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民国初年,在清王朝轰然间的贵塌中,整个社会发生着特殊而剧烈的变化。有两样失散的东西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和猛烈的追逐,这两样东西一是权力,一是代表财富的宝物。围绕着清皇宫流落入民间的国宝玉鼎,一场色彩斑斓的人生大戏粉墨开场。没落皇族金玉峰饱受变革之苦,于是立志做官找回昔日的荣耀。老太监颜三则身藏紫禁城中的国宝玉鼎带着小太监贵子逃出宫里,然而等待他们的竟然是无尽的诱惑和陷阱。为了得到国宝玉鼎以献给军阀高大帅以换取功名,金玉峰伙同老同学闻仲三不惜用尽各种手段,他利用刚刚死去哥哥的尸体掩盖他的累累罪行;极尽手段的将颜三追逼至死;甚至泯灭良心的强迫善良的结发妻子巧云出卖肉体供高大帅享用。

  于是一场明争暗斗开始了,高大帅的五姨太单真梅也因为惦记巧云与金玉峰的定情之物西洋宝贝雕塑而故意与金玉峰勾搭成奸,巧云则宁为玉碎也不肯出卖自己当年纯真的爱情。在利益与良知的纠葛中,人本性的贪婪与善良被毫无掩饰的展现出来,在面临同样的诱惑与选择时,良心成了唯一的筹码。为保国宝真品不至流落歹人之手,玉器鉴定权威专家杜五爷被强迫进行玉鼎的鉴定时,在巧戏金玉峰后毅然跳楼殉国,留下一段千古佳话。殚敬竭虑的金玉峰也在功名利禄的黄梁一梦后,最终落为疯颠的下场,而国宝玉鼎也追随着它最初的主人而继续流落漂泊,远走它乡……

分集剧情:
第1集

  金玉峰怒气冲天地闯进老同学闻仲三家,质问他为什么自己第一天到外交部上班就被人顶了缺,闻仲三无奈说出这是自己父亲所为。苏巧云急忙地来找他说家里出了事儿,抽大烟的大哥金玉光把光满楼茶馆卖给了商人齐子岳,金玉峰二话不说抓起手枪赶往茶馆,齐子岳根本不把这个穷王爷放在眼里。金玉峰与茶馆伙计打成一团,幸亏闻仲三及时赶到,以自己的特殊身份同时编出金玉峰就要补缺局长的谎话,平息了事端,一听是官就软的齐子岳立刻缓和了强硬的态度。

  风筝铺老板宗天顺坚决反对女儿英子与送水的张宝青来往,但两人还是偷偷地幽会。宗二爷到老相好扈九妹的小店里喝酒,趁机监视英子与青子,风骚的扈九妹不时以宗二欠酒钱的话题转移他的视线。英子与青子见面提起巧云,青子连忙解释自己与巧云以及小叔张喜贵的关系。英子告诉青子她爹不同意他俩来往一是因为他爹一直恨着巧云,二是因为嫌青子给人送水没出息也赚不到钱,青子不服气。

  一位自称是韩大帅手下的丁副官来找金玉峰,他这才知道金玉光竟然把宅子也卖了,情急之下又拿自己是外交部欧洲局副局长的谎话来搪塞,可丁副官似乎根本没把这话当回事。闻仲三带着金玉峰来到茶馆,打算把典当的钱还给齐子岳,齐子岳不仅退还茶楼房契,连钱也没敢要回。这件事使金玉峰由衷地感慨:只要做了官什么事都好办。闻仲三认为现在只有一个人能帮金玉峰赎回宅子,那就是高立煌高大帅,不过他又说这个人物不同一般。

  齐子岳的儿子打听到金玉峰根本就不是什么外交部的副局长,齐子岳大喊上当。被遣散出宫的老太监颜三带着小太监张喜贵刚从扈九妹的小店跑出来,希望到茶馆借点钱,恰巧让扈九妹的伙计们看见,轻易地抓住了这一老一小。

  齐子岳来到金家准备讨回公道,刚一进门就碰见满头是血的家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第2集

  金家大院被荷枪实弹的军人层层包围起来,丁副官真的带人来收宅子了。金老太爷以死相逼但却无济于事,万念俱灰的他终于开枪自杀。

  金玉峰被逼得只能想出发动家人翻箱倒柜、掘地三尺找宝贝的招儿。巧云无意间与金玉峰说起了英语令金玉峰感到意外,想起自己送给巧云的那尊“罗米欧与朱丽叶”的小铜人和曾经对她念过的莎士比亚的诗,如今的金玉峰只觉得这十分荒唐好笑。

