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民国初年,军阀混战,名存实亡的末代皇帝溥仪在遗老们的操纵下挑选皇后。在溥仪的轻视和太妃们的明争暗斗中,溥仪迎娶了皇后婉容和妃子文绣。文绣是落泊的旗人后代,温柔老实;婉容接受的是洋式教育,生性爱玩。新派的婉容向往洋式生活,与陈旧的宫廷生活格格不入,但却得到受洋式教育影响的溥仪的喜欢;传统的文绣虽然一心想做好皇妃,却倍受皇上冷落。1924年,直奉战争爆发,冯玉祥逼宫,要挾溥仪退位,派军队将溥仪等人赶出紫禁城。溥仪只好带着一后一妃移居摄政王府。在这里,婉容的小姐脾气乖戾无常,文绣却很能吃苦,并体谅溥仪,溥仪对她们的态度有了一些变化。由于军事政变,溥仪只得向日本人信寻求保护,一行人躲进了天津租界。一心妄图复辟的溥仪与日本人开始秘密来往。此时的文绣不堪继续忍受冷落,在妹妹文珊的策划下,决定与溥仪离婚。刚刚建立的法院受理了皇上的离婚案件,溥仪不甘受法庭审判,可又不得不接受判决。判决后,他又以皇帝的身份下旨废除了文绣的皇妃称号。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日本人加紧了对溥仪阿拉拢和控制。溥仪受日本人的欺骗,逃到长春,建立了满洲国傀儡政权。婉容千辛万苦来到满洲后,发现自己的皇室梦想破灭,与溥仪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她在最寂寞无助的时候与侍卫李忠发生关系,溥仪发现后气急败坏,将婉容打入冷宫,并使出各种手段虐待婉容,婉容最终疯了……趁此机会,日本人欲建立有日氏血统的傀儡政权,强迫溥仪迎娶日本籍人为妾,溥仪极力反对,迎娶旗人谭玉龄为妃。善良的谭玉龄细心呵护溥仪,逐渐深得溥仪的喜爱。然而,她们越来越发现自己不过是日本人的傀儡,准备发展护军,培养亲信。但日本人的防范却很森严,在误以为谭玉龄怀疑后,使出手段,害死了谭玉龄,溥仪面对无奈的现实悲痛万分。日本人很快又为溥仪挑选了一个从小接受日式教育的李玉琴来填补空缺,溥仪被迫接受。李玉琴与宫里的生活格格不入,溥仪也只是视她为摆设。即使这样,他们的生活也很快就结束。日本兵败投降,溥仪在仓惶出逃中扔下婉容和李玉琴,独自到了苏联。在艰苦的辗转途中,婉容死在李玉琴的怀里,李玉琴也成为了一个流亡“皇后”。溥仪在苏联的收容所里战战兢兢地过了一段日子,最终被遣送回国,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在经历过错综复杂的人身变化后,溥仪终于得到特赦回到北京。他在政协同事和上级领导的关心下,娶医生李淑贤为妻。成为了普通人的溥仪与李淑贤,共渡了十年作为一个普通公民的日子。

分集剧情:
第1集

  文绣家里来了很多不平常的人,一个个都显得神神秘秘,特别是那个魏公公,更是把个十三岁的小姑娘问来问去的,量了三围还要唱小调。文绣回答得不慌不忙,很有些传统的大家闺秀的模佯。文绣的父母又是高兴又是紧张,一个远房的舅舅更是兴奋异常,原来是宫里来人要选皇后。

  端康和敬懿两位皇太后、皇太妃都觉得十六岁的皇上溥仪不小了,该大婚了,就各自派了自己的心腹给皇上选妻子。魏留根被敬懿皇太妃差遣,寻到了文绣。永和宫的皇太后端康却派人到了天津,找到了一个叫婉容的姑娘。

   溥仪对迎娶皇后很不在意,作为逊帝,他只能在宫里唱唱戏,与小太监小明子看蚂蚁搬家,他很想留洋,可是皇太后和皇太妃的意思又不能违背,由此他对拿来的两位皇后的候选人的照片很随意地看看,就钩了文绣。消息传出去,文绣家里更热闹了,很认真地教她皇后的礼仪。宫里的反响更不一般,皇太后与皇太妃召开了较量,终于,皇太后赢了,要溥仪改钩了婉容为皇后,把文绣改点了皇妃。

