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虎牙嘴的匪首杨豹子因缺粮想与土匪刘十三合并,刘十三使计提出谁抢了县长的三姨太谁坐头把交椅。杨豹子抢功心切,抢了三姨太,惹怒了保安团长罗玉璋,自己也在枪战中受伤。

  杨豹子上门找李世厚治伤,李无奈只好医治。喜凤和李世厚的儿子墩子同岁,两家定了娃娃亲。那天正在李家玩耍。罗玉璋或消息带兵来抓杨豹子,还残忍地杀了敦子的父母。墩子跑道许云卿家躲藏,诉说父母被杀害的经过,许云卿给墩子了十几块银元叫他远走高飞。政府给千龙镇下赈灾梁,罗玉璋借口捉墩子拒不出兵,镇长只好求德高望重的许云卿出马护粮,梁侧半道被刘氏三截住,由于当年许云卿救过刘十三,刘十三放过粮车并承诺三年不动许家一草一木。墩子报仇心切,结果刺杀罗玉璋不成,反被逼跳进了渭河。

  七年后,跳河未死的墩子学了一身本事回来伺机报酬。二喜凤也早成了许云卿的大儿媳妇。许家留法归来的大儿子许望龙却爱上了顶头上司特派员的女儿赵亚男。当罗玉璋得意洋洋要娶女学生玉竹做三姨太时,刘十三的手下却假冒保安团,大摇大摆地把玉竹骗上了山。 罗玉璋为保卫许家粮仓,打死了土匪二掌柜冯四,许云卿怕刘十三报复,在家设宴款待罗玉璋,希望他能派兵护院。罗玉璋因酒醉,当晚留宿许家意外的强暴了喜凤。许云卿得知此事怕张扬出去伤了许家的脸面,不许喜凤声张。他表面佯装不知,暗地里却请墩子帮忙来杀罗玉璋。墩子趁夜色潜入喜凤房中,由于罗的心腹郭栓虎的保护,刺杀失手。墩子在喜凤的帮助下逃脱。

  墩子在投奔新二师时竟误入了刘十三的地盘,刘劝其入伙,遭墩子拒绝,在玉柱的帮助下他们逃出了兔儿岭。玉竹劝墩子到陕北着红军,墩子却执意要参加新二师杀罗玉璋报仇。墩子化名为李文化投奔了新二师刘信义,玉竹则在附近学校当了老师,俩人渐渐产生了情感。

  特派员的女儿赵亚男和望龙回陕南老家,被虎牙嘴匪首小白狼意外劫持了。刘信义命墩子带钱上山赎人。墩子以其胆识和高超的武功救回了望龙和赵亚男,刘信义将他提升为手枪营的连长,其间墩子多次去保安团寻机报仇,由于无法接近罗玉璋而未能得手,却也吓得罗玉璋草木皆兵。罗玉璋借新二师剿灭了小白狼,望龙却借特派员的权势压刘信义,命其秘密干掉罗玉璋。刘信义派陈满强刺杀罗玉璋失手,刘为保全自己拔抢打死了陈满强。望龙要娶赵亚男,喜凤因被强暴不被许家原谅却倍受歧视。在给望龙筹备结婚时喜凤又误解望龙收下了罗玉璋送的房子。

  已怀身孕的喜凤,一怒之下离家上山做了刘十三的压寨夫人,条件是打掉许家的孩子,让六十三割下许望龙做男人的家伙。刘十三被喜凤的血性打动,去许家为喜凤报仇。刘十三带人赶到许家,望龙已回城,子债父还,于是就剁了许云卿的一条腿。罗玉璋怀疑陈满强是许家派遣,竟命郭栓虎带人冒充刘十三杀了许云卿全家,望龙因公务意外幸免。望龙为报仇用特派员的关系命刘信义剿灭刘十三。刘信义派墩子前去剿匪,墩子在匪巢发现喜凤已怀了刘十三的孩子,刘十三求墩子照顾喜凤和孩子后自杀。墩子因私自放走喜凤被刘信义关了禁闭。喜凤为墩子去师部自首,向刘信义讲明李文化就是墩子。刘大喜并承诺三天后一定放墩子,但又秘密跟踪喜凤并将其行踪告知望龙。

