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故事发生在1945年的夏末,时近立秋。曾经猖狂一时的日本侵略军已经成了秋后的蚂蚱,但冥顽不灵的军国主义分子却不甘心失败,丧心病狂地准备使用细菌武器。就此,一场斗智斗勇的战斗,便在古老的省城展开了……

  杨晓冬是地下党派到古城的新领导人。刚一入古城,杨晓冬便因汉奸特务的破坏而无法与古城地下党取得联络,而古城地下党也遭受到了重大的损失。但面对不利状况,杨晓冬却并未慌张,而是在拉车工人韩燕来等革命群众的帮助下,积极地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斗争。为查出叛徒,杨晓冬即使在初恋情人、古城地下党员银环面前,也隐瞒了身份。直到亲赴高府,查出是进步人士高鹤年在策反时的一时不慎后,方才表露了自己的身份。而此时,日军的细菌武器也已偷运进了古城。在蒲记药房的药库中,运送细菌武器的龟山因意图强暴小曼而被韩燕来打晕。打斗中,细菌武器的样本不慎被混入药库的众多药剂当中,数据资料被韩燕来无意中带走,而力图掩护韩燕来的小曼却被日本特务头子多田抓走了。

  杨晓冬为了促成治安军起义,假扮医生只身前往伪团长关敬陶家中,劝说关敬陶。而在离开伪军司令部的时候,却正巧遇上多田要乘车离开。急中生智的杨晓冬果断地登上汽车,劫走了多田。而多田却在与杨晓冬的首次交锋中落尽了下风。受尽折磨的小曼虽用假样本骗过多田,却也被残忍地杀害。脱身后的杨晓冬为了制止多田得到细菌武器而积极布置、主动出击,派武工队梁队长和韩燕来只身闯入汉奸特务机构黑衣社,成功抢会数据资料。更利用多田胁迫高鹤年宣布易帜制造舆论的机会,不但在敌人鼻子底下救出了宁死不易帜的高鹤年,还一举击毙伪省长吴赞东,进一步暴露了鬼子与伪军的无能。但是,在叛徒高自萍的带领下,细菌样本终于被多田抢到,而金环与杨晓冬的母亲也被敌人抓住。在敌人面前,宁死不屈的金环为了保护关敬陶而壮烈牺牲,深受感动的关敬陶更加坚定了起义的决心。而高自萍却也在榨干情报之后,被多田杀死。

  最后的决战到来了,多田以杨母为要挟,逼迫杨晓冬投降。而杨晓冬将计就计,以身做饵、引蛇出动,将多田引到省府大楼。楼顶,杨母为了保全儿子而跳楼自杀。多田正在得意,却听见藏有病毒的黑衣社中枪声大作,急忙回赶。此刻的黑衣社,被地下党挑唆的治安军和黑衣社特务正在火并,而武工队已经偷偷换上了病毒小组的装备,抢到了病毒。多田虽然赶来,却也于事无补,而关敬陶更趁乱指挥治安军救走了杨晓冬。

  准备带病毒离城的韩燕来和银环却被特务盯上,韩燕来壮烈牺牲,而银环和病毒却又落入多田的手中。此时,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关敬陶带领治安军起义,控制了省城。多田没有了往日的威风,只能带着病毒胁持银环慌乱地逃窜。城外河滩,多田叫嚣着同归于尽,而看透他懦弱本性的杨晓冬,以大无畏的勇气彻底摧垮了多田最后一丝抵抗,一阵枪声过后,杨晓冬轻蔑地从颤抖着缩成一团的多田手中取过病毒样本。

  晨阳高挂,这是古城新生的一天。而城中那面高悬了多年的太阳旗,在这一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已永远地不见了。

分集剧情:
第1集

  一九四五年夏未,时近立秋。

  八路军将于立秋当日攻打省城。城内地下党已促使伪省长承诺开城接应。而杨晓冬就是为此来与城内地下党会合的新领导人。

  深夜,连日的奔波使杨晓冬有些疲惫,不慎惊动了伪军,身受枪伤。紧要关头,武工队梁队长的两声枪响,令伪军闻风丧胆为大局着想,自觉枪伤无碍的杨晓冬决定,按计划进城与联络人接头。