第2集

   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婉容,一脑子的西洋意识,猛然听到自己被选成了皇后,坚决不接受,这与她想象中的英国绅士式的白马王子相去甚远。可是在父亲的威胁和哀求下,她不得不服从,但她提出了要与溥仪进教堂举行西式婚礼的要求。

   溥仪为了了解教堂到底是怎么回事,与小明子偷偷来到教堂,巧遇婉容,两个年轻人倒是很容易沟通,只是相互都不知道对方是谁。溥仪觉得教堂确实很好玩的,回到宫里就要按婉容的要求到教堂举行西式婚礼,这当然遭到大家的反对。

   婉容在报纸上看到溥仪的照片,发现就是在教堂见到的年轻人,感觉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讨厌,就放弃了一定要在教堂举行婚礼的要求。

   大婚这一天,婉蓉突然发现还有一个叫文绣的姑娘同时嫁给溥仪,就坚决不肯进宫了,众多的人反复来规劝,好不容易,婉容退了一步,一定要取消这天与文绣的见面,这些人不得不答应了。大婚在乱哄哄的气氛中如期举行。可是,就在大婚的当晚,溥仪却谁的房间也没进.

第3集

   第二天,文绣来拜见皇后,婉容不愿见她,只是对太监提出很多西方生活的要求:要有浴缸,要有抽水马桶等等。太监根本就不懂,但也只能答应着,催婉容赶快去拜见皇太后和皇太妃。

   皇太后和皇太妃还在为皇后和皇妃的人选争执不休,谁都不让谁。第三天是拜祖宗的日子,这可是很隆重的礼仪,可是,皇后凤冠上的大东珠不见了,太监解释说,那大东珠是有灵性的东西,只怕是自己走了。找来一个芸豆冒充大东珠,逼着婉容去拜祖宗。

   婉容不愿欺骗溥仪,取下了芸豆,溥仪对大东珠的遗失十分震惊,他根本就不相信什么有了灵性自己走了的鬼话,觉察出宫里已经十分混乱,就下决心开始宫里的整治,主要是清理宫里的财产,遣散太监。

   这一来,宫里乱套了,就连婉容的父亲也在莫名其妙中被人暗算,被革去官职。那些即将被遣散的太监更是惶惶不可终日,想尽一切办法来阻止溥仪对皇宫的整治。

第4集

   婉容替父亲求情,不想溥仪不买她的帐,两人争吵起来,结果溥仪把婉容的钢琴也收起来,贴上了封条,婉容病倒了。

   溥仪把婉容的父亲荣源找来,告诉他大东珠的事情是他上了人家的当。要他找两个侦探去把来龙去脉查清楚。文绣突然在宫里看见了已经成为电灯匠的四海,四海是文锈的发小,那种朦朦胧胧的感情,竟然也有些难以忘怀。四海告诉文绣,其实将大东珠卖给荣源的,就是文绣的舅舅。这让文绣大吃一惊,她向溥仪告假,回家去查查清楚。果然,舅舅一点也不隐瞒,说那些太监已经将宫廷里的东西偷得差不多了,这大东珠其实是魏保根魏二偷出来的。回宫后,文绣找来魏大魏留根,好心好意地想办法帮着他兄弟俩把这事情给圆了。并要他帮着皇上把宫里的财产清理好,不要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魏留根对文绣十分感谢。

第5集

   在遣散太监时,溥仪不得把自己的好友小明子骗出了皇宫,小明子实在想不通,半路投了河。溥仪听说这个消息,十分痛苦,可是也没有办法。文绣的安静和贤惠得到了端康皇后的认可,觉得婉容没有皇后的模样,疯疯癫癫的,只有文绣很有皇后风范,要文绣好好关照皇上。就在溥仪热热闹闹地想进行宫廷整顿的时候,冯玉祥的部队把他赶出了皇宫,就在这次变故中,婉容和文绣的情感却加深了,两人似乎有了些相互了解。婉容病倒了,文绣很仔细地照顾着婉容。就在这时,溥仪不见了,全府上下都十分着急,文秀把当时端康皇太后临殡天时交给她的“同道堂”的金印给婉容,说这就是当年咸丰爷给慈禧太后的信物,可是婉容对此没有什么兴趣,还是要文绣好好守着。她担心的是溥仪到底到哪里去了,几天不见人,难道一个人偷偷地留洋去了?对溥仪的不辞而别,婉容很是恼火,文绣只得好好地劝解。

