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电视剧以半张祖传酿酒秘方为线索层层展开,通过进城打工的二妹子的眼睛让我们看到了自己及周围人的生活。半张秘方失而复得,得又复失,近在眼前却要苦苦寻觅,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在如今历史剧、搞笑剧等大量占领荧屏的时候,艾科影视却将眼光瞄准了打工妹这样的弱势群体,希望能够表达对于农村城市化进程中的农民生存状态的思考。

分集剧情:
第1集

  农村女孩孙慧妹(小名二妹子)因父亲欠下万元债,被逼婚。二妹子携带着一只小布老虎,投奔城里的远亲李工。李工之妻性情泼辣,极不欢迎二妹子的到来,自尊心强的二妹子离开李工家。李妻手下有一店面,租给从北京过来的张德厚,张德厚继承了祖上的招牌,开着一家叫陈年香的酒馆。张氏集团董事长张宝山与张德厚是堂兄弟,两人各持半张祖上传下的陈年香白酒酿酒秘方,但两家却有宿怨,互不往来。张宝山想建酒厂,重新打造极品陈年香白酒,欲高价收购堂弟手里的另半张秘方,却被告知秘方已丢失。张宝山不信,向陈年香酒馆提出挑战,提出两家斗酒。倘若失败,则向对方交出秘方。张德厚拒绝接受挑战,张德厚的儿子张海乐(小名乐子)却不服,想在品酒会上与张宝山一争高下。张宝山派老刘去搜罗品酒人才。老刘寻找品酒人员,遇到正在找工作的二妹子,二妹子的品酒才能被老刘相中。乐子偷偷地去参加品酒大赛,与二妹子相逢在赛台上。

第2集

     二妹子施展神通,和乐子斗得天昏地暗。最后一杯,乐子几乎落败。关键时刻,张德厚出现,挽回了败局。两家打成平手。二妹子趁乱离开,却被骗子跟踪。二妹子同情心发作,被骗走了行李,以及行李里的小布老虎。二妹子万分着急。骗子顺手牵羊,偷了正在菜市场买菜的乐子的自行车,二妹子与乐子一同追赶骗子。

  匆忙逃窜当中,骗子将背包塞到张宝山的儿子张超车内。张超正在追求老刘的外甥女林随随,却被随随冷落。他意外地发现了车里的背包和小布老虎,回到家里,他随手把小布老虎送给了父亲张宝山。

  骗子没有抓住,布老虎又丢失,二妹子心情非常难受。乐子被二妹子的遭遇所打动,欲为二妹子寻回小布老虎,不料东西没找回来,还把二妹子从品酒大会里挣来的钱全花光了,无助的二妹子拿着收音机,半夜流浪在街头,乐子良心发现,回头把二妹子找到,并把她带到陈年香酒馆。

第3集

     乐子发现李工与二妹子是亲戚,他找到李工,想以收留二妹子为条件让李工适当减去陈年香的房租,不料李工却告诉他,房租不但不能减,而且陈年香的店面可能还要收回。原来,张宝山一计不成,又设一计,想以高价租走店面,以挤垮陈年香,让张德厚交出秘方。

  品酒大赛上张德厚见过二妹子,因此,他怀疑二妹子是张宝山派来的,不许乐子收留二妹子,这些话被二妹子听到,二妹子再次离开陈年香。

  张超以过生日为名,请林随随到海上世界酒吧,林随随在舅舅老刘的劝说下,去了酒吧,却惊讶地发现,酒吧被包下来了,只有他们两个人。随随再次拒绝了张超的表白,并离开酒吧,张超喝醉酒,追也去苦苦纠缠林随随,两人遇上寻找二妹子的乐子。为了刺激张超,随随有意把乐子称作是自己男朋友,乐子顺水推舟,教训了张超。孤单的张超遇到了正在四处发传单的二妹子,可怜的二妹子已经一天没吃饭了,张超请二妹子陪他吃蛋糕。

