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歌女出身的李袁梅和两个漂亮女儿桃枝、小桃在秦淮河边住,她的愿望是尽早离开这个让人自卑的地方,而对于桃枝和小桃,除了这个愿望还有更美的梦幻和理想。

  南京福顺车行罢工这天,从济南祭父回南京的美琪歌舞团演员桃枝和来南京寻友的青年画家水村因抢一辆黄包车而发生争执,最后二人又同坐一辆车赶往城里。桃枝以纱蒙面,戴着墨镜既风趣又好奇的水村想看她的真实面目,高傲的桃枝把他当作浪荡子戏耍一番后,愤然下车,但是因为躲避车祸,二人皮箱里的东西摔出来混在一处,二人都表示不愿意再看见对方,但在分手时,水村和桃枝终有机会看清彼此的面目,二人都为对方的气质和相貌吸引。

  苏琪本是上海报社的记者,趁采访大资本家方润泽从上海来南京投资兴业之机,到秦淮河边暗查自己的亲生父母。因和方润泽频繁接触,方对她关怀备至,苏琪一度认为他对自己的爱护是父亲对女儿般的呵护,却不知他另有所图。

  小桃在一家茶楼做歌女,但她的理想是像姐姐那样当歌舞团演员,她经常去大学的话剧社练习表演,暗恋她的摄影师太湖看出话剧社导演房珏林对她的欺骗和耍弄,善意提醒时却受到她的喝斥。小桃一心讨好房珏林,最后被他所骗,小春想早日摆脱歌女的身份,开始和富商王守臣打得火热。

  桃枝和小香到郊外游玩遇雨,恰好避雨来到水村寄居的好友秋山的家,二人相见后都露爱意,桃枝担心他瞧不起她演员的身份,随口编了一个名字和职业,哪知水村看演出时认出了桃枝,面对水村的气愤,桃枝勇敢地承认了错误并说出自己的顾虑,二人雨过天睛成了一对欢喜冤家般的爱侣。桃枝想帮水村完成办个人画展的愿望,又担心他把画卖完后办展览时没有了作品,悄悄用自己的钱买他的画,然后再卖出去攒办展览的费用,水村无意间看到她把画高价卖给了政府官员万有光,认为她爱他是假,利用他的画挣钱是真,愤怒中跳到万家拿画。水村被当作小偷时扎伤一个家丁,一直想得到桃枝的万有光听说水村是桃枝的恋人,谎称家丁已死欲将水村治于死地,桃枝在万有光的蒙骗下作证被盗的画确是万有光所有,判了死刑的水村对桃枝恨之如骨,明白真相后的桃枝更是欲哭无泪,二人恩断情绝。

  苏琪喜欢秋山的小说并且得以相识,二人相见恨晚。面对苏琪的温柔,一直解不开前妻死亡之谜的秋山不敢接受,后经水村和桃枝的劝说准备重新寻找幸福,但却遭到前妻妹妹玲子的阻挠。玲子以告知姐姐死因为由让秋山娶她,而她也用自己的方法使秋山和苏琪的爱情倍受磨难,最后竟导致秋山被她苏琪坐的汽车撞飞成为残疾。玲子卖了房产为秋山手术,自知不配和苏琪结婚的秋山万念俱灰答应和玲子成亲,苏琪心中美好的爱情梦幻夭折。

  水村的死期在即,桃枝求万有光撤诉,万有光以结婚相胁,桃枝坚决不从。桃枝又求方润泽的女儿紫烟帮忙,一直喜欢水村的紫烟表示一旦救出水村,让桃枝永远离开水村,为保水村的性命,桃枝在无奈出答应。方润泽出面调停水村的事被万有光拒绝,桃枝在水村行刑前一刻只好满足万有光的要求。二人的婚礼上,得知此事的万太太来兴师问罪,感觉被骗的桃枝心如死灰,水村赶到化解了她的尴尬,但是头也不回地又转身走开,桃枝想到一对本来真心相爱的恋人竟成如此结局,不由潸然泪下难决何去何从。

  苏琪对爱情心灰意冷,方润泽想乘虚而入便大施淫威,认清了他本来面目的苏琪假意答应嫁给他为妻,然后伺机脱身,哪知根本无法脱身的她就在婚礼上竟意外得知他原来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而母亲就是桃枝的母亲李袁梅,苏琪羞愤交加,自绝在红地毯上。和玲子成亲后的秋山得知苏琪已死,每日暗守在方润泽家门口,最后和方润泽同归于尽。

  由于小桃的无知屡次被男人所骗,小桃报复房珏林没想到却被他毁容,小桃承受不住突然而来的打击精神失常,每日披头散发被街上的孩子们追打,最后太湖找到了她,含泪抱着她永远离开了浮华而丑陋的秦淮河。

  水村看到桃枝远走他乡之际托人捎来的办画展的钱,终于明白一直默默奉献的她受着自己的误解,水村决定找到她并请求原谅,而桃枝却狠下心来避而不见。痛苦中的水村喝得大醉,就在他跳上游船离去的时候,桃枝还是不能放弃对他的爱,突然跳上了游船,哪知游船中途起火,桃枝无法叫醒烂醉如泥的水村,她想起自己曾演过的《满江红》里的情节,脱下自己的旗袍让他装作女人被拖上了救生艇,而她却和沉船、烈火一起没入江中……

