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清光绪六年,医药世家白府与官宦世家詹府,由于詹府的大格格一对私生子女的纠纷而结下深仇。正值宫中死了一位女嫔妃,乃詹家的二格格,詹府王爷乘机将白府大爷白颖园牵连在内,打入死囚牢。虽用掉包计将其救出,也只能隐姓埋名远走他乡。那对私生子女的生父武贝勒,怕受连累弃大格格而去。而白府亦被宫中矛盾所累当了替死羊。百年老号《百草厅》老药铺被查封,全府陷入绝境。老太爷白萌堂悲愤交加,与世长辞,全府重担落在了二儿媳白文氏一人身上,三爷白颖宇乃一纨绔子弟,百般要挟终使三个房头分了家。白文氏于内外交困中运筹帷幄,费劲心机终将老号盘会。白府复兴,白文氏一举成为白府的权威、当家人;然而她却管教不了自己的儿子白景琦。这个从降生之时便不会哭的人,从小顽劣不可救药,后终于被文武双全的老师季宗布所降伏,长大成人充满了愤世嫉俗的反叛精神,竟与仇家詹府的私生女黄春私定终身。 

  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三爷颖宇当了汉奸,在烧、杀、抢中,自己的表妹白雅萍被洋鬼子轮奸。而景琦对侵略兵充满仇恨,与一反战日兵结为好友;又为了给老师季宗布报仇,杀死了一个德国兵,连闯大祸。在三爷颖宇的威胁下,白文氏不得不将景琦和已怀孕的黄春赶出家门。景琦挟妻黄春闯荡到济南,发奋图强,创下了一番事业;却又因与名妓杨九红难舍难分的感情纠葛,得罪了提督大人,被下了大狱,后被唐姐白玉芬救出。此时京城白府也是一波三折,深知颖园逃狱底细的无赖韩荣发,混入白府进行讹诈,气死了颖轩二爷。景琦回京为父奔丧,怒打了韩荣发并把他逐出府去,埋下了祸根。杨九红抱着小女佳莉也来到京城,却被白文氏以妓女出身有违家规而拒之门外,景琦只好将其安置在外宅,白文氏又设计通过黄春和白雅萍将九红女儿佳莉骗到手中,杨九红忍无可忍决定返回济南。 

  穷困潦倒的武贝勒得知自己的私生女嫁给了白景琦,便找上白府认亲,被景琦和黄春拒之门外。武贝勒一怒之下,又勾结了无赖韩荣发,摸清了当年逃狱的白颖园的下落,在大理寺出首,将景园之子白景怡打入死牢,多亏当年牢头朱顺舍身救出;武贝勒又生一计,终使白景琦认了岳父。杨九红又已怀孕,白文氏为了留下即将降生的婴儿,不许九红回济南,景琦第一次违背母命,将九红偷偷放走。 

  1911年清朝覆灭,大宅门在军阀混战中日渐没落。白家子女不肖,景琦之子白敬业挥霍无度,在三老爷白颖宇的唆使下,干尽了坏事。白府管家王喜光,本为宫中太监,竟瞒着景琦娶了三房姨太太。白文氏苦苦支撑,为子女一一安排好了后路。1921年,白景琦自立门户,武贝勒在景琦门下依然如故,干尽了坏事,竟被自己的儿子黄立劫持到乡下,当着大格格的面,活活打死。杨九红再一次进京进了新宅,眼见女儿长大成人却只认奶奶不认娘,心中埋下仇恨的种子。白文氏七十大寿得知女儿白玉婷三十未嫁,竟是为了看中一个戏子万筱菊,痛斥了白玉婷。玉婷虽不敢反抗,却始终钟情不改。白文氏终因积劳成疾,离开人世,大宅门上下举哀,连猫狗都戴了孝,但白文氏临终竟留下遗嘱,不许九红戴孝,九红无地自容,自杀未遂。景琦为尽孝道迫使全家送葬,酷暑当头,病重的黄春和白雅萍竟死在送葬的路上。白文氏死前又将丫头槐花许给景琦为妾,大宅门更无宁日。一直暗恋万筱菊的白玉婷由于世俗偏见、门第差别终不能如愿结合,竟在景琦主婚下,与万筱菊的照片行了结婚大礼,并终身厮守照片未嫁。佳莉由于白文氏留下的遗训,始终仇恨其母杨九红,杨九红为了报复竟设计将佳莉的女儿骗到手中,埋下了更深的仇恨……

