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是一部描写一个特殊的领域——医药研究及制药领域中发生的故事的电视剧。

  这是一部具有较强风格的情节剧,我们可以把它称为商业间谍片。剧中人物围绕一项重要的医学成果“黑郁金香”展开的种种阴谋与反阴谋,控制与反控制,构成本剧主要情节。

  本剧不是观众常见的警匪片,本剧中正与邪、善与恶的较量,不是通过通常影视剧中爱用的暴力和血腥场面,而是通过正反双方智力与意志的较量展示出来,通过欲望与良知、通过心灵的剧烈震荡表现出来!我们的目的是给观众提供一部较高品味的娱乐剧目,提供一个主题健康令人昂奋向上的精神文明产品。

  本剧着重刻画了西海医院院长徐谦、高级医学专家凌知渊、凌子墨父女、嫉恶如仇的律师汪晓寒以及一市之长贺世凡等几个正面形象。这些勇敢机智一腔热血的斗士们,冒着生命危险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成功揭开了某家国外制药公司(片中虚拟的西方G国)在中国非法牟利的黑幕,并挫败了这家制药公司企图偷窃中国的重大科研成果的阴谋。这是一首英雄的颂歌,倒下的英雄和活着的英雄用活生生的形象告诉人们,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共和国的土地绝不是犯罪分子的天堂和冒险家的乐园!任何形式的犯罪活动在中国大地上只能以悲剧收场!在突发的公共安全危机面前,党和政府坚强有力地站出来,最大程度地保护着人民的生命安全,谱写出感人的篇章……

  本剧具有极大的虚构性,剧中那家国外制药公司不涉及具体的国家和企业,剧中设置的所有情节人物包括药物名称病毒名称都是虚构的,无须跟现实生活中的人和事对号入座。

  一家跨国制药公司“葛安公司”,与国内某沿海城市合作兴建了一座大型生物工程基地。西海医院院长徐谦,感觉到葛安在医院下属的肝病医疗中心干着某种非法药物实验的勾当,但对方组织极其严密,违法活动不着痕迹。徐谦又发现葛安的人还意图窃取自己的导师、在世界流行病领域享有盛誉的肝病中心主任凌知渊正在秘密研究的某项重大科研成果(“黑郁金香”病毒研究)。

  职责和良知让徐谦决定查出黑幕。而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黑幕的操作者信任自己。此时,徐谦发现自己患了一种不治之症——肌肉萎缩症。他知道最多半年时间,他就将躺在病床上,而最多两年时间,他将辞别人世。徐谦义无反顾地上了葛安公司的“贼船”,经过一场对方精心策划的“考试”后,徐谦成了生物工程基地的CEO……

  葛安公司断定凌知渊手上的秘密研究具有极大的商业价值。于是他的女儿、高级流行病学专家凌子墨被从在国外的葛安总部派回了西海。她的身份是生物工程基地高级顾问,但总部的秘密意图,是让她慢慢接近其父手中的秘密研究,助其父一臂之力,并在她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医学情报透给葛安……

分集剧情:
第1集

  智慧美貌的凌子墨获霍普金斯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后,受跨国制药企业葛安公司的委派,回到中国担任葛安在中国区的药品研发部主任,其主要任务是与国内医学专家的父亲凌知渊联手,研究治疗肝病新药“第三代QW”。凌子墨的男友徐谦是父亲的得意门生,现任西海医院的院长。他正在为医院一起与葛安有关的医疗官司申辩,起因是大学生苏杰患急性肝炎住进西海医院,因参与了葛安公司研发的“第二代QW”的实验,转患为肝性脑病成为傻子。

  才华横溢、一身正气的律师汪小寒将葛安告上法庭,展开了一场实力悬殊的诉讼战。获讯的凌子墨赶到法庭听审,看到原告方的律师竟是自己的初恋男友汪小寒。

第2集

  在法庭上,汪晓寒代委托人苏杰向葛安提出索赔500万。他提出苏杰在实验过程中曾出现过不良反应,但是医院不予理睬,继续试验新药,使苏杰变成一个大小便都失禁的傻子。汪还指出葛安提供的病历报告与事实不符。凌知渊作为证人出庭作证,他并不承认苏杰在试药过程中出现过不良的反应。凌子墨误认为汪晓寒向葛安提出巨额的赔偿中一定也收取了苏杰家高额的代理费,但她却从苏母口中证实汪为苏杰打官司提供的是无偿的法律援助,凌感到迷惑不解。