分集剧情:
第1集

  来南京寻友的青年画家于水村和匆匆赶往星光大剧院演出的桃枝为抢一辆黄包车引起争执,最后又坐同一辆车赶往城里。桃枝自始至终以纱遮面的样子引起水村的好奇,调皮、桃枝却把他当作纨绔子弟奚落一番。车夫有事被人叫走,桃枝只好满头大汗在街上跑,水村找到一辆空车拉着她在街上飞奔,最后险些被一辆汽车撞倒。二人箱子里的东西散落一地,收拾东西时又为一幅画的所属吵翻。桃枝在接她演出的汽车里化妆,看到水村徒步走着便让好友小香将他送上一程,水村上车后悟到桃枝诱逼他破了自己发的誓言,也用激将法让桃枝现出容貌。就在桃枝在剧院里演出时,水村恰巧陪一位朋友到桃枝家喝酒,桃枝回到家认出自己箱子里装错的水村的衣裳不禁连声惊呼,而水村在好友秋山面前看到箱子里装错的桃枝的衣裳,尴尬至极。桃枝不明白水村为何咬定那幅父亲唐一恒的画是他所画,再看到箱子里混装着他的物品更是苦笑不得,她觉得二人以后肯定还能见面,只是水村的做派非常令人不解和生气。

第2集

  对歌女素有成见的新野让水村看一看歌女的真实面目,拉他晚上去茶楼听歌,水村在茶楼里看到为帮小香挣钱的桃枝戴着面具在台上跳舞,桃枝往台下看时认出水村,狼狈、惊慌地离开茶楼,水村对歌女顿生厌恶之心。心事重重的桃枝和小香去郊外玩耍,二人途中遇雨跑到秋山家暂避,正换衣服时水村突然来到房间,二人再次见面都觉得意外和吃惊。桃枝在水村房间换上留在他箱中的衣裳更显妩媚,水村看着她的样子竟有些不好意思,水村讲了跟她争画的原因,原来那幅画是水村的临摹之作。解除了心中疑惑的桃枝很高兴,注意到水村以七旬老翁的名义在画中题字,不禁没有遮拦地对他一番挖苦,水村觉得受辱恼羞成怒,桃枝不急不慌说出自己的道理,水村听出她是善意的提醒又急忙道歉致谢。桃枝知道水村对歌女有厌恶之意,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职业,玩笑般说自己是一位老师,因为水村刚从小香口中得知她叫桃枝,对她说出的另一个名字疑惑不解。

第3集

  水村去看新野为歌舞剧《满江红》特意准备的助兴演奏,无意间看到桃枝在台上演出,感觉被骗的水村听不进新野的解释,对撒谎的桃枝鄙视、忿恨不已。二人在咖啡馆小坐,正巧桃枝和到南京采访的上海报社记者苏琪来此聊天,桃枝在窗外看到水村后悄悄退出。苏琪出来找桃枝时听到水村提及梁秋山的名字,一直喜欢秋山小说的苏琪请水村约他见面。秋山没有兴趣和苏琪见面,水村担心苏琪在咖啡馆苦等,便趁去画店的路上到咖啡馆说明情况。咖啡馆里没有苏琪,原来苏琪久等不见秋山,直接去了他郊外的家里,秋山和苏琪在谈话中惊异彼此对文学的见解几乎相同,二人反倒一见如故。耿直的水村不甘被骗到歌舞团找桃枝责问,走到歌舞团门口看到桃枝漂亮的大幅剧照,不禁停下来还买了一张。桃枝也为欺骗了水村而难过,思前想后之余决定利用送换他的衣裳之机把事情讲清楚。二人在池塘边相遇,水村急忙藏起剧照却将它掉落水中,桃枝看到后心里暗自欢喜。水村不习水性执意跳下去捞剧照险些淹死,最后桃枝情急中跳进水里向水村游去。

第4集

  桃枝终于把怕水村误会才隐瞒姓名和职业的想法说出,水村没想到她快人快语,反倒为自己的鲁莽不好意思。桃枝来到秋山家看到苏琪后很惊喜、秋山也为遇到苏琪这样的知音而兴奋,四人决定大吃一顿以示他们相见与解除误会的快乐。桃枝、苏琪、水村、秋山喝到半酣,水村提议大家说出自己的理想,苏琪要解开一个谜,秋山要忘记和追查一件事,水村要办一个画展,桃枝笑着表示自己原来并没有理想,如果非说不可,现在的理想就是帮水村办这个画展,让全南京城的人都知道他的才华。水村看到桃枝信口而出的话里却隐藏着真诚,不由心里一动。夜里,桃枝和苏琪兴奋得难以入眠,都想找对方倾诉心中的快乐,两个人在路上相遇,彼此发誓好好爱这两个有才华的青年直到永远。

