵为双枪老太婆的白坤洁,在泥泞的道路上,迈开坚定的步伐,继续了她的革命征程。

分集剧情:
第 1 集

  1927年广州起义失败以后,黄埔军校女兵队排长白坤洁,回到华蓥山游击队重整队伍,面临敌众我寡的形势,白坤洁昼伏夜行,不断打击骚扰敌人。不久,一个威震敌胆的传奇式人物——双枪老太婆,在华蓥山及川东地区出现了。

  由于出现叛徒,游击队被敌人偷袭,并遭受了重大的损失。国民党川军47旅的熊旅长在当地举行祝捷大会。前来贺捷的城防司令部参谋长闵加林对“劳军”的烟土、鸦片颇不以为然。姗姗来迟的华蓥县县长杨至斋是个同情革命的同盟会元老,熊旅长对杨县长的女儿杨丽雯早已垂涎三尺。地下党川东军委书记曾友之奉命重新聚合革命队伍。此时侦缉队队员周永盛带着怡春院的红尘女子春研因为在赌场和赌客翻了脸,正被堵场的打手包围着。一触即发之际,正四处寻找周永盛的川军特委会主任涂立军等人赶到现场,替他解了围。

第 2 集

  朝天门码头,三个昔日的同窗好友,今已互为敌人的白坤洁、曾友之、闵加林在这里不期而遇。只是白坤洁的身份尚未暴露,这让一直爱慕她的闵加林平添了几分意外的惊喜。但此时的码头已被侦缉队团团包围,码头上,周永盛抢先开枪,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曾友之奋力逃脱侦缉队的追捕,来接母亲的也闵加林被拥挤的人群冲散。混乱中,白坤洁保护着刚在船上认识的闵母。但闵母却被侦缉队当作双枪老太婆的嫌疑犯抓走。重庆街头,侦缉队紧追白坤洁与秋玲,擅使双枪的白坤洁拔枪应战,刚好被周永盛的相好春研看见……

  被人群冲散的闵加林在街上碰见已换了装的白坤洁,四目相对,萦绕心头的爱意又被重新勾起。正想在重庆找一个安全的落脚点与上级接上关系的白坤洁,答应了闵的请求,住进了闵家。侦缉队队部,涂立军得知自己抓错了人后放了闵母,并赔礼道歉。闵母得知坤洁竟是加林的同学,也从心里喜欢上了白坤洁。

第 3 集

  一无所获的侦缉队,发现红尘女子春研是大街上和怡春院发生枪战的目击证人,就将春研带至闵公馆对证审问。白坤洁沉着冷静,欲擒故纵,这使吓昏了头的春研语无伦次,无法指认。身为城防司令部的闵加林对带着侦缉队闯进来的涂立军十分恼火。尽管无功而返,但涂立军对白坤洁的怀疑反而进一步加深了……

  白坤洁十分担心春研回去以后会招供,于是她请闵加林借助参谋长的身份释放春研,以解心头之虑,闵答应。华蓥山游击队负责人贺云龙中了侦缉队的埋伏被捕,被捕后的贺云龙没有经受住敌人的拷打和利诱,向敌人招供出新到的军委书记曾友之,来重庆是等待华蓥山游击队送下山的川东地区联络图的。侦缉队前去抓拿曾友之,吃了闭门羹,曾友之早得到消息关闭了联络点。曾和白终于接上了头。白坤洁要求党组织委派一位有经验的同志进山领导游击队,同时,她仍继续留在闵公馆,做争取闵加林的工作。曾友之没有收到山上送下来的川东地下党联络图。他要求白坤洁设法早日找到送信的同志,同时必须搞到离开重庆的通行证。此时贺云龙、周永盛带着侦缉队巡逻发现了二人,二人机智逃脱。白潜回闵公馆后拿到通行证,闵公馆里,白试图把闵争取过来,未果……

