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中国有仅占全世界的百分之七的耕地,却养活了占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然而,中国的耕地仍在减少,截至到2003年末,又减少了一亿亩……党中央和国务院,把保护耕地的问题列为头等大事来抓,及时下发了2004年1号文件,于是,才有了这部以保护耕地为时政背景的农村题材电视连续剧《圣水湖畔》。《圣水湖畔》是脚踏时代主旋律、头顶绿色圣水珠、带着芳草一身香、怀着满腔黑土情、一路高唱迎春赞歌,诞生于时代最前沿的电视剧作品。

  本剧主人公马莲(高秀敏饰)家承包着湖西村紧傍湖边的五垧机动地。因去年种芝麻遭雹灾绝收,今年迟迟拿不定主意到底种什么。在一次进城去给自家卖店办货时偶遇唐喜。几经周折,终于与唐喜相识,并取得了唐喜的赏识和信任,拿到了用自家承包地和唐喜的生物工程公司合作培育高产谷种的合同。

分集剧情:
第1集

  湖西村村民马莲外出上货,中途遇上农业经纪人唐喜。几番周折后知道找到了致富门路,下定决心要把去年承包地的亏损找补回来。李乡长带来投资商吉川公司王总,欲在湖西村投资度假村。看上马莲那湖边的5垧地。王总以给全村卖苞米为条件,这让村长黄金贵喜不胜收,急欲与王总签约。无奈马莲不在家,合同又拿不出来。黄金贵把马莲的丈夫韩老实甜言蜜语的糊弄一番。打鱼归来的韩老实无意中找到承包合同,并把合同退给了村长。马莲费尽心思说服唐喜,最终唐喜答应带马莲帮助致富的要求,并把育种的项目安排在了马莲的地里。

第2集

  马莲满心欢喜的回到家中,村长召开村民代表大会,举手通过后,准备与王总签约投资。便去找村支书田景阳,田书记以病为由,躲了出去。随后又到韩老实大女儿大芹家去找韩老实,欲把合同的事问个清楚。却被大芹明里暗里的顶撞回来。儿子韩成带回来了女朋友乌兰,却并并未达到缓和目的大芹把韩老实送回来,又跟马莲软磨硬泡,求得马莲原谅。第二天,马莲与韩老实摊牌,决心要回合同。两人发生了口角。为了阻止村委会向承包地里卸砖,马莲躺在拖拉机前。

第3集

    她再次找到黄金贵要合同,未果,随后去到乡里告状。乡党委陈书记十分明确的表示支持马莲种地,并要回合同。黄金贵预感到马莲告状,一方面让自己的四弟黄老四监视马莲,一方面自己又去马莲家吓唬韩老实。韩老实急忙去追赶马莲,半路上正遇到告状回来的马莲,两人引起冲突。二芹把网友李飞带回家。

  韩成把看地的马莲找回家做饭招待二芹的男朋友李飞,陈书记指派李乡长到湖西村调解马莲的机动地问题。韩老实得知李乡长带民警到村长黄金贵家后,急匆匆赶到。为了缓解矛盾,他夸下海口并把责任承担下来,并喝多了酒。回家后李乡长劝李飞与二芹分手,引起李飞的反感,父子俩产生隔阂。马莲告诉了马艳华事情真相。

第4集

    马莲得知李飞是李乡长的儿子,喜出望外。酒后,李乡长送韩老实回家,马莲高兴之余向李乡长解释合同的事情,不成想碰上个软钉子。黄金贵去老四家想让马艳华劝说老姑,却引起夫妻二人的争执。

  二芹带韩成去查干湖宾馆上网与李飞聊天,不想被李飞的爸爸发现,发生争执。清早,大芹给韩老实下了一碗面送过来,遇马莲,再次替父亲挡住继母的质问。为了交地的承包金,马莲拿出家里所有的钱被韩老实撞见,两个人大打出手,韩老实并提出分居招来二芹的反对。马莲逼儿子去看地,却误把黄金贵派去看砖的徐三懒砸伤,放懒在马莲家。王老板派车队来拉卖苞米。

第5集

  王总派来刘会计收玉米。李乡长劝李飞慎重考虑与二芹的关系,与儿子发生口角。春山在马莲家放赖。黄金贵告诉唐会计让他报案。马莲情急之下再次去乡政府告状,不巧遇到李乡长。一番唇枪舌战之后,随即马莲下定决心准备去县里准备告状,被陈书记遇到并劝回了马莲。黄老三卖粮从中做手脚,却被老大算计分文未得。韩成从乡里赶到乌兰工作的信用社,与乌兰商量贷款,未果。陈书记赶到湖西村,想劝阻姐夫黄金贵违反国家政策的举动。但黄不听劝告,与陈恶言相加,摔门而走。陈书记一再叮嘱村委田书记对此事要认真负责。韩成在回家路上被警察抓走,此时唐喜也来到马莲家,韩老实转弯抹角的想要回项目预付款,被马莲所阻止。

