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苏静刚刚从大学新闻系毕业,通过男友武正军的关系,进入了一个股份制的媒体《时尚生活周报》当起了外聘记者。到单位的第一天就受命与主编汪显声一同去采访本市首例性骚扰案件。遗憾的是案件由于证据不足而遭败诉。

  中学生郝毅在晚上公厕时听到隔壁女厕有呻吟声,又见一个女人从女厕匆匆走出,恰逢苏静从旁经过,郝毅便请苏静进女厕查看,随后两人将一半昏迷的少女救出,原来这是一位被一个男扮女装的变态分子强暴了的花季少女,名叫斯甜甜,与郝毅同校;其父则恰是苏静采访的首例性骚扰案件的原告代理律师--本高赫赫有名的斯道兰。

斯道兰与其妻管桂珍接到消息后赶到医院,与守候在此的苏静和郝毅见了面,在是否报案的问题上,管桂珍却一反常态,甚至歇斯底里的进行阻拦,使苏静不解和疑惑,并深刻感受到这种性暴力女性受害者,受中国封建传统思想影响,宁可自己受侮辱受迫害也不肯站出来捍卫和保护自己的权益,反到自吞苦水。经过一番思考,从正义感和记者的责任感出发,在主编汪显声的支持下,苏静毅然写下了做为记者生涯的第一篇文章《女人对性暴力绝不沉默》披露了斯甜甜的遭遇,引起了社会极大的反响,斯道兰与妻子管桂珍也由此面临巨大的社会压力。

分集剧情:
第1集

  刚刚大学毕业的苏静去“时尚生活周刊”报到这天,正好赶上全国首例骚扰案件开庭。周刊主编汪显声见苏静长得漂亮,决定由苏静代替编辑部主任金丽丽去法庭采访。

  法庭上,原告律师斯道兰的言辞赢得了热烈的掌声。但因为证据不足,原告败诉。

  苏静很赞同斯道兰的观点,准备写一篇稿件,引导大众深层次思考。汪显声对她大加赞赏。

  苏静巧遇斯道兰的女儿斯甜甜被强暴,斯甜甜被送到医院,斯道兰希望用法律惩罚罪犯,但妻子管桂珍阻止,斯道兰流下了心酸的泪,苏静对性骚扰案件和性暴力事件陷入了思考之中。

第2集

  汪主编听了花季少女被强暴一事后,支持苏静根据此事写一篇深度报道。苏静准备把性骚扰和性骚扰和性暴力联系起来,深入地揭示一下女人不敢把受到的伤害公之于众的深层原因。

  回到家后,斯道兰试图说服妻子到公安局报案,但是管桂珍不但不同意丈夫的想法,还在没有征得女儿同意的情况下,谎称女儿突发高烧向学校替女儿请假,又劝说女儿退出学校的舞蹈队。甜甜的自尊心极度受伤,她希望到公安局报案,尽快抓到强奸犯扫除心中的阴影。面对女儿的伤痛、妻子的无助,斯道兰很矛盾,但他最终还是放弃了报案的想法。

  苏静因缺少素材文章写不下去,她向金丽丽请假出去采访,金丽丽醋意十足地让她直接和主编请假。当苏静了解到斯道兰的决定后,觉得自己有义务站出来为受到伤害却保持沉默的人们摇旗呐喊。

第3集

  甜甜上学后,曾经救过她的男孩郝毅决定每晚送她回家,甜甜十分感动。

  为了使自己的文章更有说服力,苏静找到了当天替甜甜作检查的医生,希望她能提供证据,结果毫无所获。苏静与郝毅应约来到斯家,苏静劝说斯道兰一家去公安局报案,尽快地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始终否决报案的管桂珍不顾斯道兰的劝阻大发雷霆,指责苏静与郝毅没安好心。斯道兰职责妻子没修养,心情复杂的管桂珍面对丈夫的不理解几乎心脏病发作,斯道兰抱着面容憔悴的妻子潸然泪下。从斯家出来后,苏静与郝毅相约做自己该做的事。

