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故宫运车在陕西华县遭遇日本特工伏击,被押运部队击散,顺利抵达西安。夜里日本人又来抢劫,再次死伤惨重,守军连长孙继海趁机偷走了十二幅国宝级古画,藏在妓院,途中遗失了著名的《清明上河图》。

  国宝丢失,重庆震怒,国内外哗然,一时间各路人马纷纷进入西安,展开了激烈的争夺。

  文人关清书喜唱皮影,泡妓院,是关中第一风流才子。只因他无意中用一只葫芦鸡换了《清明上河图》,灾难也随之而来:继母为保国宝被日本特务打死,父亲在军统的威逼下凛然跳楼而亡,心爱的红红为了钱偷走国宝。关清书被逼无奈临下两幅赝品,经红颜知己杨云馨妙手造假,开始偷天换日。两幅赝品不但骗了日本人5000两黄金,还将在西安的日本特工被一网打尽。军统花巨资买走赝品复命,西安黑帮内部为此发生裂变关清书为此失去了一只胳膊,但开创了关中画派,成为一代宗师。卖画所得黄金全部捐给中条山抗日的将士。

  红红是妓院的清官,由于都爱唱皮影,与关清书相爱。黑帮老大兰非要强行梳弄红红,红红不从,关清书与兰非决斗,面对不会打枪的关清书愿意为一个妓女去死,兰非大为感动,与其结为兄弟,替关赎出了红红,其父关大年坚决不同意娶红红,又加上关清书临摹《清明上河图》冷落了红红,俩人产生误会。军统追线索至关清书,抓了红红做人质,关不为所动,红红贪财自愿做了军统的卧底,并寻机偷了国宝。但红红并未交给军统,而是找到兰非企图卖画,关清书得知画丢后,借故以临画为名将真画掉包。与兰非合伙狠狠的敲了军统权占义一笔。有了钱的红红渐渐变了,变冷了,变狠了,变得把兰非赶出了黑帮,自己做了老大。

  兰非是黑帮老大,当了老大就要罩着弟兄们,就得有饭吃。他也想把《清明上河图》搞到手,偏偏他太仗义,太重情意。明明自己看上了红红,就因为关清书人不错就禅让,并花钱赎出红红送给关清书。继海帮过自己,犯了死罪照样劫狱救他;就因为红红是兄弟的女人,送上门来也做怀不乱;就因为曾经喜欢过,放任红红坐大,以至让她夺权成为新老大,自己被迫去沿街卖酒;所以,兰非选错了行,它可以做一个极好的牧师。

  孟秋水是一个自视极高的日本特工,美丽风情,身手了得。本来她完全可以把《清明上河图》搞到手,偏偏她爱上了警察董庆。一面是从心灵和肉体蹂躏她的魔鬼上司,一面是他深受着的对手--英俊强悍的警官。在灵人的抗争中,她背叛了自己为之效命的祖国。死在了自己情人的怀里。

  权占义这个老谋深算的资深老军统,几乎战无不胜,只是到了离失二十几年的亲生女儿面前束手无策,她背叛了自己的信仰。

  脑后有反骨的孙继海,在周雄的唆使下盗了国宝,险被周雄灭口,被产兰非劫狱救出。立于兰非矮檐下,杀周雄,为报恩咬舌绝口。杨云馨枪下救命,最后战死在中条山抗日前线。

  关中血性男儿,刚烈女子,是是非非,均可称之为侠。

分集剧情:
第 1 集

  当全世界都注目着西安双十二事变暴发的时候,同时还发生了件令史学家百思不解的旷世奇案--国宝《清明上河图》在西安丢失!故宫文物南迁转移,车队刚刚进入陕西境内的潼关,正当押车的军人如释重负地叫喊着长安、长安永远平安时,突然,遭遇了以孟健刚为首的日本特工的伏击。军警猛 烈还击打死抢夺文物鬼子便衣,孟健刚逃跑。

  孟健刚逃到西安远东情报局电告战况,远东情报局派女特工孟秋水来西安协助孟健刚抢夺《清明上河图》。孟秋水与川岛芳子齐名,妖艳无比,擅长丹青。她自告奋勇地赶赴西安抢夺故宫文物,其中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她想一睹《清明上河图》的风采。她认为凭借自己的智慧和才能,拿到《清明上河图》易如反常。当她与孟健刚见面时,对方就被其美貌所震惊,流露出强烈的爱慕之意孟秋水提醒他帝国这介没有爱情的。此刻,西安警察局长周雄也在勾结驻军特务连长孙继海,欲抢夺故宫文物。周雄绘声绘色地讲明,一旦得手,即使给孙继海一个军长他也可不屑一顾。因运送故宫文物事关重大,重庆方面派高级侦探董庆赶赴西安,协同西安警察局负责将故宫文物安全护送到重庆。因秦岭路断,运送故宫文物车队必须在西安停留。

