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朱小北是一个保健大夫,她结婚已经三年了。丈夫陈言是一家出版社的编辑。在日复一日的家庭婚姻生活中,朱小北感到困惑,她心中渴望着激情。摄影家果青因为自己的“失足”而被妻子误解,他离婚了。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从婚姻的危机中“逃脱”。为了这个“自由”,他付出的代价是一贫如洗。颓丧的他在大山荒漠中游荡,在大自然的怀抱里他似乎悟出了爱情和家庭婚姻的真谛。他发誓再不陷进爱情和家庭婚姻的漩涡。怀着对新生活的希望,他从南方回到北京。在为生存而奋争中,他遇到了朱小北。二人对激情生活方式的渴望使他们很容易相互吸引和理解。在若即若离的关系中,二人都陷入了痛苦的矛盾中:朱小北因为家庭和对丈夫的爱,;果青则因为自己的誓言。此时的陈言也遇到了“麻烦”,他被婚姻不幸的女同事汪丽琴暗恋着,虽然他象鸵鸟钻进沙窝似地置之不理,但事情的进展却迫使他不得不面对现实,这就是他发现妻子的感情开始游离自己的催化剂。在生活的纠葛中,陈言、朱小北、果青、和汪丽琴不约而同地最终做出了自己最后的抉择。他们渴望幸福。在追求幸福的过程中,他们为自己所理解和渴望得到的幸福而痛苦地经历着。在人生这必然的一课中,他们“走过了幸福”,投入到积极向上,服务社会这一更广阔的人生幸福中去了…………

分集剧情:
第1集

  朱小北是老干活动中心医务室的保健大夫,她的丈夫陈言是一家出版社的编辑。小俩口结婚快两年了,他们一直住在陈言单位的临时宿舍里,日子过的虽然简朴,但很甜蜜。一天早晨,小俩口在嬉闹中起床,开始了一天上班下班的平静生活。

  果青是一个曾经获过奖且小有成就的摄影家,离婚后,他从深圳回到北京,为投稿出自己的影集和找工作,他跑了几家出版社均无所获。

  朱小北是爷爷奶奶带大的,他的父母亲在她还是婴儿时在建设成昆铁路时因事故牺牲了。爷爷朱久学是个离休的老干部,在家里常和老伴张茹斗嘴皮,朱小北觉得爷爷欺负奶奶,她为奶奶打抱不平,而爷爷仍然我行我素,朱小北很生气,更让她生气的是奶奶还为爷爷辩护。让她觉得很没劲。

  陈言所在的编辑部一共三个编辑,老编辑马尔福的妻子带着女儿在美国,他孤身一人住在陈言和朱小北的小家的隔壁。这是一个怪癖的男人。编辑汪丽琴的丈夫度震再电视台工作,是一个艺术监制。她是在度震的前妻去世后嫁给他的。

  果青来陈言所在的出版社投稿求职,偶然碰到了回家的朱小北。从一个职业摄影家的眼光角,他感受的朱小北的率真。他欣赏朱小北的纯真。朱小北对此并无察觉。因为出版社在开会,果青没有见到编辑部的人反为朱小北奚落了一番,失落地离开编辑部。汪丽琴的丈夫与一个外地来京的年轻漂亮的女演员鬼混,二人臭味相投,互相利用。汪丽琴有所察觉,她带来家里的饭菜与陈言午餐时向陈言倾诉,善解人意的陈言劝导她时,被马尔福看见。马尔福觉得大家都是同事,而汪丽琴总是和陈言交流,和自己却很少有话,他心生醋意,并把汪丽琴请陈言吃饭的事告诉了朱小北,朱小北表面上不以为然,但心里不高兴。