  扈九妹看见颜三和贵子也拿不出钱,就叫伙计们去扒他俩的一身新衣服抵房钱再放他们走。一听要扒衣服贵子急了,与伙计们扭打起来,但还是被他们知道了自己是太监的事实。她回头再找颜三和贵子时,发现他们早已逃了。小店里扈九妹把金家的事儿告诉宗二,并向他提起颜三这个在宫里曾主管玉器珠宝的太监。想到当年颜三加害过自己,宗二火冒三丈。

  颜三不知道金老太爷已死,金家已经没落,还带着贵子前来投靠,老洪头想也没想便把他们轰了出去。与此同时,高大帅手下的钱秘书突然到访,并向他打听金家的一位故人——太监颜三。金玉峰急忙赶回家询问,得知老洪头才把他们赶走,于是立刻命人去追。颜三和贵子逃命到杜家,被好心的杜五爷收留。聪明的杜五爷通过一个小小的试探便确定他们是从宫里来的。

  宗二又向英子提出让她放弃青子考虑家琦的事儿。心烦的英子跑到青子的住处找他,一进大门发现满院的风筝,这才知道连续几天好卖的风筝都是青子派人买走的。英子看到宗二追来,情急之下叫青子藏到桥底下。黑暗中,青子发现桥底下还有个人,一看像是个迷了路的太监,便把他带回了家,两人聊了起来。谁知道越聊越近,当贵子听到青子的父亲正是当年送自己去净身的哥哥时,二话没说将青子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扔在地上,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

第3集

  青子终于知道这个小太监正是自己的小叔,但是贵子说什么也不肯留下,青子没办法只好把他关了起来。青子冒失地往金宅里闯,没说几句就跟家丁打了起来,金玉峰还是让他见了巧云。因为金玉峰想利用贵子找到颜三。巧云和青子去看贵子,发现贵子跑了,善良的巧云认为这未尝不是件好事。

  金玉峰到外交部找闻仲三告诉他已经查到颜三这个人的来历,闻仲三说出宗二老婆的死也和颜三有关。原来宗二家的传家之宝玉鼎早年一直在国库,之后被颜三偷出来卖,宗二倾家荡产想把玉鼎收回,不料这事却被宫里发现,结果宗二宝贝没拿回不说,还坐了几年牢,连老婆也赔了进去。金玉峰预感到高立煌找颜三的用意也是为了玉鼎,他胸有成竹地说自己有把握能找到颜三。

  金玉峰来到宗家,被英子拒在门外,无奈便去了杜五爷家,结果还是讨了个没趣。之后宗二问杜五爷金玉峰跟他说了什么,杜五爷只是淡淡地告诫他忘了玉鼎的事,宗二不明白。

  张喜贵带着重病的颜三找到一个破庙暂时安顿下来。眼看颜三的病一天天家中,贵子很是着急,颜三便让贵子拿件宝贝换钱买药方。贵子拿着翡翠扁豆来到齐子岳的古玩店,齐子岳一眼就看出这是个好东西,可是贵子出的价却只有五十块大洋,这让齐子岳也有些怀疑,于是前去找宗二这个玉器行家。

  钱秘书又一次来找金玉峰,刚好碰上自己的车坏了,可司机却不知道如何修理,金玉峰马上不仅把车修好还趁机在钱秘书面前显示了自己英文水平。贵子来到金玉峰家向他购买药方。金玉峰没立刻给他方子,却把巧云带来见他。贵子见到巧云转身就跑。金玉峰要巧云设法问出贵子颜三在哪儿,他确定如果能找到颜三,高大帅一定会给自己安排一个好差事。闻仲三匆忙来找金玉峰,说高大帅要见他,金玉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第4集

  闻仲三把金玉峰领到高大帅家是特地来给他修车的,于是金玉峰顺理成章地成了高大帅的司机。金玉峰满心欢喜地回到家,看见丁副官居然带着礼盒前来祝贺。丁副官的态度大变,不仅退回了房契,还传话说侯军长邀请金玉峰到家里坐客,金玉峰很是得意。为了应付贵子找到颜三,金玉峰逼问金玉光把家传的药方藏在什么地方,金玉光为了能抽到大烟,随口就说方子埋在东房后头。巧云半信半疑地问金玉峰为什么不直接把颜三交给高大帅,金玉峰这才道出他真正的目的——他要看看这个颜三到底能给自己换来一个多大的官。