分集剧情:
第1集

  北京:光绪六年的春天。京城最有名的药铺《百草厅》“白家老号”的大宅门里,二奶奶白文氏生下一个男孩儿,奇怪的是这孩子生下来不会哭,越打越笑,祖父白萌堂为其取名白景琦。其父白颖轩去詹王府为大格格看病,由于号出了喜脉而马被杀、车被砸。原来大格格尚未出嫁,萌堂不服,又亲自去詹王府,明为赔礼,暗中为大格格下了安胎药,要报砸车、杀马之仇。

第2集

  转年冬季,大格格果然生下一男一女双胞胎,白萌堂父子不听王奶奶白文氏的劝阻,打上詹王府,令其赔车和马,詹王爷无奈只好赔偿,京城为之哗然,自此两府结仇。王爷盛怒拷打大格格,终于供出与其通奸者乃王爷之外甥贝勒爷贵武。贵武闻讯逃匿,王爷将一对双胞胎悄悄送去乡下给了人,格格痛不欲生,连夜逃出王府寻找自己的儿女。宫中御医白家大爷白颖园去宫中为一嫔妃看病,回家的路上救了一位倒卧在路边的老太太。

第3集

  白萌堂到“百草厅”柜上查账,发现账目不清,原来是三爷趁办药之机中饱私囊,大爷颖园为顾全大局自己掏钱将账补齐,大奶奶不依,与颖园大吵,二奶奶与姑奶奶白雅萍抱打不平,找老爷子状告三爷白颖宇。三爷大怒,找上门与白文氏算账,吓的白雅萍失手将其一周岁的儿子摔死,姑爷关少沂打上门来要一命抵一命将景琦摔死,自此白府又与关府结仇。五年以后,大爷又去宫中看病,不料治死了嫔主子,此位嫔妃正是詹王爷的二女儿,詹王爷发誓要置白家于死地,二奶奶白文氏为息事宁人,亲去王府赔礼道歉,送回王爷上次所赔的车和马。

第4集

  王爷毫无讲和之意,再次杀了白文氏送来的马、砸了车,白府大爷被抓进了大牢,来抓大爷的戈什哈朱顺,是当年大爷在路上救了的老太太的儿子,朱顺承诺一定照应大爷。祸从天降,五岁的白景琦被人绑了票了,要一万两银子的赎金。白萌堂开祖先堂祭祖,晓欲全家,动用修祖坟的银子救景琦,此时《百草厅》己被查封,为救大爷,上下打点,家中几乎山穷水尽。太医院的魏大人劝萌堂不要再打官司了,嫔主子的死乃西太后所为,萌堂不听,直接上折子给了西太后,终于闯下大祸,大爷被判了斩监候。所幸白景琦被神机营的季宗布救回,方知绑票儿的是贝勒爷贵武,为大格格的事报复白家。

第5集

  白萌堂连遭败绩,悔当初不听王奶奶的劝告,此时己心力憔瘁不能掌家,便把全家的钥匙给了二奶奶,交权让贤。大奶奶听说大爷判了死刑,毅然自尽而亡;詹王爷的母亲老福晋也病重卧床,点名儿要白家大爷看病。王爷无奈派总管安福去白府求情,三爷白颖宇大怒要杀安福的马、砸安福的车,被王奶奶死死拦住,詹王爷十分感动,命其子詹渝再去白府请大爷看病,并且上下疏通好了,半夜可将大爷从狱中接出,二奶奶一口答应了。而狱中的牢头严爷和朱顺正密谋趁大爷出狱机会将大爷救走。二奶奶向王爷提出看病之时全家在王府门口与大爷见一面。王爷也答应了,大爷终于悄悄出狱给老福晋看病,但老福晋己无药可治,大爷劝其带病延年,再次得罪了王爷。

第6集

  大爷走出王府与全家见面,回大狱的路上被严爷与朱顺用调包计将大爷救走,换了一具姓韩的尸体,谎称大爷暴病而亡,詹府与关家均怀疑其中有诈,借吊唁去白府探听虚实,被二奶奶蒙混过去。《百草厅》此时已由都院招商,董大兴、武贝勒和詹渝承办了《百草厅》,三爷白颖宇也偷偷入了暗股,条件是交出白家祖传秘方。王奶奶为了盘回《百草厅》,打通了宫中“寿药房”的总管常公公,并偷偷的动用祖先堂的银子为常公公买了一所外宅,外加两个姨太太