第5集

  李袁梅为离开秦淮河拼命攒钱,桃枝为帮水村办画展去联系茶楼唱歌。水村看出秋山对苏琪的逃避,鼓励他忘记旧事的痛苦,秋山担心玲子承受不了打击,不由陷入左右为难之中。苏琪的关怀使秋山直言讲出自己的顾虑,苏琪非但没有感到意外,反而鼓励他面对现实,苏琪让他把主要精力放到小说创作上面,秋山终于答应写一部书想象两个人的未来,二人会心地执手而笑,玲子在屋外听的心乱如麻。桃枝无意中向玲子说了秋山和苏琪的事,水村担心玲子不能接受现实,对桃枝一番数落,桃枝生气地走开。桃枝为了惩罚水村让苏琪说二人的关系已经结束,水村受到震动去剧院找桃枝,而桃枝在后悔之余也出去找水村,二人阴差阳错没有碰面。

第6集

  桃枝决定去茶楼唱歌挣钱为水村办画展,小桃为阻止桃枝去茶楼唱歌,回家将桃枝和水村的事讲出,李袁梅听后誓死不同意二人来往,桃枝决心已定并和苏琪一道对李袁梅做工作,最后不欢而散,直到苏琪表示愿意陪她去茶楼唱歌,桃枝才露出笑颜。

  秋山对水村的做法不满,责令他去看望桃枝,水村非但不听反而早早睡下。桃枝利用熟人关系四处介绍水村的画,小桃把自己想考话剧团的事告诉家里人,桃枝表示可以利用万有光的关系从中周旋,但也担心还不起人情留下麻烦。房珏林答应帮小桃补表演课,一直喜欢小桃的太湖看出房珏林另有所图,放下生意秘密跟踪。

第7集

  桃枝在唱歌时茶楼里几帮人疯狂起哄,方润泽为保护苏琪受伤。桃枝怕母亲埋怨不敢回家便在苏琪的旅馆里住了一夜,失落和孤独的滋味使她黯然神伤。桃枝演出期间,万有光关切地询问她的情况,姐妹们开玩笑说她是为了爱情不惜牺牲一切,万有光当即拿出二百元钱,桃枝拒绝接受但提出来让他向有钱人推荐水村的画,万有光问这位画家是不是她的男朋友,桃枝只说仅仅是一般的朋友关系,万有光才爽快地一口答应。秋山对水村的做法不满,责令他晚上向桃枝道歉,二人在路上碰到拿着鲜花的苏琪,原来苏琪要去医院看望为了救她受伤的方润泽。秋山不屑于和官僚打交道,水村陪苏琪去病房看望,却被方润泽当成苏琪的男友,方润泽询问水村的情况,水村对答如流。万有光来看望方润泽,看到和秋山热情打招呼的桃枝,却阴差阳错地把秋山当成了桃枝的心上人。

第8集

  中秋之夜,几个年轻人为新野和桃枝的笛箫合奏陶醉,水村兴致来处泼墨画了一幅硕大无朋的墨梅图把气氛推向高潮。中秋之后,苏琪在报社的工作很不顺利,最后自己提出辞职,桃枝分析此事与方润泽有关,但是二人并未猜到他的非分之想。桃枝建议苏琪去秋山家住,秋山怕玲子难过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为了还苏琪欠下的旅馆费,桃枝提前支了薪水,剩下的钱全部悄悄买了水村的画。不明真相的水村得知画被人买走,高兴地对桃枝说根本用不着她的帮助。为了帮水村办画展,桃枝悄悄到装裱店学习裱画,李袁梅知道后大发脾气,告诫桃枝不要走母亲的老路,桃枝最后说服李袁梅,愿意为了水村的事业做出牺牲。

第9集

  秋山被刘明源悄悄抓走,愤怒的苏琪在会议室找到方润泽劈头质问,并不知情的方润泽惊愕之余丢尽了面子。方润泽责令刘明源放出秋山,得知苏琪要辞职,提出让她做自己的秘书,苏琪当即拒绝,方润泽并不生气,耐心让她考虑。秋山被放出来安然无恙,苏琪为了稳住方润泽只得暂时陪他走在灯红酒绿中。桃枝在苏琪被困的事上看出水村的古道热肠,水村也看出她的侠义之心,两人暂时忘了以前的不愉快又和好如初。一向坚强的桃枝突然抽泣起来,她担心二人有一天也会遭受秋山和苏琪那样的磨难,或者因为种种误解离弃而去。水村醒悟了她内心的爱和脆弱不由一番海誓山盟,桃枝激动不已也表示一生永不背叛,为水村守身如玉,水村在激动之中暗下决心,为桃枝改写《满江红》。

第10集

  小桃考话剧团时向桃枝要钱,而水村为了给桃枝买生日礼物也催问画款,桃枝一时为难,去玉器店卖了自己的玉佩。为了感谢万有光的帮忙,桃枝替小桃出面请客,万有光别有用心地约了两个朋友在他的住处和桃枝一起打牌,夜深时候万有光想占有桃枝,特意让两个朋友做阄让桃枝输得不话可说。桃枝知道自己身入虎穴,但凭借机智在抓阄的游戏中战胜了对手,而且还得意地拿着钱脱身。一直喜欢小桃的王守臣想投资话剧并点名让她做主演,小桃不知是计但也凭着机智脱离了王守臣的魔爪。方润泽约苏琪出来解释秋山被抓的事,说她特别像自己的一位故人,苏琪一笑置之。众人见她长时间不归,决定夜探方家,水村和新野悄悄从方家的后院越窗而进。

