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善良勤劳的退休职工赵大妈丈夫早逝,她带着丈夫的母亲和丈夫留下的三个儿子艰辛生活。三个儿子在赵大妈的养育下长大成人,大儿子大强当了区里的副区长,二儿子二强在一家汽车厂当试车工,三儿子三强开了一家自己的公司。三人知道母亲养育自己的艰辛,故对赵大妈极为孝顺。然而赵大妈的三个儿媳对婆婆的态度却各有不同,在一家杂志社当编辑的大媳妇谭超然是高干子女,由于家庭背景的不同,对赵大妈的教育方式颇有微词。二媳妇是一个基层干部的女儿,对嫁给赵二强这样一个普通工人,多有报怨,生性窝囊的赵二强只有忍气吞声。三儿媳对三强极好,对赵大妈也极为孝顺,是三个儿媳妇中最懂事的一个。

  叔是赵大妈丈夫的生前战友,在赵大妈的丈夫死后对赵大妈多有照顾,并与之产生感情,有意娶赵大妈为妻,但赵大妈丈夫的另一个故去战友——庆林的妻子也对方大叔颇有好感,赵大妈出于善良的考虑,曾劝说方大叔娶庆林家的。方大叔一怒之下远走他乡,十几年后,退休的方大叔又回到了赵大妈所在的城市。

  的到来,在赵家引出轩然大波,谭超然以大强正竞选区长为由,力劝丈夫阻止母亲和方大叔成婚。赵大强为此与谭超然产生矛盾,加上平时谭超然对自己的过多挑剔,致使赵大强对谭超然的儿时好友关昕产生好感,二人交往中又被谭超然的弟弟发现。并告诉了自己的姐姐。谭超然开始不信,后经证实,又加母亲的介入,决定与赵大强离婚。

分集剧情:
第1集

  退休职工赵大妈丈夫早逝,自己带着三个儿子和丈夫的母亲过生活。现在三个儿子均已长大成人,老大赵大强在区里当副区长,正准备竞选区长,二儿子在一家汽车厂当试车工,三儿子自己买了辆车开出租。

  这天,正在伺候老婆婆的赵大妈突然接到丈夫的战友——庆林妻子的电话,让她去帮做家务。庆林和赵大妈的丈夫生前是一块出生入死的战友,在一次在战斗中,由于意外,庆林失去了生育能力,而庆林的妻子把这笔帐记在了赵大妈丈夫的头上,赵大妈的丈夫死后,心理不平衡的庆林妻子便迁怒于赵大妈,平日对赵大妈呼来喝去。

  赵三强在火车站等客,突然从出站口的人流人发现一人,很像自己父亲的战友方大叔。于是他立即打电话通知了自己的两个哥哥。二人听后,不由分说,立即和三强合兵一处,四出寻找这位赵家的恩人。

  方大叔是赵大妈丈夫的另一个战友,加上庆林,他们三人曾一起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赵大妈的丈夫死后,方大叔主动承担起了照顾赵大妈一家的重任,并在相处中和赵大妈产生感情。但庆林的妻子却也对方大叔情有独钟,后来赵大妈见庆林妻子一人可怜,曾想将方大叔介绍给庆林妻子,不料方大叔却大为恼火,一气之下跟着老部队去了西部。一去就是十年。对方大叔心存歉意的还有赵大妈的儿子赵大强,因为当年他刚与妻子谭超然结婚,而妻子却很难接受自己的丈夫母亲再婚的现实,无奈之下,赵大强出面阻止了自己的母亲和方大叔的婚事。所以这次方大叔回来,赵大强一定要找到他,成全方大叔和母亲,以弥补自己过去的过失。

  方大叔泥牛入海,赵三强把方大叔回来的事告诉了母亲,此事在赵大妈的心中激起层层涟漪。

第2集

  赵大强为找方大叔不遗余力,引起妻子谭超然的不满,认为婆婆和方大叔结合过去不合适,现在仍不合适。因为现在赵大强正在竞选区长,此事传出,会影响赵大强的竞选。赵大强不以为然。认为就是不当区长也不能再对不起母亲和方大叔。二人言语不合,遂起争执。而此时的方大叔经过很长时间的矛盾后,还是来到赵家。赵大妈与方大叔相见,虽相对无语,但却心潮起伏。方大叔对赵大妈说明来意,一是要将三战友保存的一个秘密告诉庆林的妻子,一是告诉赵大妈,只要她同意,他准备和赵大妈结婚。赵大妈思前想后,没有给予明确回答。

