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故事发生在东海市开发区——

  沈自然从党校学习回来,等候组织安排,传出消息,有可能提升为副市长。就在这时,一家被兼并了的国有企业红星机器厂,工人们由于两年没有领到工资了,心中憋了一股火气,要找谷连生论个理儿,而这一天恰恰是国际服装节开幕,市委和市政府很重视这件事,派沈自然来处理。沈自然用他与工人情感劝止了这场风波。

沈自然知道,自己的岳父成明志是当年的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是当年红星机器厂兼并时的主要负责人,竟然在他处理的事件上发生了这么大的问题,这让沈自然十分吃惊。沈自然之妻成丽苹得知此事,坚决阻止沈自然继续插手红星厂的调查,她也十分恐惧和担心:父亲是不是已经掉进了泥潭。

  谷连生是成丽苹的同学,也是成丽苹当年的追求者。他对成丽苹闪烁其词: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父亲是清白的。可是,有谁能相信?你自己相信吗?

  成丽苹陷入了痛苦。

  谷连生还说,事情摆在这里,你要保护自己的父亲,就得保护红星厂的兼并者,那就是我谷连生。只有我没有问题,你父亲才没有问题。

  这时,夏紫仪出现了,成丽苹让这位小师妹表面上去帮助沈自然,实际上看住沈自然,一旦沈自然真有什么举动,及时向她报告。可是,在暗查的过程中,有正义感的夏紫仪,不仅仅深感要帮助工人,而且也爱上了沈自然,真正成了沈自然的助手。

  夏紫仪并不敢表露自己的这份感情,接着中秋节的孤独,接着好几瓶啤酒的催化,她拥抱了沈自然,可是,她还是退却了,还是将这份爱收藏起来。可是这份爱,不以她的意志为转移,时不时地流落出来。

  沈自然明白夏紫仪的意思,但他深爱自己的妻子,把夏紫仪当成好朋友、好妹妹对待。可是情感的冲击,也让他有时控制不住。

  家庭矛盾逐渐升级,而开发区的工作也出现了新的情况。日资企业老板渡边,竟然打了一个叫张理明的工人,他是张志刚的孙子。渡边的强横和野蛮,发展到对中国工人的侮辱,激怒了沈自然,沈自然宣布渡边是不受欢迎的人,并照会日方董事局,建议召回渡边。他把渡边带到一个山坡上,指着山下那一片欣欣向荣的开发区告诉他,开发区的兴旺崛起,是中国工人的双手开创的,没有中国工人,你的日元、美元,不过是一张废纸。在这一片林立的厂房中,老板是你和各种方式的投资者,可主人,是工人。

  渡边走了,接任的是他的儿子小野,小野是怀着报复沈自然的心情来到中国的。可是,沈自然和中国的工人教育了他,使他意识到工人是真正意义上的主人,他走近工人,亲近工人,激发了工人的生产热情,工厂的生产出现了令董事局十分满意的局面。小野的爱情也悄悄地来了。

分集剧情:
第1集

    东海市国际服装节开幕的这一天,凌晨。

  市委市政府的头头脑脑们正要赶往开幕式现场,市委书记杜鸣皋突然接到消息,说开发区红星厂的工人聚集在一间车间里,要结队去谷连生家讨要两年欠发的工资。

  红星厂是被私企老板谷连生兼并的国企,工人们选择这一天去找谷连生,看来也是想让市委市政府重视红星厂的事情。杜鸣皋找市委副书记成明志商量,成明志提议让赋闲在家的沈自然去处理这件事情。

  沈自然是市政府原副秘书长,刚刚从党校学习回来,正在等待组织分配新的工作,而且,也是成明志的女婿。沈自然接到命令,立即驱车赶往红星厂。成明志又让自己的秘书去帮助沈自然。秘书自作主张,通知公安局出动警力去阻止工人上街。

  沈自然看到警车出动,方向不是国际服装节的开幕式现场,而是与自己要去的红星厂方向一致,觉得有些奇怪,紧追警车,强行拦截。这一幕,正好被刚刚到东海的夏紫仪看到,并悄悄地跟着沈自然到了红星厂。

  红星厂的一间车间里,有些工人正在积极准备要去找谷连生,大病缠身的老工人张志刚由孙子搀扶着赶来,劝阻工人,工人并不听他的劝告,并将他强行抬上躺椅,说他是最好的活证据,要把他抬到谷连生家里去。张玉发等一些工人赶来,拦住要出车间的工人。

  两边的工人争吵起来。沈自然赶到,拦住就要出车间的工人,马上将昏迷了的张师傅抱上出租车,让他的孙子张理明和张理明的女友韩雨莲送张师傅去医院。

  沈自然的妻子成丽苹的知丈夫是被父亲派去干这样一件事情,觉得很不妥当,立即打电话给父亲成明志,被成明志狠狠地教训了一顿。谷连生派在红星厂留守的帮手张军连忙将工人们就要到他家里来理论的消息告诉了他,谷连生知道,虽说工人是针对他来的,但今天是个不一般的日子,更着急的是市委市政府,他估计工人们出不了工厂,就会被劝阻回去。但他还是带着半身瘫痪的妻子傅小霞到了一个小山顶上,让傅小霞用望远镜观看国际服装节开幕式的表演,自己却用望远镜看着不同的方向——红星厂的大门口。

