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当红明星刘蓓和李强在该剧中饰演一对律师,他们刚开始是配合默契的情侣,后来却因为价值观的迥异变成正义与邪恶相较量的对手。近几年刘蓓的演技日趋成熟,此番出演女律师又是一次挑战。刘蓓说:“我以往多扮演活泼可爱的女孩子,一般都没什么文化,显得有点装疯卖傻。周若冰是个白领,有思想、有手段、有魄力。这种角色我还没演过,所以十分投入。”资深老演员奚美娟第一次以反面人物形象出现,在剧中饰演大华集团董事长——老谋深算的蓝思红。在电影《生死抉择》中饰演市长高明的王庆祥也在剧中担任重要角色。

  警长刘志明因涉嫌强暴案犯家属被告上法庭。青年律师周若冰在释洗刘志明嫌疑时不断收到青妹徐晓晴的告急电话。就在周若冰决意从刘志明案中抽身去见晓晴时,徐晓晴突然在钢厂被电磁盘跳闸掉落的钢锭活活砸死。来自大华现场的报告无懈可击地确定这是偶发的工伤事故。然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有人把周若冰放在死者身上的白菊花偷换成红色康乃馨。

  这红色康乃馨的神秘出现,激活了周若冰心底被痛失表妹的内疚所淹没的疑惑,为什么身为大华集团财务的表妹尸首未寒,设备科长就因为不肯承认设备事故被调离出国?为什么大华集团刚提交3.7个亿收购项目的破产申请,主管财务的集团副总裁就畏罪潜逃?为什么周若冰刚开始接近晓晴之死的真象时就被指控为为潜逃者通风报信?

  为讨清白为保名声,周若冰被迫无奈与自己敬重的老师罗家平对簿公堂。这时电工土根在现场找到了那段被硫酸腐蚀过的足以证明徐晓晴被砸死的电源线。当周若冰和恋人杨源辉赶赴现场取证,却受到保安部长莫名其妙的保护,证人被击倒证据被调包,而大华集团紧急发布的证据则表明徐晓睛死于分赃不均的刻意谋杀。这消息对周若冰如同五雷轰顶,自己没有照顾好的表妹竟然是盗卖商业秘密的间谍?而神秘的康乃馨则在电子邮件里告诫她提防身边吐着火舌的美男蛇。杨源辉到底对自己是真情还是假意?徐晓晴到底干净还是龌龊?钢铁公司破产申请到底有没有问题?在这场看不见的谋杀中究竟谁是真凶?谁是主谋?尽管深藏不露的康乃馨总在危急关头指点迷津,但周若冰仍然感到深陷囹圄的恐惧。好象正在渐渐接近真相,又好像离它愈来愈远……

分集剧情:
第1集

  警长刘志明涉嫌有搜检经济犯王某赃证时,企图对其妻陆平儿实施暴力暴力性侵犯而遭检察院批捕,并将提起公诉。大华工贸集团法律顾问周若冰应公安局长之请,出任刘志明的辩护律师。周若冰向检察官方达了解案情后,发现法医的血型检测等报告,以及警员藤丽的目击证词均和受害者陈述一致,铁证如山。但刘志明本人却竭力申辩,咬定此系冤案。周若冰为其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后,展开应诉调查。

  在此期间,大华方面得到法律顾问罗家平、杨源辉的认可后,总裁蓝思红利用设置在计算机中心的“猎鹰”软件,暗中监察员工的电脑使用状况,并将违规操作而私底下炒股票对外贸易总长解聘除名。此举,引起了正在暗中窃取大华财务机密的徐晓睛恐慌。

  是夜,为抢先手的徐晓睛未及向表姐周若冰说明原因,借赶制报表为名返回大华本部,躲过监控摄像机,潜入计算机库房。正当她擅自启动绝域网计算机的瞬间,署名“红色康乃馨”的合伙人通过BP机,发来了关闭猎鹰监察系统,避免被电脑自动追踪的紧急警报,并逃过了保安部长的追查。

  法院开庭审理刘志明案件,检察官方达出示的系列证据,尤其是被告人的搭当藤丽的目击证词,都证实此属典型的司法腐败案案例,应予严惩。面对陆平儿出庭持证,刘志明百口莫辩......

第2集

  周若冰巧妙地抓住陆平儿自术在被强暴过程中她把鞋子脱在床尾的漏洞,驳斥了方达“强奸未遂”的指控,反证案件的实质是一个富有心机的女性,利用常人陈旧的思维模式侵犯男性和正义,使形势陡转!

