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红蜘蛛》以10个女性的犯罪案例为主线,用超纪实的手法,真实再现了公安机关曲折的侦破过程和罪犯扭曲凶残的犯罪心理。全剧始终给观众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灵的震撼,让人感悟到自由的可贵,人性的真谛。

分集剧情:
第1集

  1999年国庆前夕,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麻步镇。村民们发现小河中飘浮着几只渗着血水的编织袋。温州警方紧急出动,经勘察,发现袋中有2人以上不完整的女性尸块。国庆前夕发生数人被杀的特大凶杀案,使温州市的节日气氛蒙上了一层阴影。市委、市府领导指示限期破案!为此,温州警方投入了大量的警力,终于查清两具女尸系温州富豪休闲中心的三陪女肖玫和龙芳。随着侦查工作的逐步深入,三陪小姐马倩的嫌疑逐渐增大,其未婚夫刘炎也被纳入了侦查视线。就在公安机关即将对其采取强制措施之时,马倩、刘炎却已闻风而逃,温州警方迅即发出了《通缉令》……

第2集

  马倩和刘炎遂仓惶而逃,潜至福建省三明市。三明市公安机关在接到温州警方发出的《通缉令》后,很快便发现了马、刘的踪迹,并采取果断措施,将两人抓获,10月6日,马倩、刘炎被押回温州。经审讯,这起轰动一时的特大杀人分尸案,终于真相大白:马倩和刘炎来到温州后,为了实现致富梦,马倩做了“三陪女”,而刘炎则受雇于他人开起了出租车。不久,刘炎一场病使得两人囊中如洗。为了支付医疗费,马倩向同伴肖玫借钱,肖玫却乘机设计将马倩“出卖”给了庞老板,从中获取了比马倩所得多几倍的“介绍费”。马倩在知悉内情后,屈辱和愤怒使她下决心要报复肖玫。当她听说肖玫有5万多元的存款后,即极力鼓动对金钱有着极度渴求的刘炎与她一起实施杀人劫财。经密谋,两人决定以邀请肖玫来家吃饭为由将其骗至家中,不料,肖玫却带着同伴龙芳同来。两人便将肖玫和龙芳杀死,在家中分尸后用刘的出租车运至平阳抛尸,劫得财物3000元。

第3集

  温州“9·1”杀人碎尸案刚刚告破,参战警员甚至还来不及喝庆功酒,就又投入了另一件更为扑朔迷离的系列麻醉抢劫案的侦破中……9月份以来,市区接连发生4起麻醉抢劫案。据受害人称,作案者均为年轻女性,都是利用色相勾引并接近受害人后,在食物中放入安眠药,致人昏迷后洗掠钱财。一时流言肆起,人心惶惶。警方虽全力出动,但始终无法抓住狐狸的尾巴,侦破工作一度陷入僵局。2000年5月,深圳市发生的一起麻醉抢劫案,给该案的侦破带来了重大转机。由于作案手段相同,案犯特征相似,温州、深圳两地警方决定联手协作、并案侦查。费尽周折后,警方终于确定案犯之一为温州女青年程艳。于是,温州刑警迅速展开行动,连夜抓获了程艳。不料,程艳却提出案发时她在香港,证明人是李副市长……

第4集

  李副市长证实案发期间程艳确实在香港,没有作案时间。但几名受害人经辨认,却都指认程艳即为作案人。迷雾笼罩下,警方进一步调查,发现程艳有一个孪生妹妹,叫程小艳,两人长相酷似。然因父母离异后各随一方,不同的生活经历和生存状态,使两姐妹交往甚少,感情淡漠。正在此时,杭州警方传来消息,《协查通报》上的程艳下榻于杭州望胡宾馆,形迹可疑。温州刑警迅速出动,赶赴杭州。在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的鼎力配合下,采取监视、跟踪等多种秘密侦察手段,终于将冒名作案的程小艳和同伙刘茗于作案时当场抓获,轰动一时的“狐狸精”抢劫案划上了句号。

