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边境某州边防武警支队,缉获了一批毒品。侦察队队员周啸和即将退休的老政委简书恒,奉命将带毒人和毒品押至接头地点诱捕毒贩,结果带毒人和毒品双双失踪。老政委简书恒承担了行动失败的全部责任,因此无法风风光光的退休。

  支队有樊龙肖虎周啸三名军官,都是正直的老政委一手栽培起来的,分别任职于边防支队各关键部门。而毒品又是简书恒的女儿,边检站检查员简梅亲自截获的。出事之时,最为稳重干练的支队调研科长肖虎,恰好出差在外办案。樊龙是简书恒早年在缉毒行动中领回的孤儿,一手栽培至今,与老简感情最为深厚。为替老简卸脱责任,行事冲动的樊龙和涉世不深的年轻调研员周啸,费了好大一番周折,才保住英名一世的简书恒不至受太大责罚,谁知简书恒退休回家还是得不到安宁。

  逃脱的带毒人铁森被抓获,铁森原来根本就是当地一个毒贩头目。自知无法活命的铁森诬指简书恒是毒贩,欲以污点证人的身份活命。与此同时,铁森的弟弟铁林不顾哥哥的性命,趁乱迅速扩张势力,介入了当地的贩毒交易。

  樊龙和周啸竭力替简书恒澄清诬告,简书恒却不愿下属再陷入此事。简秘密带着樊龙,押铁森上山起获丢失的十公斤毒品,不料陷入铁森的的弟弟铁林预先布下的埋伏,简书恒牺牲了,樊龙背负了莫大的心理负担。

  铁森原指望趁着上山起毒的机会,来人能救他出去,没想到蒙面刀客换成了弟弟铁林,而弟弟为了活命连他也要杀了灭口,铁森万念俱灰。

  随着简书恒的牺牲,毒品丢失的事情在程序上已不再追究,但更大的贩毒势力已经浮出水面。肖虎从外地回来,在简书恒的墓碑前发誓,将不惜生命把毒贩绳之以法。

  雨晴是缅籍华侨,健康美丽,温柔的外表下散发着山地民族的野性。她在离边防支队两街之隔的地方经营着一家美丽的观赏鱼店。周啸是她的男友,但雨晴却不知道自己其实更喜欢年龄稍大的肖虎。这不是雨晴的全部悲剧,还有另一件她不知道的事情。观赏鱼店实际是个毒品中转站。鱼店由她负责经营,爷爷困爹按期从境外进货。雨晴从小由爷爷带大,却不知爷爷困爹是个毒贩。

  当雨晴知道这一切的时候,一切都已无法挽回。铁林为要毒品绑架了困爹,困爹为保毒品置雨晴于不顾,肖虎顺着疑点认定雨晴是一切行动的策划者,周啸有心说服自己雨晴不是毒贩,却无力推翻摆在眼前的各种证据。

  急于替老简复仇的樊龙牺牲了,肖虎和周啸之间也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隔阂。肖虎是位老练稳重的边警,他不许手下再失去理智,坚持按程序合法办案,但岳父牺牲,好友樊龙丧命,肖虎心里忍受着莫大的痛苦。

  铁林越来越疯狂。街头混混出身的他染指贩毒,全没想到压力如此巨大,局面如此凶险。为贩毒的诱人利益,他误杀了老简;面对肖虎步步紧逼,为活命又只能亲手杀了哥哥铁森。手下的混混作鸟兽散,铁林只有获得更大的利益才能弥平日益疯狂的野心。

  原本干干净净的雨晴,从知道自己和爷爷原来一直在供应毒品的那一刻,命运就已注定。她是一个毒贩。

  雨晴被无数突如其来的痛苦煎熬着。从前是否知情已不重要,事实上她一直参于着毒品交易。她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却被铁林拖着越陷越深。她要证明对周啸的爱是纯洁的,却显得从一开始便虚假不堪。