  素有铁腕司法之称的检察官方达却胸有成竹。当周若冰以血型检测可行重复的集群性而推翻对刘志明犯罪认定时,方达出人意料的向法庭提供了由医学院出具的高科技DNA检测,证明从受害者内衣上采取的男性生殖斑痕和刘志明的DNA一致。周若冰对此无可辩驳,不得不要求延期审理。 

 在恋人杨源辉的提示下,周若冰通过国家司法部,对关键性证据DNA的23对染色体作出了对刘志明有利的辩护。当激即将作出终审裁决时,周若冰却意外的接到其表妹徐晓晴请求司法援助的告急电话。周若冰答应晚上与这见面详述。未料,当法庭作出刘志明无罪宣判的同时,徐晓晴却在大华钢铁公司料场因电磁盘突然跳闸,而被掉落的废钢锭活活砸死。

第3集

  现场勘察中发现,料场动力线老化,走火而引起短路,徐晓晴之死因此被钢铁公司定为偶发的工伤事故。但此刻在医院太平间却发生件怪事:徐晓晴尸体上的致哀的白菊花,却突然被人换成了热烈红火的康乃馨!周若联想表妹临死前的司法求援电话,故怀疑徐晓晴是死于一场背景深刻的谋杀。刘志明和藤丽经过争议后达成共识,决定搜寻立案侦查的依据。

   大华集团的上层对徐晓晴之死表示了极大的关注。时值,钢铁公司在收购澳州KH生铁厂时决策错误,3亿7千万中有资产严重流失,总裁蓝思红为此借题发挥,严厉批评杜其规等领导。但杜其规在KH项目担纲律师杨源辉支持下,强调偶发的工伤事故和合法的经营破产并无内在关联。双方善于巨额国有资产流失的争议,引起了周若冰的警觉。周若冰为此想找对徐晓晴工伤死亡发表异议的设备科科长谈话。不料,总裁室助理阿琪抢先一步,将郑拉长连夜调派却新加坡办事处任职。

  周若冰受导师罗家平指点,寻访与徐晓晴生前经常联系的钢铁公司财务经理裴振庆。不料,行事老到的裴振庆获悉她要来查问,居然指示女秘书不断的KALL他,以干扰周若冰的调查......

第4集

   裴振庆言语闪烁,并在保安部长莫名的干预下,使周若冰的调查一无所获。

  周若冰为此焦虑烦躁,杨源辉以恋人的身份劝慰她,在缺乏证据的前提下客观地对待徐晓睛的死亡,保持律师注重事实的职业精神。当周若冰接受劝告,打算暂停对徐晓睛的死因的追究时,刘志明和藤丽送来的电子邮件却证实,徐晓睛临死前夕,正在和署名红色康乃馨的神秘人在进行一场“危险的游戏”,并在设法逃避“猎鹰”追踪!

  周若冰和警方坚定了徐晓睛死于谋杀的认识,双方都期望能及时找到立案的依据。为此,周若冰借为死者整理遗物为名赴大华财务查阅徐晓睛生前办公室电脑的内存。当周若冰刚检索到大华钢铁公司收购澳州KH厂3亿7千万资金流失的背景资料时,电脑突然遭到病毒袭击,使文件全部丢失。惊骇不已的周若冰为此找到好友华工,从而获悉了计算机库房秘密安装的“猎鹰”监察系统。就“猎鹰”监察系统是否侵袭员工的隐私权问题,周若冰和杨源辉恋人反目,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大华法律顾问之间首次发生了裂痕。

  大华集团和明光律师事务所委托代理关系也开始动摇。副总裁李建国和保安部出示了周若冰未经总裁室同意,擅自调查徐晓睛死因的最靠近录象,指责事务所缺乏合作诚意。罗家平则对大华秘密追踪法律顾问的行径提出强烈抗议。最终蓝思红出面调解,始化干戈......

第5集

  事后,杨源辉认为所有矛盾的起因无非是徐晓睛之死,因此暗中寻访李建国及时善后。阿琪为此许以优厚条件,使徐晓晴父母签下合约,将其女儿火化,入土为安

  殡葬仪式上,周若冰和刘志明等警方期待“红色康乃馨”出现,但结果却失望。徐晓晴父母感于淀领导蓝思红、陈铁虎的诚意,真挚地劝告周若冰还要再借徐晓晴之死发难。罗家平鉴于缺乏以谋杀立案证据的现实,有意安排周若冰去受理小保姆乔春兰和死者子女发生遗产纠纷的民事案件。周若冰孤立无援,无奈暂行引退。未料,在她刚接手民事案件的同时,却收到了一束来历不明的红色康乃馨,暗示她不该放弃追查。

  乔春兰的民事案颇为离奇,死者告永贵生前居住的一间私房却定下了两份遗嘱。之前明确由其子女继承,之后却又声明将产权授予小保姆。为维护被告合法权益,周若冰暂搁下对表妹的死因调查,投入应诉取证......

