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个母亲在痛失儿子后,毅然决定凭自己的力量去抓5名在失手打死其儿子的罪犯,历时三年,走遍全国,到过雪山、戈壁、边境、繁华都市……

分集剧情:
第1集

  春嫂,一个四川天颐的农村妇女,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春嫂的女儿张子玉给弟弟张子国在城里介绍了份工作,张子国就要进城面试了,全家人都很高兴。在去城里的长途汽车站,张子国发现了王胜利等在偷窃,挺身而出,结果被吴大龙,王胜利,孙旺才,李晖和王来子群殴。当春嫂和老张赶到医院时子国已经因失血过多死亡,一家人悲痛欲绝。春节将至,吴大龙等人得知张子国死亡连夜逃出天颐。当天晚上,儿子托梦给春嫂,要妈妈给自己报仇。春嫂多次到派出所询问,再次去找所长时发现五人资料,于是偷偷复印。五个人坐错车逃到成都后,决定逃往昆明。

第2集

  凶手之一李晖的母亲到春嫂家企图用钱收买春嫂私了,被拒绝,恼羞成怒的李母扬言派出所有人,让春嫂震惊,跑到派出所和李晖的亲戚老李大闹。春嫂从派出所出来偶遇李母去银行给李晖汇款,偷了李母写错的汇款单。根据汇款单,春嫂怀疑李晖他们逃到了昆明,决定只身去抓。第二天她说服劝阻的丈夫,踏上漫漫追凶路。火车上,第一次出门的春嫂遇到了带个小孩的,交谈中女人得知春嫂第一次出门,热情的让春嫂与自己同行。在昆明,女人把春嫂领到一个自称二哥的人那儿,给春嫂喝了安眠药,当春嫂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捆绑着卖给了一个傻子,幸好警察及时赶到,把春嫂解救出来。

第3集

  从解救自己的昆明市公安局的周队长那儿,春嫂知道自己被人贩子买了三千块钱,周队长准备安排送春嫂回家,春嫂谎称自己来昆明找亲戚的,周队长热情安排警员带春嫂来到了李晖的舅舅刘祥家,刘祥矢口否认。春嫂走后,刘祥赶紧跑到李晖等人的藏身处通风报信,五个人闻讯,欲逃往边境。暂时住在刑警队的春嫂含泪登上离开昆明的火车,但是不甘心的她中途下车再次返回昆明,住在一个小旅馆里。逃往边境小城建水的凶手吴大龙一伙赌博时与当地地痞发生冲突。春嫂开始暗中监视刘祥的一举一动,并且拿着吴大龙等人的照片向周围邻居打听。旅馆老板看春嫂整天盯着五张照片看,告诉春嫂,这五个人曾经在这儿住过,春嫂惊喜不已,赶到刑警队向周队长报案,并哭诉了自己来昆明的真正目的。春嫂的遭遇深深打动了周队长和刑警队的民警,警察迅速传讯了刘祥,并立刻通知了四川警方。吴大龙等人在报复一地痞时从他口中得知,云南警方已经注意他们,并发出了通缉令。

第4集

  得到云南警方的通报,警员老于和小罗火速赶到昆明,见到家乡人春嫂百感交集。这时建水警方已经掌握了吴大龙他们行踪,可是还是晚了一步,老于和周队长他们在赶往建水的路上得知,吴大龙他们五个人已连夜逃到了江城。在江城的街上,春嫂与蹲在街边买羊肉串的孙旺才不期而遇,在撕打中,春嫂紧紧抓住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的手不放,直到警察赶到。吴大龙等人闻讯仓惶而逃。在押解孙旺才回四川的火车上,春嫂把开水泼在孙旺才受伤的腿上,遭到了老于严厉的批评,春嫂想不通,一个晚上都在虎视眈眈的看着孙旺才。回到村里的春嫂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老张觉得脸上很有光彩,而春嫂关心的是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为什么不拉出去枪毙,反而住到医院里,老于耐心的给她讲一切要按法律程序办事,春嫂想不通,她决心报复,深夜,提着拌了毒药的鱼食来到了孙旺才家的鱼塘。