  城中宴乐园包间。为了不让自己和身为地下党的侄子高自萍丢脸,性格高傲的省府参议高鹤年逼伪省长吴赞东策反伪军头目高大成。顾不上高大成不敬的吴赞东劝说高大成开城接应,谁料高大成却报告了日本宪兵司令部。为求自保,吴赞东将事情阖盘托出,使地下党行动暴露。

  午时。前来接头的说书人察觉有异,自知行动暴露。危急关头,说书人将任务托付给拉车工人韩燕来后,挺身而出,以壮烈牺牲来警示杨晓冬躲避。

第2集

  枪伤加上连日劳累,杨晓冬发起高烧,但做为党组织派来的地下党领导,面临困境绝不能坐以待毙。一番分析后,杨晓冬决定利用身份尚未暴露的优势,以银环昔日男友身份出现,从旁开展工作,迅速查清原委。

  省城地下党五名成员三名牺牲,唯独高自萍脱逃,银环本能地感觉有蹊跷。此时,高府管家带来口信,说日本人不会追究,请高自萍回家养伤,更加深了银环的疑惑,而高自萍却也一头雾水。

  辅仁医院内科,分别五年的银环与杨晓冬都有些局促。为了查明叛徒,面对银环,杨晓冬只说来做药品生意。

  入夜,银环按约来见杨晓冬,犹豫中与杨晓冬同坐洋车来到高府。高府,杨晓冬表明身份,要高鹤年拔通吴赞东电话,将吴赞东请到高府,查明事情原委。之后,更利用高大成与蓝毛的冲突,在韩燕来的帮助下安然离去。

第3集

  发烧的杨晓冬在韩燕来家中昏迷了一天一夜,可把韩燕来和妹妹小燕子急坏了。无奈中,小燕子去辅仁医院找银环,韩燕来则去蒲记药店找青梅竹马的蒲小曼讨西药。到了辅仁医院,小燕子机灵地躲开特务见到银环。借助同时当班的小叶,银环从后院脱身。可见到杨晓冬后,杨晓冬却因为银环的冒险而发起了脾气。

  陶小桃来医院复检,假扮银环的小叶漏了馅儿。特务要闯陶小桃的诊室,被关敬陶阻挡。银环借机及时赶回,让特务无话可说。而关敬陶临走时吩咐,两日后改由治安军派车接大夫去司令部。

  入夜。城外八里庄,关东地区派来的交通员,向金环交待了一项十万火急的任务。而在西下洼租屋,杨晓冬的高烧也越来越严重逾重,拼着最后一点清醒,杨晓冬坚令不许去找银环。看着杨晓冬痛苦的样子,几人只能苦苦捱着天明,好再想办法。

第4集

  晨,梁队长敲开金环家门,得知省城地下党遭破坏,杨晓冬下落不明的情况。而关东地区地下党急报,今明两日鬼子有极为重要装备进入省城,武工队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拦截鬼子装备进城。

  日当正午。杨晓冬毫无起色,韩燕来去找小曼,想再要一些退烧消炎药,而小燕子则去辅仁医院,希望能让银环带着医药器械再来一趟。

  蒲记药房已经被鬼子悄悄把守起来。原来秘密武器已混在药品中偷运进来!药库中,龟山意图强暴蒲小曼,被赶来的韩燕来打倒。蒲小曼怕韩燕来被抓而假装是八路军偷袭。无意中,细菌武器的数据手册被韩燕来带走,但那瓶致命的细菌武器却混进成堆的药品之中。恼羞成怒的多田枪毙了龟山,而蒲小曼也被抓走。

  当杨晓冬从周大伯处得知小燕子又去找银环来替自己看病,当即强打精神离开了西洼地,抢在特务封锁之前混了出去。夕阳将斜,担心一直杨晓冬的银环来到自己房门前,正要开门,水房里闪出虚弱的杨晓冬。