第 4 集

  特委会主任涂立军,任命贺云龙为侦缉队的队长。并要求侦缉队迅速捕获携带重要文件的地下党交通员,同时加紧剿灭双枪老太婆和游击队。深夜,假扮富家小姐的白坤洁凭着特别通行证,顺利地通过了城门哨卡。涂立军发现特别通行证的号码是发给闵加林的,便立即派人将闵加林“请”到了侦缉队,闵加林对涂立军怀疑白坤洁就是双枪老太婆的想法不屑一顾,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闵加林便带着涂立军一行人回到闵公馆。但上下里外搜寻了半天,也没找到。正在涂立军得意之际,闵母拿着那张特别通行证出现了。原来是白坤洁赶在敌人到闵公馆搜查之前把特别通行证放回了原处,涂立军等人悻悻离去。

  为了尽早将曾友之送到华蓥山游击队,白坤洁决定利用陪闵母到光禄寺进香的机会,帮助曾友之离开重庆。一直监视着闵公馆的侦缉队也跟踪白坤洁来到了光禄寺……

第 5 集

  贺云龙和周永盛企图将白坤洁和前来接头的曾友之一网打尽。危急关头,白坤洁以给闵母算命为由,将曾友之拉到了厢房。曾友之随机应变,给老太太讲了一通凶吉之道,并从白坤洁那里获得了脱离险境的途径。正在这时,下山的地下交通员也来到了光禄寺,欲把联络图交给曾友之,却在与敌人的枪战中牺牲,捡到联络图的周永盛的父亲将联络图交给了去光禄寺途中的闵加林。闵加林为了灭口,却一枪打死了他。

  贺云龙要将被他们怀疑的白坤洁强行带走,闵加林赶来,使白坤洁躲过一劫。为了躲避熊旅长的纠缠,杨丽雯从华蓥山来到重庆的闵公馆,以求得老同学闵加林的保护。没想到遇见了白坤洁,欣喜之余,不禁也有些心生妒意。

第 6 集

  白坤洁在闵加林书房里发现了夹在书中的联络图,正想去拿回来的时候,47旅的旅长熊驹来访。熊旅长惊喜的发现杨丽雯也在闵公馆……

  白坤洁机智巧妙的利用敌人内部复杂的人事关系,打发了这批不速之客。受了惊吓的杨丽雯害怕再受到熊驹的纠缠,决定离开闵家。临走前,她从闵加林的书房带走了几本书,其中一本就夹着川东地区联络图。待白坤洁发现时,杨丽雯已经走远了。为了追回联络图,白坤洁借口家里有事向闵加林告别。目睹并卷入白坤洁与侦缉队的几番较量的闵加林,对白坤洁的身份也开始有所怀疑。杨丽雯中了侦缉队设下的陷阱,被侦缉队送给了熊旅长。得到消息的白坤洁悄悄潜伏到关押杨丽雯的地点,并设法救出了她。好不容易脱离险境,才发现那本至关重要的书被杨丽雯忘在了枕头下面。白坤洁返身潜回,但被赶来的熊部下的士兵抓了起来。

第 7 集

  熊旅长听说杨丽雯逃走,不免有些沮丧。但一听说抓到了一个形迹可疑的分子,他不禁又兴奋起来。但只高兴了几分钟,就接到士兵的来报:可疑的白坤洁已被当地华蓥县杨县长手下的警察给截走了,熊旅长顿时火冒三丈……

  曾友之终于摆脱险境找到了华蓥山游击队,但游击队的同志们听到白坤洁被捕的消息后,纷纷摩拳擦掌要求下山营救。为了不使刚刚获得喘息机会的游击队再次遭受挫折,曾友之决定自己下山设法相救。华蓥县县长杨至斋家里,白坤洁的母亲正在请求这位开明的绅士为自己被捕的女儿想想办法……