第3集

  在这场官司中,汪晓寒掌握着胜负的“杀手锏”。这是另一位在参与“第二代QW”实验在用药过程中离奇死亡的受试人。在中心的病历报表中,死者的名字被神秘地剔除了。死者的丈夫王金贵是一个穷困潦倒且嗜酒如命的酒鬼,汪晓寒几次试图说服他出庭作证都被拒绝。从来不喝酒的汪为使王金贵出庭作证,舍命赔王喝得酩酊大醉不醒人事,王被感动,答应出庭作证。然而意想不到的是,王在法庭上作证时突然推翻了证词,他说妻子的名字在病历表上消失的原因是实验前已与葛安取消了试验合同。汪晓寒败诉。

第4集

  汪晓寒四处寻找王金贵想查出究竟,不料却发现王已死在一家小酒馆附近。法医断定死亡原因是酒精中毒。凌子墨和徐谦正好开车路过现场。细心的徐在王的耳后发现有针孔,但他却没有声张。当刑警队长的表弟汪洋拿到王的验尸报告告知汪小寒没有发现任何疑点时,汪还是坚定的认为王是被人谋杀。徐谦突然决定辞掉西海医院院长的职务,向葛安总经理夏立臣自荐做生物工程基地的CEO,并提出200万的高额年薪为自己今后顺利地步入政界做铺垫。凌知渊对徐谦的“弃医从政”深为痛心和失望,凌子墨也感到徐有很大改变,两人开始有了距离。

第5集

  凌子墨在进行“第三代QW”的动物实验过程中,发现“第三代QW”本身已经非常完美,这使凌对葛安公司未派自己来中国专攻研究的任务产生怀疑。凌知渊希望女儿离开葛安,凌不明究竟没有答应父亲。苏杰的父母面对儿子巨额的医药费,接受了葛安“出于人道同情”的安排——免费让苏杰住进残障中心接受治疗,因而不再上诉。为了能顺利地当上生物工程基地的CEO,徐谦接受了夏立臣派周冠群安排给他的考核:给病人注射“第三代QW”。徐谦这才知道,苏杰的主管医生周冠群一直在为葛安进行非法试药。

第6集

  凌子墨收到一个化名为“蜘蛛侠”的人从网上发来的Email,这是苏杰的另一份“临床实验病例报告”,这份报告与法庭上出具的大相径庭。凌子墨开始怀疑苏杰的脑瘫真的是葛安的非法试药造成的,她把这件事告诉徐谦,徐劝凌不要轻易相信。凌子墨决定找出这个隐藏在幕后的“蜘蛛人”,她把目标锁定在“第二代QW”的实验小组成员身上,开始一一排查。在排查中凌发现小组成员中年轻漂亮的市长千金贺彬彬对徐谦情有独钟,且毫不掩饰地追求着徐谦,凌十分苦恼失落。

第7集

  凌子墨无意中发现周冠群的女儿在同学工作的私立医院住院,住院费用高达75万,凌子墨怀疑周的费用来源。凌把对周冠群的怀疑告诉徐谦,徐谦却转告夏立臣,夏让周冠群消掉他女儿在医院的账单,并让徐谦尽快了解清楚凌知渊正在进行什么秘密研究。同时,夏立臣还暗示凌子墨不要关心与她无关的事。一件件奇怪的事情令凌子墨更加深了对徐谦与葛安公司的怀疑。肝病中心住进了一批患肝炎的民工,其中一个叫黄小开的病人病情与其他人不同,凌知渊较为关注。