  终于有一天她要告诉周啸,鱼缸底部都是毒品。

  砸开鱼缸,毒品不见了。

  毒品被困爹转移了,但老毒贩困爹不信任丧心病狂的铁林,铁林便绑架了困爹,逼他说出毒品的下落。

  雨晴为了爷爷去见铁林,周啸尾随而至。结果周啸牺牲了,死在雨晴面前。雨晴终于放下一切顾虑,向肖虎交出毒品的下落之后,曾经柔弱的女孩,提着枪奔跑在山林追杀铁林。雨晴是毒贩,她在正视自己的毒贩身份之后,却在为一个警察追杀另一个毒贩,因为在这个警察牺牲的那一刻,雨晴决意将他视为此身刻骨铭心的爱人。

  所有人都在自己的爱恨情仇里,证明着心底的那份忠诚、勇敢、爱意和坚贞。铁林疯狂的终点是绝路。

  肖虎最终生擒了铁林,可是当枪口面对雨晴时,肖虎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那是和自己象亲兄弟一样的周啸的爱人,还有雨晴原本是爱肖虎的……

  肖虎樊龙周啸简书恒这样一批战斗生活在南方边陲的热血男儿,用鲜血向我讲述他们生命的同时,也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边防武警的情怀和荣誉。

分集剧情:
第1集

  板告边防武警支队有三名令毒贩闻风丧胆的年轻军官樊龙、肖虎和周啸,人称“龙虎啸”,他们都是正直的老政委简书恒一手栽培出来的。现在老政委要退休了,这使他心里有点不痛快,但很快他便想开了,归到底简书恒是个宽厚的人。老简甚至还高兴了起来,在边检站工作的女儿简梅,一次性截获十公斤毒品。樊龙准备张罗着替简梅申请一等功。

  截获的毒品和运毒货车司机铁森,按程序移交到侦察队延伸侦察。队长肖虎马上要去外省办案,周啸负责接手案子。

  预审的结果,货车司机铁森并不知道车上有毒品,只是受雇将货运到省城交给货主。经过反复做工作,铁森才答应和周啸一起继续将货车开到省城指定地点引出货主。

  肖虎来到鱼店,他想在出差前见见周啸的女朋友雨晴。雨晴对正直帅气的肖虎产生了好感。而美丽善良的雨晴也得到了肖虎的首肯,周啸喜出望外。

  十公斤毒品在简书恒和周啸的护送下安然到达省城。按计划,铁森把车开到交货地点,周啸负责跟踪,简书恒统一协调总队的援派警力。

  消息传来,交货地点临时变更。设伏警力重新布署。

  交货时间再次变更,设伏警力已无法跟上。

  铁森把车开到了木材交易场,并让工人开始卸木材。场面相当混乱。当简书恒赶到,铁森连同车内的毒品已不知去向。

第2集

  十公斤毒品和司机铁森从众人眼皮下双双蒸发,简书恒担下了全部的责任。但没想事情远比想象的要严重。简书恒被当作嫌疑停职审查,而且不得离开板告。

  简梅和周啸心中都很难过,最难过的是樊龙,他知道简政委一生视边警荣誉为生命,为此,他毫不犹豫,果断做出了行动。他找来周啸和简梅,将十公斤毒口改为了四公斤,而且统一口径,只在车上放了一公斤。当副支队长唐耀向他们索要剩余的三公斤毒品时,周啸拿出了他刚缉获的三公斤毒品来顶替。

  樊龙觉得事情已经过去了。心里挺高兴的,虽然他可能因此而受到严厉地处分,但他不在乎,因为他只想保住一手把他带大的简政委的荣誉。

  周啸知道自己闯祸了,觉得心里憋得慌,他本想把事情告诉肖虎,可简书恒坚决不同意。如果有肖虎在,周啸根本不操心。肖虎会责怪他,甚至会骂他,但接下来的事情只需遵照肖虎的吩咐,肖虎会将一切都安排好。多少年来,周啸已习惯唯肖虎马首是瞻。

