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金手指》是著名编剧周振天的力作,被誉为中国的《基督山伯爵》。它以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国一段最错综复杂、风云突变的历史为背景,讲述了以实业救国为己任的进步青年唐青山曲折离奇的悲惨命运,和他与两个女人乱世相逢的凄婉爱情。

分集剧情:
第1集

  清末,慈禧太后独霸朝野,社稷危急,民不聊生。各国列强横行中国。热血青年唐青山,梦想以实业救国,在天津卫开办的木材场生意兴隆。引起了日本佐腾洋行的嫉恨,佐腾派包达钦对唐父威逼利诱,企图收购青山木材场,遭唐父严词拒绝。唐青山和施佩珍的婚事已经登报,天津卫传得沸沸扬扬。

  一直暗恋着施佩珍的同窗好友费永嘉醋意大发。当晚他喝得大醉,在赌场遇到心怀叵测的包达钦,包达钦引诱他诬陷唐青山是乱党。费永嘉为夺同窗之爱,横下心来,决定出卖好友唐青山。他们的阴谋被包达钦包养的妓女云娘无意中听到。云娘来找同乡鲁定山,想告诉他提防包达钦、费永嘉陷害唐青山,不料却被鲁定山赶走。唐家新婚大喜之日,突然闯进一队官兵,将唐家父子抓走。唐青山嘱托好友费永嘉照顾新娘施佩珍

第2集

  唐青山被捕投入大狱,包达钦立即向其日本主子佐腾邀功请赏,佐腾眼见青山木材场就要到手,对包达钦大加赞赏,并委以重任。鲁定山找到云娘,问她是不是知道一些内幕消息,云娘被包达钦以弟弟的性命相威胁,只好否认。石松涛等人上下打点,费永嘉也在施佩珍面前表白,他一定会尽心尽力营救唐青山。在石松涛和天津卫商会的努力下,王维宗放了唐天平。包达钦和费永嘉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出钱在报上刊登了唐青山是乱党的消息。王维宗大怒,将他们二人找来,旁敲侧击,冷言冷语,大大地敲诈了一笔。鲁定山等人认定幕后黑手是包达钦,施佩珍病体未愈,就亲自来找云娘,希望她说出真相。云娘正待说出真相,突然看到弟弟,想起包达钦的威胁,只好咬断了自己的舌头,保持缄默。紫禁城里的慈禧太后也看到了天津乱党的消息,召见王维宗。同情新党的毅亲王深夜来访,威吓王维宗,要他庇护唐青山。王维宗被西太后召见后回到天津,对唐青山施以重刑,下入大牢。

  鲁定山劝说唐青山越狱,唐青山不肯,他还抱有幻想,希望堂堂正正做人、迎娶施佩珍。包达钦拜访王维宗,想得到青山木材场,王维宗打定主意狠狠敲诈包、费二人。就在这时,京里传来消息,毅亲王爷因支持变法被下入盘山大狱。

第3集

    王爷大摇大摆来看唐青山,发现他为个女人闹得不可开交,十分蔑视,命令赵贵把唐青山扔到下面去,赵贵无意中叫出唐青山的名字,王爷才知道他就是所谓的乱党。王爷慷慨激昂,历数自己一生中掉过的几次英雄泪,开导唐青山留点眼泪为国为民。

  唐天平病重,施佩珍没日没夜地照顾他。费永嘉用尽心机,讨好施佩珍和她的姨母,施佩珍表示她只能与唐青山生死与共。费永嘉妒恨交织,找到包达钦想办法,包达钦劝他索性灭了唐青山算了,费永嘉已失去理智,居然同意了,包达钦趁机敲诈他卖了祖上的地,给日本洋行建仓库。王爷在狱中跟唐青山交了朋友,两人还谈起了国家大事,王爷主张实行新政,唐青山坚持实业救国。包达钦拿了费永嘉的银子,找到王财,要他暗算唐青山,王财心黑手辣,就答应了,回来拉赵贵一起干。赵贵敢偷吃宫里送给王爷的东西,可不敢杀人,无奈经不起王财的诱惑。王爷和唐青山狱中下棋,聊做消遣,王财赵贵都发现这两人居然十分相像。