第8集

  凌子墨在同学医院的电脑上发现周冠群女儿的账单不翼而飞,感到十分诧异。凌子墨试图接近周的女儿却被周发现,周冠群决定杀掉凌。凌子墨在高压氧舱充氧时,周偷偷溜进氧气库,把氧气换成了一氧化碳想毒死凌。徐谦及时赶到关掉了阀门,周逃脱。凌子墨幸免于难。凌并不知道是徐谦救了自己,无助的她找到汪晓寒寻求帮助。他俩一起分析是谁要置凌于死地?凌子墨把蜘蛛侠的事告诉给汪小寒。汪推断、怀疑想害凌子墨的人是徐谦,凌不相信,但她决定与汪携手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第9集

  周冠群杀凌子墨的鲁莽行为令夏立臣大发雷霆,警告周不要再轻举妄动。蜘蛛侠又一次在网上露面,提醒凌子墨新住院的大批民工是葛安的下一个实验标本。事实上在凌子墨进行第三代QW动物实验的同时,葛安早已启动了第三代QW的人体实验。黄小开被注射过第三代QW后的症状与苏杰相同,夏立臣注意到凌知渊对黄小开的病情非常关注,决定提供黄的尸解样本以便于凌知渊研究。在黄小开死前,夏派周冠群探听凌知渊的口风,凌默许了。

第10集

  黄小开的死亡使凌子墨感到很蹊跷,她想查出黑幕,正当她准备解剖黄小开尸体提取样本时,发现黄的尸体已被人调包。凌确信在她和汪晓寒赶到停尸房之前看到的身影就是徐谦,更加证实了他们之前对徐谦的怀疑。凌子墨非常心痛!她发觉徐谦彻底变了,他已经不爱自己,而是为了达到自己步入政界的目的,把感情转向了市长的女儿贺彬彬。凌子墨把她对徐谦的怀疑告诉了父亲。凌知渊生日,徐谦买好礼物准备去给老师拜寿,爱上徐谦的贺彬彬非要搭徐谦的车一同去。

第11集

  贺彬彬不顾徐谦的阻拦,和徐一起走进凌家给凌父拜寿,徐谦的做法深深伤害了凌子墨。更让凌父气愤不已。汪晓寒查出被调包运到火葬场的黄小开尸体没有被火化,他和凌子墨断定黄的尸体一定被人藏匿,俩人到处寻找黄的尸体。凌子墨发现父亲在家中地下室的小型实验室大为震惊,凌知渊承认实验室是葛安出资为他建的,是他同葛安达成合作关系,葛安有权优先使用他的研究成果。

第12集

  夏立臣把黄小开的尸体提供给凌知渊解剖,凌知渊为了自己的研究项目,只得违背良心提取了黄小开的尸解样本。监视器另一侧,夏立臣让徐谦清楚地看到凌知渊做尸解的全过程,徐谦大为惊讶。徐谦对夏立臣坦白自己已经把感情转到贺彬彬身上,夏让徐重新回到凌家,搞清楚凌知渊做的研究项目。刑警队长汪洋在表哥汪晓寒提供的线索中发现问题,准备着手调查时,市长的秘书肖杰给公安局长打电话从中干涉。汪洋感到幕后一定有隐藏的黑网,继续展开调查。

第13集

  徐谦按照夏的指示,来到凌家向凌子墨解释同贺彬彬一起出现在贺家的原因,但他一进贺家就遭到凌知渊的斥责。已经不相信徐谦的凌子墨,面对徐谦的解释异常痛心,她痛苦地提出和徐分手。市长贺世凡知道女儿在与徐谦交往,特意请徐到家里做客。徐谦给贺市长和夫人留下非常好的印象,其实徐谦一直怀疑贺市长参与了葛安公司的非法活动,他一直在暗中调查贺市长。徐谦在同学朱坤的协助下发现了夏立臣身上常常携带的钢笔可能是他办公室里暗室的开关。

第14集

  深爱徐谦的凌子墨一定要自己证实对徐谦的猜疑,她重新开始接近徐谦。恰好徐谦请凌子墨听音乐会,凌欣然赴约。同样爱着凌的汪晓寒既为凌子墨的安全担心,又很担心凌徐两人旧情复燃,他暗中跟踪徐谦。当他看到徐谦和凌子墨听过音乐会后又和贺彬彬谈情说爱时,愤怒的汪小寒动手打了徐谦。凌子墨看到徐谦脸上的伤后找到汪晓寒询问原因。汪告诉凌子墨音乐会之后徐谦又和贺彬彬在一起的事实,他提醒凌子墨,徐谦回头找她的目的也是为了掌握他们的动态。