  谷连生看到了白色别克疾驶进了红星厂,也看到了一辆出租车驶向医院方向。他知道,自己的预计被证实了,工人们是出不了红星厂了,他轻松地带着妻子下山了。

  夏紫仪随着出租车送张师傅去了医院,可是没钱交治疗费,司机拿出沈自然的名片出来,护士根本就不认帐,张理明在夏紫仪的提醒下,给沈自然打电话求援。沈自然正在苦口婆心地劝说工人,而工人怎么也说服不了的时候,接到了张理明的电话,马上将张师傅病危的消息告诉了工人,并说自己马上要赶到医院抢救张师傅。

  工人们一下也紧张了,如果张师傅真正出了事,他们一辈子也不会心安的,好多人嚷嚷着要去医院。沈自然马上拦了一辆公交车,让工人们选出代表上车,自己开车在前面领路,让公交车跟在后面。

  沈自然从后视镜里看到挤满了工人的公交车紧紧跟在后面,他向自己的岳父,市委副书记成明志报告,说工人们根本就没打算上街游行,他们也不准备去找谷连生了。自己正带着他们去医院。成明志很担心,问他是不是发生了意外,怎么会去医院?沈自然说是有人生病,病得很重,与工人们没关系。

  沈自然带着工人到了医院,却被护士拦住了,不然这些乱哄哄的人群进去。

第2集

    沈自然要求护士打开医院办公室的门,让工人进去,可是护士坚决不答应,正好刘秘书来了,刘秘书认识这位护士小姐,成副书记的电话也正好来了,刘秘书带着工人进了会议室。沈自然自己垫钱赶紧去给张师傅交治疗费。

  经过抢救,张师傅脱离了危险。沈自然放心了,来到会议室,二话不说,带工人一起去吃早点。可是他的钱已经全部交给了医院,只好软硬兼施,让刘秘书把口袋里的钱都掏了出来,弄得刘秘书十分不快。

  成丽苹十分关注丈夫处理这件事情的情况,听说沈自然去了医院,还以为是沈自然发生了意外,立即赶到医院,并劝阻沈自己不要插手红星厂的事情,这里面风险很大,麻烦很多,牵扯面很广,政治上要成熟一些。听得沈自然糊里糊涂,但也引起了他的警觉。

  沈自然带着工人们在路边的摊点吃早点,详细地询问了红星厂的情况,他竟的问题很严重,向工人们保证,一定要向上级领导好好反应。

  工人们有了沈自然的承诺,纷纷回家去了。

  成明志得知病倒的是张志刚,连忙赶到医院看望,两人见了,都很激动。原来,张志刚是成明志年轻是当工人期间的师傅,两人有很深的情感。红星厂被谷连生兼并后,成明志认为红星厂的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一年多来,虽说与师父有过有数的几次电话联系,却没有见过面,不料师傅竟然病成这样。

  张师傅向成明志反映了红星厂的现况,让成明志十分吃惊。

  晚上,一家在一起吃晚饭,沈自然向成明志报告了红星厂的情况,成明志尧他进一步了解,拿出一个解决红星厂问题的方案出来。

  成丽苹悄悄地向父亲打听丈夫的职务安排,成明志只是隐隐约约地告诉女儿,杜书记已经对他说了,省里要调成明志去省人大任职,这样,就方便在沈自然的肩膀上再压压担子。成丽苹马上猜到了可能会安排为副市长,心里很高兴。

  女儿沈媛媛打来电话,说家里出事了,她应付不了,催爸爸妈妈赶紧回去处理。

  沈自然和成丽苹着急地赶回家,一看,原来有许多的企业和单位不知怎么的知了沈自然要当副市长的消息,纷纷来探望沈自然,并带来了一些不会被看作行贿的礼物,沈媛媛正看着那些礼物发愁。

  第二天,沈自然将这些礼物都往车上搬,正在这时,夏紫仪来了,原来她是法学院的博士研究生,导师要她在实习期间来找她的师姐成丽苹,在实践中完成博士毕业论文。沈自然是成丽苹的丈夫,很高兴,她昨天已经看到了沈自然处理问题的经过,很佩服,要沈自然带着她去找师姐。

  沈自然先将她带到了医院,将这些礼物送给了张师傅和前来看他的工人,然后把夏紫仪带到了成丽苹的律师事务所。

  成明志紧急召见沈自然,要他赶快拿出解决红星厂问题的方案,她告诉沈自然,自己当年是开发区的管委会主任,谷连生就是他当年开发区引进的第一家企业,也是成丽苹牵线挂钩的,交给别人去处理红星厂的问题,他不放心。

  沈自然提出请政府给红星厂拨款七百万,先给红星厂的工人发两个月工资,稳定工人情绪,这样就能从容不迫地来解决红星厂的问题。成明志不答应,兼并前,红星厂是国企,有困难国家理所当然地伸手帮扶,可现在是谷连生的私企,政府拨款不合适,要沈自然马上去找谷连生商量解决的办法。

