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上海解放在即,中共上海地下党接到情报,国民党保密局部署制定、代号为“墨斗鱼计划”的绝密档案,将于第二天下午五点押运台湾。情报显示,这份被国民党高层认为“共产党得到它,等于得到了大半座上海城”的档案,是八千多名特务在上海解放后的潜伏计划和详细名单。

  地下党主要领导人夏伯明经上级批准,迅速调集精兵强将执行酝酿已久的“鱼雷方案”,连夜出击,截获档案。因遭到潜伏在地下党内部的国民党“蝉”字辈特务的破坏,夏伯明和特派员林道宏不得不取消这个志在必得的行动,他们意识到这次未果的行动,必然会引起国民党保密局上海办事处少将处长姜继勋的高度警觉,决定启动针对“鱼雷方案”失利而预备的“黎明行动”,实施一系列应急措施,既要转移姜继勋内查外调的视线,保护战斗在敌人内部的同志生命安全,又要挖出潜伏在内部的特务,精心布下天罗地网,再擒墨斗鱼。但未曾想到有人提前一小时,盗走了“墨斗鱼计划”。

  素有“老狐狸”之称的继勋发现“墨斗鱼计划”被盗后,判断这是一起毋庸置疑的里应外合的行动,严令身份可疑的行动科科长伍梦阳不惜一切代价,必须在二十小时内,查出谁是共党的里应?绝不允许共党分子一起撤往台湾。这只“老狐狸”自以为精心编织的连环计无人能破。与党组织失去联络达三年之久的伍梦阳,既为同志们这次未果行动深感惋惜,又为并不相识的内应同志的安全担忧,他知道姜继勋的阴险之处是用可疑之人查可疑之事,若查不出来,自己必被这只“老狐狸”杀一儆百,他怀着对党的赤胆忠心,尽可能拖延时间,让里外的同志转移和采取相应的对策。伍梦阳未曾想到有人在千方百计地阻止他的调查,他更没有想到另有他人盗走了“墨斗鱼计划”,他不知道自己在佯装积极调查时,为何频频遭人暗算?当以私人侦探身份调查杜太太绑架案的地下党杨振中出现在伍梦阳面前之时,他以为自己已经站到了家门口,但对出门迎接的杨振中感到了异样和陌生。伍梦阳是在与狼共舞吗?

  办事处副处长侯仙舫在伍梦阳的步步紧逼下寻机假死,即逃出伍梦阳的视线,又协助姜继勋寻机干掉伍梦阳,千方百计阻绕伍梦阳对杜公馆大管家李贵和的调查。姜、侯、李奉三人奉命联手,盗档绑票杀人栽赃陷害转移视线之举一气呵成,本想以监守自盗“墨斗鱼计划”的方式令夏伯明领导的地下党无暇顾及他们最隐秘的任务;夏伯明揭开事件表面,看清了本质。采取双管齐下的方式,与姜继勋展开较量,在双方的较量趋于白热化时,夏伯明避开潜伏内部的特务和盯梢的便衣,铤而走险出现在姜继勋的办公室,巧妙指挥在雾里行走的内线,逐一破解了姜继勋精心设计、暗算别人最后却丢掉了自己性命的连环计。

  地下党的“鱼雷方案”受挫并因此引发出的一系列事件是因杨振中而起,三年前,被捕、叛变并成为“蝉”字辈特务的杨振中,以为戴莅已死,他的叛徒和特务身份会尘封入土,不曾想代号“小虫”的人在三年后找到了他,令他提供地下党的重要情报,他想应付或蒙混,可“小虫”以暴露杨振中身份相威胁逼他就范,本想拥有平静生活的他无奈向“小虫”提供了地下党“鱼雷方案”的情报,但杨振中没有想到这份情报让姜、候、李联手制造了很多的连环计。杨振中临死的那一刻才明白,上了贼船的人根本没有生存的权利、更无尊严可言,最后才知道费尽心计找到的计划竟然是假的…………

  黎明行动最终以胜利而告终,大家欢笑着凯旋而归时,枪声再次响起。夏伯明的司机老高中弹身亡,大家迅速拔枪指向开枪的黑面人,伍梦阳示意大家别开枪,自己收枪走向黑面人,这时黑面人摘下面具,原来是姜继勋的机要秘书凌云。凌云从老高的身上搜出一只怀表,表盖内侧是“蝉”的图案。老高就是“小虫”凌云将从戴莅遗物中找出“蝉”计划和真正的墨斗鱼计划交给了夏伯明,对伍梦阳的问话凌云笑而不答……………

