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北京初夏,年轻俊逸的柯磊在无边无岸的城市中漂流。

  两年前好友大众在一次变故中精神失常以后,柯磊就生活在一种巨大的压力和自责中。为了挣更多的钱,柯磊近乎自虐一般在车房里洗车,在马术俱乐部做“少爷”,在酒吧里则是一个不折不扣被人呼喝的小厮,偶尔也给各种各样的公司打零工。在别人眼里柯磊是卑微或者说卑贱的,生存而没有生活。只有一个叫苏严的女人知道他的秘密。柯磊一直暗恋着这个沉静美丽的女医生,可自己没有时间没有精力也没有能力追求有未婚夫的苏严。

  苏严的未婚夫是从小学到大学的同学,在同一所医院工作。对于这样一个注定要结婚的妇产科未婚夫,苏严内心深处有一种不为人知的难堪。苏严相信自己不会背叛多年的爱情,只是拿柯磊当作朋友看待,但是一种难以割舍的东西始终在支配着她对这个“一般朋友”不离不即,又无法接受这个“社会闲杂人员”身上的不羁。她将痴傻的大众当做她唯一的听众,向他倾吐内心的困扰和焦虑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当红偶像歌星罗晓中的演唱会令歌迷癫狂,金牌音乐经理人莫顿白却认为他快火到头了。柯磊为了替因伤成为植物人的好友大众支付昂贵的医疗费,同时打着好几份工。在为莫顿时白张贴招聘音乐新人的海报时,柯磊被烂仔围殴,刚好被高中同学司嘉译搭救。司嘉译为柯磊打抱不平,替柯磊向莫顿白索取打工薪水却被拒绝,就偷偷垫上了自己的500块钱。

  实习医生苏严将向男友求婚的纸条误交给柯磊,令他发生误会,随后对她产生好感。司嘉译执意去柯磊打工的马术俱乐部玩,不料被未驯的马驹摔伤,主治医生恰巧是苏严。

第二集

  回想起高中时曾暗恋柯磊的司嘉译故意向苏严透露柯磊的窘迫,不料却使苏严对柯磊顿生悲悯。柯磊感受受到苏严的关切之情。司嘉译悄悄潜入柯磊家,收拾了房间,又买回食品塞满空冰箱后离去。与柯合住的“阮阮”把司的出现报告给柯的母亲柯琴。苏到柯工作的酒吧,由于莫顿白听到柯的歌声而欲发掘他而没有见到柯磊。柯磊发觉后去找苏。深夜值班的苏处理了一个小病人的死亡后,向来找她的柯磊讲诉死亡之门的真实故事,柯为之震颤,拥吻泪眼朦胧的苏,荔男人呼应着温柔一吻。

  莫顿白在洗车房巧遇柯磊,柯磊的反应冷漠。莫胸有成竹:我们一定会有合作!柯磊转脸就将他的名片扔了。柯磊的朋友智伟求助于柯磊向同居女友青青表白,柯磊无奈应帮

第三集

  青青和智伟终于走到一起。莫顿白到酒吧找柯聊天,林只接受了他还的500块钱,却拒绝聊天。司偶然结识了江浩林和他的小女儿芊芊。司浑然不觉江浩林的呵护有加,江浩林送司回家,在楼下遇到来还钱的柯磊。柯与苏相约在马场,却因为误会了时间而相互错过。司再度潜入柯家,将新鲜比萨放进空冰箱,收拾完房间后离去。刚起床的阮安东一边大嚼比萨,一边去赴柯琴的约,木柯磊拒绝。某餐厅,柯琴单方面宣布母子讲和。追踪而至的莫顿白使柯琴恢复了对男人的信心。司出现在柯工作的洗衣房,柯磊被她缠得无计可施,只得借口医院看女朋友。司跟到医院,发现柯并不是去找苏严而是探望大众,欣喜之余,买了大鲜花和水果送到大众床头。

第四集

  苏严发现了探望大众的司后心情黯然。柯磊家,阮安东结识了再次潜入的司。聪颖的司打消了阮安东的坏念头。柯磊赶到医院探望病情反复的大众。从苏严的告诫中,柯觉察到她内心的波动,暗自欣喜,忙向她解释自己和司的关系。柯和司一次偶然相吻的第二天,司搬入柯家。莫再次找到柯,柯明确告诉莫,音乐是他的最爱,但人一辈子最可悲的就是把唯一的爱好变成职业。

  柯琴来找儿子打工的酒吧,保护了被客人欺辱的柯磊。母子俩因此化解了往日的误会。

第五集

  莫邀请柯琴吃饭,二人一起回味当年的情愫,但最终不欢而散。柯磊对阮安东断然否认司是自己的女朋友。青青和智伟朝夕相处后产生矛盾,智伟出走,青青非常伤心。莫恍估意识到柯磊是柯琴的私生子,于是通知柯琴要包装柯磊做歌手。柯磊的解释使柯琴明白了莫的用心,但希望儿子别放弃难得的机会。司被柯磊驱逐,自尊受伤,收拾东西夺门而出。司踯躅街头。路过曾有一吻的地方,抽搭不止。