  风头过去,铁森悄悄潜回了板告,他压根就是十公斤毒品的主谋毒贩。他把毒品埋在了毛风岭。

  总队岳处长来板告调查,看到这样的调查结果,也无可奈何,但简政委的职位还是不能恢复……

第3集

  铁森偷偷回到了家。没曾想一进家门弟弟铁林便告知鹰正派人追杀他,铁森不信,他就是雀,在板告只有他知道谁是鹰。鹰怎么会杀他!当铁森前脚迈出门,杀手的砍刀便到了后背上,铁森拼命的逃,逃过了杀手的追杀,没想却钻进了武警秦参谋的车里……

  边检站,简梅正替樊龙收拾屋子。樊龙是粗人,最不会打理生活,但卧室从来都井井有条,干净得离谱。被停职审查的樊龙每天早起锻炼,为复职做好准备。当接到已抓获铁森的电话时,樊龙的脸色僵了。

  周啸和秦参谋提审铁森,铁森照例是抵赖,不承认贩毒,只是由于害怕而带着十公斤毒品逃走了,这使秦参谋很疑惑。周啸借故把秦参谋调开,这时樊龙赶到,他要结果了铁林,只有这样才能保住老简,才能保住大家。

  铁森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后,趁大家不备,向门外逃去。周啸和樊龙正欲拔枪将其击毙。铁森却退了回来,雨晴成了他的人质。雨晴是为了让爷爷和鱼免受边警检查,来找周啸说情的。

  这时岳明扬、简书恒和唐耀都赶到了,堵住了铁森的退路,绝望地铁森要求保护,并污指简书恒贩毒。

  没人相信简书恒会贩毒。樊龙发誓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回毒品,可他的作法周啸却不能苟同。樊龙找到唐耀,希望能给他一个星期,他保证把十公斤毒品找回来。

第4集

  铁林早已厌倦了做一个小混混,他要出人头地。他趁机接近追杀哥哥铁森的那票刀客,实施他的计划。

  而雨晴呢,虽然先被铁森挟持,之后又受到爷爷的埋怨,可她心里却很高兴,因为她感受到了周啸对她的情意。周啸会保护她的,会为她拼命。可当周啸拿出肖虎从千里之外托人给她带回来的玉时,雨晴愣住了!

  简书恒决定亲自为自己洗脱嫌疑,他找来了樊龙,要求樊龙与自己一块展开调查,可遭到了樊龙的拒绝。

  简梅找到周啸,希望周啸能帮简书恒提审铁森。唐耀故意没接支队打来的请示电话,使得周啸和简书恒得已见到了铁森。铁森承认自己是为了活命而诬陷了简书恒,但拒不说出十公斤毒品的下落。然而简书恒的一席话也让铁森听得目瞪口呆。

  樊龙来到配货中心追查十公斤毒品,可一无所获。

  这些天谁都找不到樊龙。边检站整天被山雾笼罩,简梅的心也被雾浸得湿蒙蒙。樊龙已停职,不能接触支队的案子。简梅知道他在追查十公斤毒品的下落,一个人追查。她很担心樊龙,希望樊龙不要鲁莽,能小心行事,可樊龙并不领情。

  唐耀的女儿小静从美国给他来信了,唐耀胜感欣慰。

  铁林与刀客一起喝酒,趁机制服了他们,威胁他们以后都不要再在板告出现。从今以后他铁林要做板告的老大!

