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937年春节刚过,上海戏曲舞台摹然出现一颗新星——小白玉霜,她就是当时的评剧皇后白玉霜的养女李再雯。她5岁被白玉霜的养母李卞氏买进门,由于白玉霜不传艺,全凭偷艺学会了评剧。白玉露突然逃婚出走,她被!临时“抓”出来挑梁演出,年仅15岁。

  剧团北返天津,白玉霜复出,她虽然努力改变戏路,不与白玉霜争台,但仍不见穿于白玉霜,结果被李卞氏卖与烟主客赵清来,一度脱离舞台。1942年白玉霜患癌症去世,她才重返艺坛。但出师不利,丈夫不支持她,为了赌气,她误中日本汉奸队小头目、地痞传海山的圈套,逼走了赵清来,被珍海山胁迫同居。

  在这之后,她全心投入演出,对白派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树起了新白派旗帜,她的全部收入却被海海山挥霍挣尽。为了摆脱魔掌,也被迫出走,重演“逃婚记”。直到珍海山因倒卖军火犯罪伏法,她才第三次出山。在她多次遇到困难时,赵清来给予援手,她与赵清来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结义兄妹关系。

  解放后,她积极响应“三改”政策,是全国范围内第一位演出革命现代戏的旧剧演员。她受过毛主席接见、去过朝鲜前线、担任过全国政协委员,是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评剧界政治地位最高的唯—一级演员。

  她主演的评剧《秦香莲》是评剧全方位改革的典范,是享誉国内外的传世之作。

  李再霎1967年不幸逝世,终年45岁。她没有留下骨灰,没有墓碑,却为中国评剧史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闪光形象。

分集剧情:
第1集

  30年代年轻的新兴地方剧种——评剧不仅在华北、东北地区红火起来,许多名角还跨长江闯入上海滩,其中的“白派”创始人白玉霜在上海恩派亚大戏院连演一年半,盛况空前,还排了一部评剧电影《海棠红》,被捧为评剧皇后。 1937年春节突然白玉霜失踪,戏班——华北评剧社陷于瘫痪。班主李卞氏要转卖白玉霜的养女福子,换钱做北归路费。福子被迫请战挑班,在戏班同仁支持下,15岁的新秀小白玉霜(李再霎)被推出。

第2集

  华北评剧社北返天津,李卞氏找回逃婚出走的白玉霜重新出山。由于时局关系,业务很不景气,白玉霜迁怒小白玉霜,一再刁难,有时还不让上戏,小白玉霜只得利用空闲时间多方观摩学艺,琢磨程砚秋唱法,改进自己的唱腔。白玉霜此时已患癌症,又因失去爱情变得性情古怪,喜怒无常。实际她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当她发现李卞氏欲给小白玉霜服用致女人不孕的药粉时,白玉霜拼命阻拦,做出让小白玉霜上戏的保证,予以制止,并将药粉烧毁,但未发现李卞氏藏匿了一部分。

第3集

  白玉霜在北平与号称“时代艺人”的喜彩莲唱起对台戏,白玉霜使尽浑身解数,业务十分红火,但身体已到崩溃边缘,小白玉霜出演机会多起来,还拥有了自己的观众。其中 “烟土客”赵清来是最热心的一个。后来赵清来真心爱上了小白玉霜,他用钱开道,接近她照顾她。小白玉霜自被卖进李家之后,几乎没有尝过人间温情,对这个比她大一倍的中年人也产生了好感,但这是恋父情结,还是爱情,她自己还辨不清。

第4集

  赵清来加紧了对小白玉霜的爱情攻势,并以先斩后奏的方式与小白玉霜正式举行了婚礼。 由于病痛的折磨,白玉霜的精神已近失常,只有上了台全身心入戏才能解脱,因此死死霸住戏台,不给小白玉霜演出机会。李卞氏权衡轻重,半将半就以五十块烟土的身价将小白玉霜卖给了赵清来,附带条件是还得继续在班唱戏。赵清来本想让小白玉霜跳出圈外,但与评剧结下不解之缘的小白玉霜,当众表示:“我还想唱!”

第5集

  小白玉霜婚后不久,得了严重的妇女病,赵清来为了给她止疼,让她试吸鸦片烟,不幸成瘾,再也离不开了,为此她的健康状况更加不好,有时甚至比白玉霜还要差。李卞氏终于同意赵清来带她回家,但是离开戏班时,李卞氏让她服了大量的不孕药,(旧社会妓院老板特有的偏方)。赵清来把小白玉霜安置在张家口,竭力为她治病,就在病情大有好转的时候,赵清来家中有妻子的事被小白玉霜发现了。

第6集

  小白玉霜的贤妻良母梦破灭了,努力压抑下去的对评剧的热爱和向往重新燃烧起来。赵清来真心爱小白玉霜,因妻子不生男孩娶了她,隐瞒真情是怕失去她。她带小白玉霜到北京的德国医院复查病情,得知小白玉霜“卵巢萎缩,不能生育”,两个人觉得互有亏欠,关系暂时和缓。这时突然得到白玉霜病重的消息,他们匆匆赶到天津探母,李卞氏怕小白玉霜要继承白玉霜的财产,无情地拒绝了他们,小白玉霜没能见到白玉霜。