  苏静把写好的文章《女人对性暴力性骚扰绝不沉默》交给汪显声审阅,汪显声把文章中被强暴女孩的化名改成甜甜。文章发表了,斯甜甜的同学看了这篇文章后围着她说三道四,郝毅为了保护甜甜而自己被打,其它报社的记者也闻风而上,在斯家门口遇到甜甜后,不分青红皂白就对她拍照。对此管桂珍来到“时尚生活周刊”决心讨个说法,但没想到却遇上了她多年前的同学汪显声。

第4集

  管桂珍万万没有想到汪显声这个禽兽竟然当上了主编,她请求汪显声停止对斯甜甜一事的报道,汪显声表面答应了管桂珍的请求,暗里却为找到了另一个新闻点而高兴。他吩咐苏静去挖掘管桂珍不让报案的真正原因,还把管桂珍三十年前曾被体育老师强暴的秘密告诉了苏静。

  从编辑部出来后,管桂珍回想起文革时期被体育老师强暴后又被汪显声霸占的一幕,忍不住泪水涟涟。回到家后她像疯了一样翻出学生时期的照片,并狠很地将它撕碎。甜甜觉得妈妈很反常,并把这一情况打电话告诉了爸爸,但当斯道兰回到家时,管桂珍却表现得和平常没什么两样,蒙在鼓里的斯道兰感到莫名其妙。

  从汪显声那了解了管桂珍的秘密后,苏静找到斯道兰,希望从他那了解一些管桂珍的情况,可是斯道兰却对妻子的这个秘密毫不知情。为了证实这件事,苏静请求在派出所工作的好友董娴帮忙查看当年的案底,董娴答应帮忙,但却对苏静向她隐瞒女厕所强奸案一事十分不满。她想从苏静那里探听强奸案的消息,但是因为当事人拒绝报案,苏静对这件事只好闭口不谈。苏静让她去找另一个目击证人郝毅,董娴分析郝毅就是她的网友“独行侠”。

第5集

  董娴从郝毅那了解到有关甜甜被强暴的事后,立即向上级进行了汇报,警方决定马上立案侦察,但由于没有受害者的配合,调查进度十分缓慢。而就在这时,那个男扮女装的强奸犯又出现了,他在昏暗的街道上将一个女孩打昏后把她拖向了黑暗的角落。

  苏静得知又有一个女孩被强暴了之后,立即来到市立医院了解详情。原来受害者是一个三陪女,她怕报了案对自己不利,所以也选择了沉默。

  汪显声借讨论稿件为名找苏静个别谈话,苏静认为汪显声对自己稿件的修改有违新闻道德,但汪显声却笑她不了解新闻行当。谈话后汪显声开始对苏静动手动脚,金丽丽的到来让苏静躲过劫难,但是金丽丽却又一次遭受了汪野兽般的蹂躏。

  管桂珍意外地发现一身警装的董娴与女儿在一起很吃惊,她先找到学校的高老师让女儿推出舞蹈队,又找到董娴警告她不要接触甜甜。甜甜因为与郝毅在一起而回家晚了,管桂珍因此怀疑郝毅对女儿有邪念,并对甜甜恶语批评,还动手打了甜甜,受了委屈的甜甜偷偷离家出走。

第6集

  找不到甜甜的斯道兰夫妇与郝毅一起到派出所报案,报案后回到住处的郝毅竟发现甜甜就在电脑城前。甜甜认为爸爸妈妈歧视她,这让斯道兰夫妇很吃惊。斯道兰认为还是应该报案,而管桂珍则认为如果把女儿被强暴这件事公布出去,将来女儿就嫁不出去了。妈妈的话深深地印在了甜甜的心里,她决定不再理郝毅了,而郝毅则对甜甜的冷淡视而不见,仍然像个大哥哥一样照顾着甜甜,甜甜心里的疙瘩终于解开了。管桂珍想收郝毅为义子,希望这样可以消除郝毅对女儿的不利因素,斯道兰对她的想法不置可否。

  在董娴的帮助下,苏静终于找到了当年轰动一时的“校园强奸案”资料,但是苏静觉得把这件事披露出来不妥,想把稿子撤回来,汪显声却不同意。

  苏静和武正军相识纪念日这一天,武正军希望能和苏静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可是汪显声则要求苏静和他一起去陪局领导吃饭。受到冷落的武正军心情很糟,苏静回来后他先是冷言讥讽,然后又表白对苏静的爱,面对充满阳刚之气的武正军,苏静送上了满怀柔情,正当小两口情意缠绵时,汪显声打来电话。