第5集

  香港妇女阿蓉急匆匆地从香港赶到深圳,直奔公安局,她要求公安机关帮助查找半个月前来深圳后失踪的丈夫麦炳南。由于黄阿蓉没有提供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警方根本无法判断这起案件的性质,只得开始大海捞针般的查寻。据查:麦炳南入境后、并未离境。但查遍所有的宾馆、饭店均无此人,警方由此推断,麦炳南极有可能已经发生意外。就在麦炳南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时候,黄阿蓉从香港的家中发现了麦炳南在深圳买房的房契。警察按图索骥地找到了这所位于玫瑰山庄的别墅,但却发现房门紧锁,门上贴着一张招租广告,别墅是由一个叫“郝明贞”的人在出租。为了不致于打草惊蛇,警方决定一租房的名义“约见”郝明贞,郝明贞承认与麦炳南的地下情人关系,但仍始终坚持说最近不知道麦炳南的去向。警方欲擒故纵,释放了郝明贞,进行秘密跟踪、监视。果然,不久即发现郝明贞与另一男青年、深发电脑经理余盛关系密切,经密取余盛的指纹、脚印,与别墅现场提取的比对,完全吻合。与此同时,监视余盛的警察报告,余盛正乘车前往火车站,有明显的外逃迹象。于是,警方决定收网……

第6集

  深圳火车站广场,余盛被抓获。余盛交代了麦炳南被郝明贞失手杀死,两人一起分尸灭迹的事实。郝明贞在证据面前也不得不交代了整个犯罪过程:郝明贞做了麦炳南的“二奶”后,虽然麦炳南每周一次来深圳与她幽会,但在一个人的日子里,郝仍觉得闷得慌。一次偶然的机会,郝明贞在歌厅里认识了余盛。两人趁麦炳南在香港的时候,在麦所买下的房子里,过起了小夫妻般的“美好生活”。麦炳南对此有所察觉,但苦于没有证据。1999年4月25日,为了获取证据,麦炳南坐早班车来到深圳,当场抓住郝“私通”的把柄。自己出钱包“二奶”竟然侍候别的男人!麦炳南不禁妒火中烧,抓住郝明贞又打又骂。慌乱中,郝明贞随手拿起一把带锯齿的军刀不停的乱舞,结果刺中麦炳南的颈部动脉,致使麦炳南失血过多死亡。

第7集

  2000年7月17日上午10时,警方接到报案:三联新村7号楼301室主人,40岁的离异单身女子徐丽丽被人杀害于家中。公安机关进行现场勘查后发现,徐丽丽身上有多处刀伤,脖颈被一条女性连裤袜缠绕勒挂于卫生间门把上。室内凌乱,有被翻抄过的痕迹,但房门、锁、窗却完好无损。警方在调查中发现,美容店老板李学军和另一名在南京办厂的港商郭大鹏,曾与徐丽丽有过接触,嫌疑重大。但经过调查,两人均因没有作案时间而被排除。警方决定进一步拓宽侦查视野,一名常与徐丽丽一起搓麻将的女青年叶小蕾的疑点越来越多,主侦人员发现她在与警方玩着“捉迷藏”的游戏,而她的婚外“情人”、花店老板阿宝不知去向……

第8集

  铁路公安和刑警协同作战,截捕了正准备上车逃离的叶小蕾。与此同时,另一路刑警连夜驱车赶往200公里外的江山市。在江山市刑警的全力配合下,于次日清晨将睡梦中的阿宝一举擒获。审讯中,叶小蕾交代了全部的犯罪事实:听说徐丽丽家有百万存款,叶小蕾歹念顿生。她先是利用与徐丽丽一起打麻将之机,偷出徐丽丽的家门钥匙,交与阿宝前去盗窃。由于阿宝找不着徐丽丽的住处而无法得逞。之后两人觉得暗盗不成,就干脆明抢。叶小蕾以送早点为名,叫开了徐丽丽的家门,阿宝尾随其后,进入徐家后,阿宝用事先准备的马刀将徐丽丽杀害。两人洗劫了财物后,仓惶逃离,等待她的是一条不归路。

第9集

  1998年6月,河南省汇阳市郊一出租房里,一男子手脚被绑死于一只铁丝扎成的笼子中。警方经向房东了解,租房者系一名叫“张周兰”的年轻女性,而死者是物资局的下属的劳服公司经理刘富林。警察在查明张周兰的身份情况后,直扑平山县张周兰家,发现张周兰外出未归。与此同时,从死者家属方面了解到,她们在知道刘富林被绑架后,因害怕罪犯撕票而未报案,并已按罪犯的要求送去了20万元人民币。正在警方为查找嫌疑犯张周兰一筹莫展的时候,平山县传来消息,张周兰已回家。警方迅速拘捕了张周兰,经审讯,张周兰只是交代了几起卖淫的事。房东辨认后也说张周兰并非租房的人。