第 8 集

  杨县长表示,可以设法让白坤洁保释出狱。正在这时,熊旅长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要把白坤洁提走。杨县长据理力争,面对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同盟会会员,熊旅长败兴而归。夜晚,47旅的冯连长带着部队冲到县监狱,发现白坤洁已经被杨县长秘密转移得不知去向,下山营救白坤洁的曾友之来到了杨县长家里,向他申明大义。虽然白坤洁是为救他女儿杨丽雯而被捕的,但她毕竟是背着共产党和双枪老太婆的嫌犯这样的罪名,踌躇再三,杨县长终于决定放白坤洁出狱。但条件是让游击队配合,演一出劫狱的“双簧”,并同意曾友之和白坤洁的母亲前往探监。出人意料的是,白坤洁并不同意他们的方案。她认为如此一来就等于承认自己就是双枪老太婆,这将会给今后开展工作带来很大的困难。为了不让敌人抓住把柄,在杨县长的配合下,白坤洁利用移花接木的办法得到了保释书,并堂而皇之的走出了县监狱的大门。

  熊旅长和侦缉队的涂立军等人,得知白坤洁出狱并就此杳无踪迹之后气急败坏,纷纷向重庆军部大告御状,说杨县长暗中通共。于是闵加林奉命从重庆来到华蓥……

第 9 集

  在闵加林召集的调查白坤洁保释案的会议上,杨县长竭尽全力为白坤洁开脱罪名。而熊旅长则咄咄逼人,以杨县长释放白坤洁的“手令”为证,要将杨县长当场拘捕。正在这时,传令兵来报:门口有一个自称是双枪老太婆的人要进来。

  正当众人惊诧之际,自称是双枪老太婆的白坤洁出现在大家面前,并坦然承认保释案里的人就是她。这让熊旅长也一时摸不着头脑:怎么双枪老太婆竟然是个这么年轻的女子。白坤洁告诉众人,自己出狱并不是杨县长放的,而是县里乡绅集体居结担保,并有保约为证白坤洁的突然出现,使“保释案”的风波就此终结。众人离去之后,闵加林问白坤洁为什么要冒这个风险,白坤洁却反问他:“让你居结担保,你会吗?”闵加林毫不犹豫的回答:“当然会”。“那我到这儿来还有什么风险?”说罢,白坤洁飘然而去……

第 10 集

  闵加林十分担心白坤洁的行踪,他派卫兵把白坤洁请回闵家在华蓥山的老宅大院居住。闵母早已喜欢上了白坤洁,很想撮合儿子与白坤洁的婚事。如今见白坤洁又来到此地,便一再挽留她多住些日子。但白坤洁却一直惦记着联络图和杨丽雯的下落……

  原来,在白坤洁救出杨丽雯后,地下党就将杨丽雯隐藏起来。一则保护她免受熊旅长的纠缠,二则为了找回被她无意中带走的联络图。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大大咧咧的杨丽雯并没有把联络图夹在书中带走,而是把自己也看不懂的联络图又放到了家里的小皮箱里。

  白坤洁得到了上级传来的消息,闵加林此次到华蓥县还有另一项秘密使命。白坤洁决定潜入熊旅长请闵加林吃饭的饭庄,伺机行动。白坤洁遇到了周永盛的相好春妍,她是专门在这里给达官贵人陪酒的。白坤洁让春研利用伺候熊旅长夜宿仙乐居的机会,从他身上搞到了那封密件。而密件上的内容竟然是:将杨县长秘密处决。

  地下党得到情报后,要求白坤洁保护好杨县长和他的女儿杨丽雯,绝对不能让联络图落到敌人手中。行刺杨县长的企图因为白坤洁的出面干涉而落空,熊旅长便想借宴请杨县长的机会,在酒杯中下毒,好趁着敬酒的时候将他毒死。曾友之不惜冒险寻觅到杨丽雯落脚的法华寺。两人刚见面,闵加林便带着卫兵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第 11 集

