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女主人公菊香是个很有追求的农村姑娘,但命运不佳,她高中毕业后被推荐上大学,却不知被何人顶替。她泼辣能干,在娘家里里外外是一把手,却受到未过门嫂子的排挤。为了不影响哥哥结婚,她当着乡亲们的面宣称,十五天内把自己嫁出去。人家让她相李大柱,可她觉得大柱太老实甚至近乎窝囊,一眼就看上了精明强干的李二柱。在后来的是是非非中,大柱越发显示出宽厚、诚恳、踏实的本性,而二柱的狭隘、浮躁证实了菊香当初相亲还是看走了眼。

  在菊香身上,既有农村妇女勤劳朴实的传统美德,又有对新生活的追求和渴盼。她结婚后,不满足于家庭贫穷的现状,拼命地干活,绞尽脑汁持家,想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但终究未果,由她“进门当家”引发了一系列家庭矛盾,使她受到种种磨难。二柱得大病,需要到大城市治疗,菊香求告无门,几近绝望。她到窑上背过砖,给医院拉过氧气瓶,她偷着养兔子想发家,被人发现差点丢了命。是党的政策给她注入了新的生命,她那“不安分”的天性在改革的春风中得以复苏。时代造就了她,使她迅速成长起来,走在致富的前列。她与丈夫——二柱性格上的差异,更重要的是文化和观念上的差异,构成了俩人悲剧的结局,尽管菊香跳出了以往女性的束缚,想换个活法儿,但她最终能超越自我吗?能超越传统观念的桎梏吗?本剧给观众留下了思索。

分集剧情:
第1集

  泼辣能干的菊香多年与哥哥香泉相依为命,自然成了这个家的‘领导’,也因此引起未过门的嫂子二丫的不满。二丫在定下婚期领结婚证的前夕有意失约,又唆使中学同学侯三追求菊香。侯三自以为是公社书记的儿子感觉良好,对菊香动手动脚,菊香不甘受辱打了侯三,引来全村人‘抓流氓’。此时菊香才得知是二丫为了让她先嫁出去才过门。于是她当着全村人立下军令状——哥哥的婚期不变,十五天之内将自己嫁出去。好心的水蜜桃大婶带她去邻村一个四个光棍的李家相亲,介绍了老实木讷的大柱,菊香却看上了聪明伶俐的二柱。

  相亲那天,菊香恰巧看到了李家邻居马寡妇站在房上和李家骂架的场面。

第2集

  “大麦不黄二麦黄”在李家引起轩然大波,但最终都认为好不容易说个媳妇,只要赶快结婚就行。不想菊香却提出结了婚进门就要当家,全家人瞠目结舌,二柱姑姑李月春更是反感。菊香走后,二柱爹李月久看到与他家有宿怨的马寡妇幸灾乐祸,反而下了决心同意菊香的条件。香泉对妹妹心存内疚,对菊香嫁到四个光棍的家感到担心,兄妹同一天结婚自是一番伤感。没想到结婚那天,李月春却故意刁难侄媳妇,先是没带新媳妇踩的皮袄棉被,又是不给接亲的轿车挂红。菊香不卑不亢巧妙的应对,好不容易进了李家门,隔壁的马寡妇却在婚礼上捣乱。

  婚礼结束后,菊香就以当家人的身份自己收起礼钱。李月春为此向菊香发难,不想全家上下的人都顺着菊香。李月春有苦说不出,丈夫瘫在炕上,石岩又一直暗恋她,而她作为村干部、老党员,又不敢越雷池一步。如今娘家娶了个厉害的侄媳妇,取代了她以前的位置,她顿感失落。

第3集

  菊香自从过了门,从生活到劳动全面整治,使这个四个光棍的家大变样儿。却因此招来非议,马寡妇唆使一群孩子满街喊着“马拉套、驴驾辕,大伯子公爹是太监……”。李月春指责菊香说话做事不注意,菊香却从一系列事情发现两家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

  菊香一心想弄清家里与马寡妇的矛盾,可是大家都小心翼翼的躲避着这个话题。菊香主动与马寡妇接近,却被人家赶出家门。李月久听到马寡妇恶言恶语与之争吵以至于动手,大柱赶来制止,替马寡妇挨了一扁担。李月春教训菊香不要和马秀芬来往。

第4集

  三柱烧干了锅被烫伤,李月春抓住把柄教训菊香让她先尽自己本分,菊香只好暂且放下此事为三柱治病补课。不想路遇侯三,遭到侯三讥讽。

  队里分红,按照规矩谁当家谁领钱,菊香作为当家人领了钱,引起村里人的议论,并和李月春又起冲突。菊香怀上孩子全家兴奋不已,不想因劳累和营养不足,菊香差点流产。

  二柱心疼菊香,到县城偷偷卖血,为菊香买来了营养品,假说是姑姑李月春给的钱。菊香心存感激,让三柱给李月春送去了一包蛋糕,反让李月春怀疑她当家偷着给自己花钱。李月久和大柱听信了李月春的挑唆,提出分家。二柱和菊香还蒙在鼓里,当遭到家人的谴责后,二柱才将自己卖血的事和盘托出。

