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900年,斯文.赫定与斯坦因在沉睡千年的罗布泊荒原发现了楼兰古城,从此,在这个神秘而古老的文明遗址上上演了一幕幕现代文明人贪婪的悲剧。

  带着对千年不腐的楼兰女尸、堪与埃及法老图坦卡蒙金色面罩媲美的金色面具等无数古墓宝藏的好奇和贪婪,他们不顾绿洲已变成荒原的大自然警示、不顾守墓者断臂挡道、白骨不倒的悲壮、不顾曾经作恶者的忏悔,以自己的疯狂引发了带血的诅咒。

分集剧情:
第1集

  楼兰文化国际研讨会即将举行,招待晚会话剧《魂断楼兰》紧张地排练。剧中女主角的扮演者白碧正准备结婚,新郎是考古所的硕士江河。江河在密室里研究他和文所长、许安多、林子素和张开刚从楼兰腹地带回来的1600年前的古楼兰女尸。工作灯的光柱照在女尸华彩夺目的金面具上,金面具开始变形,放大镜中出现神秘的诅咒图案……江河死于非命。

第2集

  当晚十一点,白碧接到了一封江河的亲笔信,约她三天后的晚上在考古所办公室见面。叶萧送白碧回家的途中了解到白碧是前任所长白正秋的女儿,母亲芬有精神病,由父亲过去的一个助理梅子照顾着。

第3集

  白碧如期赴约来到考古所办公室。十一点整电脑突然自动开启。白碧开始和电脑中的江河对话,屏幕上出现神秘的图案并转换成两个黑色的大字:诅咒。一道闪电映出黑屏上的金色怪脸。

第4集

  夜里十一点整,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神秘的楼兰女子的图像。“她是和你爸爸有关的人,不过早已死了。”林子素暗中接头,许安多在后面紧盯不舍。许安多见林子素将一张金面具照片交给一个穿着富贵的女人。

第5集

  许安多的行动引起了叶萧和方新的猜疑。许安多嘴里咕噜着“金色面具……”骑上摩托车径直撞上了桥栏。许安多的验尸报告和江河一样,死于心脏麻痹,而且在头盔里发现神秘的诅咒图案。

第6集

  电脑屏幕上显示出可诅咒的种种恶行、神秘的咒符和“诅咒”两个大字。林子素在树林里和一个女人交换了皮箱后,又开车上了公路。前方突然有亮点闪烁,变成诅咒图形向林子素飞来。林子素大惊失色,车向树林冲过去。

第7集

  林子素也同样死于心脏麻痹。叶萧去给未婚妻上坟。白碧由蓝月陪着去墓地给江河上坟,和叶萧不期而遇。赶来找叶萧的方新正好碰见了白碧和蓝月,方新送她们回家。

第8集

  白碧继续在网上和江河对话。这次“江河”露了马脚,承认自己不是江河,但讲述了二十四年前白正秋在楼兰腹地考古遇险的故事。

第9集

  白碧了解到当年白正秋被楼兰圣女玛雅所救,二人共浴爱河。叶萧、方新到汽车租赁公司去调查林子素租用过的汽车。但前一天有人指定要租这辆车,并要求把内部全部更新。

第10集

  叶萧和方新再次到林子素住处搜查,发现一张宾馆咖啡厅的发票。二人找到当时的服务员,了解到和林子素一起喝咖啡的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白碧在神秘网站上看到化名为刘沙的白正秋利用玛雅的感情去盗窃宝物。

第11集

  叶萧和方新到承制金面具复制品的工艺厂调查。技工承认他做了两个,另一个是一位香港女老板订的。叶萧找借口到白碧家,试图查出神秘网站的网址。

第12集

  当白碧看到白正秋偷了楼兰公主古墓里的珍宝“沙漠之眼”,扔下已经怀了孕的玛雅,逃出楼兰的时候,突然捂住小腹,摔倒在地上。白碧怀孕了。

第13集

  叶萧认为白碧是焦点,罪犯在她身边。张开在办公室里看江河留下的软件包和幻灯片,在墙上看到的幻灯片里是无数的病毒。

第14集

  张开从江河留下的软件包里发现了古墓病毒的分子结构图。课题人是江河和刘原。单位是江城市微生物研究所。张开前往江城市去探个究竟。在张开的办公室里,叶萧发现一张磨损很厉害的有江河记号的幻灯片。幻灯片上是和江河等人身上一模一样的病毒图形。

第15集

  叶萧和方新向文好古了解了二十多年前的过程。张开在江城终于找到刘原的导师张教授,并拿到刘原的地址和电话。叶萧、方新根据监听报告去找张开找不到。

第16集

  张开被自称刘原母亲的人约在一个小树林。胡导要白碧在电脑上看改过的剧本。电脑上却出现了诅咒的图案,并依次闪现江河、许安多和林子素三个死于诅咒的人,最后闪出NO.4。叶萧和方新意识到这第四个死者是张开。

第17集

  叶萧告诉文好古神秘诅咒来自于被研发了的古墓病毒。文好古告诉叶萧他是根据梅子长诗第一章的描写找到进古墓的头绪。白碧下班回家途中被二个黑衣人跟踪,叶、方及时赶到。

第18集

  蓝月在设计话剧《魂断楼兰》的海报,向叶萧要了一张照片。芬打电话约文好古,文好古执意要一人承担起全部责任。文好古告诉白碧,刘原回来复仇了。胡导向叶萧报案,说萧瑟有一条挂件,上面的图案和他在白碧家电脑上看过的那个古怪图案一模一样。

第19集

  话剧《魂断楼兰》排练到最后一场。电话铃响了,听筒里传来幽幽的声音:“我是玛雅的冤魂。”文好古表示,只要刘原放过白碧母女和参加国际研讨会的专家学者,他愿意一个人负起所有罪责。叶萧从《荒原》里了解到当年玛雅和白正秋的女儿刘原凭这本诗集寻父时,是文好古把刘原送进了收容所。叶萧此时猛然意识到文好古的危险。

第20集

  文好古倒在有诅咒图案的墓碑前,被紧急送进医院。江城科大古生物专业传真过来刘原的照片,正是蓝月。萧瑟在叶萧处交代问题时听到方新说从江城科大来的嫌犯,无意中把这些情况透露给了蓝月。

第21集

  叶萧了解到江河在微生物所做课题时结识了蓝月,并把在楼兰挖墓时从玛雅白骨上取下的诅咒挂件送给了蓝月。蓝月也就此了解到化名刘沙和玛雅结婚的就是白正秋。芬意识到刘原就躲在自己家里,刘原果然出现了。

第22集

  剧场外面贴满了蓝月设计的海报。海报上印着诅咒图案。画面上的女主角变成了蓝月,她怀抱中王子的头颅变成了叶萧。芬点燃地下室的汽油桶,与老宅同归于尽。赶来的叶萧在脱落的门环里发现了沙漠之眼。

  话剧变成了蓝月个人的诅咒演出,演出结束后消失在后方的高台之上。叶萧冲上楼顶的天台,一只木箱上架着金色面具。叶萧把沙漠之眼放在了金色面具的额头上。蓝月深情地拥抱了白碧,对姐姐说:“相信爱,就永远有爱;不相信诅咒,就永远没有诅咒。”蓝月深怀着对白碧和叶萧的祝福,纵身飞下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