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浠水市的支柱企业极风药业公司,因拖欠医药费,被本厂的48位退休职工告上法庭,开庭当日,47位原告突然撤诉,原告律师吴晓霜将最后一线希望寄予还未到庭的下岗女工肖秀萌,肖秀萌在赶往法庭的路上,与阻拦他的药厂职工尤二勇发生冲突,没想到两人推搡时,尤二勇倒地猝死,肖秀萌被公安局拘留。

  极风药业派律师黄明哲找到尤二勇的哥哥尤大勇,劝其息事宁人,损失由药厂补偿,药厂一系列不合常规的举动,引起了吴晓霜与记者周飞扬的警觉,意识到事件的背后定有隐情。

  浠水市中心医院的脑外科主任孟子凡亲自主持了尤二勇的解剖工作,鉴定为脑动脉瘤突然破裂死亡,肖秀萌无罪释放,巧合的是,肖秀萌的母亲也被查出脑动脉瘤住进了医院,不久女儿蕾蕾也得了一种怪病住进了医院,而母亲和女儿的病让肖秀萌欲调查真相,而极风药业矢口否认脑动脉瘤与药厂排污有关,拿出了环保局的检测合格报告,同时破天荒的为经济窘迫的肖秀萌垫付了医药费,但肖秀萌不为所动,坚持与吴晓霜一起调查。

  孟子凡同情肖秀萌的遭遇,请让其来家做保姆,让肖秀萌万万意想不到的,到孟家的第一晚便遇见自己十二年前的初恋情人,孟子凡的丈夫——付市长雷思成,而年轻有为的雷思成正是极风药业公司的主管领导,正是他把极风药业公司树为模范企业,极风药业公司的董事长李宏刚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浠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即将审理本市著名企业——极风药业,拖欠本厂48位退休职工医药费一案,备受各界关注。开庭前,年轻的原告律师吴晓霜却接到47位原告突然撤诉的通知,唯有下岗女工肖秀萌迟迟还未到庭。

  极风药业副厂长高华得知还有一人没有撤诉,恼怒之余指使手下尤二勇一定要阻止肖秀萌出庭。却没想到,在法院门口,尤二勇与肖秀萌推搡之时,突然倒地暴死!极风药业厂长李洪刚震怒,斥责高华办事不力,急令他立刻平息事端,因为此事已引起副市长雷思成的高度关注。

  极风药业是雷思成一手扶植起的市支柱产业,是溪水市乃至全省的企业品牌;雷思成提出警告,极风药业面临上市的关键时刻,行事必须慎重。

  尤二勇的死疑点重重,肖秀萌被拘留,情急之下,肖秀萌想到吴晓霜。

第 2 集

  极风药业律师黄明哲找到自己的学生吴晓霜,劝其息事宁人,吴晓霜先前不明不白地输掉了官司,在高华讥讽下,决定再次接手肖秀萌的棘手案件。

  高华收买了尤二勇的哥哥尤大勇,阻止其签字解剖尸体,双方的损失由药厂补偿。这一举动却使尤大勇坚信肖秀萌依仗药厂实力,欲盖弥彰。尤大勇不断对肖秀萌挑衅生非,肖秀萌怕牵连家人申请解剖尤二勇的尸体,以还自己的清白。

  浠水市中心医院的脑外科主任孟子凡亲自主持了解剖工作,鉴定尤二勇属于脑动脉瘤突然破裂死亡,肖秀萌的推搡不是构成尤二勇死亡的原因。巧合的是,肖秀萌的邻居也突然因脑动脉瘤撒手人寰。

第 3 集

  肖秀萌收养了邻居的遗孤冬冬。祸不单行,肖秀萌的父亲毫无征兆地腹部剧痛,全家人乱成一团。然而,肖家的家境困难,上有年过半百的老人,下有上学的女儿。孟子凡深深同情肖家遭遇,不顾丈夫的反对,主动联系了极风药业,希望药厂能帮助肖秀萌解决困难。