  唐天平病入膏肓,回天乏术。他精神亢奋,不停地回忆唐青山幼年时的种种趣事,感慨唐门有后。鲁定山、施佩珍为唐天平送终,鲁定山发誓要救出唐青山,安慰唐天平在天之灵

第4集

    王爷细听唐青山入狱经过,帮他理清头绪,指出费永嘉的可疑,唐青山不肯怀疑朋友,跟王爷大吵了起来,居然不留一点面子,回骂王爷。王财赵贵乐不可支,终于出了一口闷气。王财在红烧肉里下毒,想害死唐青山,没想到王爷闻见味道,非要尝尝,尝了又骂是柴火,教王财炖肉,王财害人不成,厨艺倒有长进。

  鲁定山劫狱失败,身受重伤,施佩珍前来探望,石松涛等人秘密安排鲁定山逃亡。王维宗被委派为钦差,到盘山大牢“慰问”王爷,实际上是替慈禧向王爷要钱,王爷痛斥王维宗,并表示:如果是为国为民,这笔钱一个子都不会少,如果为老太婆修园子,那就一个子也别想拿到。王财告诉赵贵,这次是上头要唐青山的命,赵贵顾虑王爷,二人最后商议定:假装害死唐青山,从他身上取个信物糊弄上头,两边都不得罪。

第5集

  王财和赵贵准备酒席,假意宴请王爷和唐青山,将二人灌醉,想拿了唐青山的戒指去邀功,没想到戒指就像长在了手指头上一样,无奈连手指头一块剁了下下来。王爷逼问他们,他们只得说出真相。城里,费永嘉邀请同学们为施佩珍开心,宴席上大家回忆施佩珍女伴男装上学的往事,为唐青山鸣不平,费永嘉心里不是滋味。包达钦把手指和戒指给了费永嘉,费永嘉向施佩珍报告噩耗,施佩珍痛不欲生。费永嘉寸步不离,守护施佩珍,施佩珍渐渐被感动。唐青山已经是个“死人”了,他心意消沉,王爷讲了自己当年勇救皇帝、也丢了一个手指头的故事,还开玩笑的让唐青山穿上自己的衣服,培养他当“王爷”。包达钦志得意满,命令手下搞恶意竞争,打垮青山木材场。他跟王维宗也勾结得越来越密切了。

第6集

  又是中秋了,王财赵贵又备了酒席,想讨好王爷和唐青山,没想到马屁拍到了马脚上:包小吃的报纸上居然登着施佩珍和费永嘉的结婚启示,唐青山如受雷击。王爷教唐青山学工夫、学本领,唐青山一心一意地学习,居然进步神速。宫里又派来了钦差大臣,给王爷报丧:太后死了。王爷还没高兴完,钦差大臣二次报丧:皇上也死了。

  王维宗是谁当皇上就给谁磕头,甘当看家狗,世事风云变幻,倒没影响到他,还利用除掉唐青山一事,胁迫包达钦帮他转移钱财。包达钦发达了,收养了左腾的私生女许爵美。钦差大臣第三次给王爷报丧:这一次是大清国没了。王爷成了亡国奴,一蹶不振。城里流行剪辫子,包达钦剪得痛快,费永嘉倒还有点恋恋不舍

