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946年,抗战刚刚结束,东北境内土匪活动猖獗。

  为保护正在开展的土地改革成果,我军派出一支骁勇善战的小分队,深入林海雪原,追剿座山雕、许大马棒等在东北山林盘踞多年的土匪。军分区司令还将身边懂得土匪黑话的炊事员杨子荣安排进了小分队。少剑波开始不太能接受杨,杨子荣很快以自己的智慧赢得了少剑波和小分队其他成员的信任。在审问土匪“小炉匠”时杨子荣发现,曾在老家与自己订过亲的槐花就住在夹皮沟,她已是土匪“老北风”的媳妇了……

  杨子荣设计活捉“老北风”,并让其里应外合,将奶头山土匪一举歼灭。随后又将计就计,将锅盔山和四方台的匪徒逐一剿灭。

分集剧情:
第1集

  1946年初,民主联军进入东北,为解放全中国,剿灭土匪,东北地区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

  少剑波,为适应东北地区的特殊地理环境带领部队在牡丹江军分区集中训练。

  夹皮沟里,鞠县长,少剑波的姐姐,带着白茹和土改工作队正在进行土改。但面对着奶头山的首匪许大马棒的土地,老百姓都心有余悸,不敢认领。李勇奇不顾父亲的阻止,在属于自己的土地上打下了第一块木橛子。

  栾平,奶头山的联络副官,迅速将此信息递给了奶头山匪首许大马棒,并将许大马棒的部队领到了夹皮沟外。

  老北风,一个以抗日起家的土匪,和许大马棒是拜把兄弟,可面对着要去杀害夹皮沟的百姓,他拒绝上战,并领着自己的部下退出了夹皮沟。

  一场浩劫已经不可避免地降落在夹皮沟了。在敌强我弱的状况下,鞠县长负伤倒下,她命令李勇奇帮助白茹突出重围,向牡丹江民主联军司令部请求援助。

  当李勇奇帮助白茹的突出重围时,夹皮沟已经在许大马棒的血腥镇压下血海成片,鞠县长也被许大马棒用棍棒杀害在场院上……

  杨子荣作为司令部的一位炊事员,在牡丹江购粮的途中发现了昏倒在雪地里的白茹,他把白茹送回了司令部,也带来了夹皮沟的噩耗。

  少剑波见到了姐姐从不离身背包,他向团长请战,并率部队火速赶往夹皮沟。白茹悄然的在后相随。

  夹皮沟里的惨状让战士们感到阵阵心悸……

  少剑波将姐姐的尸体紧紧的抱在怀里,命令部队立刻搜寻土匪的踪迹。但在浩淼的林海中,土匪踪迹全无,而暗枪和暗箭却不时的让一个个战士倒地……

  少剑波被迫发出撤退的命令。

  在姐姐居住的屋子里,少剑波回忆着与姐姐相处的日日夜夜……

  少剑波在军分区的大会上提出:建立剿匪小分队,深入林海雪原,依靠当地民众,掌握土匪行动规律,从匪徒源头上消灭他。

第2集

  田司令接受了少剑波的提议,命令少剑波立刻组织小分队,深入匪穴,并要尽快找到日伪时期建立的秘密联络图,确保东北革命根据地的稳固建立。

  民主联军的节节深入,让滨绥图佳中央国务专员侯殿坤,威虎山的匪首座山雕,以及所谓的东北军司令谢文东都深感不安。侯殿坤决定派特务宋宝森到神河庙建立秘密联络站,并要求在冬月十八日召集所谓的东北剿匪5个旅的旅长集结开会,不得有误。久居深山的座山雕也在土匪的秘密联络点大车店与谢文东见面……

  田司令为小分队饯行,他用土匪黑话与少剑波交流,搞得少剑波丈二和尚一头雾水,幸好杨子荣沉着对应。不懂土匪黑话,怎么分辨是匪是民!为此,田司令提出:让杨子荣参加小分队,由他负责教小分队战士学习黑话。对此,少剑波和杨子荣都各有想法……