第5集

  一夜之间,孙旺才家的狗和鱼塘里的鱼都死了,经过警察的仔细调查,投毒人锁定了春嫂,随即春嫂被带到了派出所。面对警察的询问,对于偷毒春嫂供认不讳。逃窜到贵州某地的吴大龙等人,穷凶极恶的杀人抢劫,在抢劫的过程中吴大龙凶残的枪杀了受害人。王胜利,王来子深知再和吴大龙走下去,必将是死路一条,两人商议逃往南京。而吴大龙和李晖则在李晖父亲的安排下,去了长春。春嫂由于违反了治安条例被拘留十五天。在看守所里,春嫂一再违反纪律,让看守所长很头疼,老张去看守所看望春嫂。在南京,王来子经朋友介绍在修车行上班,而王胜利则在社会上混,在修车行,王来子遇到了老板周建设的女儿周晶晶。王胜利赌球输了钱,在舞厅行窃,凑巧偷了晶晶的钱包。在老于的努力下,春嫂被提前释放。晶晶在商场看到爸爸和自己厌恶的女人高燕在一起,心怀不满,当晚,因吸食摇头丸被抓进了派出所。周建设交了罚款把晶晶领出来后,命令王来子专门负责看着晶晶。

第6集

  回到家里的春嫂刚刚开始了平静的生活,王胜利的年迈奶奶,同村的范阿婆,就在家人的搀扶下登门向春嫂求情,希望春嫂放过王胜利,并且说如果王胜利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也不想活了。春嫂和老张心情很矛盾。晶晶一次又一次的刁难王来子,她讨厌王来子老跟在自己身后,在酒吧里,晶晶大醉,王胜利背晶晶回家。王胜利在桑拿时遇到了来南京讨债的西安女人吴金凤,两人关系迅速升温。晶晶去乡下探望病重的姥姥,王来子感到很郁闷。时常徘徊在晶晶家门前。为了给老张看病抓药,春嫂把家里的猪牵到县城去卖,遇到 体验佳能,获佳能大奖! 一起邂逅阳光有情人提着大包小包的李晖母亲,跟踪之下,发现李母去火车站买票。春嫂当即也买了和李母一样的票。一路跟着李母上了车。

第7集

  春嫂跟着李母在西安下了车,匆忙中却把李母给跟丢了。从此开始了一边打工一边寻人的艰苦生活。这时的李晖和吴大龙已经在长春,住在李父安排的一个酒店里。得知李母要来长春,吴大龙有些担心。晶晶从乡下回来,发现那个叫高燕的女人住在自己家里,一气之下,又去喝酒,在酒吧和王胜利不期而遇。王胜利企图非礼醉酒的晶晶被赶来的王来子制止,两兄弟为此大打出手,为此,王胜利决定离开南京,和吴金凤一起去西安。当李母赶到长春的时候,吴大龙和李晖已经离开了酒店,吴大龙不许李晖和母亲见面。

第8集

  老张虽然生春嫂的气,但还是把家里仅有的钱寄给春嫂,在街边小吃摊上,正在吃饭的春嫂看到一个酷似吴大龙的人,追了上去,当发觉认错人以后,自己的包却不见了,里面装着老张刚刚寄给她的钱。旅馆同屋的姐妹们热心的劝春嫂,黄嫂把春嫂介绍到医院临时顶替别人做护工,春嫂的耐心和勤劳赢得了护士和病人的好感,高级病房有一个叫莫小冉的女孩绝食,气跑了很多护工,春嫂主动提出她来护理。王胜利和吴金凤一起离开南京,王来子再三挽留,王胜利还是跟吴金凤走了,王来子很难过。