第3集

  赵家为方大叔举办欢迎宴会,谭超然先是不想来,后来改变主意决定来见方大叔。宴会上,谭超然旁敲侧击,告诉方大叔说大强正在竞选区长,委婉劝其再次离开。引起老婆婆和二强三强的极大不满。方大叔思前想后,决定再次离开,赵大妈对其大光其火,赵大强也为此对方大叔再次道歉,力劝方大叔留下,方大叔只好暂时打消马上就走的念头。

  赵二强的妻子对方大叔的到来也颇为不满,加上刚刚下岗,故对生情怯懦的二强大发脾气。二强无奈,只好找母亲让其跟大哥说说,给自己妻子找个工作,赵大妈犹豫再三之后,答应为其说说。但谭超然听到电话之后,没经大强同意便予之婉拒。

  庆林妻子听说方大叔回来,借赵大妈来帮做家务时侧面提起。并提出让方大叔来她家帮她干家务,赵大妈替方大叔爽快答应。

第4集

  方大叔催问赵大妈和自己的婚事。满腹心事的赵大妈难以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方大叔对赵大妈的暧昧态度颇为不满。

  赵大妈再为二儿媳的事来找大强,大强不假思索地答应。然后在区政府里给二弟媳妇找了个打水扫地的差事,赵二媳妇尽管这一工作极为不满,但还是走马上任。但是由于工作态度有不好,刚上班就受到了局长的训斥。二媳妇回来对二强发泄不满。

  尽管因方大叔的到来对丈夫不满,但谭超然还是为丈夫能选上区长不遗余力。正值自己的好友——大学教授关昕要找一个课题合作者,谭超然不假思索地推荐了自己的丈夫。

  谭超然的弟弟谭志国来区里办事,正巧遇上二媳妇,二媳妇被谭志国的气派所吸引,一口答应了谭志国让其为自己打探消息的要求。

第5集

  二媳妇对谭志国好感有加,多次为谭志国提供局里会议上的消息。谭志国请二媳妇吃饭,二媳妇喝得酩酊大醉,谭志国为其在酒店安排了房间。而二媳妇的这一举止被自己的女儿小衡发现,回来告诉了奶奶,赵大妈大吃一惊,决定亲自去探个虚实,发现是真之后,回来告诉自己儿子,侧面提醒二强多关心关心自己的妻子。

  关昕应邀参加区里的会议,在会上帮大强打了圆场,赵大强十分感激,决定约关昕吃饭,关昕欣然答应。

  在谭家,已经离休的军区司令谭父,与妻子为教育后代的问题产生争执。

  居委会的周主任来找赵大妈,一方面劝说她再进一步照顾庆林的妻子,一方面劝赵大妈开一个方便居民的小饭桌,对前一件事赵大妈虽一肚子委屈。但两件事还是都爽快的应该了,时隔不久,小饭桌开张

第6集

  方大叔来看庆林的妻子,庆林的妻子十分高兴,说话间说了很多赵大妈的不是,引起方大叔的不满,并指责庆林的妻子这样对待赵大妈是不平的。

  谭志国为赵二媳妇买了一条项链,被赵二强发现,引起赵二强的怀疑,决定跟踪自己妻子。跟踪发现妻子和谭志国在一起,并不认识谭志国的赵二强怒火中烧,欲找谭志国理论,被谭的手下拦下,当谭志国知道赵二强就是自己的姐夫的弟弟时,顿时像吃了个苍蝇,决定不再理赵二媳妇。

  赵大强儿子赵冰的老师来找谭超然,告知赵冰的学习情况,认为考大学没戏,让谭超然早想办法,又气又急的谭超然决定送儿子出国。但到中介公司一问价格,不由大吃一惊,以赵大强和自己目前的积蓄,离送儿子出国的钱相差甚远,谭超然一时无计可施。回来之后,与赵大强吵架,赵大强一气之下出去散步,不料与关昕不期而遇,赵大强将谭超然要儿子出国的事告诉了关昕

第7集

  谭超然找谭志国借钱吃了闭门羹,又到家中来找母亲,却遭到母亲的奚落。谭超然一怒之下拂袖而去。谭父为此与谭母争吵。认为妻子实在过分。谭超然又去找自己过去的同学,不想受到同学却提出过分要求。令生性高傲的谭超然大气不过。