分集剧情:
第1集

  国民党保密局专门为上海几千名特务制订、代号为墨斗鱼的潜伏计划从南京武装押运到上海办事处四号档案室,准备在第二天下午五时搭乘军舰送往台湾。

  中共上海地下党负责人夏伯明决定连夜实施酝酿已久的“鱼雷方案”,由内线配合专程从江北赶来的林道宏等三位同志在晚上九点整潜入四号档案室,利用对方换岗的短短十分钟,智取墨斗鱼计划,作为方案的核心部分,夏伯明指示以私人侦探身份做掩护的地下党杨振中负责三位同志连夜撤离的工作,整个行动方案的每一个环节丝丝入扣,无懈可击。

  负责保卫并于明天下午带员护送墨斗鱼计划的保密局上海办事处处长姜继勋似乎并不担心这份事关“党国复兴大业”和涉及几千名受命潜伏在上海各界的特工人员生命安危的绝密档案,会发生什么闪失,反而在撤离上海的前夜,带领行动科科长伍梦阳等心腹干将外出饮酒作乐,姜继勋的太太白影心也在机要秘书、结拜姐妹的凌云陪同下,在赌馆与人豪赌,赢得了六十万。

  几乎不设防的办事处和一场及时雨,为林道宏等人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这个平常之夜在八点至九点之间发生了一连串不平常的事。

  办事处楼顶的哨兵突然腹泻,探照灯因此垂落在一个点上。

  三名蒙面人利用这个机会闯入了四号档案室。

  一个黑影人出现在四号档案室对面的住所窗前,举起狙击枪静候三个蒙面人逃离现场的那一刻。

  晚上从来不出门的上海忠义堂堂主杜德昆的太太破天荒地坐专车出门,且不带平日寸步不离的贴身保镖,她的专车竟然出现在四号档案室楼下的马路。

  更奇怪的是伍梦阳在返回办事处的路上,遭到几名地痞的拦阻并被打昏在地。

  当时针指向九点整,钟声响起时,按计扑向四号档案室的林道宏等人突然听到了三声枪响,在鱼雷方案中规定,若出现意外,内线呜三枪发出取消行动的信号。

  鱼雷方案在千钧一发之际被迫取消。

  墨斗鱼掀起了惊涛骇浪,攻守双方由此在短短的二十个小时内展开了一场斗智斗勇的大决战。

第2集

  夏伯明得知行动受挫大感震惊的同时,又收到了内线被姜继勋调离现场的报告,顿觉这三声枪响绝非偶然,问题肯定出现在内部,在和林道宏紧急磋商应急方案时,方知在上海地下党内部潜伏着由戴笠生前亲自安插的蝉字辈特务,那么,究竟谁是出卖情报、隐藏极深的那只蝉呢?他决定留下参与行动的三名同志,启动只有在鱼雷方案受挫之后、对敌方和内部奸细极具毁灭性打击的预案“黎明行动”,同时将计就计,利用原定的撤离计划,对凡是接触和参与鱼雷方案的人员进行一次试探,锁定那只蝉。

  负责撤离工作的杨振中边执行自己的直接领导表舅(夏伯明)安排的任务,边让助手小耗子(包打听)寻找将伍梦阳打昏的几个地痞的下落,他想利用这个机会证实这个伍梦阳是否是自己苦心寻找三年未果的人。

  与此同时,姜继勋接到了值班官肖万林的四号档案室被盗的报告,急忙命副处长侯仙舫、伍梦阳、凌云等人迅速赶往办事处,在案发现场四号档案室,姜继勋打开保险箱察看之后,向焦急不安等候在外的众人宣布四号档案室有惊无险,他认定这起盗窃未遂案是共党所为,并判断在办事处内部有共党的内应,严令伍梦阳、凌云、肖万山组成特别行动小组,不惜一切代价,在二十个小时内查出那个内应,绝不能让共党潜伏到台湾去。