  果青再次来到陈言所在的出版社,他的作品为汪丽琴所欣赏,汪丽轻将他推荐给出版社的杨主编,杨主编决定临时聘用果青作美术编辑,果青总算有了一份固定的工作。

第2集

  果青和老朋友刘明在酒吧里边喝酒边叙往事,刘明为果青离婚而遗憾,在聊天中他们也谈到了共同的老朋友胡大伟。刘明帮果青拉活拍广告,果青的生活似乎又充满了光明。

  陈言为朱小北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而朱小北拐弯抹角的探问陈言和汪丽琴吃午餐的事,陈言无意讲这件事,而朱小北穷追猛问,陈言不得不说了实话,朱小北抱怨陈言讲真话真难,小两口为此小吵小闹一番后又言归于好。住在他们隔壁的马尔福为小两口的吵闹而不感寂寞,他不得不"偷"听小两口的吵架。陈言在猜到是马尔福告诉朱小北和汪丽琴吃午餐的事后,心里对马尔福产生厌恶。

  马尔福在办公室和对汪丽琴套近乎,他告诉汪丽琴,他的同学也在电视台,电视台已传出度震和那个女演员的风流事,他告诉汪丽琴那个女演员叫梁微微,汪丽琴沉默地哭着出门。这时,果青恰巧走进办公室,他开玩笑地指责马尔福气哭汪丽琴,马尔福觉得果青得到来搅了他和汪丽琴的谈话,他气愤的教训果青少管闲事,当好临时工,抓紧把编辑部的书的封面设计好,说着他出门去找汪丽琴。果青感到马尔福莫名奇妙地往他身上撒气,心里很不高兴,他气哼哼地坐到电脑前开始设计封面。这时朱小北到编辑部找陈言,她看到办公室里只有果青一人在工作,两人聊起天来,聊的很投机。对朱小北率真及其欣赏的果青突发灵感:他要给朱小北拍一组照片,用朱小北的肖像做书的封面。朱小北稍做推辞后在办公室里配合果青拍照片,果青边拍边与朱小北聊天,他感到朱小北真可爱。汪丽琴看到了这一切,朱小北向汪丽琴解释,果青想用她的肖像照片做马尔福的书的封面。

  晚上,陈言询问朱小北做封面的事,朱小北不以为然的告诉了陈言。谨慎又极爱朱小北的陈言瞻前顾后的劝告朱小北,不要用自己的照片做封面,原因有二条,一是马尔福编辑的那本书有点像《查太来夫人和他的情人》,他不希望他的老婆做那种书的封面,二是他自己是出版社的职工,用自己老婆的照片做封面,社里的人会有不好的议论,会认为他陈言拿了多少钱,这样影响不好。朱小北不无轻蔑地说自己的丈夫活着太累,陈言辩解着。这时马尔福敲门进来问陈言楼下的办公室为什么还亮着灯,陈言说他离开时已经关了,说着二人下楼去看。

  果青在办公室设计封面,陈言和马尔福进来,马尔福不无挖苦地说国庆真积极,下班了还加夜班。当他看到电脑屏幕上的朱小北照片时,他觉得有话可说了。他赞扬国情的设计好,而陈言则明确地告诉国情:他已经与朱小北商量好了朱小北也不同意用她的照片做封面,正说着,朱小北走进门和丈夫较劲儿,说她同意用她的照片做封面,因为照片上是她,她有这个权利,陈言感到难堪。见惯小两口吵闹的马尔福借口炉子正烧水遛走了。朱小北看到电脑屏幕上自己有些兴奋,她想看果青怎么做封面。自尊心使陈言装做一个不在乎自己老婆和谁在一起的姿态与妻子和果青道别后上楼去了。朱小北看着果青工作,二人聊起来。果青告诉朱小北。明天礼拜天,他的摄影作品在北师大艺术系展览,他欢迎陈言和朱小北去参观,朱小北信以为真。

  陈言没有回家,马尔福也在观察,二人尴尬地在楼道上相见。陈言有些恼火地问马尔福为什么不回自己的屋里,马尔福嬉皮笑脸地回自己屋里,而陈言则又回到楼下办公室。马尔福在自己屋门后听着陈言下楼的脚步声偷乐着自言自语地说:"我是谁呀!我是过来人。"