  张超喝醉了,二妹子继续出去传单,结果被街道管理处的人抓住。

第4集

     惊吓之下,二妹子病倒,被送进了医院,幸好她的口袋里有一张乐子的名片。乐子赶到医院,再次把二妹子领回陈年香。

  在钱的诱惑下,李妻答应将陈年香租给张宝山。在妻子的胁迫下,李工去陈年香,准备宣布收回陈年香。正巧碰上乐子和二妹子刚从医院回来。在对二妹子的同情和在乐子的刺激之下,李工决定树立自己的尊严,不收回陈年香;李妻得知李工不同意收回陈年香,大怒,和李工吵起来。一怒之下李工称要和妻子离婚,并离家出走,来到陈年香。酒醉的李工和二妹子聊天,却对妻子表示了理解。

  张德厚发现因为店面的原因,李工一家不和,决定退租,不让李工为难。但他突然发现,二妹子又不见了。原来,二妹子去了李工家。李妻正暗自伤心,二妹子的一番真情,终于将李妻打动。李妻突然想通,决心不再收回陈年香。

  张宝山的目的没有达到,又再心生一计,让老刘找人打入陈年香,接近乐子,找到途径取得秘方。老刘找到了外甥女林随随,她不愿意。老刘以她男友周大平欠下自己债务为要挟,随随只得同意。

  张德厚与乐子酒后吐真言,交流之后,张德厚答应从此陈年香的工作都交给乐子管理。

第5集

     随随来到陈年香,乐子喜出望外。随随假装可怜,乐子为了帮助随随,答应留随随在陈年香工作。不过,条件是在陈年香里,随随必须扮演成自己的女朋友,为了进陈年香,随随假意答应。随随张扬的个性,引起二妹子的不满,再加上乐子称随随是自己女朋友,使得已经有些喜欢乐子的二妹子心里有点犯酸。因为,两人产生冲突。

  为了挣钱还债,二妹子业余擦鞋赚钱,结果被人欺负,暗中跟踪随随的张超挺身而出,帮了二妹子。张超发现二妹子是陈年香的人,询问林随随的情况。二妹子道出随随是乐子的女朋友。张超感到非常震惊。

  随随的张扬也引起张德厚的不满,张德厚对随随来到陈年香的动机产生怀疑,坚决不同意随随来陈年香。乐子只得向二妹子求救。但二妹子的话也没用,张德厚坚持自己的意见。二妹子到外面擦皮鞋挣钱被父子俩发现,乐子却认为二妹子这是不求上进的表现。

第6集

     随随和二妹子发生冲突。随随对土气的二妹子冷嘲热讽,二妹子尖锐反击,言语中互不相让。乐子一急,把两人都训了一顿。乐子告诉随随,她来上班的事自己做不了主,乐子难过地请求随随原谅。张德厚听到两人的对话,有所触动,突然决定把随随留下。为了了解真实情况,张超请求二妹子把他介绍进入陈年香。二妹子答应可以寻找机会。随随为了达到挤垮陈年香的目的,鼓动乐子举办一场酒神大赛,以万元重奖为代价,向张宝山叫板。乐子答应了。但为了节省经费,乐子有意作假,想找人喝兑水的酒,出面领走大奖并还回陈年香。二妹子向他推荐了一个人,为了表示他的身份可靠,二妹子只得称此人是自己男朋友。乐子有点犯酸,但还是答应了。

  酒神大赛当天,随随通知老刘及时找来记者,准备以集众酗酒的名义将这一事件捅出去,一切准备就绪,这时,随随却发现,来参加酒神大赛的竟是张超。原来,二妹子是为了帮助张超进陈年香。随随拦住张超,不让进去,张超却非去不可,这一幕被二妹子发现。

第7集

    随随感到万分意外,她知道,如果张超出现在报纸上,张宝山肯定会大发雷霆。为了让张超喝倒先离开陈年香,分酒的时候,随随把真酒放在了张超前面。想不到张超豁了出去,拼命喝酒,离冠军越来越近了,随随意识到事情不妙,但是记者们已经来到陈年香。