  董庆一到西安就与周雄商谈如何保证故宫文物的安全,可是,他却不知是在与虎谋皮。黑帮老大兰非得知董庆来到西安的目的,即派手下给董庆送去一粒子弹和一块金砖,董庆坦然接受。兰非也盯着运送故宫文物的车队。正当兰非得意之时,董庆来到。他凭借一身功夫和凛然正气将兰非教训一顿,让其收回伸向故宫文物的黑手。随之将金砖扔进井里,顺手一枪打碎了兰非的大耳环。董庆虽然挫败了兰非抢夺故宫文物的念头,却不知日本特工和周雄的阴谋诡计。周雄为抢夺故宫文物,一方面将关清书和红红请来为押送文物的军警演唱皮影戏;一方面命孙继海即可行动。月黑风高之夜,抢夺文物的两方势力狭路相逢,一场激战,孙继海打伤孟秋水。孟秋水逃跑。孙继海抢到故宫的十二件文物,然而,在其仓皇逃跑时,却将国宝《清明上河图》掉在了壕沟。

第 2 集

  经董庆查证,丢失的十二件文物中《清明上河图》最为珍贵。农民魏居仓下沟大便时捡到《清明上河图》,放牛娃果果见到其捡画。魏居仓目不识丁,只是觉得好看而已。由于天冷,魏居仓意欲用《清明上河图》拢火取暖,不想火刚打着,却被风吹灭了。

  故宫文物丢失,震惊朝野,军统不信任西安警察局,即派权占义带年轻的助手吕蕊,化名权苑,以父女相称,在西安开了家收购字画的店铺,想用高价买 回故宫文物。孟秋水被孙继海打伤,觉得极失脸面。孟健刚潜伏西安的任务是:一旦日本占领西安便挖掘秦始皇陵和武则天墓。孟秋水发誓追不到故宫文物不回日本。董庆很快将侦察的目标锁定孙继海,并将其怀疑告诉周雄,周雄本欲误导董庆,但董庆举出大量证据。周雄震惊,想不到董庆竟然如此聪明。事到如今,周雄欲杀孙继海灭口,但他不知孙继海将文物藏在何处,又不便和孙继海见面,于是,他要求董庆天天向其汇报侦察的进展情况。关大年一心想将关清书培养成大师级的画家。但年轻的关清书却讨厌画画,更不想成为大师。他风流倜傥,结义三教九流,出入妓院赌场,更是秦腔的票友,他和红红收集了许多民间的皮影,放在一个很大的道具箱子里,箱子是关清书特意从东门鬼市买的,他时常和红红唱玩。红红很喜欢他,叫他替自己赎身,做梦都想和他白头偕老,遗憾的是关清书没有银子。老鸨见钱眼开,不能白白的放着摇钱树不用,执意要红红破瓜。西安黑帮老大兰非喜欢红红,欲出高价将其梳弄。不料,却遭关清书阻拦,兰非半个眼都看不上关清书,关清书却提出决斗。连枪都不会打的关清书和兰非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较量后,两人反为知己,结拜为异姓兄弟。最终商定由红红决定跟谁。

  让兰非始料不及的是:红红竟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关清书。兰非佩服红红,想不到一个妓女竟然不为金钱所动,愿意倒在一个穷书生怀中。孙继海敏锐地发现自己被董庆追踪,为了保险,他将抢到的十一件故宫文物藏到老鸨处,并言明十一件文物价值连城。老鸨为了安全起见,趁红红赶往兰非和关清书决斗处之时,将十一件文物转藏到艺妓红红的皮影箱子里。

第 3 集

  董庆很快将孙继海抓捕。孙继海不但不招,还破口大骂,他深信后台周雄定会保护她。而周雄却欲杀人灭口。他走出一步高棋,真(假)枪毙孙继海。一方面他对孙继海讲是假枪毙,并许下美好的诺言叫孙继海远走高飞,孙继海对周雄讲明了藏文物的地方;一方面周雄又对董庆讲用假枪毙逼迫孙继海交出故宫文物。私下周雄买通行刑的警察,要用真枪除掉孙继海。行刑路上,关清书给孙继海敬酒。原来,关清书有次喝酒意外与孙继海相识,孙继海教其划拳,自然成为关清书的划拳师傅。