  闵加林帮曾友之摆脱了周永盛的追缠,熊旅长以饯行为名请众人吃饭,其实想毒死杨县长。

  细心的白坤洁发现了席间的蹊跷,故意替杨县长代酒,并借机“不小心”打破了装有毒酒的酒杯。毒酒溅在地上,泛起了缕缕的青烟。熊旅长的阴谋破灭。

  上级党组织要求白坤洁继续利用双枪老太婆给敌人构成的压力,干扰敌人剿共的部署,同时保护好杨县长,找回联络图。闵母与闵父都急着想让闵加林娶妻成婚,虽然闵父喜欢杨丽雯,但闵母却执意想把白坤洁娶进门来。在闵母的催促下,闵加林带着聘礼去了白坤洁的老家,向白坤洁的母亲提亲……

第 12 集

  回到家里的白坤洁听说此事,感到十分矛盾和痛苦,当晚,曾友之来看白坤洁时,白坤洁就此事征询他的意见。闵加林突然造访,曾友之只好悄然隐蔽。二人的谈话被一声音打断,闵加林截住了刚从白坤洁那离开不久的曾友之。他愤怒的用枪指着曾友之,斥责他不该在自己和白坤洁之间插一杠子。两人针锋相对,差点就扣动了各自手中的手枪扳机。

  白坤洁没有答应闵的提亲,闵加林十分沮丧,而且他也察觉到了白坤洁和共产党游击队有着密切的关系,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和处理今后的事情。此时,白坤洁接到上级的指示,要她继续利用合法身份住进闵家。

  熊旅长从游击队内部传来的情报上,得知双枪老太婆将会来华蓥县保护杨县长。派周永盛把这两个人同时干掉。闵加林内心本不想执行对杨县长的暗杀命令,夜晚,他特意去看望杨县长和杨丽雯。没想到从窗口飞进一个小纸团,上面提醒杨县长从速离开此地。闵加林刚步出门外想看个究竟,黑暗中还来不及拔枪,就遭遇了前来刺探的周永盛,并和他展开了徒手搏斗。在闵加林就快招架不住的时候,白坤洁出面搭救了闵加林。漆黑的夜晚,他们谁都没有认出对方……

第 13 集

  当晚,为了保护杨家父女,闵加林在杨家整整守了一夜。这让杨丽雯心里十分欣慰。原来,杨丽雯的内心,一直十分爱慕这位在仕途上有着光辉前景的年轻军官。

  闵加林又接到了军部的密令:对杨县长的刺杀工作,由他本人亲自来完成。这让闵加林陷入了更加矛盾的困境中。闵加林十分担心他对白坤洁的怀疑会变成现实——双枪老太婆就是白坤洁。熊旅长得知谋杀杨县长的任务将由闵加林来亲自执行,不禁暗自高兴。

  杨县长在临走前,把联络图交给了闵加林。此时,游击队也得到了情报:敌人将在路上设下埋伏。白坤洁使用掉包计,化装成杨县长帮助杨县长顺利逃离,闵加林带着杨县长和杨丽雯,已经到达了离重庆不远的小镇——天池镇。

  曾友之带着游击队的同志前来助战了,他们顺利的使白坤洁脱离了险境。但令白坤洁困惑不已的是,曾友之是从何处如此及时的得到消息并赶来救援的。这一点,连曾友之也无法回答。因为他接到的,是绑在一块从窗外扔进来的石头上的小纸条。

  闵加林和杨县长、杨丽雯在天池镇一家小旅店住了下来,这刚好是游击队员梁二嫂用作掩护的一个据点。深夜,闵加林独自在屋里心绪烦乱……

第 14 集

  犹豫再三,闵加林终于决定服从上峰的指示。他套上面罩向杨县长的房间走去,却碰见了一直在暗中保护杨县长的梁二嫂。二人交手,梁二嫂不敌,被闵加林刺伤了手臂,但同时她也抓下了闵加林风衣上的一颗纽扣。梁二嫂的喊叫,引得众人纷纷从屋里跑出来一探究竟。闵加林趁乱溜走,偷偷跑进了杨县长的房间,将躺在床上的杨县长杀死。

