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953年,新中国开始了第一个五年计划。林然以省委书记的身份回到盘龙市,领导大规模的建设工作,并完成中央布置的建立国防工业基地的重要任务。他的两个养子——烈士遗孤云海东、国民党将领遗孤石明挥,这时已分别担任了大型钢铁厂的公方副厂长和苏联专家组俄语翻译。更让林然惊喜的是,回到盘龙市的第一天,他就见到了失踪20年的女儿林想,国家安全部门的一名侦察员。

  林然有了一个新的家庭,但他不知道,美蒋谍报机关精心策划了旨在破坏我国防工业基地的“K计划”,他真正的女儿林想被特务绑架,女特务陶叶顶替林想之名潜入他家,借他这把保护伞伺机破坏。敌特也不知道,我安全部门已迅速破获了绑架案,同时派遣林想化装成赵小年,以林然的公勤员身份进入林然家,监视特务陶叶,并以此获取“K计划”的全部内容。林然和真假两个女儿以及两个义子生活在一起,这个多姓的由孤儿们组成的奇特家庭,上演了一场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亲情戏。而女特务陶叶在林然家里短短两个月时间里,也经历了一场由鬼变人的蜕变。

  敌特为实施“K计划”,指示潜伏特务高峡将工业局局长郭大义拖下水,并对重兴钢铁厂采取了阻碍发展、偷窃资料、暗杀和爆炸等一系列破坏活动。赵小年等公安人员与敌特展开了一轮轮殊死搏斗,最终将敌特一网打尽,而赵小年也在最后的战斗中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分集剧情:
第 1 集

  国民党派遣的一支敌特蛙人在中国东南沿海某地登陆,被我海防军民抓获,女特务“八音盒”只身逃出,潜入盘龙市。

  杜来峰接到通报,安全部门破获敌特绑架我公安人员案,将有一名秘密安全人员执行特殊任务前往盘龙市,要求给予协助。

  郭大义力排众异,举荐回国不久的云海东担任工业局重工业科科长。郭大义叮嘱云海东努力工作,不负烈士父母的遗训。

  林然奉命调回盘龙市,担任大区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兼省委书记,在火车上邂逅了活泼可爱的林想,一老一少立刻成为莫逆之交。