  孟秋水、孟健刚得知枪毙的孙继海是抢夺故宫文物之人,他们更想劫持孙继海,因为,只有得到孙继海,才有可能得到故宫文物。不料,孟秋水赶到时,孙继海已被押赴刑场,他们无从下手。孟秋水即刻杀到警察局,欲抢夺文物,但却扑空。兰非也赶到刑场,他得知孙继海抢夺了故宫文物,特意抬了口上好的棺材,气壮山河的要给孙继海收尸,名为是孙继海的朋友,实质上是想打探到故宫文物的下落。孙继海虽感激兰非,却未对兰非吐露文物之事。行刑时,董庆担心闪失,检查枪弹,却发现是真子弹,他连射几枪打穿军帽,愤愤地质问行刑警察,但警察闭口不言。孙继海大惊,立刻识识了周雄的险恶用心。他一气之下叫董庆跟他去取文物。

  捡画的魏居仓想用《清明上河图》换两个肉夹馍,可老板不换,因为,西安文化的人多如牛毛,山村野夫亦能画上几笔。关清书打抱不平,嘲笑肉夹馍老板狗眼看人底。他虽说没钱,但仍慷慨地给魏居仓买了一只葫芦鸡。魏居仓侠干义胆,硬是将《清明上河图》塞到了关清书怀中。关清书死活不要,并问啥画,委居仓顺口胡说是他爷爷画的。魏居仓嫌关清书看不起人,关清书只好收下。谁也没有料到关清书无意之中以一只葫芦鸡换回国宝《清明上河图》。关清书携画回家,还未来得及将画打开,便被父亲训了一顿,他顺手将画扔到床铺底下。

第 4 集

   关大年训子。指责关清书不思进取、沉湎酒色。跪在地上的关清书突然从怀中掉出了皮影,关大年更为恼怒,他将地上皮影踩得粉碎。孙继海带董庆到妓院,命老鸨交出文物,老鸨将他们带到红红处,从皮影箱中搜查出七件文物,可唯独少了《清明上河图》。

  这时,周雄也得知孙继海逃过一劫,他担心董庆搜查出《清明上河图》后交公,便马不停蹄地赶到妓院想借机夺取国宝据为己有。董庆搜查时因故离开了一会儿,所以,周雄怀疑《清明上河图》丢失是董庆所为,董庆有口难辩,周雄将董庆拘押,与孙继海同押一室。董庆在和孙继海的交谈中,相信孙继海真的只抢到了十一件文物。孙继海提出要面见周雄,他质问周雄为何要对他下黑手?此时,周雄却不想灭口了,原因是孙继海一死,《清明上河图》便无下落。但又必需威慑住孙继海,命他讲出《清明上河图》到底在哪儿?况且董庆又是重庆派来的侦探,丝毫不能叫董庆对他产生怀疑。他故意提孙继海和董庆同到办公室,严厉寻问执行枪决的警察,警察明知自己供出周雄是死,不供也是死,他怒骂孙继海,并道出他和孙继海的恩怨,突然拔枪自杀。这招果然威慑住了孙继海,可孙继海的确不知道《清明上河图》的下落。因孙继海曾保护过兰非往延安贩卖药品,加之兰非更想得到《清明上河图》卖大钱,所以,兰非便主动找周雄保释孙继海。

  周雄言重犯不能放,但兰非出高价,周雄心动;这其中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长期将孙继海关押在警察局,他担心东窗事发,最终密谋叫兰非假劫狱。关清书认为父亲对自己格外严厉是继母调拨所至,他百般嘲笑继母。关氏其实是位心地善良的女性,她同样认为关清书不务正业,希望关清书子成父业,成为一代大师。将委屈告诉与关大年,关大年一怒之下将关清书轰出家门,并言断绝父子关系。临走,关大年愤怒地将关清书的东西往外扔,并顺手将《清明上河图》扔出,言关清书这辈子画一幅画也是叫狗看的。关清书无处可去,只得暂且住在红红处,并随手将《清明上河图》塞在皮影箱子底下。