第7集

  大清亡国,唐青山试图开导王爷,王爷却已看破世事,他告诉唐青山自己决不会做亡国奴苟活于世。他虎落平阳被犬欺,王财见风使舵,居然敢对王爷吆三喝四。鲁定山结束逃亡生涯,回到天津,倍感伤情。袁世凯派人邀请王爷共商国事,王财又现出了一副奴才嘴脸。王爷告诉唐青山,他之所以还活着,是想用自己这条必死的命替青山找一条生路,现在机会来了。他将金手指、自己的身份和后事都交代给了唐青山,要求他将那笔人人都欲得之而后快的财宝用于正路,自己就不再多受这几十年的活罪了。王爷殉国而死,唐青山变成了王爷,在去袁世凯府上共商国事的途中脱身而去。几年后,唐青山以王爷的身份,带着助手林海、孟亭亭重回天津,没想到一下船就遇到了已是利顺德大酒店跑堂的赵贵,险些暴露身份。

第8集

  赵贵巴结王爷,一心一意想得点好处,还到处跟人吹嘘。天津卫的记者很快登门采访,王爷叮嘱孟亭亭跟林海,叫他们小心,一定不要露出破绽。王爷命林海注册木材建筑公司,跟包达钦对着干;又派孟亭亭调查包达钦和王维宗的情况。包达钦见到报纸上刊登的王爷照片,心里打鼓,找到费永嘉商议,费永嘉也有点慌了手脚。王爷故地重游,买下青山木材场旧址,公司开张,还用原来的名字,意在打草惊蛇,看看包达钦的反应。包达钦和费永嘉找到王维宗,王维宗也觉得干系重大,于是派王财前往利顺德大酒店调查王爷的底细。王财跟赵贵见面,偷看到王爷也缺了一个手指头,这个消息传到包达钦等人耳中,顿觉大事不妙。包达钦用日本造的新式军火贿赂王维宗,王维宗同意帮他们的忙。王爷却不想一下子就杀掉他们,他要让他们身败名裂。

第9集

  王财带着英国巡警以冒名顶替的罪名将王爷带到警局,王爷针锋相对,神情坦然。王财等人逼着王爷摘下手套,露出金手指。王爷讲述金手指的来历,英国巡警听得入迷。记者们等着采访,赵贵坚决认为王爷就是王爷,王财无奈,只得也承认了,王维宗痛骂王财,王爷取保候审。从宫里查询档案的结果证实王爷果然有御赐的金手指,包达钦等人松了一口气。因为张勋复辟,王维宗痛骂包达钦二人,认为他们这个时候得罪皇室是自找麻烦。王爷设宴,王维宗、包达钦、费永嘉都接到了请柬。费永嘉和施佩珍的女儿费青青对王爷很感好奇,也要参加宴会,被费永嘉拦住了。赴宴的人差不多都戴了假辫子,王爷则以本来面目示人,嘲讽他们见风使舵。

第10集

  宴会上,林海暗中会见广州来的客人,被孟亭亭注意到了。王爷跟费永嘉重逢,他不知道当年害人也有费永嘉的份,还诚挚地感谢他当年为了“牢友”唐青山的事情奔走、照顾施佩珍,费永嘉虚情假意地应承。王爷对王维宗和包达钦冷嘲暗讽,还特意介绍林海和孟亭亭“认识”,让他们牢牢记住这两个仇人。费青青继承了母亲当年的淘气和俏皮,居然女伴男装参加宴会,还跟王爷搭讪,王爷觉得他很是面熟,跟他一见如故。费青青被父亲发现,王爷才知道青青就是施佩珍的女儿,咀嚼着“青青”这个名字,心中无限感慨。青青回到家里,跟母亲盛赞王爷的风采气度、金手指的传奇故事,还批评爸爸戴假辫子十分难看。施佩珍听说王爷居然不戴辫子,也觉得这位王爷特立独行,与众不同。王爷拜祭父亲的坟,与鲁定山重逢,王爷这才知道,在施佩珍等人的心目中,他已死去多年了。

第11集

  王爷从鲁定山口中得知,石松涛十分潦倒,连最后一条船松涛号也即将被拍卖,于是派遣孟亭亭以高价购得松涛号,包达钦购船的企图受挫。石松涛的小儿子石正远陪爸爸交接船只,他对王爷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王爷要求石松涛再驾驶一次松涛号,石松涛雄风不减当年,石正远也十分有志气,王爷十分欣慰,并邀请石家父子再度下南洋...