  办公室里,陈言不愿再为妻子是否上封面的事多讲话,他让果青看着办,朱小北也感到了丈夫的难处,她拥着丈夫回家,果青则继续工作。

  在家里朱小北问丈夫明天是否与他一块儿去看果青的影展,陈言觉得妻子挺傻,他告诉朱小北在出版社干临时工混的人怎么有能力办自己的摄影展?朱小北则不以为然,坚持明天要去看看,陈言则说他肯定不去,因为要赶稿件挣钱买房子,二人拌了几句嘴后睡去。

  第二天,朱小北独自来到北师大,她看到的是在小树林里挂了许多自己照片的果青摄影展,更可气的是学校保安多次让果青不要违章办影展,并争吵起来。这事让朱小北啼笑皆非。但同时她感到了果青对她的那份自己也说不清的情分。

第3集

  果青和刘明在泡酒吧,二人就婚姻问题穷聊了一阵。

  礼拜一,上班了,编辑部就果青设计的封面讨论了一番。陈言不同意用朱小北的照片。马尔福无奈,果青也放弃了这个方案。此后马尔福与果青为其它设计方案激烈地争吵起来。陈言试图调和,反为二人指责,他们都认为所以争吵都是因为陈言不同意用朱小北的照片。这时,引起争吵的朱小北来到编辑部,果青则一怒之下找刘明拍广告去了,马尔福气愤中向大家揭发果青上班干私活,朱小北则讲那是果青有本事,为什么没有人找你马老师,陈言不愿自己的妻子搅和自己单位的事,他劝朱小北回家,朱小北悻悻然地走了。马尔福则阴阳怪气地警告陈言:情人眼里出西施。陈言感到怅然。

  杨主编找来编辑部的三人询问果青和马尔福吵架的情况,陈言还算客观地向领导做了汇报,杨主编决定找果青谈次话。

  晚饭之前,陈言和朱小北就是否用朱小北的照片进行了讨论,朱小北觉得丈夫小心眼,陈言则装做漫不经心地把话题引到别处。小两口之间出现了交流障碍。

  度震又要去约会梁微微,在家里他编瞎话欺骗妻子汪丽琴,汪丽琴第一次向丈夫提问梁微微是谁?度震倒打一耙,指责妻子胡乱猜疑,影响夫妻感情。汪丽琴气愤又无奈。

  杨主编与果青谈话,果青坦率地告诉杨主编他在出版社干就是为了混人缘,以待机会出自己影集,杨主编也明确表示不赚钱的书不能出,同时让果青自己决定是否离开出版社。

  果青辞职了,离开出版社之前,他将所拍的朱小北的照片给了陈言,让陈言将照片转交给朱小北,陈言把照片放进了办公桌的抽屉里。他对果青的走既有些说不清的高兴,又有些失落。晚上,在家里他和朱小北讨论果青说辞职就辞职的事,他觉得果青活着比他潇洒。二人心里想着各自的心事。

  果青又开始为找工作四处奔波。

  汪丽琴为丈夫的外遇而痛苦,马尔福表示要帮助汪丽琴彻底查清真相。他去找在电视台工作的同学去了。陈言告诉汪丽琴让马尔福调查是个错误,婚姻危机了,不怕,关键是自己要坚强自立,不能靠别人,汪丽琴觉得陈言的话很对,心里得到很大安慰。

  果青经刘明介绍来到一家图片社,见到了图片社老板李加加。

第4集

  经过面试,李加加决定聘用果青在图片社做摄影师。二人的谈话使果青感到他遇到了一个即严厉又通情达理的老板。   果青晚上在街头电话亭向刘明道谢后给远在深圳的前妻方芳打电话,他告诉前妻自己目前的处境,前妻方芳则责备他不给儿子寄钱,果青想与儿子通话,前妻不允挂断电话。果青愤怒地几乎要疯狂,但又极其无奈。   朱小北偶然在传达室看到果青的邮件,她把它交给出版社人事处。   办公室里,马尔福告诉汪丽琴他在度震单位侦察到的情况,汪丽琴"落实了"