第3集

    沈自然决的红星厂的问题涉及到法律方面的专业知识很多,就请示市政府,聘请了夏紫仪做为处理红星厂问题的法律顾问,马上带着她去找谷连生见面。

  给他俩开门的竟然是韩雨莲,张理明的未婚妻。原来韩雨莲是从乡下进城来打工的,现在在谷连生家照顾双腿瘫痪的傅小霞。

  谷连生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让沈自然和夏紫仪都十分恼火,可是拿他也没有办法。谷连生居然还说,当年他也是成丽苹的追求者,不过失败了。这又让沈自然觉得好笑。

  韩雨莲追到门口,说谷连生是好人,还请沈秘书长相信谷总。她的理由就是谷连生很爱自己双腿瘫痪的妻子,照顾入微,现在很少看见这样的男人,尤其是有钱的男人。

  沈自然告诉她,损害了几千人,关爱着一个人,是不是好人难说,他要韩雨莲小心一些,不要上谷连生的当。

  韩雨莲不以为然。

  红星厂工人中间有一种议论纷纷传开,说红星厂兼并时有黑洞,并说当年成明志就是最大的出卖国家利益和工人利益的人。韩雨莲无意中听到这些,告诉了张师傅和张明理,张师傅又是急又是气,觉得自己的徒弟自己了解,成明志决不是那样的人,他再也在医院住不下去了,一定要回厂里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乱嚼舌头。

  张明理和韩雨莲怎么也劝不住。

  张师傅晕倒了,医生救醒了他,张明理匆匆赶到他工作的半岛电子厂上班去了,把爷爷托付给了韩雨莲。

  他们的谈话被征来看望张师傅的沈媛媛听到了,大惊失色,跑到成丽苹的律师事务所,痛苦地哭诉听到的这一切。

  沈自然和夏紫仪也在场,大家都被这传闻惊呆了。

  张明理看自己要迟到了,就打了个电话要上一班的工人顶他一下,自己马上就到。

  张明理刚刚进工厂,就被半岛电子厂的老板,日本人渡边看见了,几哩呱啦地责问张明理为什么迟到,张明理解释了几句,就被渡边狠狠地打了一个耳光,两人争吵起来。

  渡边马上让保安来把张明理打了一顿,还宣布开除张明理。

  工人们不答应了,从各个车间出来,要为张明理讨个说法。并说如果没个交代,所有的工人就要一人打渡边一个耳光。

  韩雨莲听说了此事,慌慌张张地跑到半岛电子厂,一定要车间主任王静全去替他找渡边要个说法。王静全也对此事十分气愤,也很想替张明理去讨个说法,可是他又担心自己也被渡边给开除,只好两边打和牌。并且连忙将事情报告给了开发区管委会。

  开发区的管委会主任已经升为副市长,副主任马有亮正生病住院,办公室主任接到电话,由于牵涉到外资企业,就连忙将情况报告给了市委和市政府。

  韩雨莲听从工人的劝说,要找律师打这场官司,就跑到了成丽苹的律师事务所,成丽苹不在,夏紫仪接待了他,听说了事情的原委,就打电话给沈自然,

  沈自然正好也接到了成明志的电话,要他赶到半岛电子厂处理日本老板打人的事情。可他并没有说明事情的详细经过。

  沈自然很不乐意,说自己怎么就成了消防队员了?他问岳父,自己的职务到底定下来了没有。成明志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要他赶紧去半岛厂,并说,开发区管委会就有他暂时带队。

  沈自然满心不高兴地来到了开发区管委会,正巧遇上了夏紫仪和韩雨莲,听韩雨莲一说情况,沈自然气不打一处来,叫上两个干部,立即赶往半岛电子厂。

第4集

    沈自然赶到半岛厂,可工人们知道红星厂的问题也是他去处理的,对他不信任,与渡边见面,渡边也给他脸色。

  谷连生让张军散布兼并时存在黑洞的谣言,试图把工人的注意力从他身上转到成明志的身上。

  成丽苹约见谷连生,问他当年到底与父亲有不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来往”。谷连生说没有,但越说没有越没有人相信,只有证明他的清白,才能证明成明志的清白,保护了他,才能保护成明志。

  成丽苹决心保护自己的父亲,当然,就只能也保护这个让她并不喜欢的谷连生了。

  韩雨莲看到谷连生对妻子傅小霞的关爱,更觉得谷连生是好人。

  张军与傅小霞是高中同学,他心里深深地爱着傅小霞,将一张同班同学的毕业照片中自己与傅小霞的那一小块剪下来,放大,珍藏在特制的相片簿里。

  谷连生和傅小霞都知道张军的心思,傅小霞躲着张军的眼神,谷连生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张师傅听到孙子被打的消息,十分伤心,也十分愤怒,交代孙子,一定要向日本老板讨个说法。