第5集

  菊香将帐目一一公布,还把特意给大柱存的五十块钱存折给了大柱,令李月久和大柱感动的不愿再分家,可二柱却为此伤心执意要分,无奈分家已成定局。没想到菊香提出的分家方案全是对他人有利,自己却挑了最差的后院柴房。

  分家后菊香仍然关照着这个家,并且偷偷在后院养起兔子。不料被马寡妇发现,当着村里人的面,马寡妇逼着李月春去搜偷养的兔子,慌乱中菊香被众人挤倒在地,血流不止。

  菊香经抢救脱险,孩子却没保住。李月久一气之下砸开马寡妇的门,李月春和菊香赶来才阻止二人撕打。为此李月久对李月春不满,不让李月春进家门。

第6集

  李月春痛苦中向石岩哭诉,二人相拥在一起,不料被长舌妇白面团发现。白面团在菊香家的混乱中偷走了两只兔子,如今抓住两位村干部的把柄,索性不杀了留下来养着下崽。

  马寡妇对菊香的遭遇感到内疚,悄悄地将攒下的鸡蛋托大柱交给菊香。菊香得知真相隔墙向马寡妇道谢,不巧被二柱发现。二柱气急将鸡蛋甩过墙头大骂,菊香和大柱劝阻他不听反而动手打了菊香。过后二柱嬉皮笑脸赔罪,二人刚刚和好,却发现二柱得了骶骨瘤,必须去省城做手术。

  菊香带着二柱去省城,不想又路遇侯三……

第7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到省城住院,带的钱根本不够,无奈她只好找到李月春女儿英子的表姑家去借钱。不想钱没借到却遇到小偷。菊香拼死抓住小偷夺回钱,却意外的遇上在省城上大学的老同学赵军平。赵军平早年暗恋菊香却没敢表达,今见菊香有难,为她借了钱甚至卖了自己的大衣。

  手术成功后二柱出院回到家还须继续吃药休养,少了劳力还要还帐,家里一下子陷入窘状。菊香去娘家借钱遭到嫂子拒绝,大柱悄悄去背石头挣钱却摔下山坡。菊香接到大哥被汗水浸湿的毛票和原先分家的那个存折,感动不已。然而菊香与大柱的接触却让二柱心生疑窦。

  菊香为了早日还清欠款去砖窑背砖挣钱,没想到会计意外地同意先预支工钱500元。

第8集

  原来,砖窑是侯三承包的,他得知二柱病了想趁机占菊香便宜下了这个圈套。菊香得知侯三用意拼死也不从,和侯三打了起来。一直在暗处偷偷保护着菊香的大柱,看到侯三欺辱菊香,狠狠地揍了他一顿,自己也受了伤。村里人言传,菊香每晚从窑上回家,总有个男人跟着菊香。李月春怕菊香闹出事来,想办法凑借了500元钱还给了侯三,让菊香离开了砖窑。

  二柱病后一时失去性能力,看到菊香和大柱接近他的疑心越来越重。加上白面团从中挑拨,他听信所谓的偏方喝了药酒后就折磨菊香,令菊香有苦难言。由于二柱服了大量毒蚂蚁药酒,引起昏迷被送进医院。

  二柱被抢救过来后,李月春和李月久虽说不信二柱对大柱的猜忌,可为了李家续香火,赶紧给大柱张罗媳妇。

第9集

  大柱因送昏倒在路边的马寡妇去医院而错过了相亲的机会,引起李月春不满。刚刚出院的二柱听说大柱帮了马寡妇,与大柱大打出手。而马寡妇感念大柱救命之恩,送了一只鳖让菊香给二柱熬汤喝。二柱却认定这是骂他“王八”,大闹一场后竟然要上吊自杀,多亏菊香及时回家才幸免一难。为了照顾二柱的身体和情绪,李月春丈夫让二柱以过继为名,顶替他去了县城的五金厂工作。二柱病时菊香的哥哥曾偷偷送来一只奶山羊,菊香好意给马寡妇送羊奶,不想引起马寡妇伤心。菊香这才知道马寡妇的丈夫和一对儿女早亡以及李月春丈夫的截瘫,都是因为当年李月久告发马寡妇偷养奶山羊,三条人命使两家结下了死疙瘩。

  菊香和马秀芬尽释前嫌,互相理解。为避人耳目,马秀芬让菊香把偷养的四只奶山羊放到自己的柴棚。

分集:1--9 10--18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