第7集

  找不到甜甜的斯道兰夫妇与郝毅一起到派出所报案,报案后回到住处的郝毅竟发现甜甜就在电脑城前。甜甜认为爸爸妈妈歧视她,这让斯道兰夫妇很吃惊。斯道兰认为还是应该报案,而管桂珍则认为如果把女儿被强暴这件事公布出去,将来女儿就嫁不出去了。妈妈的话深深地印在了甜甜的心里,她决定不再理郝毅了,而郝毅则对甜甜的冷淡视而不见,仍然像个大哥哥一样照顾着甜甜,甜甜心里的疙瘩终于解开了。管桂珍想收郝毅为义子,希望这样可以消除郝毅对女儿的不利因素,斯道兰对她的想法不置可否。

  在董娴的帮助下,苏静终于找到了当年轰动一时的“校园强奸案”资料,但是苏静觉得把这件事披露出来不妥,想把稿子撤回来,汪显声却不同意。

  苏静和武正军相识纪念日这一天,武正军希望能和苏静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可是汪显声则要求苏静和他一起去陪局领导吃饭。受到冷落的武正军心情很糟,苏静回来后他先是冷言讥讽,然后又表白对苏静的爱,面对充满阳刚之气的武正军,苏静送上了满怀柔情,正当小两口情意缠绵时,汪显声打来电话。

第8集

  郝毅发现甜甜留下来的信、手机和信用卡时,预感情况不妙,立刻赶到派出所报了案,又通知了甜甜的父母。武正军和苏静在街上遇到了甜甜,当他们听说甜甜离家出走后,立即回头寻找。甜甜以做作业为名定了一间房,武正军和苏静赶到时,甜甜已经吃下安眠药。武正军撬开房门,和苏静一起把甜甜送到了医院。甜甜脱离危险后,斯道兰向女儿保证: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家人永远在一起。听了爸爸的话后甜甜会心地笑了。

  甜甜的自杀事件让武正军认识了甜甜的舅舅——房地产商管总,武正军认为自己的买房梦想就要实现了。

  两次救了甜甜的苏静得到了管桂珍的肯定和信任,管桂珍向她讲述了在文革时期的惨痛遭遇。这之后,为了讨好苏静汪显声正式任命她为编辑部代理主任,而金丽丽为副主任。认清了汪显声的苏静处处提防着他,汪显声几次想亲近苏静都没有得逞。苏静以新老主任交接工作为名,跟随金丽丽出去买东西。两个人互相谈心,关系越来越密切。

第9集

  金丽丽与苏静关系的密切让汪显声很不安,他恶狠狠地警告金丽丽把嘴管严。为了能快一点吃到苏静这块肥肉,汪显声给了苏静一张住房公积金申请表。一天夜里,汪显声通知苏静立即将填好的公积金申请表交到单位来。苏静只身一人来到单位,无意中看到汪显声的电脑里有一把枪正对着自己的图象,苏静感到一种无形的恐惧。交了表格后汪显声故意拖延时间想把苏静留住,董娴的到来使汪显声不得不放了苏静。

  董娴听苏静讲了汪显声存在电脑中的内容后,找到郝毅想把汪显声电脑中的内容拷下来,可是狡猾的汪显声已将电脑中的内容删除。回到家后,苏静劝武正军对住房公积金别抱太大希望,武正军向苏静追问原因,却遭到苏静的一顿奚落。最后,武正军拿出自己的五万元钱,决定如果没有公积金就贷款买房子。

  对苏静的进攻屡遭失败的汪显声不想放弃,他以替苏静办下了公积金为借口约苏静吃饭并把苏静带回了家。在家里,他试图强行让苏静屈服于自己,惊恐万状的苏静将汪显声推倒后逃走。

第10集

  惶惶张张逃走的苏静在街上遇到斯道兰,在斯道兰的开导下苏静的情绪好了起来,回到家后,她胡乱地向武正军发了一通脾气,搞得武正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第二天上班后,汪显声不但抹了苏静代理主任职务,还把苏静安排去干内勤,气愤的苏静与汪显声大吵,但没有想到汪显声竟颠倒是非,说苏静是为了得到住房公积金而勾引他。董娴建议苏静一同去看房子,苏静感到此事难度很大。因为有了住房公积金,武正军找苏静一同去看房子,苏静坚持要问房子贷款的价格,这让武正军无法理解。