  张超果然获胜,但因喝酒太猛晕倒了,记者们更感兴趣,围了上去,给张超拍照,机智的林随随支开记者,巧妙地化解了这一事件。但是破坏陈年香的计划也失败了。酒后的张超念着随随的名字,二妹子明白了张超要去陈年香的目的。乐子去医院看张超,张超拒绝接受千元奖金,称自己爱上了二妹子,要留在陈年香打工。乐子答应了。为了帮助张超追上随随,二妹子假戏真做。

  酒神大赛使老刘意外地发现了二妹子。老刘让随随多注意二妹子这个人,多向她打听打听。随随的男友周大平从外地回来,他亲自送了一棒花给随随。送花的一幕被张超发现,感到非常失落。张超把这件事告诉乐子,乐子追问随随,随随告诉乐子,这是自己表哥。夜晚,张超跟着随随,想问个究竟,但是却换来随随的羞辱。原来,随随始终觉得张超是个妨碍,想让他离开陈年香。

  同时,张德厚和乐子酒后聊天,指出他对二妹子和张超之间关系的怀疑,同时告诉乐子,随随根本不喜欢他。乐子感到失落。

第8集

     在周大平的追问下,随随道出了她去陈年香的真实目的,周大平一边自责,一边认为随随不该干这种事。因为酒神大赛的事,张超与张宝山大闹一番,张超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深夜里,张超发现,随随和一个陌生的身影依偎在一起。张超大受刺激。

  清晨,一夜未睡的张超疲惫地来到陈年香,张超请求寄住在陈年香,乐子感到十分为难,在二妹子的劝说之下,乐子答应收留他。张德厚不同意收留张超,二妹子向张德厚求情,张德厚却指出对他们谈恋爱的怀疑。在张德厚的逼问之下,张超道出自己的父亲叫张宝山,众人大吃一惊。乐子才发现,张超原来是自己堂弟。张德厚更不同意留下张超。

  张宝山在张超的房间里发现了二妹子的日记,他不但得知了二妹子有半张秘方,同时还了解了二妹子的身世。张宝山让老刘尽快帮自己找到二妹子。

  随随向二妹子打听,二妹子无意中流露自己原来有半张秘方。随随感到十分意外。老刘坚信秘方就在二妹子手里,为了逼迫二妹子交出秘方,同时,不让张宝山知道二妹子的下落,老刘指使随随把二妹子赶出陈年香。随随为找秘方,偷偷翻看二妹子的东西,被张德厚撞见。张德厚发现了二妹子家乡的照片,向二妹子打听她的老家。

  张超请乐子喝酒,张超向乐子道出自己来陈年香的真实目的……

第9集

    亲冻结了。二妹子唱歌的声音,引起了张德厚的回忆,而张宝山捧着二妹子的日记本,也回忆起了过去。在乐子的设计下,张德厚答应了张超留在陈年香.

  大伙一块喝酒时,随随把陈年香的营业收入偷偷放入二妹子的包中。二妹子一时成为偷钱贼,百口莫辩。无助的二妹子只得再次离开陈年香。大伙一起找人未果。

  二妹子被同乡榛榛收留,做起了保险业。同时,榛榛答应帮她查清偷钱的真相。张超怀疑是随随陷害了二妹子,和随随产生冲突,乐子不相信,让张超向随随道歉。随随误以为张超知道自己来到陈年香的目的,因此也决定离开陈年香。

  张超告诉乐子自己发现了随随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乐子拉上张超,决心勇敢地追求随随,张超却拒绝了,两人决定每人找回一个人,张超找二妹子,乐子找随随。

  乐子想把随随约出来,随随欲拒绝,但是周大平却劝说她去见乐子。

第10集

  在乐子的劝说下,随随回到了陈年香。随随因为赶走二妹子,心情不好,当晚,随随和乐子喝酒大侃。结果,随随喝醉了,张超送随随回家时,随随道出了自己来到陈年香的真实目的。张超知道背后指使者竟是自己父亲,大为震惊。