第11集

  水村逃跑时误撞进方润泽女儿紫烟的房间,水村情急中用左手抵门,右手则用力揽过她的脸贴在自己的胸膛上,说不出话的紫烟险些窒息但很乖巧地让水村躲过一劫,而水村的衣裳上却留下一个鲜红的唇印。紫烟对水村很好奇,每每在街上跟踪,水村很反感施计得以解脱。桃枝生日之际,水村兴冲冲拿着改好的《满江红》来找她,没想到在歌舞团的橱窗里居然看不到她演出的海报,原来主演的位置早被小香代替。不明真相的水村气愤地来到桃枝家,桃枝因为正在偷偷裱画不让水村进门,水村在误解和暴怒中把剧本扔到河里跑开,桃枝从水中捞起剧本才知道,水村对她的感情也是如此真挚,不禁放声大哭。

第12集

  水村突然对苏琪说要离开南京,苏琪执意找桃枝问清楚,伤心的桃枝骑着自行车在街上疯跑,最后撞上一辆汽车。桃枝用纱巾遮着脸上的伤痕去车站拦截,水村难以相信她的解释,桃枝激动之下在人群中表示可以用任何事证明自己的清白,还抬手扯下脸上的纱巾,水村看到伤得几乎面目全非的恋人,愧疚地低下了头。感与混乱世道难以保全一个女子的贞操,桃枝愿当晚和水村结合,水村却让桃枝为所爱的人坚守清白。苏琪和紫烟在街上相识,紫烟逼问父亲和苏琪的关系,方润泽表示对苏琪绝无恶意,秋山等人以为麻烦已经过去,但是放在秋山家门口的一封信又使几个年轻人变得慌乱起来。

第13集

  演出成功的小桃和王守臣等人去酒吧玩耍,太湖看到小桃的醉态想过去劝说,被王守臣的手下一顿乱打赶了出去。小桃大醉后被王守臣带回家里,李袁梅却在家里独自坐到天亮,而太湖更是一夜徘徊在清冷的街上。紫烟又和苏琪不期而遇,紫烟为了保护苏琪,提议和她结为异姓姐妹,苏琪欣然应允。紫烟和苏琪回家的路上正好碰到水村和桃枝,紫烟奇怪地看着桃枝,悄悄对苏琪说愿意和水村在一起,苏琪当即警告她不要伤害朋友。水村和桃枝在芦苇丛中欢乐地嬉戏,二人面对斜阳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并且把初吻奉献给了自己心爱的人。

第14集   苏琪见到从车里下来的紫烟,让她开车去问水村玲子家的地址,紫烟直愣愣看着水村的眼神让桃枝极为不悦,苏琪为找玲子家急急带着紫烟走开。玲子开门看到紫烟身后的苏琪,拒不说出秋山的下落,紫烟进屋去找果然没有秋山的身影,二人失望地走开后秋山回到家,原来他也出去寻找苏琪。秋山让玲子通知苏琪,玲子徘徊在街上不愿意通知,准备回去对秋山撒谎,心里害怕又委屈得啜泣起来。苏琪见不到秋山,被紫烟安排在一家旅馆里暂住,苏琪将一件饰物交给桃枝保管,她将上海养母死前留下的一点线索尽数讲出,桃枝请她放心,一定在两姐妹相见的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第15集

   李袁梅对桃枝的彻夜不归又急又气,勒令她不要再理一事无成的水村,桃枝相信水村肯定会成为大画家,李袁梅全然不听反以死威胁,桃枝又气又笑干脆置之不理。万有光派人向李袁梅提亲,李袁梅得知万有光的身份,不由动了心思。水村决定悄悄为桃枝搭一个舞台,每天沉醉在设计图的设计和修改中,一天,水村到画店送画,画店老板交给他一封信,原来秋山看出玲子的心思,瞒着她想以几位好友一聚为由打问苏琪的消息。醉中的秋山看出玲子心神不宁逼问原由,玲子终于说出那天根本没有通知苏琪,秋山气愤中大喊着要出去找苏琪,哪知刚跑到街上拐角处,被一辆迎面开来的汽车撞飞,跑出来的铃子恰好看到这一幕,把秋山送往医院。

第16集

  苏琪的等待没有任何结果,紫烟劝她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还影响续写小说的创作,苏琪思前想后在玲子家的门上贴了一张字条给秋山,然后回到郊外的秋山家。水村和桃枝得知秋山还无消息,不愿意看到她一天天沉伦下去,让她不要管别的事,尽快完成秋山留下的后半部小说。昏迷不醒的秋山在医院里终于脱离危险期,但因为没有手术费迟迟不能做手术,玲子在自己门前贴了一张卖房产的告示,把苏琪留下的字条撕毁。万有光听说李袁梅一直想离开秦淮河,故意到一个地方让她看一所新房子,李袁梅喜欢得有些不愿意离开,万有光趁机提出娶桃枝为妻,还当即拿出房契作为诱惑。李袁梅迟疑中接下房契,答应万有光说服桃枝。新野看到玲子家门前贴的卖房告示疑惑不解,他找到太湖和水村并根据玲子留下的联系地址悄悄去医院,三人看到憔悴的秋山决定筹措医药费,考虑到秋山的病情会影响苏琪的写作,三人约好保守秘密。桃枝乔装改扮去画店买画,回来的路上在夫子庙前看到张三帮水村吆喝着很便宜的卖画大为不解,但是不敢上前询问原因。