  惶惶张张逃走的苏静在街上遇到斯道兰,在斯道兰的开导下苏静的情绪好了起来,回到家后,她胡乱地向武正军发了一通脾气,搞得武正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第二天上班后,汪显声不但抹了苏静代理主任职务,还把苏静安排去干内勤,气愤的苏静与汪显声大吵,但没有想到汪显声竟颠倒是非,说苏静是为了得到住房公积金而勾引他。董娴建议苏静一同去看房子,苏静感到此事难度很大。因为有了住房公积金,武正军找苏静一同去看房子,苏静坚持要问房子贷款的价格,这让武正军无法理解。

第11集

  董娴和黄葆华看到强奸犯胸前有一块胎记,他们来到医院,希望从医院的出生记录中找到胸前有胎记的人,但毫无结果。

  汪显声对苏静越来越苛刻,处处找苏静的茬,苏静的情绪丝毫不受汪显声的影响,这让汪显声十分气愤。苏静趁李局长和刘主任来编辑部办事之机,向局长反映了汪显声对她的不公,汪显声随即变通,在领导面前蒙混过关,但事后他对苏静大发雷霆,苏静面对他的丑恶嘴脸毫不示弱,势与汪显声斗争到底。

  因为苏静坚持不用住房公积金买房,而蒙在鼓里的武正军又不理解,他们终于闹翻了。躲到董娴那里的苏静,抵挡不住武正军的强烈攻势,终于又向爱情妥协了。最后武正军和苏静还是贷款买了房,汪显声为了满足窥视苏静的欲望,毫不犹豫地买下了苏静家对面的楼房。

  董娴与黄葆华对强奸案的侦察没有什么进展。甜甜决定以自己做诱饵,引出犯罪分子,亲手抓住那个坏蛋。郝毅认为这样做很危险,但是经不住甜甜的请求,最终同意了。

第12集

  郝毅和甜甜来到了街心花园,跟踪而来的斯道兰将两个孩子撵回了家。他们走后,斯道兰发现了金鱼眼。他拿着掌中宝跟拍时,不小心被发现,金鱼眼贼喊捉贼,结果众人认为他是个变态狂,不仅把他打伤,还把掌中宝所拍下的内容暴了光。这时幸好汪显声和金丽丽开车路过此地替他解了围,斯道兰想报案,但是汪显声劝阻了,汪显声还拿相机给斯道兰拍了照。各自离开后,汪显声声称掌握了斯道兰的短处,还对金丽丽恶语中伤,痛不欲生的金丽丽回到家看见甘心做家庭妇男的丈夫后更加伤感。

  当汪显声发现他惩罚苏静的阴谋没有得逞时,又决定按内勤标准给苏静发放工资,而且干得不合格还要扣工资,这就等于不给苏静开工资了。面对汪显声的猖狂,苏静决心向上级领导反映汪显声的情况。金丽丽怕苏静吃亏试图劝阻苏静,可是苏静看着软弱的金丽丽她决心更坚定了。苏静拿到新房钥匙后,编辑部的所有成员趁汪显声出去开会之机祝贺苏静乔迁之喜。房子装修好了,斯道兰、管总等人前去向武正军和苏静祝贺。可是正当武正军与苏静沉浸在幸福之中时,他们的生活却暴露在汪显声的长焦望远镜下。

第13集

     苏静又写了一篇稿子交给汪显声,却被汪显声退了回来。在彭大姐的帮助下苏静的稿子被另外一家报社发在头版头条,苏静看到刊发的稿子兴奋不已,而汪显声则气愤的向编辑们兴师问罪,金丽丽站出来承揽责任,被汪显声大骂,苏静对汪显声的横行霸道忍无可忍扬言要告汪显声。无法发泄心中愤恨的汪显声将金丽丽带到他新买的房子里,进行性虐待,被打得遍体鳞伤的金丽丽拿着一万元回到家里后,丈夫接过金丽丽的“奖金”兴奋不已,当他得知妻子受伤后无计可施。

