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九四九年元月某天晚上,已经解放的东北重镇沈城,军管会保卫部部长江浩接到密报,得知潜伏的特务欲在某兵工厂暗杀即将前去视察的市长赵东。江浩随即打电话通知正在那里负责安全保卫工作的侦察科科长纪元。此时,市长赵东已走进工厂的车间,正与工人师傅门亲切交谈。纪元飞快地朝车间跑去,但就在他跑进车间的一刹那,枪声响起,市长赵东中弹倒下。

  第二天一早,江浩找来纪元,指示他立即着手调查此案。纪元准备外出调查,走到军管会大门时,看到哨兵正看着门前地上的一个麻袋包。纪元询问原由,哨兵说是刚刚从一辆路过的军用卡车上掉下来的。纪元急忙找来工兵营的同志,让他们探看此物是否是敌人丢下的爆炸物。工兵营的同志排除了疑点,打开麻袋包,众人顿时愣住。里面原来是一具尸体,他是奉我方之命刚刚打进一个代号为‘群狐’的敌特组织的侦察员,代号为“长白山”。

  市长遇害和“长白山”的牺牲使江浩意识到我方内部一定有敌特的奸细。为了尽快铲除‘群狐’组织,并不使“长白山”同志的悲剧重演,江浩经请示吴书记,特从远方部队调来他的老部下郑昊天同志。让他冒名顶替一个被我方俘虏的国民党空投特务陈少柏,打进‘群狐’特务组织中,彻底粉碎他们的“‘霹雳风暴’计划”。为了保证这次计划的安全顺利的完成,江浩特将我党的一个地下工作者,也是郑昊天的未婚妻胡敏同志调来沈城,建立一个秘密联络站—“虹云裁缝铺”。

  经过亲自审问,郑昊天对陈少柏的情况了如指掌。于是,他按照陈所交代的时间、地点,与‘群狐’成员‘红狐’接上了头,并以‘红狐’丈夫的名义,住进了‘群狐’的据点之一茂源山货站。在与‘群狐’成员‘红狐’和‘黑狐’的几翻较量后,他终于见到了‘群狐’组织的头目之一‘银狐’。‘银狐’是一个老奸巨滑的特务,他的公开身份是龙潭寺的一个看门人。为了进一步考察郑昊天的真实身份,他让‘黑狐’带着郑昊天到他们的别动队所在地,位于沈城东部的二龙山去。在前往二龙山的途中,郑昊天和‘黑狐’遇到了一伙“解放军”的伏击,但是,郑昊天很快看出了这伙“解放军”的真面目,毅然还击,将他们打得狼狈逃窜。来到二龙山后得知,他们原来是‘银狐’让别动队队长——土匪徐占山派去考查郑昊天的。

  郑昊天在二龙山以一妙计帮徐占山打垮了另一伙土匪,并巧传情报,与我军驻守在二龙山的老三团,里应外合地把徐占山彻底剿灭,从而斩断了‘群狐’的一只魔掌。但是,此事引起‘银狐’的怀疑,他得知郑昊天曾与虹云裁缝铺的老板有来往,便以欺骗手段将胡敏抓到了他的窝点——龙潭寺后山,威逼胡敏说出郑昊天的真实身份。胡敏沉着应对,‘银狐’气恼下,让郑昊天开枪打死胡敏,以证明自己不是共产党派来的卧底。为了保护郑昊天,也为了这次锄奸任务的圆满完成,胡敏同志大义凛然,跳崖自尽。郑昊天悲痛万分,但是为了党的利益,为了不让胡敏同志的鲜血白流,他强忍巨大悲痛,继续和‘群狐’斗争。

  由于‘群狐’藏在二龙山的大量炸药被我军在剿灭徐占山时全部缴获,所以,他们没有了实施‘霹雳风暴’计划武器——炸药。郑昊天见此是个机会,便给‘银狐’出了一计,其目的一是想要通过此计,见到‘群狐’隐藏在我方内部的奸细—‘火狐’,二是想要利用此计进一步取得‘银狐’的信任,以彻底掌握‘群狐’的所有底细。通过此计,郑昊天达到了目的。可是,就在他与江浩商量要对‘群狐’收网时,突然,机要部门送给江浩一份刚刚截获的敌特发给国民党保密局的电文,其内容是由于‘火狐’对‘霹雳风暴’指挥不利,撤消其指挥权,从此,‘霹雳风暴’由‘金狐’全权接替指挥。‘金狐’是谁,他在哪里,不但我们无从下手查找,连‘群狐’成员也不知道。起获‘群狐’的工作只好等待。