第8集

  白颖宇暗中知道了二奶奶的动静,向白萌堂告发了二奶奶私自动用祖先堂的银子。按族规是死罪,白萌堂镇定自若,压下众怒,私下问白文氏方知自文氏这是要盘回老铺的一个步骤,更大胆放手叫白文氏掌家。年关到了,白萌堂终于不支死在了花房里,临终前将一匣子祖传秘方交给了白文氏,白颖宇立即要求分家,被白文氏拒绝。二奶奶开始行动了,以假药为名大闹《百草厅》,要以“白家老号”牌匾入干股,被董大兴拒绝,家中白颖宇不断闹事,赶走了胡总管,驱出了白雅萍,二奶奶无奈终于同意了分家。

第9集

  大爷的女儿,十六岁的白玉芬远嫁到了山东济南府,七岁的白景琦异常顽劣,一连气走了三位教馆的老师。气的二奶奶到处去找厉害的老师,却没人敢来。詹王府听说大爷未死,又到处告状,大爷远走他乡下落不明,王奶奶为了盘回《百草厅》,终于决定去摘“白家老号”的匾,如不叫摘则以老号牌匾入股,不料董大兴叫王奶奶将匾摘走,二奶奶一计不行,开始动用宫中常公公这条线。常公公开始向董大兴发难,以制药不良为由要免去《百草厅》的宫廷供奉,三爷无奈只好到白文氏屋里去偷秘方,被白文氏当场抓住。

第10集

  三爷用贪污的银子在《百草厅》对面又开了一家“南记白家老号”。白景琦顽劣成性,终被二奶奶赶出家门,竟被三爷带到妓院去胡闹。二奶奶大怒,大闹了妓院,竟叫景琦罚跪一宿。二奶奶再次挑唆常公公威逼董大兴等人,董大兴为了得到秘方只好同意白家以“白家老号”老匾入股。二奶奶又将老匾挂回。景琦在草药包上点火胡闹被二奶奶打了个半死,勒令胡总管,若找不来个厉害老师便将他辞掉。三爷的“南记”每况愈下,终被武贝勒将银子卷光逃之夭夭,三爷—贫如洗心灰意冷,竟入了天主教。

第11集

  已经怀孕十个月的白文氏又去常公公家游说,不料回家的路上将孩子生在了马车上,是个女儿,取名白玉婷。三爷己落魄,二奶奶不计前嫌,虽己分家,仍将《白草厅》的一大股份给了三爷。三爷十分感动,为了报复武贝勒,他千方百计找到了乡下,将武贝勒的私生女带回教堂藏匿,那个私生儿子却己下落不明。无儿无女的武贝勒听说了女儿的下落,立即派人找三爷要女儿,被三爷拒绝。胡总管终于找了一位老师愿教景琦,是当年救了景琦的季宗布。景琦故伎重演,又想戏弄季宗布,被季宗布一一化解,景琦终于折服,开始向老师学习真本事。王奶奶砸锅卖铁凑银子,承办了“南记白家老号”,开始与《百草厅》对着干。

第12集

  武贝勒为了女儿,不得不出面见三爷,三爷趁机敲诈并挑唆他去詹王府要银子,遭王爷拒绝,詹渝亲自找三爷谈判,从此三爷不断向詹府讹诈。二奶奶通过常公公为“南记”要下了宫廷供奉,又将秘方和老人儿全用在“南记”,终于挤兑的《百草厅》濒临破产,董大兴无奈,与股东们收回股本将《百草厅》拱手交给二奶奶,王奶奶终于盘回了老号。二奶奶寿诞之日,关家丫头报信,白雅萍女儿关香伶在关家倍受新姨奶奶的欺凌,景琦竟偷偷潜入关家将香伶偷回藏在花房,被关少沂找上门来要女儿。

第13集

  景琦竟为香怜开方子治病治伤,颖轩大惊,但看了方子不但对,而且大胆,竟是向季宗布学的。而季宗布由于要进军机做章京,只好辞馆,景琦依依不舍,二奶奶也十分无奈。景琦经常去教堂玩儿,而认识了武贝勒的私生女黄春。二奶奶得知以后劝三爷将女儿还给詹府,三爷执意不肯,继续向詹府讹诈。光绪二十四年(一八九八年),景琦己长大成人,与黄春交好,情投意合,却并不知黄春的身世。景琦顽劣之性不改,连谋了两个差使均因胡闹被辞,王奶奶无奈,将景琦交给柜上的涂二爷、许先生去安国办药,以期学学真本事,仍干医药本行。