第 5 集

  孟秋水遭孟健刚指责,原因是远东情报局电告其西安所搜查的十一件文物无关紧要,关键是要拿到《清明上河图》。孟秋水自以为身手不凡,立功心切,单枪匹马要从狱中劫走孙继海。兰非因与周雄有言在先,轻而易举的捆了卫兵,欲带走孙继海时,遭董庆阻拦。当兰非和董庆较量之际,蒙面的孟秋水突然杀入,孟秋水先下手强打伤兰非,兰非大怒道:“说好的不动手!”他打伤孟秋水。

  孟秋水逃窜,兰非劫走孙继海。董庆将怀疑告诉周雄,周雄命令严查警察局内的奸细。然后,他破例放了被关押的董庆。周雄对董庆言说他是用全家性命为董庆担保。董庆认为周雄关押他有着正当的理由,谁叫他搜查妓院时出去了片刻?他感激周雄,决心破案,以证明自己清白。孟秋水两次失手方知西安藏龙卧虎,单靠武力不行,她摇身变为交际花,要靠美色和阴谋夺取《清明上河图》。因孟秋水知道孙继海在兰非处,便拜访兰非说明有人托她高价收购《清明上河图》。孟秋水与兰非眉目传情,言下之意如果得到《清明上河图》定和兰非行鱼水之欢。同时,兰非也在和孙继海推测《清明上河图》的下落。

  权占义的明月斋开张之际,宴请西安书画名流观其藏品,其真正用意是告诉人们他有钱收购名画。兰非手下要收权占义的保护费,且口出狂言,谁知出门后就遭便衣痛打。兰非不知天高地厚地带人打将上门,权占义轻声细语,一幅胆小怕事的样子。兰非不依不饶,不料,权占义出其不意用强大的武力震住了兰非。兰非虽说不知权占义的底细,但看到清一色的美式冲锋枪,便猜测到权占义非同一般,他想和权占义去他住处,权占义认为兰非在西安也算一方势力,也许还不知道《清明上河图》的下落,便答应其邀请。兰非请红红和关清书唱堂会,红红和关清书抬箱子前往。权占义对红红和关清书旁敲侧击,因为他怀疑关键之时,关清书为什么要赎红红?他故意和关清书谈书论画,不想竟是对牛弹琴。权占义对皮影好奇,顺手从箱子拿出皮影观赏,而《清明上河图》就在众多的道具下藏着。

第 6 集

  一起意外事件,使权占义放下皮影,《清明上河图》才未被发现。董庆审讯老鸨一无所获,他分析了孙继海抢画时的逃跑路线,并沿途查寻,碰到放牛娃果果,果果说他看见有人捡画,董庆异常惊喜。命人带放牛娃满西安辨认捡画人。孟秋水自信能很快拿到《清明上河图》。她清楚,董庆负责此案,只要粘上董庆,便可达到螳螂扑蝉黄雀在后的目的。原来在北京“二一.九”学生运动时,上司命孟秋水接近爱国青年,作好长期潜伏的准备,她曾救董庆的命,放牛娃与魏居仓擦肩而过。

  深宅大院的杨云馨听说关清书酷爱皮影戏,便专程上门拜访 。杨云馨是留学日本的化学硕士,回国后因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转而收藏民间艺术品。红红和关清书的演唱,令她拍案叫绝,她欲收购关清书的皮影,被对方拒绝。而对漂亮人,关清书口若悬河,谈诗论画,故意在杨云馨面前显摆。杨云馨更显才学,反而使关清书捉襟见肘。分手之时,关清书约杨云馨去明月斋赏画,并言到时她可对权占义说他们是师徒。西安名流以云集明月斋,众人兴致勃勃地玩着王维的扇。权占义请关清书和红红唱皮影,生活无着的关清书自然答应。他和红红抬着藏有《清明上河图》的箱子到了明月斋。权苑见关清书唱的精彩,甚是着迷,她拿着王维的画扇请关清书欣赏,以靠进对方。杨云馨也在一旁观看,忽然,她觉得权占义极眼熟,眼前闪过父母的照片。这时,关清书失手烧了画扇,全场愕然。学画之人自知王维的画是何等贵重,关清书惊慌失措。权占义言这是王维绝无仅有的一柄画扇呀。众人纷纷指责关清书。关清书羞愧难当、无地自容。杨云馨却发现权占义的画扇原来竟是外公制作的赝品。虽然她不明白权占义为什么跑到西安开字画铺?但却勾起她不堪回首的往事,权占义拿的画扇,是父亲和母亲的定情信物,外公制作了同样的两柄画扇,父亲和母亲各持一柄,但父亲抛弃了母亲。母亲生下她后不久,便郁郁而死,杨云馨决定复仇。当她确信权占义就是她父亲时,便嘲弄对方,替关清书解围。权占义大为惊讶,想不到西安竟有如此才女?