第6集

   警方并没有轻易放弃对徐晓晴之死的许多疑点的追查,刘志明顶着来自大华状告他和搭当藤丽,未经立案,擅自闯入企业实施侦查的压力,混进了事故现场,采取了吸引徐晓晴滞留废钢堆而遭锭压致死的黄花,系有人故意散落的重要证据。

  市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始终关注着大华人亡、物毁的非常情况,派遣了宗鸣为稽查队员,进驻大华,追查澳州KH厂3亿7千万元资金,在不足两年的霎时间内悉数流失的原因。大华常委书记陈铁虎坚持认为在此背后存在的暗箱操作,但担纲杨源辉却出示了KH厂收购起到向法院申请破产的全部文件,证明资产损失原因确属决策失误和经营不善。而他要求杜其规补充的善于舍近求远向墨尔本采矿的财政报告,无可挑剔证实了他阐述的观点。宗鸣为此另找周若冰了解情况,但周若冰鉴于和杨源辉同为合伙人,并互示尊重的关系,表示在自己并未经手该项目的情况下,不宜妄加评论。

   法庭审理乔春兰被告一案。周若冰利用死者子女持有的遗嘱被撕裂成两半,而邻居在当晚曾耳闻目睹兄妹发生争吵,导致高永贵心脏病发作的细节,论证该临终前心怀感激而决定取消隐隐约约继承权,将房产授予被告。正当合议庭将支持她的辩护时,原告律师却出其不意地请出诱人证明:乔春兰曾经有过多次将高永贵衣服剥除,亦身抱在床的行为,从而指证被告所持的遗嘱系“色相勾引”的产物,应予依法撤销。此证一出,群情哗然,惊吓被告乔春兰浑身抖索,哀哀的说不出话来。但此时,周若说以截瘫病人护理的要点,驳斥了原告律师的牵强附会,并提出当许播放福利会护理截瘫病人的录像,以正视听......。

第7集

   周若冰当庭播放医务人员护理截瘫病人的录像,指出伺候瘫痪的老人时,就注重体肤卫生,避免褥疮的事实,洗清了乔春兰的冤屈,使合议庭一致认为乔春装地持有的遗嘱有效,将高永贵的房产权判给她继承。但意外的是乔春兰表示她所需要的只是为死者和自己讨还清白,故放弃继承,将房产权无偿地交还高家子女。此举,引起了高氏兄妹和所有人心灵上的震动!

  料场电工土根为周若说化解了他和乔春兰恋人之间的误会,偶像了电磁盘不可能因动力线老化而跳闸,似有人故意用高温和硫酸制造事故,实施对徐晓晴谋杀的疑点。击若冰闻之心惊。在乔春兰的怂恿下,土根答应为周若冰设法找到那根肇事的电源线,以便掌握确凿证据。但慑于保安部莫名等人压力,土根要求周若冰暂行保密。

  杨源辉向周若冰正式求婚。当两人为需要进行婚前财产公证而发生分歧时,周若冰惊喜地得到土根已经找到肇事电源线的报告。杨源辉擅自请求莫名作出案例保证后,当即陪同周若冰前往料场取证。但录他们赶到时,土根却昏迷在破碎的酒瓶旁,伏击在四周的保安突然围上来,把他们当作盗贼追打。危急之间,幸亏莫名及时赶到,消除了误会。但出现在周若冰眼前的却是一段确实顺年久日长而风化的电源线。是否被人调包了?土根浑蒙不知所以。但击若说因为莫名的突然出现而使取证失败,开始对杨源辉有所怀疑......

第8集

  土根被钢铁公司以值班期间醇酒而除名。周若冰闻讯后,要求杜其规撤销错误决定,但遭到拒绝。击若冰义愤填膺,电告总部财务立即检查杜其规不法支出。蓝思红获悉两人发生争端,责成阿琪出面,在罗家平、杨源辉支持下,强令杜其规收回不符“劳动法”的成命,并对越权干预行政莫名,提出了严重警告。事后,杜其规向蓝思红抗诉,认为法律顾问单喧宾夺主,假期不及时阻断击若冰借徐晓晴之死寻根刨底,那么大华到时候将是一番“浑帐形象”。蓝思红闻之震动,一针见血地指出法必须大于权,而那些担心大华会发生“浑帐”的话,应该直接支对副总裁李建国说!

  果然,李建国背着蓝思红,向罗家平施加压力,要他劝说周若冰立即中止对徐晓晴死因的追究,并要求及时通报谈话结果。周若冰毫不妥协,表示要继续进行背景调查。富具心机的罗家平有意告诉周若冰,他将延迟三天向大华转述她的态度,并提醒周若冰严加防范突如其来的变故。

  山雨欲来风满楼。是夜,蓝思红在阿琪的护送定,赴蓝天宾馆秘密会客,接受为维护大华利益,不错牺牲个人感情的批评。而周若冰却惊奇地收到“红色康乃馨”神秘莫测的电脑画,画面上是美女与毒蛇亲吻。警方获悉后预测她将有不测之祸,周若冰对此疑惑不定。翌日,神情肃杀的阿琪突兀的闪现在事务所门前,不由分说地将周若冰截进小车,面见蓝思红......