  罗玉璋得知墩子放了喜凤,已知李文化便是墩子,他命心腹拴虎带上掺入巨毒的水晶饼去看望被关禁闭的墩子,谁料却意外毒死了前去看望墩子的玉竹。刘信义对外称墩子已死,并要挟罗玉璋交出凶手。罗玉璋以为毒死了墩子便放松了警惕,他告诉郭栓虎,墩子已死,我在被杀肯定是刘信义干的。然后让郭栓虎外出躲藏,墩子找见喜凤,正遇望龙带人来杀喜凤,在墩子的保护下,喜凤向望龙讲明不是刘十三杀他全家,而是罗玉璋。

  河灯会上,刘信义设计帮助喜凤在台上唱《苟家滩》,墩子弹无虚发,打死罗玉璋身边所有的保安,在墩子走到罗玉璋跟前时,罗玉璋已被吓死。事后望龙带人杀了罗玉璋全家。

  经过陈满强的死和玉竹生前的劝告,墩子终于明白再不能在新二师呆下去了,去了延安。

  几年后,刘信义被郭栓虎打死。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民国18年,秦川大旱。兔儿岭的匪首刘十三抢粮路遇喜风正在唱戏,众散唯独喜风没跑。。虎牙嘴匪首杨豹子一心想与刘十三合并雄霸一方。刘十三说谁先抢到县长的三姨太谁坐头把交椅。杨豹子掠抢了三姨太胳膊被打伤,小白狼奋不顾身掩护杨豹子脱身。县长指责保安队罗玉璋剿匪不力。有一手医治枪伤本领李世厚的原是许云卿护院的人,不敢得罪杨豹子,只好给他医治。而保安团的人早怀疑杨豹子会找李世厚治病,交给他一只鸽子,要他一旦杨豹子来了,立刻放飞鸽子。

第 2 集

  罗玉璋得知李世厚为杨豹子治伤,带兵马剿杀。李世厚将儿子墩子及和墩子定了娃娃亲的喜凤等人藏入地窖。罗玉璋将杨豹子和李世厚夫妇一起杀了。墩子、喜风仓皇逃避到许云卿家。杨豹子的死激怒了小白狼,一枪打死了三姨太。罗玉璋得知李世厚还有一子,欲赶尽杀绝,命手下四处搜寻,他怀疑墩子藏匿在许家,命手下尾随。可手下自始自终没发现墩子的踪影。罗玉璋不信墩子不埋藏他的父母,保安队严阵以待。

第 3 集

  许云卿任千龙镇商会会长。许云卿一边安慰着墩子,一边将墩子的父母埋葬。而罗玉璋又不敢得罪许云卿,墩子大难不死。镇长杨玉坤想请许云卿亲自出马押运粮车,路遇刘十三,刘十三念多年前许云卿对他有恩,放走了粮食车。喜凤时常看望墩子,但许云卿的长子许望龙却深深地爱上喜凤,他觉得喜凤清纯的像春天的空气。许云卿得知严厉指责儿子。墩子遇难之时,岂敢夺人之美?墩子报仇心切,不顾众人相劝,出走许家,寻机杀罗玉璋,却被保安队逼跳渭河自尽。

第 4 集

   七年后,墩子已长成强健高大的小伙子。而喜凤因得知墩子跳渭河死了,她与许望龙成婚。许家的老二许成龙与谷雨成婚。罗玉璋提升为保安团长,看上了青春美丽的学生玉竹,要娶她做三姨太。玉竹自然不从。父母对玉竹说罗玉璋是啥人?那是个一人走路都嫌路窄的人呀!众土匪下山赶周公庙的会,墩子也跟踪着罗玉璋寻机刺杀,在庙会上他与喜凤、许成龙、谷雨擦肩而过。刘十三手下的冯四与墩子在玉竹家门相遇,墩子在等罗玉璋时,而冯四却将玉竹骗上山。罗玉璋到玉竹家门前,墩子抽斧上前,却被跟踪他的许成龙从背后勒住。