第5集

  清晨,杨晓冬在护士宿舍醒过来,身体已好了很多,便开始部署重建城中地下党组织,并要银环伺机出城联络,通知梁队长领人进城补充力量。同时,杨晓冬决定亲自与治安军团长关敬陶接触。而高自萍则要先排除在工作范围之外。此时,关敬陶接大夫的车来了,杨晓冬抓住机会假扮医生上了汽车。

  治安军的牢房里,懦弱的高自萍顺着高大成的审问,强撑着最后一丝清醒,将一切全都推给了伪省长吴赞东。而本想借助与多田私人关系营救侄子的高鹤年,却成了多田的人质。

  和关敬陶一见面,杨晓冬也不隐瞒,直接说明身份和来意,劝说关敬陶起义接应攻城。缺乏主见的关敬陶虽不敢乘机抓杨晓冬,却也无法答应起义,只盼着杨晓冬快些离开。而就在杨晓冬离开之时,却遇上多田也要乘车离开。急中生智的杨晓冬果断登上汽车,劫走了多田。而多田却在与杨晓冬的首次交锋中落尽了下风。

第6集

  第一次与杨晓冬交手便落尽下风,不但令多田异常懊恼,更令他坚信样本和手册在杨晓冬手中。而不知杨晓冬将要何为的多田,则完全处于被动。眼下,高自萍是多田的唯一希望。

  杨晓冬与韩燕来重见,杨晓冬获得了意外情况,大闹药店之人竟然是韩燕来!而藏着册子的洋车却被车行没收了。几个人立刻凑钱,让韩燕来和妹妹去车行赎车,可那辆车却已配给了别人。金环将老蒲约了出来,晓以大义,让他协助地下党工作,将金环接纳入药房工作。而梁队长也带了四名精干手下,潜入省城。

  夜里,高自萍收拾细软准备逃跑,却被蓝毛堵了回来。一通威胁之后,高自萍梦游一般回到自己卧室,想到杨晓冬多年来在银环心里占据的不可动摇的位置,高自萍便嫉火中烧,似乎为自己将要进行的出卖找到了一些实在的理由

第7集

  清晨,面对死亡,高自萍彻底崩溃了。不顾叔父,叛国投敌,表示从此为皇军卖命,任羞怒的高鹤年破口大骂也无济于事。而为了打击地下党的气势,多田宣布高鹤年私通共党,被皇军抓获感化,不日即将在省府大楼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易帜。

  新的地下党组织在杨晓冬的领导下又重新开始工作,对于银环来说,一半是欣慰一半是烦闷。银环对金环表露心事,而金环虽直觉银环情绪有问题,但一时却也不知应如何是好。

  韩燕来的洋车找到了,可却被黑衣社包了。杨晓冬安排计策让梁队长替换车夫,借机抢回数据手册。可徒遇变故,梁队长与韩燕来被蓝毛识破,身陷黑衣社。但梁队长却凭着机智勇敢,不但把洋车送了出去,更令蓝毛一伙不敢轻举妄动。而杨晓冬此时,却因为武工队员无法理解地下党的工作原则而苦恼。

第8集

  梁队长虽暂时控制了屋内的局面,却无法安然离去,因为院子里就是特务。正在形势危急,门外街面上突然传来枪响,迅速地其它几个方向枪声也响起来。梁队长不由分说,拉了韩燕来趁乱出院。

  天黑,众人陆续回到金环老屋。杨晓冬向大家讲明了细菌武器的危害与任务的重要性,并特别批评了金环和三名武工队员,白天的行动虽然达到目的,但由此暴露出来的目无组织纪律,在此后的行动中必须严格杜绝。

  韩燕来在黑衣社的卤莽,提示了多田,地下党只拿到资料没有拿到样本。而受尽折磨的小曼虽用假样本骗过多田,却也被残忍地杀害。而看着小曼的尸体,金环琢磨着日本人转一圈到这儿来害死小曼,到底是什么意思。金环还不经意注意到,小曼的左手食指指甲断裂,手指上的血和着胸口的血流在一处。