第5集

  铁林决定代替刀客到毛风岭去见取毒的人,但他感到心里没底,他不知道是谁要去取毒,也不知道是谁要杀他哥哥。但他决定豁出去了。他命令手下一定要在取货人来之前先找到毒品。

  在唐耀审讯完铁森的第二天,铁森突然说要坦白十公斤毒品的下落,但指明要见简政委。铁森要和简书恒一起去取回毒品,简书恒不得于只好答应。决定晚上同樊龙一道带铁森上山取毒品。

  樊龙找到铁林。铁林是铁森的弟弟,铁森被捕前见的最后一人就是他。樊龙是来要十公斤毒品下落的。铁林也想把这几天心里涌动着的跃跃欲试的狠劲,在自家院子里试一试,看看自己的胆子究竟能成多大气候,可没想没几下就被樊龙制服了。樊龙接到周啸电话,得知毒品有下落了,匆匆离去。铁林阴着脸走进屋里,从床上翻出了铁森留下的手枪。而这时铁木也回来了,毒品已找到。

  简书恒请唐耀来家吃饭,希望唐耀能给自己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唐耀答应了,但告知简书恒,找到毒品就回来,铁森并不重要……

  后山。埋毒的地方,十公斤毒品已经没了。埋毒地点周围草丛里,本应埋伏的缅帮刀客,换作了铁林和他手下的亡命徒。刀客留下的手机响了,是鹰打来电话,但铁林并没准备听鹰的话杀掉铁森,而是准备向樊龙下手。

  铁森带着简书恒和樊龙来到埋毒地点,但却没有找到毒品,这时铁林及他的手下出现了,捕斗瞬间展开,简书恒与樊龙都受了伤,但樊龙还是紧紧地抓着铁森向前冲,枪响了,简书恒为樊龙挡了一枪,倒下了!

  唐耀突然冲到了周啸的办公室,全当没有昨天的事,质问铁森被带到哪去了,之后又集合全体官兵来到了毛风岭。

  蒙面刀客在大队边防警察到达之前,消失在山雾里。樊龙摁着铁森放不得追不得,眼见老简咽咽一息,悲吼嘶心裂肺穿破山谷……

第6集

  简书恒牺牲了!临终前嘱咐樊龙、周啸和简梅,不要干扰肖虎办案,等肖虎回来再办这个案子!!

  应老简临终前的要求,他被葬在了边警公墓。因有身涉十公斤毒品嫌疑,简书恒的追悼会规模不大。只有板告州边防支队全体警察参加。悼词是唐耀作的。全支队官兵都清楚地看见,他们的副支队长很悲愤,很痛心。樊龙暗捏着拳头,发誓一定要为简书恒报仇;周啸的心是乱的,他在想肖虎什么时候回来?肖虎是他的队长,是他的兄长。有肖虎在,周啸就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

  铁林及他的手下一直躲在山里,人人胆战心惊,而买家也表示只和雀打交道,这使铁林更打定主意要将鹰找出来……恰巧,鹰来电话要求见面。

  铁林独自一人提早一个小时来到见面地点,见到了鹰——唐耀,唐耀本想杀了铁林灭口,然而事与愿违,反让铁林扭转了局面,并且用摄像机录下了一切。唐耀,一个想重新做人,又不敢暴露底细的警察没能改变他的命运,从今往后,他得听铁林的!

  雨晴和爷爷从缅甸取鱼回来,因为爷爷困爹不愿过边检,所以选择了难走的山路,没曾想遇上了受伤的铁林及手下。困爹无奈,卸下了鱼,让雨晴务必看好,自己送铁林一秋去找医生。鱼缸被铁林一秋打破了,雨晴看到了藏在里面的毒品。惊诧和震撼如雷般在她平静的外表下无声滚动。然而,更让雨晴意外的是,周啸送给她的玉不见了!