  次日,杨子荣来到田司令身边,硬汉子的杨子荣眼睛红了……

  田司令又何常想让杨子荣离开自己呢。他为杨子荣满上了一杯送行的酒……

  威虎山上,座山雕正在召集八大金刚进行事实分析,他决定拒绝侯殿坤给他的所谓封官,坐守威虎山,静观其后……

  小分队驻地,刘勋苍和栾超家对于让杨子荣进入小分队总有几分的不快。他们见杨子荣前来报到,便一通的揶揄杨子荣,搞得杨子荣着实尴尬了一番。喜好开玩笑的杨子荣决定也要给刘勋苍一点颜色看。

  杨子荣为小分队做的第一顿饭就给刘勋苍送上了一大海碗的汤,说是给他的特殊照顾,这下刘勋苍是一夜不得安生的跑厕所……

  刘勋苍深知这准是杨子荣搞得鬼,他向少剑波告状。少剑波则用各打五十大板的方式把他俩都批评了一通……

  可谁能想到,打这以后他俩却成了一对打不散的好战友……

  这一日,田司令和小分队的战士们正在专注地跟杨子荣学习土匪黑话,一车实枪核弹的苏联红军乘车来到了小分队的驻地,跳下车,便将战士们团团围住,喝令他们立刻缴械。

第3集

  苏联红军少校萨沙向田司令和少剑波宣布:"苏联红军远东第一方面军红旗第一集团军吕司令命令你们立即缴械!"

  "缴械!"田司令感到吃惊和蹊跷。他命令部队暂且按兵不动,自己则赶往苏联红军处进行交涉。

  萨沙的中文翻译官身上散发出的一股特殊香味引起了杨子荣的注意,夜深人静时分,他悄然的拉起睡在一旁的刘勋苍,自己假扮半夜闹肚子,让刘勋苍背着自己去看病,借此溜出了小分队驻地,直奔牡丹江。

  杨子荣和刘勋苍在牡丹江的一家家大烟馆里寻找着那位翻译官,终于在一家最好的大烟馆里找到了他,并查出他其实是土匪,正在利用苏联红军缴械民主联军武器,为土匪袭击民主联军创造条件。

  误会解除了,苏联红军要撤离小分队,红军萨沙和小分队的战士们已经建立起了深深的友情。刘勋苍更是对杨子荣佩服得五体投地。少剑波当众宣布:杨子荣已经是小分队的一名正式战士了。杨子荣却闷闷地说:我不早就是了!

  "报告。我要求加入小分队。"白茹坚定要求参加小分队。为此少剑波紧缩眉头断然拒绝。可田司令却不时的东敲一下边鼓,西打一下锣镲,帮助白茹。望着这位姐姐生前的警卫员少剑波默然无语了……

  这一天,田司令召集各团领导开会,向大家展示国民党不择手段为拉拢我民主联军干部而发的各种委任状,要求少剑波率领的小分队三天后立刻进入夹皮沟,迅速在匪穴中心建立人民政权,查找日伪时期留下的秘密联络图,彻底断绝国民党反共生力军的来源。