  ‘火狐’暴露后,逃到龙潭寺找到‘银狐’,企图以疯狂手段继续实施‘霹雳风暴’,。在一次寻找炸药的行动中,‘银狐’不幸丧命。‘红狐’也由于对国民党的前途和自己的人生失去信心而服毒自杀。

  ‘金狐’始终以秘密方式与‘火狐’联络,但是,郑昊天偶然发现,我方军医刘若婵有疑点。江浩得知后对军医刘若婵秘密调查,原来她是在我军收编国民党军队时,潜入我方医院的特务。至此,‘群狐’成员全部暴露,我方终于将‘群狐’彻底铲除!

分集剧情:
第 1 集

  一九四九年元月,解放不久的东北重镇沈城市,市长在视察兵工厂时遇刺身亡。与此同时,沈城军管会刚刚敌特组织的侦察员“长白山”同志也被暗杀。军管会保卫部长江浩意识到我方内部可能有敌特奸细,于是,在请示了吴书记后,他从远方部队调来了经验丰富的我军特工人员郑昊天,让他以刚被我军俘获的国民党空降特务陈少柏的身份,冒名顶替再次打进敌特组织中。为了及时沟通情况,江浩特意为郑昊天建立了秘密联络站,联络员就是郑昊天的未婚妻——胡敏。

  郑昊天通过审讯陈少柏,了解到他来沈城的主要任务是配合“群狐”特务组织完成以破坏沈城兵工厂为内容的“霹雳风暴”计划,按照陈少柏提供的时间、地点,郑昊天来到了东北大旅店。当他走进房间时,却发现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正在洗手间中洗澡。他用非同寻常的手段,让这个外国很快说出了实情。原来她叫迪丽娜,代号“花狐”,是“群狐”派来以色相考验郑昊天的。正说着,“群狐”的骨干成员薛一荣和蒋彪赶来,对上接头暗号后,薛一荣告诉郑昊天从现在起他的公开身份是她的丈夫,并让郑带上东西跟她回家。

第 2 集

  郑昊天来到薛一荣家——茂源山货站后,狡猾的薛一荣并没有马上给他交代任务,而是,拿出几个帐本让他看。郑昊天假装生气,薛一荣却平静迪对他说,作为“丈夫”他必须了解货站的经营情况,否则,被共军发现就会露馅。郑昊天无奈之下只得假意看帐,暗地里却想方设法了解“群狐”的“霹雳风暴”计划。一天早上醒来,他发现薛一荣和迪丽娜在院中说话,像是交代什么任务。郑昊天将此情况通过胡民传递给了江浩。江浩指示侦察科长纪元马上调查了解迪丽娜。通过跟踪,纪元发现迪丽娜经常到滨河大桥去找一个叫瓦西列夫的俄国人。瓦是何许人?迪丽娜为什么三番五次到滨河大桥去找他?

第 3 集

  一天,纪元跟踪迪丽娜来到她和瓦西列夫约会的地点——瓦的公寓。不大一会儿,房内突然传来一声枪响,纪元猛然撞开房门,里面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迪丽娜和瓦西列夫双双毙命。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江浩命令把瓦的尸体暂时放到军管会地下室。但是第二天一早侦察员周之慧报告纪元 瓦的尸体不见了。是谁偷走了瓦的尸体?偷尸体的人是怎样进入军管会呢?江浩和纪元让保管通行证的周之慧核查近来开出的通行证的下落,结果发现有两张丢失。通过此事,江浩断定军管会里一定有特务的奸细。他让纪元暗中调查,并分析最有可能给特务提供通行证的人就是周之慧。就在他想进一步了解通行证丢失的详情时,侦察员关志峰匆匆来报说周之慧不见了。江浩和纪元顿时愕然。

第 4 集

   郑昊天在偷出瓦西列夫尸体的第二天夜里,悄悄来到“群狐”藏匿尸体的地方,看到有人给瓦开肠破肚,并从中拿出了一个微型胶卷。郑昊天巧施计策拿到了这个胶卷,并以此胶卷钓出了“红狐”——薛一荣的上线“银狐”。郑以瓦尸体丢失引起共军对滨河大桥的警戒为由,说服“银狐”放弃炸桥计划。老奸巨滑的“银狐”虽然接受了郑昊天的建议,但是,内心仍对他有所怀疑。蒋彪因郑昊天的到来而遭遇到薛一荣的冷落。所以,对郑昊天心怀不满,总想寻机刁难。他悄悄跟踪郑昊天,发现他去了虹云裁缝店,于是急忙回到货站叫上薛一荣一起来到裁缝店。薛一荣满怀醋意走进裁缝店,看到的却是郑昊天和胡敏在谈论给薛一荣做衣服的事,她和蒋彪十分尴尬。

