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安琪》杂志社记者小惠与晶雅化妆品公司的市场部主管桑南已经相恋四年,尚未谈论婚嫁。忽然有一天,桑南即将被公司派到国外受训,两年后才能回来,他们不得不在四周半内尽快结婚。桑南因为工作繁忙,小惠只好在阿姨方华和好友丁丁等人帮助下开始筹备。什么美体护肤、婚前体检、拍婚纱照、买房买家具……这么多琐碎的事情竟然要在几拾天内完成!而且,就在这嘈杂中,双方的第三者都出现了,一堆麻烦事找上了这对恋人……

分集剧情:
第1集

  时尚刊物《安琪》杂志社的记者小惠是一个对婚姻充满向往和期待的女孩,一心盼望着早日与在化妆品公司担任企划部经理的男友桑南结婚,却常遭同事兼好友丁丁的取笑。在十字路口,小惠见一辆失控的汽车冲向人行道上的小学生,奋不顾身冲出,令汽车撞在路边受损。驾车带模特兜风的摄影师肖遥面对小惠的不依不饶反倒对她产生浓厚的兴趣。人事处的老马通知桑南,公司已将他列为推荐出国常驻的重点人选。但由于公司规定派驻海外的职员必须是已婚,因此建议桑南最好能在一个月内与小惠结婚,以免错失机会。

第2集

  桑南约小惠到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向她求婚,小惠喜出望外,但听到要在一个月内结婚的要求不免心存迟疑,姨妈方华更是反对。小惠父母早逝,一手将她带大的方华一心希望能为小惠办一个风光体面的婚礼。肖遥给小惠打来电话,毛遂自荐要到杂志社兼职,被小惠一口回绝。主编俊威仰慕肖遥的名气,为扩大杂志的发行量,命小惠无论如何也要把肖遥请来,并宣布由小惠和肖遥搭档创办新专栏。面对小惠的不满和质问,桑南方知两人症结所在。他忙向小惠认错,并解释自己确实是真心爱她才向她求婚的,终获小惠理解和同意。

第3集

  小惠和桑南本来约好晚上双方家长见面商谈婚礼的事,小惠却突然接到去开发区采访的任务。驱车前往途中,小惠被肖遥所放的音乐吸引,方知他和自己喜欢的是同一位歌手。肖遥告诉小惠自己从前的一段伤心的爱情往事。小惠的晚到令桑母不快,她随后提出让小惠暂时休假准备婚礼,更让小惠十分生气,忍不住冲桑南抱怨,弄得他负气而走。深夜,肖遥从河边打来电话,并关切地询问小惠会面的情况,遭心情不佳的小惠一顿抢白。肖遥不以为意,反倒浪漫地描绘起自己此刻遥望满天繁星的心情,令小惠大为好奇。

第4集

  桑南正准备离开,却被身边喝多了的失恋女孩纠缠,推脱中被她用力亲吻的情景恰被在同一间KTV与网友聚会的丁丁看个正着。桑南顿时呆住。丁丁犹豫不决要不要打电话告诉小惠,碰到在酒吧喝酒的肖遥便忍不住告诉他,肖遥劝她没弄清事情真相以前先不要冲动。心虚的桑南担心丁丁告诉小惠,请小惠到家里吃饭试探她的口风,却被小惠翻到自己和从前女友韩冰的毕业合影。小惠因韩冰的事对桑南产生误会,打算换地选购新房,莫名其妙的桑南再也忍受不住,和她大吵起来。

第5集

  韩冰没想到桑南还是找来张律师帮自己解决了房子的问题,特意打电话给桑南表示感谢。为化解矛盾,桑南特地约小惠在以前初次约会的酒吧见面,两人触景生情,回忆起当初的浪漫情景倍感温馨,终于和好。小惠开心地和桑南告别回家。桑南在超市碰见带孩子购物的韩冰,看出她生活窘迫,韩冰却极力掩饰。在桑南的追问下,韩冰迫不得已承认老公王政的公司早已负债累累,王政借口躲债出外不归。桑南告诉韩冰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要强的韩冰固执地拒绝了他的好意。