  伍梦阳虽然欣然领命,但内心异常矛盾,自从自己的直接领导林道远被捕牺牲后,已与党组织失去联络达三年之久,他知道这是里外同志所为,查,必然会造成严重后果,不查,势必让姜继勋证实了对自己的怀疑,就在他左右为难之时,姜继勋告诉他,说有人在一家酒馆抓住了打昏他的地痞,伍梦阳带着肖万山立即前往,姜继勋待伍梦阳离开后,迅速通知了代号为小虫的人。

  小耗子领着杨振中赶到酒馆时,那几名地痞已中弹身亡,小耗子想起刚刚离开的几个人,便跟踪而去。杨振中没有向赶过来的伍梦阳解释地痞是谁而杀,只是拿出一张旧照片让伍梦阳辩认,伍梦阳承认站在戴笠旁边的第三个人就是自己,被烧死的是军统机要处处长、资深共党分子林道远,并表示不知是谁向戴笠提供了林道远是共党的情报,杨振中对伍梦阳的坦承深感迷惑,而跟踪别人的小耗子却意外地跟到了杜公馆,发现从酒馆离开的人竟然是杜公馆的保镖。

第3集

     杜公馆大管家李贵和饶杜太太贴身保镖不死,并让他去找一个人,小耗子见机行事,找到了枪杀地痞的杀手的藏身之处,立即想办法通知杨振中。

  杨振中回家之后,接到了表舅传达上级即将按组织程序,对参与鱼雷方案的人进行调查的指示,杨振中表示服从并配合组织的调查,他向表舅汇报了撤离工作的情况,同时报告了自己对地痞殴打伍梦阳,又被杀害的一些看法,就在他向地下党秘密电台机要员、即将回江北待产的妻子徐雅文传达上级指示时,又接到了小耗子的消息,便立即赶去。

  林道宏向夏伯明报告“黎明行动”的部署情况时,提起现场曾出现过一辆红色别克车的事,对杜公馆了如指掌的夏伯明听罢顿生疑惑,杜太太的专车因何出现在现场,他和林道宏冒险闯现场对每个细节进行分析后,竟然发现一些太过巧合的细节与鱼雷方案惊人地一致,于是,他让林道宏火速动员各路工友寻找现场目击人。

  此刻的姜继勋对已发生的事似乎并不关注,对机要秘书凌云提出的既然有惊无险,就别让弟兄们你猜我我怀疑你而互伤和气的话,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而对副处长侯仙舫担心伍梦阳的一番话,只是解释说用可疑之人办可疑之事,要用这个机会,让找了多年未果的共党自己跳出来,他在接到参与鱼雷方案的三名共党将在十二点,从十二号码头撤回江北的线报后,立即命令马排长带人伪装成工人包围十二号码头。

  杨振中在审问杀手时,惊愕地得知他们受命于杜公馆管家李贵和,并得知杜太太遭人绑架,他无法理解李贵和为何派人阻止伍梦阳按时返回办事处,事后又杀人灭口,他让小耗子去通知伍梦阳,想合力弄清真相。

  伍梦阳接到消息向姜继勋报告后,带上搭档肖万山驱车前往,姜继勋再次拨通了一个电话。

  就在杨振中等待伍梦阳的时,一个神秘的老人持枪逼住杨振中,放走了杀手,当老人叫出常志鹏的名字时,杨振中方知站在背后的是了解自己的蝉特务身份、逼他提供鱼雷方案情报的那个代号小虫的人,小虫严令杨振中把从杀手那儿了解到的情况忘掉,并警告他不准向伍梦阳透露任何有关杀手与李贵和的线索,否则要让他生不如死,临走时,小虫告诉杨振中,十二号码头让人包围了。

  小虫的突然出现,无疑又让伍梦阳扑了个空,杨振中对伍梦阳临来前向处长报告的行为大为愤怒,表示从此不再帮伍梦阳破解被打之谜,伍梦阳意识到杨振中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便以交换情报的方式,让万分犹豫的杨振中说出了杀手与李贵和的关系,杨振中万万没想到,伍梦阳证实是常志鹏向戴笠提供了林道远的情报,在杨振中的计划中,他要找到林道远发展的内线,只有找到这个极可能知道是他出卖林道远的那个人,并干掉那个人,他才能踏实地生存下去,这个伍梦阳究竟是谁?

