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本剧女主人公单玲玲是一个厌倦自己家庭和丈夫的下岗女工, 为了改变现有的生活状况,她不顾一切地想冲出婚姻枷锁。在此同时,昔日的追求者,同样经历过一次失败婚姻,如今已是身价千万的大老板陆君的再次出现,更加坚定了她离婚的信念。

  而男主人公皮亚达却是一个无所作为、不切实际,只能从和儿子吹牛中得到安慰的电影公司跑片员。他用美丽的谎言为儿子营造了一个温馨浪漫的童话世界。为了保护儿子,他不惜付出一切代价。但就是这样一个不切实际的人,却赢得了年轻貌美、特立独行的编辑小彤的欣赏。

  儿子皮特为了向同学证明自己不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在把长相酷似单玲玲的袁老师幻想成自己母亲的同时,通过各种方式去找寻自己弃家而走的母亲。他调皮捣乱甚至不惜自残生病来换取母亲的关注,希望因此能挽留住自己的母亲重新回到这个家庭。但现实并未如他所愿,相反,父母为争夺自己的扶养权却闹上了法庭……

  本剧是以孩子与成人的双重视角展示的家庭伦理剧。成人眼中许多司空见惯的事,在孩子眼中却显得那么触目惊心、令人震撼,其视角独特性为国内电视剧市场所罕见。

分集剧情:
第1集

  儿子皮特正在和父亲皮亚达用调侃的方式讨论自己的作文,此时得知自己下岗的母亲

  单玲玲回到了家中。对孩子要求严格的她,却发现皮特正在看电视,再知道皮特的作文不及格后,单玲玲一怒之下将皮特拉到房间痛打起来。皮奶奶和皮亚达上前劝阻,心情烦躁的单玲玲哭着冲出门。追出来的皮亚达与单玲玲在楼下争吵起来。邻居庞大发出来劝阻,将老皮拉到自己家中。

  皮亚达夜里跑送影片的时候,无意中在出租车上的广播电台《零点有约》节目里听到了妻子单玲玲的声音。她向主持人诉说了自己婚前的幸福和婚后的失落,并提到了一个曾经的追求者,现有一家影楼连锁店的大老板——陆君。第二天,皮亚达骑着摩托在城里各个影楼寻找此人,结果看见单玲玲正和陆君在一餐厅的桌前……

第2集

  皮亚达怒气冲冲地走入餐厅,突然听见身后一小男孩说话,猛然想起皮特放学后无人接,转身离开。皮亚达在餐厅对面打了个电话回家,得知皮特回家后这才放了心。单玲玲在拒绝陆君送她回去后,独自一人在街边走着。当她发现身后的皮亚达时,以为他在跟踪自己。愤怒的她拦下一辆出租车,还厉声说道再也不回家了。回到家中,皮特问起了母亲,皮亚达谎称她出差了。

  皮亚达来到单家,告之单父自己和单玲玲已经分居近半年了。单父大吃一惊,表示会说服单玲玲回家,并让皮亚达星期六带上皮特回来玩。皮亚达高兴地离开了。

  皮特在校顽皮,气得班主任住进了医院。皮亚达被教导主任叫到学校,而此时的单玲玲正和陆君坐在一起讨论开花店。

第3集

  陆君带单玲玲到花卉市场了解行情,并送单玲玲手机作为新上任总经理的礼品以便联络。

  皮特回到家中,问奶奶母亲是否出差,奶奶含糊其辞赶紧离开。单玲玲与回到娘家的单芳芳,聊起了自己的事情。单芳芳表示支持单玲玲,并让她好好把握。

  庞聚财在家中偷听到父母的对话,第二天告诉皮特,单玲玲在和别人开花店的事。放学后,皮特、庞聚财、叶可聆三人一起去找庞聚财所说的那家花店,但与单玲玲正好错过。而约好周六去接单玲玲的皮亚达打电话给单父,却听到单父说根本就没有说服单玲玲回家。无耐之下的他只好想着如何跟皮特圆这个谎。

第4集

  对于母亲出差的事,皮特已经开始怀疑,一再追问皮亚达母亲到底去哪出差,还要多久才能回来。出于无耐,皮亚达再次谎称单玲玲正在上海出差,并打电话到单家,与单父串供。挂完电话,正直单父越想越气,决定单玲玲回来后严加管教。从外面回来的单芳芳,只好拉着单父边撒娇边劝慰。

  单亲家庭出身的叶可聆古灵精怪,听了皮特说起母亲出差之事,断定单玲玲一定躲在单家。在叶可聆的掩护下,皮特乘家人不备找去单家。可是,由于平时都是由父亲骑摩托带去,两人直至傍晚才找到皮特外公家。听到皮特叫门声,单玲玲大惊失色躲进卧室。皮亚达得知皮特不在家后,便寻到叶家,叶律师与其一同去寻找两人。在寻遍同学家后,叶律师果断认为皮特定去找妈妈了,便直接赶往单家,发现两个孩子果然在此。