  李洪刚派人给肖秀萌送来钱,并想以此要挟肖秀萌在撤诉书上签字,而极风药业一系列看似平常却不合常规的举动,引起电视台记者周飞扬的警觉,意识到药厂并不只是简单地平息这次诉讼,事件的背后定有隐情。吴晓霜与周飞扬决定联手调查极风药业,目标首先锁定在47位突然撤诉的原告身上。

  药厂收回先前许诺给尤大勇的赔偿,尤大勇将所有怨气发泄到肖秀萌身上。并威胁要对她的孩子动手,肖秀萌忍无可忍找到尤大勇理论。肖秀萌敢做敢为的举动让孟子凡另眼相看。为减轻肖家的困难,孟子凡提出让其来家做保姆,肖秀萌欣然同意。

第 4 集

  在孟子凡家,肖秀萌竟然遇见自己十二年前的初恋情人,现在的浠水市副市长、孟子凡的丈夫——雷思成!肖秀萌与雷思成见面后尴尬万分。第二天,肖秀萌便辞去保姆的工作,失魂落魄地逃出雷家。孟子凡对肖秀萌的突然离开感到不解。

  肖父担心肖秀萌无力支付医药费,便偷偷从医院跑出来,肖秀萌埋怨肖父忙中添乱,肖父却劝说肖秀萌要好好的报答孟子凡,肖秀萌左右为难。

  雷思成收到下游城市投诉,说极风药业暗排污水导致河道污染。雷思成立刻带着市各级领导突查药厂。雷思成一行人来药厂突查,看到的却是药厂井然有序,一尘不染的工作环境。李洪刚安排的游刃有余,在众人一片赞许声中,雷思成的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第 5 集

  雷思成秘密地将肖秀萌约到宾馆的房间见面,询问肖秀萌的近况并表示自己现在的生活很幸福,也希望肖秀萌也能幸福生活,自己可以尽所能帮助她,并提出要帮助肖秀萌找份工作,以缓解肖家的窘境,肖秀萌拒绝了。

  两人这次的见面,被宾馆的监控器无意中拍到。

  经多次检查肖父被诊断为肠梗阻,开刀后腹中肿块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肖秀萌大闹医院。面对肖家出现怪事,邻里传出谣言。看着大家一个个唯恐避之不及,肖秀萌哑然,心痛不已。雷思成趁孟子凡离开之际,来医院看望肖家,蕾蕾对雷思成产生好奇。

  吴晓霜与周飞扬私下调查药厂职工的体检档案,发现其中患癌症的比例明显上升;而孟子凡早已开始着手“浠水市癌症多发之现状”的课题研究。李洪刚顿感不安,委派黄明哲探明吴晓霜的意图。在黄明哲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吴晓霜不为所动;李洪刚又提出聘请孟子凡作药厂顾问,孟子凡也婉言谢绝。李洪刚看着自己的措施无一达成,便命高华严密监控三个人的一举一动。

第 6 集

  孟子凡终于找到肖父的病因是砷中毒,由于长期饮用被污染的水;而这个事实,让孟子凡内心忐忑不安,因为极风药业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威胁到丈夫的政治前途。雷思成却相信自己扶植起来的李洪刚和极风药业是不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此时,周飞扬收到一封匿名信,将矛头指向极风药业对生活用水的污染,揭露其兴师动众建造的地下水管道只是个摆设,目的是转移大众视线。吴晓霜怀疑是药厂宿舍区的生活用水被污染导致了肖父身患怪病,便动员肖秀萌作她的委托人,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对极风药业开展调查。

  肖秀萌对吴晓霜的话半信半疑,便深夜跑到雷家咨询孟子凡是否因为药厂的污染才导致亲人生病。雷思成无意中听到,便开始着手调查三年前极风药业修建地下水管道工程的资料,这一举动让李洪刚突感意外。

  肖父腹痛复发,因病不治身亡。

第 7 集

  孟子凡为了搞清药厂的生活用水是否受到污染,以答应李洪刚做药理顾问为名,私下对药厂的生活、工业用水作了多处抽样化验,并没有发现任何污染的迹象。原来李洪刚在当年修建地下管道时偷偷做了手脚。孟子凡和雷思成被李洪刚制造的假象所蒙蔽。