第15集

  凌子墨偷偷溜进徐谦的房间,用手机偷拍下徐在银行的卡号,却苦于找不到密码无法查询帐户金额。凌子墨和徐谦在他们的定情日约会,凌发现徐对她仍然有很深的感情,回去后凌试着把他们的定情日期输入做密码,居然密码正确!凌查到徐谦的帐户上有一百万,她找借口向徐借一百万,徐没有承认自己有那么多钱。夏立臣觉察出凌知渊的助手虞雅琴和他关系甚密,于是叫秘书收买虞,让虞帮助探听凌知渊研究的项目,被虞拒绝。徐谦偷拿了夏立臣的钢笔溜进密室,险些被夏发现。

第16集

  凌子墨和汪晓寒分析出第二代QW和第三代QW的试验是同时进行的,凌把这一发现告诉“蜘蛛侠”。“蜘蛛侠”又给凌子墨一个病毒样本让她研究。凌把病毒样本拿到实验室彻夜研究,发现了这个尸解样本病毒的独特之处。凌子墨有意请徐谦到家里吃饭,凌知渊正在书房研究病毒图,听到有人来,赶忙把图纸撕碎,扔进了纸篓。饭后凌知渊急忙再到纸篓寻找那张图,保姆吴婶说已经把垃圾倒了。而这之前徐谦和虞雅琴都进书房找过这张图。汪晓寒还是不顾凌子墨的劝告把徐谦帐户上有一百万的事向检察院举报。

第17集

  凌子墨估计尸解样本很可能就是黄小开的,她从研究试验中发现这种病毒同苏杰身上的病毒很相似,为证实自己的判簖,凌子墨又找到苏杰提取了他身上的肝组织样本。市长秘书肖杰的情人关雪因欠地下赌场巨额赌债被赌场老大绑架,肖杰焦急地向夏立臣求助,夏派人摆平救出关雪。警方四处寻找关雪的下落,有人打匿名电话告诉警方死的两个人与肖杰和关雪有关,因此事牵涉敏感人物,汪洋决定秘密调查。朱坤向检察院解释了徐谦帐户上的一百万是他委托徐谦买的职工债券,检察院没有立案。

第18集

  肖杰设法为关雪办护照,想让她出国避避。可公安局已经盯上关雪,公安局郑局长把关雪的事告诉了贺市长,肖杰怕因关雪惹火上身连累了自己,只得忍痛割爱,找夏立臣的人干掉关雪,以绝后患。肖杰因为关雪的死喝得酩酊大醉,徐谦借机探肖的口风,觉察葛安可能同西海市一笔经济大案有关。徐谦借常进出贺家的机会录下贺市长和肖杰的谈话,但却没有听出任何问题。凌子墨在提取苏杰的肝组织样本上已经找不到同尸解样本上一样的病毒,很是疑惑。

第19集

  “蜘蛛侠”发给凌子墨一张已撕成碎片的病毒图片,凌找汪晓寒帮她拼出了完整的病毒图形。他俩这才意识到在西海能够先于凌子墨研究出这种病毒的人一定是凌知渊,凌偷偷复制了父亲地下研究室的钥匙,想证实自己的猜想。一直深爱着凌子墨的汪晓寒与徐谦展开了情感较量,凌却始终不能忘记徐谦。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徐谦早已患上了肌肉萎缩症,他深知自己的生命只剩下几个月的时间,他决心要在最后的时间查证人体试验的黑幕。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他的同学朱坤。