第10集

  一貌美的女子设计勾引了富商张戈,一起来到武汉。6月22日,两人又一起去西川,在张寨村租了房子住下。与此同时,警方经向张周兰做了进一步了解后认为,曾与张周兰一起做过小姐的米兰极有可能利用张周兰的身份证作案。为此,侦查工作转为以查找米兰为重点。6月28日,西川发生一起相同性质的绑架案,于是,两地公安机关决定并案侦查,汇阳警方派人来到了西川。经过周密部署,警方在犯罪分子前来收取赎金时,当场将其抓获,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据张周兰辨认,冒名作案者并非米兰,而是小红……米兰仍逍遥法外。

第11集

  汕头市龙馨花苑发生一起凶杀案,死者彭大龙,男,54岁,香港居民,汕头大龙服装公司总经理。死者头部有一处钝器伤,但死亡原因属窒息死亡,屋内被翻动过,一只保险箱被打开,墙上一张价值数十万元的张大千的画被抢走。公安机关在现场勘查时提取一截“玉人”牌女士烟的烟蒂。警方从电信局了解到,案发当晚彭大龙接机的最后一个电话是一名叫刘东升的人打的,而刘东升曾因盗窃罪被判过3年徒刑,嫌疑重大。为此,警方迅速传讯了刘东升。但据刘东升交代,他、并不认识彭大龙,也从没给彭大龙打过电话。后经进一步回忆,想起那天夜里曾有一个女青年借用过他的手机,并听她好像说自己叫什么“荣荣”。据此,警方决定围绕这个神秘女郎展开了大规模的排查。费尽周折后,警方终于查出一个叫“孟燕”的小姐与“荣荣”关系密切。于是,刑警们在深夜敲开了孟燕住处的门……

第12集

  通过孟燕了解到,“荣荣”自称叫张绒雨,其真实名实为“陈莲红”。她的男朋友刘勇也在汕头,两人平时还吸毒、贩毒。警察直扑陈莲红的住处,虽然已是人去楼空,但还是在屋内搜出了一件粘有血迹T恤。经化验,T恤衫上的血迹与彭大龙的血迹一致。经查,陈莲红、刘勇极有可能潜回老家。为此,汕头警方立即飞赴杭州,并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先后在潘虎家中和杭州火车站将陈莲红等3人抓获归案。原来,陈莲红和男朋友刘勇在老家萧山就曾做了一起杀人越货的大案。来到汕头后,陈莲红在卖淫时结识了彭大龙后便串通刘勇等“重操旧业”。在审讯室,陈莲红交代:“我恨男人,恨这个世界。我上小学时,我爸喝醉酒打我,我逃出来,在外面,被几个男人强奸……”

第13集

  1999年9月8日上午10时,深圳市龙岗区龙新镇发生一起特大入室抢劫案。别墅女主人于莉在与邻居两兄弟孙良才、孙良发进行非法兑币时,遭到3名蒙面歹徒的袭击,孙氏兄弟遭殴打后被捆绑于室内,于莉被歹徒劫持不知去向,双方当时正在交易的140万元人民币及130万港币悉数被劫,孙氏兄弟的“切诺基”也同时被劫。案情重大,深圳市公安局迅速反应,局领导亲临现场指挥,刑警、治安警、交警协同作战,一张搜捕网旋即铺开。当夜,被劫的“切诺基”在北郊荒野被发现,于莉遭劫匪强奸后被捆绑于车内。刑警们结合案发时歹徒作案的“巧合性”,断定该案受害人一方系与蒙面歹徒里应外合,演“苦肉计”。经调查,警方基本排除了孙氏兄弟作案的可能性,但也没有于莉与人勾结作案的证据,更何况于莉还遭到劫匪的强奸。然而,随着调查的进一步深入,警方发现于莉在坪山镇建有一幢小楼,且有一情人……

第14集

  警方很快查清了于莉情人赵辉的基本情况,并掌握了赵辉作案的嫌疑证据,将其抓获,并在其家中搜出一支雷明登猎枪和数枚子弹,从其保险柜中缴获107.9万元人民币和2万元港币。在证据面前,于莉和赵辉不得不交代了全案的策划和实施过程:于莉虽说经营着一家不小的美容店,每年有数十万元的收入,但由于常去澳门豪赌,还是觉得入不敷出。她见邻居孙氏兄弟私下兑汇挣了不少钱,就想来一个黑吃嘿。便与赵辉密谋,由于莉以兑汇为名,将孙氏兄弟引到于莉家中,而让赵辉带两名帮凶蒙面冲入,抢走孙氏兄弟带来的140万元人民币,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于莉精心设计了“苦肉计”,扮成受害者被劫持、遭强奸……临行前,于莉痛哭流涕:“是赌博,是钱……让我走到了这一步!”

