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鹿州市迪蒙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许静宜在公司服装间被谋杀,而尸体却不翼而飞,引起轩然大波。负责调查许静宜之死案子的刑警,是许静宜二十年前的学生赵毅。

  赵毅在许静宜住处勘察时,从相册里看到了当年他在师范学校读书时的一些照片,在这些照片大多是师生的合影,其中有一张是全班的合影。而引起他注意的是,在这本老相册里,有许多空着的,很明显一些照片是被人去掉了。

  在众多怀疑线索中,赵毅始终觉得那些被人去掉的老照片是一条重要的线索。赵毅把昔日的同学召集到许老师的追悼会上,在老同学的相聚中开始了排查。在毫无进展的情况下,刑警队长张双喜对赵毅的侦破方向产生了质疑。就在赵毅为此而困惑之时,他偶然发现,自己珍藏的那张全班合影与在许静宜家看到的那张全班合影有微小的出入。他珍藏的合影中,他是和全班的高才生叶飞宇并肩站在一起的,而许静宜家中的那张,叶飞宇是和许静宜站在一起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张合影有两个版本?赵毅找到了所有同学家中珍藏的全班合影,证实了这张照片不可能有两个版本之后,赵毅找到案件的突破口,他的昔日同窗好友叶飞宇进入了他的侦察视线。

  身为文化局局长的叶飞宇也已经觉察到警方对他的注意,此时他的婚姻也出现了“危机”,他的夫人司马江宁在与他一次“激烈的争吵”之后被赶出了家门。离家出走的司马江宁在叶飞宇的逼迫下作为卧底到了至今还是单身汉的初恋情人赵毅家中。

  司马江宁和叶飞宇“离婚”了。在她与赵毅的“旧情复燃”之中,赵毅慢慢理清了头绪,将一个貌似情杀案件的谜底层层揭开,一举破获案件的同时,弄清楚了二十年前发生在鹿州艺专的另一桩悬案。一个品学兼优的女生黄美琪,是如何被分配到本不属于她该去偏远山村,她又是如何嫁给一个相貌丑陋的出租车司机,又如何将自己的老师杀害;一个苦命的女人,由于隐情将刚生下的儿子被母亲活活掐死;一个事业正如日中天的男人,为了仕途杀死了与自己保持了二十年畸形恋情的自己的老师;悬念跌荡起伏,情节出人意料,气愤紧张刺激,剧中通过几个离奇案件,给观众讲述了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可是黄雀又成为了猎人的猎物,主要角色中茹萍、左翎、洪剑涛、王奎荣、徐永革、申军谊等演员究竟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谁是螳螂、谁是蝉、谁会是黄雀呢,敬请期待!

分集剧情:
第 1 集

  东南剧场正在进行一场排练,舞台上方的大灯意外掉下来,把青年演员白小艳砸死,迪尔蒙公司经理许静宜意识到这个掉下来的灯是针对她的,面对刑警队副队长赵毅的询问,许静宜语无伦次。赵毅在剧场调查时邂逅身为东南剧场经理的当年的同学和恋人司马江宁,但司马江宁态度冷淡。原来这一切都是司马江宁的丈夫,现任鹿州市歌剧团团长的叶飞宇一手设计的,叶飞宇和曾是自己老师的许静宜保持了二十年的私情,但为了自己的前途,叶飞宇决定想办法除掉许静宜,想不到却误杀了白小艳。为了除掉自己仕途上的绊脚石,叶飞宇再次铤而走险,在迪尔蒙公司服装间,叶飞宇打死许静宜。

第 2 集

  叶飞宇把自己打死许静宜的事告诉司马江宁,司马江宁劝他自首,叶飞宇反而拉着司马江宁一起寻找许静宜的尸体。赵毅在办公室琢磨案情,刑警魏祥却为他没有当上刑警队长抱屈,赵毅叫他不要胡说。赵毅连夜再到东南剧场勘察现场,守门的蔡子桑误以为有窃贼报警,赵毅乘机向蔡子桑了解情况。刑警队长张亚娜对赵毅的私自行动非常恼火,在张亚娜的办公室里,两人一言不合争执起来。白小艳的父母来剧场闹事,正好被来调查情况的赵毅遇到,赵毅帮司马江宁解围,但司马江宁对赵毅的态度依旧冷淡。叶飞宇到许静宜家寻找自己和许静宜交往的证据,赵毅也想到许静宜家了解情况,赵毅的敲门让叶飞宇大惊失色。