第6集

   溥仪突然派卫士李忠来接皇后和皇妃,原来,溥仪在大臣的帮助下,偷偷地逃到了天津,住在张园,要婉容和文绣赶到天津与他会面。到了天津,照样无所事事,溥仪和婉容闲得无聊,就去看了场电影。没想到大臣们对此十分反感,希望溥仪能立大志,光复大清皇朝。这以后后,婉容和溥仪都被严格监视起来了,连大门也不让出,想看电影也看不成了,只有文绣行动有些自由,她看见溥仪和婉容亲亲热热的样子,心中很不舒服,就上街拼命购物,然后就回来在婉容的面前炫耀。这让婉容的心中也很不平衡了,借机与溥仪闹。溥仪劝说婉容,自己出去,是有朝廷大事要办,是要与许多帮助大清复国的有志之士商讨大事。其实,溥仪不过是在院子里被日本兵软禁着,闷得慌,要出去玩而已。婉容赌气回了娘家。溥仪也不在意,自己去了茶馆听书,在这里,溥仪巧遇了死里逃生的小明子。

第7集

  有小明子这个天津通带着到处玩,溥仪的日子过得愉快了一些,可是,天津好玩的地方不多,这天,小明子也没辙了,不知道往哪里去才好,在溥仪的激将下,小明子把溥仪带到了妓院。在妓院,溥仪竟然遇上了大军阀张作霖,张作霖表面上很逢迎溥仪,说要帮助溥仪复国,溥仪顿时在张作霖身上看见了前途。几天下来,溥仪天天往妓院跑,还把文绣带上,半路让她去买东西,自己就去与张作霖会面。

  张作霖答应得好好的,可是几天后,竟不知去向。文绣偶然之间,发现溥仪进了妓院,不禁又气又急,强行闯进妓院,把溥仪从床上惊了起来,文绣一见果真如此,吵了起来。溥仪连忙解释,小明子也帮着解释,好不容易,文绣才将信将疑,和溥仪一起回去了。溥仪接到消息,张作霖被日本鬼子炸死了。

第8集

   溥仪染上了花柳病,加上张作霖被炸死的消息对他刺激很大,病倒了。他不敢请医生来给他治病,自己开了药方,要侍卫李忠去抓药。婉容听到溥仪病了的消息,就回来了,溥仪见婉容回来,也很高兴。在小酒馆,溥仪听到了慈禧太后的坟被孙传芳用大炮炸开的消息,气疯了,在小酒馆大打出手,回来后,咬牙切齿,在祖宗面前发誓,一定要报仇雪恨。婉容知道了溥仪得了性病的事实,大闹,并把文绣找来大骂,责怪文绣,说是文绣把溥仪带到那脏地方去的。文绣无奈,将实情讲出。溥仪知道后,又严厉训斥文绣,文绣觉得自己被欺骗,被利用,十分伤心。便请假省亲。

   文绣回到老家,才知母亲已死,是四海和左邻右舍帮着料理的后事,文绣深感皇室的无情无义,回来见了溥仪后,要求与妹妹文珊同住一段时间,溥仪答应了。文珊亲眼见姐姐被婉容欺负的情况,十分生气,商议着要带姐姐逃离这地方。