  与此同时,大车店里,侯殿坤召集的滨绥图佳5个旅的要首商量谋略的会议却由于各自的利益分配而最终不欢而散……。

  小分队再次出现在临近夹皮沟的山道上,栾平为了阻挠小分队点燃了工作组居住的房子,火焰喷吐而起……

  火情就是命令,少剑波率领命令部队火速救火。然而这无疑在夹皮沟的百姓心里又增加了一层阴影……

  杨子荣在火场附近发现了一只胶皮鞋和一行脚印。少剑波决定:刘勋苍要顺着这只胶皮鞋,顺藤摸瓜,查找线索。

第4集

  刘勋苍向少剑波提出要和杨子荣一起去寻找线索。于是,杨子荣和刘勋苍扮成一对皮货商,开始了漫长的雪地跋涉。

  李勇奇的父亲被杀害,母亲焦虑悲伤成疾。少剑波来到他家,那只鞠县长的背包打消了他们的顾虑,白茹奉命前来抢救李母,更让李勇奇激动万分……

  工夫不负有心人,杨子荣他们在一片林子发现了一串明显的记号,并由此发现了九龙汇和另外一只胶皮鞋。

  栾平渐渐浮出了水面。

  少剑波决定:逼栾平出走,让杨子荣他们继续跟踪。

  杨子荣受命火速赶回九龙汇,途中竟遇到了曾与自己定过娃娃亲的女子--槐花。

  槐花来到小分队,她向白茹打听一个叫杨大贵的同乡。白茹不明就里,告诉她小分队里只有一个姓杨的,却不叫杨大贵。

  少剑波急速赶到九龙汇,把皮货商杨子荣和小炉匠栾平一并抓来训问,命令他们不许在山里经商。于是,栾平不得不与杨子荣和刘勋苍同行。一路上,栾平几次想甩掉杨子荣未果,倒让杨子荣听到了他和三舅的对话,并找到了秘密联络图的踪迹。次日晨,杨子荣守株待兔,押解栾平回到夹皮沟。

  夹皮沟的百姓见到了栾平都扑了过去。槐花更是想起了栾平强奸她的情景,她撕扯着栾平。狡猾的栾平高声疾呼:出卖夹皮沟百姓的是槐花的男人--老北风。在这突如其来的噩耗中槐花昏了过去……

  杨子荣及时稳住百姓,强行将栾平押解进了小分队驻地。白茹则急忙抢救槐花。

  狡诈的栾平,面对少剑波的威武,坦然自若……

第5集

  少剑波大喝一声:栾平。

  栾平面对少剑波的严厉审讯矢口否认,并声称自己的名字叫:王大一。

  杨子荣向少剑波提议:"由咱们派人替栾平去接捻子"以便弄清敌情。少剑波爽然接受,并要求一定要搞明白槐花和老北风的关系。杨子荣心里也正放心不下槐花,他来到了槐花家,向白茹打听槐花的情况。

  少剑波决定为了让战士们适应林海雪原的冰雪天气进行魔鬼训练。

  奶头山上,老北风自打血洗夹皮沟后,整日闷闷不乐。郑三炮和蝴蝶迷则趁着许大马棒不在,在许大马棒的大房子里堂而皇之的干上了淫秽之事。正碰上许大马棒召集众匪到大房子来分赏,他察觉到了不对劲。

  许大马棒不动声色,招呼着给大家分赏,并给老北风准备了一份丰厚的赏品。而老北风不卑不亢的拒绝许大马棒的奖赏。他告诉许大马棒:我受之有愧。许大马棒欲怒无言。但看在老北风手里的关东军烟土的份上,忍了这口气。烟土可是土匪在山里生活的主要资金命脉。

  待大家领赏而去,许大马棒开始和郑三炮算帐,他一枪打在郑三炮的脚背,以示警告。

  威虎山上,老谋深算的座山雕正在与八大金刚商讨时局,他放下话:早晚有一天,我要收了奶头山,还有大锅盔。他告诉八大金刚:对奶头山咱们要看着吃。对大锅盔咱们要吃着看。

  奶头山的联络员刁占一按照与栾平接捻子的时间出现在刘勋苍的视线里。他唱着酸歌,悠闲自得。刘勋苍不费吹灰之气,三下五除二就把他抓了个正着。刘勋苍他带到了少剑波面前。贪生怕死的刁占一将所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的都交代了。