  蕾蕾学习成绩直线下降,常常出现疲惫无力、头晕恶心的症状,起初肖秀萌并未在意,直到蕾蕾突然昏倒。因为先前两位老人就没有从医院里走出来,肖秀萌不敢再将蕾蕾送进医院。情急之中,肖秀萌想到了孟子凡。

  雷思成跟随孟子凡来到肖家看望蕾蕾,肖家的残破使雷思成心中隐隐悲伤。而孟子凡看过蕾蕾之后,让肖秀萌立刻将蕾蕾送进医院,肖秀萌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第 8 集

  看着家人相继出现问题,肖秀萌慢慢相信吴晓霜的推断确有道理。肖秀萌向孟子凡询问,是不是喝了被污染的水人就会生病,孟子凡肯定极风药厂的水没有被污染,因为自己已经做过化验。这引起吴晓霜的怀疑,孟子凡为什么会去化验药厂的水源。由于立场不同,导致吴晓霜与孟子凡之间绵里藏针。

  雷思成收到一份匿名送来的污染企业名单,极风药业赫然位于首位,环保局长谢重天奉命核实此事,而高华却不把谢重天放在眼里,态度极其傲慢。

  吴晓霜从黄明哲口中了解到孟子凡的丈夫就是雷思成,而极风药业又是雷思成的政绩所在。吴晓霜坚信孟子凡的化验是官官相护的结果,并下决心一定要揭开极风药业的黑幕。

第 9 集

  浠水市被周边城市联名告到省里,雷思成执意要到浠水河边视查。当看到河水被严重污染的现状,雷思成震怒。原来谢重天一直隐瞒事实没有上报。雷思成责令谢重天细查每家企业,决不纵容!谢重天要调查极风药业,李洪刚以谢重天曾经收授贿赂相威胁,暗示谢重天不要涉足药厂的调查。

  蕾蕾被确诊为脑瘤,必须手术。这对肖秀萌来说是个致命的打击。雷思成百忙之中抽空给肖秀萌打来电话,以示安慰,而肖秀萌唯有无助地看着两个苦命的孩子,默默流泪。

  谢重天将污染企业的名单交给雷思成,雷思成立刻下令关停了几家污染严重的企业,而被关停企业的职工却闹到市政府,工人愤慨地情绪一触即发。雷思成将愤怒的职工带到臭气熏天的浠水河边,众人被眼前的景象深深触动了。雷思成劝说众人不能以环境为代价来发展生产,并保证解决停产企业中困难职工的工作问题,这次事端才得以平息。

第 10 集

  雷思成将一份人员名单交给李洪刚,要求极风药业解决部分困难职工的工作问题,并将肖秀萌的名字列入其中。吴晓霜的调查正处于毫无进展的两难境地,此时,肖秀萌被通知到药厂上班。吴晓霜欣喜,让肖秀萌利用这次机会,从药厂内部获取污染证据。吴晓霜的举动渐渐威胁到极风药业,高华派人给吴晓霜以教训,正巧被黄哲明遇见并阻止,高华一气之下将黄哲明打伤住进医院。面对极风药厂的嚣张气焰,吴晓霜加快了调查步伐。

  从尤大勇处,吴晓霜了解到尤二勇是药厂指使去阻止肖秀萌出庭而意外死亡。这一发现,使吴晓霜确信药厂庭外重金解决拖欠退休职工医药费一案,不是担心影响企业形象,而是为了掩盖另一个严重的事实——污染致癌!

  肖秀萌为了筹集女儿的手术费用,决定变卖家里唯一的房产。雷思成再次将肖秀萌约到宾馆,希望她能收下自己的一万元钱,以解燃眉之急。而李洪刚在监视器中看到一切,窃喜终于抓到雷思成的把柄。

  在蕾蕾手术的前一晚,不知蕾蕾明天命运如何的肖秀萌,和冬冬为蕾蕾渡过了她十二岁的生日。看着女儿昔日的欢乐被病魔渐渐地侵蚀,肖秀萌心如刀割。

第 11 集

  蕾蕾手术后被确定为恶性脑淋巴瘤,肖秀萌顿时乱作一团,其性格中潜藏的坚持与执着,也被一点点挤压出来。肖秀萌同意上诉,在她的调解下,吴晓霜与周飞扬又坐到一起,三人商讨下一步计划。