第9集

   要离开溥仪,文绣还是有些犹豫,在文珊一再劝说下,下定决心与溥仪离婚,她给溥仪留下一封信,和文珊一起偷偷地走了。皇妃竟然要与皇上离婚,这可是千古奇闻,溥仪身边的大臣立刻都乱了套,就在溥仪不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又收到了文绣托律师交来的法律文书,提出五个条件,要是溥仪能答应,她也可以不离婚。溥仪觉得这很可笑,坚决不答应。这件事情引来了众多的记者,纷纷围住了溥仪的住处,要求见皇上。婉容却觉得这是一次机会,妻妾同住的日子她实在过不下去了,她要溥仪答应文绣提出的五条,就此离婚,可是溥仪还是不答应。

第10集

  法院送来了传票,要溥仪出庭,溥仪坚决不肯出庭,让林律师替他打这场官司。可是,林律师没有找到溥仪不能出庭的合适理由,被法庭罚款,并延期审理,一定要溥仪出庭。文绣对打赢这场官司还是有信心的,可是在她的内心深处,多少还有一点对溥仪的情感,在等待出庭的日子里,文绣总是郁郁寡欢,在文珊的劝慰下,情绪才稍稍有些好转。就在这个时候,日本鬼子发动了9。18事变,被日本派来与溥仪勾结的军官吉岗十分兴奋地跑来,劝说溥仪,说现在已经到了溥仪复国的关键时刻,不要为一个女人的事情坏了复国大计,溥仪应该赶紧处理与文绣的官司。其实在溥仪的内心深处,也有这对文绣的情感牵连,可他又不愿摘下虚伪的面具,他不得不出庭与文绣打这场官司了。在法庭上,很想保住皇家脸面的溥仪,被法庭审问得狼狈不堪。

第11集

  法院终于判决溥仪与文绣离婚了,溥仪十分沮丧,文绣轻松了,她把“同道堂”的金印交给溥仪,从此与皇室没有任何瓜葛了。在法庭上丢尽了脸面的溥仪回到家里大发其火,可也无济于事了。倒是婉容觉得很高兴,她与文绣一样,得到了轻松。吉岗加紧了对溥仪的要挟,力劝溥仪到东北建立伪满皇朝,一些旧臣也纷纷给溥仪施加压力。对这一些,婉容都不感兴趣。她很恨那些日本人,根本就不愿意见他们,也不愿溥仪跟他们搅在一起。文绣走了以后,婉容开始时觉得溥仪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心情好了许多,可是,这一段时间来,溥仪忙于他的复国大计,很少与她在一起,她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了,心情又阴暗起来。在实在感到寂寞的时候,她只有拉着侍卫李忠聊聊天,解解闷。突然间,溥仪又不见了,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第12集

  见婉容闷闷不乐,她父亲荣源和小明子就让她学着抽上了鸦片,这让李忠大吃一惊,可是已经为时已晚,婉容已经离不开鸦片了。这时传来消息,溥仪已经在满洲,要婉容到满洲去。婉容十分高兴,在李忠和小明子的护送下,来到了满洲。原来,溥仪在日本人的帮助下,逃到满洲,以此为复辟基地。溥仪得知婉容染上了鸦片,十分生气,把小名字和李忠狠狠地骂了一顿。溥仪实在想不通,荣源为什么把自己的女儿往这条绝路上送。这时候的婉容,心情好了起来,也想戒掉鸦片,可是,已经戒不掉了。溥仪原以为日本人是帮他重建大清王朝,可是日本关东军的武藏司令官却告知他,日本人的意思,是要他组建伪满洲国,这让溥仪十分生气,他要当的是皇帝,不是什么执政。可是武藏的表现是毫无商量的余地。

第13集

  万圣节这天,婉容想让一直以来心情烦闷的溥仪高兴高兴,就让人去请戏班子来唱唱戏,被日本人知道了,坚决制止。婉容把李忠找来,要他想想办法,怎么哄得皇上高兴。李忠告诉婉容,他有办法,挑几个士兵,他带着跳一场古代的“兰陵王破阵乐”,皇上一定喜欢。没想到溥仪见了十分生气,甩掉了跳舞的面具,把李忠大骂了一顿,这使得婉容气愤不平,与溥仪大吵了一场,刚刚开始戒的大烟有抽了起来。婉容想来想去,觉得还是文绣聪明,及早抽身,自己现在上不上下不下的,还是不如走了的好,就把李忠叫来,要李忠帮她出逃,李忠一口答应。在郑孝胥等大臣的策划下,溥仪无可奈何地签字作了儿皇帝。日本人看出了婉容的心神不宁,有些担心。建立伪满洲国,没有皇后,或者皇后不乐意,这都是不完整的。更重要的是,日本人知道溥仪正在与英美法等国的人来往,很有可能利用这几个国家的力量,摆脱日本对他的控制,就派了川岛芳子住进了溥仪和婉容的临时府第,监视两人的行动。川岛芳子原本是宫廷常客,也是皇家亲眷,都叫她十四格格,很得慈禧太后的喜欢。自从溥仪成了逊帝,宫廷里的人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位十四格格。当一身男装的川岛芳子来见婉容时,婉容大感意外。