  二妹子卖保险屡屡受挫。榛榛却冲到陈年香,大闹一番,在榛榛的逼问之下,随随承认,自己因为讨厌二妹子,所以陷害了她。乐子愣了。张超一气之下,冲到张宝山办公室,把父亲指责了一番。老刘背后搞鬼被张宝山知道,老刘解释说他陷害二妹子只是因为替张超着想,要拆散他们俩。张宝山限他两天之内找来二妹子。

  张超根据榛榛的线索,找到二妹子,并告诉她随随陷害她的事,但是二妹子却不愿回到陈年香。张超回到陈年香,随随追问张超二妹子的下落,并称要去向二妹子道歉,张超对随随又有了信心。

  老刘找到二妹子,暗示要买二妹子的秘方一事。二妹子告诉他秘方丢了。老刘把二妹子带到张宝山处。

第11集

     张宝山假意要以金钱收买二妹子,让她远离张超,被二妹子拒绝。张宝山对二妹子的人品又多了一份信任。张宝山为了得到秘方,决定先把二妹子弄到自己公司来。再度派出老刘,在他的安排之下,二妹子失去了保险公司工作。   周大平成立了新公司,当他知道随随栽赃二妹子的事之后,他说服随随,决心帮助陈年香以“赎罪”。有悔改之心的随随答应了。随随带着周大平见了乐子,并称这是自己表哥。“表哥”的学识让乐子大为欣赏,乐子请周大平来当陈年香的顾问。

  二妹子离开榛榛家,张宝山再次找到失业的二妹子,但是二妹子又一次拒绝了张宝山提供的工作。秘方丢失,又屡屡受挫之后,心灰意冷的二妹子决定回家。夜晚,在收音机里,陈年香的众人知道二妹子的情况,但是众人却找不到二妹子。

第12集

    乐子将二妹子从火车站追回。随随向二妹子道歉,大伙一致决定,齐心协力开好陈年香。榛榛的研究生男友回来了,可是她的男友竟然是周大平。原来,榛榛在周大平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他,两人有患难之情。这次,周大平开了公司,

  周大平来到陈年香,他决定帮陈年香免费帮出一个整体策划。张超对周大平产生怀疑,他认为其中可能有鬼。张德厚回忆起过去,决定去二妹子老家一趟。原来,二妹子的母亲就是张德厚年轻时的恋人。

  二妹子去见榛榛,却在榛榛家遇到周大平,二妹子和周大平都感到十分惊讶。周大平和榛榛带二妹子出去玩,大平趁机用手机拍下了自己和二妹子的一张照片。榛榛告诉二妹子,周大平已经向她求婚了,并向二妹子炫耀戒指。随随找不到周大平,冲到陈年香找人,乐子和张超一分析,怀疑周大平和随随的关系。二妹子回到陈年香,她告诉乐子和张超,周大平的确是随随的表哥,因为,他已经有女朋友了,那就是她的老乡榛榛。乐子悬着的心放下来了。

第13集

    周大平带来了新陈年香的设计图纸,并说他支持表妹随随和乐子谈恋爱的事,因为这个原因,他愿意帮助乐子,借给他五万块钱,在他的游说之下,乐子决定,趁张德厚去乡下,把陈年香重新修整一下。周大平怕随随知道榛榛的事,找到二妹子,并告诉二妹子,其实,随随并不是自己的表妹,真相是,随随一直在追求他,但是,随随的性格容易受刺激,他害怕随随受到伤害,所以,一直没有告诉自己已有女朋友的真相。周大平告诉二妹子,他这次帮陈年香,就是为了让随随高兴,然后,再趁机把自己和榛榛的事托出。周大平向二妹子道出自己的为难,同时,请求二妹子帮他一个忙,这件事,暂时不要让随随知道,他会很快解决的。二妹子同情周大平,所以答应下来。只有张超对周大平的积极还有疑问。