第9集

  高鹤年易帜的记者会日益临近,高鹤年始终大骂日寇汉奸决心赴死,而负责看管高鹤年的关敬陶,在银环的旁敲侧击下也有所触动。而得知情况的地下党,也开始紧张地布置营救高鹤年。

  高自萍觉得自己为银环付出许多,可自从杨晓冬出现之后,银环却离自己越来越远,银环在安慰高自萍时不慎吐露了杨母的住处。而杨晓冬听金环叙述了小曼遇害的事情后明白了多田刚刚拿到样本,但也只能再想办法。

  黄昏的时候,郁郁的高自萍回到高府,一位车夫塞入一张纸条,字条是地下党的行动布置:明日易帜记者会,组织安排营救高鹤年。高自萍只需去看望叔父,通知高鹤年做好准备。到时候枪一打响,自会有人接应掩护趁乱离开。高自萍愣了半晌,叔父在他心里早就没了,他拿起电话拔通了多田。

第10集

  多田接到高自萍的通报并不意外,只是有一些疑惑,猜不透为何杨晓冬要在这种紧要关头,仅仅为了高鹤年为了而甘冒如此风险?解救高鹤年是假,另有所图是真。而对于自以为是又急于找回面子的大和武士多田来说,这正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关敬陶被命令押送高鹤年,行至半路突遇埋伏,才发现自己所押送的不过是个诱饵,但杨晓冬所施的却也只是疑兵之计。而梁队长更借机控制了关敬陶,成功混入省府大楼。此时真正押送高鹤年的蓝毛,却正被小燕子撒下的铁钉困在路上,虽有重兵保护但还是动弹不得。

  省府三楼大厅,久等不见高鹤年的记者们开始烦躁起来,高大成也渐渐有些应付不了了。此时,大厅的门开了,走进来的竟不是久候不到的高鹤年,而是胆颤心惊的高自萍。

第11集

  蓝毛一行当街戒备,风声鹤唳。战战兢兢的直到日本宪兵队临时又抽了一辆卡车过来,才又押着高鹤年往现场去。而士可杀不可辱的高鹤年却极不配合,蓝毛无奈,只得先把高鹤年先押入二楼夹层大屋。恼羞成怒的多田准备让高自萍顶替宣布投降,然后将高鹤年当场处决。

  戒备森严的省府大楼中,吴赞东被金环就地正法,瞬时一片混乱。张网已久的蓝毛带领手下倾巢而出,却正中了杨晓冬的计策,早已潜入的杨晓冬和梁队长不但乘机救走了高鹤年,更抓住蓝毛,擒住多田,逼问出了病毒样本的下落。但却因得知小曼死讯的韩燕来的冲动而使蓝毛逃脱。

  多田又一次惨败于杨晓冬的手下。天已黑尽,省府大楼空静无人。杨晓冬坐在八层办公室省长的座位上,沐临着悄悄的夜风闭目慎思。这场行动表面上大致告捷,但夺取病毒样本依然毫无进展。立秋将至,策反工作该如何突破?

第12集

  省府易帜事件,关敬陶虽并未被追究,但却也对高大成寒了心。而恼羞成怒的蓝毛将怒气都撒在了高自萍身上,高自萍为求自保,卑鄙地将银环的地下党身份供了出去,并指天发誓只要抓到银环就能抓到杨晓冬。但此时的杨晓冬与银环,早已安全转移。

  治安军马上出城抢粮扫荡,梁队长要回去安排部下应对。经过商量,杨晓冬布置金环先走一步将病毒资料手册带给上级组织,联络已陆续集结到附近的八路军先头部队,暗中汇合梁队长人马打伏击,彻底摧毁敌人的抢粮行动,给城中策反工作提供外围声势。而在攻城之前,武工队全部进城,即使硬攻强夺也要从日本宪兵司令部内抢出病毒样本。