第 3 集

  在许静宜的家里,叶飞宇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神秘人告诉他想找许静宜就到鹿州艺专,之后神秘人又分别打电话给蔡子桑和警察。在鹿州艺专,叶飞宇看见许静宜的尸体,并目睹蔡子桑被抓,他终于明白背后有一个神秘的人在操纵着一切。叶飞宇回到家里,要司马江宁为他做不在现场的证明,司马江宁犹豫,叶飞宇用她的母亲要挟她,司马江宁无奈。蔡子桑被放出来,回到家里和女儿吵了起来,蔡金玉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在刑警队召开的案情讨论会上,赵毅对张亚娜的作法很不满,两个人的矛盾激化,张亚娜要求李局把赵毅调离刑警队,李局为赵毅开脱。叶飞宇利用关系查到打给他的那个神秘电话的位置,在那里他又接到神秘人打来的电话。

第 4 集

  赵毅在许静宜家的电话上看见叶飞宇的手机号码,他不动声色。张亚娜认为赵毅和案件的几个关键人物都有联系,要求李局让他回避,李局却认为这是有利条件,赵毅也把十五年前的一件积案提出来,认为和目前发生的案件有直接的联系,李局鼓励赵毅把案子一查到底。叶飞宇再次来到东三街,想不到在这里遇到鹿州艺专的同学黄美琪,他邀请黄美琪一起去参加许静宜的追悼会,黄美琪不置可否。叶飞宇打电话给赵毅,一方面是邀请他参加许静宜的追悼会,另一方面是旁敲侧击打探蔡子桑被抓一事,赵毅虚与委蛇。在许静宜追悼会之后的酒会上,一帮同学相聚在一起,叶飞宇表示要帮黄美琪找一个好工作。

第 5 集

  叶飞宇被提拔为鹿州市文化局局长,在上任的第一天,蔡子桑就来闹事,并找叶飞宇要回自己以前送给许静宜的家传手镯,叶飞宇为了栽赃蔡子桑,把蔡子桑以前写给许静宜的信寄给刑警队,而麦天顺也把叶飞宇用来打伤许静宜的模特胳膊寄给刑警队。司马江宁给叶飞宇打电话,声称要去自首,叶飞宇借口和司马江宁一起去接孩子,把她拉到当年埋葬她和赵毅私生子的地方,告诉她如果不是自己守口如瓶保护司马江宁的母亲,她母亲早就关在监狱里了,司马江宁答应再不去自首了。

第 6 集

  魏祥收到一封信,里面有一张奇特的儿童画,赵毅看到后很吃惊,因为他一眼就看出画上画的正是十五年前的鹿州艺专,并且他还告诉李局,当年张红军根本就没有自杀的理由,张的死很可能就是他杀。赵毅到东南剧场找司马江宁了解当年的情况,正好被来接司马江宁的叶飞宇看见,赵毅想向叶飞宇解释,但叶飞宇开车离去。叶飞宇带叶子和蔡金玉吃快餐,其间两个人含情脉脉,被经过的司马江宁看见,司马江宁很痛苦。魏祥在许静宜家里发现了司马江宁的头发,她被作为嫌疑人被刑警队拘留。赵毅想帮助司马江宁苦于没有证据。

第 7 集

  黄美琪的生日即将到了,麦天顺为她买了一条高档项链,叶飞宇为黄美琪找一个在剧场卖票的工作,在去黄美琪家送录用函的途中,叶飞宇好麦天顺碰面,两个人都有些意外。叶飞宇向何振江打听手镯的来历,何振江滴水不露,黄美琪怀疑麦天顺是不是把手镯给卖了,麦天顺矢口否认。黄美琪到东南剧场上班,司马江宁很高兴,黄美琪教叶子画画,画出来的画和寄到刑警队的一模一样。赵毅去看望司马汉光,司马江宁很生气,认为他不应该打扰司马汉光,叶飞宇来接叶子,看见赵毅和司马江宁一起,误会加深。