第5集

  皮特刚到教室门口,同学们就围过来,告诉他新老师来了,皮特又出坏主意想给班主任一个下马威,但他看到走廊上走来的袁老师时,他惊呆了。原来,袁老师长得非常像单玲玲。再认识过叶可聆、及与皮特一起玩大的庞聚财后,袁老帅提到皮特。皮特在回答袁老师提问的时候,显得异常的乖巧,给袁老师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皮亚达来到单玲玲正在装修的花店,希望单玲玲回去看看皮特,遭到单玲玲拒绝。皮亚达恼火地转身离去。匆忙赶到单位的他又被领导告之自己下岗了。但是,皮亚达还是坚持送完最后一片。就在电影院,他看见了单玲玲与她曾经的追求者陆君……

第6集

  下岗后的皮亚达在人才市场找工作屡屡碰壁。在这里,他遇到了在的《艺术摄影》杂

  志社的编辑小彤。小彤非常欣赏皮亚达的摄影才华,并对这个男人暗生好感。

  皮奶奶看到皮特越来越乖,决定亲自去单家把单玲玲接回来。开始还算平静的单玲玲,没想到越说越激动,最后冲出了家门。回家后的皮亚达在见家中没人后向庞妻打听,听说皮奶奶去了单家,一下慌了手脚,骑上摩托车飞驰而去。

  对孩子一向认真负责的袁老师从高老师口中得知皮特以前的一些情况,觉得现在的皮特有些反常,所以打算对他进行家访,却被邻居们误认为单玲玲回来了。

  次日,皮特和庞聚财、叶可聆去书店买复习资料,结果意外发现单玲玲,皮特拔足狂奔,希望叫住妈妈,可汽车越开越快,渐渐远去……

第7集

  想念儿子的单玲玲偷偷地到学校看望皮特。看到皮特被袁老师爱怜地搂在怀里,备感惆怅。此时的小彤正带着一群摄影爱好者外出采景,无意撞落了一对年轻情侣手中的照片。发现照片拍摄的风格是那么的熟悉,激动地到处寻找,终却擦肩而过。

  皮特因为想念母亲,上课一直心不在焉。于是,庞聚财拉上皮特,要在放学后收拾昨天那辆带走皮特母亲的黑色小车。叶可聆决定加入他们的行列。就在皮特要用砖头砸玻璃时,叶可聆慌忙上前阻止,一不小心,砖头砸到了汽车引擎盖上,警报器鸣声大作……

  皮特三人被袁老师一一找去谈话。皮亚达也很快赶到了学校,在面对皮特问起妈妈的事后,皮亚达又千方百计地说谎隐瞒,让旁边的袁老师哭笑不得。

第8集

  喝的醉醺醺的庞大发听说儿子去砸车了,非常自豪,认为他做了件很仗义的事。庞聚财偷笑着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袁老师找到单玲玲的花店,和她聊起皮特在学校的表现。待袁老师走后,躲在门口已久的陆君才走进花店,心不在焉的听单玲玲说起袁老师的事,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袁老师是陆君的前妻。

  皮亚达为了工作的事四处奔波,从影楼应聘失败的他被在一旁的陆君看在眼里。原来这座影楼是陆君名下的。陆君安排经理亲自到皮家请皮亚达过来工作,还一再提醒不许员工在皮亚达面前提及自己名字。

  在学校的皮特和同学玩比爸爸的游戏时又惹了祸,被袁老师罚写了二千字的检查。晚上和奶奶说起妈妈的事,又无意中说露了嘴。担心之下,皮奶奶心脏病发被送入医院,留皮特一人在家。

第9集

  由于皮特奶奶生病住进了医院,皮特在家没人照顾,皮亚达托袁老师去找单玲玲谈谈,看能不能帮忙带皮特几天。袁老师无耐,只好答应。赶到花店的袁老师却无意中遇上了陆君。陆君误认为袁老师的行为是无理的纠缠,会破坏自己与单玲玲之间的感情,让袁老师以后别再来找单玲玲。善良的袁老师只得把皮特带回自己的家中照顾。

  认为自己的存在影响了儿子与媳妇之间关系的皮奶奶,在医院病友的劝慰下,决定一出院就离开皮特家,去省城的女儿家带外孙女。皮亚达也怕自己的事情会让老母病情加重,也就没有挽留。一想到要离开孙子皮特,皮奶奶不舍的流下了眼泪。