  司的出走令柯心烦意乱。只得起身寻找,最终在司家门口找到她。雨中,二人相拥回“家”。司猜到柯磊肯定是因为大众而忧心忡忡。柯磊向她吐露了大众和自己的友谊和他变成痴呆人的始末。司良久不语。

第六集

  苏对昏迷的大众坦白:我是有男朋友的!司把救治大众急需的七万块钱交到了苏手上,恳请苏保密。苏应允。对柯谎称医院将出资医治大众。柯一扫愁容,司为柯的快乐而欣慰。司执意把七万块钱的借条写给江浩林。柯在医院堵住苏宣布“讲和”。苏态度淡然,婉言推脱柯邀约。苏男友注意到苏的细微变化。使他感觉悟到危险。阮依旧卖蹩脚的油画给柯琴,同时提供柯磊近况。柯琴得知司不是儿子的女朋友,就鼓励阮追求司。莫到柯磊打工的酒吧喝酒,猜出柯和苏的关系。于是给柯磊大讲恋爱之道。使柯磊顿生佩服。

第七集

  苏同意和柯和解,但却对他更加回避。司为了还江浩林钱卖掉了心爱的摩托车。江浩林为帮司,和她做了一笔生意,让司感动。火车站,苏和男友发生了矛盾。男友责问的电话追到医院。苏负气承认自己留下是为了一个男人。挂断电话的苏来到柯家,却误以为司与柯同居。苏深感受到戏弄和欺骗,斥责柯磊之后大恸离去。林万分懊恼。司倍感失落。苏接男友,男友诚挚的道歉和不容分说的信任,令苏羞愧无言。

  柯再次找到苏,但苏反应极其冷漠。

第八集

  司把江浩林订的货送到了别墅,江浩林的态度宽释了司阴霾的心情。在江眼里,司怎么都是个绝好的姑娘。柯去医院检查身体,意外发现了儿子的朋友大众的事情。柯琴骗莫顿白:柯磊是你亲生儿子!急需要一大笔钱!莫惊得差点昏厥。酒醉的柯磊睡在了司的房间。清晨,惊醒的柯磊发现枕边的司后。接受了怀司。苏向男友提出分手。苏告诉痛苦不已的男友:是因为柯,但并不是为了跟他在一起。阮猜到司是为了柯磊挣钱。苏意识到柯磊在回避自己,十分难过。

第九集

  柯琴得知司对儿子的帮助后态度骤然好转。莫顿白戳穿了柯琴的谎话使她恼羞成怒。司和柯为大众的治疗产生冲突起来。柯磊得知苏生病急忙赶去看望。苏合盘托出司为他垫付七万块钱的事情,柯磊惊愕。柯磊和司再生口角。司受了委屈冲出门去。江浩林收留了无处栖身的司。司蓦地意识到江浩林对她的感情。

  司到医院指责苏是故意在制造矛盾和隔阂,让柯磊以为她是用七万块钱培植了一夜情。苏大为惊诧之下无可辩驳。对柯失望至极。莫顿白了解到柯磊的尴尬处境,到酒吧劝解他。柯磊撞到江浩林对司的柔情呵护后,对她的误解更加深了,心里涌上一些说不清的东西。

第十集

  得知消息的柯琴斥责柯磊对司不公平,柯琴又误以为司去跟母亲告状,俩人陷入僵持。柯磊郑重对苏承诺,但面对司又难以开口。柯琴为儿子解释开脱。司很理解柯琴的一片苦心,表示自己不会放弃。青青被公司派驻香港,柯磊便住到了智伟家,不久后智伟辞职去香港找青青。柯磊明确告诉司:我爱的是苏严!

  司从此失踪了,柯找到江浩林还钱,才知道司根本没有来过。柯终于知道了司的下落,格外轻松。一丝隐隐的不详却爬向苏的心头。柯找到梦工厂,愿意给莫顿白“帮忙”以获取报酬。莫顿白提出,让柯唱一首新歌《前后为难》,酬金正好是七万。《前后为难》竟一炮走红。

第十一集

  柯琴拿儿子做后盾,要强行将阮安东画作高价卖给莫顿白,莫提出以柯从小到大照片为交换条件,柯琴答应了。由于莫顿白父亲的出现,柯琴主入莫家。柯磊的生活被歌迷打乱,苏鼓励柯磊要当好歌手。柯的佳绩使他成为年度“新人奖”获得者,取代了罗晓中,愤恨的罗晓中向记者透露柯磊和莫的关系的内幕。这严重伤害了柯琴,柯磊母子的关系。柯磊躲进了马场,苏前去陪伴,俩人无言的默契。报纸关于柯磊照顾大众的报道,感动了各路专家给大众会诊。柯磊以签约为条件,换取莫放弃起诉阮阮。柯磊签约梦工厂,正式开始歌星生活。