  成丽苹要夏紫仪替她好好看着沈自然,沈自然有什么动作,尤其是对红星厂问题的处理动作,就马上来向她报告。

  沈媛媛看出了夏紫仪对父亲不同一般的好感,请夏紫仪蹦迪,并表明自己的态度。

第5集

    沈媛媛与夏紫仪蹦迪回去的路上,遇见了韩雨莲和张理明,沈媛媛请大家在路边的大排档宵夜,正巧遇上了曾少保,韩雨莲悄悄地告诉沈媛媛,说在红星厂散布她外公有问题的就是这个人,沈媛媛当街就和曾少保争吵起来,夏紫仪劝住沈媛媛,仔细想曾少保了解情况。

  沈自然将红星厂的谣传报告给了成明志,成明志十分恼火。找到杜书记,可是他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谷连生唆使渡边硬顶下去,劝他不要向工人妥协。渡边觉得谷连生说得有理,坚定了他强顶下去的决心。

  沈自然接到担任为开发区主任的任命,这尽管与副市长的级别相差无几,可是实际意义相去甚远,跑到岳父的办公室想问问缘由,却被岳父顶了回去。他怀疑岳父是为了处理红星厂的问题方便,牺牲了自己的副市长职务,就跑去找杜书记,得知确实是组织安排,无话可说,只是借机提出要是里面借款给红星厂的工人发工资,他说,红星厂的工人虽然已经由国企职工变成了私企职工,可究竟还是中国的工人,既然是中国的工人,政府就有责任来关爱他们。杜书记给他出了个主意,沈自然十分感谢。

  最不能接受这种安排的是成丽苹,她觉得父亲是在做套子,如果丈夫年轻,可以干几年再进市委市政府的班子,可丈夫正在关键年龄,又值从中央党校出来,失去这个机会,再屋进步可能,她与父亲大吵了一场。回家后,看到沈自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由于丈夫吵了起来。

  市委市政府召开联席会议,沈自然列席,杜书记建议银行贷款给红星厂发两个月工资,由市基建公司担保,沈自然为还款责任人。

  沈自然背上了沉重的包袱。

第6集

    沈自然代表开发区对半岛厂日本老边打人事情拿出五条处理意见,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建议日本总部召回渡边,这让渡边大吃一惊,四处活动,试图挽回局面。 五条处理意见引起东海市的街谈巷议,也引起政府各部门的不同反应。

  沈自然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他咬着牙顶下去。

  渡边在无奈的情况下,提出以十万块钱来赔偿张理明,但前提是张理明必须离开半岛厂。

  挨一个耳光换来十万,这让有些工人经的很合算,连张理明自己也有些动摇了。

  可是沈自然坚决不答应,中国的国格和中国工人的人格不是以钱能换来的。他坚持五条处理意见不能更改。

  张师傅得知此事,也十分恼怒,连韩雨莲这个农村来的姑娘也不能接受。

  半岛厂日本总部的董事长从日本赶来了,对渡边严加斥责。

  沈自然带渡边来到山顶,指着山下的开发区对他说,你和其他的投资者,可以分别是各自厂家的老板,但工人才是这开发区的主人,没有工人,什么日元美元,不过都是废纸一张。

  有个别市里的领导也派人来劝说沈自然,要他见好就收,但沈自然并不放弃自己的意见,他带着张理明到半岛厂听工人的意见,大家的意见都与沈自然的意见一致,沈自然觉得有工人的支持,自己就有了底气。

  沈自然找到杜书记的办公室,说出了自己坚持五条处理意见的理由,并不等杜书机说话就走了。

  傍晚,沈自然接到读书记秘书的电话,说是杜书记在市委食堂请他吃饭,沈自然到那里一看,几样菜和酒都是自己喜爱的,就知道杜书记是支持自己的,什么话也不说,大吃大喝起来,杜书记笑了。

第7集

    杜书记召开常委扩大会议,明确表态支持沈自然。

  日本总部只能召回渡边。

  沈自然带着沈媛媛去机场给渡边送行,说这只是个人行为。

  银行的贷款到帐,沈自然象接到一个烫手的山芋,夏紫仪给她出了个主意,请来各大媒体,搞了个十分热闹的工资发放现场,请杜书记的秘书亲手将一分分的工资送到工人手上。

  第二天的报纸上登了照片出来,杜书记看了报纸笑了,他知道沈自然象玩玩移花接木的把戏,但他理解沈自然,他对秘书说,我这样做是不得已而为之,沈自然这样做,同样是不得已而为之。

  沈媛媛在电影院看电影时结识了一个让她心动的小伙子,他并不知道这个小伙子就是半岛厂新来的总经理,也不知道这个总经理就是渡边的儿子小野,更不知道这个小野就要给她带来一场暴风雨似的爱情波折。

  贷款刚刚发给工人,市基建公司的刘总就登门要沈自然拿还款方案了,这让沈自然觉得十分窝囊。

  红星厂以张玉发为代表的一些工人,拿了刚刚到手的两个月工资准备开展生产自救,立即让沈自然情绪高涨,马上支持工人的生产自救,他并不知道,谷连生不久就要利用这次工人自发的生产自救打沈自然一个措手不及。