第9集

  总裁室向周若冰揭示徐晓晴之死的谜底:自大华收购KH厂以来,徐晓晴和钢铁公司裴振庆联手窃取商务机密,并以30万美金的低价出卖给竞争对手德国A集团。被保安部截获的出帐单和计算机中心的监控录像表明,徐晓晴之死,极有可能是因分赃不均,而遭裴振庆谋杀。击若冰震骇万分,而蓝思红则表示对李建国和莫名提供的证据有待查实,为此约定恪守秘密,以免打草惊蛇,使裴振庆逃避追究。

  杨源辉和蓝思红认识一致,建议对监控录象的来源展开调查。但罗家平与之意见向左,认为把录象真伪作为聚焦,将妨碍对大华背景的深刻透视,。周若冰左右不定,并对表妹的是非清白发生困惑时,墓地上突然出现的纯白圣洁的康乃馨点亮了她的心灯。而杨源浑也从中受到启示,坚定了对徐晓晴蒙冤屈死的信念,要求周若冰立即请求警方协查。鉴于保密的承诺,周若冰并未报警,决定登门寻访裴振庆却未遇。但刘志明和藤丽却接到了匿名举报。检举者揭露了徐晓晴和裴振庆出卖商务机密的劣迹,并暗示周若冰所谓的调查实质是为死者消除罪证。警方为此对裴振庆进行了跟踪监视,意外的拍摄下周若冰寻访的动态。是夜,已有所风闻的裴振庆扮成大楼保安逃脱。警方搜查裴振庆家时,发现案几上留有周若冰指纹、唇纺的茶杯。为此,李建国、叵名以周若冰涉嫌为裴振庆通风报信而报警,并召开新闻发布会。蒙在鼓里的周若冰深夜被刘志明和藤丽敲开房门,以“朋友”身份将她请进公安局问案......

  周若冰申辩访问裴振庆未遇,但却无法解释其家中的“天竺杯”会留有她的指纹和唇纺。刘志明觉悟到事件复杂,故作回避,让藤丽借口以“朋友”身份请来,而予以开释,但决定对裴振庆潜逃立案侦察。罗家平和杨源辉获悉周若冰遭遇,当即抗议大华擅自发布传播不切之新闻。但李建国等人态度蛮横,认为击若冰涉嫌徐晓晴、裴振庆罪案证据确凿......

第10集

   忙碌天谭家湾船坞工程的蓝思红通过陈铁虎,在常委会上转述自己的观点:徐晓晴、裴振庆联手窃密案是真是假亟待考证,它直接牵涉到谁是导致巨额国有资

  产流失的罪人。她单独召见罗家平、杨源辉,表示对同周若冰的信任,建议将裴振庆一案交警方处理,借以缓和双方矛盾。不料,周若冰拒绝和解,并果断的辞去法律顾问,解除合伙人关系,状告大华方面侵害其名誉权!

  蓝思红和常委书记陈铁虎意见一致,认为李建国和保安部提供的录象有可能作假。为此,蓝思约亲自和稽查大员宗鸣见面,两人就周若冰涉嫌犯罪的问题了交换了意见,表示要从辨别录象真伪着手,解开KH资产流失之谜。但鉴于周若冰状告大华,蓝思红不得不考虑派员应诉杨源辉自称和周若冰恋情正浓,不宜出面为大华打官司。便蓝思红无奈中只得请罗家平和周若冰对簿公堂。   为确保罗家平胜诉,莫名找到杜其规,暗示裴振庆出逃时携有KH问题的背景资料,对他进行胁迫,要求他通过杨源辉截获周若冰私人帐号,以便证实女律师有受贿劣迹......

第11集

   杜其规让秘书韩亭亭施展美人计,但被杨源辉识破而拒绝。事后,韩亭亭的BP机上却出现了代表周若冰帐号的数码,使杜其规欣喜若狂。凌晨,周若冰却接到

  神秘女子的电话,要她即赴银行,修改私人帐号的密码。当周若冰问她是谁时,对方却回答“红色康乃馨,她是永远的春天”.....