第十二集

  柯磊的一曲《非你不可》令歌迷疯狂。观众席角落里,司泪流满面。关注柯磊演唱会的苏发生医疗事故被停职了。莫顿白当着父亲的面戳穿了柯琴所谓私生子的真相。司到江浩林家去还钱时才知道柯磊已将钱还上了,司知道这是柯最后的拒绝。江带司上长城散心,将司揽在怀里。公司明确的警告柯磊不能让苏站在门口,以免被记者发现。老莫告诉莫顿白实在禁不起柯琴的折腾了,莫顿白打击柯琴,说老父比自己还要喜欢年轻的姑娘。柯琴带着行李悄然离开莫家。柯琴走了,父子同时觉得家中似乎少了点什么。莫以送照片为名探望柯琴,谎称老父在她离开后萎靡不振,邀请柯琴再过去住些日子。对莫顿白暗生情愫的柯琴大怒,将莫轰出门外。

第十三集

  莫顿白要求柯磊否认有女朋友。莫回家,发现老莫竟从福利院带回了一个13岁的小姑娘并起名叫莫莉。懊恼不已的莫叫过沉默的莫莉,俩人初次接触就发生了抵抗。深夜,莫敲开柯琴的房门,邀请柯琴去桑拿。并深情的告诉她,柯琴是他带来的唯一姑娘。司接受了江的求婚。专家告诉苏,大众对新的医疗方案有了反应,苏告诉柯琴磊。汽车交易市场,前来买车的柯磊竟与司不期而遇,俩人竟选中了同一车型,同一颜色。俩人客气的寒暄着,柯磊望着司驾着新车离去。排行榜,柯一路飚升,已经成为梦工厂举足轻重的歌手,频频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柯不免冷落了苏严。

第十四集

  美院发榜,阮安东一试就被刷了下来。沉醉明星生活的柯却没有安慰患难朋友,扬长而去。柯带着苏参观新居,兴奋的设计着未来的生活。司让阮住在自己和小屋中,告诉他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阮感动。芊芊感冒了,在医院江浩林与司遇上了无所事事的苏,苏望着江对司的体贴入微很羡慕,心痛的司望着苏“你觉得比柯磊好吗?”司与柯在保险公司上保险再次相遇。俩人不自在的交流着。柯告诉司可以送给司演出票,司说要两张。苏和柯见面,苏发现了记者,借口躲开了记者的目光。柯琴在股市大赚了一笔。兴奋地向莫顿白大谈钱的重要性。莫把要向柯琴求婚的话咽了下去。苏为柯购置了一套见父母的正统西装,放在了梦工厂的传达室,匆匆离开去机场接机。排练结束,柯浑身不自在的换上西装。同事告诉他见了父母就意味着马上要结婚了。

第十五集

  柯磊没有去机场,苏与父母焦急的等待着。苏不停的拨打着柯的手机。酒吧内。柯没有听见电话声。

  夜里苏站在楼下等待着柯磊,柯磊大醉而归,柯磊告诉苏自己就喜欢现在的生活,不想结婚。柯琴录音遇到不顺。正巧苏的医院举行联欢会,苏希望柯磊能够参加。于是给柯磊打电话,更加打乱了柯磊的录音,使柯磊大加恼火,回家后向苏严发脾气。莫顿白正准备掏出结婚戒指。门外传了柯磊的敲门声。柯琴惊恐的将莫顿白推进屋内,顶在门口不敢让儿子进门。柯琴认定屋内有人,愤然离去。梦工厂,莫顿白约柯磊谈话,半晌却如何也开不了口。不料柯磊却冒出一句“你最近看见我妈了吗?”吓得莫连忙矢口否认,转移话题。柯琴与莫一起吃饭,柯琴突然一阵恶心,莫打趣道“没这么快吧”。医院,柯琴来取化验单,医生在成堆的老单子中找到了柯琴的化验结果,医生告诉柯琴她得了癌症。

第十六集

  柯磊告诉苏以后不要再去拍摄现场了,以免影响自己的工作,苏惶恐自责“你是不是讨厌我了?”柯到酒吧喝酒,司也来到这里,俩人酩酊大醉。柯邀请司去他家,黎明,苏给柯送早点。看见了司的离去。