第6集

  韩冰接到王政寄来的离婚协议书,气愤地给王政打电话说想离婚没那么容易,叫他断绝这个念头。桑南在公司碰到张律师,意外得知韩冰向他咨询有关孩子抚养权的事情,明白韩冰的婚姻已亮起红灯。正为韩冰担忧的桑南又遭小惠追问KTV的事情,心烦意乱中无法自圆其说。对他的解释小惠根本不肯相信,结果两人不欢而散。桑南接到韩冰孩子小杰拨通的电话,得知韩冰昏倒在家中,赶往韩冰家,将她送到医院抢救,仓促间把手机落在韩冰家中。

第7集

  小惠在外徘徊一夜,决定马上动身前往外地采访,借工作躲避烦恼调整心情,匆匆通知过俊威和方华后,在清早登上开往外地的渡轮。韩冰醒来后发现桑南陪在身边,很是歉疚。桑南让她不要想太多安心养病,主动提出代她照顾小杰。韩冰怕影响桑南工作,说什么也不肯答应,桑南却很坚决,令韩冰感慨不已。小惠下船后意外地看见肖遥早已在码头等候。原来肖遥上班后,从丁丁处得知小惠突然出差的消息放心不下,特意坐飞机赶了过来。小惠虽然嘴上埋怨,心里却多少有些感动。

第8集

  为让韩冰安心养病,桑南担负起照顾小杰的责任,并不时去医院探望韩冰。在他无微不至的照料下,韩冰病情逐渐好转,连一向寡言少语的小杰也对他产生亲人般的依恋。肖遥想尽各种方法使小惠开心,拉小惠到海边散心,开始了一系列精心策划的浪漫之旅,处处令小惠惊喜和感动。开心之余,她对肖遥拒之千里的态度转变许多,两颗年轻的心灵逐渐靠近。但小惠心中始终挂念的仍是桑南。

第9集

  见始终牵挂小惠的桑南整天愁眉不展,秘书王丽建议他去外地接小惠回来,以此表明自己的真爱获得小惠的谅解。肖遥暗自安排了一场特为小惠一人放映的电影,让小惠惊喜不已。在返回宾馆的路上,肖遥买下一条海豚项链送给小惠。小惠感念他连日来的细心开导和陪伴,第一次收下除男朋友之外的异性所赠予的礼物。肖遥亲手将项链给小惠戴上,鼓起勇气向她大胆表白爱意,被小惠婉转拒绝。

第10集

  小惠发现肖遥因淋雨感冒发烧,病倒在床,尽心照顾起肖遥。桑南不想再让小惠痛苦下去,决定当面跟小惠讲明事情的来龙去脉,并设法把韩冰的事情作个了断。他重新买下当初丢在出租车上的礼物水晶项链,乘飞机赶到外地。肖遥清早醒来见小惠疲惫地伏在床边睡着,知道她照顾了自己一夜很是感动。

第11集

  桑南赶到饭店,正巧碰见小惠和肖遥共处一室,形态亲密,很是气愤。桑南向小惠检讨自己的过失,希望两人以后不再吵架,认真筹备婚礼,两人终于冰释前嫌。见桑南把买给自己的水晶项链递过来,小惠这才想起脖子上还戴着肖遥送的海豚项链,忙趁桑南不注意偷偷摘了下来。

第12集

  桑南公司的老总对别出心裁的广告大为赞赏,对桑南和小惠表现感谢。桑南得知广告是肖遥拍摄的十分不悦。小惠劝桑南不要多心,并主动叫他陪自己去挑选婚纱。肖遥从丁丁那里得知小惠去向,忍不住也悄悄来到婚纱店,刚好见到试穿婚纱的小惠光彩照人、与桑南幸福拥抱的景象,不由黯然离去。

第13集

  肖遥不顾丁丁的劝阻对小惠紧追不舍,称只要她没结婚自己就不会放弃。面对如此执著的肖遥,小惠不知该如何应对。王政带伤回家,韩冰本打算两人好好谈一谈,她却无端指责韩冰和桑南背地勾搭,威胁要带小杰离开。