第6集

  少剑波决定让刁占一和栾平当面对质,刁占一一口承诺。栾平在刁占一的对质下不得不张口交代一二,说联络图在他老婆手里。

  栾平被民主联军抓捕的消息也立刻使各个山头纷纷行动:座山雕命令一撮毛下山,找栾平的妻子李月娥,打探秘密联络图。

  大锅盔的马希山让杨三楞下山,抓李月娥。试图寻找秘密联络图。

  少剑波分析各方面情况,决定一方面要设法尽快找到栾平的妻子李月娥。另一方面,要尽早找到胡彪的踪影,遏制住土匪的经济来源。

  “民主联军的运粮车要进夹皮沟。”傻大个带回来的这一消息座山雕决定:打着大锅盔的旗号去截军车。

  谁想,第二日,当军车临近时,蝴蝶迷率匪徒捷足先登。

  座山雕没有去与蝴蝶迷争夺那车军粮,而是冷眼观望着蝴蝶迷抢劫的全过程,他欣赏蝴蝶迷,并扬言要历练这个女人。

  少剑波得到了军粮被劫的消息,他感到吃惊和不安,李勇奇分析:这象是蝴蝶迷所为。

  蝴蝶迷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她一直希望得到老北风手里掌握着的关东烟土,以便自己能自立门户。这天,蝴蝶迷送给老北风一个翡翠烟嘴,并借此向他打探胡彪。老北风对蝴蝶迷的目的心知肚明,他将翡翠烟嘴甩回给蝴蝶迷,告诉她:我只用俺娘给我的烟嘴。

  胡彪,跟着老北风揭杆打鬼子。日本鬼子投降时候,他又跟着老北风在得到了一批关东烟土。可近期他很少在奶头山上露面了,就在蝴蝶迷向老北风打听胡彪的消息时,胡彪正出现在牡丹江。行迹诡秘的他,悄悄的用关东烟土与军火商进行着交易。

  杨子荣和刘勋苍也来到牡丹江,他们是来找找李月娥,不想李月娥已经被杨三楞捷足先登劫持出牡丹江了。

  一撮毛在山道上发现了被杨三楞劫持的李月娥,他巧妙设计,从杨三楞手中夺回了李月娥。而性格倔犟的李月娥用绝食的方式与他们抗争着……

  于是一场抢夺李月娥的战斗在各个山头之间轮番上演着……

第7集

  杨子荣和刘勋苍跟踪一撮毛到蘑菇老人的房前,并救下被一撮毛刺杀的老人,他们把老人送到了小分队驻地,在白茹的护理下老人转危为安。白茹在照顾老人的过程中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向少剑波提出:蘑菇老人就是一个去奶头山的“活地图”,通过蘑菇老人可以获得进攻奶头山的突破口。少剑波决定:找到突破点,打掉奶头山,振奋民心。

  大车店,作为一个各种人马的集散地,引起了少剑波的关注,他派杨子荣和刘勋苍到这里来扎点。杨子荣他们刚进入大车店对面的铁匠铺,一撮毛就在他们的视线中走进了大车店。杨三楞押着李月娥也落脚在此。

  杨子荣走进大车店,他就大声吆喝要找一个女人。试图引蛇出洞。

  果然,李月娥高呼:让我男人栾平快来救我!

  杨三楞窜出小屋,举枪审问杨子荣,又追随杨子荣到了铁匠铺,一声枪响,李月娥人影全无。看守她的匪徒死于刀下。

  原来,一撮毛瞅准了机会抢走了李月娥。杨子荣一路追赶,却因为杨三楞的纠缠而失去了良机。李月娥再次从杨子荣的视线中消失……

  杨子荣回到小分队,他请白茹陪他一同去看望槐花,当杨子荣给槐花端上一碗热乎乎的鸡蛋面,槐花那一声:大贵,让白茹恍然大悟:杨子荣就是槐花当年定过亲的男人……

  杨子荣向少剑波提出:如果刁占一交代的话是真的,后天就应该是他和老北风接捻子的时间,咱不能让奶头山上有任何察觉,我替刁占一去接捻子。可谁曾想老北风就是槐花的男人!