第10集

  皮亚达在影楼工作得也不是很顺利,他拍的结婚照大多不被客户所认同,纷纷过来要求退钱。在一次与客户的争吵中,他无意间听到这间影楼的老板竟然是陆君……

  皮亚达毫不犹豫地辞去了工作,并四处借钱,归还因母亲治病向影楼借的一万块钱。小彤偶然路过影楼,一眼看到橱窗里皮亚达拍的那幅“夫妻对峙”,连忙跑了进去,从工作人员口中询问到皮亚达的住处地址。回到单位后,她高兴异常。

  庞大发新装修了鸭店,让皮亚达过来帮忙。皮亚达无奈之下,只好答应,并陪同庞大发一同去劳务市场招聘新员工。晚上独自在房间的单玲玲看着皮亚达送来的儿子照片,暗自落下泪来。

第11集

  皮特在学校被同学嘲笑起妈妈要离开他的事,一时着急,头也不回地向花店奔去。接

  到通知的单玲玲还未来得及离开,就被匆匆赶到的皮特碰了个正着。皮特哭着上前搂住单玲玲,口中大叫:妈妈,妈妈……单玲玲泪流满面,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带上皮特好好玩上一天,来弥补这段时间给他带来的伤害。直到很晚才恋恋不舍地将皮特送回家。

  将皮特送至楼下,单玲玲转身要离开,结果还是被皮特耍赖留下。皮亚达为了不让单玲玲误会,独自一人到市民广场想坐上一夜,没想到竟与寻找到此的小彤相遇。在小彤的一再要求之下,皮亚达和小彤走进了一家江边茶楼,小彤请皮亚达帮忙为所在的杂志社拍一幅《日出》。皮亚达虽然犹豫但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

第12集

  小彤在了解了皮亚达的感情遭遇之后,对皮亚达更是用心,再加上皮亚达又答应自己的请求,借此经常到皮家来帮着收拾,皮特对此很是反感。不久后,小彤为皮亚达申请了一个参加研讨会的机会,也想利用这段时间和皮特好好联络一下感情,但当她去学校接皮特的时候,却被袁老师拒绝。小彤气得转身就走。皮特又一次被袁老师带回家中照顾。

  开完研讨会回来的皮亚达,直奔皮特的学校。叶可聆告诉皮特爸爸,皮特头疼到教室休息去了,二人来到教室,里面却空无一人。皮亚达以为皮特被单玲玲接走了,皮亚达决定到花店去看看。到了花店后才发现,皮特双手抱头一脸痛苦地坐在花店门口。皮亚达背起皮特送往医院的急诊室,单玲玲随后也赶了过来。

第13集

  皮特看见单玲玲立刻露出了笑容,声称自己的头已经不疼了。医生告诉皮特父母,带他回去休息几天就没事了,皮特一手拉着皮亚达,一手拉着单玲玲,开心的走出了医院大楼。回家后的皮特,耍赖不让母亲走,单玲玲无奈只得留下。熟睡后的皮特还紧紧地抱着单玲玲手臂。

  次日,皮特听到母亲又要去上班的消息,假装头疼又住进了医院。陆君还因此联系了专家对皮特进行会诊。袁老师也怕皮特缺课太多,让叶可聆去医院帮皮特补课。古灵精怪的叶可聆,看出皮特的病是装出来的,并回家查阅了大量的医学书籍,希望能帮助皮特更好地隐瞒,躲过专家的会诊。而且这病还有个很好玩的名字“周围性神精病”。

第14集

  由于皮特的头疼经常发作,陆君决定联系一家北京的医院对皮特进行更加全面的治疗。得到通知后,袁老师把这一消息告诉了班里的同学们。叶可聆没想到事情会变得现在这么严重,不敢再将实情隐瞒下去。在袁老师离开教室后,叶可聆也跟了出去,说出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袁老师觉得这件事情非常荒唐,立刻赶往医院把实情告诉皮特父母,并希望皮特父母能妥善处理好此事。单玲玲知道实情之后大为生气,皮特也因此被强行出院带回到家中。回到家后的皮特不见母亲回来,乘父亲去厨房做饭的间隙,冒着大雨离家外出寻找,最后在街边园晕倒,朦胧中,他感觉父母正合手撑着一把伞为自己遮雨……

第15集

  单玲玲看到皮特现在的状况,心中非常痛苦和犹豫。陆君劝其离婚,而且承诺会尽已所能地帮助单玲玲把孩子夺回到身边。单玲玲咬牙同意,让陆君尽快地联系好律师。

  为了更快地解决皮特的问题,心急的陆君找到皮亚达,告诉他只要让出皮特的抚养权,自己可以用金钱还有皮亚达曾经工作过的影楼对他进行补偿。皮亚达愤怒地拒绝了他,转身离去。在病房内,单玲玲也对皮特说出了自己离开的实情。之后还让皮特用功读书,许诺妈妈很快就会来接他的,并且永远也不会分开了。申请离婚后的单玲玲公然把陆君带回自己家中与父母见面,正直的单父勃然大怒。