  治安军扫荡行动落入武工队和八路军先头部队的合围。先头团被打散,高大成逃回省城,关敬陶被捕。为了促使关敬陶起义,金环以关敬陶逃跑为名目,放了关敬陶和关团的营长卫兵。

第13集

  因特务告发,关敬陶被高大成软禁,拘在小院里寸步难行,陶小桃急忙向银环求救。而此时,多田和阿部在听日本国内广播,天皇的声音在广播里空洞地回响,美国人在广岛、长崎各扔了一枚原子弹,战火烧到了脆弱不堪的弹丸岛国上,大日本帝国要完了。高大成与蓝毛的争执,也是愈演愈烈。

  老蒲自小曼死后,无心打理药店,所有库存紧俏西药剂陆续出手,打算清了盘关门大吉。而当多田回到宪兵司令部后院,却震惊地得知那瓶样本只是普通的盘尼西林液体试剂。多田再次搜查蒲记药房时,老蒲为了报仇而被枪杀。

  鬼子离去,金环潜回药店,老蒲已经奄奄一息。杨晓冬推测出样本可能被送往就是辅仁医院,银环和金环自告奋勇潜入医院查找样本。而此时的多田和蓝毛,也正带着黑衣社全体特务,在高自萍带领下火速赶往辅仁医院。

第14集

  装扮成医生的金环终于找到了样本,却因高自萍的出卖而被敌人抓住。面对敌人,金环毫不屈服,但却无法坐视无辜病人被病毒残害。卑鄙的多田拿到了样本。而银环和韩燕来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多田和特务将金环带走。

  武工队已经按照杨晓冬的计划,秘密集结在城外二里屯煤场一带等待命令。金环被捕令梁队长心如刀割,而银环也恨自己原本还对高自萍抱有轻信。此时,组织上指示,日寇失败已成定局,攻城之日延后,争取和平解放省城。

  多田刚刚重获样本,阿部旅团长便传达关东军本部指令,病毒武器投放计划终止,资料样本就地销毁。但阿部却默许不甘失败的多田将细菌病毒小组秘密转移到黑衣社,以为日本开脱责任。而梁队长当街击毙了指认关敬陶的特务,为关敬陶消除了内部指认人证。

第15集

  直接听命于多田的病毒小组撤到黑衣社。而多田将严刑拷打后的金环与高自萍一同提到地下密室。而当叛变的高自萍得知多田要用自己实验细菌武器时,虽立刻供出了杨晓冬母亲的住处却依然难逃一死。而金环也为了保护关敬陶而壮烈牺牲。

  关敬陶躲过一劫回到家中,几番思量自觉有愧,无法再无动于衷地,遂将金环牺牲、病毒藏在黑衣社、杨晓冬的母亲危险通知了银环。而得知消息的银环急奔出城希望能通知杨母。

  得知母亲遇险,杨晓冬虽心如刀搅,但为夺取病毒样本却只能先将亲人安危置于一旁,必须趁着黑衣社特务倾巢而出之时,做长远计划抢夺黑衣社内病毒。而当银环往八里庄方向飞赶之时,一众特务已到了八里庄外围。蓝毛命令手下远远在庄口下车,自己领几个人先进入庄内打探清动静。

第16集

  不熟悉环境的蓝毛找错了人家。银环也终于赶到杨母家,但却为时已晚,特务已经到了门口。杨母镇定地让银环躲进暗壁,镇定地跟着将特务稳住,保护了银环。而在待在城中西下洼的陶小桃终于想通,主动要求去劝关敬陶起义,

  陶小桃和杨晓冬来到城防营,陶小桃拔通家中电话,劝说关敬陶配合地下党做事,命令城防营听从杨晓冬指挥。而正在关敬陶犹豫之时,武工队迅雷不及掩耳地解除了城防营的武装,准备在此等待蓝毛,收拾黑衣社特务。而早有此意的城防营长当然积极配合。