第8集

    红星厂工人开始自筹资金开始生产自救,许多工人都把家里的积蓄拿了出来,有些甚至是老人偷偷留着保命的钱也拿出来了,大家都是源于对沈自然的信任。

  但也有曾少保这样的人表示反对,潜藏着沈自然没有看到的危机。

  傅小霞和谷连生准备将韩雨莲介绍给张军作对象,韩雨莲并不知道这件事,张军心中有对傅小霞的怨恨,他借口彼此没有接触,没有感觉,婉言拒绝。

  但傅小霞为了摆脱张军那令她害怕的目光,谷连生为了更进一步拉拢张军,建议张军将韩雨莲带进已经交给他打理的天使皮革厂。张军没有理由拒绝了。

  天使皮革厂本来是谷连生的企业,但他把它交给了张军,自己退到了幕后。张军到厂子看了一番之后,明白了谷连生的用意,但她没有拒绝就任总经理。

  红星厂的生产自救红红火火地开展起来了,沈自然还去亲自剪彩。

  小野和沈媛媛都忘不了那天在电影院的相遇,可是,当他们各自有意地再去电影院,试图能再相遇时,却没有这缘分。

  沈自然和夏紫仪再一次找谷连生,韩雨莲告诉他俩,旅游去了。可从她的眼神明显地看出这话有假,但为了不使韩雨莲为难,两人还是离开了。

  谷连生确实要带着傅小霞去欧洲旅游,但这时还没有离开,正准备走。张军来了电话,隐隐约约地打听谷连生此行的目的。他说他在谷连生兼并红星厂的时候就听说美国有家石油公司要来东海市投资,估计当年谷连生觉察红星厂是最好的地段,谷连生才想方设法兼并了红星厂,这次去美国,是不是落实这件事情?

  谷连生没有回答他。只是将韩雨莲去他那里的事情交代了一下。

  沈自然和夏紫仪果然在路边开到了谷连生的车子飞驰而过,两人连忙追了上去。但是还是迟了一点,谷连生进了安检口。

第9集

    夏紫仪和沈媛媛到半岛厂想丰富上次渡边打人事件的材料,以作论文案例。 工人们却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半岛厂规定下班后工人必须多干二十分钟,原因是要把上午下午各一次上厕所的时间补上。夏紫仪和沈媛媛立即表示愤慨,说这是侵害工人的合法权益。

  工人们被两人煽动起来了。

  沈媛媛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小野,十分激动,小野本来也是惊喜异常,可是沈媛媛和夏紫仪在工人中对二十分钟的煽动,让他十分恼火,狠狠地训斥了沈媛媛和夏紫仪。沈媛媛委屈得大哭一场。

  张理明代表工人与小野开始有关二十分钟的谈判,并提出如果厂方不答应,工人们就要“停工议事”。

  沈自然支持工人们提出的取消那二十分钟的意见,但他要求工人们边好好干活边好好谈判,有关“停工议事”的方法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使用。并亲自出面与小野交谈。

  韩雨莲进了天使皮革厂,先是安排在仓库管材料,又被张军掉到办公室馆接待。

  沈媛媛和小野尽管发生了矛盾,但各自还是忘不了对方。

  小野想与沈自然好好沟通,就登门拜访,不料开门的竟是沈媛媛,沈媛媛立即给了他一个难堪,借此机会报复了他一回。

  小野约请沈媛媛吃饭,想消除两人的隔阂。

  夏紫仪陪同张理明与小野谈判。

第10集

    沈媛媛与小野的关系有了很大的改观,多少有了一些相爱的感觉。

  小野在沈自然的教育下,在工人们的强烈要求下,同意了取消二十分钟延长的工时,并任命张理明为车间主任。

  工人们的积极性更高了,小野很高兴,想去感谢沈自然,另外,几天不见沈媛媛,心中也是十分想念,就提着礼物来到沈家,造成一个十分尴尬的场面。幸亏沈媛媛机智灵活地骗过了沈自然。

  沈媛媛知道了小野是渡边的儿子,很为两人的“前途”担忧。

  银行逼基建公司的刘总拿出还款方案,刘总当然就来逼沈自然,可是沈自然一筹莫展。

  小野与沈媛媛的一次约会被成丽苹遇上,回家后,成丽苹询问沈媛媛,沈媛媛只能给母亲打马虎眼。

  谷连生和傅小霞到了美国,这里竟然有谷连生的私人别墅,这让傅小霞吃惊不小。谷连生别有用心地将别墅录像了,傅小霞不知道这件事。

  成丽苹得知谷连生去了美国,十分生气,大骂谷连生不讲道义,在谣言四起,自己的父亲处在尴尬境地的时候,你谷连生竟然躲到了美国。

  可是谷连生只是跟她打哈哈。

  有个红星厂兼并有黑洞的谣言越来越厉害,并且把沈自然也牵了进去。

  沈自然向杜书记提出要求,开发区管委会组织调查组,调查当年红星厂兼并的实际情况。

  中秋节到了,成明志请张志刚一家吃饭。

  越来越多的有关黑洞的传言,让张志刚也有些怀疑自己的徒弟了,中秋节的聚餐都不愉快。

第11集

    谷连生在美国积极活动,让傅小霞十分奇怪。张军直到韩雨莲与张理明的关系,但他不知道这两人到了什么程度,就派人去了解,这人回来报告,说俩人是有爱恋关系,韩雨莲也常常去张家吃住,已经很不一般,但两人尚未同房,韩雨莲很传统,再说那张师傅也是传统到了极点的人,估计二人尚无肌肤之亲。