第6集

  田书记劝说黄金贵继续工作,徐三懒在马莲家把媳妇包桂香打走,韩成在派出所受欺负。唐喜在马莲家吃饭,在饭席间,大芹和子孝前来告知警察前来为徐三懒验伤,并告知马莲韩成已被抓走。韩老实得知儿子被抓,暴跳如雷。马莲夫妻二人激烈争吵起来。大芹为保护父亲,与马莲、马艳华发生激烈争执。辛酸至极的马莲匆匆前去派出所看儿子,却被挡在门外。马莲与唐喜再次去找陈书记,求他解决此事。韩老实与子孝劝说徐三懒,未有任何效果。大芹、马艳华在二芹的调解下和好,并把黄老四灌醉。老四醉打徐三懒。傍晚,马莲与唐喜回到家中,韩老实主动与马莲和好。两人相拥而泣。

第7集

  黄金贵怒责老四坏事。李乡长向陈书记诉苦,要求政绩。陈书记表态要求李乡长先说服马莲。李乡长再次来到湖西村,并主持调解会议,拿出条件逼马莲同意出让土地。马莲拉着唐喜再次来到乡政府。在陈书记的帮助下马莲接出韩成,并遵照陈书记的嘱咐带着唐喜看查干湖投资环境,这一系列的出游被正在照相的大芹看在眼里并跟踪拍照。黄老大一家也借此放出中伤谣言,让韩老实坐立不安,怀疑马莲与唐喜之间的关系。陈书记到黄金贵家劝说其放弃度假村计划,黄不听劝告,并告诉陈书记,自己的村长不干了。黄金贵觉得对不起王老板,劝说兄弟三人拿出卖苞米的钱。李飞不顾父亲的反对,从家里拿来一万元钱和一个手机给二芹,俩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第8集

  韩老实向曹大旋诉苦,怀疑马莲不忠。黄金贵把卖苞米的钱退还给京川公司王老板,不想一番对话又让他改变了主意,并无意中得知自己兄弟多拿了卖苞米的钱,异常生气。韩成来到乌兰家,为母亲交包地款向乌兰父母借二万元钱,在万般无奈下学驴叫。马莲得知后,声泪俱下。韩老实喝酒回来发现一顶绿帽子,大芹又添醋加油的把偷拍的照片拿给韩老实看,致使韩老实再一次的气走马莲。不甘心被冤枉的马莲去找大芹诉苦,大芹尴尬之余说出我妈八辈子也做不出那件事来。李乡长得知黄金贵要与王老板和办农业生态园,异常高兴。

第9集

  唐喜在田地里教授马莲谷种的科学种法。王老板与黄金贵签署合同。李乡长说出再次承包土地并不违反政策的想法,在村民中得到大力支持。黄金贵媳妇陈快嘴将合同签完的消息告诉了马艳华。大芹为父亲韩老实打抱不平,派丈夫子孝去地里送水并告知王老板已经把合同签下来。新的矛盾再一次把马莲带到乡政府求助陈书记。马艳华报信来到马莲家,发现韩老实屋里放着一顶绿帽子异常气愤,决心要把这件事情调查水落石出,还老姑马莲一个清白。黄金贵因为子孝的老父亲把子孝打倒在地,并用提拔他来激励子孝要孝心。子孝回家与老婆商量誓当村长左膀右臂。

第10集

  刚刚签订包地合同李乡长等人被请到村政府,与陈书记,马莲针锋相对互相说着各自所创的经济效益。经过一番唇枪舌战,最后决定双方以竞标的方式来争夺土地承包权。黄金贵又一次在王老板面前失去面子非常生气,一时情急把媳妇陈快嘴打回到弟弟陈书记家。韩老实偷偷窥探马莲和唐喜的一举一动后被发现,马莲哭着跪地求韩老实要求把地种上。饭桌上,唐喜似乎察觉韩老实对自己和马莲之间的不信任。马艳华追查绿帽子到黄老大家,一番口舌后夫妻俩非常紧张,马艳华不甘心老姑马莲被韩老实误会,再次回到小屋大闹一场并把酒坛子推到地上。二芹到李飞家去作客,遭到李乡长的冷遇和讽刺,二芹哭着和李飞分手并决定把钱还回来。黄老四因害怕马艳华,悄悄把擀面杖劈了烧火,马艳华大怒,她来到黄老大家扬言要一命赔一命,吓得黄老大媳妇发病抽搐过去。