  杨丽雯发现父亲被害后悲痛欲绝。闵加林却将罪过推到双枪老太婆和华蓥山游击队身上。杨丽雯并不相信这种说法,但闵加林告诉她,他会好好照顾她今后的生活,这又让杨丽雯感到一丝欣慰。杨县长被害,联络图仍无下落。游击队营地,曾友之和白坤洁权衡利弊之后,曾友之向白坤洁下达了这样一个命令:万一发现闵加林得到了联络图并有上交的意图,便立刻将他就地解决。

  闵加林心里对杨丽雯始终有着一丝愧疚,为了弥补闵加林决定娶杨丽雯为妻。白坤洁去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并趁乱从闵加林的书桌里,拿走了那张地下党联络图。

  上级党组织要求华蓥山游击队将一批药品送到川陕苏区,白坤洁和曾友之接受了任务。但与此同时,侦缉队也得到了游击队内部叛徒送来的相同情报。贺云龙带领人马赶到江边,将所有的货船扣下,至等着游击队送上门来。然而,白坤洁和曾友之却用调虎离山的办法,使侦缉队扑了个空。闵加林却发现联络图不翼而飞……

第 15 集

  侦缉队队长贺云龙和周永盛喝酒谈到杀周永盛父亲的仇人,周一直怀疑是闵加林。白坤洁和曾友之一直不清楚到底是谁送的情报。

  白坤洁为了能在华蓥地区有更好的掩护身份,就到当地的一所小学任教。闵起疑,但没多想,但这所小学的校长吴思亮是国民党员,他发现白坤洁的诸多疑点之后,便向侦缉队的副队长周永盛报告。闵加林悬赏每人五十大洋抓获双枪老太婆,侦缉队开始胡乱捕人,抓来了几十个老太婆。一时间,凡是与闵加林搭点儿关系的,都纷纷前来向他要人,搞得闵加林头疼不已。还是杨丽雯的一个“过堂审讯,证人辨认”的主意,帮闵加林解决了这个问题。只是侦缉队这次又闹了个不大不小的笑话,这一轮对双枪老太婆的围捕也只得草草收场。

  白坤洁接到上级指示,要将一批投奔革命的学生送到苏区去……

第 16 集

  为了保证安全,白坤洁带领游击队机智巧妙的护送学生们,闯过了侦缉队设下的明岗暗哨,并成功的摆脱了敌人的追捕。侦缉队内部,队长贺云龙开始有些怀疑周永盛,遂派人暗中监视周永盛。上级党组织决定将华蓥县改为特别支委,这时,敌人忽然包围了上来。白坤洁当机立断,出面将敌人引开,敌人在各个城门口增加了岗哨,并对来往的行人严加盘查。这使游击队要将一位党组织负责人送出城外的计划,面临着极大的困难。危急关头,白坤洁和曾友之以调虎离山之计,顺利的完成了护送任务。白坤洁回到学校继续任教,发现校长经常在监视她,便设计戏弄了他一番……

  周越来越确认闵是其杀父仇人,杨丽雯在给闵加林整理衣服时,发现他穿的风衣少了一颗扣子。与闵加林说起的时候,闵加林表现得十分紧张。原来,那颗扣子是在暗杀杨县长的时候,与保护杨县长的人徒手搏斗的时候,被对方扯掉的。闵加林寻找了一个借口,把这件事掩饰了过去,上级党组织在华蓥地区召开一个特别会议,并委派一位名叫陈仲祥的同志进山负责指导工作。内部叛徒将情报告诉了侦缉队,就在游击队准备下山迎接的时候,又收到了一份意外的情报……