第12集

  包达钦调查云娘的底细,心里的疑云越来越重。青山木材场轰轰烈烈地正式开张,王爷公开表示取名“青山”是为了纪念自己的朋友,包达钦和费永嘉都来参加典礼,听到这话,自然不是滋味。包达钦训斥儿子包杰,要他一块想办法对付王爷,包杰献计:派许爵美到青山木材厂卧底。王爷带着孟亭亭重游娘娘宫,巧遇施佩珍,王爷无法与她相见,生恐自己见到她会丧失勇气、讲出真情。包达钦积极活动,王爷派林海调查,发现他居然贩卖白粉。费青青发现费永嘉跟紫茉莉鬼混,父亲的形象一落千丈,她独自跑去喝酒,被王爷和孟亭亭发现,将她送回家,王爷终于跟施佩珍重逢了,他感慨万分。施佩珍没有认出他就是唐青山。鲁定山决心找到云娘问明真相。

第13集

  鲁定山向云娘忏悔,云娘不能说话,但内心却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王爷带孟亭亭等人看戏,发现费永嘉泡戏子,不禁为施佩珍不平。辫子军到剧院捣乱,王爷用自己的身份赶走了他们。费永嘉利用紫茉莉调查云娘。包达钦安排许爵美进了王爷的公司。王爷低价出售木材,从包达钦手中夺走了不少客户,包括费永嘉。包达钦意图收购王爷的木材,囤积居奇,王爷识破了他的居心,发电报给英国船长,急运了一船木材备用。包达钦被银行逼债,不得已发售左腾的白粉,却中了王爷的圈套,这批白粉里也有王维宗的份,包达钦警告王维宗,王爷来者不善,王维宗徇私舞弊释放了包达钦。包达钦安排日本黑龙会的桥本一郎杀云娘灭口,多亏王爷和鲁定山营救,云娘通过图画告诉王爷:当初害他的人是包达钦和费永嘉。

第14集

  王爷如雷轰顶:当年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费永嘉出卖了自己!他悲愤莫名。费青青来看望他,王爷面对情人和仇人之女,十分感慨,费青青却不明所以。包达钦和费永嘉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借来辫子军包围王爷的木材场,王爷与之巧妙周旋,问辫子军要圣旨,将其稳住,还大讲当年得到金手指的传奇经历,暗中却派鲁定山去搬救兵。费青青和母亲劝费永嘉去帮王爷解围,费永嘉阳奉阴违,在包达钦的威逼利诱下,又忍痛出血,拿出巨款诱惑辫子军除掉王爷。狡猾的王维宗两头都不得罪,当墙头草左右观望。辫子军经不住包达钦和费永嘉的金钱诱惑,终于动手捉拿王爷,千钧一发之际,鲁定山带领弟兄们赶到,双方展开混战。辫子军悍然下令开枪。

第15集

  双方正在混战中,外面传来消息:张勋已经垮台了。王维宗适时赶到,假意为王爷解围,双方心照不宣。包达钦气得晕倒,左腾训斥包达钦,并找来黑龙会的桥本一郎,意图对王爷不利。王爷在英租界举办各式住宅楼的展销会,费永嘉不知道王爷对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心知肚明,还赶来祝贺,王爷对他话里藏刀,怒加针砭。孟亭亭跟林海赞美王爷的匠心巧运,并表示如果王爷找回过去,她会选择退出。施佩珍与费青青也来参观,惊讶的发现有一栋样品房的设计居然与自己的房间一模一样!王爷说,这是因为他跟唐青山坐大牢的时候,早已经对他爱人的一切稔熟于心,设计这间房子,是为了安慰唐青山在天之灵。施佩珍向王爷表示:如果青山不死,她对唐青山的感情会一如既往。并表示她觉得唐青山还在他们中间。正在这时,桥本一郎带领黑龙会的人前来放火破坏,危急关头,王爷真情流露,嘱托孟亭亭:一定要救佩珍。

