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20世纪80年代中期,南方沿海成立了金澜经济特区。于海鹰应曾在战场上生死与共的战友陆涛之邀,不顾妻子乔红的反对,从北京某部调来金澜武警机动支队任副参谋长。刚刚到任仓促遇到的第一次战斗,竟是平息两个村庄因争地纠纷而引发的大规模械斗。特区新建,供应紧张,物涨飞涨,一部分刚调来的官兵纷纷找门路调走,乔红也赶来金澜拉于海鹰回北京。面对心中困惑与各种困难,于海鹰、支队参谋长陆涛和政委肖明亮在新年聚会上立誓艰苦创业,带出一流的部队。

  四面八方闯特区的人蜂拥而至,机动支队的来队家属也人满为患。为治理部队人心涣散,于海鹰力主按条令规定清退家属,并借“八一”换装组织阅兵,内强素质,外塑形象。陆涛为让阅兵更有效果,下令增加了硬气功表演项目,现场赢得了轰动。于海鹰认为是花把势,十分不以为然。在抓清退家属工作中,于海鹰坚决把陆涛的爱将、善于在外交友办事的韩非处理转业,参谋张武的女友李红梅无家可归也不得不含泪离去。

  于海鹰力主尽快修建支队的训练场,陆涛设法用旧礼堂换来了地产商邱老板在郊外的一大块地皮。不想邱老板偷偷将礼堂改建成夜总会。于海鹰大为震惊,怀疑陆涛有问题,两人发生冲突。于海鹰一怒之下查封了夜总会引发了官司。肖政委仔细研究双方合同,请来律师平息了纠纷。总队调查组来查处此事,肖政委和陆涛主动承担了责任。

  乔红转业来特区发展,却因“炒股事件”与于海鹰陷入冷战。陆涛答应帮助几个关系户搞到新股票发行认购券,也因于海鹰的反对而落空。这时,发生了一辆宝马车强行闯入机场、战士林阿水为保护客机被撞身亡的事件。暴怒中的于海鹰擅自发布了搜捕凶手的命令。肖政委、陆涛紧急采取补救措施。于海鹰被上级停职反省,并派往农场任场长,但仍然恶补法律知识,苦苦寻找“机场案”的疑点。

  突如其来的热带风暴袭击了特区,于海鹰奉命赶到被洪水围困的清江监狱抢险,并指挥完成了千余名犯人转移的艰巨任务。“机场案”的替罪羊杜海在犯人转移途中受到于海鹰和战士们的保护善待,终于良心发现,吐露了案情真相。抗洪胜利了,于海鹰官复原职,“机场案”的肇事真凶也被绳之以法。

  党中央下发了“军队不经商”的指示,于海鹰欢欣鼓舞,抓部队力度更大。陆涛却因为与地方老板交往过多,及挪用公款帮助乔红解脱商业困境而受到降职处分。于海鹰十分内疚,带着乔红四处借款,已转业的韩非也变卖了自己的老战友酒吧来帮助陆涛,但已经于事无补。

  武警支队接受了公安部门下达的剿黑任务,于海鹰经多方考察命张武卧底侦察。张武承受了女友李红梅的极大误会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支队打了一场漂亮的剿黑战。陆涛因受到处分被排除在战斗之外而受到极大刺伤,执意要求转业。于海鹰、肖政委多方挽留无效,帮助陆涛安置在特区海关任副关长。

  张武率兵进驻开发区,却因不满老板们的作派屡屡与之发生冲突。于海鹰告诫张武要正确认识改革开放,并将张武送入军校学习充电。又一场热带风暴袭来了,于海鹰率官兵为抢救开发区贵重物资彻夜拼搏。老板们为武警官兵所感动,主动要求为开发区驻守官兵盖起了漂亮的营房。

  面对世界安全形势的新变化,已升迁至总队任职的于海鹰、肖明亮狠抓部队的信息化建设,积极准备了应付各种突发事件的预案。张武却因为适应不了高科技知识的学习而被军校退回部队。于海鹰对爱将张武恨铁不成钢。陆涛已经过上了“贵族”生活,对于海鹰的苦心规劝不屑一顾。中央联合调查组进入金澜特区,武警部队受命执行“双规”任务。于海鹰、肖明亮万万不曾料到陆涛也因为严重渎职而被“双规”,心痛欲裂。

  风口浪尖二十年,今天置身大墙内外、分别身为将军与囚徒的于海鹰和陆涛都感慨万端。按照武警总部的命令,金澜特区武警部队举行了大规模反恐演习。于海鹰指挥千军万马坚定前行,决心永远坚定地履行做党和人民忠诚卫士的光荣使命。