第 5 集

  墩子与许成龙相认,他对许成龙说他回来之事不能对任何人说,一旦走漏风声便报不了仇了,许成龙发誓亲娘老子也决不说的。玉竹被抢到了兔儿岭,刘十三惊喜之后与她讲到了自己的身世,玉竹还天真地劝刘十三投陕北。玉竹担心她将被刘十三强暴,谁知刘十三说他从不强迫女人,他要的是女人的心甘情愿。冯四已与赵七约好抢许云卿的粮庄。而眼线赵七却投靠了罗玉章。冯四的人马黑夜闯入粮庄,被早已埋伏的王怀礼打得落花流水,冯四身中数弹,一把将身边的麻子推进粪池中,“狗日赵七卖了咱,告诉十三爷报仇。”

第 6 集

  许云卿得知冯四在抢他的粮庄时被打死了,又喜又怕。镇长杨玉坤出谋,在家设宴款待罗玉璋和郭拴虎、王怀礼。许望龙在西安给赵特派员当秘书,特派员的女儿赵亚男与他一见钟情。罗玉璋醉酒留宿许家。半夜闯入喜风的房里强奸了喜风。许云卿叫喜风千万不要声张,他自有办法。许成龙终于从闷闷不乐的许云卿口中,得知了罗玉璋和喜风的奸情,他想立刻杀了罗玉璋。可许云卿说在咱家杀了罗玉璋那麻烦可就大了,得找个别人杀罗玉璋。可谁又敢杀罗玉璋呢?许成龙终于想到了墩子,许云卿忙叫他去找墩子。

第 7 集

  许云卿找来墩子述说罗玉璋与儿媳的不仁不义,要他不但杀罗玉璋,而且还要除了儿媳。墩子趁着夜色举斧欲剁突然看清是喜风……。罗玉璋进来,墩子大吼我是李世厚的儿子今天老子是取你的狗头的。说着举斧砍伤了罗玉璋。罗玉璋并抓住喜凤挡着,郭拴虎冲了进来。喜风死死地抱住罗玉璋的胳膊,墩子慌忙逃跑。表叔马仁昌劝墩子当兵,投奔新二师,只有当兵了,有枪了,才能报仇。罗玉璋被砍伤,他恼羞成怒,加紧追杀墩子。各路道岗哨林立,却不知墩子去向。

第 8 集

  墩子误入了刘十三的地盘,刘十三很是佩服墩子,说原来砍伤罗玉璋的就是你呀,有种!并好言相劝墩子留下当土匪。墩子不从。可刘十三说凡进了兔儿岭的人,不当土匪就别指望活着出去,你自己看着办吧?玉竹早想跑出土匪窝了,加之墩子在刘十三面前毫不怯弱的样子,又砍了她憎恨的罗玉璋,很是叫玉竹佩服。她有意与墩子接近,但墩子却瞧不起玉竹,他认为一个女学生在兔儿岭活得如此滋润,肯定也不是好东西。墩子逃跑被刘十三抓住,正当刘十三要杀掉墩子时,玉竹冒死与刘十三对诗,救了墩子。

第 9 集

  喜凤在家过着泪水洗面的日子。赵亚男催促许望龙赶紧回家休了喜凤。罗玉璋向喜凤逼问墩子下落,但她宁肯看着罗玉璋将娘家的绸缎烧毁,也没讲出马仁昌之事。罗玉璋赎出了妓女耿秀绢与王怀礼成婚,结婚时罗玉境故意搞的声势很大,以引墩子出来报仇。墩子再次逃跑被捉,刘十三正要杀墩子时,眼线报王怀礼成婚之事。刘十三多了个心眼,想万一杀王怀礼不顺,手下人遇险,还可以拿墩子当人质作交换。玉竹知道刘十三杀人不眨眼,寻问墩子咋办?墩子静等刘十三杀他,也不愿意当土匪。

第 10 集

  王怀礼处处设防,刘十三难以下手,最终刘十三下山用调虎离山计干掉了王怀礼,又除了赵七。而在山上,玉竹使计说要与刘十三成婚,支走了看押她和墩子的土匪,她和墩子逃跑了。他们分手时,玉竹还在劝墩子到陕北找红军。可墩子说他大仇末报,啥事也不能干。玉竹感伤着自己的命运,说自己回到县城便是罗玉璋的三姨太了。她决定到离新二师不远的小学校当老师,这样她便能时常看见墩子,并说罗玉璋如今到处在找你,你再不能叫墩子,给墩子改名李文化。并言新二师不知道要不要你呢?