  宗二找到青子,一反常态地跟他谈条件。只要能找到颜三,他和英子交往的事就有商量。杜五爷突然来到宗二家,他告诉宗二齐子岳曾找过自己想要鉴别那个翡翠扁豆的真假,但自己撒了慌说那是假的。他希望宗二能好好想想自己这样做的用意。

  扈九妹从宗二那儿得知住自己店的就是颜三,觉得理所应当讨回自己该得的房钱,于是硬闯进金宅向贵子要钱。贵子倒是痛快,拿出一块大洋塞给扈九妹撒腿就跑,说自己该回去照顾颜三了。青子和柱子一路跟踪贵子到破庙,终于知道了他们的藏身之地。青子听见颜三向贵子提到一个玉碗很值钱,叫他去换金家的药方。青子回来告诉英子,原来颜三还真有宝贝,从青子的一番话中能隐约感觉到他也开始动心了。青子没把自己与柱子的发现告诉宗二,而是试探性地问他寻找颜三是否纯粹为了报仇。这天晚上,青子和柱子再次来到破庙企图找到什么,但空手而归。

  金玉峰拿了一张药方当着贵子的面派人去抓药了,却没收贵子拿来的玉碗。当晚金玉峰回听家人说闻仲三带着一个人来过,想看看那件从英国带回来的东西,他觉得奇怪。正在这时,贵子背着颜三匆忙回到金宅,看来情况有些不妙。这一幕被藏在暗处的宗二看得清清楚楚。

第5集

  宗二闯进金家向金玉峰要人,但被家丁打了一顿。受伤的宗二狼狈地回到家,找来青子和家琦,要他们替自己出这口气。青子家琦一行人来到金家,傻不楞瞪的家琦真的一进门就和家丁扭打了起来。青子却叫住金玉峰,故弄玄虚地对他说自己什么都知道了,但请他给自己一个面子。金玉峰清楚他在演戏但为了配合他而爽快地答应了,青子毫发无损地回到宗二处告诉他已在金府转悠了一遍也没见到颜三的人影。

  杜五爷发现家琦跟人打架,罚他在院子里站一夜。英子回家埋怨宗二出于自己的私心而连累了家琦,宗二问她这话是谁说的,英子便把杜五爷夹在书里的纸条给他看。

  夜里,青子和柱子去破庙探听虚实,差点被回来取东西的贵子撞见,青子顾不得细看,往怀里揣起一样东西就跑,回到住处一看竟然是两个太监的“升”。

  闻仲三告诉金玉峰自己干了一件错事,在与高立煌喝酒的过程中说漏了嘴,让五姨太知道了有这么一尊“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小铜人,并引起了她极大的兴趣。金玉峰感到十分为难,因为那小铜人除了是一件从国外带回来的宝贝,还是他和巧云爱情的见证。于是闻仲三提议做个假的敷衍五姨太。

  金玉峰来到齐子岳的古玩店,真的请他为自己复制一个“罗密欧与朱丽叶”小铜人的赝品,齐子岳满口答应。

  金玉峰回到家面对焦急的贵子问起颜公公的病情为什么没有一点起色,终于说出了实话——那药方是假的,接着把全部责任推卸到金玉光身上,说只有给他大烟抽,才有可能换回真药方,没想到贵子却认为出得起这笔钱。

  金玉峰小心谨慎地拿着假铜人走进高立煌气派的办公室,他看到的是打扮成小丑的高大帅跟几位姨太太正追打嬉闹,这景象令他瞠目。

第6集

  齐子岳来到宗二家,将私底下又做的一个“罗密欧与朱丽叶”给他鉴定。内行的宗二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他提醒齐子岳小心这样做带来的后果,齐子岳顿时害怕,当场把这个复制品摔碎了。

  金玉峰照常来给高大帅开车,没想到车里坐的居然是五姨太单真梅,她提出要去金玉峰家看看。到了金家,单真梅对谁都摆出一副骄横跋扈的姿态。这五姨太果然没白来,不久,闻仲三便把教育部主事的委任状交到了金玉峰手上。此时,高立煌却半开玩笑地问单真梅她是否看上了金玉峰。“罗密欧与朱丽叶”事件还是被巧云知道了,她对金玉峰的行为表示不满。