第14集

  安国办药,使景琦大开眼界,对涂、许二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亲身体会了《百草厅》的威力。回到北京,已是烽烟四起,“义和团”围困了郊民巷。黄春在教堂藏不住了,被景琦转移到西郊“白家花园”。八国联军就要打进北京了,詹王爷一怒之下抓了白三爷,令其交出黄春;武贝勒夜审三爷,三爷怕死,求二奶奶救他,并说是景琦劫走了黄春,王奶奶大惊。

第15集

  二奶奶要景琦交出黄春,景琦方知黄春乃仇家之女,坚决不交,矢口否认。二奶奶只好与王爷协议,两个月之内找到黄春,不得伤害三爷。风声越来越紧,全家决定逃往西安避难,为了将来有退路,连夜将细料库的药材悄悄转到了花园子的地窖里,并决定景琦留守京城。临行前,关少沂来接白雅萍母女,不料他只带了女儿走,将雅萍遗弃在大街上,雅萍连受打击已神志不清。八国联军打进了城,三爷从詹府逃出,带着德国兵抢了詹家,烧了王府,又带德兵闯入关家,可怜白雅萍被一群德兵强奸。白家逃到西安,萌堂的夫人白周氏已病重,老世交沈树仁医生收留了白家一家人。此时逃到西安的西太后病后,沈树仁进宫看病,要了白家大爷自治的“八宝”成药,治好了西太后的病。北京,景琦为了黄春的安全,将其藏在了地窖中。

第16集

  三爷发现细料库里空了,令景琦交出细料,景琦挑逗在《百草厅》喝酒的日本兵将三爷暴打了一顿。西安,西太后病愈召见沈树仁,沈抖胆告以实情,西太后传大爷的儿子白景怡进宫,封了四品顶戴,回京进太医院。沈树仁又把王奶奶拉到户县,在窑洞里二奶奶终于见到了藏匿了十五年的大爷白颖园,颖园要见自己的几个孩子。二奶奶叫颖园在集市上摆药摊儿,终于父子们相见,但却不能相认,二奶奶知道宫中之事反复无常,仍叫大爷隐匿。

第17集

  景琦到花园子找黄春,遇见德国兵追赶一个人,正是季宗布,己中弹不支。景琦杀死了德国兵,掩埋了季宗布,被赶来探听细料下落的三爷看见,三爷追到地窑中不但发现了细料,而且见到了黄春,景琦不顾三爷威胁将三爷打走,三爷连夜带人来抢细料,景琦和留守的赵五爷亦带人将三爷赶走,景琦在地窑中终与黄春成其好事。西安,二奶奶在白周氏临终前,终于把大爷偷偷接来跟母亲见了一面。八国联军要撤出北京了,景琦与一厌战的日本兵结为好友。胡总管回京打前站,三爷向胡告了景琦的状,胡大惊,急忙见了黄春,并告知身世,此时黄春却己经怀孕了。

第18集

   白家全家返回了京城,香伶见到了母亲白雅萍,雅萍己精神失常了。三爷向白文氏告了景琦的状,说他杀德国兵,交日本朋友,与黄春同居,景琦供认不讳。白文氏气的口吐鲜血而病倒。为了正家规,二奶奶认了黄春为儿媳妇,却将景琦和怀孕的黄春双双赶出家门,不混出个人样儿来不许回家,景琦夫妇决定去济南投奔堂姐白玉芬。

第19集   景琦夫妇在去济南的路上救了一个欠债被吊打的老客,把所带的一百二十两银子全用光了,只好沿路行医奔济南。北京,白家为白周氏办丧事,突然闯进一人,声称姓韩,说大爷没死,回他是替大爷死的那个人的儿子韩荣发,二奶奶大惊,此时严爷己死,朱顺无影无踪,二奶奶只好收留了韩荣发。景琦到了济南却一改初衷,并未去找白玉芬,要自强自立独闯天下,终于在小泷河边发现了二十多家熬制泷胶的小作坊,景琦当了皮袍,开始研制这种大补的药--泷胶。景琦在“吕记泷胶庄”落了脚,以独特的秘方威镇小泷河,孙记胶庄孙万田企图收买景琦,遭景琦拒绝,济南督军府的路大人只吃吕记的胶,路大人的儿媳恰是白玉芬。玉芬闻讯来找景琦,并决定把快要生育的黄春带回北京,景琦要全收沿河二十八坊,竟用一泡屎骗了当铺两千两银子收了二十八坊,在济南市内开了“黑七泷胶庄”,只有孙万田死不归顺。玉芬带黄春回京,二奶奶坚决不认,可黄春进门不久孩子就生下来了,二奶奶终于留下了黄春。景琦在济南己是赫赫有名的老板。一次吃饭,偶然遇见了一个漂亮的姐儿,这是济南名鼓,“畅春园”的杨九红。