  丈夫的外遇后心里发慌头晕,马尔福让汪丽琴到他家躺会儿,这时陈言进来,汪丽琴随陈言到他家休息,马尔福很生气,认为是他帮汪丽琴搞清的情况,汪丽琴却不买帐。

  汪丽琴在陈言家向陈言倾诉自己苦恼,善良的陈言劝慰着他,这时朱小北回家看到了汪丽琴,汪丽琴告诉朱小北,自己遇到了麻烦,请她丈夫帮助出点儿主意。汪丽琴回办公室去了,朱小北心中涌出些许醋意,她让丈夫也帮她分析解决一下自己妻子的思想问题。陈言觉得妻子在耍小脾气,耐着性子哄着朱小北,小两口打闹着。陈言买来白兰地哄笑朱小北。

  马尔福在办公室和在美国的妻子通长途,他求妻子允许他去美国,妻子不同意。

  朱小北在公共汽车上无意中发现一家图片社的橱窗里挂着果青给她拍的照片,他在图片社找到了正在拍广告照片的果青,果青让朱小北等他忙完活再聊。

  出版社的福利房分配方案公布了,陈言榜上有名,他兴奋地打电话到朱小北单位,但没找到朱小北。

  工作完了的果青在摄影棚里兴奋地为朱小北拍艺术照,在拍摄过程中,果青问朱小北,陈言是否把照片交给了她,朱小北一楞转而叉开话题告诉果青他有信在出版社人事处。

  晚上,陈言画着将要购到的福利房的格局图与朱小北商量着如何分配住房。并说要是有了孩子可以单独给孩子一间,朱小北则认为现在要孩子太早,陈言不语。

  汪丽琴在家里接到梁微微打来找度震的电话,知道了梁微微所住的宾馆,她琢磨着如何应对。

  果青忙着冲印朱小北的照片。

第5集

  李加加欣赏着果青为朱小北拍的艺术照,萌发出为果青专门设立一个艺术写真照的工作室,以扩展图片社的业务,二人一谈即合。

  陈言和朱小北躺在床上,二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汪丽琴在家里睡不着,她给陈言发了个信息征求陈言她是否去宾馆见梁微微的意见。躺在床上的陈言看到信息,怕引起妻子的误会,骗朱小北只是一条推广彩票的信息。

  果青借口来出版社取信,把朱小北的艺术照送到她家后走了。朱小北怕丈夫猛然看到照片不高兴,她把照片放到了沙发背后,想对丈夫解释清楚后再拿出来。

  汪丽琴来到宾馆欲见梁微微谈判,却碰到度震和梁微微在一起并准备出门,汪丽琴怕面对这个现实,慌忙地溜出宾馆,度震隐约看到了汪丽琴的背影,心里犯起嘀咕。

  陈言回家在沙发背后发现了果青为朱小北拍的艺术照,他纳闷妻子为什么要藏起来,生起闷气,等待朱小北交代。小两口为这事拌起了嘴。朱小北拿出沙发后的照片耍着脾气将照片挂在墙上,陈言询问朱小北拍照片的是男人吧?两口子吵了几句,朱小北也坦然地告诉陈言,照片是果青拍的,并指责陈言为什么不把果青交还给她的照片给她,陈言感到有些莫名的怅然。

  汪丽琴在办公室里告诉陈言她在宾馆里看到了度震和梁微微。陈言觉得汪丽琴挺傻,不该去宾馆。汪丽琴则怪陈言接到她的短信也不给出主意,尽说马后炮的话,陈言则告诉汪丽琴以后再别发这样的信息,以免朱小北误会。这时度震打来电话约汪丽琴吃晚饭,汪丽琴答应了。