  “清洁厂区现场会”在极风药业召开,李洪刚趁机向雷思成提出扩大地下水管道工程,想借此毁掉排污管道,被蒙在鼓里的雷思成答应了。

  肖秀萌卖掉房子与冬冬住在了医院。孟子凡劝肖秀萌来雷家继续做保姆,肖秀萌婉言推辞。肖秀萌拨通雷思成的手机,想退还一万元钱,没想到雷思成的手机刚巧落在家里,是孟子凡接听。肖秀萌仓促挂掉电话,孟子凡看到是医院的电话号码,心生诧异。肖秀萌犹豫再三后径直来到市政府找雷思成还钱,却被赶来采访的周飞扬遇到。

第 12 集

  肖秀萌为了寻找上诉证据,动员厂区居民查体,其行为招来孟子凡的愤慨:蕾蕾正处于病危抢救中,而她的母亲却在四处“惹事生非”。

  药厂居民多数查出各种癌变,这引起众人的恐慌与不安。吴晓霜积极劝说大家加入诉讼的行列中。而被蒙在鼓里的药厂职工,在高华的煽动下,将吴晓霜打伤。吴晓霜带伤回到律师事务所,又被胆小怕事的经理除名。一心气愤地吴晓霜找到黄明哲寻求宽慰。当看到黄明哲家的困难处境,吴晓霜感到个人力量的渺小。就在上诉群体不断增加时,吴晓霜却放弃了。肖秀萌气愤她的退缩,决定孤军奋战、坚持到底,为病危的女儿、死去的家人和每一个受害者讨个说法。

  肖秀萌来到市环监所查寻证据,却无意收到一张标有致癌物质“二甲基硝酸胺”字样的纸团。肖秀萌向孟子凡询问二甲基硝酸胺是否就是导致众人致癌的根源,孟子凡哑然。

  极风药厂的水污染事件渐露倪端,李洪刚对孟子凡旁击侧敲,让其劝说肖秀萌停止上诉。因为现在正值改选之际,雷思成极有可能升为副省长,极风药业的安稳就是为雷思成保驾护航的最好政绩。

第 13 集

  李洪刚再次以重金贿赂谢重天。谢重天自知事态的严重性,偷偷录下高华贿赂自己的证据,并匿名警告环监所主任李汉桥不要与极风药业狼狈为奸。

  在周飞扬的鼓励下,吴晓霜重拾信心加入到上诉的行列中,肖秀萌顿感安慰与寄托。三人四处寻找水样,希望环监所李汉桥帮助化验水质,却得到无礼的拒绝。然而,就在三人准备好上诉材料时,所有受害者居民却再次同时撤诉。原来药厂已抢先一步,用钱堵住病人及家属的嘴。

  此时,环监所职员小刘看到肖秀萌一家的惨况,良心备受谴责,终说出真相:极风药厂确实排出大量致癌物质“二甲基硝酸胺”,只因各种社会关系盘根错节,又是利税大户,所以就一直逍遥法外,而关键的证据就在环监所主任李汉桥的手里。这为肖秀萌状告极风药业重现一线转机。

第 14 集

  蕾蕾的病情恶化,只剩下最后一个方案——移植造血干细胞,然而,所需的治疗费对肖秀萌来说却是个天文数字。孟子凡找到肖秀萌,以药厂帮助承担蕾蕾医药费为前提,劝其打消上告药厂的念头。肖秀萌动摇了,更不想因为此事牵连雷思成。

  雷思成私下找到李洪刚借钱,李洪刚心里窃喜,想以此当作左右雷思成的筹码。雷思成在秘书小杨的陪同下来向李洪刚拿钱,李洪刚不明白雷思成的意图,却无意中得知肖秀萌与雷思成曾经有过恋人关系。