第17集

  李袁梅试探性地让桃枝嫁给万有光,表示桃枝嫁给万有光后可以衣食无忧,桃枝当即拒绝,李袁梅故意难为桃枝,说给家里挣出一套新房子才可嫁给水村。李袁梅又找到水村说要想娶桃枝必须凑齐一千块钱的聘礼,水村看她一脸不屑的样子,冲动中一口答应。桃枝问水村和母亲说了什么,水村隐瞒事实后突然表示要带她远走高飞,桃枝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时觉得很为难。两人来到秋山家,看到苏琪正聚精会神地写作不忍打搅,水村想开始作画,桃枝悄声笑他是不是在急着挣聘礼钱,水村红着脸否认。二人低声拌嘴,桃枝问他想没想过什么时候结婚,水村表示攒够了钱再说。桃枝想早些结婚并把想法告诉苏琪,苏琪表示愿意劝说水村。水村坚持挣到一千块钱后才考虑此事,苏琪让他把将来挣到的钱用于办画展,水村说答应了的事就不会改变,不能让李袁梅瞧不起自己。苏琪无法说服水村,但好意告诫他不要冷了桃枝的心,水村相信桃枝能够理解。苏琪知道两人的脾气都很固执,很为他们的未来担心。

第18集

  苏琪曾经暗中写信给上海的朋友买水村的画,水村内心感激终于说出秋山在医院里正在治疗的实情。苏琪赶到医院见到昏迷不醒的秋山后泣不成声,玲子将她推出病房,突然当着众人跪下来求她放过秋山,苏琪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桃枝和水村急急赶往医院,玲子气恼地让他们以后也不要来打搅,并说秋山醒来后二人就会成亲,一直躲在外面的苏琪听后脸色惨如白纸。 伤心的苏琪将未完成的小说书稿交给水村归还秋山。桃枝不希望看到她还没有争取就缴械投降,水村则让她等秋山醒来以后再做决定。秋山醒来喊着要见苏琪,玲子百般阻挠,当得知苏琪要离开南京,秋山情急中下床却摔在地上,水村、桃枝看着他摔在地上的身体,不由瞪大了惊恐的眼睛,而玲子却突然有了一种胜利的笑容。

第19集

  小桃偷拿了王守臣的戒指,桃枝为了救小桃执意让水村出庭做假证,水村断然拒绝,二人大吵一架后桃枝愤然离开。新野问水村如果事情发生在桃枝身上会怎样,水村不想回答却望着远山出神。苏琪去意已决,收拾东西时将一件结婚礼物交给水村,水村让她亲自放到秋山手里,苏琪表示已经没有勇气再见到他。水村说其实还是不见的好,苏琪听出话里有话,但是任凭怎样追问水村拒不回答。桃枝让她没有牵挂的走,苏琪努力做出平静的样子,转身的时候却已是泪流满面。小桃盗窃案的庭审上,太湖证明出事当晚和她以夫妻名义宿在水村的住处,桃枝也同声作证,因为和小桃的姐妹关系,法庭不认同她的证词,正当庭审关键时候,水村终于站出来证实了前面的证词,法官只好判小桃无罪。桃枝感激地看着水村笑,水村给她的则是一张冷脸。

第20集

  众人送苏琪离开南京,苏琪无意间在站台上的人群里看到秋山的背影,而当人群散去,她看到孤零零的秋山竟然拄着双拐,而那只空荡荡的裤管里少了一条腿。鉴于苏琪和秋山的分手,桃枝再次提出和水村成亲,水村坚持挣够钱之后再办婚事。并不知道他和母亲有一千元聘礼之约的桃枝引起误解,以为自己替小桃做假的事让他瞧不起,水村否认但也不能将真实情况说出,桃枝反以为他变得越来越陌生,不由相拥着水村陷入痛苦之中。桃枝遇到想要一幅画送给方润泽做生日礼物的万有光,而且还出了大价钱。万有光趁桃枝高兴问她是否有意嫁给他,一心想替水村挣钱的桃枝神秘一笑,让他继续努力,欣喜若狂的万有光误解成真。秋山出院后发现玲子把他领到一个陌生又破旧的地方甚感疑惑,经过仔细询问才知道玲子为付医药费已把房产卖掉。秋山愧疚地攥住玲子的手,玲子突然挣脱然后勇敢地把秋山紧紧抱住。

第21集

  桃枝无意间发现母亲藏着的房契,母亲在紧逼之下只得说出答应万有光娶桃枝的事,劝桃枝同水村断绝关系。内心不安的桃枝问水村钱和爱情哪一个更重要,水村的回答无懈可击,但在桃枝听来却异常失望。身体渐渐恢复的秋山每天都去买报,他看到苏琪续写的小说开始有悲剧色彩,不由心里难过异常。玲子再次把成亲的想法说出,秋山表示只要她不嫌受到拖累,自己愿意和她共此一生。玲子终于得到秋山的感情,庆幸与痛苦之际哭得泪雨滂沱。水村和桃枝决定用私奔的方式远离爱情障碍,结果被万有光和李袁梅等人截住。苏匡为高烧中的水村买药,不料路上被王守臣的人跟踪,并且跑到一个死胡同。