  贵子又闹起来了,这回说有人偷了他的宝贝,金玉峰感到事态严重,也顾不得遮掩直截了当地问颜三宝鼎的事。但颜三却一点也不配合,恼羞成怒的金玉峰索性将贵子和颜三关在一起。巧云也认为金玉峰这次太过分。颜三倒是很坦然,他知道自己大限已到,但仍然安慰贵子说丢了这些东西没准是好事。他当下向贵子托付了两件事并在他手中画了一个符号,然后死去。贵子守着颜三的尸首在房间里大喊大叫,金玉峰仍旧逼迫他交出玉鼎。贵子提出条件:只要把颜三好好发送,再帮他找到小刀刘,他就一定交出玉鼎。

  英子把宝贝不见的消息转述给宗二,谁知他听后大吃一惊转身就走。原来是扈九妹偷了贵子哭喊半天的所谓宝贝,宗二告戒她这些东西会招来杀身之祸。宗二火急火了地来找杜五爷但扑个空,只好叫家琦带话说自己在家等他有急事。结果杜五爷没等着,却把扈九妹等来了,她告诉宗二颜三果然在金家但已经死了。

  老洪头来请示颜三尸体的处理方法,金玉峰既没说要抬出去,也没说就地掩埋,这让老洪头很糊涂。

第7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扈九妹派伙计配合宗二去金家了解情况,扈九妹再次问起宗二宝鼎是否真是他家的,这话勾起了宗二的伤心往事,就是因为这个鼎,他几乎家破人亡。青子来找英子,证实了颜三真的有宝贝,他们决定暂时不把这消息告诉宗二。家琦偷听到了他俩的对话都被,立刻向宗二转述了一遍,宗二气急败坏地教训了青子一顿。古庙中,金玉峰带着小刀刘的徒弟闷子来拿颜三和贵子的“升”,但“升”不见了。贵子知道后拉起闷子往外跑,金玉峰一点也不急,他十拿九稳地说他们一定会回来的。贵子和闷子跑进古庙再找一遍,“升”真的没了,急得贵子又撞门又哭。贵子果然回来了,却怎么也找不到颜三的尸体,于是又对金玉峰嚷嚷起来。老洪头告诉金玉峰金玉光快不行了,金玉峰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他又有了主意。

  高立煌得知单真梅手里的小铜人是假的,她不得已坦白了自己的小算盘,想这个小铜人卖了换处大宅子。高立煌告诉她现在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要回那个真的。单真梅在茶馆约见金玉峰,他说这事儿已经让高立煌知道了,要他交出真的铜人。

  巧云她把整件事都告诉闻仲三,希望他能管管。闻仲三惊呆了,责骂金玉峰的办法太心狠手辣,金玉峰却反过来怨他说错话才导致今天这样的局面。

  宗二决定和家琦来一次夜闯金宅,他一定要亲眼看看颜三到底有没有死。青子觉出不妙,先行一步来到金家,提前通知巧云和金玉峰,他们决定合演一出戏。宗二果然和家琦向金府这边走来,金玉峰看准时机叫人把裹着白布的尸体抬出家门,贵子一看以为是颜公公,大叫着就冲上去,一旁的宗二已经傻了眼。

第8集

  青子终于说服贵子搬到自己的住处,接下来的日子贵子整天不是放风筝就是自言自语怀疑抬出去的人不是颜三。现在似乎只有英子和她的风筝能使贵子心情好一些。

  宗二不断怂恿英子去看贵子,再利用自己与青子的特殊关系了解情况,英子只是提醒他和扈九妹别掺和这事。但扈九妹还是被偷来的贵子的宝贝弄得心神不宁,又找借口向宗二建议取一两件换钱,但被宗二严厉制止了。

  金玉峰到高立煌家,单真梅说要送金玉峰一件大礼,以此作为交易,换回那尊真的铜人。关上灯后,金玉峰才知道单真梅所说的大礼原来就是她自己。

  金玉峰晚上回来,在巧云的再三逼问下终于承认那天晚上埋的不是颜三。巧云发现自己与金玉峰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没谈上几句话她就忍不住大吼出来,说自己的东西决不让别人抢走。

  金玉峰向闻仲三无奈地说出自己与单真梅的风流韵事,闻仲三大惊,既而又替他们担心说这事如果被高大帅知道,两人就是死路一条。金玉峰在这件事上也非常苦恼,他不明白为什么巧云在铜人的问题上态度如此强硬。

  单真梅乔装打扮来见金玉峰,金玉峰明白她的来意。他现在只有把希望寄托在老同学身上,看他是否能说服巧云交出铜人。没想到巧云是铁了心地守住自己的东西,无论闻仲三怎么说她也不答应。巧云送闻仲三出家门时恰好遇见金玉峰送单真梅,巧云看出那是个女的,于是警告金玉峰别逼自己做出越轨的事。