第14集

  英国人想把婉容争取过来,也看出了婉容想走的心思,就与李忠商量,定下了一条协助婉容逃走的方案。川岛芳子觉察出了婉容的反常,向溥仪报告,说婉容与李忠的关系很不正常,可是一心复国的溥仪,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婉容确实和李忠萌生情意,并且已经怀上了李忠的孩子。婉容有了这份情感,情绪十分的好,连大烟也不抽了。为了这份情感,也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婉容和李忠加紧了出逃的步伐。可是他们的一切,没有逃过川岛芳子的眼睛。她利用一切机会提醒溥仪,想让溥仪正视这件事,可是不知溥仪是不想知道还是真不知道,对川岛芳子明白的和含糊的提醒,总是一笑置之。

第15集

  川岛芳子软硬兼施,把婉容的侍女小红制服,拿到了婉容写给李忠的纸条,她把这纸条给溥仪看了。溥仪交代小红不要声张,以后皇后给李忠纸条,都先拿给他看。李忠找来一些麝香,要婉容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他觉得是自己害了皇后,如果皇后不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事情就会败露,皇后就有生命危险。可是婉容坚决不肯,她有着这份爱,有了这份爱的结晶,就是死,她也觉得值得了。

  李忠很受感动,更加坚定了他带婉容逃走的决心。婉容与溥仪的一次谈话,让婉容觉察出溥仪已经知道她和李忠的事情,她急切地要小红去找李忠,商量逃走的事情。可是,李忠已经被溥仪叫走了。溥仪要李忠到日本去留学,马上就走,并要小明子送他去火车站。李忠刚与小明子分手,就被人绑架上了一辆小汽车。婉容等不到李忠,十分着急。川岛芳子来报告溥仪,李忠被日本人绑架了。

第16集

  婉容也得知了李忠被日本人绑架的消息,要亲自去与日本人交涉,溥仪也要日本人放了李忠,可是川岛芳子已经把李忠杀了。婉容请求溥仪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只要孩子生下来,随便给了谁都行。溥仪勉强答应了。就在溥仪登基的礼炮声中,婉容生下了一个女儿,可等她睁开眼睛时,女儿已经不见了,说是被她的舅舅抱走了。婉容松了口气,既然是她舅舅抱走的,以后再去看自己的女儿也很方便。婉容很高兴地给女儿织毛衣,做好准备去看女儿。溥仪不得不告诉她,她的女儿一生下来就死了,是她长期抽鸦片的结果。婉容不相信溥仪的话,认定就是溥仪害死了她的女儿,悲伤过度,神经失常了。日本人觉得又是一次好的机会,连忙想办法,想让溥仪娶一个日本姑娘。并要溥仪的弟弟溥杰从日本回来,给溥仪做工作。

第17集

  溥杰娶的就是日本人,他想以自己的经历来说服溥仪。可是溥仪不认这个帐,坚决不肯娶日本女人。川岛芳子来向溥仪自荐,言语中间十分明确地表示愿意陪伴溥仪,溥仪觉得她是民族的败类,根本就看不起她,不冷不热地把她赶走了。可是日本人觉得这个控制溥仪的机会不能错过,得赶快给溥仪找一个日本姑娘。溥仪也让人给他找个中国姑娘,断了日本人的念头。二嫫和小明子到了北京,找到一个女学生叫谭玉龄的,聪明灵秀,也是满族,就把谭玉龄带到了长春。可是,一到长春,日本人就把谭玉龄扣押了。这让溥仪十分恼火,马上与吉岗交涉。吉岗知道溥仪没有生育能力,一定要溥仪娶一个日本姑娘,实际上就是把溥仪逼到与他们为敌的绝路上,现在溥杰已经娶了日本姑娘为妻,他们的孩子就是将来的满洲国的皇上,日本其实已经控制了满洲国的皇位继承人,就劝说武藏放了谭玉龄。武藏答应了。