  杜其规等人栽赃的企图功败垂成。采取迂回的战术的国资办稽查员宗鸣,敏锐地抓住法律顾问之间的分化,公开进行KH厂资金流失的背景调查。李建国在杨源辉支持下,将失误归咎于裴振庆当初提供的虚假报告。罗家平则促成宗鸣和蓝思红达成共识,提请警方合力查找裴振庆下落。此时,阿琪别有用意地向宗鸣提议,

  安排他在国外打工的女儿为李建国看守东京清水源别墅。宗鸣愤然拒绝,却因此获悉了大华上层领导拥有海外资产的信息。大华领侵权案审理前夕,罗家平和周若冰作了推心置腹的谈话。罗家平坦诚,他从不怀疑徐晓晴和周若冰一清白,而钦佩姐妹俩的正文和勇敢。相反,但罗家平思想精辟地表示,无论为周若冰案例基名声考虑,他都将全力以赴争取胜诉。届时,杨源辉为解释在私人帐号泄密的猜忌,表示不惜披露罗家平的辩护词,以助周若冰与之抗衡。周若冰婉言谢绝,对杨源辉真情假意愈发把握不定。

  法庭上,罗家平先发制人,以大华方面只提到“周某某”涉嫌经济罪案,而认为对周若冰并不构成舆论特指,而企图全盘撞翻她的诉讼理由.....

第12集

   周若冰指出罗家平陈词前、后矛盾,而证实诉讼理由成立。罗家平改变策略,举证裴振庆在周若冰登门建议的当夜,即畏罪潜逃,故大华方面并非侵权。周若冰敏锐地抓住他先说不构成舆论特指,后又举证她涉嫌通风报信的自相矛盾,而抢占占上风。但此刻,老到的罗家平请出了对周若冰抱有成见的警员,出示了在裴振庆家采取到的留有周若冰指纹、唇纺的“天竺杯”,证实周若冰竭力否认见过裴振庆,纯属是做贼心虚!   周若冰聪明地以日常生活中主人为客人沏茶的细节,借“天竺杯”上唯独有她而没有裴振庆等 其他人指纹的事实,认为此系大华方面有人蓄意栽赃。鉴于案情复杂,法庭延期审理。事后,周若冰突发联想,“天竺杯”极有可能是她在大华贵宾室饮用的茶具,而被转移至裴振庆家。为此,她在杨源辉陪同下请警方出面搜查。但结果大华贵宾室茶具并无短缺,而保洁工金阿姨又被临时安排回金华老家。   周若冰和刘志明赶往车站截留金阿姨。未料阿琪和莫名以奖励金阿姨为由,抢先将她送往车站,并临时改住济南旅游,使刘志明协助周若冰取证落空......。

第13集

   杨源辉自告奋勇,在大华财务部找出了金阿姨留下的“天竺杯”遗失报告,为周若冰提供证据。但富有侦察经验的刘志明却因此认定他是欲盖弥彰,使周若冰回顾前、后两次未遂的取证,均因为杨源辉在场,而怀疑他是大华不法分子的“高参”。   宗鸣置身“庐山”之外而一味飙车玩球的迂回战术,令不解其详的陈铁虎大为光火,在状告宗鸣“花花公子”的同时,直接向司法请求援助。中纪委为此要求市领导派遣司法联合调查组进驻大华。阿琪在传达蓝思红要求各级领导配合调查的同时 ,指示杜其规和莫名联系完成未竟的任务。是夜,杜其规获得了一组数码,将5万神鬼不知的打进了周若冰的帐号.....。   法庭两次正确方向审理。周若冰机智地围绕“天竺杯”发生的系更怪事,揭示大华方面对她有计划的伤害的故意,引起合议庭的深思。而此时,阿琪未及和罗家平商议,突然向法庭播放裴振庆在银行给周若冰汇款的录象,以及周若冰留在事务所的帐号上受到其5万无美金的书证。周若冰对此猝不及防,不得不要求延期审理。罗家平对大华方面擅自聘请的行为大为恼火,直接找蓝国民经济计划交涉,宽指出此类伪证,不堪一击,使诉论无法继续。

  为调查裴振庆下落和银行录像的真伪,刘志明向莫名取证。但莫名代法律全面提高证据来源为名,只提供录像,而不提供出处。藤丽得到周若冰默许,找杨源辉询问出处,借此考察他爱情的真伪。志源辉在情与法的矛盾交织中,最后表示以藤丽当初出庭批评刘声明的事迹为榜样,不敢有背大华的委托而违法的告知证据来源。藤丽羞愤至极,向周若冰诉说杨源辉的虚伪。   开庭前夕,蓝思红请阿琪出面,请来周若冰交心。她趋势地流露出对周若冰德才兼备,正义凛然的赞赏。并再次表示愿意接受周若冰诉讼条件,为其正名并作出经济赔偿而突然提出要求,请周若冰撤销起诉......。