  第二天苏静到局里去反映情况,局里决定有费总编接待苏静。苏静向局里反映了汪显声种种恶行。可是当苏静走后,局里却认为苏静是一个不安分子,还提醒汪显声注意言行、防备苏静。苏静回到报社后,汪显声向大家宣布“时尚生活周刊”被评为优秀新闻单位,汪显声也成了媒体风云人物。面对这一结果苏静放声大笑。金丽丽以买办公用品为名将苏静约出,劝苏静辞职。苏静希望金丽丽也站出来指证显声的罪行,可是金丽丽不敢。

第14集

  汪显声吩咐金丽丽盯着苏静,金丽丽秘密地让彭大姐向苏静通风报信。在与彭大姐的交谈中苏静得知,原来彭大姐是“时尚生活周刊”的二把手,后来因为发现了汪显声的问题试图揭发,但最终却把汪显声这个流氓斗红了。与彭大姐分手后孤独的苏静找到了斯道兰,向他诉说汪显声骚扰她的情况,斯道兰表示支持苏静运用法律武器与汪显声斗争。但董娴却提醒苏静,如果要在斯律师的帮助下告汪显声,恐怕管桂珍这个证据来源就要丧失了。

  当苏静把她到局里告汪显声,并且打算辞职的决定告诉武正军时,武正军着实被吓了一跳。第二天武正军来到“时尚生活周刊”替苏静交辞职报告时,恰巧遇上了汪显声,汪显声话外有话地说苏静太招人,而金丽丽却告诉他苏静是个正派的姑娘。

  苏静找到李局长再次反映汪显声的情况,但是李局长的一翻说辞让苏静大为失望。苏静决定另谋高就,可是接到局里电话的单位都对苏静的到来退避三舍。

第15集

  找不到工作的苏静开始写小说,小说的名字叫《决不沉默》。为了使小说更充实,苏静到斯道兰那体验生活。跟着斯道兰跑了一会案子之后,苏静决定回家继续写。斯道兰应邀到苏静家小坐,这一幕恰好被一直窥视苏静的汪显声看到,他用长焦镜头拍下了苏静与斯道兰在一起时的照片,又把他拍到的苏静与武正军亲热的照片从电脑里调出来,看着这些照片他的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正在上班的武正军接到一个电话,说他有绿帽子戴了。找不到苏静的武正军跟着一位哥们出去喝酒,恰巧遇上刚打赢了一场官司的斯道兰带着苏静来吃饭,武正军假装给苏静打电话问她和男的在一起还是和女的在一起,气愤的苏静挂断了电话,不再理武正军。斯道兰劝苏静以后要给男朋友留点面子,苏静不以为然。苏静与斯道兰走后,武正军的朋友怀疑苏静移情别恋了,这让武正军非常不爽。回到家里后,苏静仍然很生气,根本不听武正军的解释,窥视到这一切的汪显声又打来骚扰电话。

第16集

  汪显声将偷拍下来的照片重新组合,用电脑制作出一张斯道兰与苏静拥抱的照片,并把这张照片分别寄给了武正军和管桂珍。然后又利用斯道兰挨打那天拍的照片在网上公布了一条消息:搞偷拍遭人痛打!大律师竟是色狼!郝毅、甜甜、董娴、看到了这则消息后十分气愤,董娴决定找出发布假消息的人。

  武正军收到照片后,对斯道兰大打出手。苏静及时赶到制止了武正军的卤莽行为。真相大白后,武正军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却得不到苏静的原谅,苏静决心与武正军分手。斯道兰劝苏静站在男人的角度上去思考一下这件事,不要让敌人的阴谋得逞。董娴认为现在不是志气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寻找制造假照片的人。在大家的开导下,苏静又回到武正军的身边。在分析案情时,大家都想到了汪显声。

  管桂珍收到了斯道兰与苏静的照片后,默默地将照片撕毁,打算对斯道兰的“所作所为”忍气吞声。甜甜则对爸爸的行为十分气愤。

第17集

  甜甜不理解妈妈为什么要对爸爸的行为默默忍受,管桂珍无奈之下向女儿讲出了她在文革时期的不幸遭遇。甜甜体会到了妈妈深藏在心底的悲伤,从而她也联想到了自己,她人人为郝毅只是同情她,再次决定离开郝毅。