  乐子为了试探随随,对随随说出周大平和女朋友带二妹子出去玩一事。随随怒气冲冲地冲出陈年香,却发现周大平和二妹子手握着手在说什么。随随一怒之下,叫走周大平。周大平告诉随随,二妹子自从见到他后就一直在追求自己,那些事都是她编出来的,周大平把自己和二妹子的照片给随随看,随随终于相信了。

  随随找到二妹子,并给了她一耳光。为了帮周大平,二妹子有苦说不出。周大平却在事后找到二妹子,安慰她,并向她讲述了自己和榛榛的故事,二妹子被感动,决定把这件事隐瞒到底。张宝山得知二妹子回到陈年香,决定让老刘尽快动手,把陈年香彻底弄垮。老刘胸有成竹。

  在乐子的鼓动下,陈年香大伙讨论,一致支持陈年香的装修。张德厚一离开,周大平就把装修工人找过来,陈年香大动干戈起来。

第14集

     陈年香正在装修之中,为了让乐子和张超死心,随随决定把自己和周大平的事情告诉陈年香的众人,却被周大平劝说住,说等陈年香装修好之后再说。张德厚回到二妹子老家,在二妹子母亲的坟前拜祭。

  陈年香的装修进行了几天之后,乐子发现,陈年香的工程进展远不如想象,装修工人一致要求加钱,否则工程就进行不下去。乐子着急地找来张超商量。却发现周大平找来的装修公司根本就不存在,等他们回过去找工人,工人们早就走光了,只留下二妹子在看店面,张德厚正巧回到家来,看到此情此景,不由晕过去了。两人找到周大平,周大平无辜地带他们去找装修公司,却发现人走楼空,周大平称自己也受骗了。张德厚被送到医院,乐子、张超、二妹子三人请罪,张德厚好不容易原谅乐子。

  乐子和张超决定全力挽救陈年香,但是其它公司说要装修完这一工程,需要十五万,要恢复原状,也还要五万,两人为钱发愁。二妹子说可以向周大平借点钱,乐子只好对张超和二妹子道出周大平已经借给自己五万块,两人大吃一惊,张超对周大平的怀疑更强烈了。二妹子想到什么,也把周大平与随随的关系和盘托出。乐子和张超决定请周大平喝酒,把他灌醉,让他道出真相。

  张宝山去医院看往张德厚,并表示愿意帮助陈年香,却被张德厚拒绝了。张宝山在医院遇到了二妹子,张宝山让二妹子去趟他家,并告诉二妹子,只要她去了,他就想办法救陈年香。为了挽救陈年香,二妹子答应了。

  陈年香酒馆里,周大平越喝越清醒,不但没有把他的真话套出来,反而,所有的赃都栽到了随随身上,陈年香的装修也成了随随和张宝山的主意。张超得知这事与父亲有关,气冲冲地往家里跑。

  张宝山家里,有人送来蛋糕,原来,今天是二妹子的生日,张宝山为二妹子举办生日宴会,张超却冲进来,怒气冲冲地掀了桌子。他道出陈年香的垮掉是张宝山的阴谋,张宝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陈年香的另半张秘方。父子俩彻底闹崩。善良的二妹子知道真相,却没有离开张宝山家,反而决定帮助父子俩恢复关系。

  在张宝山家里,二妹子惊讶地发现了自己丢失的小布老虎。

第15集

  尽管知道张宝山想要秘方,二妹子还是和张宝山达成协议,只要张宝山救了陈年香,二妹子就到张宝山的酒厂上班。临走的时候,二妹子要了那只小布老虎作为自己的生日礼物。周大平在陈年香没有喝醉,回到家里却醉得一塌糊涂,把自己欺骗随随的事含混地告诉了榛榛,并说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复。榛榛感到十分困惑。

  二妹子把小布老虎带回家,却被张德厚看上,二妹子称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张德厚就更感兴趣了。原来,他看过当年二妹子的母亲做这个手工艺品。二妹子让张超配合自己挽救陈年香,并告诉他张宝山愿意悔改,让张超给父亲一个机会。张超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所以答应配合二妹子,慌称自己是向朋友借的钱来恢复陈年香。