分集剧情:
第 1 集

  反恐演习开始了,于海鹰的眼前走过千军万马,回首二十年,往事似云烟,却又分明历历在目。

  枪林弹雨的战场上,生死的关头,陆涛拼命救出了于海鹰,他们成为一对生死兄弟。和平时期,于海鹰在陆涛的热情邀请下也从北京来到金澜特区。没想到这次两人却是在一个特殊的战场上相聚了——两个村子为争地皮而发生了械斗,陆涛与公安工作组被老百姓误解而遭包围,于海鹰率队前去解救,他果断地平息了事件。事件平息了,但于海鹰的心中却掀起了波澜,他感觉到了现实和理想的差距。

第 2 集

  特区就像一个磁场,吸引着怀有各种梦想的人涌来,一时间特区是人满为患。一名战士到码头接到特区找发展机会的父母,因无特区通行证而被扣押,于海鹰赶去解释,却被抢白,经神通广大的韩非四处找人“活动”,才算解决问题,这让于海鹰生了一肚子闷气。武警部队即将换装的消息让于海鹰振奋了起来,他提议借“八一”之机,搞一次阅兵,外树形象,内强素质。阅兵训练中插曲不断,雨中集合近半数人不知去向,经值班军官张武报告才知道战士被陆涛派往支队建筑工地及以“有偿支援地方”为理由派往某工厂,于海鹰质问陆涛,陆涛却怪他“一根筋”,还送他一只BP机,希望这先进的东西能让于海鹰的头脑灵活起来。

第 3 集

  晚上,乔红劝说于海鹰:你是东北虎并不是南方猴,根本不适合在特区发展。但于海鹰坚持留下,无奈,乔红替他向陆涛道歉并告知次日要回京。支队接到紧急命令,拦截两逃犯,多次集合外出表演的战士们披戴一身表演服装及用具,锣鼓喧天地来到操场,于海鹰见状大怒。更让他羞愤的是因错过了最佳战斗时间,总队已将阻截任务交给另一支队。被通报批评后,支队决议大力整顿。深夜,特勤中队的新兵林阿水擅离岗位,于海鹰怒斥无作为的特勤中队中队长韩非。军纪检查中,于海鹰一视同仁,将未出操的陆涛的名字也上了黑名单。没想到陆涛很大度,反鼓励于海鹰继续严抓狠管。张武被派到特勤中队蹲点,却被于海鹰发现失职,于是体罚张武和韩非围操场跑50圈。

第 4 集

  神枪手张武一枪击毙了劫持人质的罪犯,胜利完成任务。罗静知道韩非还被关禁闭,好言为他在陆涛面前求情,但韩非还是被撤消了中队长的职务。于海鹰找肖政委想为张武请功,但肖政委却给了他一封匿名信。深夜,于海鹰巡视,发现林阿水还在打沙袋,劝他不要背思想包袱,要安心本职工作。之后,于海鹰在支队墙边逮住了刚刚溜回的张武。他痛下决心要搞封闭式管理,誓要以严治散,同时悄悄跟踪屡屡外出的张武,发现李红梅根本没有离开特区,就住在韩非帮忙租的房子里。陆涛抓住张武这一情况在会上提出转业名单里如果有韩非就一定要有张武。张武苦恼已极,于海鹰得知李红梅留下也确是走投无路,为此他找陆涛求情,陆涛不置可否。

第 5 集

  庄严的军乐声中,神圣的国旗下,于海鹰、陆涛、肖明亮、张武等人被授予武警警衔。看着第一次佩带警衔拍下的标准照,于海鹰的心中充满了光荣和骄傲,他立即给陆涛也送去了照片。兄弟二人想到曾经共同经历的战争岁月,想到那些在战场上牺牲了的弟兄,感慨万千,自然地冰释前嫌。特勤中队居然出了精神病,这让于海鹰大吃一惊,原来是中队的后窗对着墙外的灯红酒绿,一到夜间,墙外欢声笑语不绝于耳,让战士们无法安睡,一些战士为此神经衰弱。于海鹰决定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顺便对肖政委提出,陆涛建议用支队在城区的旧礼堂换邱老板在郊外的一大块地修建新的训练场,肖政委并不支持这个想法。

第 6 集

  原来韩非是要无偿支援支队,但于海鹰就是认为他是在显摆,给部队带来了恶劣影响,将其逐出了营区。支队集合出动,路上,林阿水不明白这是要执行什么任务,张武让他不要乱问。来到郊外,才知道于海鹰是要发挥愚公移山的精神,带领战士用双手,用最原始的工具铁锹一点一点努力修建新训练场。这边热火朝天的干着,那边邱老板的文化城也拔地而起,还在电视中播出了暧昧诱人的广告。