第 8 集

  赵毅到老鹿州艺专勘察情况,意外发现锅炉房的一块玻璃可以看见三楼楼顶,他怀疑当年的情况有目击证人,决定找当年看门的钱大棒子了解情况,钱告诉赵毅当年的锅炉工叫小顺子,赵毅让杜峰帮忙查找小顺子的情况。蔡子桑在叫酒摊上喝酒,和老板争执起来,麦天顺故意把叶飞宇的手表掉到地上让蔡子桑拣走。叶飞宇知道自己的手表在蔡子桑手上,把蔡金玉骗出家门,想办法让蔡子桑死于心脏病。

第 9 集

  张亚娜向蔡金玉了解情况,单纯的蔡金玉却什么都不知道。杜峰认为蔡子桑死后就可以结案了,赵毅却叫他不要被表面现象迷惑。通过技术鉴定,赵毅得知蔡子桑家是被一把新配的钥匙打开的。叶飞宇敏感的觉得何振江可能是个危险的苗头,他劝何振江离开鹿州,何不听,但随后警察的调查让他胆战心惊,当他好不容易逃出警察的视线,却有落到麦天顺的手里,他答应给麦天顺一笔钱,以保全自己的性命。

第 10 集

  赵毅拿给张亚娜两张叶飞宇的照片,并说这两张照片都是从许静宜家拿到的,张亚娜推测那个神秘的幕后人一定是在提醒什么。赵毅和司马江宁以及黄美琪在东南剧场叙旧,赵毅无意透露出何振江在易州出现的消息,黄美琪埋怨麦天顺当时心慈手软,麦天顺这次决定不顾一切要杀人灭口。何振江伙同盗墓贼盗墓,赵毅等人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就在警察包围了何振江一伙的时候,何振江被麦天顺打死。

第 11 集

  麦天顺开车冲出来,为了留活口,赵毅命令杜峰放弃击毙麦天顺的机会,麦天顺得以逃脱。叶飞宇逼迫司马江宁给赵毅打电话,当他知道何振江被打死,叶飞宇暗自高兴。赵毅在一个汽车修理厂找到麦天顺的车,麦天顺被通缉。赵毅找叶飞宇到茶室喝茶,并询问他和许静宜是什么关系,叶飞宇非常嚣张,把茶叶水泼到赵毅的脸上。叶飞宇接到黄美琪的电话,黄约他到鹿州艺专三楼平台见面,这一天正是张红军十五周年忌辰,在平台上,每个人都回忆起当年发生的事。

第 12 集

  赵毅和张亚娜讨论案情,赵毅认为除麦天顺之外幕后一定另有其人,张亚娜却觉得在抓住麦天顺之前一切都是假设。叶飞宇来找钱大棒子,也希望从钱大棒子嘴里知道当年的一些情况。张亚娜带领赵毅和杜峰等抓捕麦天顺,又被他逃脱,叶飞宇从电影《无间道》里得到启发,逼迫司马江宁住到赵毅家里,希望可以打探到一些情况。司马江宁无可奈何,只得搬到赵毅家里住,张亚娜对此很不满。

第 13 集

  赵毅等接到线索到大众旅店抓捕麦天顺,想不到麦天顺提前得到消息逃脱,只抓了一个贩卖盗版光碟的。叶飞宇接蔡金玉下班,并告诉蔡金玉自己马上要和司马江宁离婚,蔡金玉虽然表示这和自己无关,但还是很高兴。晚上叶飞宇被恶梦惊醒,就给司马江宁打电话,又向司马江宁了解赵毅的行踪,司马江宁无奈只好打电话给赵毅,赵毅无意泄露自己的行动,麦天顺再次逃脱。