  张德厚屡次来向二妹子借小布老虎,二妹子想起自己原来跟张德厚说过小布老虎里有宝贝的事情,她怀疑张德厚也想要这半张秘方。榛榛来找二妹子,原来,她想探出周大平到底干了些什么事情。二妹子怕说出真相会刺激榛榛,到时候又连累随随,所以慌称自己也不知道。张德厚又来借小布老虎,二妹子心生一计,把小布老虎交给榛榛,让她暂时替自己保管。

  陈年香重开张了,但是,二妹子却不得不按自己的承诺,离开陈年香,到张宝山那里去上班。二妹子向众人告别,张德厚意识到她去哪里,很不悦。二妹子流着眼泪离开陈年香。

  乐子和张超没有探出周大平的底。乐子却不相信随随会干这种事,决定再探周大平,另外,他还想弄清楚,张德厚的另半张秘方到底去哪了。为了把这些事实弄清,乐子假装失忆。张德厚认为可能是二妹子的走刺激了乐子,所以让张超去找二妹子。张超不知上哪儿找,张德厚让他先去找自己父亲。周大平为了不暴露自己,让随随别再去陈年香。

  张宝山和二妹子果然在一起,两人正喝酒,都把对方当知己,说出真心话。张超再次找到他们,和张宝山又发生冲突,同时,带走了二妹子。 二妹子赶回陈年香照顾乐子,乐子果然疯疯傻傻,人事不知。周大平不相信乐子真的失忆了,处处试探他。这时,张超却接到电话,原来,张宝山酒后出了车祸。

第16集

     借助失忆,乐子探了张德厚的底,同时,也发现了周大平的秘密。乐子点破了周大平,两人差点干架,最后,却喝起酒来。喝到最后,两人惺惺相惜,乐子原谅了周大平。

  为了不露馅,乐子仍然继续装失忆,二妹子感到十分难受,她想尽一切办法,想帮他恢复记忆。却不小心流露了自己对乐子的好感。乐子被感动,一时清醒过来,二妹子意识到他在装傻,她感到自己被愚弄,生气地离开。

  张宝山住院,老刘趁着张宝山住院,掌握了公司大权,拿走了张宝山《孙子兵法》里的那半张秘方。张宝山让张超去他办公室拿《孙子兵法》。张超拿来书,张宝山却发现自己的半张秘方不见了。张超扶着张宝山,四处寻找秘方。

  老刘和周大平秘谋,老刘再次支使周大平想法夺取二妹子的半张秘方。周大平知道老刘得到了另半张秘方,也想让林随随去把老刘的半张秘方弄来。一场争夺战打开。循着收音机的声音,乐子再次找到二妹子。

第17集

     乐子带着二妹子,再次回到陈年香。二妹子去医院看望张宝山。二妹子道出老刘找过自己要秘方的真相,张宝山意识到老刘可能在背后做了手脚。

  在周大平的安排下,二妹子家的债主邵老大从农村过来逼婚。二妹子不知如何是好,张德厚借来一万块钱,却被二妹子拒绝了。乐子却和邵老大拼起酒来。两人决定,以喝酒为赌注,谁赢了谁决定二妹子的去向。乐子最后喝赢了,邵老大回去了,并向二妹子送上自己的祝福。

  老刘在张宝山办公室里正得意着,却被突然进来的张宝山发现。老刘的真面目被暴露,他转移了张氏集团的大笔款项。但是,所有手续都是合法的,张宝山对他毫无办法。

  榛榛找到二妹子,原来,她跟踪周大平后,发现了周大平和随随的来往。她明白周大平正在骗随随,想找随随把这件事说清楚。榛榛领着二妹子冲到随随家,可是,随随对榛榛说的话根本不信。一气之下,榛榛拉着二妹子离开了。

  张超对随随依然有好感,他来到陈年香张望,却被乐子告知,随随早就离开陈年香了。随随找到周大平,逼问事情的真相。在周大平的花言巧语之下,随随再次相信他。同时,随随把从老刘那里偷来的秘方交给了周大平。