第7集

  雨晴在山下找到了那块玉,当她重回到路上时,看到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的肖虎正俯身看着那些躺在路边已奄奄一息的鱼。雨晴赶紧叫住肖虎,拿出玉,问肖虎是不是喜欢自己,并说这是天意,肖虎很生气,发动车子准备离去。雨晴拦住了车,让肖虎去看看那些鱼,并指出那是毒品,但肖虎没有在意,毅然离去。

  雨晴挥手,玉划了条弧线飞入山涧……

  夕阳还残留最后一丝光线时,困爹开车回来。雨晴守在那些鱼缸边,衣服被荆棘划得条条缕缕。玉在雨晴手里,捂得温热。心却冰凉。

  唐耀为肖虎接风,表达了他想退位让贤的意愿,并告诉了肖虎所发生的一切。

  边警公墓。简书恒的墓碑上只有简简单单的几个字,武警上校简书恒之墓。怨责在心里,悲愤在眼中。肖虎发誓要为恩师正名,还恩师清白,将荣重新刻上简书恒的青石墓碑。

  肖虎很冷静,对案情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因为他知道只有破获了这个案件,才能真正还简书恒清白。可樊龙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肖虎这是冷血,他们现在应该做的是为简书恒复仇!

  后山伏击侥幸归来,铁森宛如抽了脊髓再无生气。

  去后山起毒是唐耀提审时安排的。唐耀许诺铁森只要起出十公斤毒品交给简书恒,预先埋伏的人会救他离开。铁森相信了,他只能相信。被捕后没有指认唐耀,就是指望唐耀能拉他一把。可当一切发生后,铁森知道自己落入了一个圈套。唐耀的目的应该是将毒品起出来成全简书恒,然后让缅帮刀客杀了自己灭口。但铁森还是不明白,自己的弟弟为何会出现在那里,而且还置自己的生死而不顾?

  肖虎回支队便吩咐要在预审室提审铁森,当铁森被边警从拘留所带出时,原本坐在车上的樊龙突然下车,并拔出正在给雨晴打电话的周啸腰间的枪,朝铁森扑上去。院内大乱,肖虎拦在了二人中间。

  肖虎出了手,闪电般卸下了樊龙的枪。声音不大但一字一顿地说,你可以毙了铁森带着毒贩的嫌疑去坐牢,但老简不能背着毒贩的名声躺在边警公墓。

  唐耀趁机宣布铁森由他和支队监官,任何人包括肖虎也不可以提审。

  可就在这时,一直躲着的铁森突然站出来喊:我是毒贩,唐耀也是毒贩,但简书恒不是!众人震惊。唐耀要将铁森带走,肖虎拦住了他,因为唐耀已有了嫌疑,不能由他监管!

  雨晴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脱离了家族的生意,以为自己可以象鱼一样自由自在、干干净净地活着,可事实是鱼店是一个毒品中转站!

  鱼店依然缤纷美丽,但再也没有往日的温馨详和。雨晴想把这件事告诉周啸,但爷爷的一席话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第8集

  雨晴在电话里说想周啸了,周啸便如约而来,看着柔弱洁净、腼腆羞涩的雨晴,周啸的心象要飞起来,周啸发誓这一生都要爱护她。他丝毫不明白雨晴心里纠结着的矛盾和困惑,一百公斤毒品近在咫尺,周啸却陷入了虚假的温情中……

  铁木找来了买家看货,没想来人一看到铁林转身就走,原来他们只跟雀打交道,因为只有雀能源源不断地给他们提供货,并能把他们安全地送出板告。

  经过调查和推断,肖虎觉察到毛风岭上取毒的人应该就是铁林!同时周啸也问出最近有一伙人要出十公斤的货,而且人就在城南郊县。肖虎立刻带人前往,可他还是迟了一步,铁林一伙接到鹰的电话,已提前离开了!

  雨晴不能接受自己是个毒贩的事实,她要改变这种命运,决定离开板告!

  唐耀找樊龙谈话,准备调他到基层工作。可樊龙就算去到哪,他的心都永远地留在了边警公墓……

  肖虎和唐耀一起提审了铁森,铁森据实交待,说出了唐耀和他共同贩毒的事实。这一切让肖虎和周啸感到震惊!

第9集

  总队派了肖虎在大学的同学岳处长岳明扬到板告担任支队长。唐耀向他递交的辞职信。希望组织能相信他是清白的!