第16集

  皮亚达和小彤合作的“日出”,在摄影沙龙展上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展会的第二天正

  好也是皮特的生日,皮亚达答应小彤,三人一起好好庆祝一下。回到家后的皮亚达也和皮特说起生日的事,正在这时邮递员送来了法院的传票。看着前来为皮特补课的袁老师,皮亚达苦笑不已。

  生日的当天,皮亚达和小彤去学校接皮特,结果告之皮特已被单家接走,并要求皮亚达一起去为皮特过生日,小彤神色黯然。此时的单玲玲特别想念皮特,由于不能见面,只得打电话给单芳芳。听着儿子在电话里欢快的声音,痛苦的单玲玲拿起酒杯哽咽对着生日蛋糕说:儿子,生日快乐!

第17集

  皮特在袁老师的辅导下,成绩显著提高。为了打赢这场官司,皮亚达听取了叶律师的意见。谎称自己最近比较忙,希望袁老师在学校为皮特补习功课,以避免平时的接触。袁老师却决定把皮特带回自己的家中补习,皮特高兴地欢呼起来。

  在法院的调解过程中,皮亚达与单玲玲对皮特的抚养权问题各不相让。法官决定择日开庭。在从叶可聆口中得知道母亲已申请离婚的皮特,跑到花店要向母亲问个清楚。在花店门口,得知情况匆匆赶来的袁老师与前夫陆君碰面。两人发生了争吵,气愤之余的袁老师,带着皮特转身离去。躲在一边的单玲玲满脸疑惑地看着他们。

第18集

  单玲玲站在校门口,看见皮特和袁老师正在操场上亲切的谈笑。嫉妒的她把袁老师叫过来,并狠狠数落了她一通。回到花店后跟一向支持自己的单芳芳说起此事,单芳芳觉得这样做对她很不利,决定自己帮助姐姐去取证,开始跟踪起了皮亚达。

  小彤把皮亚达介绍到自己所在的杂志社工作,看过皮亚达一些出色的作品之后,领导一致同意让皮亚达来担任图片部主任一职。跟踪到杂志社的单芳芳,却看到皮亚达和小彤二人的亲密举动,这让她很奇怪。而无意中得知杂志社社长是小彤父亲后,皮亚达意图拒绝这个工作。皮亚达的犹豫让小彤非常伤心。

第19集

  在法庭上,就皮特的抚养权的问题,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叶律师向陆君问及他和单玲玲之间的关系时,陆君对以前自己所说的话矢口否认,气愤不过的皮亚达挥拳向陆君打了过去。法庭哗然……保释后的皮亚达来到了庞大发的鸭子店,正好遇到客户上门下了一份大订单。开心的庞大发许诺要在希尔顿为儿子庞聚财举办生日会。就在同学们都开开心心地为庞聚财过生日时,叶可聆却一个人背着书包去了寺庙。

  第二天的开庭,叶律师请求法官传唤了单父。正直的单父在法庭怒斥单玲玲和陆君的行为。这时,对方律师却请求传唤小彤。

第20集

  得知皮亚达图片社工作已经不干了,叶律师紧张地让皮亚达快点找份固定的工作,不然将在官司上吃大亏。皮亚达只好又找到小彤,在小彤求情下,社长叹着气同意接收皮亚达。

  庞大发等待着上次订货的客户来取鸭子,结果等来的却是工商局对这批货的查封,这时他才知道自己被骗了。供货商也接二连三的赶来鸭子店要求庞大发归还欠款,庞大发急得焦头烂额。直到陆君在法庭上拿出以皮亚达名义借的三十五万玩现金的借条后,庞大发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陆君事先设好的圈套,目的就是让皮亚达没有钱抚养皮特。

  虽然不耻于陆君的种种行为,但是为了皮特,袁老师还是在法庭上说了“皮特不能没有妈妈”。

第21集

  皮特的扶养权最终判给了单玲玲。看着皮特远去的身影,皮亚达流下了痛苦的泪水。在教室里,袁老师宣布了摸底考试的成绩,排名第一的竟然是皮特,全班同学都惊叫起来。叶可聆苦笑着约皮特中午在街心花园见面,原来叶可聆这次只是二十几名。下午叶可聆没到教室,大家都着急地四处寻找,这时皮特才想起叶可聆曾带自己去寺庙……

  皮特一进新家不久,就面临改姓和转学的胁迫。半夜,他偷出了户口本等资料,连夜逃回了爸爸家。当知道自己的私自到来会给爸爸带来很大麻烦后,皮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家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