第 11 集

  墩子投奔刘信义。刘信义看墩子精明,便叫陈满强教他打枪,陈满强一直暗恋着刘信义准备纳妾的丫环春妮,被刘信义发现。无知的墩子意外的救了陈满强,从此他俩成为朋友,陈满强也与春妮成婚。墩子得知罗玉璋给王怀礼过七七。罗玉璋断言墩子一定会来的,他命保安团都带手枪。而正当墩子要开枪时,他的马被鞭炮惊吓而嘶叫,保安团的人朝着墩子躲藏的地方射击,吴清水为保护罗玉璋将他按倒,自己却中弹身亡,墩子的胳膊也被郭拴虎打伤。罗玉璋断言墩子不可能不治枪伤,他命部下到各医院搜查。

第 12 集

  罗玉璋突然造访新二师,说他遭了黑枪,请求刘信义与他共同剿灭刘十三。刘信义婉言回拒并宴请罗玉璋和郭拴虎,命陈满强喊墩子陪酒,墩子朝被子打了一枪,捂着胳膊大叫走火了。罗玉璋长久地盯着墩子,他说李文化,好名字,罗玉璋站起绕着墩子走了几步,猛地叫墩子!墩子表现的异常镇静,问罗团长喊谁呢?许望龙回家正碰上谷雨生娃,喜凤几次想对他讲罗玉璋之事,但都被许望龙打断,同时他还和喜凤同眠共枕。许云卿道出喜风的失节。许望龙不顾喜凤再三的央求,气愤地甩手而去,将喜风扔在大院不管。

第 13 集

  墩子与玉竹的情感更深了,玉竹提出共同去陕北,但墩子坚定不移地要报仇。罗玉璋加紧巡逻,守株待兔要除墩子。可墩子不知圈套,他只身前住县城寻罗玉璋,谁知爱他的玉竹却跟随而来,并言死也要死在一块儿。晚上他们碰上保安团巡逻,墩子机警地骗过了保安团。他们住在小旅馆,他不让玉竹出去,自己寻找着刺杀罗的机会。而当机会到来时,玉竹因怕失去了墩子,将墩子的两把手枪扔进井中。正当墩子掏枪刺杀罗玉璋时才了发现双枪不知去向了,为这事他几乎与玉竹反目,后又终归和好。

第 14 集

  许望龙与赵亚男结婚,喜凤到西安看望他们,并言有钱的人家娶几房是常事,赵亚男笑她无知,说许望龙要与她离婚。喜凤说她生是许家的人,死是许家鬼。罗玉璋突然出现在省政府门前,叫许望龙大为惊讶。罗玉璋将他带到一处豪宅,说是给许望龙送的结婚礼物。并绵里藏针说,他一定会照顾好你们许家的。许望龙回家碰到喜凤和赵亚男,十分尴尬,而赵亚男却无意道出罗玉璋送房子之事,喜凤一听当场怒发冲冠,骂许望龙不是男人,你与罗玉璋有夺妻之恨,竟还有脸收罗玉璋的房子。但她并没有当着赵亚男面说破。

第 15 集

  赵亚男要回陕南老家看看,可刚刚进山便被小白狼劫持了。赵特派员找到刘信义,刘信义命墩子上山赎回赵亚男和许望龙。小白狼验过银元,却叫人把墩子带下,继续扣人要钱。墩子懂土匪规矩,他手疾眼快一把卸了小白狼的枪,吼道,咱陕西愣娃没一个怕死的,我上无老下无小,活八十也是个死,交人,要不然的话,咱们同归于尽。他用枪顶着小白狼,要求小白狼送他与许望龙和赵亚男下山。而此时陈满强已带了全副武装的加强连,守在山口,准备消灭小白狼。陈满强明知战斗一旦打响,墩子也生死难保呀。

分集:1-15 16-3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