  谭超然借钱四处碰壁,对关昕诉苦说自己丈夫无能。关昕却认为赵大强非常杰出。晚上,关昕约赵大强出来喝茶,关昕提出可以拿出自己的积蓄,供赵大强的儿子出国。赵大强十分感激。

  赵大妈丈夫的乡下妹妹来到赵家,告诉赵大妈儿子结婚没钱,央求赵大妈为其找个工作,赵大妈一口答应。正巧庆林家的需要人照顾,赵大妈决定让乡下妹妹前去。

第8集

  赵三强的妻子从乡下打工回来,决定和丈夫开一家自己的公司。在选择雇员的问题上,二人产生争执。二强执意要用自己过去的一帮弟兄,而赵三媳妇则认为开公司不能意气用事,二人吵的不可开交,遂来找赵大妈评理。赵大妈认为既然三强答应了那帮弟兄,就应该言而有信,但同时也指责了赵三强,让其以后不可意气用事。

  二媳妇因工作不好被炒鱿鱼,经邻居鼓动,决定炒股票,遂来找谭志国借钱。谭志国给了二媳妇一笔钱,然后警告二媳妇,二人以后不会再有关系。

  谭超然借钱不到,决定再来求弟弟谭志国,谭志国以自己过去入狱时无人关心为由为之拒绝,但最后还是给了谭超然一笔钱。

  乡下姑姑来为庆林妻子服务,庆林妻子让她写下伪证陷害赵大妈,经不住金钱诱惑的乡下姑姑违心地写下了一份证明。但听说乡下妹妹要回去,赵大妈一下给了乡下妹妹三千块钱,乡下妹妹大为感动,在火车站将庆林家让其做假证的事对三强委婉说出。

  庆林妻子拿着乡下妹妹写下的条子来找周主任,让赵大妈当众说清楚平时是如何黑自己钱的。无辜的赵大妈被羞得无地自容,回到家中找出自己多年的记帐本。老婆婆发现儿媳神情有异,追问清楚情况后,一怒之下让三强背来,当众指责了庆林的妻子。

第9集

  赵大妈受了委屈后卧床不起,方大叔认定这都是因为庆林的妻子不知道那个秘密所致,决定将那个秘密去告诉庆林妻子,受到赵大妈的阻止,并告诉方大叔,女人都是凭一口气活在世上的,如果一旦告诉了她,庆林妻子的精神将会垮掉。

  赵三强和妻子开始招聘,为了一个三强过去的女同学,二人再起争执,最后还是赵大妈 出面干预,公司留下了三强的同学。

  中介公司来催定金,钱仍然不够的谭超然只好放下清高的架子,接下了力辞多次的一个有关股票的且不署作者的书稿。回到家中,谭超然向赵大强诉说自己接下书稿的委屈,赵大强心潮难平,决定向关昕借钱,以帮助超然完成让儿子出国的心愿。

  方大叔为小饭桌去买菜在菜市场与庆林妻子不期而遇,庆林妻子邀方大叔去家中坐坐,方大叔经不住庆林妻子的再三央求,替她买好菜并送其回家。庆林妻子又对方大叔提起过去的往事。

第10集

  由于误了小饭桌的用菜,赵大妈对方大叔发了脾气。方大叔感到极为委屈。

  谭父生日,赵大强买好东西来看岳父,巧与久不回家的谭超然二弟谭建国在门口相遇,二人为谭父过生日。席间谭父对儿子长时间不来看自己大为恼火,儿子告诉父亲,自己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是受父亲的影响,最后谭父理解了儿子。但谭超然听说赵大强独自前去为父亲祝寿后大为光火,说母亲连钱都不借给她,还去干什么?

  二媳妇炒股赔钱,在股市遇到了为写书前来了解股市行情的谭超然,二媳妇大惊小怪,惹得众人将谭超然团团围住。谭超然十分狼狈,使劲浑身解数方得突围。

  二媳妇天天迷恋炒股,二强找不到妻子,工作心猿意马,开车时出了事故,被送往医院抢救,后来命是保住了,但一条腿却必须做截肢手术。赵大妈听到消息极为难过,但还是强打精神,找来大强三强,为二儿子筹措手术费用。

第11集

  大强回来和谭超然商量,问能不能先从赵冰出国的钱中挤出一些为弟弟治病,谭超然委婉拒绝。而与谭超然截然相反的是,三媳妇听到二哥截肢的消息,不假思索地拿出积蓄,催三强抓紧送往医院。