  云海东和石明挥到火车站迎接养父林然。石明挥立刻对充满活力的林想有了好感。林然被告之,他失踪多年的女儿找到了。

  史鸿儒自责没有负起大哥的责任,将弟媳戚菲和侄女史百合从英国接回盘龙市家居。在火车站,林史两家见了面。

  和林然同时走进家门的是新派来的公勤员赵小年。赵小年不大会做家务事,云海东帮助了这位瘦小而有些笨拙的小姑娘。

第 2 集

  石明挥为云海东被组织上委以重任而由衷地高兴,将自己从苏联带回的心爱的口琴送给云海东。兄弟俩憧憬未来,互相鼓励。

  林然在家中焦急地等待失去多年的女儿,和小公勤员闲聊天。老少俩一问一答,赵小年不能说出真情,感到别扭而难过。

  文华领着林然的女儿进门,那人竟是林想。眼睁睁看着林想在林然面前撒娇,林然对林想呵护备致,公勤员赵小年心如刀割。

  转业军人郭四平不满意自己的机修工作,要父亲帮着调动。郭大义批评了儿子,要当工会干部的戴心云多安排儿子参加义务劳动。

  林然要为女儿接风,庆祝父女团聚,请了许多身份显赫的客人。林然要赵小年也上桌。林想的大方和活泼让赵小年很不自在。

第 3 集

  史百合跟叔叔进厂,见到了云海东。为工厂的改制问题,史百合和云海东吵了起来,那一架,吵得史鸿儒既担心又欣喜。

  石明挥责备云海东不该对史百合不礼貌,承认自己喜欢史百合。石明挥追上史百合邀请她参加青年舞会,遭到拒绝,却并不灰心。

  赵小年笨手笨脚,惹了不少麻烦。林想和石明挥对赵小年指手划脚。云海东却关切地帮助这位小妹妹,令赵小年十分感动。

  云海东希望弟弟妹妹不要拿公勤员当外人。林然听见孩子们的谈话,指出林想和石明挥的错误。林想主动向赵小年赔不是。

  林然发现赵小年不太会做家务事,却把自己的内务收拾得一清二楚,问赵小年是否当过兵。赵小年脱口而出,然后又矢口否认。

第 4 集

   林然考赵小年文化,赵小年装作不知。林然要两个养子教赵小年文化。石明挥忙着约会,云海东担当起这个任务。

  史百合和云海东狭路相逢。史百合问云海东有没有对自己一见锺情。云海东说没有。史百合说她有,而且相见恨晚。两人遂成朋友。

  石明挥看见云海东和史百合伴嘴,笑话云海东不懂风情。他约史百合看电影,送史百合回家时史百合还以洋礼,令他欣喜万分。

  戴心云对郭四平照顾无微不至,为在夜校学习的他缝做软垫。

  高峡利用职务之便,将郭四平调至工业局工作,却招来郭大义强烈不满。

第 5 集

  石明挥向云海东表明自己喜欢史百合,并让云海东帮自己约史百合看电影,云海东欣然答应。

  赵小年在公安局内,向张纪等人介绍自己在北京遭绑架后如何脱险,之后又如何到达盘龙市的。并向大家介绍了假林想的基本情况。

  林想潜入林然房间,搜索一番,在保险柜前蹲下,刚想伸手,却遇赵小年进屋打扫卫生。

  石明挥如期来找史百合一起去看电影,吃了闭门羹。回家后把所有怨气撒到云海东身上。

  杜来峰得知林想要进重兴厂,安排张纪做助手,暗中监视林想在厂内所有行踪。

第 6 集

  史百合有了苦恼。史鸿儒劝侄女在感情上不要和共产党沾边,戚菲却支持女儿的选择,要女儿多向政府靠拢,令史鸿儒慨叹。

  史鸿儒准备投入巨资扩厂建设,云海东登门,向史鸿儒宣传政府的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政策,动员史鸿儒将重兴厂改制。