  老北风被杨子荣押解到小分队,虽然有刁占一的对质,耿直的老北风硬是啥也不说。少剑波决定:明天把槐花叫来和老北风三堂会审。

  夜深人静十分,杨子荣不忍心看到明天三堂会审时槐花将要面对的状态,他擅自来到了押解老北风的地方……

第8集

  杨子荣不忍心看到明天三堂会审时槐花将要面对的状态,他擅自将老北风带到了槐花家,让他们夫妻相认,更希望老北风能自己改邪归正,帮助民主联军攻打奶头山出力。

  十年分离,今日相见,自然是悲喜交加。当槐花向老北风叙述了自己带柱子四处寻找他,乃至孩子丢失的经过,老北风为自己不能尽一个丈夫而愧疚万分;当得知栾平强奸了槐花时,老北风怒发冲冠……

  李勇奇发现了杨子荣将老北风带到了槐花家,并报告了少剑波。少剑波严厉地批评了杨子荣的擅自行动。杨子荣向少剑波建议,放老北风回奶头山,让他帮助民主联军,分化瓦解奶头山的土匪。少剑波接受了他的建议,但关了杨子荣的禁闭。

  次日,少剑波召开全小分队大会,布置攻打奶头山的战役,并接受了蘑菇老人的请求,蘑菇老人作为向导,带领小分队进入奶头山。

  奶头山上,老北风空手而归,这让多疑的许大马棒总感到有几分的不安。尤其是老北风为军饷向许大马棒发难,更让许大马棒暗自恼火。为了那些关东烟土,许大马棒不得不再次安抚老北风,让郑三炮将那张虎皮送给老北风。郑三炮不甘,称:许旅长已经允诺给自己了。俩人相争不下。蝴蝶迷提出:用枪击倒挂虎皮决胜负,她自动充当裁判员。虎皮的归属已经成为一场实力的较量了……

  小分队开始了向奶头山的进军。杨子荣则被关在禁闭室里。他愤怒的就像一头狂狮,为自己失去了这次战斗而暴躁不堪……

  奶头山上,许大马棒对老北风是越来越不放心了。他决定,让郑三炮去接替老北风守候奶头山的唯一通道——十八台。

  当夜,许大马棒又决定让蝴蝶迷也下山去设法找到和稳住胡彪……

第9集

  小分队在林海雪原中艰难地跋涉。栾超家终于为小分队开通了一条天道,小分队摸进了奶头山。当奶头山上枪声大作时,被郑三炮调防的老北风意识到这是小分队打进奶头山了!他带领部下折回十八台,击毙了郑三炮,为小分队正面进攻铺平了道路。

  奶头山上,老北风见到了少剑波,他四下大量,询问着杨子荣在哪里?

  杨子荣这时候正在小分队驻地为战友们凯旋而归张罗着庆功宴。他见到少剑波忙问:203,我这禁闭也告一个段落吧……

  庆功宴还没有开始,却发现战士们由于长途跋涉脚都冻伤了,白茹就像一个指挥员一般指挥着大家治疗冻伤……

  战士们都进入梦乡时,少剑波关注地走近白茹……

  奶头山失守的消息使侯殿坤感到震惊。胡彪没有在奶头山的消息,又让侯殿坤看到了一线希望。他命令各地迅速寻找胡彪……

  次日,夹皮沟里声讨会、庆功会接连不断,就象是过年一般。乡亲们纷纷把战士们拉到自家去吃饺子,杨子荣自然也被老北风拽了去。当槐花给他俩端上了热乎乎的大饺子时,老北风向杨子荣倾诉着自己的深深地愧疚和不安,他当着杨子荣给槐花跪下了……

  夜深人静时分,槐花目送着独自离去的杨子荣……

  转日,老北风带杨子荣去取那些关东烟土,他要将烟土作为争取加入民主联军的晋见礼。谁想,来到藏烟土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