第11集

  黄金贵指派子孝去叫人开会,却不让他参加,并挑拨子孝与丈母娘马莲之间的关系。傍晚,马莲和唐喜谈笑风生写着竟标书,此情景却引起韩老实的妒忌,以胃疼找小苏打为由逼得马莲忍气吞声自己背写发言稿,使得两人矛盾升级。黄老四得知马艳华知道了绿帽子风波是自己所为,不敢回家,只能到二哥黄金贵家躲避。黄金贵在三追问下得知绿帽子的事情,哭笑不得。二芹来到姐姐大芹家想借钱还李飞,却遭到子孝俩人的拒绝。万般无奈,二芹去了表姐马艳华家,寻求帮助。次日老四回家,二芹顺利借出了一万元钱。徐三懒让韩老实把他媳妇给接回来,他却把事情推给了马莲。由于竞标书没写完,马莲便让子孝陪三懒去说和。马艳华去逛庙会买回来一堆擀面杖,黄老四无奈的拉她回了家。

第12集

  乡里召开工作会议,会议完成李乡长拉住黄金贵叮嘱他要拖延时间,金贵喜出望外。黄金贵来到陈书记家,准备接回陈快嘴。不巧遇到马莲在书记家中,陈书记追问黄金贵竞标书的事,黄金贵谎称还没有准备好。马莲回到家中。马莲得知二芹与李飞分手,非常遗憾。韩老实和唐喜正在分析形势对策。马莲找到田书记,求田书记帮忙。田书记经多方调查,发现许多问题。傍晚,马艳华把黄老四灌醉,从老四口中套出黄金贵拖延时间的做法。情急之下,马艳华赶到马莲家通知消息并出计策,让马莲强行种地。深夜,马莲向田书记哭诉要是地种不上她也不活了。田书记表态帮忙到底。子孝去接徐三懒的媳妇小香,怎料却被小香的弟弟大打出手,并把脚打瘸。大芹心生一计,让子孝去马莲家养病,借此可以替父亲韩老实看着唐喜。马莲怕徐三懒离婚,把二芹的招工名额给了他,招来大芹的不满。

第13集

  唐会计受黄金贵的指使给马莲、二芹和韩成下了生态园的任命书,遭到每个人的白眼。黄金贵和王老板躲出去钓鱼,家里只留下喝醉酒了的黄老三看家,并告诉黄老三问什么都说不知道。田书记赶到乡里,向陈书记揭穿黄金贵计划,并表明立场。陈书记得知后便来到湖西村找黄金贵了解情况,却未找到黄金贵。这证实了他们在拖延时间。陈书记马上命令让马莲开犁种地。马艳华找到老姑马莲,听候命令准备开犁种地。经过了重重阻挠,马莲终于把地给种上了,种种辛酸让马莲忍不住掉下了幸福的泪水。当黄金贵赶回到村里,马莲已经把地种上了。他恼羞成怒,与陈书记争执起来,王老板默默的走了,失去面子后的黄金贵为了报复陈书记,提出辞去村长的职务。在马莲家的庆功宴上,矛盾分歧再次加剧。唐喜以工作为由离开了马莲的家。唐喜的走并没有让韩老实和马莲和好如初,反而加剧了俩人之间的矛盾。一问三不知的黄老四被金贵打后回家。

第14集

  看到黄老四被打,马艳华万般心疼,与老四和好如初。韩成误会乌兰被二芹解释清楚后决心找乌兰道歉。马莲、田书记、陈书记等人一起劝黄金贵,让他继续干村长。黄金贵却心意已决。马艳华来到黄金贵家兴师问罪,不依不饶,兄弟几个没人说得过她,最后马莲把她拉走了。二芹在吃饭中因忍受不了韩成说自己与李飞上网,一饭团把韩成打走。田书记让马莲帮助陈书记的工作。犹豫不决的马莲最终同意了。子孝给大芹分析马莲和韩老实随时可能打架,大芹再一次把子孝送回来,子孝要帮助二芹写竞选村长发言稿,引起二芹反感。