第14集

  大华董事会通过了蓝思红的提议,答应周若冰诉讼请求,作法庭调解,公开向周若冰赔礼道歉,并作出经济赔偿。宗鸣即以“三顾茅庐”的诚心请出周若冰担任国资办公职律师。李建国、杜其规等人为此感到恐慌,星夜派遣韩亭亭闯进杨源辉家,请求紧急应变措施......。   周若冰应宗鸣邀请审查KH厂破产申请报告,发现采取墨尔本贫铁矿的运输费等单位据有伪造嫌疑。由于复印件不能作司法鉴定,国资办当即向法院提取原始单据查证。未料,李建国在杨源辉指点下,突然收回KH破产申请,推行从法院索回所有原始资料,使周若冰计算落空。此后,国资办请求财政、工商。税务部门协查,杨源辉却再推行入手,让杜其规召开KH厂重新启动,恢复生产的动员会,将上述悉数请进会场,恳求经济支持。   蓝思红对李建国等重塑KH厂辉煌,追回损失的口号不以为然。强调不能因此放松对3亿7千万资金流失的追查。并尖利地责成杜其规将隐瞒的一千万赏晓思红的态度,向李建国、杜其规等人强调必须在确有保障的前提下重新启动KH厂,严防国有资产再度流失。杜其规在压力之下,企图追回通过违规操作而借出的一千万资金。当他赶去宾馆向江苏房地产商要求返贷进,无意中被潜逃在外的裴振庆撞见。裴振庆如惊弓之鸟,忙撤了宾馆,致使闻风找来的刘志明和藤丽失之交臂。警方怀疑保安部提供的录像有伪证之嫌,因此认定海定支行内有大华的内线......

第15集

  杜其规返贷落空,急切之际接受杨源辉指点,以合法裁员来弥补财政漏洞。土根等工友为之发生躁动,蓝思红获悉后果断地逼迫钢铁公司撤销裁员令。计穷才拙的杜其规竟然以压缩设备维修基金而补漏。不料,煤气加压站因延迟大修,是夜发生泄漏,使包括孕妇在内的4名当班员工集体中毒死亡,......   煤气加压站集体中毒死亡惨案,惊起全社会的巨大震动!中纪委当即作出指示要求加强反腐败的司法调查力度。而土根等职工代表犀利地挨近惨案发生的的根子,恰是KH问题上3亿7千万资产不明不白的流失,并公开表示对大华法律顾问的不信任感,在钢铁公司门口,截留下国资办稽查大员的车辆,要求周若冰出任代理律师,维护死者家属的权益。   蓝思红为钢铁公司傈僳中毒的惨案感到非常震怒,当即下令免除杜其规职务,并将李建国降级出任钢铁公司总经理,委托阿琪全权处理事故善后工作。但不知为什么,阿琪对正在进行的会议十分不满,当面顶撞稽查员宗鸣后,甩手离去......。

第16集

  已经中止恋爱关系的周若冰,为抚恤金发放等事宜和杨源辉见面交涉。杨源辉抱着对死者的深切同情,答应周若冰提出的一切条件,使两人的关系得到缓和。

  恰时,周若冰意外的接到裴振庆要求见面,交给她善于KH厂背景资料的紧急电话。周若冰当即答应,并有意地谎说约定地点在海洋酒吧,要求杨源辉陪同前往。途经超市时,周若冰聪明地将未消磁的丝袜悄悄塞进杨源辉口袋,乘他被保安截留的机会,赶去与裴振庆见面。

  恼羞成怒的杨源辉立即向莫名通风报信。莫名获此密报,即对潜身在公司保安中的网上逃犯金大龙恩威并施,暗示他前去刺杀裴振庆,截取资料。金大龙衔命而往,却误刺乔装成裴振庆的公安人员,被擒个正着。间志明和藤丽获悉,裴振庆和周若冰虽然匆匆一见,但已经交出了徐晓晴留下的KH幕后机密以示清白。警方于是紧急出动,拘捕了涉嫌凶杀的莫名。但奇怪的是莫名镇静自如,扬言不出48小时,将重回大华办公......。

  因叵名始终未对金磊龙说过刺杀裴振庆的话,杨源辉出面向警方交涉,把莫名指示指示属下截取机密文件一事,解释成是执行保安职责。而金大龙行刺,系自以为是的个人行为,与其无关。刘声明 征求周若冰意见后,感到指挥莫名蓄意谋杀裴振庆住所不足,准予取保候审。此事发生后,杨源辉和周若冰之间的感情系钮彻底崩溃,公开较劲抗衡。

  联合司法调查组从裴振庆和徐晓晴生前联手报信的资料中发现,在和德国A集团况购澳州KH生铁过程中,李建国、杜其规等人因涉嫌受贿、贪污、故屡次突破大华董事会限价,而导致巨额国有资产严重损失。资料同时表明,徐晓晴被犯罪分子杀人灭口后,裴振庆为逃避追杀才迟迟不敢归案。

  当警方和国资办根据裴振庆提供的资料商议对策之际,蓝思红闻讯当即找到陈铁虎说明情况。陈铁虎以那么重大的发现,而国资办却未予和党委通气而大为不满,但蓝思红要求他以大局为重,立即找李建国谈话,促使他主动交代问题......。