第 17 集

  得到情报的贺云龙布下兵力,等到游击队冒着危险赶到城门口的时候,眼睁睁陈仲祥被捕。

  杜四山和秋玲为了营救被捕的陈仲祥同志试图劫狱,不料反被敌人包围,幸亏白坤洁和曾友之及时相救才脱离险境。白坤洁再次来到闵家,以被捕的人是自己表哥为由,希望闵加林帮忙把人放了。闵加林虽然口头答应放人,但等到杜四山等人去迎接的时候,才发现陈仲祥已被秘密押往重庆。众人不解。

  杨丽雯请白坤洁帮着找扣子,白确认了是闵杀了杨父,并告之曾友之。

  侦缉队的周永盛找到杨丽雯,让她赶快转告白坤洁,说她所在的学校校长已经将她作为共产党,上报给了侦缉队,同时要杨丽雯提醒白坤洁多加注意……

第 18 集

  就在校长还欲向上面写告发信的时候,周永盛趁着黑夜除掉了这个奸细。曾友之暗中发现一直给游击队递送信息的神秘人物,就是周永盛……侦缉队得到情报,川东地区的地下党组织,将在华蓥地区召开重要会议。他们想趁此机会将前来与会的地下党负责人和游击队一网打尽。闵加林回家告诉杨丽雯,说白坤洁就是共产党,这次恐怕在劫难逃。

  杨丽雯请闵加林帮助白坤洁脱险,闵加林却说只能听天由命。曾友之得到周永盛送来的情报,得知敌人已经张网以待。但此时已经赶不及通知前来开会的同志,变更会议时间,情况十分危急。游击队只能到各个路口去堵住前来赴会的同志,曾友之在行动的时候被敌人认出,陷入了敌人的包围。周永盛开枪打死了围住曾友之的敌人,使得曾友之得以脱险,自己却被侦缉队逮捕。

  试图在路上堵住前来开会的同志的计划没有成功,曾友之决定采用“诈降”的办法,以一个人的牺牲换取前来与会的同志们的安全。与此同时,白坤洁也发现了游击队内部的奸细,并就地处决了他……

第 19 集

  眼看敌人的阴谋即将得逞,曾友之冒险来到侦缉队表示“自首”。涂立军、贺云龙等人喜出望外,并设宴款待曾友之。重庆的大街小巷,顿时被报童“共党头目曾友之自首”的喊声覆盖。

  白坤洁化妆潜入闵家卧室,请杨丽雯帮忙,让她以闵加林请曾友之吃饭为名,将他骗到一个饭店见面。见面后,白坤洁斥责曾友之叛变革命,并拔出双枪准备处决他。曾友之向白坤洁解释了一切,并告诉白坤洁说,这样做是因为这是当时最快的,也是唯一的解救危机的办法。贺云龙发现自己上了曾友之的当,因为曾友之的“叛变”已经路人皆知,那就不会再有人来参加会议了。等到他赶到曾友之的住处,发现已人去楼空。贺云龙带人包围了白坤洁和曾友之见面的饭店,二人在和敌人激战之后,终于摆脱了追击。

第 20 集

  为了诱捕白坤洁,闵加林将白坤洁的母亲接到县城。敌人决定大规模围剿,周永盛让杨带自己找到游击队,告之敌人要围剿的消息。周永盛告诉杨丽雯,杀害她父亲的凶手就是闵加林。听到这个消息后,杨丽雯当着闵加林的面拔抢自尽。白母拒绝帮助国民党劝降自己的女儿,而被敌人吊死在了城楼上。上级党组织指示华蓥山游击队赶在敌人进山围剿前,开赴川北与红军会合。在转移的途中,游击队和敌人遭遇并展开了一场激战。闵加林、贺云龙等人被白坤洁和游击队击毙,但是曾友之和周永盛却在这场战斗中牺牲。

  白坤洁带领游击队,继续踏上了新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