第 7 集

  经历了文化城事件,于海鹰再次陷入了对未来的茫然情绪。旧的家属楼只剩了他做留守男士,怏怏的于海鹰甚至不肯领新居钥匙。罗静得知将与于家成为对门对面的邻居,十分高兴,而陆涛却不以为然。最失意的时候,乔红居然来了,而且是准备彻底扎根特区,甚至自作主张地办了转业,这让于海鹰又惊喜又意外。为落实乔红的工作,夫妻二人四处奔波,却屡屡碰壁。

第 8 集

  一场夫妻之争转眼变成了兄弟之战。于海鹰对陆涛始终与韩非等生意人来往密切十分不屑,也认为乔红根本不具备下海技能。看着这个“一根筋”,陆涛觉得无话可说,拂袖而去。再次失去工作的乔红并没有让低落的情绪持续太久,很快她又开始梳妆打扮,神秘外出。于海鹰心生疑虑,却不敢多问。股票热潮几乎在一瞬间席卷了全国,特区更成为风口浪尖。支队也变得不平静,到处都传说着一夜暴富的诱人故事。

第 9 集

  在支队坐镇指挥的陆涛赶往罗静任教的小学校请她回家看护乔红,看到的却是“学校也疯狂”,偌大的教室只剩下几名学生,大部分都被父母接走帮忙排队购买股票了。广场上,张武带队继续巡查,突然看到失去消息已久的李红梅,两人相见,目光缠绕却无法相认。当张武决定找李红梅问个究竟时,却得知她已经被一男子带走了,徒留惘然。完成任务的于海鹰赶回家中,愤怒的乔红已经离家出走,只见一片狼籍。因为支队在股票事件中没有照顾关系户,遭故意为难,营区和家属区被经常停电。

第 10 集

  部队行动扑空,于海鹰十分窝火,转眼看到张武,不由分说一通斥骂,让大家都有点摸不着头脑。回到支队,于海鹰和张武反复研究战术失败原因,却没有发现漏洞,突然接到电话通知才明白,“鲨鱼帮”之所以屡次逃脱,是因为林场保安员通风报信。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且是风云突变。一辆轿车疯狂地闯入机场重地,跑道上,一架飞机正要降落,机毁人亡的惨剧几乎要发生,正在值勤的林阿水上前阻拦,车子不仅没停,反而加大油门想闯关,瞬间,林阿水以血肉之躯迎了上去,他的生命终止在黄昏时分。赶到机场的于海鹰听了事情经过,沉痛而又激愤,他命令全市搜查白色宝马轿车和肇事司机。

第 11 集

  林母和林阿山来找支队领导,深明大义的林母表示自己撤诉并不是为了那50万元赔偿款,而是可怜肇事司机的娘,自己的儿子永远失去了,不想让另一个娘也经历同样的丧子之痛,同时只向部队提出一个请求,就是让林阿山接过哥哥未完成的事业。老人的一席话让于海鹰等人更加愧疚。特勤中队的战士们自发地捐款资助林家,中队还收到一张未留姓名和地址的大额汇款单,张武粗中有细,一眼看出那是李红梅的字迹。

第 12 集

  于海鹰还是硬着头皮找大刘联系贷款事宜。大刘客气告诉他们银行应中央要求收紧银根,爱莫能助。妻子的事是帮不上忙了,但农场却被于海鹰治理成了先进典型,真是鸡成班鸭成连,赢得前来参观的市领导、支队领导、地方老板一片赞叹。陆涛抓紧机会让于海鹰给领导们和老板们送上农场的农副产品,为支队工作打好关系。于海鹰怎么想怎么觉得这样特别不妥,干脆带已特招入武的林阿山将丰盛的物资送给在艰苦地区值勤的战士们。来到毛阳中队,发现张武擅离职守。又急又气的于海鹰犯了疟疾,被林阿山雨中背下山送总队医院抢救。

第 13 集

  犯人受到了极大的感动,派出代表表示一定配合政府完成押解工作。于海鹰知道杜海一路几次逃跑必有隐情,他是担心被战士报复,就找来他谈心。乔红由于情绪不稳定被送进医院,陆涛把支票送到病房让她安心。杜海终于想说出心里话,看到前来慰问部队的陈然副市长却把话咽了回去。于海鹰心中察觉出些许端倪。于海鹰、陆涛胜利完成押解任务凯旋归来,医院里,两对夫妻喜相逢。