  关清书很是感激杨云馨,出门后他先叫黄包车送红红携皮影箱子回妓院,又叫了辆黄包车送杨云馨,车夫有病,他竟然亲自为杨云馨拉车。权占义觉得杨云馨长的极像自己的前妻,他派权苑接近杨云馨,以打探杨云馨的底细,权苑一无所获。杨云馨却从权苑口中知道了权占义想得《清明上河图》的目的。杨云馨大惊。

第 7 集

  老鸨催红红和关清书交房钱,若无钱红红非出台不可,关清书焦急万分,却身无分文,情急之中,他抽出《清明上河图》想抵房钱,并言这箱子曾藏过故宫文物,昨日,佛祖托梦又变了一件。尽管他讲的有声有色,但却被老鸨知道关清书不可能有故宫文物。此时,兰非的手下已等在妓院门口,欲接红红去见兰非。关清书上前阻挡,老鸨却说,关清书和红红这些日子的房钱、饭钱是兰非手下垫付的。关清书无奈的看着红红走出大门。

  关清书深知兰非喜欢红红,担心红红失身,稍一犹豫,关清书疯狂追去。兰非处,关清书被兰非手下阻拦,并招其嘲笑。其实兰非仅仅是想看看红红而已,无丝毫非分之想。关清书回到妓院,恨自己窝囊,连心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他疯狂地砸碎红红的东西,并将连接他和红红情感的皮影也烧了几件,疯狂之时,他抓起箱中的画轴扔了出去,《清明上河图》哗地展开了,愣了一下,他扑上前去。面对《清明上河图》他不知所措。接着他将画东躲西藏,仍不放心。无奈他回家找父亲商量,但父亲却将其拒之门外。转悠许久,关清书觉得必须将此事告知父亲。再次回到家时,家中无人,他只好翻墙而入,刚刚把画藏到自己房子,关氏就回来了。得知父亲在茶馆喝茶,关清书便寻踪而去。路上,碰到捡画人魏居仓,他慌忙欲躲,可魏居仓却想报恩,言他当时没钱,是关清书用葫芦鸡救了他的命,非请关清书吃饭不可,关清书提心吊胆的和魏居仓吃饭,而他们刚刚上了二楼,董庆便带着放牛娃和孟秋水走了进来。

  吃饭时,董庆每每先吃,孟秋水不解。其实,董庆的意思是西安人都知道他在寻找《清明上河图》,害怕拿画的人对他下毒手,为保护孟秋水的安全才自己先吃,为此,孟秋水极为感激。董庆准备吃饭再带果果上二楼认人,谁知,一楼打架,他们便离开了饭店。之前,当酒瓶子砸向董庆时,孟秋水及时接住,引起董庆的注意。孟秋水撒娇说这是爱情的力量。王标是放牛娃的舅舅,他也想混吃混喝,叫果果认自己是捡画人。孟秋水从董庆口中得知王标自认是捡画人后,便跟踪王标。

第 8 集

  孟秋水抓住王标,可王标不知天高地厚,见孟秋水漂亮,欲占其便宜,却被孟秋水打死。王标死时还叫喊他没有《清明上河图》。孙继海认为一旦找到画,自己极有可能被周雄杀害,他要先下手为强杀掉周雄,周雄逃脱。周雄断定是孙继海向其下手。他寻找兰非,欲查孙继海下落,兰非百般解释,并言孙继海早跑的不知去向。王标为画而死,在西安传的沸沸扬扬。引起权占义、兰非、周雄、董庆的警惕。

  董庆吃饭时无意发现西安时常有画家以画换酒肉,他便到各大饭店寻找看是否有人用《清明上河图》换酒肉。而孟秋水更是热情的陪同着他。孟秋水对董庆的热情引起孟健刚的不满,是因为他渐渐爱上了娇艳无比的孟秋水。他明知特工之间是没有爱情的,但却克制不住自己。关清书终于将画拿到了关大年面前,关大年大惊,关于是否交给政府还是先保留《清明上河图》之事,父子最终商定,如今乱世,暂且先放在家中保留。关大年言国宝谁拿谁倒霉!但画能奇迹般的到了关清书手中,那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是上苍有心叫关清书成为一代宗师。他叫关清书临摹二幅《清明上河图》,然后,再将真迹交给政府,同时,他担心儿子为情所乱,叫关清书答应他在临摹期间决不能与红红来往,关清书跪下对父亲宣誓。红红从兰非处回到妓院,不见关清书,她寻找到关清书家,又遭关大年教训,言他的儿子再没出息也不会找妓女。红红认为关清书经不住关大年的压力而变心,于是,愤怒不已。红红找兰非诉说自己的委屈,并要委身于兰非以报复关清书。