第16集

  孟亭亭从大火中救了施佩珍,王爷抱着费青青从二楼跃下,众人得救,只有青青受了伤。费永嘉感谢王爷,王爷暗示包达钦是这次火灾的幕后黑手。费永嘉大怒,找到包达钦,二人翻脸,大吵了一场。许爵美见包达钦手段毒辣,很是震惊,包达钦则原形毕露,与王爷誓不两立。石正远和包杰先后来看青青,费永嘉嫌石家败落,不许青青和石正远关系太密切,费青青则毫不客气地赶走了包杰。孟亭亭见王爷对施佩珍不能忘情,内心痛苦,执意要回南洋,林海苦留不住。王爷和孟亭亭都收到了费家的请柬,邀请他们去费家作客,王爷巧妙的激孟亭亭与自己同乘一车,假说自己赴宴,顺便送孟亭亭回南洋。路上,王爷表露心意:早晚会跟孟亭亭结合。

  孟亭亭又惊又喜,跟王爷一道去费家赴宴。施佩珍多年来第一次下厨,做锅巴菜,费永嘉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拿出了唐青山当年送给费永嘉的礼物——紫檀佛像,意在试探。王爷提及当年事,几人各怀心事,酸甜苦辣种种滋味一起涌上心头。

第17集

  王爷在费家的筵席上说到唐青山死不瞑目,费永嘉转移了话题。王爷吃了施佩珍精心烹制的锅巴菜,施佩珍留心观察他的反应:他流泪了,却巧妙的伪装了过去。筵席过后,孟亭亭跟王爷一块儿回来,林海十分高兴。费家却起了风波:施佩珍表明她对唐青山的感情,并向圣母恳求宽恕,费永嘉为自己机关算尽却只得到施佩珍的躯壳而愤愤不平。林海秘密跟南方政府的人见面,孟亭亭也劝说王爷倾向南方政府。王维宗又来恭喜王爷:原来,段祺瑞招王爷进京共商国事。王爷带着孟亭亭进京,嬉笑怒骂,与段祺瑞巧妙周旋,段祺瑞老羞成怒,软禁王爷,想逼王爷掏钱为政府买单,王爷运筹帷幄,对孟亭亭秘授机宜,孟亭亭大闹府邸。

第18集

  孟亭亭按照王爷的锦囊妙计,来到冯大总统府拜见总统夫人,送给总统夫人一顶精美的王冠,利用冯大总统和段总理之间的不和,得到了一封总统府的请柬。第二天,林海拿着请柬,冒充总统府的军官邀请王爷,段祺瑞的人不敢抗命,只得让他们出去,路上,王爷宣称要进宫谒见,甩掉了尾巴。段祺瑞得知王爷逃脱,大发雷霆,正要派兵去追,前线传来军报:湖南失陷。王爷再度成功脱身。王维宗的手下王财无意中发现林海跟广东人秘密往来,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包达钦,包达钦又密谋加害王爷。这天是唐青山的生日,王爷和孟亭亭来到一指坟拜谒,施佩珍也来了。原来每年的这一天,她都会来这里上坟,王爷假当年唐青山之口,隐隐责备施佩珍不应当如此轻信,有负唐青山。施佩珍万分痛苦,王爷不忍,安慰施佩珍。

第19集

  施佩珍对王爷讲出了内心的痛苦,直言不讳地问他是不是唐青山,王爷再度否认了。王维宗抓了南方派来跟林海接头的人,王财动刑下手太狠,居然把人打死了。王爷发现了林海跟南方政府的关系,终于逼得林海讲出实话:原来林海是南方政府派来王爷身边卧底的人,希望能够说服王爷加入革命行列。王爷同意支持南方政府,并派孟亭亭到南方去送军饷。许爵美内心已经动摇,不再相信包达钦了,包达钦花言巧语,再度说服了许爵美,许爵美透露出孟亭亭去了广州。孟亭亭从广州一回来就被王维宗抓走,审讯中,孟亭亭大义凛然,对两面三刀的王维宗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王维宗大怒,将她下了大牢。王爷冷静地吩咐林海和鲁定山等人该做的事,自己准备好去营救孟亭亭。