  赵大强无奈,只好找内弟谭志国借钱,而谭志国则提出让他为自己通融批文上的事,令赵大强哭笑不得。

  二媳妇炒股越赔越多,无奈之下只好去地下借高利贷。当三强费尽辛苦终于找到她时,心情欠佳的二媳妇无法接受丈夫截肢的现实,冲到医院,对正在看护二强的方大叔大发脾气。然后又找到婆婆大吵大闹,赵大妈忍无可忍,严厉地指责了二儿媳。二媳妇借机发难,找到二强声称二强的事以后自己不管,然后扬长而去。此事引起了二强对方大叔的误会。

  而此时,庆林妻子却为赵大妈送来了一笔钱。然后无言而去。

第12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为了能见到方大叔,庆林妻子慌称煤气泄露,打来电话让方大叔去修,方大叔因有事不能分身,赵大妈只好自己前去。其实煤气并没大碍,赵大妈又为其换修水龙头,飞溅的水把赵大妈淋成了落汤鸡。庆林家的不但不管而且还开心大笑,终于惹急赵大妈,发誓不再管庆林妻子的事。

  妻子不来看自己,二强一方面认为是方大叔得罪了她,一方面认为可能是工作不顺心所造成的。所以对前来看望自己的大哥提出再为妻子找一份工作的要求,大强答应试试,不想找到一个下属单位,还没开口就碰了个软钉子。

  二媳妇无休止赔钱,债务越欠越多。高利贷主天天催债,二媳妇只好东躲西藏。高利债主先是来找二强讨债,被看护二强的三强撵走。后又找到赵大妈进行威胁,赵大妈临危不乱,将二人喝退。当了解了真相之后,赵大妈拿出自己的积蓄,让二儿媳还债。但拿到钱后,二媳妇经不住诱惑,还是拿钱买了股票。

第13集

  二强截肢之后,对生活悲观失望,加上妻子一直不来,心情一直不好,赵大妈一边伺候儿子,一边安慰儿子,一边教育着儿子,极尽辛苦。

  关昕的丈夫从美国传来消息,要与关昕离婚,关昕自己喝了个酩酊大醉,然后把赵大强叫来,伏在赵大强的怀中失声痛哭。

  二强腿愈出院,赵大妈将小饭桌暂时交给方大叔,然后潜心照顾儿子。方大叔接到有关部门的通知,将有一批牛奶购入小饭桌,不想牛奶过期变质,使一大批学生中毒。此事招来电视台的记者,对此事进行了报道。而听到消息的赵大强也赶到小饭桌,婉劝电视台记者等事情弄清楚后再做报道,记者对赵大强不屑一顾,将节目在电视台播出。

  谭超然看到电视报道,对赵大强进行指责。赵大强替母亲鸣不平后摔门而出,然后找到关昕倾诉衷肠。关昕给予深深理解。而谭超然却找到婆婆,以赵大强现在正竞选区长为由,委婉劝方大叔离开。老婆婆听到后,拄杖出门,斥责了大孙子媳妇。并决定到谭超然家中住一个阶段,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能体谅老人的大孙子媳妇。

  小饭桌由于出事之后,居委会将小饭桌关闭。

第14集

  老婆婆来到谭超然家中,早起晚睡,令谭超然大为狼狈。

  老婆婆走后,赵家只剩赵大妈、方大叔、二强和小衡四人,赵大妈离开了老婆婆,突然极不适应,神情恍惚,二强则对母亲和方大叔天天在一块,愈加不满。

  儿时的玩友二胖来找赵大强,让其为自己的工程通融一下,赵大强与之坚拒,并指责其在工程上偷工减料,是豆腐渣工程。二胖无奈,只好来找赵大妈,让其为自己说情,赵大妈冲着邻居的面子,答应试试。但告诉二胖,犯政策的事自己决不会去说。

  二胖从赵家出来,正好碰上连遭惨败的二媳妇,二胖心生一计,决定让二媳妇打着赵大强的旗号帮自己的工程蒙混过关。二媳妇一说即动,二人一唱一和,居然骗过了有关部门。不巧被暗访的记者盯上。事成之后,二胖给了赵二媳妇一笔钱,赵二媳妇大喜过望,似突然发现了一片新大陆。至此以后,赵二媳妇出入于公司企业,开始招摇撞骗。