第 9 集

  正当红红和兰非宽衣解带时,兰非叫喊兄弟妻,不可欺。兰非言由他来教训关清书。可谁也不清楚关清书去哪儿了?关大年将关清书带到老房子,命他日夜临摹《清明上河图》,并再三交待,此画极可能招来杀身之祸,千万不能出院门半步。关清书躲藏临摹,但各种寻画的势力咄咄逼人。孟秋水时常跟着董庆出入,董庆与肉夹馍老板闲谈,老板刚要说到关清书用葫芦鸡换画事情。马车惊乱,董庆为保护孟秋水而受伤。孟秋水悉心照顾他,两人情感加深。

  孟健刚痛心疾首,他决不允许帝国之花儿女情长,决定赶走孟秋水。孟秋水却言不完全任务不走。孟健刚要她发誓与董庆保持仇敌关系。但孟秋水却身不由己地想和董庆亲热。孟健刚跟踪孟秋水,当孟健刚发现孟秋水欲与董庆亲热时,打了董庆一枪。孟秋水警惕的保护了董庆。董庆怀疑是孙继海所为。他四外寻找孙继海。孟秋水清楚的认识到,是孟健刚打了董庆的黑枪,为了不叫孟健刚伤害董庆,她再三向孟健刚解释,与董庆来往是为了《清明上河图》。

  孟健刚命孟秋水感觉到杨云馨非同一般,同时,她又发现权占义到了杨云馨家,她百思不解。权占义找杨云馨想确认杨云馨是不是自己的女儿,可杨云馨言自己的父亲何等出色,决不会是开店铺之人,使权占义极为尴尬。关清书临摹完两幅《清明上河图》后大喜。他偷偷地跑回家正想着如何收藏《清明上河图》的大事,早以无心关注情感之事了。便提出请红红将皮影箱子送给他以作纪念,红红答应。

第 10 集

  红红走后,关清书伤心欲绝,一脚踢倒放在凳子上的箱子,突然,他发现了箱子夹层,便将《清明上河图》真迹藏在夹层里。关清书又将两幅画藏在别处。他心生一计,意暂且叫杨云馨保存国宝,因为,没有人会怀疑的杨云馨。他请杨云馨第二天到兰非处听皮影戏,说是他的绝唱。第二天,几人如约而至。关清书和红红唱的如醉如痴。关大年发现儿子不在,寻到兰非处,看见唱戏的关清书,他伤心之致,老泪纵横,指责儿子不务正业,难成大器。众人力劝,关清书跪倒在父亲面前,关大年虽然气愤,但当着众人不能说明真相。

  董庆在肉夹馍老板处得知关清书换画之事,他立刻带肉夹馍老板赶到关大年家,随后又追赶到兰非处,当着众人面,他没有动手,警察和黑道一般是井水不犯河水。他要等唱完堂会再抓人。董庆的突然出现,兰非甚为不解,而关清书明白董庆到来的目的,他知道在劫难逃。关清书急中生智,要点火烧掉皮影箱子,发誓从此再不唱戏。他料定杨云馨肯定会收藏皮影箱子,因为杨云馨本来就酷爱收藏。果然,杨云馨请求关清书将皮影箱子卖给她,关清书慷慨地当着众人将皮影箱送给了杨云馨。临走,他叫红红赶快躲藏,因为,他不愿意因《清明上河图》给红红带来任何麻烦。他明白董庆肯定要找红红。董庆默默地跟着关清书走出兰非处。

第 11 集

  关清书被董庆押回家里,看到肉夹馍老板,便承认有换画之事。他却拿出一幅山水画交给董庆。董庆大怒,将关清书押进监狱。孟秋水得知此事,直奔关清书住处,要先下手为强。她跑到关清书处到处找画,这时,红红回来,便将红红打昏后逃走。红红感觉危险,就跑到兰非处躲藏。兰非再三追问《清明上河图》之事,可红红确实不知道《清明上河图》是在何处处?但是,她却说出关清书出走多日不知在干什么?孙继海给兰非出主意要善待红红,等关清书出狱后,要红红夺取《清明上河图》。