  下班后,陈言和朱小北看着度震接走了汪丽琴,二人对此事发表各自的看法。

  度震在一家高级餐厅请妻子吃饭,并讲这是他们相识7年的纪念晚餐,度震向汪丽琴表白,在他前妻病势,他心情沮丧时,是汪丽琴走进了他的生活,给了他莫大的安慰,二人回顾着曾经的幸福时光,汪丽琴被感动,她似乎原谅了丈夫的过失。而不思悔过的度震在与妻子谈心时仍不忘抽空给梁微微打电话约会,这一切都是背着汪丽琴干的。

  李加加约果青来家里做客,二人谈起各自的身世,果青加深了对李加加的了解和尊重。

  果青干完工作来到出版社见到朱小北,他想约朱小北出去玩,朱小北没同意,这一幕被陈言撞见。

第6集

  晚上,陈言和朱小北坐在沙发上,二人望着墙上的照片发呆,陈言叹着气问妻子,他是不是有很多缺点,朱小北不知给如何回答丈夫。陈言感到二人的感情出现了小小的裂痕。

  果青还在为生存忙碌。

  在床上,朱小北向陈言坦白,果青今天来找过她,并告诉陈言,果青在一家图片社工作。陈言也坦言,照片拍的不错。朱小北让陈言一块去果青那儿拍张照片,陈言没同意。

  李加加找到果青,想让果青承包艺术写真摄影室,果青不想承担经营的责任,只想干好自己的业务,由此李加加更深地了解了果青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办公室,马尔福拿来自家的辣椒酱向汪丽琴献殷情,向汪丽琴讲述了对度震的感受,他借用陈言的话讲,说度震是个大花贼,并讲度震的前妻就是让度震气死的。汪丽琴实在无法忍受在吃午饭时马尔福说三道四,她明确告诉马尔福,她实在后悔自己把与度震的事情告诉了马尔福。

  度震与梁微微在宾馆鬼混,梁发现度震把她调动工作的材料还没交给电视台,度震百般解释。梁微微则撒娇要求度震。度震哄着梁微微。

  陈言买了束花插到家里,朱小北感到惊喜,她觉得丈夫在学习浪漫。陈言告诉朱小北,明天是他们结婚一年半的纪念日,他同意到图片社找果青拍张纪念照。朱小北心里为丈夫的大度高兴。

  果青给前妻打电话,告诉方芳他已将给儿子的钱寄出,方芳告诉他已经收到了就挂了电话。果青再次拨号,话筒里传出儿子的声音,他骂果青是大坏蛋,让果青不要再骚扰他妈妈,说完,儿子挂了电话。果青楞了,他沮丧到极点。

  陈言和朱小北来到图片社,陈言看到橱窗里朱小北的照片而恼火,朱小北告诉陈言,因为果青拍这些照片他没付钱,所以他同意了果青为图片社免费将自己照片挂出做广告。陈言更加气愤,他的自尊心受到伤害,他感到妻子和果青在耍弄他,而朱小北则不这么认为,她认为丈夫小心眼儿。二人在图片社门口小小地吵了起来。吵闹引来了果青,他热情欢迎陈言二口子来图片社拍照片,陈言心里憋着一肚子无明火。三人来到果青艺术写真工作室时,陈言又看到了以朱小北做广告的照片。果青还夸起朱小北的气质,陈言心里极其不舒服。朱小北尴尬地叉开话题,并告诉果青,今天是她和陈言的结婚纪念日。果青在拍照时的冷言冷语终于使陈言耐不住,他和陈言吵起来,李加加来劝架。几个人不欢而散,照片也没拍成。离开图片社后,陈言在大街上向朱小北认"错",朱小北心里特难受。而陈言明白,他已经用他的行动告诉了朱小北,他不希望朱小北和果青来往。这点朱小北也清楚。