  伍梦阳觉得私人侦探杨振中所干的事正是自己这几年在做的事,他隐隐感觉到已经看到了亲人在向自己招手,家门就在眼前。

  让杨振中惊愕地是自己所在的位置竟然与夏公馆仅隔一条弄堂,而夏公馆的主人,极有可能是自己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直接领导表舅,他联想到了从未露过真面目的小虫,他顿时觉得自己回头无岸,于是,他让小耗子监视夏公馆。

  杨振中不知道姜继勋和小虫又联手设局,将他推入一个僵局,且又与伍梦阳有关。

第4集

  伍梦阳和肖万山刚进办事处大门,即被凌云叫上了待命出发的无线侦测车,一起去破获共党的秘密电台。

  徐雅文发完电报走下阁楼时对刚进家门的杨振中说,表舅通知她和三位同志一起回江北,杨振中听后大惊失色,就在他思考对策之时,伍梦阳等人已经站到了门前,他和徐雅文沉着应对特务的搜查,伍梦阳意识到杨家肯定是党的秘密电台所在地,利用凌云刚爬到阁楼又被猫吓得跳下的机会,带人退出了杨家,而神色恍惚的杨振中并未感觉到伍梦阳的用意,就在他为爱妻和尚未出生的孩子的安危担心时,猛然意识到小虫告诉他十二号码头让人包围的险恶用意,撤离计划只有表舅和他们夫妇知道,若他向表舅报告十二号码头被包围的情报,无疑让组织将怀疑的目光落在自己和徐雅文的身上,同时,万一表舅或他身边的司机是小虫,若报告,势必会引火烧身,杨振中真正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他面对徐雅文的疑惑神色,为了爱妻,为了孩子,犹豫再三后,决定赌一把,据实向表舅报告,他根本没想到这个报告,竟然让夏伯明打消了对他的一些怀疑。

  刚刚回家的夏伯明接到了有人从案发现场拉走三具尸体并送往江湾五角场的情报后,迅速和司机老高驱车前往木材厂,就在夏伯明出发之后,姜继勋也已集合人马准备赶往木材厂,侯仙舫将姜继勋拉到一边,说出了木材厂的内情,姜继勋则认为不妨去看看谁会在木材厂出现,命刚回来的伍梦阳一同前往,在车上,伍梦阳汇报了杀手的情况,说与杜公馆管家李贵和有很大的关系,姜继勋劝伍梦阳最好别去碰杜德昆身边的人。

  夏伯明的木材厂之行因姜继勋的赶到一无所获,意识到可能是一直监视夏公馆的特务窃听了他的电话,同时对忠心耿耿跟随自己多年的司机老高也多少产生了一点怀疑。

  姜继勋令伍梦阳和肖万山留在木材厂后,急匆匆地返回办事处,告诉侯仙舫,李贵和快露馅了,侯仙舫则认为干掉伍梦阳算了,姜继勋对此不置可否。

  伍梦阳在木材厂只找到了两具工人纠察队的尸体,并发现都是被狙击枪的子弹击毙,在返回的路上,他意外地从船工手中得到了一支刚打捞上来的狙击枪。

  对于伍梦阳的报告,姜继勋和侯仙舫并不认为两具尸体与盗贼有何必然的联系,当伍梦阳拿出那支美国特工送给侯仙舫的狙击枪时,在场的人大感意外,伍梦阳的逼问,让侯仙舫尴尬难答,就在此刻,姜继勋接到共党改变了撤离路线的报告,他将计就计,命伍梦阳立即赶往十二号码头,侯仙舫为表清白,主动要求一起去,想伺机干掉伍梦阳。

  杨振中依依不舍地送走徐雅文之后,带着小耗子赶往十二号码头,他要证实小虫的话是真还是假,他没想到码头上发生的一场激烈的枪战,竟然是姜继勋导演的一出试探伍梦阳真假共党的戏。

  枪战中,侯仙舫连车带人葬身黄浦江,伍梦阳为救侯仙舫生死不明。

第5集

     姜继勋无奈地面对恢复平静的河水和捞到的军帽、衣服,只能让凌云指挥众士兵取消无益的打捞任务,撤离了十二号码头。凌云深知晚上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一旦毛人风局长追问,姜继勋难逃厄运,在征得姜继勋的同意后,她去接处长太太、与毛人风关系颇深的白影心到办事处商讨对策。