  苏静还在因为武正军打了斯道兰而生气,回到家后他们谁也不理谁。躲在家里窥视的汪显声看到这一切不知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没有,在苏静和武正军出来散步时,汪显声又打来骚扰电话,然而却被武正军大骂一顿。气愤的汪显声不知怎样发泄,在接待完黄葆华假扮的物业人员后,又找来金丽丽发泄愤恨,金丽丽从汪显声家出来时,恰好被苏静和武正军看到。

  第二天,武正军以广告客户的名义约金丽丽出来,金丽丽按时到来,得知徐总就是武正军时,金丽丽特别高兴。她依然不相信苏静能斗得过汪显声,自己也不敢站出来。当苏静说出汪显声怎样在网上陷害斯道兰,又怎样把处理过的照片寄给武正军时,金丽丽十分吃惊。

第18集

  金丽丽回到报社后,汪显声认为她放跑了一个大客户,因此扬言要撤金丽丽的职,让她也去干清洁工。金丽丽认为她跟汪显声的一切都应该结束了,决定与苏静联名控告汪显声。

  在学校的体操教室里,失落的甜甜得到了郝毅的安慰,两颗纯洁的心终于释化了误解,正当他们拥抱在一起彼此享受着崇高的信任和真挚的情感时,管桂珍与高老师来了,向高老师做了解释后,他们跟着斯道兰去派出所辨认金鱼眼。

  斯道兰得知金丽丽也要控告汪显声后,决定立即与苏静一起去见她。管桂珍听说苏静要控告汪显声,顿时心脏病发作被送进了医院。安顿好妻子后,斯道兰与苏静、武正军找到了金丽丽,金丽丽向他们道出了汪显声的众多恶行,并保证可以出庭作证。金丽丽离开家后,汪显声来到了她家,并收买了她的丈夫。从金丽丽家出来时,汪显声接到管桂珍约他的电话,他欣然应允。管桂珍回到家里拿了一把刀,想趁机杀了汪显声这个恶棍,没想到刚走到楼下就碰上了吃完饭回来的甜甜和郝毅。

第19集

  久等管桂珍不来的汪显声拨通了斯家的电话,管桂珍慌称家里突然来了客人不能付约,汪显声咒骂着离去。

  金丽丽回到家后,丈夫劝她不要和汪显声打官司,结果遭到金丽丽一顿臭骂。第二天金丽丽和苏静一起签了委托斯道兰为她们的律师的协议。斯道兰表示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寻找证据,一听证据不够金丽丽心里顿时就没了底,但她还是与苏静相约分头找证据。金丽丽的丈夫老关看妻子心情不好,自己去报社找汪显声,汪显声见机行事,给老关找了一份大厦保安的工作,这一下老关算彻底被汪显声收买了,她把妻子委托斯道兰为律师想告汪显声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而且还答应帮汪显声看着金丽丽。

  汪显声得知金丽丽已经与斯道兰签了协议后,立刻赶到了金丽丽家里,面对汪显声的淫威,金丽丽又软弱下来,她决定撤出对汪显声的控告。击退金丽丽之后,汪显声又通过孙院长在管桂珍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管桂珍约来,打算利用管桂珍的弱点来控制斯道兰。

第20集

  受到汪显声威胁的管桂珍为了不牵制丈夫打算离婚,斯道兰了解到实情之后,将离婚协议书撕的粉碎。

  苏静为了能够取得证据,独自一人带着录音机去约汪显声。汪显声早已猜出了苏静的真实目的,苏静上了他的车后,他要求搜苏静的身,恐惧的苏静从他的车里逃了出来,恰好遇上出来寻找她的武正军。

  甜甜与郝毅指证金鱼眼马大铭就是那个男拌女装的强奸犯,得知事情败露的马大铭绑架了汪显声,汪显声把马大铭藏在了新买的那座房子里,不仅好吃好喝地供着他,而且还给他买来了女性用品。

  开庭那天老关按照汪显声的指示把金丽丽锁在卧室里,正当法庭上难分胜负时,金丽丽由儿子扶着出出现在众人面前。穷凶极恶的汪显声一看这场官司对他不利,又重金收买马大鸣去杀苏静。正当马大铭拿着匕首向苏静刺去时,警察及时赶到将他逮捕,汪显声也因雇凶、窝藏罪犯而被捕。两个恶魔终于得到了法律的严惩,人们的生活重又归于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