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解放战争时期,胶东半岛。

  风高月黑,山河村区委曲书记和区长全家被潜入的亡命匪徒暗杀,曲妻曹春梅和县敌工部张滔临危受命,分别接任区委书记和区长,誓严查凶手。春梅的妹妹春玲和弟弟到墓前向姐夫默哀。

  山河村的斗争十分尖锐复杂。

  匪首汪化堂等人隐藏在芦苇荡中观察着村里的一举一动,暗中联合村中蒋殿人等 人,意欲反共翻天。汪匪外甥孙承祖假称在战场上牺牲,潜伏在村里从事破坏活动,其妻王镯子与汪匪狼狈为奸,还企图勾引张区长。孙冒充独臂英雄江水山摸进军属桂花屋里强行非礼,妇救会长孙俊英趁机煽动群众闹事,其夫江仲亭以"逃兵"身份回村从事秘密活动。种种关系错综复杂。

  春玲带头动员未婚夫儒春参军,引众人报名响应。春玲尽管喜欢水山,但还是促成了淑娴与水山的婚事。

  残阳斜照,山河村笼罩着不详阴云,敌特组织加派职业杀手老B作为汪的助手,对山河村进行疯狂的暗杀活动。老B先扮作青年军人欲杀新任区长江水山,因江警惕而不得逞,后又扮作孙俊英的姐姐潜入村中,杀害了雪梅的父亲曹振德。孙被捕后供出老B的真面目。

  前方形势严峻,后方敌特猖狂。区委调拨枪弹武装山河村女民兵,她们在水山调教下,训练有素,英姿飒爽,撑起了半边天。

  儒春在战斗中身负重伤,危在旦夕,春玲含泪吻别未婚夫。为掩护丈夫,淑娴也献出了生命,水山痛不欲生,率武工队和大部队围攻汪匪,将这个狡诈凶残的对手击毙。

  春玲终于写信向水山表达了长久以来刻骨铭心的眷恋。

  春回大地,美丽的迎春花开遍了原野!

  《迎春花》的制作班底十分精良和成熟,但就演员班底而言基本上都是以启用新人为主,目的是尽量给观众以全新的体验。担纲剧中男女一号的分别是青年演员“金家大少爷”朱铁和在许多古装剧中有过出色演出的付瑶。朱铁因为曾在《金粉世家》中成功出演颇有些滑头的纨绔大少爷而为观众熟悉,然而,在《迎春花》中,朱铁所饰的江水山完全是一个传统“高大全”的红色英雄形象,不仅与金大少爷相差甚远,甚至与朱铁以往饰演的角色都差距很大,朱铁笑着说:“这真的是一个挑战。”

  《迎春花》 红色经典

  著名作家冯德英的长篇小说《迎春花》较之他的另一部经典作品《苦菜花》更具争议性。以至于作品 问世前后近50年来,不断在批判、修改、修改、批判中变来变去。其中的焦点,就是所谓的“男女情”!

  任何国家的文艺作品,只要是表现真实生活内容的,就不可能不涉及男女的情爱。俄罗斯文学巨匠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美国女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的《乱世佳人》,都是既在大笔触描写战争历史的同时,又以细腻笔法刻画男女情爱的佳品。《迎春花》亦属于此类艺术佳作。

  《迎春花》之所以具有顽强的生命力,之所以成为“红色经典”,就在于其生活化的人物塑造和真实的故事演绎,对于作品中正反不同人物的男女关系,采取了完全不同的表现,也十分符合人物各自的性格和生活逻辑,所以是很真实可信的。

  电视剧《迎春花》在尊重历史、尊重艺术、尊重原著的前提下,充分重视当代观众的欣赏需求,对原著进行了大胆改编和创新,塑造了一批英勇感人的英雄形象,讲述了特定历史时期的情感故事,同时也反映了革命历史时期斗争的残酷性、复杂性和艰巨性,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剧。(资料来源:新华网)

分集剧情:
第1集

  风高月黑,惊涛拍岸,随风狂舞的芦苇深处突然闪出几名杀气腾腾的亡命匪徒,以军统潜伏特务、惯匪汪化堂为首,手提刀枪利斧等凶器,摸黑向区委所在地山河镇猛扑而去。区委书记曲日东、刘区长全家惨死在匪徒屠刀之下。区委书记和区长全家被杀案震动了全县,县委紧急任命县妇救会长、曲日东的妻子曹春梅和县敌工部副部长张滔接任区委书记和区长职务。

第2集

  清晨,春玲带弟弟明生去烈士墓为姐夫上坟,见姐姐春梅早已带着儿子东东立于墓前。送支前物资返回村里的指导员曹振德,劝说春梅把孩子留在家里。天黑后曹振德到孙俊英家召开支委会,研究清算地主并扫地出门问题,支委对处理蒋殿人产生意见分歧,因蒋长期担任村长且为开明绅士。重伤被捕的匪徒九鬼供认出残害区委书记和区长全家案罪魁为惯匪汪化堂。