  傅小霞给张军电话,询问韩雨连的情况,勾起张军的思念和怨恨,在下班之前,张军粗暴地要强暴韩雨莲,韩雨莲拚命厮打,方才逃脱。

  每天张理明都会来接韩雨莲下班回家,这天他照常来了,可是工人一个个都出来了,就是不见韩雨莲,突然看见有一个穿着时髦的人衣衫不整地跑进了仓库,有一点像自己的未婚妻,不久,就看见未婚妻穿着工作服出来了,未婚妻的脸上也有一种慌乱和痛苦的痕迹,很让张理明有些疑惑,但他没有问。

  韩雨莲不敢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张理明,但她不愿意再到天使皮革厂上班了。

  张理明不知道真实情况,劝韩雨莲还是去上班,韩雨莲不便解释,只得再去皮革厂,想等傅小霞回来后再说。

  韩雨莲被安排在最脏最累的车间工作,这倒让韩雨莲心安了,同厂的女工们都转变了态度,大家都知道,凡是被张军调进办公室,又回到车间来的,都是拒绝和抵抗了张军的流氓行径的。

  韩雨连下班回到张理明家,说自己到车间上班了,钱少了活累了可心情好了。张志刚和张理明都很高兴,张志刚提出要他俩早点结婚,趁自己活着,要看看重孙子出世。

  半岛厂的劳资关系越来越好,生产也大为改观,小野十分感谢张理明和工人们。

  张军在谷连生的授意下,买通曾少保,让他们就开发区管委会成立调查组的事情去管委会闹事,要让沈自然的调查无法进行。

第12集

    告状信纷纷到了纪委、市委和管委的办公桌上。

  在美国的谷连生听了很高兴,只需要将红星厂的事情压下来一段时间,他与美国的交易就完成了,他要张军努力,回来后他有极好的礼物送给他,到时候他会大吃一惊的。

  流言蜚语让张志刚终于忍不住了,跑到成明志的办公室,先是那当年两人一起吃的东西和烧酒来作成明志的的思想工作,要成明志跟他说实话,可是成明志说什么问题也没有的时候,他怎么也不相信,在办公室大闹了一通。

  调查组终于被迫停止了工作。

  张军将消息传到美国的谷连生那里,谷连生十分高兴,加快了活动。

  沈自然不想就此罢休,悄悄动员管委会副主任马有亮接手调查组,可是马有亮也不想接手,他对沈自然说得很明白,说调查红星厂,实际就是调查成明志。

  沈自然夜访马有亮,说明自己的态度,马优良勉勉强强地接受了任务。

  成丽苹认为,父亲调到省人大的事情一直悬而未决,很有可能是有关红星厂的事情传到了省里,而沈自然的调查,无非是加大省里犹豫的力度。如果省里不调父亲进人大,沈自然近市政府班子的可能性就小。她要沈自然赶紧就红星厂的事情做一个结论,这个结论以做,全家太平。

  沈自然不想拿工人的利益作交易,两口子出现了裂痕。

第13集

    成丽苹得知沈自然让马有亮继续开展调查组的工作,十分生气,两口子的矛盾继续升温。

  谷连生回国。

  沈自然想让谷连生在允许工人们使用红星厂设备和厂房开展生产自救的文件上签字,谷连生拒绝了。并且把红星厂以张玉发为首的搞生产自救的工人告上了法庭。

  沈自然得知谷连生的律师竟然是成丽苹,大为吃惊,万般无奈,与成丽萍商量,是不是可以在庭外调解。成丽苹将沈自然庭外调解的要求告诉了谷连生,谷连生没有答应,当法院向谷连生转达沈自然这个要求时,谷连生说自己的律师不答应庭外调解。

  沈自然十分恼火,只得请夏紫仪来给工人担任律师。

  工人们听说要打官司,都慌了,不少人把责任都推到了沈自然的身上。

  夏紫仪明确地告诉沈自然,这场官司必输无疑。沈自然求夏紫仪,不管打赢打输,这场官司只能打下去了。

  法院院长是沈自然的同学,沈自然向他求助,可他明确地告诉沈自然,要想局面有所改变,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求成丽苹。

  沈自然与女儿商量,要离家住进了办公室的成丽苹回来。可是成丽苹没有答应。

  张志刚希望孙子与韩雨莲尽快成亲,就在两人十分高兴地准备着婚事的时候,韩雨莲病倒了,而且病得十分奇怪。

第14集

    沈自然到成丽苹的律师事务所大闹了一通,责怪成丽苹不该给谷连生担任律师,责怪她担任了律师为什么不同意庭外调解。

  成丽苹又是生气又是糊涂,自己给谷连生担任律师有自己无可奈何的原由,没办法跟丈夫说清楚,至于庭外调解,是谷连生不答应,怎么怪到自己头上了?她觉得无法跟沈自然解释。

  成丽苹找到谷连生,责问他为什么不同意庭外调解,责问他为什么把不同意庭外调解的责任推在自己身上。并告诉他,如果不拿出解决红星厂问题的方案,打完这场官司,自己就准备与他打官司了。