  赵二强多次对方大叔发难,方大叔委婉提出,为了大强和二强,自己决定在外面租一个房子。赵大妈思前想后,也只好同意。

第15集

  通过老婆婆的几天折腾,谭超然在叫苦不迭的同时,也体会到了婆婆上管老下顾小的不易。老婆婆见已达到目的,同意赵大妈将其接回。在接老婆婆时,赵大妈向大儿子委婉提起了二胖所托之事。赵大强答应,找来二胖,告知忙可以帮,但必须收下方大叔作为其工程质量监督。二胖唯喏答应。

  二媳妇天天招摇撞骗,被记者一一记录,并将情况汇报给市长,借机向赵大强发难。市长出于对赵大强的爱护,同意记者对此事继续追踪。

  大强终于发现二媳妇帮二胖糊弄过关的事,指示有关部门取消了已通过的工程,加之方大叔对二胖的工程监督严格,终于激怒了二胖,乘着醉酒,二胖到区政府大闹一场,并揭出二媳妇招摇撞骗的内幕,记者将此事整成材料,在市长的干预下,公安局开始对二媳妇立案侦察,并在现场将其抓获。

  赵大强让诸多事情弄得焦头烂额,谭超然发现丈夫最近变化,开始对其行踪注意。

第16集

  公安局来找赵大妈取证,赵大妈请求避开赵二强,但生性多疑的赵二强还是偷听到了母亲与公安的对话,痛苦不已。

  赵大妈找到赵大强,让其为二媳妇找个律师,赵大强托关昕找律师,不料被谭志国安排的人拍照。并将照片交给了谭超然。谭超然惊诧万分。

  三强的公司隆重开业的刺激,又加自己的妻子被判刑,本来就打击很大的赵二强产生了轻生念头,欲吃下平时积蓄下的安眠药,被母亲发现,将其痛斥一顿。赵二强面对母亲,失声痛哭。

  家里接连出事,影响了二强的女儿小衡的学习,赵大妈找到小衡的老师,说明情况,请求帮助,并对小衡再三鼓励,稳定了小衡的情绪。但赵大妈却对这一连发生的事深感疲惫,找到方大叔倾诉,被一直跟踪的庆林妻子发现。

第17集

  谭超然对赵大强旁敲侧击,并提出自己的怀疑,二人为此吵翻,忍无可忍的赵大强打了谭超然。谭超然一气之下回到自己家中,把赵大强和关昕以及打她的事告诉了母亲,谭母大怒,建议去找赵大强的上级领导,受到谭父的阻止,并建议谭超然找大强谈一次。谭超然找到赵大强,谈及关昕的事,赵大强做了解释,谭超然仍不放心,让弟弟谭志国继续跟踪赵大强,谭志国将窃听器安入关昕家电话中,录下了两人谈话的内容,并交到姐姐手里。谭超然听后怒不可遏,决定与赵大强离婚。

  谭超然回到母亲家中,将离婚的决定告诉父母。谭父谭母遂为离还不离产生争执,谭超然大怒,指责二人不为自己的事想办法,反而只顾自己争吵。而与此同时,赵大强在家中,将与关昕的关系告诉了儿子赵冰,赵冰表示对父亲的处境理解。

  谭超然来找婆婆,将赵大强和关昕的事告诉了她,赵大妈听说自己儿子找情人大为恼火,答应找赵大强问个清楚。

第18集

  赵大强将关昕约到办公室,把电话被人窃听的事告诉了关昕。并提议二人以后减少见面次数,关昕答应。而后谭超然找到关昕,将关昕痛斥一顿,关昕痛苦万分。

  赵大妈打发三强去看嫂子,不想在谭家受到奚落,谭母不解气,又到赵家严令亲家母管束儿子。赵大妈连连向谭母道歉,并找来赵大强,问事情经过。赵大强把前因后果告诉母亲,赵大妈听罢一怒之下打了儿子。

  事情闹得不可开交,谭父知道了是小儿子志国帮超然搞到的“证据”,找到谭志国大骂一顿,谭志国好心办了坏事,十分窝囊。

  周主任又来找赵大妈,再提重开小饭桌的事。赵大妈不计前嫌,重开小饭桌,同时把为了同学而和妻子闹翻的三强和他的同学招到自己身边,帮自己打理小饭桌。

第19集

  谭超然给赵大强送来离婚协议书,赵大强建议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谭超然不为所动,放下协议书扬长而去。回到自己家中,谭父劝女儿再慎重考虑一下,并建议不是万不得已,不要离婚,谭超然不为所动。