  这天早上青子叫住正准备出去送水的柱子,要他配合自己制造一个“偶然”。柱子挖沟挖出了两个红布包的东西,贵子揭开红布,拿出升里的一张文书,一看就不能动了。

第9集

  扈九妹和金玉峰这两位不速之客同时来到青子的住处。从上街回来的贵子一定要青子把他们都赶走才肯进门。青子和贵子合计着把颜三送回老家与命根合埋进祖坟。青子假惺惺地说自己不跟那些人一样心怀不轨,只想着要抢贵子不可能有的宝贝。贵子被青子这番话彻底感动了,他告诉青子自己还有一样最贵重的宝贝。宗二听说贵子已经被送走了,估计他们八成想迁坟,还确定贵子手里一定有东西。宗二偷听青子和英子的悄悄话,青子故意对英子说贵子给了自己一件特别值钱的东西。

  金玉峰得到了同样的消息立刻找闻仲三商量计策,他打算将这事和单真梅的事拧起来一块做并说自己已经想好主意,就算巧云不交出铜人也没事。

  高立煌把金玉峰的辞职信给单真梅看,她气得怒不可截。高立煌不露声色地把门外的金玉峰叫进来让他说辞职的原因,金玉峰遮遮掩掩的铺垫把单真梅吓得心惊胆战,接着他说高大帅要找的颜三死在他家但尸体却不见了,更糟的是,自己的内人巧云竟把小铜人也塞进了的棺材里,现在一起不见了,高大帅命令他三天之内找到那个小太监。金玉峰得意地将这一幕告诉了闻仲三,并且说自己早就派人毁尸灭迹了。闻仲三发觉金玉峰这个人越来越危险,但金玉峰却表现出对自己与闻仲三这种患难之交的珍惜和重视。

  一个坏消息传来——坟给人扒了,棺材和颜三都没了,青子他们只好买副空棺材放进去,作成墓被盗过的样子。巧云主动找到青子,告诉他坟里的根本不是颜三而是金玉光,至于颜三去哪儿了她也不知道。青子不明白金玉峰这样做的用意,叫巧云回去设法问问。金玉峰却解释他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巧云。

  宗二、英子和青子迎接回来的贵子,但柱子和牛儿跑来告诉他颜三的墓被盗了,贵子一听晕了过去。

第10集

  金玉峰极力阻止巧云去看贵子,巧云认为事到如今金玉峰的所作所为已经彻底令自己失望了,她不顾一切地愤然走了出去,与门外的青子一块儿离开。他俩怀疑是金玉峰找人挖的坟,巧云估计金玉峰这么做也许还有其他原因。

  钱秘书和一队士兵在金玉峰的带领下突然冲进青子屋里把贵子抓走。宗二奇怪当兵的怎么知道贵子在青子这儿,青子也想起金玉峰不让巧云出门的情景,巧云慌忙解释。她回到家难以抑制内心的愤怒,与金玉峰大吵了起来,她没想到金玉峰会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高大帅命令金玉峰拷问贵子并威胁说如果问不出来就枪毙金玉峰。遍体鳞伤的贵子被拖了进来,但金玉峰的问话仍毫不起作用,金玉峰一急扣动了扳机,不料那枪却没有响。

  贵子被青子接了回去,宗二看见贵子的情形非常震惊,他还不死心,问青子玉鼎的事,他认为这事儿决不能让巧云也掺和进来,万一玉鼎被她拿走就不好了。巧云向金玉峰要钱给贵子治病,两个人又是一场激烈的争吵,金玉峰认定贵子有玉鼎,还威胁巧云说如果她再在这里头搅和,自己想保都保不住她。

  单真梅来到闻仲三住处,十分痛快地坦白了与金玉峰的私情,不过她警告闻仲三别狗眼看人低,高立煌不知道的事她可不一定不知道。闻仲三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金玉峰,他既知道风满楼上有高大帅的眼线,也明白单真梅的用意就是事情一旦败露,把闻仲三也拖下水。

  巧云来看望贵子并把所有隐瞒的事实真相说出来,贵子没有多说只是在巧云的掌心画了一个图形。青子急匆匆地赶了回来,贵子把其他人都支开,也在青子手心画了一个同样的图形,说玉鼎和其他宝贝都藏在那儿。青子准备出门,还没走几步就听见牛儿的喊叫声“小叔上吊了”!

分集:1-10 11-25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