第22集 新野救下苏琪后劝她多想快乐的事,苏琪不要让他管自己,催他快去端药给病倒的桃枝和水村,桃枝听到二人说话想去看望苏琪,水村突然在胡话中说已经挣了好多钱,桃枝的心里颓废至极,觉得水村已不是当初那个快乐无忧的人。方润泽的生日排场热闹,严老先生看到紫烟送上的画,当即提出想见这位画家,紫烟当众炫耀水村的才气,小桃看不惯紫烟春风得意的样子,大声对人们说这位画家就是自己未来的姐夫,万有光感觉以前对秋山的报复是个错误,便问这个画家的情况,有口无心的小桃将桃枝和水村的事统统说出。心烦意乱的桃枝拖着病体来到画店,不料店主告诉她已经有人将水村的画买光,不由一时困惑。水村不知自己的画已经很值钱,但好的销路让他和桃枝又开始憧憬以后的生活。

第23集

  水村想去画店亲自看看谁全部买了画,画店的人告诉他今天并没有人来送画,水村正疑惑时突然看到说笑着从一家商店出来的桃枝和拿着画的万有光,不由一时困惑。水村回到家将画好的画让桃枝送走,顺口问上次的画是否给了画店,桃枝随口应着走向屋外,本就不解的水村暗中跟踪,看到她竟然进了万有光新买的房子,水村截住一个小工,那人说正在布置万先生和桃枝的新房,水村一下子愣住。紫烟拿出一个厚厚的纸包让水村回去之后再数,还告诉他好多人争着拿大价钱买画,水村简直不相信,同时错误地认为桃枝一直暗中利用他赚钱,不由对她恨之入骨。紫烟让水村以一个吻还她的人情,水村当即拒绝,但当水村吻她的额头时,她却勇敢地抬头迎上了自己的嘴唇,桃枝看在眼里失望至极,愤怒地走开。还是想揭开谜底的水村去了万有光的新家,跳窗而进后看到喜庆的摆设装饰和桃枝的大幅剧照,不由又是怒火满腔。他意外发现让桃枝送到画店的画放在桌上,不由分说卷起来跳窗而去,正巧进家的万有光看到有人偷画,命人将水村抓住,水村自称是画的作者并在搏斗中自卫将一名手下扎伤,老谋深算的万有光故意称水村将人扎死,将水村带进警察局还封锁了消息。

第24集

  万有光答应严老先生送一幅水村的写意山水,伙同警察编了谎言让牢里的水村作画,愤怒中的水村醉后大叫着要八尺长宣泼墨山水,水村在纸上发泄完心中忿恨将笔扔到地上,然后麻木地看着警察把画拿走。万有光买通法庭不做公开审理而瞒情于世,为了将水村置于死地,他假装不知道水村就是那位画家,同时也不告诉桃枝开庭审理的是水村,只是出于桃枝人身安全的考虑,让桃枝在作证时不见被告,同时说只是一个小小的盗窃案。蒙在鼓里的桃枝不知是计,加之憎恨偷画的人,爽快答应万有光到时候作证。身心俱疲的水村被带到院里来放风,恰巧被来大牢看朋友的张三看到,张三想回去告诉桃枝找人搭救,水村表示和桃枝的关系已经结束,再也不想见到她。

第25集 张三打听到水村被秘密受审,新野、苏琪不顾阻拦硬闯而进,水村看到桃枝没有来,眼里说不清是高兴还是伤心。当警察把水村带下去又看到桃枝站在证人席上,新野、苏琪一时被弄得如入雾中,毫不知情的桃枝证明那几张画确属万有光所有之后走开,水村再次被带进来对拿走那几张画也供认不讳。水村因私闯民宅盗窃和“杀人罪”被判死刑,法官问水村是否上诉,形同心死的水村平静地摇头。新野、苏琪等人看到如此近乎荒诞的场面和结局不由惊愕得愣住,他们醒过神来想找桃枝质问,桃枝早被万有光拉上汽车扬长而去。万有光为了继续蒙蔽桃枝趁机求婚,桃枝不想和他谈这件事。张三利用关系见到了狱中的水村,水村得知桃枝出来作证,认为她从自己身上挣到了钱便要一棍子打死。

第26集

  新野、苏琪担心桃枝出事找到万有光家,桃枝得知水村的实情后如雷轰顶,恳求万有光撤诉,万以结婚为条件要挟桃枝,桃枝誓死不允,决定去找紫烟帮忙。紫烟得知水村将死大叫着亲自去大牢里救人,对桃枝说如果她能救出水村,不许桃枝再和水村在一起,桃枝表示只要水村能活着,答应紫烟的一切要求。方润泽疑惑女儿的冲动,紫烟直言水村是自己的男朋友,桃枝在一旁听得心里疼痛。方润泽亲自到法院调停,法院最后同意把行刑的期限迟缓二日。水村行刑在即,桃枝对水村有愧和苏琪商量去狱中见他一面,苏琪不希望看到她被误解,鼓励她把受万有光阴谋的实情讲出。桃枝打听到水村被押的监狱,水村见到她后扭头又走回大牢,但又觉得心里不平便折身返回。桃枝以为他原谅了自己,当听到他句句冰冷的话语,伤心得居然忘了回答。