第17集

  根据线索,周若冰和警方访查了涉嫌经济罪案的钢铁公司职能部门负责人钟大为,顾崇德等,掌握了杜其规在KH厂收购期间,将优质产品降级低价卖出后,却以高价吃进返销的劣质矿,从中收受其情人夏雨霏贿赂的确凿证据,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杜其规等人,但李建国所拥有的东京清水源别墅,是否属于受贿却证据不足。方达故要求司法调查小组补充侦察。

  大华3亿7千万巨额资产流失的谜底初见端倪,引起起上、下震动。蓝思红要求各级领导干部自查自律,并率先对其干女儿、阿琪的表现进行考察。当她发现陆平儿在海鲜馆走私装监控录像,涉嫌讹诈讹诈顾客时,责令她投案自首。未料,一向顺从她意志的阿琪却态度强硬的提出抗议。使蓝思红伤心欲碎......。

  在蓝思红坚持下,阿琪陪同陆平儿投案自首。鉴于陆平儿涉罪情节轻微,并在自首立功表现。刘志明不计前嫌,放她回家候审。阿琪甚感意外之际,为警方公正无私的热潮精神而感动,并在海鲜馆内触景生情,对陆平儿说出发对自己命运和前任的忧患.....。

第18集

  翌日,陈铁虎把蓝思红大义灭亲的壮举,视作反腐倡廉中领导干部自查自律的典型,予以通报。但对国资 办宗鸣未与大华党委通气,抢先打响攻坚战的行动表示不满。蓝思红从中调解,使双方在对李建国进行补充侦察的问题上取得一致。并由陈铁虎出面找李建国谈话。   司法联席会议上,杨源辉对陈铁虎把李建国列为“大贪”的说法强烈不满,认为这种缺乏谢谢证据,先定调子的伏法是对法律的无知。事后,杨源辉要求李建国提供清水源别墅本属国际联运科技发明实物奖的证据。李建国出示奖励证书后,向陈铁虎兴师问罪,抗议他患了嫉妒知识分子的“红眼病”,并表示要对陈铁虎权大于法的诬告行为动用诉之法律。陈铁虎气得当场吐血,幸亏被阿琪及时发现而、送去医院抢救脱险!

  李建国嚣张的气焰引起周若等人的义愤,但又苦于找不到他涉嫌经济犯罪的证据而百般无奈。危难之际,神秘的“红色康乃馨”给周若冰传真了李建国在银行的秘密帐号,暴露了他拥有高达600百万私人存款。周若冰当即提请检察院以涉嫌拥有巨额不明财产罪,将李建国即行逮捕。但此属李建国绝密的私人帐号。躲避在外的裴振庆不可能知道,那么,这在关键时刻屡屡出手的“红色康乃馨”究竟是修订稿谁?周若冰等人不告而辞,唯有深深的感激。而此时,保安部开始怀疑计算机中心的华工有泄漏机密的嫌疑,及使华工下楼进没命后险些被碎玻璃刺死。阿琪出手相救后,立即向莫名兴师问罪......

第19集

  阿琪为此请求华工相助,在使用李建国留下的密码无效后,用黑客手段强行突入计算机机密文件库,并下载所有文件。

  是夜,出逃外在裴振庆突然遭到蒙面女子的追杀。慌急中躲时猪舍,并向周若冰报警。根据裴振庆提供的杀手系左撇了,手背上并有血痣的细节,警方在阿琪住所找到沾染猪榭软靴后,即以涉嫌凶杀将她逮捕,使蓝思红为痛失爱女悲怆万分......。

  阿琪被拘捕后,否认有罪,并启发刘志明等人:既然当初留有周若冰指纹的茶具以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裴振庆家里,那么。为什么就没可能有人对她进行栽赃陷害呢?经特批后,警方应其要求,安排她和陆平儿见上一而。阿琪语重心长,要陆平儿痛改前非,把握自己。并透露她随时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因此关照陆平儿还要去惊动养母蓝思红,远离大华是非之地。  裴振庆暮荣归故里,陈铁虎授予他自觉保卫国有资产先进分子称号,蓝思红则委任他为钢铁公司总经理。寄予他激活KH厂的奢望。为和李建国、杜其规等犯罪分子作斗争,裴振庆取出了冒死珍藏的系列原始单据。并提供了整个KH收购过程中李建国。杜其规与外商私通,出卖国家利益的史实。检察院为此聘请周若冰为控方律师,并设定首先起诉李建国的方案。