  董庆带人在关大年家掘地三尺寻画未果,直奔关清书画处,关大年和董庆均扑空。但董庆却发现一蒙面人,那便是孟秋水。董庆追赶蒙面人被孟健刚阻击,孟秋水逃跑。关清书宁死不招,权占义得知关清书得画,他分析关清书的性格,即命权苑看望关清书,有可能的话可以用女色引诱关清书。而权苑被上次关清书失手烧画扇时的谈吐所折服,她探望关清书时,想不到关清书在狱中仍是谈笑风生,一语道破了权苑来看望他的目的。权苑虽说没有暴露军统身份,但承认了权占义的用心。董庆认为只有抓住红红方能破案,他四处寻找红红,孟秋水给他提供了红红住在兰非处的线索,董庆带警察要强行搜查兰非处,双方僵持。僵持时孙继海和红红躲藏,但董庆坚决要搜查,并与兰非人马对侍,火拼一触即发。兰非请董庆先喝茶,他偷偷地给红红交代应该如何如何,红红胆怯的睁大了眼睛。

第 12 集

  董庆认为兰非不会让步,他准备强行搜查,可经过短暂交涉,兰非竟然同意带走红红,其中的秘密只有兰非和红红清楚。孙继海认定董庆并是为搜查红红而来,而是周雄指使董庆加害于他。他欲干掉周雄,只要周雄存在一天,他的性命随时随地都可能消失。可兰非觉得杀警察非同小可。孙继海向兰非发誓,只要兰非帮他干掉周雄,他这辈子即就是当牛做马,也要报答兰非。兰非大笑,其实,他已对红红安排好了如何干掉周雄的计策。董庆好言相劝,让关清书交画。

  关大年探望关清书,看见儿子遍体鳞伤,本想劝儿子交出《清明上河图》的想法完全打消,他询问儿子,画到底藏在何处?不料,关清书丝毫不向父亲透露半句。他明白,父子连心,假如警察用枪毙自己来威胁父亲,父亲定会交出《清明上河图》。关大年见状怒斥儿子。杨云馨得到皮影,时常学唱。周雄审讯关清书无果,被上司训斥,无奈再次提审红红,看到红红胆怯的样子,周雄软硬兼施,金钱诱惑、刑讯逼供,最终,红红被吓得失声痛哭。她要周雄保证,如果不伤害关清书便可交画。周雄当即要跟红红去取画,但红红却说,画现在不在自己手中,可放她出去拿画,但不许有人跟踪,其对方发现有人跟踪,便会破釜沉舟。

  周雄想到有关清书在自己手中,可放她出去拿画,两人约好交画的时间和地点。狡猾的周雄几经试探,终如期赴约。同时,兰非为了报复曾威胁过他的权占义,想将杀害周雄的事嫁祸于权占义,他用信件将权占义约到周雄见面的地方。就在周雄刚刚见到权占义时,躲藏在暗处的孙继海打死了周雄。董庆抓捕了权占义。

第 13 集

  董庆将权占义带回警察局审查,但毫无结果,权占义明知事情复杂,却故装糊涂,言他也不知周雄为何而来。红红提心吊胆的躲藏在兰非处,她担心董庆会抓她。董庆虽说放了权占义,但立刻将其列为侦察目标。老奸巨猾的权占义越发感觉到西安这块地方藏龙卧虎,他心生一计,命权苑散布谣言,明月斋已收购到了《清明上河图》。此话一出,各路人马大惊。孟秋水立刻进出明月斋。

  兰非也产生疑惑,询问红红,到底关清书有没有画?董庆想搜查明月斋,但他吸取了搜查关大年家的经验,不能打草惊蛇,要待蛇出洞,然后再打。关大年指责关清书无能。关清书怀疑杨云馨发现箱子的夹层后,已将画卖掉,可他又不能出监狱,于是,心急如焚。他以绝食抗拒关押,董庆见关清书奄奄一息,问他临死还有什么要求?