  医院的化验结果出来,肖秀萌与女儿的骨髓并不匹配,而要想在其它人身上找到相吻合的骨髓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除非蕾蕾的父亲还在世。在蕾蕾生死攸关之际,万般无奈的肖秀萌找到雷思成,请求他去医院做检查。而这次肖秀萌与雷思成的见面又被李洪刚的手下拍下照片,李洪刚掂量着如何将手中的照片变成要挟雷思成的炸弹。

  雷思成思考再三之后答应了肖秀萌的请求,而孟子凡敏感地意识到,雷思成隐瞒着与肖秀萌之间似有若无的关系。

第 15 集

  小刘带着吴晓霜与周飞扬深夜来到环检局寻找证据,但是李汉桥早已经将证据转移,三人无功而返。医院中,肖秀萌无意中听说癌症村,当众人赶到癌症村,都被眼前惨败的景象震惊了。肖秀萌将癌症村的状况告诉了雷思成和撤诉的居民。雷思成亲自赶往癌症村,顿感自责和愧疚,立刻召开了市委会议要严格审查所有企业。而众居民也良心发现,重新加入到上诉的行列中。

  而此时,医院找到了与蕾蕾匹配的骨髓捐献者——雷思成。看着孟子凡阴郁的脸,肖秀萌的喜悦与泪水瞬间凝固。

第 16 集

  雷思成将借来的十万元钱交给肖秀萌,并劝其慎重考虑控告药厂的事情,因为这是牵一动十的的事情。而两人的见面被特意跟来的孟子凡看到。在孟子凡的质问下,雷思成说出与肖秀萌十二年前的往事,孟子凡心中留下深深的芥蒂。

  黄明哲被派到香港作药厂上市前的准备,从一位老友口中,黄明哲偶然知晓李洪刚私吞了国家一亿多元公款的事情,惊恐不已。而黄明哲的异常行为已引起李洪刚的注意。

  极风药业的排污暗渠被挖开,立刻引起多方的震惊。高华带着药厂工人赶往现场阻止。冲突中,谢重天被打成重伤送进医院。雷思成气急,要对极风药业采取治理措施,却遇到来自上级领导的施压。这场冲突后,周飞扬被电视台停职,小刘也被药厂列入黑名单。

第 17 集

  李洪刚为了给雷思成以警告,将雷思成的借款条及他与肖秀萌秘密相见的照片交给了孟子凡,这件事再度点燃孟子凡心中的怒火。

  高华派手下教训了黄明哲一顿,并警告他将口风把紧。黄明哲向李洪刚提出辞职,并前所未有的直言劝其改过。

  雷思成开始着手调查二甲基硝酸胺,谢重天无奈坦白了自己的疑虑,他怕雷思成与药厂有着钱权关系,而偏袒药厂。雷思成明确表示自己和极风的关系是干净的。谢重天释然,满怀信心对极风药业展开调查,将第一个突破口放在李汉桥的身上。在众人的不懈坚持下,李汉桥终于鼓起勇气向雷思成交待了隐瞒多年的药厂污染的事实。雷思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决定对药厂进行全面调查。李洪刚与雷思成的战斗,正面开始!

第 18 集

  李洪刚应对雷思成的第一步,就是将知晓内幕的黄明哲的嘴永远的封上。而黄明哲似乎预感到这一天的来临,事先将有关资料交给了吴晓霜。

  黄明哲突然死亡引起吴晓霜与周飞扬的怀疑,众人找到雷思成,说出心中的疑虑,而雷思成却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冷静。警方初步鉴定黄明哲是自杀,但种种迹象表明事有蹊跷。

  李洪刚以扩建地下水管道的名义,让高华派人暗中毁掉排污暗渠。肖秀萌奋不顾身上前阻挡,暂时阻止了李洪刚蓄谋已久的破坏。雷思成立即下令停止扩建,在排污事件水落石出前一律不许动工。李洪刚气急败坏,便以雷思成与肖秀萌在宾馆见面的录像带相要挟,雷思成终于看清李洪刚的本来面目。

  而孟子凡始终摆脱不掉雷思成与肖秀萌种种可疑之处,私下将雷思成与蕾蕾的血样做DNA亲子鉴定,结果显示蕾蕾竟然是雷思成的女儿。这一事实造成了孟子凡与雷思成之间难以弥补的裂痕。