  杨振中领着小耗子沿着河边,找到了被河水冲到下游的伍梦阳,两人合力将其救上了岸。

  夏伯明向林道宏提出了自己对码头枪战的看法,认为除了他和杨振中夫妇外,还有第四个人知道鱼雷方案的全盘计划,他让林道宏找徐雅文谈话,两个人分头行动起来。

  杜德昆的红粉知己、上海滩京剧名伶小伶红的住所突然被一群工人纠察队严格看管起来,小伶红的女佣宗宝姝对工人纠察队的行为举止感到不可理解。

  在岸边的小屋里,杨振中和伍梦阳边烘烤衣服,边交流各自在晚上所遇到的一连串怪事,伍梦阳的遭遇和所面临的僵局,让杨振中觉察到某种危险正在逼近自己,他担心另有他人提前行动,拿走了墨斗鱼计划,倘若真的如此,对名列墨斗鱼计划中的他而言,其结果将是灭顶的灾难。于是,杨振中提醒伍梦阳,被肖万林送到诊所治腹泻的哨兵面临灭口的危险,他要利用伍梦阳追查真相、拿到并销毁置他死地的墨斗鱼计划。

  伍梦阳的出现,让闻讯赶到诊所的姜继勋和肖万山既感意外又感到高兴,他俩在病房共同得出了一个结论,哨兵死于谋杀。

  等候在外的杨振中让小耗子潜到病房外偷听了姜继勋和伍梦阳的对话,证实了自己对墨斗鱼计划破盗的判断,趁伍梦阳和肖万山追踪向病房打黑枪的人之际,他和小耗子及时抽身离开,所有线索都指向了杜公馆的管家李贵和,杨振中权衡再三,深知凭一已知力,难以撼动杜公馆,便决定将杜太太被绑架的消息向表舅做了汇报,对墨斗鱼计划被盗之事则隐瞒不报。

  夏伯明为了证实杨振中的报告,立即致电杜公馆,杜德昆知道瞒不住好友,只能实言相告,太太确实自八点多钟外出之后一直未归。

  伍梦阳从哨兵手中找到了一块衬衣的碎布,回到办事处后,即审问送消兵去诊所的值班官、侯仙舫的死党肖万林,就在肖万林吞吞吐吐难以说清自己外出四十多分钟的行踪时,被突然出现的姜继勋和太太白影心打断了,而凌云的一句证言,让肖万林摆脱了嫌疑。

第6集

     姜继勋要求伍梦阳做人做事要策略一点,伍梦阳认为肖万林难以自圆其说,同时重提李贵和的这条线索,姜继勋表示可以查查,他提醒伍梦阳,救他上岸的杨振中的身份比较复杂,要伍梦阳小心点。

  白影心责怪姜继勋不该把原本很简单的一件事弄成现在的复杂局面,姜继勋以上峰指令不可违为由为自己辩解,并称从苏州专程赶来的国防部高级督察已经为他找到了与今晚事件相关联的证据,他的话令白影心顿感不安。

  病房交谈,让伍梦阳如坠迷宫,墨斗鱼计划被盗已成事实,但所有线索指向的人,根本无法与同志这神圣的字眼联系到一起,他断定另有隐情,在无法与组织联系的情况下,为了查清真相,抓住肖万林这条线索一查到底。

  杜德昆夜闯夏公馆所说的一番话,令夏伯明万分震惊,绑架杜太太的竟然又是工人纠察队,内线送来的情报也确认在木材厂发现了两具工人纠察队的尸体。杜德昆向夏伯明表示:如果工人纠察队在上午十点钟前不放太太,便下令堂口的兄弟配合汤恩伯的工兵在上海炸厂炸桥。了解杜德昆秉性的夏伯明劝其别妄动,也别过早地下结论,认为是汤恩伯对保持中立态度的杜德昆施的离奸间,他向杜德昆推荐了私人侦探杨振中。

  夏伯明的推荐已在杨振中的意料之中,但杨振中不知道自己已经闯入了黎明行动布下的、极具杀伤力的一张网中,他接到林道宏送来的指令后,即让小耗子翻拍杜太太的照片,散发到各路包打听手中,此时,一位长相丑陋、自称阿泰的人与杨振中对上了暗号,杨振中意识到阿泰可能是表舅派来的人,便小心应付。