  “一定是胡彪独吞了!”老北风吼着,他说自己无颜见少剑波。

  这时在夹皮沟外的神河庙外,侯殿坤所派的谍报员宋宝森带着野田清子来到了神河庙,他们杀害了老道长,扮成了新到的道长在神河庙里扎下了根。用侯殿坤的话:在共产党的心窝里扎下一个眼线……

第10集

  少剑波命令:杨子荣和刘勋苍一定要千方百计地找到老北风所说的关东烟土,还要抓紧密切注视大车店,寻找秘密联络图。栾超家和孙达得紧密监视土匪各山头的动向,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其它小分队员协助夹皮沟的百姓实行生产自救。只有自强才能巩固我们的胜利成功。也才能够发展和壮大自己。

  李勇奇闻讯拿出日寇撤退时他们生命保留下来的小火车,为夹皮沟的生产自救提供了新的活力。小分队和村民们轰轰烈烈的干了起来……

  奶头山失守,座山雕为除了自己的一个心头大患而高兴。他命令傻大个立刻下山,找到一撮毛。现在秘密联络图的下落成为他最关注的焦点。

  侯殿坤为奶头山的失守整日心神不宁,而神河庙发来的第一份情报无疑让他得到了几分的慰籍。

  杨子荣为关东烟土再次审问栾平,他详细了解关于胡彪的任何细节。

  槐花给杨子荣带来关于老北风已经悄然离开了夹皮沟的消息。老北风告诉槐花:我要去找回咱们的儿子。要找回关东烟土。

  同时,神河庙换了一位老道!这一消息引起了少剑波的注意,他让孙达得密切注视神河庙的任何动向,并决定自己也要去访访神河庙了。

  这天,杨子荣和刘勋苍终于再次发现了一撮毛的踪迹,可无奈还是晚到一步,李月娥再次被杨三楞劫持。他们抓到了一撮毛。

  随着时间的延续,白茹和少剑波之间的感情在延伸……

  夹皮沟在修小火车,这一消息引起了座山雕的注意,他决定要到夹皮沟来赶一次庙会,用他的话说:是要给少剑波号号脉。

  夹皮沟的庙会,可真可谓是各路英雄的大集会。

  座山雕来了,他带着小崽子一同进入了庙会。

第11集

  座山雕首先要见一见宋宝森,用他的话:给国民党摸摸气数可尽。看看可有胡彪的消息……

  少剑波来了,他是特意来认识一下新上任的老道。与老道谈经论道……

  蝴蝶迷来了,她要在这里另寻"庙门"……

  杨子荣和小分队的战士们来了,他们在各自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李勇奇则在庙会上有了个重要的发现,那就是跟随座山雕的小崽子,让他想起了槐花的儿子--柱子。他上前装做认人还着实还让座山雕紧张了一把……

  最终,蝴蝶迷发现傻大个卖了自己的驴,正要对傻大个发难时,座山雕前来救架,阴森森,狠巴巴,禁不住让蝴蝶迷倒吸了一口凉气,她问傻大个:他可是座山雕吗?

  傻大个问:座山雕是啥鸟?

  归途中,少剑波和座山雕在山道上偶遇,双方打探问路,擦肩而过,高波竟不住自语着:他怎么一脸杀气,会不会是座山雕啊!

  傻大个一路找寻一撮毛到了馒头铺,在这里撞上了杨三楞和李月娥,他冲着自己的一脸傻气,骗得杨三楞的信任,一路同行中他设计将杨三楞掉到了地窖里,他背起李月娥就跑……

  神河庙外,孙达得发现了宋宝森发给座山雕部和九彪部的密令,命令要求一同袭击夹皮沟的小分队。他火速回到小分队。少剑波决定将计就计,让杨子荣扮演威虎山的联络副官,引九彪进夹皮沟,瓮中捉鳖。