  蓝思红失去阿琪以后,悲痛欲绝。但是夜,她接到神秘的电话指示,要她理解“红色康乃馨”象征鲜血和生命捍卫国家利益的主题,而放弃个人私情......。

第20集

  检察院决定由周若冰以国资办公职律师的身份,出庭公诉,指挥李建国在KH厂收购过程中犯有受贿罪。杨源辉出任辩护律师,他以主管部门出具红头文件,以及令人价值3千元的仿古瓷瓶在拍卖场上以30万元成交的案例,证明李建国主张以3亿7千万超什况购KH厂,纯属合法合理的企业行为。周若冰由此请裴振庆凭证,叙述了李建国指示杜其规,要求外商将清水源别墅作的回报后,对KH厂来意超值收购的过程。但杨源辉出示了该别墅本属澳州科学委员会授予李建国高炉工艺革新奖的书证。早有准备的周若冰请出在押的伪造文书犯,当庭辨认该书证乃是他用肥皂刻制公章的“杰作”。杨源辉急切之际,要求证人指认是谁授意他伪造文书时,证人却意外地指出民正在旁听的莫名,惊得莫名气急败坏,当场跳起身来骂娘,被审判长驱逐出法庭......!

  莫名无奈向警方证实李建国的奖励证书确实伪造后,由罗家增将其保释。鉴于裴振庆在法庭上和犯罪分子作斗争的勇敢表现,董事会接受蓝思红、陈铁虎建议,接替李建国,出任总公司副总裁。

  不日,法庭杜其规一案。罗家平出示由检验科长钟大为签署的,无缝钢管质量鉴定书和澳州贫铁矿的化学分析单,指出杜其不过是虚假报告的受骗者。因此杜其规无罪,只负有在合法行使企业管理权时的失察责任......。

第21集

  检察官方达出示杜其规接受夏雨霏贿赂的白金钻戒,证明虚假报告的出笼实为被告人的授意行为。未料杜其规突然当庭申辩,白金钻戒系朋友委托保管物,非他所有,全盘推翻公诉方指控。

  为证实其说,罗家平出示夏雨霏不知道白金钻石为何物的书证。并请出主人韩某出具发票,证实该钻石系他在南非购买后,委托杜其作级别鉴定,并有银楼定书为凭。形势陡转,眼看村其规得以逃脱罪责之际,周若冰突然询问韩某,白金钻戒底座的字母是JF,还是NF。当韩某回答是JF时,周若冰亮出并无任何字母的底座,揭露了韩某纯系伪证!

  李建国、杜其规等人均被绳之以法。大华欢庆反腐取得完胜。但徐晓晴究竟是谁谋杀,还是个谜。罗爱平含意地要她去询问活着的英雄裴振庆。裴振庆告知徐晓晴死亡现场留下的口红,系莫名送给阿琪的礼品。周若冰因此赶去查问在押的阿琪。谁知,阿琪一声冷笑,嘲讽罗大律师、杨大律师不过是被人利用的“斯诺克”球杆,而周若冰也是?阿琪的话惊得周若冰目瞪口呆......!

  在罗家平启示下,周若冰研究了阿琪左撇子的行为特点后,发现裴振庆遭追杀的那夜,被杀手击破的窗洞们在右下角,而伸进来拔除窗栓的显然也是右手,那裴振庆又何以能见到阿琪左手腕上背上的血痣?周若冰由此惊语,阿琪都是徐晓晴的合作伙伴,并在暗中一直在保护她,也保护过华工的“红色康乃馨” 而裴振庆则是施放倒钩,诱使徐晓晴说出部分真相后下手加以杀害的凶手!

  阿其冤情冰释,提供了和徐晓晴生前共同采集的证据。当周若冰惊问她是否“红色康乃馨”时,阿琪却表示否认。并拒绝参与案情揭密,要求警方送她去海鲜馆见陆平儿。姐妹俩见面后,阿琪骤然伤心地痛哭不已......。

第22集

  阿琪提供的光碟揭开了大华犯罪集团惊人的内幕--在KH收购过程中,所谓的竞争对象德国A集团,竟然是罪犯预设的海外内线,借以制造虚假的国际竞争态势,将收购价“合理合法”地推上极致后,与售出方达成密约,将超额部分的2亿6千多成资金流向大洋彼岸,营建为个人享受的海滨别墅。在这题为“金色晚年”的高智商罪案中,李建国、杜其规等只是在计划中被抛出的替罪羊,以掩盖真正的幕后人蓝思红和裴振庆。而善于钻法律空子的杨源辉、莫名,则为利益所趋。

  裴振庆、莫名等即被行被捕。当检察官出现在蓝思红面前时,她殷勤伺候11年的“植物人”丈夫正被催醒素激醒,生离死别的情景,让人吹嘘不已。继后,宗鸣的稽查报告分析了蓝思红从一个积极投身改革,并敬夫育孤的优秀人物而最张蜕变成罪犯的过程,揭示了领导干部思想改造的重要性,并对建设和健全强有力的企业管理监督机制和激励机制等现实问题,提出了强烈的呼吁。

  蓝思红、裴振庆被判死刑,莫名和杨源辉相继受到法律制裁。

  周若冰怀着对阿琪这们特种兵出身的女孩由衷赞赏和敬意,送上了一朵永远的红色康乃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