  司回到江家,告之江晚上要带芊芊去看演出,江以芊芊的小朋友晚上过生日为由拒绝。知道莫莉喜欢柯磊的老莫谎称柯磊嫌弃莫莉种种“丑行”,坚决不给莫莉签名,更不要说自柯磊的演唱会了,莫莉伤心的冲回房间,一会儿,莫莉不见了踪影,老莫焦急的四处寻找。司把两张票送给了歌迷。带着礼物出现在芊芊小朋友的生日会上,江浩林释然。演唱会结束。柯磊为莫莉签下了名,却发现莫莉竟然不走。派出所里莫莉说出了莫家电话,老莫与莫顿白急忙赶来。莫顿白告诉柯磊自己要结婚了。柯磊嚷嚷着要莫顿白请客。莫顿白许诺明天就请。家庭聚会的晚宴上,莫顿白接到柯琴的电话,柯琴告诉他不想结婚了,莫大为恼火。

第十七集

  柯琴含糊地说出自己要告别人间。司想与江摊牌,江却回避着。苏找到柯磊请求他爱自己。莫顿白找到柯琴追问原因,柯琴让莫讨厌,莫被激怒了,说婚不结了。莫顿白就罗晓中跃居榜首之事找柯磊谈话。柯却一脸的不在乎,莫强压怒火,问他柯琴的事情,柯磊不知。苏来找司倾诉着对柯磊的情感。痛苦拉住司求她能够在与柯磊的世界里,允许自己的存在。苏忍受不了感情的伤痛,割断了腕上的动脉。当苏严苏醒过来时,看到前男友王悉心照料着苏。司告诉柯他自己的玩具店要开张了。苏去外地之前找到柯,告诉他大众帐目的情况,柯不耐烦的听着。许诺明天去医院找苏。苏暗示他自己要走了,柯因为要演出没有注意。

第十八集

  柯磊情绪低糜,用假唱欺骗观众。满场倒彩,柯磊呆若木鸡。莫顿白大骂柯磊。柯磊为自己辩解。莫顿白告诉柯磊这是自毁前程。莫来找柯琴诉说柯磊的行为。却被柯琴反常的温柔感到奇怪。这时律师的电话打来。说穿了一切,莫顿白心疼地将柯琴揽中怀中。莫顿白告诉柯磊柯琴已病入膏肓。柯磊却不以为然,被莫顿白大耳光煽了过去。柯磊想找苏帮忙,才得知苏已经去了外地。莫顿白到医院找柯琴,柯琴告诉莫顿白她对这个世界一砖一木的留恋,并说喜欢站在舞台上的感觉。说罢就昏倒在莫身上。医生说柯琴没有太多时间了。司得知柯母的病情,带柯磊去了灵验的小寺庙,柯磊长跪不起乞求母亲康复。在柯琴的床头,柯琴给柯磊讲了他出生的故事。司不顾江真情流露的挽留,执意离开。

第十九集

  司要去拿自己的行李,江坚持不让,原来满仓库装着江以前定的那车娃娃,司惊呆了,哭着告诉他自己不走了。柯琴告诉儿子,自己觉得今天全好了,柯磊与莫知道柯琴就要离开了。柯琴动情的吟唱:“孤独站在这舞台,听那掌声响起来……”巨大的观众席上,莫注视着舞台上这个深爱的女人。仪器上,柯琴的心跳成了一条无尽的直线。柯磊在酒吧唱《掌声响起来》,从酒吧开张唱到了客人爆满。柯磊不顾客人们的抗议。有客人砸碎了柯磊的吉他。司救出了柯,司为柯料理好一切。向柯告别。柯磊无助地:“别走。”

  柯磊告诉莫顿白,他不想再上台了。在司的帮助下,重新开张了与大众的音像小店,正式退出了舞台。柯磊去看大众。得知大众就要病好出院了,苏也早已辞职离开了医院。

第二十集

  柯琴的墓前。柯磊向母亲诉说着目前的状况和自己对司的感情。司在一旁听到。大众终于出院了,柯向大众介绍司。大众误以为她就是苏严。司向柯提出了求婚。苏就要结婚了。大众闯进来问苏严爱的是柯磊。为什么要跟别人结婚?苏难言的告诉大众,自己跟柯是两个世界的人。大众找到柯磊,告诉他苏结婚了。莫莉找柯磊签名,被汽车撞倒,冷雨霏霏的公墓,老莫将一箱子柯磊的磁带倒在了公墓前。柯磊告诉司:“我爱的是苏严!”柯磊终于与苏面对了。俩人生疏的着。柯磊发现了苏腕上的伤疤。苏告诉柯,这个伤疤很早就在了,只不过柯磊是第一次发现它,明白一切的柯磊呆愣了。苏起身正欲离去。柯磊低声深情道:“回来好吗?”,苏摇了摇头:“我真的该走了”转身离去。

  多年后,一个偶然的场合,柯磊和司嘉译又一次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