第20集

  景琦在“吕记泷胶庄”落了脚,以独特的秘方威镇小泷河,孙记胶庄孙万田企图收买景琦,遭景琦拒绝,济南督军府的路大人只吃吕记的胶,路大人的儿媳恰是白玉芬。玉芬闻讯来找景琦,并决定把快要生育的黄春带回北京,景琦要全收沿河二十八坊,竟用一泡屎骗了当铺两千两银子收了二十八坊,在济南市内开了“黑七泷胶庄”,只有孙万田死不归顺。玉芬带黄春回京,二奶奶坚决不认,可黄春进门不久孩子就生下来了,二奶奶终于留下了黄春。

  景琦在济南已是赫赫有名的老板。一次吃饭,偶然遇见了一个漂亮的姐儿,这是济南名妓,“畅春园”的杨九红。

第21集

  景琦到“畅春园”找杨九红,方知九红己被督军府的路大人花一万两银子包下了。景琦几次前去却未能上手。这时“黑七泷胶庄”对面忽然开了一个新号“孙记泷胶庄”,质量与“黑七”一样,景琦知道出了内奸,经查访,内奸竟是老伙计石元祥,景琦到府台衙门向府台大人行了贿,封了“孙记胶庄”,抓起了石元祥,并叫府台大人不要结案,将孙家耗尽为止。景琦多次去“畅春园”不能得手,怒不可遏,终于赶到街上将正去督军府路上的杨九红劫回。

第22集

  景琦被抓进了大牢,多亏玉芬将其救出。而杨九红己深深爱上了景琦,自己赎了身,非景琦不嫁。此事遭到了白玉芬的坚决反对,并警告景琦上有严母,下有妻儿,不可造次。但九红的诚意终于感动了景琦和玉芬,景琦遂纳九红为妾。北京,白府收留的韩荣发竟是个市并无赖,包娼窝赌无恶不作,二奶奶还不得不供其银钱挥霍,又不断的调戏关香伶和白玉婷,并发誓要娶玉婷。为了不泄露大爷逃走的秘密,二奶奶只好忍气吞声,为全家所不理解。关少沂只好接走香伶,将其远嫁新疆给由于主战己发配到新疆的詹王爷的孙子詹立志。

第23集

  韩荣发又调戏玉婷,三爷颖轩忍无可忍,与韩搏斗,终于中风躺倒,生命垂危,临终前只想再见儿子景琦一面,二奶奶忙派人去济南叫景琦速速回京。景琦在济南终于打败了孙家,并用底价将“孙记胶庄”盘为己有。景琦知其父病危,连夜赶回京城,离别四年又回到家中,但父亲早己去世,二奶奶感慨万千,并宣布不认杨九红为儿媳,不许进白家的门。景琦与黄春母子见面,儿子己四岁了。接风晚宴上,景琦见到韩荣发,怒不可遏,将韩暴打一顿赶出门去,全家人无不拍手称快。韩荣发誓要报复白家,二奶奶将大爷之事不得不告诉了景琦,景琦方知闯了大祸,果然,韩荣发一纸诉状,将大爷之子白景怡送进了大牢。

第24集

  二奶奶通过贿赂宫中太监王喜光将景怡救回,韩荣发仍不死心又挑拨关少沂上折西太后,景怡再次入狱。此时严爷己死,朱顺下落不明,成了无头公案。大雪天,“南记老号”的白景双救了一位躺在门口垂危的老人,有意在走时留下了一个包袱,二奶奶一看方知正是改头换面的朱顺,信中拜托二奶奶照顾老母,景琦忙赶到西韩地终于见到了当年救大爷的人的母亲韩张氏,但朱顺仍下落不明,此时朱顺己到大理寺自首,舍生取义。编织了一套牵涉无数官员的大冤案,官员们大惊,放走了朱顺,放回了景怡,反将韩荣发下了大牢。玉芬自济南回京,并带回了己生了一个女儿的杨九红,景琦无奈将九红母女安排在外宅居住。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