  内线向夏伯明报告,与组织失去联络多年的吴冠雄就在保密局上海办事处,此人就是行动科科长伍梦阳,夏伯明和林道宏考虑到仅凭伍梦阳有一只证明身份的小怀表,不能断定他就是吴冠雄,即便是,失去联络多年,存在着很多难以预料的变故,更何况,出卖林道远的叛徒尚未浮出水面,夏伯明指示林道宏通知内线,注意观察伍梦阳的一举一动,同时命林道宏发动工友,寻找杜太太,还工人纠察队清白,平息忠义堂可能引发的连锁暴力反应。

  解决杜太太遭人绑架事件纳入了黎明行动。

  伍梦阳研究了肖万林部分供词后,决定到肖万林买消夜的小饭馆进行调查,就在他进入小饭馆,已在里面的哑吧小偷弄碎碗的声音,惊跑了一个人,伍梦阳追出时已踪影全无,他返回饭馆,发现老板娘被害身亡,肖万林再次进入伍梦阳的视线,等他赶回办事处值班室时,肖万林正在呼呼大睡之中,经盘问,伍梦阳依然一无所获,倒是一只纸箱引起了他的注意,可惜,骤响的电话让他失去了一次发现真相的机会。

  令伍梦阳始料未及的是,送处长太太回家返回办事处的凌云刚上楼,肖万林即惊慌失措地要跳窗逃跑。

第7集

     伍梦阳和肖万山追到值班室时,已不见肖万林的踪影,伍梦阳从肖万林遗失在值班室的布包里找到了被哨兵撕破的衬衣,肖万山没想到自己的孪生哥哥是杀害哨兵的凶手。

  与盗档事件密切相关的几个人死的死,跑的跑,刚刚走到迷宫出口的伍梦阳又被推到迷宫的起点,惟一的线索是不能直接面对的李贵和,伍梦阳试图通过杨振中的帮助,寻找盗档真相。

  已经找到杜太太下落,并充分掌握了绑架杜太太、软禁小伶红确系李贵和所为的杨振中断然拒绝了伍梦阳的要求,除非伍梦阳帮他找到旧照片上的几个人。

  伍梦阳憋着一肚子火回到了办事处,而等待他的却是差点成为灭顶之灾的搜身。姜继勋接到情报,证明潜伏在办事处的共党身份的是一只小怀表,他命凌云集合所有的人在院内集合,由马排长带人逐一搜身后未果,又令马排长带人搜查伍梦阳的办公室,仍然一无所获,伍梦阳被激怒了,冲进姜继勋办公室质问其目的何在,并指出从地痞被杀、杀手逃跑、替侯仙舫丢枪之事开脱、哨兵之死、阻止调查李贵和、肖万林逃跑,无一不与姜继勋有关。对伍梦阳的怒责,姜继勋以笑容面对,自找台阶,让凌云帮助伍梦阳整理办公室。

  伍梦阳感觉到自己几乎走到了绝境,对救他一命的杨振中也产生了疑惑,他想起了那支狙击枪,便闯进侯仙舫的办公室,却又和凌云不期而遇,凌云提醒伍梦阳,别总抓着肖万林不撒手,否则只会离真相越来越远,伍梦阳亦坚持肖万林是突破口。

  杨振中安排小耗子找来的众位短枪手分别守住关押杜太太的雅园小洋楼和小伶红的住所,他回到家里时,发现有人撬门闯进,散落在地上的报纸上的脚印,证明了杨振中对闯入之人是阿泰的判断,他意识到自己的一只脚已踏进真相之门,便主动给伍梦阳打电话,希望能把另一只脚踏进可能被伍梦阳打开的真相之门中,而伍梦阳同样拒绝了杨振中的见面要求。

  阿泰发现杨振中欲救出杜太太赢得共产党的信任,便命李贵和先发制人,阻止并把杨振中拖到他们的阵营里,李贵和依计找到杨振中,对杜太太围而不救正是杨振中为李贵和设计的圈套,他要从李贵和身上打开缺口。

  办事处发生的搜身事件和地下交通员送来的情报明显被人打开过的现象,引起了夏伯明的高度警觉,就在他对老高旁敲侧击的时候,老高带着夏伯明沿着院墙找到了一根搭接的电话线,夏伯明让老高别去惊动隐藏在附近的特务,老高很难理解夏伯明的真实意图。