第14集

  桑南驱车送小杰回家,途中却接到韩冰的电话,说老板叫她陪同见一个重要的客户,不得已只能再麻烦桑南替自己带一下小杰。肖遥和丁丁为展会策划的方案让主任很满意,特意拉两人吃饭。丁丁借故溜走,席间肖遥遇见匆匆赶来的韩冰。为从主任手里拉到展会印刷的订单,滴酒不沾的韩冰硬是强灌下不少,结果喝得酩酊大醉。好心的肖遥开车把她送回家,肖遥正打算离开,却碰到前来探望的桑南。

第15集

  肖遥告诉桑南韩冰是因为拉订单才被人灌醉,肖遥悄然离去,桑南内心非常痛苦,但想起自己对小惠的承诺不得不离去。桑南拿出自己积蓄的三万块钱交给韩冰并坚持要她收下,说自己以后不会再和她联系,叫她以后多保重。桑南来找小惠,小惠忍不住追问三万块钱的事,两人再度吵得不可开交,负气而走的桑南将装有重要合同的公文袋遗落。

第16集

  与合作公司签约在即,桑南这才发现合同不见了,不由大惊失色,急忙致电小惠询问。小惠怕连累桑南,不顾方华的阻拦,强撑病体来到昨晚和丁丁喝酒的KTV寻找公文袋,前来探望的肖遥帮她一起寻找。桑南匆忙赶来,目睹小惠又和肖遥在一起,不问青红皂白地斥责小惠。

第17集

  公司取消了派驻员工出国的安排,这意味着原先要在一个月内结婚的前提不复存在。桑南仍想按原定计划结婚,小惠却向桑南提出推迟婚礼时,却被桑南误认为是因为肖遥的缘故,上门追问究竟,刚好见到来探望小惠病情的肖遥,再度爆发冲突。

第18集

  经过一番激烈的较量,肖遥不得不低头认输,却仍表示不会放弃小惠。心灰意冷的肖遥向杂志社提交了辞呈,小惠得知后赶到肖遥家斥责他仅因为感情受挫就抛弃工作是自私无能的表现,终使肖遥回心转意。眼看法院就要开庭审议离婚,为了得到小杰的抚养权,韩冰告诉王政小杰并不是他的亲生骨肉,却不肯说出是谁的孩子。

第19集

  桑南回忆起当初和韩冰分手的那一夜情景,当时桑南经不住打击喝得大醉,韩冰把他扶到自己的住处休息。桑南只记得自己央求韩冰留在自己身边,但后来发生什么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重压之下,桑南当众表示如果孩子真是自己的,他一定会对韩冰母子负责到底。受到强烈刺激的小惠动了出国远离伤心之地的念头。

第20集

  得知小惠要出国的消息,桑南尽管知道自己给小惠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但还是来到小惠家力劝她三思而行。肖遥正好要去香港担任一个摄影比赛的评委,便主动提出让小惠跟自己先去香港散散心,并表示自己不会趁人之危强迫小惠接受他的感情,希望小惠能认真考虑。桑南匆匆赶去找小惠时,却失望地发现她坐上肖遥的汽车。

第21集

  法院开庭审理韩冰和王政的离婚案,韩冰当庭坦承自己为获得小杰的抚养权才编造了孩子不是王政骨肉的谎言。面对韩冰最后关头的良心发现,桑南百感交集。桑南赶到机场,看见小惠和肖遥正一起走向登机口,桑南见大势已去,颓然离去。然而小惠并没能随肖遥离开,在登机前的一刹那她还是决定留下来。

第22集

  车站上桑南为韩冰送行,没想到王政也带小杰来送韩冰。桑南决定亲手装修新房等待小惠回来,桑南仍固执地相信小惠会回到自己的身边,坚持要在原定与小惠结婚的当天把房子装修好。小惠得知这个消息并没有表现出激动,实在是一波三折的感情让她丧失了对桑南的信任,但没想到桑南竟真的日复一日坚持了下去。面对桑南的执著,小惠不知该喜还是该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