第9集

  莫小冉依旧不吃不喝,耿直的春嫂没办法只能陪着她一起绝食,终于有一天,春嫂晕倒在莫小冉床前。醒来后的春嫂欲拔掉输液的针头,感动了莫小冉。看着莫小冉开始吃东西了,春嫂的脸上露出了笑意。吴金凤的四川酒楼开业了,王胜利像模像样的作起了大师傅。晶晶和父亲吵翻,搬到了王来子住处。吴大龙和李晖要离开长春了,在车站,李母和儿子恋恋不舍。不久周建设找到了王来子的住所,威胁王来子如果晶晶不回家要告发他。医院的工作结束了,春嫂来到吴金凤的酒楼寻找工作,吴金凤感到很为难,答应帮她留心别的工作。而此刻的春嫂和王胜利只有一墙之隔。晶晶给王来子留下一封信,说自己要离开南京去上海,王来子追到车站。吴金凤被春嫂的遭遇打动,给春嫂介绍了一份买报纸的工作。

第10集

  几个流氓在吴金凤的酒楼滋事,王胜利与他们打了起来,在医院包扎的时候,护士小唐认出王胜利正是春嫂苦苦寻找的照片上的人,春嫂当即报警。而听了吴金凤讲述了春嫂的经历,王胜利赶到大事不妙,趁着在吴金凤家养伤的机会,卷走了大量钱财,当吴金凤赶到家里的时候,王胜利已经逃之夭夭。此刻,警方已经层层布控,仓惶之中,王胜利躲藏到了医院却又被护士小唐看见,当王胜利预感不妙的时候,已经落入了天罗地网之中。春嫂只身抓回凶手在当地再次引起轰动,但是意外的事情发生了,王胜利的姥姥不顾众人劝阻,来到春嫂家,一头撞死在春嫂门前。从此,春嫂成了村里的恶人,人们看见春嫂都远远躲开,老张觉得脸上挂不住,整天呆在家中,与春嫂的关系也日趋紧张。

第11集

  在街上,春嫂看见已经神经失常的王胜利的母亲,内心很难过。回到家里,老张又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春嫂觉得自己的精神都要崩溃了。老于和小罗也帮着春嫂劝说老张。县政法书记督促警方尽快破案,老李跟自己的嫂子做工作,但是李母始终守口如瓶。此刻,李晖和吴大龙已经跑到青海,投奔李晖的父亲。在和当地藏民赌钱时,吴大龙输光了所有的钱。唆使李晖去找父亲要,李晖被父亲骂了个狗血淋头。吴大龙心生一计,决定以绑架李晖的名义向李父勒索,李晖竟然连连称好。春嫂去县城买菜,在派出所偶然看见老李在打电话,便怀疑老李在给李晖通风报信,找老于要求老李脱掉警服,老于哭笑不得。春嫂又找到县政法委书记告状,书记耐心劝说春嫂,并亲自送春嫂回家,老张觉得春嫂的举动太过分了。

第12集

  由于对老李的误会,春嫂决定搬到派出所去住,要监视老李的一举一动,老张劝说不下,两人撕打起来。满脸伤痕的春嫂还是来到派出所,寸步不离的跟着老李。老张追到派出所把春嫂拉回家捆绑起来,被村长及时发现,老于和小罗闻讯赶来,对老张进行了批评教育。老于他们走后,老张以离婚要挟春嫂,但为了给儿子报仇,春嫂默默的接受了。两人来到办事处,因手续不全没有办成。春嫂住到女儿家里。李晖的父亲被吴大龙的勒索逼得走投无路,只好打电话告诉自己的弟弟老李,老李及时向老于汇报,老于和小罗当即赶往青海。当春嫂得知老李也去了青海,不顾一切的追到火车站,登上了去青海的列车。几天后,春嫂从温暖的南方来到了遥远而寒冷的西宁。

第13集

  在西宁,春嫂得到了当地民警的帮助,搭乘军车去寻找老于他们,茫茫戈壁滩和特色的民族风情,让春嫂的心情产生了从未有过的舒畅。在接近雪山的时候,由于泥石流雪山封山,军车被阻在兵站,在兵站里却意外的碰到了老李,因为害怕老李赶到自己前面给李晖报信,春嫂天没亮就爬上了茫茫雪山。老李发现此事后,意识到春嫂一个人会有危险,一路追了上去,两个人都被从未经历过的雪山寒冰和难以忍受的高原反映威胁着生命,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两人都敞开心扉,冰释前嫌……