  李加加和果青在酒店喝咖啡,二人谈起朱小北和果青、陈言。李加加劝果青不要介入别人的家庭的事,果青不以为然。李加加告诉果青她的老同学可以帮助果青出影集。

  果青给在单位上班的朱小北打电话,约朱小北两口子一块去玩,说是为了拍照片的事向陈言陪不是,朱小北答应了,但她不保证陈言一定会去。

  朱小北打电话给陈言说单位有聚会,让陈言陪她一块去,她没告诉是果青的邀请,陈言因为要赶一篇稿件,让朱小北自己去,他嘱咐朱小北早点回来。

  朱小北和果青及其刘明一起边吃边唱卡拉OK。大家很开心。

第7集

  陈言在办公室给朱小北单位打电话,得知单位根本没有聚会,心里极其气愤,他跑到一家酒吧一人喝起闷酒。

  果青送朱小北回家,在车上,朱小北有些伤感地告诉果青,她爱陈言。陈言也爱她,她希望果青将陈言留在她身边。果青为朱小北的纯真而心动,这个心动是对自己的责备。二人黯然神伤的在出版社门口分手。

  朱小北回到家,发现陈言不在家,靠在床边等到凌晨时,终于等到了喝的醉醺醺的丈夫回家,她抱着丈夫哭了。而陈言也发现原先挂在墙上的那张果青为朱小北拍的照片已换成了两口子的各种小照片,二人相拥不语。

  李加加来上班,发现了躺在图片社的果青,桌上一堆啤酒瓶,李加加同时也发现图片社橱窗里朱小北的照片已换成了果青拍的其它的风景照片。李加加似乎明白了果青昨晚上干了些什么。

  果青给朱小北打电话,情意深长,朱小北心情矛盾,果青约朱小北礼拜天见一面,朱小北同意了。

  礼拜天一大早,朱小北准备好早餐,骗陈言说有老同学聚会出去了。陈言跟踪出来,仅似乎看到朱小北上了一辆吉普车,那辆吉普车是果青借刘明的。他觉得妻子在愚弄他,回家后他把朱小北为他做的早餐扔进了垃圾筐。

  朱小北和果青在长城上拍照,果青没完没了地拍朱小北,朱小北不解,果青告诉朱小北,他感到朱小北要离开他,所以他想多拍留个纪念。下午果青送朱小北回家去赴李加加为他出影集而约的老同学李达的约会。

  朱小北回到家,主动做饭,她炒了几个菜给陈言,陈言沉默不语。

  李达在李加加不在饭店包间的空挡时间向果青介绍了年轻时的李加加,并提醒果青要珍惜他的老板李加加对他的赏识。

  已经吃完饭的陈言和朱小北在看电视,二人沉默不语。最终陈言询问朱小北是否去会老同学,朱小北一开始抗拒。陈言告诉天涯,她曾对他谈过夫妻二人应真诚,不要相互欺骗。朱小北无奈,她告诉陈言:她和果青到长城拍照片去了,他们只是普通朋友。

  李加加要求李达必须帮果青出影集,李达同意了,但要求果青为自己也出点儿资金,果青犹豫了一下,在询问到出3万元而自己还可以承受时,他同意了。

  清晨,朱小北拿着果青为她拍的照片出门,陈言询问妻子,朱小北不满地说着气话,你跟踪我吧。陈言无奈。

  朱小北把照片拿到爷爷家挂在墙上,爷爷不高兴,他敏锐地感到孙女为什么不挂在自己的小家,一定是陈言不愿意,有什么问题存在,奶奶则不以为然。爷爷固执地让孙女把照片放回自己的小家,朱小北不干,但又坚持不住,只好将照片拿走。

第8集

  朱小北把照片拿到了陈言的办公室,陈言猜不出爷爷不同意朱小北把照片挂在爷爷家,朱小北使着性子要把照片挂在办公室,陈言极其无奈,朱小北生气地将照片撕了后来到图片社找果青。果青看着生气的朱小北,猜出小两口吵架,朱小北不承认,二人斗起嘴来,果青有些恬不知耻地冷嘲起朱小北,并说出一些自己人生经验的话,二人来到咖啡馆探讨起男女之情,果青想发展二人关系。遭到了朱小北的拒绝。