第 14 集

  众人在医院焦急等待乔红生产,罗静担忧地对于海鹰说不想让陆涛总与金钱打交道。被邱老板反复催帐的陆涛决定动用公款。电视新闻播出陈副市长表弟自首的新闻,震惊的于海鹰突然又听见护士在叫他,乔红终于顺利地生下了儿子,那一刻,成为父亲的于海鹰说不出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滋味。大家来到林阿水墓地前,告慰烈士英灵。于海鹰纳闷为何陈副市长表弟会自首,肖明亮令人意外地说是他给陈副市长通的气,在这个年代,有的人该是值得信任的。

第 15 集

  于海鹰找到肖明亮说出借款实情,希望能共同想办法渡过难关,将事情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为了还款,于海鹰和乔红甚至愿意低价将乔红所在公司的地产转让邱老板。拿着支票准备还款的于海鹰听说陆涛已经还上了借款,大吃一惊。总队检查组查明借款问题,陆涛因还款及时不予追究刑事责任而被免去支队长职务。于海鹰绕了一圈才得知是韩非抵押了自己的老战友酒吧提供了30万元给陆涛还帐。看着这些自己曾经不肯与之共话的本质善良的人,于海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第 16 集

  韩非跑到陆涛家为张武求情,陆涛放下自尊心求于海鹰高抬贵手,连肖明亮也劝说是否可以从轻处理,但支队召开了处分大会,宣布从严处理张武,将其开除出军籍。陆涛心中冷笑,认为于海鹰为了更大的升迁不惜斩马谡。清晨的郊区小站,于海鹰送别了张武,张武器塞给于海鹰一封信,打开一看,赫然写着“遗书”二字。李红梅形象大变,但她表示心中最牵挂的还是张武,她找到于海鹰说一定要见到张武。

第 17 集

  庆功聚会上,张武觉得李红梅已经有了别的感情,无法面对,于海鹰、韩非劝他要珍视李红梅的真实情感。李红梅自知无法找回和张武的真爱,黯然离开。立功表彰大会上,胸前佩带军功章的张武感慨万千。陆涛萌生了转业的念头,他将转业报告提交支队。张武接到李红梅的最后一封信,两人的情感再次错过,并且永远错过,英雄的眼泪在寂静的黑夜中流淌。乔红带着新的心情回到金澜,她成熟而有自信,让大家耳目一新。

第 18 集

  乔红找到了新工作,在开发区管委会任副主任,她和于海鹰顾不得庆祝,而是开始帮陆涛联系转业后的安置工作。陆涛得意地知道自己将任海关副关长,韩非也很为他高兴。一直在开发区负责值勤工作的张武向于海鹰提出撤兵,于海鹰教育他不与时俱进将被淘汰。从军校学成归来的林阿山回来了,他成了新一代的代兵人。陆涛即将离开部队到海关任职,他设宴请大家吃饭。那是他最后一次穿上军装,也是最后一次站在营区,几十年的军旅生涯让他感慨万千,那曾经的青春岁月,那曾经的誓言,那曾经的奋斗,在这一天结束了。

第 19 集

  于海鹰惊闻张武因成绩太差被指挥学院退回,真是恨铁不成钢。当得知美国遭突然恐怖袭击,张武感觉到自己又有用武之地。从美国公务旅游回来的陆涛在饭店与韩非等人聚会,席间送张武一只手枪模型状的打火机。这顿饭被意外免单,大家都说是陆副关长面子大,陆涛心情甚好。其实饭店老板是已经嫁给外籍人士的李红梅,张武再次情绪失控。他要求参加反恐预案,他苦求于海鹰拉他一把不要让他掉队,那是一个男人最真实的痛苦和最真诚的企求,让于海鹰心疼不已。罗静总是为陆涛担忧,找到于海鹰让他想办法劝劝陆涛。

第 20 集

  无论于海鹰怎样想给陆涛一个主动交代的机会,陆涛都执迷不悟,那一夜,是对于海鹰最大的打击,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也无法向乔红和罗静解释。于海鹰和乔红赶到罗静的小学校,却无言安慰,罗静很平静,转身离去的瞬间,看似最柔弱的她给大家留下了最坚强的背影。张武重病入院,也牵挂着陆涛,李红梅和他的恋情成为一个永远的遗憾。众人赶到看守所看望陆涛,大墙内外,兄弟再见。

  反恐演习如期进行,于海鹰的眼前走过千军万马,回首二十年,往事似云烟,却又分明历历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