第27集 万有光为了施加压力来李家要房契,李袁梅舍不得拿出,万有光假意紧逼,李袁梅苦苦哀求。失意透顶的桃枝回到家见到哭泣的母亲,急忙询问缘故。紫烟在牢里像哄孩子一样让水村不要害怕,还隔着铁栏把自己的手轻轻放在他的手里动情地说手心也是人的心,这样两个人的心就等于贴在了一起,水村已经荒凉的心被她捂热,一行清泪悄然流下。经过一番波折,水村被当庭释放,桃枝和万有光去上海玩耍,而水村看着自己和桃枝到过的每一个地方,仿佛换了另外一个人。拿到摄影大奖的太湖在为水村压惊的酒宴上慷慨陈词,决定把奖金分给朋友们,并且当场说出对小桃的爱慕,众人的目光集中在小桃绯红的脸上。

第28集

  玲子来给新野、苏琪等人送结婚请帖,玲子求苏琪不要参加婚礼,苏琪强装笑脸对玲子致以诚挚祝福,还将提前准备好的礼物放到她的手里。没有退路的桃枝随万有光上街选购结婚之物,万有光顺势以半个月内结婚为条件应验桃枝以前的承诺,桃枝在无奈中只好答应。由于小桃长时间离开话剧团,加之王守臣的圈套,小桃的工作难保,朋友们鼓励太湖勇敢面对现实,不要放弃对小桃的爱,太湖的执着让小桃感动。经历过生死的水村坦言现在的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紫烟决定用实际行动温暖他那颗冰冷的心,而水村则不愿意放弃过去的一句承诺,做出了依然在湖里搭一座舞台的决定。

第29集

  桃枝随万有光玩得不开心,晚上万有光总借故想留下来同宿,桃枝正色的规劝使他有所收敛,他企图将桃枝灌醉得以下手,不料自己却心脏病发作,桃枝急忙把他送往医院,每日在床前细心服侍。水村看到苏琪为小说安排的结局,不由为她的情绪担心。苏琪告诉水村已经把结局看淡,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写到底,秋山也不会再接着写,而且也不会给小说一个大团圆。水村和紫烟决定让秋山和苏琪好好谈谈,二人见面后理智地又再次分手,而当夜半的渡轮笛声响起的时候,两个分别要走的人又一次走到了一起。二人下决心甩开玲子这个阴影,勇敢寻找自己的幸福,当秋山带苏琪向前妻的坟墓告别时,竟意外看到了玲子,玲子的一番话重创了秋山,刚刚燃起来的爱火瞬间熄灭。

第30集

  小桃决定接受太湖的爱情,每天和水村等人一起在山间伐树,小桃的行动引起李袁梅的注意,但是小桃守口如瓶。桃枝在上海独自己一个人散步,脑海中常出现和水村在一起的幸福时光,但是她更清楚水村一直恨着她,而且仇怨会越积越深,她发电报给母亲表示尽快回到南京,重新梳理自己烦乱的感情生活,她走到一家乐器店里心血来潮买了一支竹笛。夜晚,桃枝沉溺于笛声的委婉之中,念起她和水村的感情和怨恨,不觉泪洒衣襟。秋山重新回到玲子身边,每天过着冷漠的日子,苏琪无法接受现实,在绝望中收拾东西离开却在路上昏倒。方润泽把昏倒在路上的苏琪带回家,水村怕出别的意外嘱咐紫烟好好照顾苏琪,紫烟担心水村会因为搭舞台累倒,水村感激地看着她却不知如何回答。

第31集

  水村把苏琪重病的事告诉秋山,秋山在玲子面前装作若无其事,水村指责秋山没有人性,秋山只得强自控制着感情说即将和玲子结婚,水村惊讶之际情知自己无法阻拦,对他和苏琪的一段感情只有一声叹息,两个兄弟久久对视却无言。苏琪在方润泽家养病,方润泽的关心溢于言表,而王守臣也加紧了对小桃的进攻,不但以不能演出相胁,还暗中让话剧团长施加压力。准备嫁给太湖的小桃对王守臣冷眉以对,王守臣情急之下把小桃绑架。正搭建舞台的众人听说小桃失踪,四处寻找没有结果。

第32集

  太湖、水村等人终于查出小桃的下落,众人来到王守臣的赌场解救小桃却扑了空。在方润泽的办公室里,众人找到了王守臣,愤怒的太湖用碎酒瓶制住王守臣,小桃终于得救,回家的路上,太湖却大醉不醒。众人把他抬到小桃家休息,正当水村和紫烟从门口出来时,正巧碰到从上海回来的桃枝和万有光,水村和桃枝淡淡地擦肩而过。玲子开始准备和秋山成亲所需的东西,秋山把写给苏琪的请柬悄悄锁在抽屉里,玲子看出他的心思,装作大度地诚意邀请苏琪参加婚礼,秋山只好拿出请柬,同时将一份火热的情感活生生扼杀。