第20集

  林海和王爷参拜娘娘,许爵美听到他们为孟亭亭许愿,内心十分痛苦,受到了良心的折磨。一贯当墙头草的王维宗发现这回自己是在走钢丝了:冯大总统要保人,段总理要抓人,日本人要杀人,老百姓要放人。他四面应付,虚与委蛇,忙的不亦乐乎。王爷深夜施展神功进牢房探监,对孟亭亭表白情意,将大牢当作了花前月下。孰料段祺瑞的人深夜来访,王爷意外陷身大牢。段祺瑞苦苦逼着他拿钱买命。左腾来拜访王维宗,逼着他将王爷二人就地正法,王维宗无奈只好先封了王爷的木材场向日本人交代。施佩珍要求费永嘉出面解救王爷,并说她觉得王爷就是唐青山。费永嘉悍然拒绝,暴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王维宗再度充当钦差,劝王爷舍财,王爷讥刺王维宗。

第21集

  王爷跟孟亭亭在狱中同甘共苦,生死与共。段祺瑞下达命令,处决王爷。许爵美从包达钦口中得知这个消息,如雷轰顶,再也经受不起良心上的折磨,找到林海,向他忏悔。林海连夜赶往北京,鲁定山计划劫法场。施佩珍拿出费永嘉送给她的结婚礼物——一颗珍贵的猫儿眼,送给英国领事,以王爷和孟亭亭持有英国护照为理由,要求领事出面营救。为此,费永嘉跟施佩珍大闹了一场。孟亭亭和王爷在狱中度过最后一夜,孟亭亭深情守候在王爷身旁,誓同王爷共生死。王爷被王维宗带到法场,民众群起抗议,英国领事出面要求放人,日本人则给市长和王维宗施加压力,王维宗决定执行死刑。鲁定山来到法场解救王爷,千钧一发之际,林海带来了冯大总统签署的特赦令,原来南方政府跟冯大总统达成协议,段祺瑞下台了。王爷和孟亭亭死里逃生,孟亭亭将当初王维宗写给段祺瑞的效忠信寄到北京,王维宗也下台了。

第22集

  几番算计王爷不成,费永嘉心灰意冷,萌生悔意。但一看到施佩珍为青山木材场的兴旺高兴,气就不打一处来。见父母言语不投机,费青青拉着母亲去找王爷,王爷在孟亭亭的鼓励下,有心向她们揭穿费永嘉的真相,最后关头却又犹豫了,他不想破坏施佩珍母女内心的平静。巴黎和会的消息传来,学运爆发,费青青等学生们坚决反对《二十一条》,王爷在街头听到费青青慷慨激昂的演讲,深受触动。正在这时,松涛号因为停在德国租界,被日本人扣留,王爷等人前去交涉,引起流血冲突,林海不幸中弹,身受重伤。费青青等学生带头烧日货,包达钦父子虚与委蛇。费永嘉心疼家产,跟女儿发生争执,施佩珍听说林海受伤,十分愤怒,坚决支持女儿的举动,母女二人达成一致,跟费永嘉发生激烈冲突。林海伤势严重,王爷一席肺腑之言居然将林海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包达钦则跟主子左腾开始策划新的行动。