第15集

  2000年6月,上海市连续发生骑摩托车的“飞贼”抢夺路人财物的案件,其有一对男女骑摩托车作案多起,人称“贼鸳鸯”社会反响强烈。为此,警方在加强路面巡查、做好防范的同时,决定主动出击,张网捕鱼。20日当“贼鸳鸯”再次出现在扬州路作案时,巡警们迅速赶到,“贼鸳鸯”驾车逃窜,双方展开了一场紧张的追逐,尽管最后由于摩托车钻进小胡同而使抓捕行动失败,但通过这次的短兵相接,使巡警们对这对“贼鸳鸯”有了一个比较直观的认识。几天后,巡警们在执勤时发现了“贼鸳鸯”的踪影。为保万无一失,巡警采取跟踪监视的方法,终于在“贼鸳鸯”作案时,当场将两人抓获。在审讯时发现,两人有着严重的毒瘾,经审讯他们供认:毒品来自绍兴一个叫“林烨”的女人……

第16集

  警方直扑绍兴,设计让“贼鸳鸯”以买毒品为由“钓出”林烨,但狡猾几易交易地点,最后才确定在中国轻纺城大酒店见面。深夜,9115房内的林烨和她的两个小马仔被顺利抓获,但实际上,林烨只是吴芳芳的一个“客户”。在强大的审讯攻势下,吴芳芳交代了其毒品的上家为云南的毒贩“蔡叔”。抓捕小组迅疾赶到杭州。将“蔡叔”等正在吸毒的3男2女擒获。一个跨省贩毒网在三地公安机关的合力协作下,被彻底摧毁。

第17集

  郑州市郊荒滩,发现一具男孩尸体。警方在勘查现场后确定,系他杀。警方在调查中了解到,死者的母亲黄兰花与同村朱德祥有通奸关系,村长等人认为朱德祥有重大嫌疑。而黄兰花则提供了村长曾企图对她强暴,被拒绝后有报复的可能性。警方还发现游戏厅曾发生过小孩失踪的事,其老板的嫌疑更大。就在这时,游戏厅老板突然从银行提出所有的存款,驾车逃跑。而黄兰花的小叔子翻车后身亡。经警方检验,该车的刹车系统曾被人破坏。

第18集

  游戏厅老板被截获后,交代了先后杀害3名小孩的犯罪事实,但却与本案无关。朱德祥为洗脱干系,主动与黄兰花保持距离。但黄兰花却频频约见朱德祥。这一切,均在警方的监控之中。随着侦查工作的逐渐深入,黄兰花感到末日越来越近。她提出让朱德祥带她远走高飞,并向朱德祥含糊其词地吐露了这一系列案件都是她为了朱德祥而做的。朱德祥如梦方醒,把这一切都向警方作了报告。黄兰花见朱德祥不肯带她离开,绝望中独自出走。背后,警车渐渐驶近,等待她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第19集

  1999年5月13日夜十一点左右,裕隆贸易公司的总经理孟小凡被绑架。警方接到报案后,立即展开大规模的查缉和拦截,但罪犯已不知去向。次日,罪犯打电话祥孟小凡家属勒索40万元人民币。在警方的布置下,孟妻按要求携款来到预定地点,但罪犯并未出现。据此,警方怀疑罪犯绑架孟小凡系另有他谋,勒索只是一个幌子。经过进一步的调查后发现,国安建筑公司经理孙景怡曾因地皮该楼的事情与孟小凡发生过激烈的争执,因此孙景怡有作案动机,但在案发期间孙去外地出差,没有作案时间。警方在孟小凡的另一秘密住宅中发现了两个女人的照片。而正在这时孙景怡发生车祸,孙妻死亡,但警方在检查后发现车子没有异常情况。

第20集

  警方连夜提审孙景怡。在提出一个个疑点之后,孙不得不交代事情的真相。原来在孙母生病期间,孙与周相识后同居,后来两人奸清败露被孙妻知道。周为了要与孙结婚,逼孙与其妻离婚。孙妻的激动言语惹怒了孙景怡,在云山疗养院,周把一支针剂刺入了孙妻的大腿,为营造假象两人把孙妻放进汽车推下悬崖。但是,在对周洁的审问中发现孙妻的死竟然另有隐情,孟小凡的绑架案和孙景怡也有关系。报案者孟小凡的司机小刘竟然也是帮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