第15集

  海选工作组来到湖西村,准备开展工作。徐三懒穿着班上的制服来看马莲和韩老实,得到俩人的称赞,并同意去接他媳妇小香。黄老大一家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跃跃欲试想参加竞选。为了得到老三的支持,便把原来多卖的苞米钱塞给了黄老三。韩老实让大芹把子孝接走,一心等着马莲来和他打仗,大芹非常担心,告诉二芹多陪陪父亲。韩成匆匆忙忙来到乌兰家想请求她的原谅,不料乌兰的父母生气的把韩成赶走。为了还欠乌兰家的钱,走投无路的韩成准备去城里打工。辞去村长职务的黄金贵让李乡长非常为难,致使湖西村的海选工作陷入了僵局。李乡长便住在了黄金贵家,劝说其继续工作。韩老实被大芹接家里吃饭,感叹自己还不如子孝爹活得自在。

第16集

  马莲在家准备海选发言稿,韩老实却被二芹强行拉来,一起练习,结果两人不欢而散。黄老大请兄弟几人吃饭,研究怎样参加竞选村长的方案。不想被黄金贵得知,他劝说老大不参加竞选,并表示只是想报复陈书记,村长一职他还想继续干。唐会计听说黄金贵村长不想干了,急忙过来询问入账白条子的事。李飞突然来到马莲家巧遇二芹,并告知韩成去城里打工赚钱,还乌兰两万块钱。韩成来到城里,找到了在酒店里表演挣钱的工作。大芹找到马莲求她和父亲打架,招来马艳华非异。马莲看见大芹去探望父亲韩老实,不明白大芹父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而大芹怀疑其父在精神上受到了严重打击。二芹伤心的向马莲承认错误,后悔与哥哥打架。马莲没听大芹的话,弄了四个菜和一壶酒去哄韩老实,韩老实愤怒地把酒菜摔到了地上。

第17集

  海选刚开始,黄金贵就给陈书记出个难题,说只要把地还给他,他就参加海选。马莲在万般无奈下参加海选,并大获成功。海选后,大芹怪罪马莲没有和父亲吵架,反而更加把矛盾激化。生气之余,大芹把韩老实接回到家中,准备养老。黄老大怪罪黄金贵没有选上村长。此时的黄金贵觉得很对不起王老板,便与兄弟几个说了卖粮之事,并让他们把钱拿回来。李乡长来到马莲家,向马莲道歉,劝说二芹与李飞合好。唐会计向马莲汇报账目的事,被马莲拒绝了。黄金贵为了还王老板的钱与妻子发生争执,激动之时撕碎了马莲的包地合同。马莲赶到田书记家明确表示要把村长职位让给黄金贵,不巧,金贵已经进城。

第18集

  马莲没追上黄金贵回到村里时,看到了海选结果已经公布出来,自己当选。村民委员会不同意马莲让出村长职位,只能由马莲继续接任。马艳华为了庆祝老姑当选村长让黄老四去抓猪庆祝,不想却被黄老大奚落挨打,情急之下,马艳华大闹,致使黄老大妻又一次抽搐。韩老实在大芹家被亲家奚落,怒火中烧的搬回到家。曹大旋网把韩老实工作做通。韩老实表态以后不会再生气。马莲和徐三懒把三懒妻子儿子接回了家后,老宋头通知唐喜让她去参加农博会。打扮妥当的马莲故意气韩老实,老韩头醋意大发绝望的靠在了墙上。

第19集

  田书记得知马莲去开农博会,焦急万分骑车追赶,最终却没能追回马莲。韩老实被马莲气的胃出血紧急送进了医院。金贵从城里回来,陈快嘴把粘好的合同和马艳华还回的钱拿给金贵,并告诉他马莲要把村长职位让给他。农博会里,马莲和唐喜的妻子亚洁谈心,知道误解了韩老实非常担心,想马上赶回去被亚洁拦住。韩老实从医院回来,异常沮丧。子孝出主意,考验两人感情。马艳华看到李飞,劝说李飞前去与二芹和好。二芹发现了大芹偷拍的照片伤心难过之及,怪罪大芹。马莲从农博会回来得知韩老实得病,情急下踹开门与韩老实合好。

第20集

  李飞把乌兰送到马莲家,大家高兴万分。李飞与二芹和好如初。谷子成熟,二芹当上了导游,大芹重新认识自己,向马莲惭悔自己所做的一切事。马莲把大芹的公公接到家来,又成全了一桩美事。马艳华怪马莲没把招工名额给自己,在马莲的劝说下,终于破涕而笑。陈书记带人来参观谷子。得知马莲的谷种卖30元钱一斤,眼红的黄老大带人抢谷子。省委书记下乡,来到马莲的谷地里开了现场会。黄金贵又被推选为代理村长,圣水湖畔一片欢天喜地的景象。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