  赵大强无奈,找到关昕,二人夜诉衷肠,赵大强认为既然谭超然已铁心离婚,那自己就决定娶下关昕,关昕虽然心里非常愿意,但还是劝赵大强想一想,如果的确打定主意了,那自己没有问题。

  市长找来赵大强,劝说赵大强不要意气用事,赵大强则认为事即至此,自己已无法回头。即使是区长不干,也不能再对不起关昕。市长对赵大强能出此言,大为震惊。

  谭超然在家中无所事事,并一直关心着儿子,当听儿子说离了她也生活的挺好后,谭超然十分失落。

  赵大妈买了东西到监狱去看二媳妇,二媳妇先是不见,后见了一句话不说,最后被婆母真情所动,哭着告诉婆婆不是不想见,而是没脸见。赵大妈劝慰儿媳好好改造,争取早些出来。

第20集

  二胖来找赵大强请罪,请求赵大强原谅自己的无礼,赵大强劝其不要想的太多,只要干好工程,自己不会往心里去。

  谭母让谭父去买菜,不想谭父心脏病发,谭超然连忙找来司机,将父亲送入医院。给大弟弟打电话,当师长的大弟弟谭建国正在指挥“雷火行动”,给二弟谭志国打电话,二弟也在与外商谈生意,正束手无策之时,赵大强赶来,帮着料理病中的岳父。谭父病好,和赵大强谈及他与谭超然的事,谭父劝赵大强不要因为这种事耽误了自己的前程。

  一群人在庆林妻子的鼓动下,又来小饭桌闹事,他们抓住赵三强的同学在买菜时做手脚的把柄,让赵大妈将小饭桌的事情说清楚。经过落实,赵三强的同学的确在菜金上做了些手脚,但并不是庆林妻子说的那么严重。而此时赵大妈才发现,老是迁就庆林妻子并不是上策,决定将那件秘密说出。遂叫上方大叔,将庆林在战场上失误,致使失去生育能力的过程完完整整地告诉了庆林的妻子,庆林的妻子听到之后,如遭雷击。

  谭超然查体查出了肝炎,被母亲从家中撵出。无助的谭超然在大街上给赵大强打了一个电话,正在和关昕谈婚论嫁的赵大强听到消息,二话没说即去接谭超然。关昕对此若有所失。

第21集

  在医院赵大强为谭超然跑办各种手续。看着忙碌的赵大强,谭超然突然发现,自己从心底里根本离不开这个男人。

  知道大儿媳住院的消息,赵大妈连忙做好饺子来医院探望。并为儿媳叠被子,洗衣服,谭超然大为感动。而此时赵大强也天天往医院跑,当关昕买了鲜花来看谭超然时,发现赵大强正扶着谭超然上厕所。关昕才发现,自己好像是一个多余的人。又加关昕的丈夫在美国生病,回心意转的丈夫来信要求关昕去美国定居。于是,关昕给赵大强留下一封信,坐上飞机去了去美国。

  老婆婆近来一直生病,在赵大妈去医院看谭超然时突然病发。老婆婆临死之际请求方大叔娶了自己的儿媳。

第22集

  老婆婆逝世,赵大妈痛苦万分,方大叔劝慰赵大妈重找人字的另一半支撑,以最隆重的礼仪送走了这位和自己朝夕相处了几十年的老人。谭超然知道老婆婆病逝的消息,挣扎着从医院赶来为老婆婆送行。而此时,已知事情真像的庆林妻子,来到老婆婆遗像前哭祭,告诉老婆婆,自己不是生性那样,是心里一直太委屈。

  老婆婆死后,赵大妈突然感觉生活里缺少了一个重要的内容,显得没着没落的。新年将至,谭超然和赵大强已达成谅解,重新结合在一起,并一起去为儿子办了出国的手续。三强也得到了妻子的原谅,又回到了自己的公司。二媳妇因为在狱中表现不错,狱方也同意她回来过年。看着三个儿子和儿媳妇幸福地呆在一起,赵大妈多少有些怅然若失。三个儿子发现了母亲的心思,决定为母亲和方大叔办理婚事,而当众来到方大叔租的房子里时,看到的却是方大叔却留在门上的一封信。信中方大叔说自己决定回江苏老家,下辈子再娶赵大妈。

  众人在赵大妈丈夫、庆林的坟前找到了方大叔,赵大妈走到方大叔跟前,深情地对方大叔说,我不等下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