第12集

  消灭九彪的战斗打响了。

  当九彪的部队出现在夹皮沟外,夹皮沟内放枪打炮,好生热闹。正当九彪为座山雕捷足先登而发怒时,杨子荣已经出现在九彪面前,自称受座山雕之命,请九彪进村分享胜利成果。九彪虽然生疑,却挡不住杨子荣的镇静自若。他终于踏进了少剑波的包围圈……

  小分队瓮中捉鳖,一举歼灭了国民党的4旅。司令部嘉奖了全体队员,任命杨子荣为侦察排长,一向能说会道的杨子荣此时却变成了个闷嘴蛤蟆。而蘑菇老人硬生生拉着少剑波的手,连连说着:神了……神了……

  侯殿坤为4旅的覆灭怒发冲冠……

  夹皮沟人民沉浸在胜利的欢乐之中,白茹和槐花就像一对亲姐妹似的谈着各自的心事……

  小火车终于鸣响了汽笛。白茹悄悄的将高波拉到一旁,请他给田司令的爱人刘大姐带去了一封信……

  少剑波和小分队的战士们来了,他们和夹皮沟的乡亲们一同目送小火车带着所有夹皮沟人的心愿和整车的木料奔向牡丹江……

  小火车通了!威虎山上的八大金刚为之震动,座山雕决定要到牡丹江去会会侯殿坤……

  当小火车带着民主联军送给夹皮沟百姓的年货出现在夹皮沟时,座山雕正坐在侯殿坤身旁,面对着夹皮沟小火车通了的消息,座山雕说:专员,火车一响黄金万两啊--侯殿坤心知肚明地:火车一到,三爷就笑。

  一场破坏小火车的计划就在他们之间产生了……

  神河庙内,蝴蝶迷已经小住多日了。这天,宋宝森试图以英雄救美人的方式占有蝴蝶迷,野田清子为此好生吃醋,二个女人拔枪相持……

  老北风来到了大车店。他深信在这里一定见到胡彪。工夫不负有心人,这天,老北风终于遇到了胡彪贤弟。

第13集

  大车店里,随机应变的胡彪忙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老北风,硬是让老北风对他解除了戒心。可转眼之间,他乘老北风酒醉之机,逃之夭夭……

  孙达得监视中发现宋宝森把蝴蝶迷送出庙后门。傻大个和李月娥则走进了神河庙……

  宋宝森留下了傻大个和李月娥。他告诉野田清子:那个女人的肚子里可能不仅仅是一个孩子!

  杨三楞空手而归,回到了大锅盔。马希山秘密联络图下落抓耳挠腮……

  夹皮沟成立了自己的民兵武装,李勇奇请少剑波来做动员。白茹躲在一旁,目不转睛地望着少剑波,引得槐花忍不住发笑……

  蝴蝶迷一心投靠座山雕,却不想任性惯了的蝴蝶迷却杀死了大麻子的两个亲信,为此,大麻子请求座山雕,允许他去杀了蝴蝶迷。座山雕告诉他:现在是收集各地土匪溜子的好机会……无奈之下,大麻子只好放走了蝴蝶迷。

  小火车再一次由夹皮沟向牡丹江出发了,随车还有要押解到牡丹江的栾平、一撮毛和刁占一。火车刚出夹皮沟,大麻子带着威虎山的众匪袭击小火车。眼见寡不敌众,高波急忙命令立刻击毙栾平等匪徒。无奈栾平已经挣去绳索逃脱。最终高波在战斗中牺牲。少剑波闻讯赶来,面对着战友的牺牲,栾平的失踪,他焦虑万分……