第 19 集

  吴晓霜建议肖秀萌暂时留在医院照顾蕾蕾,她担心孟子凡干涉雷思成给蕾蕾捐献干细胞,肖秀萌这才意识到问题的连锁反应。

  雷思成约肖秀萌在公园见面,雷告知自己已经知道与蕾蕾的父女关系,询问肖秀萌这十年的情况。肖秀萌承认十二年前隐瞒了怀孕的事实,为了雷思成的前途而选择放弃两个的感情,雷思成对突然多出的女儿有些不知所措。

  孟子凡面对家庭巨大的变故,与雷思成的关系越来越紧张。肖秀萌非常内疚,找到孟子凡试图解释清楚与雷思成的关系,却没想到孟子凡选择要退出三人复杂的关系。

  李洪刚将带头上诉告状的几个活跃分子的行踪牢牢控制在视线之内,当得知谢重天去了香港,李汉桥无故回了老家,李洪刚命高华不惜一切代价追查两人。

第 20 集

  李洪刚察觉到雷思成与蕾蕾之间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为了控制雷思成,李洪刚以蕾蕾相威胁,这一点恰巧击中了雷思成的痛处。

  肖秀萌一心照顾生病的蕾蕾,耽误了上诉进程,遭到药厂居民埋怨与不解。雷思成到医院为蕾蕾抽血,却被记者围堵。雷思成措手不及,仓皇避开。李洪刚承认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杰作,算是给雷思成一个警告。紧接着,李洪刚又将雷思成与肖秀萌在宾馆见面的录像带交给孟子凡,孟子凡再也无法面对雷思成,收拾行李搬进了医院宿舍。

  高华将李汉桥绑回浠水市,李汉桥被迫说出证据藏于何处。此时,谢重天也回到浠水市,将收集来得李洪刚犯罪证据交给雷思成。

第 21 集

  雷思成决定立即起草一份正式报告,请求法院、检察院共同介入调查。洪刚以曾经帮助过雷思成贿选市长相要胁,劝其换届选举的关键时刻要顾及前途。雷思成不为所动,正告李洪刚一定要追查到底。

  在上告药厂的关键时刻,肖秀萌为难了:雷思成和极风药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上诉牵连到雷思成,会不会影响蕾蕾的治疗。

  当看到丈夫骤然憔悴、虚弱的面孔,孟子凡忍受着心灵的极大痛苦,将家里仅剩的钱交给雷思成,让其还给李洪刚,雷思成承受着来自各方的巨大压力,坚守着一个信念,一定要为人民负责,站好最后一班岗!

  李洪刚为了掩盖事实,千方百计地要将肖秀萌置于死地,一项精心筹划的阴谋正在悄悄地进行。李洪刚收买尤大勇,让其对尤二勇暴死事件翻案。

第 22 集

  李洪刚最后一搏寄予孟子凡的身上,利用孟子凡心疼丈夫、悍卫家庭以及对肖秀萌的不满情绪,让其将尤二勇的病理标本偷换,推翻原先的结论。孟子凡在爱与恨、嫉妒与宽容、正义与自私中煎熬着。肖秀萌再次被拘留,病重的蕾蕾无意中听到冬冬失踪的消息便擅自跑出无菌仓,生命垂危……李洪刚洋洋得意看着自己一手导演的事件将要得逞时,雷思成、谢重天和李汉桥毅然地走进纪检委。

  孟子凡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不仅没能帮助丈夫,反而加重了丈夫的污点,使事态更为严峻;内疚、自责、愧悔终日缠绕着孟子凡,尤其在得知癌症村状况之后,医生的职业感、道德感更让孟子凡的良心备受煎熬。孟子凡将交代材料交给周飞扬,就在肖秀萌被无罪释放的那一刻,孟子凡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黄哲明的命案也水落石出,凶手被绳之以法。

  肖秀萌在一次次的磨难中涅槃重生,从被动到主动,从个人的儿女情长到成为众多受害者的代言人,执着地坚信法律的公正,走上了法庭的原告席……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