  老刘为了逼出二妹子的秘方,有意找人到陈年香闹事。并偷偷地在陈年香里放了假酒,二妹子为了维护酒店的名誉,只得把假酒当真酒,全喝了下去。

第18集

     二妹子发现,自己的眼睛突然看不清楚了。原来,假酒伤了二妹子的眼睛。但是,为了不让陈年香的人担心,二妹子没有说出真相。

  当晚,张德厚召来乐子和二妹子,说出秘方的事情和自己的心结。同时,张宝山也告诉张超自己与堂弟张德厚之间的恩怨。原来,当年,张宝山和张德厚下乡时,同时喜欢上二妹子的母亲。所以,闹出一系列的事情……可是,二妹子的母亲家里早已给她订下的亲,张德厚与张宝山都回到城里,却从此结下恩怨。后来,二妹子的父亲喜欢酿酒,二妹子的母亲知道张德厚有一张酿酒秘方,所以问张德厚要去了。这时,二妹子才明白,原来母亲留下的秘方,竟是张德厚给她的。

  二妹子决定,把秘方还给张德厚,她出门去找榛榛,却发现榛榛辞了工作,手机停机了,而且与周大平已经搬家了。二妹子茫然地站在人流之中。找不到秘方,眼睛又坏了,二妹子不想回到陈年香拖累众人。

  大伙再次出动,四处寻找二妹子,张宝山也参加寻找。

第19集

     张宝山找到二妹子。并把她送到了医院,但是乐子误认为张宝山另有目的。为的还是秘方。张宝山请来各路医生,为二妹子会诊。

  乐子对二妹子眼睛失明感到十分内疚。趁二妹子失明时,乐子向二妹子流露自己对她的感情。随随在机场等候周大平,但是周大平迟迟不来。随随终于明白了真相。疯狂的随随拎着菜刀,冲到陈年香去找周大平,却遇上了张超。在张超的感动下,随随放下了菜刀。老刘偷偷到医院,把二妹子劫持。二妹子又失踪了,在张宝山和乐子的推断下,众人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老刘搞的鬼。

  老刘把二妹子带到了乡村偏僻处,逼二妹子拿出秘方。

  周大平终于告诉了榛榛真相,原来,他念研究生的时候,曾被老刘利用,并一再被他威胁,所以,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报复老刘,他与随随假装谈恋爱,也是因为报复老刘。

  为了找到二妹子,张宝山来到老刘经常打台球的地方,找到了老刘。

第20集

     乐子和张超跟踪老刘。想不到老刘却从后门溜掉了。

  周大平录下了老刘犯罪的证据,并以此为要挟,让老刘拿出两百万。老刘表面同意,却暗中派人去打周大平。这些话,都被二妹子偷听到了。在偏僻的小屋里,二妹子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好了。二妹子继续假装失明。老刘带人去问周大平要录音带,却没有等到周大平,原来,他溜到小屋里,去救二妹子。等老刘回来后,发现二妹子不见了。

  周大平把二妹子带到一农宅。二妹子惊讶地发现,他拿着一只小布老虎,原来,他误以为这是榛榛的宝贝,想拿过来做纪念……老刘赶紧找人,同时,他发现自己放在《资治通鉴》里的半张秘方也不见了。他怀疑也是周大平拿走了。周大平喝酒过头,原来,他喝到的也是假酒。在二妹子的相劝之下,周大平不仅交出了随随从老刘那里偷来的秘方,还给乐子打了电话。让乐子赶过来。这时老刘也带人找到周大平,与乐子正巧撞上……

  乐子再次把二妹子带回家,二妹子把两个半张秘方都拿到手,张宝山与张德厚一家齐聚,秘方合二为一。原来,秘方后面合起来是一个“贵”字,合为贵!兄弟俩的恩怨终于一扫而清。同时,两家决定联手办酒厂,重振陈年香白洒这块老牌。乐子和二妹子,随随和张超,也终于站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