  肖虎请岳明扬吃饭,说出了自己对唐耀的怀疑,但岳明扬否决了他的推断。肖虎认为唐耀一定不会把铁森交检察院审查,因为这样他就失去了对铁森的控制。

  周啸和雨晴一起吃饭,正好遇上了肖虎和岳明扬,雨晴问肖虎,如果我有什么事,是不是你和周啸都能为我解决。肖虎回答,只要不是我们管不了的事都可以。

  周啸送雨晴回家,路上提到春节是要带雨晴回家见父母。雨晴却说,我要离开板告了,以且再也不回来了……

  唐耀预感到了什么,他来到茶马古道的干爹干妈家,拿出了一大包钱,要二老定期给小静寄去,并说自己可能以后都不会再上来了。

  唐耀找到樊龙,向他有意无意地说出了铁森要转检察院的消息。

  出乎肖虎的意外,唐耀竟然同意将铁森移交给地方检察院,并且亲自和调研科一起押送。可以将如此不利于自己的证人,拱手从自己的权力范围内转交检查部门,这起码表明唐耀心中无愧。肖虎对此颇感疑惑。

  被内疚和复仇之火燃烧着的樊龙,却一股脑只想的复仇。他认为唐耀和老简一样,是被铁森陷害的。铁森无中生有,只是为了能够苟延残喘。这样的人渣一日不除一日难平心头之恨。他希望肖虎能帮忙,在押送的路上能让他将铁森击毙,遭到肖虎的严词拒绝。但简梅不这么认为,她心里也赞同樊龙的这种做法……

第10集

  肖虎感到可能会出什么事,一大早就赶来提审铁森,铁森一口咬定自己说的都是实话,但拒不说出如何能找到铁林及交货和卖货的具体方法。

  肖虎请岳明扬宽限几天,等找到铁林后再移交地方法院,可唐耀坚决不同意,最后只是答应午后出发。调研科的人全体行动,希望能在中午之前找到铁林的下落。不负众望,肖虎查出鹰燕雀一般在河灯会前后出货。同时逃出来的铁林的手下被抓住了。但还没来得及审问,出发的时间已到。

  肖虎、周啸押着铁森走在前面,唐耀跟在后面。为表示清白,唐耀是随行去检察院协审的。渐渐地唐耀落后了……肖虎突然急刹车,樊龙出现路中央。肖虎和樊龙对峙着,而周啸也去看唐耀的车去了,就在这时,简梅出现了,她带走了铁森。

  肖虎恍然大悟,原来唐耀是在出险招,樊龙杀了铁森那就最好,如果不行那唐耀就跟上放了铁森,然后再开枪击毙。

  简梅带着铁森来到森林,铁森通过电话联系上了铁林,铁林的冷漠让铁森很伤心。铁森以说出怎么与燕接头为条件,在边境见到了铁林。铁森讲出接头方法和暗语后,铁林竟用他做了人质准备越境,铁森万念俱灰。

  简梅开枪打中了铁森的腿,但随之也被铁林击晕。铁林带着简梅越过了边境。

  樊龙、肖虎、周啸和唐耀都听到枪声赶了过来,樊龙认出铁林就是在毛风岭杀简政委的人,不顾一切越过边境追杀铁林,这时他发现了铁森,铁森正欲逃走,樊龙开枪了,而铁林也在这时开枪,樊龙中弹倒下!铁林放开了简梅向缅甸逃去……

  铁森临终前向肖虎交待了河灯会接头的暗号。

  唐耀松了口气,可随后又把他吓出了一声冷汗,缅甸警方找到了铁林落下的手机,这只手机昨晚在最紧张的关头,曾经响起过。唐耀只觉眼前一片漆黑,他的手机就在兜里,只要肖虎轻轻一按,他的手机就会响起。唐耀的手伸向腰间的枪,这一动作没能逃过肖虎的眼睛。可惜手机没电了……

分集:1-10 11-22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