第23集

  看到包达钦等人的抗日表现,王爷顾全大局,劝说鲁定山等人暂时抛却个人恩怨,团结一致,抵抗侵略。暗地里,包达钦却跟左腾密谋军火买卖,他说服费永嘉出了一半的本钱,运输的船就是松涛号,企图瞒天过海。石松涛不知是计,以为船上装的是德国机械,就接受了这笔生意。机警的石正远发现这批货原来是军火,跟父亲商量后,秘密上岸向王爷汇报,王爷跟石正远偷偷上船,检查货物,发现货主居然就是包达钦!是可忍孰不可忍!王爷决心破釜沉舟,一方面,石家父子假装船出了故障,拖延时间;另一方面,王爷调兵遣将,要将包达钦费永嘉买卖军火支持内战的丑恶行为向世人曝光。包达钦等人预备在三号仓卸货,孟亭亭等进步学生也接到消息,预备行动。

第24集

  费青青等学生连夜赶往码头。船上的日本浪人以石松涛的性命相威胁,石清远妥协了,将船开到天津。包达钦费永嘉发现鲁定山居然带着人守在码头,预感到大事不妙;正在这时,以费青青为代表的学生也赶来了,坚决要求验货。包达钦老奸巨猾,试图稳住大家,学生群情激愤,费青青看到父亲也在场,不禁有些犹豫。包达钦给众人看假货,王爷揭穿他的阴谋,他却反咬一口诬陷王爷,王爷将计就计,要当众销毁“自己的”军火,正在这时,日本军警赶来了,流血冲突一触即发。石松涛将船驶离港口,并毅然举火自焚。施佩珍从女儿口中听到这桩惨案,质问费永嘉,费永嘉却将一切都推到王爷和石松涛身上,反说是他们为南方运送军火,施佩珍将信将疑。石正远被逮捕,法庭上,包达钦等人倒打一耙,石正远十分悲愤。

第25集

  石正远在法庭上义正词严,讲出事实真相,包达钦却提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证:石清远。石清远出卖了自己的父亲和弟弟,居然跟包达钦等沆瀣一气,反说王爷是军火事件幕后主使,王爷再度被抓进了监狱。施佩珍怀疑费永嘉从中捣鬼,费永嘉极力为自己辩护,撒谎撒得自己也累,他向包达钦和夜来香抱怨,包达钦告诉他:后悔也晚了。施佩珍探视王爷,王爷直言不讳地告诉她:害死唐青山的就是费永嘉。施佩珍如雷轰顶,无法置信。她回到家里,直接了当地问费永嘉唐青山之死跟他有无关联,费永嘉赌咒发誓绝无此事,施佩珍再度轻信。许爵美打电话给林海,说她手上有包达钦跟日本人签订的军火买卖合同,可以作为证据。林海、孟亭亭等大喜过望。孟亭亭料到包达钦利用完石清远后会杀人灭口,再度女伴男装,借紫茉莉之口来警告石清远。

第26集

  许爵美带着包达钦的合同,在二审的当天赶到法院,包达钦狗急跳墙,居然买凶枪杀许爵美,许爵美临死之前只来得及留下一组数字。孟亭亭等人拿着地图研究,终于发现了许爵美收藏合同的银行所在。石清远跟紫茉莉出门,被桥本一郎劫持,意欲杀人灭口,鲁定山带人救了他们,石清远认清了包达钦的真面目透露出她了解当年包费密谋陷害唐青山的真相。

  左腾调查出是包达钦杀了许爵美,发誓报复。林海等人买通赵贵,设计让施佩珍目睹紫茉莉跟夜来香和费永嘉翻脸,道出当年费永嘉陷害唐青山的隐情,施佩珍晕倒。她痛悔自己轻信,居然跟杀人凶手生活了半辈子,她不想也不能再维持这段充满血腥的婚姻,决定离开费永嘉。