  夹皮沟笼罩在悲愤之中……

  蘑菇老人给高波和牺牲的战士们拿来了一床床被子,为他们送行……

  少剑波带领着杨子荣和战士们为战友行礼送别……

  夹皮沟的百姓们为高波他们举行了庄重的葬礼……

第14集

  战士们和乡亲们顶着大雪,站在少剑波的门前,请求出征。

  少剑波克制着自己的悲伤,告诉大家:这仇一定要报。这仗一定要打。但是怎么打?我们一定要冷静的想好。

  少剑波召集杨子荣他们商量迎战的方案。他把战斗的主要视点集中到神河庙。他决定派杨子荣去二访神河庙,引蛇出洞。

  栾平逃离夹皮沟后一心要找李月娥。这天,他偶然得知关于李月娥的踪迹,便匆忙的赶往神河庙。

  神河庙里,栾平乔装打扮成一个老妇人来找宋宝森。宋宝森将其识破,赶他出门。栾平岂能甘心,他堵住了傻大个……

  恰此时,杨子荣一身戎装走进了神河庙,他言语铿锵,一语道破亲眼见奶头山的联络副官栾平进了神河庙!当杨子荣走出神河庙时,他断言:你瞅着吧,今晚神河庙一定有好戏看。

  夕阳西下,栾平找到了李月娥,拉着她离开神河庙。

  当杨子荣他们再次来到神河庙。庙内已经时人去楼空。杨子荣急忙从后门追赶栾平而去。栾平将李月娥带到山上便急切地要去扒她身上的马甲,李月娥情急中推桑栾平,不想将

  其推下了山崖,自己也昏死了过去。杨子荣此时赶到,只好先救李月娥而去。

  少剑波和小分队的战士们在神河庙发现了宋宝森他们留下的发报机和日本诗歌,证实了国民党和日寇的勾结……

  栾平在山崖下的被一位山民所救,苏醒过来的他将山民打死,与其更换了衣服,造成了他已经死亡的现场,逃之夭夭。

  槐花为李月娥端来滚烫的热豆浆时却发现她已经割腕自杀。为救李月娥,白茹献出了自己的献血。当李月娥转危为安时,战士们关注地围在昏睡着的小白茹身边……

  在白茹的救助和槐花的开导下,李月娥终于开口说话,并在她的马甲中意外的秘密联络图……

  入夜,少剑波悄然来到白茹的床前,他望着酣睡中的白茹,眼前浮现出在姐姐身边与白茹相见的情景……

第15集

  清晨,来到了少剑波桌案上的日记本勾起了白茹的好奇,"谁信小丫能从军,谁信小丫能飞马……"少剑波的诗句让她触摸到了他的心声!她敞开心扉向少剑波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年轻的指挥员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感情,脱口而出:"小白鸽……瞧你那傻样!"

  杨子荣到槐花家送鱼汤,这是他一早在冰河上凿窟窿抓的活鱼,她让李月娥补补身子,也希望槐花能喝上一些。

  为了提高小分队在林海雪原中的快速应变能力,在白茹的建议下,少剑波向田司令提出:请苏联红军来指导滑雪。于是萨沙来到了小分队。

  老朋友相见自然是一片欢喜。可对于萨沙拥抱小白茹,少剑波让出自己的房间,杨子荣就有几分不满,可少剑波说:这是国际问题。

  初次练习,萨沙就先让少剑波出列,眼见少剑波不停的摔跤,老杨很不乐意。他把萨沙灌醉,偷出他的滑雪板,分头练习。李勇奇更是照猫画虎连夜为小分队战士们一人做了一副滑雪板。

  萨沙总是时不时的扶着白茹的腰指导滑行,这让杨子荣看不惯,他决定要教训教训萨沙。他在萨沙示范滑雪的必经之路上放了几个木橛,萨沙着实摔的不轻,少剑波为此却严厉的批评了他。可转天,眼见萨沙与白茹独自滑行,杨子荣和战士们还是感到不安。他们哪知道白茹在地上画了一个心,写上了203,她告诉萨沙,在她心里已经有了少剑波。

  当白茹和萨沙回到队伍前时,白茹告诉少剑波:萨沙已经让我做你的滑雪教练员。

  萨沙则对少剑波说:你真幸福。

分集:1-15 16-28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