第33集

  每天行色匆匆的小桃引起了桃枝的注意,桃枝问母亲是否知道水村在做什么,母亲表示好长时间没有水村的消息。桃枝来到画店,老板告诉她水村的画很畅销,让她多带些水村的画来,桃枝一时不置可否。因为王守臣绑架小桃的事,桃枝和万有光在街上吵翻,而当桃枝突然看到迎面走来的水村和紫烟,又故意装做亲密地拉住万有光的胳膊。玲子把结婚请柬交给苏琪,苏琪含泪对她祝福,玲子的一番话让她大受刺激,苏琪在心绪混乱的情况下答应和方润泽结婚,日期和秋山的结婚日期相同。

第34集

  桃枝去商店选结婚礼服,无意间发现替水村卖画攒够的五百元存单,找到新野让他转交水村,新野说水村现在已经成名根本用不着,倒是她有一天被万有光抛弃了还可以聊以度日,桃枝听到这句话想哭,但最终却转过身来给了新野一个麻木的笑容。桃枝问新野是否知道水村在做什么,新野让桃枝去一个地方看了就会明白一切。桃枝看到水村为她搭的舞台深感震惊,瞬间明白了自己和水村的感情里有着许多感动。水村主持秋山和玲子的婚礼之际,苏琪和方润泽的婚礼也正在进行,李袁梅无意间发现苏琪留给桃枝的半块玉佩,一下子愣住。

第35集

  匆匆赶到的李袁梅阻止了苏琪和方润泽的婚礼,原来苏琪是李袁梅和方润泽的亲生女儿。苏琪难以接受残酷的现实,身穿婚纱在街上狂奔,最后被马车撞倒昏迷不醒。小桃跑到秋山的婚礼上说出苏琪的事,众人震惊中纷纷跑向医院,秋山愤怒中指责方润泽的禽兽行径。桃枝再次到水中的舞台时碰到了水村,桃枝真诚地表示愿意和他再度牵手,但是心中对她有着怨毒的水村断然拒绝。桃枝看着昔日的恋人泣不成声,水村却淡淡地让她去看苏琪,因为她虽然醒了却形同废人。李袁梅决定卖了房子为苏琪治病,却不料苏琪已被方润泽接走,太湖和小桃决定结婚,但在悲伤的气氛里,大家已感觉不到欣喜。

第36集

  小桃在街上被王守臣的手下用刀将脸划破,然后拖着她在地上狂奔。毁了容貌的小桃精神失常,跳入秦淮河中幸被张三所救,刘外婆怕李袁梅承受不住打击,悄悄把小桃收留。秋山去方家接苏琪被打手将腿弄断,玲子发现躺在血泊里的秋山惊恐万状,玲子决定带重度残疾的秋山离开南京。桃枝决定像水村实践诺言那样为他办一次画展,她找到紫烟说自己要结婚了,希望紫烟能把画展的事操办起来,紫烟为了水村的事业答应下来。太湖在南京四处寻找小桃,刘姥姥问他为什么找她,太湖表示要娶她为妻,刘外婆平静地用手指了指街角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小桃疯颠中幸福地说自己每天都会在这里等一个叫太湖的摄影师回来接她,太湖听得泪流满面,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第37集

  水村阻拦玲子带秋山离开南京,并且声称为秋山报仇,玲子的一番哭诉让他放弃了自己的想法,从此两兄弟天各一方。新野把水村画展的请柬交给水村,水村难以置信,同时让新野说出画展的主办人,新野答应过桃枝不说出她的名字,水村拒不参加,新野问他是不是愿意参加桃枝的婚礼,水村一时愣住。桃枝的婚礼很奢华,就在万有光兴奋地开始讲话时,他的太太带着几十个手下从上海赶来,万有光惊慌失措不敢应声,桃枝也被意外弄得尴尬至极。一直在暗中的水村突然现身,宣称今天是自己的喜日,还故意笑着搂住桃枝亲吻,万有光被人带走,水村极力控制着情绪,推开桃枝后独自走出婚礼大堂,但也知道了为他办画展的是桃枝,更明白了桃枝一直为他默默做的牺牲。

第38集

  面对桃枝的牺牲,水村想到自己对她的误解和怨恨,突然也像桃枝那样一阵心痛,水村来到梅花竞相绽放的梅园,想到二人曾相约在这里的情景,不由痛悔交加。水村在情绪败坏下喝得酩酊大醉,觉得今生再无脸面见到桃枝,他跳上渡船准备离开这个伤心之地,紧追而来的桃枝决定与他生死相守也跟着跳上渡船。结果世事难料,渡船在中途起火,只有妇女儿童可以上救生艇脱险,危急中桃枝想起《满江红》里的情节,脱下衣裳穿在水村身上,让他被当作女人救走,而自己则随着沉船和烈火没入水底。水村醒来得知桃枝用生命救了自己痛不欲生,突然走到身后的一个小女孩说她受桃枝之托把信物送还,水村看到那件饰物恍然醒悟桃枝没有死,激动地奔向远方,然而身后却传来紫烟的呼喊,水村愣怔地站在原地,一时不知道哪种选择更是自己一直想要的真情……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