  谷连生告诉她,自己已经有了解决红星厂问题的最好方案,只是没到拿出来的时候。

  夏紫仪并不知道在法庭上将要相遇的对手就是自己的师姐,她出面找谷连生,谷连生请她喝酒。在酒吧,夏紫仪直言不讳地说,自己是红星厂这场官司的律师,但自己估计这场官司不是一次两次就能打完的,希望庭外调解。但谷连生还是拒绝了。

  沈自然想来想去,在家里做了一顿好饭菜,让沈媛媛请妈妈回来,试图缓解两人之间的矛盾。成丽苹回来了,可是两人还是闹翻了。成丽苹气冲冲地走了。沈自然看着满桌子的饭菜,满肚子的委屈和怨气。

  夏紫仪来电话,准备跟他说说官司的事情,沈自然莫名其妙地对她发火,气得夏紫仪把电话给摔了。

第15集

    沈自然找夏紫仪赔礼道歉。夏紫仪知道他的心情不好,也就原谅了他。

  成丽苹也知道沈自然心急如焚,让沈媛媛打电话给沈自然,要沈自然去与谷连生好好说说,争取庭外调解。其实她也并不知道,谷连生打官司的真正目的。

  沈媛媛和小野正爱得你死我活,同时也十分憎恨谷连生,她认为是谷连生在追求她的妈妈,才把家庭的关系弄得这样,她不接受妈妈交给的任务。

  终于开庭了,夏紫仪和成丽苹一见面,就有些吃惊和尴尬,都来责怪沈自然,沈自然有口难辩。面对师姐,夏紫仪先就在气势上输了一筹。

  红星厂的工人们十分关心官司的结果,都聚集在车间门口等候消息。

  法庭上,尽管夏紫仪“理情并茂”地为工人辩护,可官司仍然以红星厂失败告终。

  法院到红星厂查封生产车间,与工人产生矛盾。

  沈自然赶来劝说工人,工人们把矛头对准了他,用西红柿和鸡蛋,甚至用小石头来打他。幸亏张师傅赶来,拦住了失去理智的工人,才让沈自然得以脱身。

  沈自然一个人来到海边,清洗脸上的污渍。他流泪了。

  第二天,好些红星厂的工人来到管委会,管委会的干部十分担心,到门口拦住了沈自然,希望他躲一躲。可是沈自然觉得是自己没把事情办好,不能怪工人,还是来与工人见面了。可是,情况却不是预料的那样,工人们是来道歉来的,排着队,给沈自然深深的鞠躬。

  沈自然感动了。

第16集

    工人们知道是谷连生害了他们,两个年轻人喝酒之后,就想去找谷连生的麻烦。遇上坐在轮椅上对着一段坡路一筹莫展的傅小霞,两个年轻人好心地来帮着傅小霞上坡,到得半路,得知傅小霞就是谷连生的妻子,惊讶之际,不自觉地就松了手,轮椅飞快地倒滑下坡,两个年轻人醒悟过来,赶快跑去扶住了轮椅,正在这时,被谷连生看见了,不听傅小霞的解释,指责这两个年轻人是来报复的。两个年轻人窝了一肚子火,到坡下看见谷连生的宝马车停在那里,一气之下,就把宝马车开走了。

  谷连生连忙报警,警察追上宝马车,将两个年轻人抓到了派出所。

  沈自然出面解释,尤其是傅小霞出面作证,两个年轻人才被释放回家。

  傅小霞请韩雨莲来家见面,韩雨莲听说傅小霞回来了,也急急赶来见她。

  傅小霞一见韩雨莲,大吃一惊,半年不见,韩雨莲竟然病得变了个人。

  韩雨莲不想再提已经过去的事情。

  半岛厂的生产越来越好,小野十分高兴,正欲上厂里要评先进生产者,小野也跃跃欲试,但是外国老板能不能评,张理明也不知道,说是要请示管委会。

  渡边又来到了中国,一方面是来看看儿子的业绩,另一方面,儿子要他来出面替自己提亲。

  渡边回国后反思,觉得自己确实不对,也知道其中一些误会是由于语言不通引起的,在日本苦学中文。这次来红星厂,见了张理明,两人都已释怀。

第17集

    渡边见了沈媛媛,对姑娘的一切都十分满意,可是听说她是沈自然的女儿时,马上就觉得希望渺茫,不敢亲自登门提亲了。

  沈媛媛将小野要来提亲的事告诉了父母,只是没有讲明来提亲的是谁。她一定要已经分居的父母搬到一起来,一定要成丽苹回家来。

  成丽苹倒是有思想准备,沈自然却是蒙在鼓里。

  前来提亲的居然是小野,这让沈自然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在听说小野就是渡边的儿子,更是觉得这是渡边的阴谋。