  关清书言他唱了一辈子皮影戏,皮影戏虽说毁了他前程,但他唱皮影戏又得了快活,提出要与皮影同葬。董庆向杨云馨索要皮影,杨云馨不给,董庆便将关清书抬到了杨云馨家。杨云馨见关清书伤痕累累的样子,言政府腐败,随意抓人。关清书颤抖地挑着皮影,观察箱子的夹层,观察着杨云馨的表情,他确信画仍在箱子里。权占义再次放风,要去运走《清明上河图》。他撒下天罗地网,一旦谁来抢画,肯定此人与《清明上河图》有关,即使此人不知道画在哪儿,也敲掉了一个对手。在黑道上身经百战的兰非害怕有所闪失,只是尾随,而不动手。孟秋水和孟健刚躲在暗处,孟秋水虽然想到如此重大的事情,权占义为何不保密?其中肯定有诈。但她又不愿意错过这次机会,只想万不得已再出手。马车出南门,果然遭遇伏击,但伏击的队伍却是董庆。兰非和孟秋水甚为惊讶,董庆竟然带了这么多的人马。董庆上车搜查,装的竟是布匹。董庆又一次将权占义带回警察局。

第 14 集

  董庆将权占义带回警察局,权占义亮出军统底牌,命董庆从此归他领导。并叫权苑做董庆的副手,对外宣称权苑不愿上学,只愿从军。其实,老奸巨猾的权占义是叫权苑监视董庆。董庆将自己对周雄的怀疑全部抖出。权占义命董庆放了关清书,因为,只有放了关清书《清明上河图》才有可能浮出水面。董庆要求再次抓捕孙继海,严密控制兰非处。而权占义却另有高招,他命董庆一一破坏兰非保护的妓院、赌场、舞厅。

  就在董庆执行命令时,自称北京画商的白德芳频频与关清书接触,愿意出高价收购《清明上河图》,关清书否认有画,但白德芳开口便是三千两黄金。同时,红红也再三追问关清书《清明上河图》的事情,经过几番密谈,关清书终于通知了白德芳交画地点,当白德芳刚要拿画时,关清书却要看黄金。红红身边拢着一堆火,她怀抱着画,不见兔子不撒鹰。白德芳拿起来便跑,关清书喊站住,你不看看画么?白德芳打开画,只见宣纸上无字无画,一片雪白。

  此时,董庆赶到,将白德芳逮捕。原来,关清书以为白德芳频频与自己接触是董庆的阴谋,交画时他故意将消息告诉了董庆。董庆得知白德芳是权占义的手下,便埋怨权占义不信任自己,同时,也怀疑关清书真的不知道《清明上河图》的事情?良禽择木而栖,董庆不解其意。权占义言宁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他又施一计,既要打压兰非,也决不放过关清书。

第 15 集

  董庆按照权占义的指示行动,断了兰非的财路。兰非明知他们是为孙继海而来,却有口难言。孙继海自告奋勇要去警察局自首,但遭兰非反对,言兄弟之情、如同手足,可孙继海总想与董庆拼个鱼死网踊。孟秋水迟迟拿不到画,加之权苑时常在董庆身边,董庆又不能吐露权苑的身份,使孟秋水大为妒忌。她有意在权苑面前表现出对董庆的亲热以刺激对方,却适得其反,权苑反而更加接近董庆。虽说董庆办案不力、困难重重,狡猾的权占义还是将董庆提升为警察局长。

  孟秋水为庆贺董庆升职,千方百计的请关清书唱皮影戏。关清书再三声明已发誓不唱戏了,并且所有的东西都送给了杨云馨。孟秋水找杨云馨出价租赁皮影道具,杨云馨冷嘲热讽孟秋水一番,但还是将道具借给了她。孟秋水又以物质打动红红,给红红在权占义店铺买了对耳环,红红经不住诱惑,力劝关清书给孟秋水唱皮影戏。关清书得知杨云馨已将皮影道具借给了孟秋水,甚为担心,便答应其要求。关清书仍然不唱,红红见钱眼开,拉着关清书非唱不可。就在孟秋水劝说关清书唱戏时,却被兰非发现,他立刻与孙继海密谋如何干掉董庆,孙继海不愿意下手,原因是董庆曾救过他一命。关清书全唱的是慷慨激昂的悲剧。兰非跟踪董庆,想打董庆的黑枪。

  而关大年得知关清书又重操旧业,更是气愤,他要阻止儿子堕落。兰非开枪,但董庆无意间躲过一劫,他和孟秋水同时追赶而出。此时,关大年也找到孟秋水处,愤愤指责关清书,关清书只好随父亲离去,他本想带着箱子走,可关大年言,他再敢动一下箱子,便一头撞死在关清书面前。关清书只好离去,皮影箱子便留在了孟秋水的房子里。

分集:1-15 16-3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