  陈言心绪不安地在家里将果青给朱小北拍的那些没有交给妻子的照片放到镜框里,朱小北回家后没有告诉丈夫自己和果青在一起,但她看到了丈夫对自己的宽容和深情。她拥抱着丈夫,感到满足。

  果青一个独自在街心花园抽烟想心事,偶然间他发现自己包里有个手机在响,他不知道这是李加加为他的工作刚配的手机,他抓起电话接听时,才发现李加加就在街对面,李加加想送果青回家,果青不好意思,李加加走了。

  在办公室里,马尔福告诉陈言和汪丽琴出版社有个去深圳开会的机会,他已向杨主编推荐汪丽琴和他一起去。

  马尔福为能和汪丽琴一起去出差而兴奋,在买了套时髦运动装后,他乐极生悲扭伤了脚,杨主编不得不派陈言和汪丽琴去深圳开会。

  胡大伟来到北京找到老同学果青,他告诉果青自己做咂了生意,欠了别人的钱。

  陈言出差前关心着一人在家的朱小北,朱小北心领神会。

  汪丽琴在家与度震共度出差的前夜,度震掩饰心中的喜悦,汪丽琴心事重重,对丈夫充满着不信认。

第9集

  陈言和汪丽琴来到深圳开会。

  果青把自己仅存的,本来要出影集的3万元,借给了老同学胡大伟。

  朱小北来图片社找果青,正碰上李加加找果青谈话,她没敢进李加加的办公室。李加加督促果青抓紧时间出影集,而果青则表示不出影集了,李加加不解。果青告诉她:他把钱借给了老同学。李加加乐了,他答应果青,需要果青出的那份钱由她来出,同时告诉果青,她不会白出资,是有条件的,条件就是影集的宣传广告由图片社包办,以扩大图片社的影响力,果青同意了。

  果青离开李加加的办公室,他没有看到朱小北。而李加加则看到了朱小北,他关心的询问朱小北为什麽没和丈夫一块来补拍照片,朱小北支支唔唔,李加加明白了他是来找果青,她告诉朱小北,图片社不会白用她的照片,可以支付她一仟元使用费,朱小北在这个"富婆"面前感到自尊心受到伤害,朱小北告诉李加加,她答应过果青不收费。她谢绝了李加加的好意,转身走了,李加加觉得朱小北很有个性。

  朱小北心情烦躁独自来到游泳馆游泳,她回家时看到果青坐在楼下的台阶上在等她。果青问朱小北为什麽不找他,朱小北倔强的反问果青,我凭什麽要来找你。这时朱小北听到楼里的响动,她拉着果青跑道附近的小树林,果青不解,两人站定后,看到马尔福拄着拐棍东张西望的从楼里出来。两人虚惊一场,聊了几句,果青想拥抱朱小北,朱小北拒绝了,她实在害怕像个包打听似的马尔福看到后果将不堪设想。她劝走了果青,走出小树林,向迎面而来的马尔福打着招呼,马尔福问朱小北在干什麽,朱小北说她在看星星,马尔福表示怀疑。

  陈言和汪丽琴走出会议室,汪丽琴感到身体不舒服,先回房间了,陈言打电话到家里,家里没人接,他又打到爷爷家,奶奶告诉他朱小北昨天来过,今天没来。

  果青在摄影棚里为李加加拍艺术照,他想把李加加的照片收进他的影集,报答李加加对他的帮助和支持。两人边拍边聊,果青问李加加昨天是否在图片社见到朱小北,李加加不说,他没有再问。陈言来到汪丽琴的房间,两人边吃边聊。汪丽琴告诉陈言她想离婚,她不原过欺骗式的婚姻生活。她向陈言倾诉自己的痛苦,陈言劝慰着汪丽琴。汪丽琴问陈言,如果朱小北有外遇,他会怎麽处理,陈言楞了一下转身走了。