第 14 集

  叶飞宇悠闲地喝着茶,打电话给东躲西藏的麦天顺,警告他不要和自己作对,麦天顺要他走着瞧。赵毅质问司马江宁是不是她泄露了自己的行动,他劝司马江宁不要执迷不悟,否则将会受到法律的严惩,司马江宁虽然矢口否认,但也不得不离开赵毅家,赵毅内心非常痛苦。麦天顺来找钱大棒子,想杀人灭口,但最终良心发现,倒掉已经放了毒药的酒。赵毅因为泄密被停职写检查,张亚娜请求李局宽恕赵毅,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第 15 集

  黄美琪劝麦天顺暂时找个地方避避风头,等有机会再找叶飞宇算账不迟。叶飞宇来找司马江宁,司马江宁希望结束梦魇般的生活,要和叶飞宇离婚。黄美琪给躲在锅炉房的麦天顺送吃的东西,想不到叶飞宇跟踪而至,叶飞宇放火想烧死麦天顺,被黄美琪救出,麦天顺准备报仇。张亚娜来找司马江宁,告诉司马江宁赵毅被停职的事,希望司马江宁不要连累赵毅,赵毅不满张亚娜的做法。叶飞宇赶来,警告张亚娜和赵毅不要骚扰司马江宁。黄美琪来说叶子不见,众人大惊,叶飞宇接到麦天顺打来的电话。

第 16 集

  赵毅带着司马江宁到处寻找叶子,赵毅认为叶子可能被绑架,司马江宁要赵毅送她回家,在家里,叶飞宇带了一箱子的钱准备去赎叶子,司马江宁要叶飞宇带她一起去,叶飞宇却讽刺她是个不称职的母亲。麦天顺几次改变地点,赵毅等一路跟踪叶飞宇到一个废弃的工厂内,麦天顺扬言要炸死叶子,要叶飞宇答应他提出的条件,在营救叶子的过程中,麦天顺被赵毅打死。

第 17 集

  司马江宁质问叶飞宇麦天顺为什么要绑架叶子,并对以前学校发生的事产生怀疑,叶飞宇反而指责司马江宁不负责任,还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的一干二净。司马江宁找蔡金玉谈话,希望蔡金玉认清叶飞宇的本来面目,蔡金玉年轻气盛,不但不听从司马江宁的劝告,反而奚落司马江宁。司马江宁终于和叶飞宇离婚,赵毅把司马江宁接到自己家里。

第 18 集

  赵毅找到张红军的家里,了解到黄美琪当年曾在易州的一个小山村教书,他决定和杜峰一起去那里找黄美琪。临走的时候张亚娜要赵毅放心司马江宁,说她会照顾司马江宁和叶子的。赵毅在小山村的学校里找到了黄美琪,黄美琪对赵毅坦白了自己知道的一切。就在他们准备逮捕黄美琪的时候,黄美琪的学生马兰难产死去,为了使学校里的学生能继续读书,黄美琪希望自己能多留一天,赵毅答应了黄美琪的要求。 第 19 集

  司马江宁的母亲脑出血死亡,司马江宁悲痛之余,决定不顾一切揭露叶飞宇的罪恶行为,叶飞宇却以叶子的生命威胁司马江宁,声称只要司马江宁敢自首,他就不会让女儿孤独地活着。几个学校的小孩为了掩护黄美琪逃走,扎破了赵毅的车胎,等杜峰发现自己的汽车的轮胎被扎破,并告诉赵毅情况不妙时,黄美琪已经失踪,张亚娜让赵毅无论如何先赶回来。

第 20 集

  在叶飞宇家,叶飞宇告诉赵毅,当年司马江宁曾经生下了他们共同的孩子,但为了司马江宁的前途,孩子被司马汉光亲手扼死,赵毅非常痛苦。张亚娜决定逮捕叶飞宇,黄美琪突然出现在叶飞宇的车上并劫持了叶飞宇。在鹿州艺专的三楼平台上,黄美琪逼迫叶飞宇说出当年的一切,随后跳楼自杀,叶飞宇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