  成明志来电话,支持沈媛媛的选择,要一直在维护工人利益的沈自然,这此来维护一下女儿的利益。

  沈自然没办法,只得放弃自己的表决权,一个人出来了。

  沈自然在楼下遇上了正在等候消息的渡边,两个人争争吵吵地到了一家酒店喝酒,两个人都喝醉了,但也就这样结成了儿女亲家。

  韩雨莲的病越来越厉害,张师傅催着孙子成亲,也要求张理明赶紧到带韩雨莲医院检查身体,检查结果让张理明和韩雨莲都大吃一惊,病因不清楚,但韩雨莲已经没有了生育能力这是无疑的了。

  这给张家无疑是晴天霹雳。

第18集

    沈自然以谷连生不履行兼并合同将谷连生告上法庭。

  成明志坚决反对打这场官司。

  谷连生得知情况,马上找到成丽苹,拿出一叠材料来。告诉成丽苹,自己已经与美国石油公司有了合作意向,一旦把袁宏兴厂拍卖给美国这家公司,他将全部所得都用来解决红星厂的困难,这是一劳永逸的事情。

  成丽苹看了,十分高兴,马上将这个情况报告给了父亲。并要求父亲为了真正地彻底解决红星厂的困难,尽量为谷连生开绿灯。

  沈自然的官司又搁浅了。

  张军遵照韩雨莲谷连声的指令,也是天使皮革厂的常规,所有工人不能连续工作两年,特殊岗位不能连续工作一年,马上将现有的工人解聘。

  工人离厂之前,组织了身体检查,奇怪的是韩雨莲的身体各项指标都很正常。而且,韩雨莲知道,许多的姐妹身体都出现异常,可是厂里组织的检查个个都很健康,韩雨莲去问张军,不仅没有得到解释,反而被张军羞辱了一顿。

  韩雨莲回到张家,见张师傅十分痛苦的样子,知道又是为了自己不能生育的事情,她悄悄地离开了。

  凌晨,韩雨莲跳楼自杀。

第19集

    韩雨莲跳楼没有摔死,被送进了医院。

  傅小霞来看她,正欲张理明在,张理明与傅小霞吵了起来。张理明认为天使皮革厂的老板就是谷连生,傅小霞一再解释,说天使皮革厂只是挂在谷连生的名下,张军才是真正的老板。张军使用国家明令禁止的化学制剂来加工皮革,谷连生一点儿也不知道。

  韩雨莲跳楼自杀的事件引起沈自然的高度警惕,马上向市委报告,组织调查组进入了天使皮革厂。

  成明志看了成丽苹递交的谷连生与美国石油公司的合作意向书,他对此时将信将疑,找来沈自然,要他暂停与谷连生的官司,但也要密切注意谷连生的动向。其实,此时成明志更担心的是自己的女儿是不是已经陷进了谷连生的泥潭。

  谷连生找张军谈话,先是放dv给他看:

  电视上显示的是美国那一幢漂亮的小别墅,屋前的草地上,轮椅上傅小霞的长发飘逸,白色的裙袂迎风拂动——

  镜头推进,走进卧室——

  张军大吃一惊,站了起来。

  镜头里,卧室床头,高挂着他与傅小玲的照片,正是他小心收藏着的高中时那集体照中间下来的那一块——

  谷连生告诉他,他知道张军的那一份痴情,令他很感动。本来自己也不愿与傅小霞分手,可是傅小霞不能生育,家里一直有意见,自己的情人已经怀 了自己的孩子,不能不和傅小霞分手了。这美国的别墅和美国银行的两千万存款,就是给他倆的结婚礼物。但张军必须把天使皮革厂的事情全担当起来,辽不得判个两年三年,出来后,就是神仙过的日子了。

  张军激动地一口答应了。

  联合调查组发现了问题,带走了张军。

  审讯室里,张军把所有的责任都担了起来。

第20集

    随美国石油公司代表来谈判的还有成丽苹和夏紫仪导师的同学,两人按导师的要求接待这位老人,无意中发现,谷连生与美国石油公司达成的是另外一份合作意向,这份意向中,所有的钱都要进入谷连生在美国银行的账号,实际上,谷连生骗了成丽苹,骗了成明志,骗了红星厂的工人。

  成丽苹怒火中烧,马上找谷连生。

  谷连生说当年给他巨额的律师费,实际上就是给成副书记的好处费,成丽苹要是把他的计划破坏了,他就将成家父女送上法庭。

  这时的成丽苹已经不怕了。

  谷连生开车撞死了成丽苹。

  傅小霞目睹了这一切,看清了谷连生的真实嘴脸,万念俱灰,要跳车自杀。居然能站起来了,可是她只能仰天大哭。

  公安局找到了另外一卷dv,放给张军看,那里面挂的是谷连生和傅小霞的巨幅彩照。张军痛恨之极,将一切和盘托出。

  法庭上,成明志不顾自己的身份,坚决出庭作证,赢得大家的尊重。

  傅小霞推着轮椅上的韩雨莲出庭作证——

  沈自然代表红星厂与美国石油公司签定合作意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