第18集

  天真活泼的谭玉龄深得溥仪的喜欢,把她封为祥贵人。并给她买来留声机、钢琴等玩耍的东西。可是,谭玉龄只在用膳的时候才能看见溥仪,不知道皇上到底喜不喜欢她,心理很不踏实。溥仪无法制止溥杰的婚事,在溥杰和日本姑娘成亲后,溥仪给她送去一套满族的服装,希望她忘记自己是日本人,只记住已经是大清皇室的眷属。溥杰和夫人也知道溥仪的用意,故意经常将满族服装穿给大家看。溥仪处处受到日本关东军的制约,什么事情也干不成,心情很不好,就与谭玉玲有了交流的时间,与谭玉龄在一起,他觉得轻松。

第19集

  天真活泼的谭玉龄深得溥仪的喜欢,把她封为祥贵人。并给她买来留声机、钢琴等玩耍的东西。可是,谭玉龄只在用膳的时候才能看见溥仪,不知道皇上到底喜不喜欢她,心理很不踏实。溥仪无法制止溥杰的婚事,在溥杰和日本姑娘成亲后,溥仪给她送去一套满族的服装,希望她忘记自己是日本人,只记住已经是大清皇室的眷属。溥杰和夫人也知道溥仪的用意,故意经常将满族服装穿给大家看。溥仪处处受到日本关东军的制约,什么事情也干不成,心情很不好,就与谭玉玲有了交流的时间,与谭玉龄在一起,他觉得轻松。

第20集

  溥杰的妻子已经怀孕两个多月,这让日本人寄于很大的希望,小明子等人也知道日本人的心思,就商量着要让谭玉龄假装怀孕,在北京找一个月份差不多的孩子抱过来养着,估计日本人也没有办法。他们把这件事情报告溥仪,溥仪考虑再三,觉得也可以试试。谭玉龄怀孕的消息传到日本人耳里,日本人觉得奇怪,马上派医生来给谭玉龄检查身体,遭到溥仪的拒绝。溥杰和夫人也觉得奇怪,来看望谭玉龄,谭玉龄与他们周旋,大谈自己对未来儿子的希望,对自己快有孩子的喜悦,溥杰和夫人对谭玉龄身怀有孕深信不疑。日本人坚持要检查谭玉龄,二嫫等人弄来孕妇的尿样,让日本人去检查,结果果然查出来谭玉玲真的怀孕了,日本人决心采取行动了。一场灾难等待着谭玉龄。

第21集

  在这一场类似游戏的政治斗争中,溥仪与谭玉龄加深了感情,两人更亲近了。溥仪觉得自己真正地找到了情感的寄托。溥杰的夫人生下一个女儿,这让日本人失望,也让溥仪觉得松了口气。日本人来给谭玉龄看病,溥仪坚决不让。关东军司令五藏十分恼怒,借口要溥仪来给出征的日本兵送行,强逼溥仪离开帝宫,离开谭育龄。就在溥仪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吉岗强迫军医害死了谭玉龄。谭玉龄一死,溥仪万念俱灰,只想把自己的皇位让给溥杰,可是溥杰知道这儿皇帝不是滋味,坚决不受,并离开了伪满洲国。弟弟的离开,更加深了溥仪的伤感,他觉得自己已经精疲力竭,既不想复国,也不想与日本人周旋了。