  史鸿儒只愿意接受政府的扶持,不愿意政府介入自己苦心经营的史家实业。云海东被顶了回去,郭大义指点他如何做人的思想工作。

  史百合不明白伯母为什么不能容她们母女,俞韵之有口难言。史百卿反过来劝母亲外出散散心,俞韵之说什么也不肯。

  史百合愿意帮助云海东作伯父的工作,两人憧憬重兴厂的未来。史百合指出两人对未来有着共同的语言,云海东表示同意。

第 7 集

  云海东对石明挥谈论自己的困惑,石明挥终于忍不住,向云海东发作。

  林然检查赵小年的识字本,他发现和这个小公勤员很谈得来。赵小年提出今后想一直留在林然身边。

  重兴厂设备老化出现事故,云海东受到文华批评,云海东检讨自己未做好史鸿儒的工作。

  在重兴厂,郭大义遇到戴心云,言语中想让戴心云早点嫁给自己,遭到拒绝。

  高峡介绍风情万种的人民剧院演员林曼丽给郭大义认识,以此拉拢郭大义。郭大义并未拒绝,一步步走向深渊。

第 8 集

  在史百合的说服下,史鸿儒答应考虑技术改制,但体制不变。史百合向云海东报喜,云海东不愿以感情作交换,两人反目。

  因设备不能及时维修,重兴厂职工屡次遇到危险。郭四平等工人代表向云海东反映,云海东表示三天内解决维修问题。

  林然在饭桌上发现儿女们情绪都不对。云海东和石明挥借口有事匆匆离开。林想趁机挑拨离间,赵小年说出了事情真相。

  林然不知道怎么处理儿女们之间的感情问题,向小公勤员求教,言语中透露出对失去多年女儿的负疚和疼爱。赵小年欲言又止。

  林然与赵小年一同散步,赵小年告诉林然,云海东是被石明挥误会的,他根本不爱史百合。

第 9 集

  林想与高峡在废旧钢厂秘密接头,林想认为赵小年不太对劲,好像在暗中监视自己,可又没有证据。高峡则认为应该将其收买。

  郭大义告诉郭四平可以来局里上班全是高叔叔的功劳,应该感谢人家。郭四平并未答谢,说自己愿意呆在基层锻炼。

  云海东找到史百合,欲说清两人的感情,却越说越糊涂。史百合开心极了,告诉云海东,越是否认得凶,越是爱得深。

  晚饭时戚菲母女成了谈话中心,史鸿儒十分开心。俞韵之忍无可忍,问到底哪三个是一家人,要戚菲母女俩搬出史家,史鸿儒大怒。

第 10 集

  高峡精心安排,借林曼丽演出之际,邀请郭大义到剧院观看,之后到林曼丽住处共进晚餐。

  林想要去林然办公室,林然拒绝了。林然要林想陪自己去看文华,林想拒绝了。林然感叹,到底生而未养,父女不似父女了。

  林想诬陷赵小年偷家里的苹果,而且不容赵小年辩解。

  赵小年委曲求全,承认苹果是偷的,可林想仍然不依不饶,又说自己的钢笔也是赵小年偷的。

  林然全然不知是林想从中作梗,要冯秘书把赵小年退回原单位。林想却假慈悲请求留下赵小年。赵小年深知自己被陷害,不得不对林想言听计从,假意服从于林想。

第 11 集

  郭大义上门做史家叔侄的工作。史百合研究了共产党的政策,让郭大义无计可施。郭大义严肃批评云海东把事情搞乱了。

  史百合觉得云海东是在考验自己,当众宣布自己爱云海东,结果弄巧成拙,产生误会,把事情搞得越来越复杂,自已下不来台。

  郭大义给私营企业——冯山机械制造厂,私批钢材,并从高峡手中拿到四千万的差价款。

  高峡再次和林想秘密接头,并传达了“沉默者”新的指示:苏联人离开盘龙之前给他们足够的压力,让他们彻底放弃在重兴厂的生产线计划。

第 12 集

  重兴厂内,张纪寸步不离林想,林想借口上厕所,本欲刺杀云海东,却误伤了重兴厂职工。

  林想从容不迫的到公安局指责杜来峰,作为人民的卫士,对重兴厂刺杀事件竟然束手无策。

  林想把这些天自己在重兴厂所收集的胶片资料交给高峡时,才发现胶片被人做过手脚。

  俞韵之忍无可忍,要弟妹戚菲不要做本该当妻子做的事。戚菲却提出自己愿意和俞韵之做姐妹,给史鸿儒做小,令俞韵之瞠目结舌。

  史鸿儒申明自己不能娶戚菲为小。戚菲表示不再提出这样的要求。俞韵之经不住史鸿儒的说项,答应戚菲母女暂留家中。

第 13 集

  林然夜里替林想盖被子。林想第二天问林然,是否也替大哥二哥盖被子。说起养父,云海东兄弟俩滔滔不绝,令林想黯然。

  林然和云海东谈心。云海东说出赵小年的名字,这才发现自己喜欢这个瘦小的姑娘。石明挥要云海东别演戏,拿人家的自尊作舞台。

  赵小年打心眼里喜欢云海东,因身负秘密重任,不能对云海东说出,又担心打草惊蛇,无法承担云海东的那份爱意。

  史明挥妒忌云海东与史百合的关系,决定搬出去住,林想得知后,责备云海东不讲兄弟情谊。

第 14 集

  史百合告诉云海东,她已经爱上了他。云海东不来电。史百合表示她会一直追云海东,直到得到他,云海东觉得事情变得严重了。

  云海东坦然告诉史百合,他对她只是有同道的感觉,彼此引以为知已,真爱的是赵小年。史百合不相信云海东会爱上一个普通女工。

  云海东找史百合交换意见。史百合误以为云海东改变了主意。云海东指责史百合把个人感情和国家利益混为一谈。

  眼见要失去深爱的人,史百合情急中当众羞辱赵小年。云海东十分生气,当众宣布自己爱赵小年,得到郭大义的赞赏。

  林想拦住史百合,要她注意自己的身世,不要再纠缠自己的哥哥。史百合恍然大悟,明白自己原是政府的对头,回家大哭一场。

第 15 集

  史鸿儒还没劝好侄女,俞韵之又以上吊要胁。史鸿儒保妻事大,无奈请弟妹从家中搬出,戚菲却不从。史家乱成了一团麻。

  石明挥终于相信云海东不是自己的障碍,这没有使他高兴,反而使他更加灰心丧气,因为他知道,不是云海东阻碍了他,是他自己。

  云海东淋了雨,病了,赵小年精心照顾他。云海东向赵小年倾诉心声。赵小年回避开,表示云海东并不了解自己。云海东十分苦恼。

  石明挥心理倾斜,答应和林想谈恋爱。林然和义子谈话未果。林想的勇敢令石明挥惭愧,他发现林想的柔情让自己迷恋。

分集:1-15 16-29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