第27集

  费永嘉恳求施佩珍看在他对她的一片真心份上,再给他一次机会,施佩珍毅然决然地离他而去,青青也无法原谅父亲的所作所为。石正远安慰青青,两人决定远走巴黎,去看看科学和民主的社会。在法庭上,石清远翻供,却被当做污点证人,孟亭亭拿出许爵美以鲜血换来的证据,王维宗和法官却害怕揭了段祺瑞买卖日本军火的老底,王爷依然身处险境。军阀混战开始,段祺瑞败给了吴佩孚,王维宗逃走,王爷方才获释。王爷陪同施佩珍送别女儿,二人再度品尝锅巴菜,施佩珍发自内心的感谢“青山”的归来。王爷巧施连环计,吴佩孚、张作霖、曹锟的手下都来威逼包达钦协饷,包达钦破财也免不了灾,无奈挪用了左腾的钱,左腾带领手下找到包达钦,清算他的总帐,报杀女之仇,包达钦家破人亡。

第28集

  费永嘉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妻离子散,发誓要报复,王财在旁挑唆。包达钦如丧家之犬,连进饭店吃饭都被赵贵嘲笑,王爷更是给他上了几道“好菜”。王维宗搭上了吴佩孚,再度担任警察厅厅长,他为筹二百万军饷发愁,王财给他出了个恶毒的主意:绑架王爷,嫁祸包达钦和费永嘉。施佩珍急病,王爷前来探望,王财雇的打手趁机绑架了他,居然又把王爷关进了当年住过的盘山监狱。林海和孟亭亭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担心绑匪得了赎金撕票,一时拿不定主意。鲁定山抓住王财,问是不是他们捣的鬼,王财狡辩,拒不承认。费永嘉和包达钦喜出望外,前来拜访王维宗,感谢他替他们出了一口恶气。费永嘉还买了一枝手枪,妄想亲手加害王爷。施佩珍找到费永嘉质问王爷被绑架与他是否相关,费永嘉反唇相讥,凶相毕露。

第29集

  费永嘉跟施佩珍摊牌,公然叫嚣说王爷会死在他的枪口之下,当年他只给了施佩珍一根手指头,这次他要给施佩珍一个囫囵个的死人。施佩珍被逼无奈,开枪击中费永嘉的手臂。王爷借一封字条,巧妙的暗示鲁定山:他被关在盘山大牢。鲁定山带人前来营救,发现绑匪头子居然是自己当年所收的徒弟。王维宗等人前来撕票灭口,王爷决定将计就计,恢复“唐青山”的本来面目,等到王维宗、费永嘉等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只是王爷的金手指,绑匪谎称已将王爷撕票。费永嘉得意洋洋地来探监,告诉施佩珍:唐青山这次是真的死了,死得彻彻底底。施佩珍万念俱灰。王维宗自以为得计,没想到张作霖的人也来索要军饷,自己将步包达钦的后尘。法庭上,施佩珍不为自己辩护,只求速死。即将宣判的时候,孟亭亭闹法庭,带来新的人证:唐青山。举座哗然。

第30集

  唐青山为施佩珍作证,包达钦和费永嘉叫嚣着说他不是唐青山,双方展开激烈的唇枪舌战。绑匪出庭作证王爷已死,唐青山身份终于确立。他痛苦地回忆起当年的一切:跟费永嘉之间的友谊,跟施佩珍的心心相印,对未来的希望,绝望的大牢生涯……他质问那个善良和才华横溢的费永嘉到哪里去了,质问这充满痛苦的结局是不是费永嘉所希望的。施佩珍无罪释放,费永嘉受到良心的折磨,神智失常,喃喃自语地问自己:我是谁?我是谁?左腾想要包达钦的命,包达钦逃到青山木材场向鲁定山摇尾乞怜,但为时已晚。王维宗梦想的五百万元现大洋送给了南方政府,两派军阀逼要军饷,他只得狼狈而逃。施佩珍远渡重洋跟女儿共同生活,临行前,她将当年唐家的订婚戒指送给了孟亭亭,并为他们祝福。在北伐战争的战场上,前来劳军的唐青山、孟亭亭跟旅长林海重逢,并击毙了投靠孙传芳的王维宗和王财。那枚曾经历无数传奇的金手指,又回到了唐青山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