第3集

  曹振德召开村民大会,号召大家警惕敌人反攻倒算,分浮财时江任宝想偷一面小圆镜,春玲却分给了老东山的媳妇桂花。地主蒋殿人全家已搬到牲口院居住,布衣陋室,吞糠咽菜,因蒋无生殖能力而让老婆借驴贩子野种生的儿子与他发生口角,蒋凶相毕露险动杀机,后被老婆劝阻。春玲和淑娴结伴给地里送饭,淑娴交给春玲一封孙若西写给春玲的求爱信。

第4集

  春梅同时还告诉曹振德老东山大儿子福春在战场上牺牲的消息,曹振德犹豫再三,决定将此噩耗暂时压下来。汪匪预感不祥,决定暂离山河镇,黑夜潜入芦苇荡深处起出藏好的微型军用电台与敌特联系后,于天亮前登上前来接应他的小船离开芦苇荡,从海路潜逃不知去向;孙承祖也担心意外事变,深挖地窖隐身,不敢有半点疏忽。

第5集

  江水山决定动员堂兄重新入伍,曹振德提醒他要先做好孙俊英的工作。谁知懦弱的儒春根本不敢见春玲,令春玲失望到极点,决定放弃儒春而去动员孙若西。春玲终于见了儒春的面。谈到报名参军之事,儒春毫无主见且思想落后,父亲在远处的吼声即吓得他马上离开,春玲毅然登门动员老东山送子参军,并答应了先过门后参军的条件,使老东山陷入被动。

第6集

  淑娴终于在大树下等到心上人江水山,送上新做的布鞋以表自己心中爱意,却遭到水山的当面拒绝,淑娴委屈中告诉水山,春玲已经答应马上嫁给儒春。曹振德请老东山喝酒,本打算如何委婉的将福春牺牲的噩耗告知老东山,没想到老东山却误以为曹振德是不想嫁女,闹得不欢而散。不甘寂寞的老地主蒋殿人黑夜摸到了冯寡妇的炕上,并在冯寡妇那里打听村里的动静。

第7集

  曹振德陪着张区长检查村里工作,妇救会长孙俊英却带着王镯子来状告武装委员江水山调戏军烈属,区长勃然大怒,曹振德连忙解释水山是去侦察敌情的。孙俊英带着村里的军烈属到江水山家讨说法,气昏了水山娘,幸被曹振德及时赶到制止。春玲气呼呼地指责水山不该招惹骚女人,败坏党的名声等,骂完还哭着跑掉。

第8集

  全村老少欢送青年们光荣参军,除老弱病残外,村里已几乎无青壮年男人,连聋子四海都上了前线。军区敌工部派人到山河镇区委向春梅和张滔介绍军统特务汪化堂的背景材料,称汪最近在青岛出现,但很快又消失。孙若西追求春玲不成,渐渐将目标集中到淑娴身上。孙若西对淑娴大谈爱情理论,还企图亲吻姑娘,吓得淑娴慌忙逃离。

第9集

  淑娴回来后老东山提起此事,淑娴坦诚自己想嫁江水山而与孙老师不合适的态度,遭到大伯坚决反对;淑娴去找水山商量没见到人,水山母亲主动向她提亲。夜里,支委开会研究保护麦收及交公粮的事,曹振德及江水山等支委带头节衣缩食,吃糠咽菜,而江任宝和冯寡妇等落后群众却吃光了要救济,支委会决定发动党员共度难关。

第10集

  天傍黑时,王镯子悄入湖心岛给汪匪送饭送水,汪匪泄欲后面授机宜,命她回村造谣惑众;王回村后溜进冯寡妇家,当晚冯寡妇在给老东山儿子算命时胡说“解放军打了大败仗,中央军就要打回来”等,引起部分群众思想混乱。被关押在区公所的反动地主蒋子金父子杀死看守潜逃,张滔率区武工队追击时击毙蒋子金而其子蒋经世脱逃。

第11集

  蒋殿人深夜从炕上爬起来摸索出烈性毒药,拌在豆饼里悄悄溜进牲口棚下毒,村里20多头耕牛被人毒死。区委书记春梅和区长张滔来村布置紧急破案,张滔严厉批评武装委员江水山失职,曹振德动员群众用人力加紧生产。深夜,淑娴望着老东山替她收下的孙若西送来的彩礼,却无法抹去对水山哥的思念;没想到孙若西趁夜摸进她屋里来求欢,淑娴反抗哀求无效,终被孙诱奸。