第7集

  小白玉霜认定她的一生是属于评剧的,回到张家口之后,重新拾起了练功练唱,为此与赵清来经常闹矛盾。突然他们听到白玉霜逝世的消息,又匆匆赶到天津奔丧,李卞氏已将白玉霜的所有财产转移到自己名下,允许小白玉霜以白玉霜女儿的身份参加葬礼。在葬礼过程中和在人们送他们起程的火车站上,小白玉霜知道了白玉霜对她的最终期望是要她把白派接过来传下去。

第8集

  小白玉霜在单宝峰帮助下“借台唱戏”,用莲剧团的班底唱了一个月,效果很好。这坚定了她一定要独立成班唱戏的决心。单宝峰帮她召回李家班的原班人马,说服了赵清来,成立了小白玉霜挑班的阳秋社。可惜出师不利,由于得罪了北平评剧界的把头之一刘华清,各剧院都不接受他们,赔了不少钱。为此赵清来赌气去做生意,扬言今后互不干扰。而赵清来的妻子为了给赵家接续香烟,在包头老家为赵清来买下了一个青年寡妇。

第9集

  阳秋社在北平无法立足,被迫冒险闯上海,哪里想到又遭到到上海躲风头的天津黑社会头目的阻挠破坏,营业不佳,不得不和京剧演员合演《纺棉花》,以反串和杂耍挣钱,维持生计,不久只得北返天津。到天津后,局面虽未大好转,但明眼人已发现小白玉霜的艺术已日趋成熟,今后必有大发展。为此,小白玉霜也受到了黑社会的注意。一条毒蛇出洞了,他就是日本汉奸队小头目、地痞佟海山,人称海五。他伺机窃探,随时准备把毒信吐向胸无城府的年轻女班主。

第10集

  佟五纠集一批小混混为阳秋社捧场,帮戏班脱离困境,引发小白玉霜对他的好感,静待小白玉霜与赵清来的婚变。赵清来更加坚决反对妻子唱戏,还失手打了她。深夜,小白玉霜哭着冲出客栈,撞上了守候在门外的佟五。佟五扬言定为她出气,实际要举报贩毒者,向日本人邀功讨赏。小白玉霜悟到之后,立即放走了赵清来,她自己却没有挣脱佟五的魔掌,终于与佟五同居。

第11集

  佟五把小白玉霜骗到手之后,露出痞子本色。他挤走了老管事单宝峰,将戏班改名玉海社。当他还要裁人,并要贴《蝙蝠尘缘记》的时候,小白玉霜终于站出来阻止,只许他管钱,不许他问艺,实际上是以演出收入换取艺术上的自主权。小白玉霜又一次沦为给别人卖命的摇钱树,聚宝盆。为了忘却生活中的不愉快,她把精力全部倾注在白派艺术革新与提高上,但当她准备用这个阶段的丰厚收入购置成箱时,竟得知她的辛苦所得已被佟五全部输光。

第12集

  日本投降后,佟五暂时收敛一些,小白玉霜得以安心演戏。在又一次到北平演出时,她与赵清来重逢,两个人互释前嫌,相约以兄妹相处。不料这时候佟五竟暗地干起买卖枪支、杀人越货的勾当,复对小白玉霜百般凌辱。小白玉霜忍无可忍,重演了一出“逃婚记”。佟五恶人先告状,要起诉小白玉霜吸毒和携款背夫潜逃。小白玉霜在一位年轻女记者的帮助下,争取主动变被告为原告,使官司占了上风。

第13集

  小白玉霜始料不及的是佟五因杀人命案,被军事法庭枪决,为躲佟家寻衅,她到赵清来的张家口小院隐居了半年。后来风波逐渐平息,小白玉霜应社会名流之请,与新凤霞合作义演反映抗战的时装戏《母女恨》,还进入了天津从不接评剧班的中国大戏院。小白玉霜的名字再次展示华彩。她趁热打铁,重召原班人马,组班再雯社,长期出演北平。

第14集

  1948年,国民党大势已去,市面萧条,伤兵屡屡砸园子闹事,再雯社的演出情况不佳,还常常被迫停演。夏天,小白玉霜又被一个落魄王孙查非盯上,先是假意求爱,遭拒绝后就在报刊上制造了一个“莫须有”的桃色案件,讹诈再雯出巨资买一个所谓澄清事实。

第15集

  小白玉霜拒绝了查非的无理要求,再雯社被迫歇业,直到北平解放才重新开锣唱戏。她感谢和相信共产党,积极响应号召,率先演出革命现代戏。党的戏改干部马少波发现了她并给以正确引导,使她成功地演出了《九尾狐》等新戏,为解放初期的民主改革运动的宣传和推进做出了贡献。后来组织上决定再雯社与莲剧社合并,成立了建国后第一个民营公助的新中华评剧工作团,在戏曲界影响很好,1951年小白玉霜列席了全国政协一届三次会议,受到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接见,获得很大鼓舞。 就在全国戏曲会演即将举行之际,李再雯放弃了参演评奖的机会,毅然率团奔赴朝鲜前线进行慰问演出,经受了战火洗礼。归国之后,中国评剧团成立,直属中央文化部,小白玉霜和她的伙伴们终于成为国营评剧团成员,并成功地创作演出了经过全方位改革的《秦香莲》,为评剧留下了经典之作,小白玉霜把白派艺术提到了一个新高度,本人也光荣入党。 于1967年不幸逝世,终年仅45岁。她没有留下骨灰。没有墓碑,却在中国评剧史上占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