  林道宏带来的墨斗鱼计划被盗的消息令夏伯明百思不得其解,他分析了伍梦阳身陷迷宫的前因后果和处境后,大胆地做出联手破阵的决定,让林道宏安排人把刚刚找到的第三具尸体送到办事处,而此时,姜继勋命伍梦阳、凌云迅速赶往夏伯明和林道宏见面的地方-----茶馆。

第8集

     伍梦阳发现黄包车上的尸体的穿着和致命枪伤和木材厂的两具尸体一样,不同的是少了工人纠察队的红袖套,姜继勋对伍梦阳怀疑侯仙舫的想法不置可否,但对伍梦阳认定尸体是夏伯明差人送来并可能是联手破阵的推测给予了肯定,他把夏伯明的身份及疑点告诉了伍梦阳,伍梦阳表示不妨与夏伯明联手。

  独自前往茶馆的凌云破解了乔装打扮的夏伯明摆下的围棋残局,在返回办事处的路上,发现了肖万林的踪影,肖万林趁凌云不备,在车内留了一封敲诈信后扬长而去。

  杨振中让小耗子带短枪手埋伏在雅园周围,自己按约走进雅园,等待他的不仅仅是李贵和,还有跛脚阿泰,更让他吃惊的是,站在他面前的李贵和在蝉字辈特务组织中排行第五,而阿泰自称排行第三,杨振中此时才明白了小虫所对他承诺的一切都是谎言,他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知道他的身份,令他万分恐惧的是,自以为跨进了真相之门,找到的真相竟然是因自己出卖了“鱼雷方案”而引发的,他杀心顿起,利用李贵和与阿泰急于逼迫杜德昆动手的心态,巧设圈套,既要救走杜太太,稳住表舅,又要伺机灭杀李贵和、阿泰,以除后患。

  姜继勋对肖万林的敲诈恼羞成怒,命伍梦阳、凌云抓捕肖万林,而凌云则提醒姜继勋小心激怒了肖万林所产生的后果,建议姜继勋让白影心赶在她和伍梦阳前面,给肖万林送钱,让他逃命,姜继勋同意了凌云的建议。

  伍梦阳和凌云赶到肖万林的藏匿之地时,恰巧遇上醉醺醺的肖万林正在和两名杀手搏斗,便合力助肖万林制服两名杀手,并不领情的肖万林趁凌云枪杀小飞刀时逃脱。伍梦阳和凌云押着刀疤脸返回办事处,凌云越想越觉得两名杀手与白影心有关,因为被她枪杀的小飞刀正是那位输给白影心六十万的少掌柜,凌云怒气冲冲地去找白影心问个究竟。

  林道宏代表夏伯明听取杨振中的汇报,杨振中道出了李贵和是戴笠生前亲自安插在杜德昆身边的蝉字辈特务的身份,指出在上海地下党内部潜伏着一名排行老六的蝉字辈特务,他认为在救出杜太太之后转移到另一处,争取在杜太太十点回家之前,逼李贵和的同伙跳出来,林道宏同意了杨振中的方案。

第9集

     白影心发现肖万林隐匿在门洞里,佯装弯腰拔鞋,将一张纸条丢在路上,她担心国防部高级督察的到来有可能对自己不利,命肖万林去仙客来旅馆偷走督察带来的情报。凌云赶到肖万林藏匿地时,发现小飞刀的尸体已被人弄走,白影心对凌云的责问,称因睡过头忘了给肖万林送钱,否认自己跟墨斗鱼计划有任何关系。 伍梦阳和肖万山通过对刀疤脸的突审,方知他们受命于杜公馆的管家李贵和,并得知杜太太遭人绑架,线索再次指向杜公馆,正当伍梦阳审问刀疤脸是否参与了杀害地痞之时,刀疤脸突然中弹身亡,子弹来自对面住房的窗口。伍梦阳率众人扑向对面,劳山和刚返回的凌云在冲向现场时撞倒了装成乞丐的阿泰,等他们意识到乞丐可能就是枪手时,阿泰已逃匿。

  杨振中在电话中明确告诉伍梦阳,他对杜太太遭人绑架一事并不知情,至于李贵和为何派人干掉几名地痞,杨振中表示正在调查。小耗子诚心请教,杨振中告诉小耗子:在没弄清楚伍梦阳是敌还是友之前,不能因为他的介入而惊动李贵和。小耗子问杨振中所做的一切是不是要帮人家找到墨斗鱼计划,杨振中回答说谁也不帮,是为自己。