第12集

  春玲得知淑娴生病前去探望,见淑娴忧郁流泪,心中似有隐痛,再三追问方知淑娴大伯已经答应了孙若西的求亲,为了追求婚姻自由,春玲愤怒之下找孙若西算账。水山率民兵强抄地主蒋殿人的家,挖地三尺,终于挖出几万斤粮食及金银珠宝,揭穿了蒋装穷的真面目。蒋殿人再次被捆绑关进村公所,曹振德到村公所亲手放出蒋殿人,给他全家留下部分粮食和衣物,蒋殿人千恩万谢回家去。

第13集

  王镯子发现自己已经怀孕,孙承祖知是汪匪孽种,命其流产,但王镯子怕流产丢命,花言巧语想出勾引江水山移花接木的诡计,孙勉强答应。春玲和姑娘们在地里劳动时忽接到部队通告,称某部战士江儒春于最近私自脱离部队,如发现江儒春回家请立即通知部队等,春玲气得当场晕倒在地。春玲与父亲商量准备只身外出寻找儒春的事。

第14集

  隐藏在芦苇荡深处的汪匪听说此事后非常兴奋,他让孙承祖再接再厉当晚潜入村中命孙俊英勾引张区长。孙承祖冒充独臂英雄江水山摸进军属桂花屋里强行非礼,故意留下水山军帽为罪证。孙俊英等坏女人在敌特指使下带领不明真相的女人们找到曹振德家要人,女人们被煽动起来的敌对情绪迅猛膨胀,竟用早准备好的剪刀、锥子等凶器将曹振德扎得遍体鳞伤。

第15集

  江水山巡堤时遭遇暗杀,一黑影见势不妙胡乱打两枪逃跑,另一黑影被水山致死,水山扯下其蒙面认出是逃亡地主蒋经世,朝黑影逃跑方向奋力追去。区委书记春梅批评区长张滔是非混淆,敌我不分,简单粗暴,张滔不服,与春梅发生激烈争辩,并将刚收到的军烈属告状信扔到春梅面前,春梅不为所动,亲自开锁松绑放出江水山,并将手枪发还。王镯子天不亮即隐入芦苇荡中,江水山随即跟踪进入芦苇荡中。

第16集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王镯子在玉米地里勾引二流子江任保上钩。听说孙若西不回山河镇了,淑娴却碰见孙若西与未婚妻林萍,淑娴痛不欲生。区委书记春梅回村召集支委开会,宣布春玲接替妇救会长工作。当晚孙俊英即跑进芦苇荡向汪匪报告坏消息。区长张滔主动向春梅交待自己与军属孙俊英的暧昧关系,并恳求给予将功赎罪的机会。

第17集

  春梅召开区委秘密会议布置严防敌特破坏工作,宣布已查明惯匪汪化堂隐藏在芦苇荡深处纠集各类反共分子蠢蠢欲动,但因芦苇荡水域辽阔,地势复杂,需调大部队围歼。汪匪率众匪突袭粮库,危急时刻,江仲亭暴露自己真实身份壮烈牺牲;张滔率武工队击毙众匪,汪、孙二匪脱逃。江水山等发现蒋殿人丧心病狂企图炸坝,蒋殿人先将妻子和儿子杀害,高举手榴弹欲与江水山同归于尽,被江水山威猛地生擒。

第18集

  春梅忽闻儿子东东被劫凶讯,顿时心如刀割,汪匪留在柴禾里一封信,要求以东东交换蒋殿人。春梅大义凛然按原计划公审蒋殿人并处以极刑。东东被敌特残害后遗尸海滩。县委书记和组织部长在区委书记春梅及区长张滔陪同下来村实地考察,宣布由江水山接任区长,张滔调回县委敌工部。汪、孙二匪仍从海上乘船上岸钻入芦苇荡,换了个更隐秘的去处藏身。

第19集

  指导员曹振德伤未痊愈,早起后在院里扫地,一男子径直走入院内,举枪便打,曹重伤。水山及时赶到,敌人的暗杀行动惊动县委,张滔又回到山河区协助剿匪工作。张滔以谈心的方式争取孙俊英,为进一步的剿匪方案做下部署。敌人潜入区委大院暗杀春梅,被水山及埋伏队员乱枪击毙。淑娴带领干部转移物资被汪匪等发现,淑娴为引开敌人壮烈牺牲。

第20集

  水山率武工队带领解放军主力部队冲锋陷阵,汪匪及还乡团匪帮顿时溃不成军狼狈逃窜,分散隐入逃跑,被部队和武工队团团围住,将残匪各个击毙,狼狈逃窜的汪匪和姘头王镯子已死到临头,自知难逃彻底覆灭的命运王镯子自杀身亡。汪匪仍负隅顽抗,江水山率武工队及大部队将汪匪铁桶般围住,第一次见到这个狡诈凶残的对手的真面目,用驳壳枪将汪匪击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