  李加加和果青在办公室挑选果青摄影集的照片,当看到朱小北的照片时,两人就果青和朱小北的关系进行讨论。果青向李加加表白着自己的爱情观,李加加感到很有趣。

  朱小北从家里出来,马尔福听到响动忙拄着拐杖出来询问朱小北干嘛去,朱小北说她去看星星。

  陈言独自躺在房间里想心事,宾馆服务员焦急的找到他,告诉他,他的同事汪丽琴病了。陈言把汪丽琴送进医院。并责备汪丽琴不该喝那麽多酒。医院说汪丽琴喝酒引发了其他病,需住院检查。

第10集

  医生找到陈言告诉他,经过初步检查,发现汪丽琴体内有肿瘤,建议她回家彻底检查,但这几天需在医院治疗观察,已开完会急于赶回家的陈言只好留下来照顾汪丽琴,他打电话欲将晚回京的事告诉朱小北。

  朱小北独自在楼下站着想心事,马尔福听到陈言家的电话来叫朱小北,那是陈言打来的,朱小北上楼时,家里电话铃不响了,这时她听到马尔福家的电话铃响了,她把马尔福叫上楼,马尔福接到陈言的电话,陈言告诉他汪丽琴病了,他们可能晚几天回家,并让马尔福告诉朱小北。马尔福答应着。当陈言问到朱小北在哪儿时,马尔福说朱小北在院里看星星,陈言不解。

  朱小北在家里给宾馆陈言的房间打电话,但没人接,因为陈言在医院。朱小北找到马尔福询问陈言是否给他来过电话。马尔福阴阳怪气地告诉朱小北,陈言让他转告朱小北,他要晚回来几天。

  李加加带着果青和其他员工在卡拉OK歌厅娱乐完后,果青搭李加加的车回家。在车里果青向李加加谈到他对朱小北的思念,李加加劝果青不要陷的太深,那样对谁都不好,不听劝的果青中途下车。

  朱小北躺在床上想心事,这时果青打电话告诉她,他马上到出版社来,希望能够见一面,没等朱小北回答,果青就放下电话。朱小北实在害怕果青来后会被马尔福发现,她急忙穿好衣服悄悄奔下楼,在大门口等着果青。果青来了,他疯狂的想拥抱朱小北,朱小北推开他。二人故做镇静后,心理都觉得这样装假欺骗自己的情感很可笑,他们理智的拥抱在一起,朱小北喃喃的说:我们不应该这样,他们松开后,各怀着复杂的心情分手。

  陈言护送汪丽琴回京,在火车上,病中的汪丽琴向陈言诉说着自己的理想。

  陈言把汪丽琴送到家,碰上正欲出差的度震,陈言把度震叫到屋外,告诉度震汪丽琴的病情,并讲医生让汪丽琴好好检查,有可能是恶性肿瘤,度震惊讶。陈言极力劝度震不要出差,陪妻子去医院检查。度震强调有笔生意很重要。陈言为度震对汪丽琴的无情而气愤,二人几乎吵起来。

  陈言回到出版社,在大门口他看到正在和果青通电话的朱小北。朱小北向丈夫撒谎说是和老同学通电话。二人回到家,互相询问分开时的情况,二人都为马尔福的两边传话所误解。陈言气愤的向马尔福吼叫,马尔福则反击陈言,心中有事的朱小北劝慰着丈夫。

  果青给正在上班的朱小北打来电话,二人在电话中闲聊一阵,果青约朱小北出来,朱小北告诉果青,陈言刚回来,她不能去。心情矛盾的她来到游泳馆奋力游完泳后回到家。陈言心情烦躁,询问朱小北是否一个人去游泳。二人吵起来,朱小北把游泳衣扔到窗外,陈言忍无可忍,指责妻子和混蛋(指果青)的交往而变样,朱小北则奋力反击。这场吵架以陈言的忍让而告终。

分集:1-10 11-22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