第20集

  凌子墨终于在凌知渊的实验室发现了父亲的研究——外形像黑色郁金香的病毒。一切如凌子墨所预想的那样,父亲知道葛安在进行非法实验,但他没有揭发也没有参与。他一直在进行自己的秘密研究。凌子墨让父亲和她一起到检察院举报葛安,而凌知渊告诉子墨一个更为震惊的消息:这种黑色郁金香病毒可能会大范围传播扩散。凌知渊要凌子墨和他一起在病毒还未扩散前研究出破译病毒的传染链。凌家的保姆吴婶在门后偷听到凌子墨父女的谈话,赶忙汇报给虞雅琴,虞向吴婶下令如果凌子墨举报就立刻干掉她。接着又借口忘记拿文件连夜赶到凌家。

第21集

  虞雅琴和吴婶都是葛安总部直接派到凌知渊身边探听科研进展的国际间谍。虞雅琴见到凌子墨外出去找汪晓寒,怕他们报案破坏了葛安的整体计划,她电告葛安总裁,他让夏立臣杀掉凌子墨和汪晓寒。在凌家,虞雅琴给凌知渊服下安眠药使凌知渊昏迷,他穿上凌子墨母亲生前的旗袍诱骗凌知渊说出研究的病毒。凌子墨在夜晚开车时险些被人暗算,关键时刻一个蒙面人出现及时救了她。凌到公安局报案时接到父亲电话,又有一个从海边回来的导游感染了同苏杰、黄小开相同的病毒,凌连忙赶回医院。

第22集

  又有五个游客感染了病毒,这是一场同病毒的殊死较量,凌子墨放下一切和父亲并肩作战,凌知渊告诉女儿一定要保护科研成果不被国外窃取。夏立臣得知凌知渊的研究项目后,派周冠群打入特别医疗小组,但却被凌知渊排斥在外,徐谦也没同意周的加入。凌子墨告诉汪晓寒救他的人右手有伤而且一直在颤抖,汪晓寒看到徐谦的手和凌子墨说的状况相同,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当他在“蜘蛛侠”再一次在网上出现时,汪晓寒让凌子墨拖住“蜘蛛侠”,自己找到徐谦,发现徐正在以“蜘蛛狭”发信。一切都真相大白,徐谦就是真正的“蜘蛛侠”!

第23集

  徐谦告诉汪晓寒他已经患上了肌肉萎缩症,只剩两个月的寿命。为了让凌子墨专心搞研究,他让汪晓寒不要把这些事情告诉凌子墨。由于徐谦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他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自己手的严重抖动,当还深爱着徐的凌子墨看到发病的徐谦时,过去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凌确信徐谦就是一次次救了她的“蜘蛛侠”!,徐谦终于在互联网上对凌子墨说出他就是“蜘蛛侠”,凌子墨感动得泪流满面。贺彬彬发现徐谦偷录下父亲和夏立臣的谈话,这时才知道徐谦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调查她父亲,贺彬彬伤心至极。

第24集

  凌子墨和父亲一起彻夜研究,病毒基因组只剩最后一步就完全破译了,徐谦让凌子墨伪造了一份足以乱真的病毒基因图谱,骗取了夏立臣的信任,从夏口中套出了贺市长是清白的,是肖杰借葛安把一亿资金转到国外,徐谦拿到了葛安违法行为的所有证据。虞雅琴窃取到凌知渊手中未完成的基因图谱。吴婶化装跟踪凌子墨,看到凌给徐谦的基因图,立刻报告给葛安总部。葛安总裁下令夏立臣杀掉徐谦,告诉他徐的基因图是伪造的,徐谦被夏立臣派人追杀。贺市长也一直在调查肖杰的贪污问题,肖杰闻风逃跑。

第25集

  徐谦意识到葛安总裁派出代号为“野天鹅”的间谍就是虞雅琴,紧急地给凌子墨打电话,可惜无法联系到凌知渊。虞雅琴在凌知渊研究完最后一组基因病毒后给他注射了镇静剂,带走了全部的资料和一小瓶病毒标本。虞雅琴指挥吴婶携带病毒到机场吸引警方视线,好让自己腾出时间把资料发给总部,然而她的阴谋还是没有得逞,最终全部被公安人员缉拿,保护了研究成果没有流到国外。而凌知渊在抢救病人的过程中不小心感染了病毒死去。正义的战士徐谦被周冠群残忍杀害,临终前倒在他心爱的凌子墨怀里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