  伍梦阳意识到杨振中在刻意回避一些事实,也就未将李贵和又派人追杀肖万林的事告诉杨振中,联想到所发生的几件事,均于李贵和有关,杀刀疤脸,显然是为了李贵和,伍梦阳无法将肖万林与李贵和联系到一起,只能对姜继勋直言:回避杜公馆这条线索不是个办法,只有面对,才能解开目前的残局。

  姜继勋答应陪伍梦阳去一趟杜公馆。

  阿泰得知姜继勋等人前往杜公馆的消息之后,一边通知李贵和,一边让杨振中赶往杜公馆为李贵和救场。

  李贵和对姜继勋表示他并不认识肖万林,杜德昆的及时出现,替李贵和解了围,对伍梦阳的提问大为恼火,吩咐李贵和让佣人伺候太太起床下楼,指桑骂槐地把姜继勋等人轰出了杜公馆。

  伍梦阳走出杜公馆大门时,发现了隐匿在树后的杨振中。

  杨振中待伍梦阳等人离开之后,让李贵和别再犹豫不决了,配合他佯装救出杜太太,李贵和答应了。

  中途下车的伍梦阳在杜公馆对面静候杨振中。

第10集

     杨振中对杜德昆讲述了寻找杜太太的过程,并将太太的一件披风交给杜德昆,说是在关押杜太太的现场找到的。杜德昆信以为真,他破例邀请杨振中到楼上书房详谈。在书房里,杜德昆向杨振中道出了心中一直对李贵和的疑虑,姜继勋等人的到来,更加深了一种担心。杨振中问杜德昆为何能对初次打交道的人坦诚相告,杜德昆说他相信夏伯明,自然也对夏伯明的朋友信任有加,杨振中表示将尽快弄清李贵和的身份。

  李贵和边派人去轰走伍梦阳,边忐忑不安地等待杨振中。

  杨振中在离开杜公馆时,暗示李贵和,因为姜继勋的到来,杜德昆开始怀疑他了。

  事隔几个小时,伍梦阳和杨振中再次相遇,杨振中称自己受人之托不便透露详情,伍梦阳告诉杨振中,杀地痞的人又受李贵和指派追杀办事处的肖万林。杨振中听后一惊,方觉自己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忽略了地痞阻止伍梦阳安时返回办事处后遇害、小虫出面放走杀手并严令他忘掉并不能向伍梦阳透露一丝有关李贵和线索的细节。

  伍梦阳气恼地说刚抓到一点线索就被掐断,且几次差点送掉性命,杨振中提醒伍梦阳,有人在阻止他的调查,这个人不是李贵和,另有其人策划了盗档和绑票,李贵和是参与者之一,肖万林只参与了盗档。伍梦阳听罢猛然醒悟,情急之中想起肖万山,便心生一计,说肖万林已被他抓住,杨振中不知有诈,同意了伍梦阳带上肖万林与李贵和见面。

  杨振中和伍梦阳分手之后急忙回家查找夏伯明的有关资料,发现蒋介石曾在戴笠的陪同下亲自到夏公馆拜年,那年正是戴笠部署蝉计划的年份,他怀疑表舅就是夏伯明,夏伯明可能是那个神秘的小虫。他给表舅(夏伯明)打电话,如实地报告了自己和伍梦阳所发现的情况,他不知道自己这个意图试探虚实的电话让夏伯明提前迈出了黎明行动中最为关键的一步。

  夏伯明听完杨振中的报告后,立即安排林道宏监视并协助杨振中,从外围逼李贵和及其同伙跳出来,考虑到自己处处遭便衣特务盯梢和仍未浮出水面的蝉特务,发出的任何一个指令都可能会牺牲内线,同时,伍梦阳的一系列动作和表现,证明他在保护并不相识的内线和伺机查找墨斗鱼计划,就伍梦阳抓住的线索而言,若不尽快纠偏,后果不堪设想,遂决定直接闯入办事处指挥内线作战,林道宏知道夏伯明这一步对黎明行动的成功与否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把在临来上海前首长交给他的小怀表转交给夏伯明,旨在让伍梦阳见到小怀表后回归党的组织,服从夏伯明的指挥。

  黎明行动由此从被动转为主动。

分集:1-10 11-2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