第 5 集

  为了帮助郑昊天进一步取得特务组织的信任,也为了让隐藏在内部的敌特奸细尽快露出马脚,江浩想出一计。他谎称前线部队要到小王庄粮库拉军粮,让郑昊天到时放手烧掉粮库。此事使郑昊天基本取得了“银狐的信任,于是,他让蒋彪带着郑昊天到二龙山去拿火药。由此郑昊天得知“群狐组织还有一个武装别动队。他本想将此情况报送给胡敏,但由于薛一荣监视严密,没来得及去见胡敏就和蒋彪赶往了二龙山。

第 6 集

  江浩来到虹云裁缝店,让胡敏设法去货站把郑昊天找来,想和他研究下一步的行动计划。胡敏到了货站没有见到郑昊天,又不便向薛一荣细问郑的去向。江浩得知消息后十分着急。正当此时,来人报告说,昨天夜里二龙山一带发生了激烈枪战,几个装扮成解放军的土匪被被两个身份不明的人打死。江浩心头一热,他分析一定是郑昊天干的。但是,郑昊天去二龙山干什么呢?“群狐是不是又有了新破坏计划呢?为了保护郑昊天的安全,也为了及时掌握“群狐的行动,江浩打算亲自到驻守在二龙山的我军老三团去,希望通过他们确认郑昊天的下落。

第 7 集

  来到二龙山的第二天,正赶上徐占山为了挣抢一个叫黑妮的女孩要与退缩在山里的又一伙土匪火并,郑昊天劝说徐占山不能硬拼,要巧夺。在他的指挥下,徐没费一枪一弹不仅夺回了黑妮,而且还端了那伙土匪的老窝。为此徐对郑昊天佩服得五体投地,将自己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了郑昊天。郑昊天将此情报巧妙地画在了内衣上,趁天黑放走了黑妮,让她连夜去沈城把情报送到虹云裁缝店。江浩得到情报后,巧施妙计,与郑昊天里应外合地消灭了徐占山这伙土匪,斩断了“群狐”的一只魔掌。

第 8 集

  二龙山土匪被消灭一事再次引起“群狐”对郑昊天真是身份的怀疑。“银狐”让薛一荣和蒋彪把郑昊天带到了龙潭寺,面对“银狐”的威胁,郑昊天沉着应对,泰然处之,又一次度过了险关。

  江浩让纪元调查是谁把他去老三团的消息透露给了“群狐”,两人经过分析,认为极有可能是关志峰。于是,江浩下令将关志峰隔离审查。正当此时,江浩接到周之慧的电话,他大吃一惊,急忙赶去与周之慧见面,周说明了自己突然失踪的原因,江浩听后心里一沉。

第 9 集

  “群狐”失去了实施“霹雳风暴”的武器)炸药。为此,“银狐”既恨又急。他找来薛一荣和蒋彪,把一张中年女子的照片递给他俩,并命令他们尽快找到这个女人。薛一荣询问原由,“银狐”只说找到她就能找到炸药,其他没有说明。同时还把另一张照片给了薛一荣,交代说让郑昊天趁夜杀掉照片上的人。薛一荣接过照片一看,上面的人是军管会侦察科长纪元。

  关志峰在隔离审室突然叫喊肚子疼,看守哨兵急忙找来侦察员孙亚杰,两人将关志峰送到医院。纪元听说后也赶了来。军医刘若婵告知他们关志峰得了急性阑尾炎,必须马上手术。

第 10 集

  郑昊天得令去杀军管会干部。他猜想这一定是“群狐”对自己的又一次考验。不去,势必难得“群狐”的信任,可是去了不动手同样会引起特务的怀疑。最后关头他不得不怀着歉疚对纪元下手,但是,在与纪元的搏斗中他感到对方似乎有所准备。回到货站郑昊天责怪薛一荣,薛表示无奈,并说这是“火狐”下的命令,不能违抗。由此郑昊天得知原来隐藏在我方内部的特务代号叫“火狐”,他将次情报及时传递给了江浩。

分集:1-10 11-25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