第22集

  日本人对溥仪越来越不满了,武藏甚至想杀了他了事,可是日本天皇认为溥仪尽管是一条狗,却是一条用得着的狗,为了养好这条狗,一方面,日本人恐吓溥仪,不好好合作,张作霖的下场就是他溥仪的下场。另一方面,日本人决定在为溥仪选秀。他们知道,再提给他找日本姑娘,溥仪绝对不会答应,会把事情弄僵,就要部下给溥仪在伪满洲国境内找一个文化不高而又亲日的姑娘。对再娶妻子,溥仪比以前更没有兴趣了,这一次溥仪没有强硬的反对,而是采取一种冷淡的态度,听之任之。大家给他找来五十一位候选人,可溥仪一定要五十四位,大家不知他的意思,只好再给他选来三位,一共五十四位姑娘,要溥仪自己来选。溥仪按五十四张扑克牌的的排列抽出了一张牌,那是梅花十,梅花十是一个东北姑娘,叫李玉琴。就这样,李玉琴成了溥仪的第四位妻子。

第23集

  李玉琴是一个山野姑娘,自由惯了,没规没距,没遮没拦,满口的乡俚小调。宫女们教她的规矩也教不会,很是着急。倒是溥仪能够谅解,美国的飞机已经轰炸了日本本土,伪满洲国成天拉警报,溥仪说,乡俚小调总比飞机大炮好听,唱就唱吧。宫女们看已经得到溥仪的认同,没有了改造不好李玉琴的压力了,乐得和李玉亲一起开开心心地玩。溥仪想要日本人给帝宫装几门大炮护卫,可日本人给他送来的是“天照大神”,并且要溥仪亲自把这大神接进帝宫,溥仪十分恼怒,装病不出,看着送“天照大神”的日本将军坚决的样子,大家只好让李玉琴代替皇上来接这“天照大神”。刚刚把“天照大神”供好,武藏本来是客气几句,没想到李玉琴马上提出了防卫大炮的事情,武藏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不多久,大炮就运到了帝宫。这使得溥仪很是高兴,立即册封李玉琴为福贵人。溥仪趁着高兴劲儿,问李玉琴会做什么好吃的,李玉琴回答会作野菜团子,溥仪马上就让李玉琴做那野菜团子。从此,大家都叫李玉琴为野菜娘娘。

第24集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所有的日本人怆惶逃窜,溥仪和伪满洲国的人员也连夜逃走,留下李玉琴照顾疯了的婉容第二天走。李玉琴很忠实地照顾着婉容,寄希望溥仪会很快地来接她们。可是,一帮土匪劫住了她们,知道她们是皇后一行,土匪头子十分高兴,觉得自己真有得天下的可能,上天已经把皇后都送来了。当晚,土匪头子就准备霸占婉容,婉容要求的是先给几个大烟泡,等土匪把烟泡送来的时候,婉容却已经死了。

  就在这时,八路军打了过来,俘虏了李玉琴等人。与此同时,在东北的另一处,溥仪也被八路军俘虏了。世事沧桑,好几年过去了,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为了让这些战犯有一个服从改造的心情,人民政府决定让一些战犯的家属来探监,有人问溥仪,你当皇上的不是有三宫六院吗?谁来探你的监呢?

第25集

  李玉琴成了街道的积极分子,组织上要她去看望在监狱服刑的溥仪,做作溥仪的思想工作,好好改造。李玉琴对溥仪还活着十分吃惊,但她不想再与溥仪见面了。组织上作了她的工作,她来到了抚顺看望溥仪。两人见面本来好好的,李玉琴也觉得有了盼头,可是,当李玉琴知道溥仪根本就没有男人的功能的时候,又绝望了,提出了与溥仪离婚。看守所的人员觉得很意外,给双方来做工作,结果双方离婚的要求都很强烈,看守所的人员也觉得无能为力了。溥仪与李玉琴离婚了,他感到了一身的轻松。溥仪在监狱的认真改造,得到了人民政府的承认,第一批特赦人员里,就有溥仪,溥仪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北京。