第14集

  在医院里,小罗告诉春嫂,向老于他们提供李晖和吴大龙在青海线索的就是老李,春嫂感到心中有些愧疚,在小罗鼓励下,当面向老李表示了歉意。吴大龙为了达到勒索李父的目的,让李父确信李晖被绑架,凶残的抢劫了一个出租司机,并且把司机的耳朵割下来送给李父。老于他们和当地警方已经周密布控,但是吴大龙却一再变换交钱地点,当最后确定在塔尔寺交钱的时候,老李惊奇的发现,来取钱的竟然是李晖。反抗中李晖大喊着向吴大龙报信,并且与老李搏斗起来,混乱中化装成藏民的吴大龙从老于的眼皮底下跑了,让老于懊恼不已。当春嫂从李晖口中知道,亲手杀死自己儿子的凶手是吴大龙时,在心中告慰儿子,一定要亲手抓住吴大龙,为儿子报仇。

第15集

  春嫂从女儿子玉的电话中得知;女儿子玉在上海看见了王来子,春嫂为了不给老于他们添麻烦,和小罗商量想自己去上海,小罗拗不过春嫂只好把自己身上的钱全给了她。王来子和晶晶在上海都有了各自的工作,王来子在一家比萨店送外买,晶晶在酒楼做服务生,却因为和客人吵架被老板炒了鱿鱼。心情郁闷的晶晶打电话向王来子倾诉着,王来子为了让晶晶开心,答应在她生日那天陪她一起去北京看晶晶最喜爱的歌星周杰伦的演唱会。这时,在晶晶眼里,王来子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傻头傻脑的了,多了几分可爱。

第16集

  柳伢子和春嫂再次来到垃圾山拾荒,和另一群拾荒人发生冲突,被前来清理外来三无人员的收容所收容,当得知自己要和那些人一起被遣送回乡,春嫂突然想起了上海姑娘莫小冉,当遣送列车就要开动的时候,莫小冉出现了。莫小冉像对待亲人一样对春嫂,让春嫂很感动。王来子在送外卖的路上偶遇一位被车撞了的老人,恰好春嫂也经过,两人一起把老人送到医院,忙乱中春嫂根本没有认出眼前的王来子。春嫂谢绝了小冉的帮助,只是请小冉帮自己找个工作,小冉把春嫂介绍到美罗城工作,而此时,晶晶也来美罗城应聘。王来子回到比萨店时,同事告诉他,老板到处在找他,同时,还有两个警察,王来子惊恐万分。

第17集

  中秋节就要了到了,王来子劝晶晶回南京看看爸爸,晶晶不愿意回去,只是有些伤感的回忆起爸爸以前给自己在上海买的一种凉月饼,王来子暗自记在心里。把晶晶送回住处,王来子跑遍整个上海,都没有买到那种凉月饼,终于在一个老人那里打听到崇明有卖这种月饼的。第二天,春嫂来美甲中心给晶晶她们送月饼,偶然得知晶晶的朋友王洋也是四川天颐的。这时,王来子兴冲冲的来给晶晶送月饼,晶晶得知王来子是连夜去崇明买的月饼,心中充满了感动,而春嫂站在一旁呆呆的看着这个自己苦苦寻找,却已经认不出的人。春嫂准备给老于打电话的瞬间又犹豫了,因为看着现在的王来子,春嫂无论如何都不能把他和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联系在一起。而王来子对晶晶的那份关爱,更让春嫂于心不忍,内心矛盾重重。春嫂把王来子单独约到茶楼,向他和盘托出自己的身份,并劝他跟自己回去自首。

第18集

  当知道春嫂来上海就是为了抓自己回去的,王来子陷入了矛盾和恐慌之中,他给晶晶留了一封信,决定逃走。茫茫夜色中,王来子又看到了周杰伦演唱会的海报,转身向回跑去。春嫂终于等来了王来子的电话,在莫小冉工作的律师事务所里,王来子答应和她一起回去自首,愿意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但是,希望春嫂能够满足自己的一个要求,那就是要等晶晶生日那天,他带晶晶去北京看完周杰伦演唱会,三天以后一定回来和她去自首,春嫂爽快的答应了,莫小冉感到不解。王来子走后,春嫂就病倒了。