  蓝毛坐在小轿车里,一行人行到离城门还有一里多地的时候。路中间冒出一队治安军拦查,蓝毛刚要发作便被打晕。但蓝毛虽然被抓,可是杨母却已经被他狡猾地由另一拔特务押带回诚。此次行动虽未能救出杨母,但制造黑衣社与治安军矛盾的目标却已经达成。

第17集

  劫蓝毛的,正是换上治安军服的武工队。梁队长把特务都押到城防营,看在特务眼里,已经摆明了是治安军通共。再无退路的关敬陶只能下定决心趁早起义。

  众人正在担心杨母的安危,杨晓冬不声不响站起来,走到指挥部的电话机边,直接拨通黑衣社,要与多田通话。而多田做梦也没有想到,杨晓冬不但直接打电话找他,更提出要用蓝毛来换样本。多田虽然无法猜透杨晓冬的念头,却依然以杨母为人质,进行要挟。

  放下电话,杨晓冬向众人说明了自己的计划,原来杨晓冬是要以身做饵,夺取样本!而蓝毛自以为机警地逃离武工队,却不想正中杨晓冬的计策,将韩燕来也带回了黑衣社。而此时的多田必须要做的,就是要从阿部手里获得调动宪兵队的许可,以应对明天的决战。

第18集

  这是省城各势力紧张揪心的一天。阿部已得知日本将要投降,而多田却无法接受这一事实,疯狂地叫嚣要战斗到死。阿部表示可将宪兵队的指挥权交给多田,但为了掩盖真相,东关军本部决不会承认细菌病毒武器的存在。多田将绝望和疯狂藏在心里,闷头赶回黑衣社。

  省府大楼后街地下室,银环陪着杨晓冬。母亲遇险不但无法施救,还要以母亲的名义实施行动,杨晓冬此时心中起起落落。而此时,关敬陶也开始积极地为起义做准备。

  杨晓冬镇定地来到省府大楼八层的省长办公室,拨通了多田的电话。一通电话交锋之后,杨晓冬来到十层楼顶。不一会,多田便带着宪兵队保卫了省府大楼。此时的省城,已经在多田的命令下,被封锁了。而关敬陶则被困在了高大成的身边。

第19集

  预先潜入黑衣社的韩燕来和另一名武工队,这时一身特务行头从隐蔽处出来,混入杂乱的治安军和特务中,往后院而去。而在黑衣社外面,多田和蓝毛自以为万无一失的埋伏,却已被梁队长看穿。

  多田押着杨母上到楼顶天台,宽阔的天台,杨晓冬临风而立,丝毫没把周围的日本宪兵放在眼里。天台上,一番较量,为了不令儿子为难,深明大义的杨母纵身跳下大楼自杀殉难,使多田再无从要挟杨晓冬。

  黑衣社内,韩燕来俩人不但摸清病毒小组的密室所在,更挑拨治安军与黑衣社的冲突,开枪制造混乱。梁队长施计令在外埋伏的特务与黑衣社内的特务火并。武工队正好乘机乔装打扮控制了病毒小组,拿到了病毒样本。而关敬陶更乘乱救走了被多田带回黑衣社的杨晓冬。

第20集

  担心关敬陶的陶小桃打电话回家,却不料正被来抓人的蓝毛接到,暴露了自己和银环的位置。而关敬陶已经控制了高大成,治安军也纷纷表示要易帜打日本人。

  此时,阿部的收音机中,日本本岛电台反复回荡着天皇疲惫的声意。天皇诏令接受波茨坦公告,诏书大日本皇军全面停战投降。而被蓝毛抢回的病毒样本却好似一针兴奋剂,令多田更加的疯狂起来。

  在治安军和地下党的追击下,多田带着细菌小组押着银环四处逃窜。城外河滩,多田叫嚣着同归于尽,而看透他懦弱本性的杨晓冬,以大无畏的勇气彻底摧垮了多田最后一丝抵抗,一阵枪声过后,杨晓冬轻蔑地从颤抖着缩成一团的多田手中取过细菌样本。

  晨阳高挂,这是古城新生的一天。

  城中高悬了多年的那面太阳旗,在这一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已悄悄地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