第26集

  溥仪回到北京后,政府安排他到植物园工作,他觉得很舒服。政府为了使他能安度晚年,劝他再找个老伴。一句话,勾起了溥仪对文绣的思念。文绣与溥仪离婚以后,生活的并不好,嫁了人也没个好结果,等到溥仪找去看时,也只看到了文绣的一塚坟墓。溥仪调到了政协,成了正式的国家干部,政协还给他分了房子,溥仪十分高兴,热衷于参加政协举办的活动。大家给溥仪介绍了好几个对象,有文工团的演员,也有政府的职员,可是都没有谈成。这一天的舞会上,大家精心安排了溥仪与一位从事事务工作的女士见面,那女士叫李淑贤。两人见面后,互相感觉都好,溥仪还给李淑贤留了张纸条,说是他的电话号码,可是李淑贤回去一看,上面写的是:我要重新做人。是溥仪拿错了。李淑贤不禁笑了起来。

第27集

  政协安排体检,正好是李淑贤所在的医院,李淑贤和溥仪又见面了。李淑贤知道了这个自称老王的人,竟然就是末代皇帝,即有些高兴,也有些紧张。但他对溥仪的学问和为人很有好感。政协领导派人到医院了解李淑贤的情况,尽管李淑贤的前夫是被人民政府镇压了的坏人,可是李淑贤已经与他离婚多年,他所做的一切,都与李淑贤没有什么关系,溥仪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能有个懂医务的人照顾着,是件好事,就很想促成李淑贤和溥仪的婚事,给他们见面创造条件。李淑贤周围的人见他找了个旧时的皇上,说什么的都有,倒是李淑贤很有主见,处处维护着溥仪的人格尊严,维护着两人的友谊。两人的关系慢慢地巩固和发展起来。

第28集

  佟菇娘觉得自己是嫁给溥仪的最佳人选,而李淑贤是雀占风巢,找到李淑贤家里,吵吵闹闹地,要李淑贤知趣退出。这时候的李淑贤,已经下定决心嫁给溥仪了,对佟姑娘的吵吵闹闹予以了坚决的回击。李淑贤病了,溥仪请医生,熬汤药,细心地照料着李淑贤。双方组织经过调查,觉得两人感情已经成熟,应该结婚了。分别找两人商量,两人都同意,两人商量好,在五一劳动节的前一天晚上结婚。溥仪说,要是在五一节结婚,耽误了人家节日休息,其实他的心里还有别一样想法,因为晚上结婚是旗人的规矩,这一点规矩,他得遵守。两人上街购置结婚的东西,溥仪告诉李淑贤,要是早些年,她要什么可以给她什么,可是现在,他只有一颗爱她的心了。

第29集

  两人结婚后,李淑贤发现了溥仪没有性功能,很伤心。也有了离婚的念头,周围的一些朋友也劝她离婚,说是长痛不如短痛。溥仪向李淑贤认错,自己不该瞒了她,但确实也是爱她才瞒了她。也有些人来做李淑贤的工作不要离婚,抱养一个孩子也是可以的。另一些人也劝溥仪不要勉强,李淑贤一定要离婚就离了算了,不是还有一个佟姑娘死死在等着吗?那姑娘不会嫌弃溥仪,会跟溥仪安安静静地过日子。就在这时,李淑贤病了,摘除了子宫,也不能生孩子了,经过再三考虑,她也就断了离婚的念头。文化革命刚刚开始,溥仪就查出了癌症,住进了医院。这一天,李玉琴突然来北京找溥仪.

第30集

  李玉琴由于是伪满皇妃,在文化革命中受到冲击,她觉得自己很冤枉,就跑到北京来找溥仪,一定要取个证明回去。溥仪在病床上接见了李玉琴,李玉琴要他证明自己是被逼近的皇宫,也没有要溥仪一分钱,而且还受尽了的苦。可是溥仪觉得自己不能写这样的证明。李玉琴拿不到证明就不回长春,天天在溥仪周围大吵大闹。就在长春的造反派要把溥仪揪回长春批斗时,周恩来总理保护了溥仪,说,我们把末代皇帝改造了,这也是世界的一大奇迹嘛。溥仪十分感谢总理的关照,也觉得总理这句话说得实在太好了。总理保护了自己,谁来保护李玉琴他们呢?溥仪不顾别人的反对,给李玉琴写了证明。这时候的溥仪,已经感到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公民了,尽管这公民实在有些非常,非常公民也是公民。

  是公民就过着与其他公民一样平平常常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