第19集

  在火车上,王来子和晶晶对春嫂无微不至的照顾,形同母子。当春嫂带着王来子出现在派出所院内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看着王来子被警察带走,春嫂隐隐感到有些后悔,不禁和晶晶一起痛哭起来。云南方面接二连三的发生持枪抢劫杀人案,在一次抢劫毒贩交易的杀人案件中,云南警方把吴大龙被列为重要嫌疑人,并及时通报了四川警方。在春嫂的再三请求下,老于安排春嫂和晶晶见到了已经被转到看守所的王来子,晶晶答应等着王来子。面对春嫂,王来子说出了出来以后要给春嫂当儿子,孝敬她一辈子,春嫂感慨万分。子玉回到家里告诉老张,说春嫂住在她那儿劝爸爸去看看妈妈,老张不置可否。

第20集

  老张借看女儿的名义去看春嫂,可是又拉不下面子,两个人没说几句话就不欢而散。而春嫂心里却还惦记着自己的家,惦记着老张。她回到家里看到家中破落的景象,不禁有些感伤,当她把家收拾好,做好饭的时候,老张回来了。面对自己的贤惠的结发妻子,老张终于向春嫂承认自己错了。在云南河口,杀人抢劫了贩毒团伙的吴大龙,在准备出手毒品的时候,落入了贩毒团伙冯九的手中,为了利用吴大龙这个亡命之徒,冯九没有杀他,而是把他派往广西北海,为自己打开通往北海的贩毒通道。春嫂从小罗那儿得知老于他们要去北海抓吴大龙,回家和老张商量自己也要去亲手抓回吴大龙,老张竟然表示支持她去。

第21集

  春嫂假意要送老于和小罗,趁机登上了开往北海的火车,并向老于保证绝对服从安排,绝不胡来。在北海,吴大龙和冯九的手下,进入了老于他们监控的视线,看到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出现在眼前,春嫂按奈着心中的愤怒。吴大龙一伙和北海当地贩毒集团接上头,就建立贩毒通道达成协议,并约定好了与冯九最终的交易。警方及时掌握的这一情况,布下天罗地网,随时等待贩毒头目九叔的出现,将他们一网打尽。在约定日期就要到来的前夜,吴大龙觉察到了警察的监视,伺机逃跑,它把冯九手下的两个人灌醉,化装成清洁工,脱离了警方的视线,匆忙逃窜中与给值班警察买早点的春嫂碰了个对面,望着远去的吴大龙,春嫂顾不了许多,悄悄跟着吴大龙登上一艘开往厦门的游轮。

第22集

  春嫂的失踪让小罗和老于焦急万分,而此刻在油轮上,春嫂因无票乘船被游艇上的乘警抓住,春嫂告诉他们自己是跟踪罪犯上船的,并让乘警高警长和地面联系,经过再三核实,北海警方证明了春嫂说的都是事实,并且部署了在厦门地面抓捕吴大龙。在游艇的餐厅,春嫂与吴大龙再次相遇,坐在同一张桌上吃饭,尽管春嫂表现得很镇静,但是还是引起了吴大龙的惊觉,并想起春嫂就是和自己在北海街头险些撞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游轮进入夜间行驶,春嫂去打开水,吴大龙从身后悄悄上来,用枪逼住了春嫂,这时,乘警小董及时出现了,在双方的对峙中,吴大龙开枪打死了小董,趁吴大龙弯腰去捡枪的时候,春嫂聚集了所有的仇恨和怒火,用手里的热水瓶狠狠砸向吴大龙持枪的手……轮船靠岸了,春嫂走下舷梯,迎接她的是站在岸上众多刑警庄严的敬礼。在儿子张子国的墓前,春嫂告慰儿子,开始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