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舒心的日子总显得相互挂像,烦心的日子却各有各的版本。生活在现代都市里的三个年轻人就有着各自的困扰:北京女教师江群恪尽职守,良苦用心却不被师生理解。就在这时,交往多年、就要谈婚论嫁的男友突然又临阵脱逃,江群倍感受挫。深圳男青年凌弈师范大学毕业后,执教才一年就辞职去了深圳,他认定“经济基础决定教学实力”,所以“赚钱不误育人功”。可是都六年了,从商经历却实在乏善可陈,凌弈为自己文不文、商不能商而焦躁不已。上海的女护士沈小边早就厌倦了特护病房里“无病一身娇”的富贵病号,个人的谈婚论嫁又现实得不容回避。然而,小边一直都盼望能有一份值得永久珍藏的纯情,就像曾经支边的父母用她的名字“小边”来纪念的那段难忘岁月。

  在奉献爱心的热情推动下,在同情弱者的心理驱使下,更在一种强烈的突破自身困境的愿望中,三个年轻人由着各自的因缘际会,经过一番曲折,最终成为了“青年志愿者”,前往贫困地区进行“支教、支医”的扶贫工作。

  脱离都市奔赴农村,三个年轻人被同时分配到西部的贫困地区--“天堂铺”。欢迎仪式热闹异常。具体负责“接收”他们的谭洪波是一位驻扎当地已有三年的老志愿者,一副完全入乡随俗的样子,他独自建起了当地的医疗站。同时,他又是这支新建志愿者队伍的队长。

  面对完全陌生的生存环境,三个都市里的年轻人在与当地的民俗风情、文化教育和生活习惯的冲突碰撞中,得以对自身的理想追求和个性中的弱点进行了一次终生难忘的内省和剖析。当他们逐渐摒弃种种不自觉的“救世主”、悲天悯人和充满隔膜的心态后,融入这片西部土地的爱就变得那样平和而一往情深。三个年轻人也在经历了友情、爱情和亲情之后,成熟起来。

  “天堂铺”的落后观念在志愿者的影响下正悄悄改变,当地村民、学校的孩子们和志愿者在共同努力中认识到:美好的天堂在我们的梦想中,更在我们脚下的积极开拓和进取中……

  然而,洪波不幸患上绝症,他悄悄隐瞒了真相,当一年的志愿服务期满,他回绝了小边执意留下的一片爱心。江群和凌弈则双双回到城市,重新面对熟悉的生活。因为依然无法适从的难题,两人不欢而散。

  洪波去世的消息传来,小边、凌弈和江群匆匆赶回当地。小边决定留下继续洪波的工作。洪波的离去促使凌弈跟江群回到北京,决心重头再来。毕竟,直面人生不是每一份青春都能把握的机会。

  几年之后,凌弈和江群收到小边的来信,小边已经把医疗站扩建成小型医院。现在她是几个志愿者的队长。就在前几天,她来到车站接待新一批的志愿者,令她感怀的是,几年前她们初来乍到的那一幕,在记忆里依旧那么生动…………

分集剧情:
第1集

  青年教师江群终于结束了长达六年的爱情马拉松,准备踏入婚姻的殿堂。这一切却在未婚夫的一次外遇和学生们的恶作剧中付诸东流。伤心之余,江群选择了奔赴大西北的农村扶贫教学,成为一名青年志愿者。

  西去的列车载着江群前往西北农村的贫困小镇--天堂铺。同样作为志愿者来到这里的还有乖巧、娇气的上海姑娘沈小边,帅气但颇不合群的深圳青年凌弈。各怀心事的三个人初来乍到,却同时注意到一个特别的人----谭洪波。作为一名水文地质工作者,为了解决天堂铺的缺水问题,他已在当地驻扎了多年。

  去往学校的路上,沈小边为了“押送”自己繁重的行李而掉了队。暮夜中,当沈小边迷失在苍茫的草原上近乎绝望时,谭洪波嘹亮的西北山歌响起,引领她一步一步走近了天堂铺--这个将令三个城市青年终生难忘的西北小镇。

第2集

  青年志愿者们披星戴月终于赶到了目的地--天堂铺中学。草原美丽的夜色让他们心醉,可烧焦了的炕头儿让他们度过了一个尴尬的夜晚。

  清晨,学校和小镇露出了真实的面目,武秀兰和武秀梅姐妹俩因为交不上学费而面临被迫退学的窘境。倔强的江群执意要到她们家去看看,凌弈和小边也只好“陪绑”。

  在武家,现实环境的贫困让志愿者们着实吃惊。武家姐妹的父亲为了凑孩子的学费,只好到山里去打野兔。末了,还是洪波替孩子们垫付了全部的学费。

  晚上,疲惫的志愿者们被学校的汤校长和闫主任拉去喝接风酒。小边从江群的醉态中发现了她的隐私,凌弈则反感于她的探密。谭洪波悄悄地留下了一只原本要被端上酒席的兔子。领着小边和凌弈给它“放生”,清晨的草原上小边开始领略了天堂铺的美景。

第3集

  志愿者的生活就这样在天堂铺开始了,江群负责二年级的语文课,小边开办了一穷二白的医务室,凌弈则担负起了本学期新开设的“电脑课”。

  种种意想不到的状况令他们措手不及,来自不同地域的不同观念在不断发生着碰撞。江群执着于在这里推广普通话、凌弈对几十个学生围着一台电脑上课的局面大为不满,又无可奈何。小边则为了在食堂、在学生中推广她的卫生习惯碰了一鼻子灰。

  每个人都憋了好大一肚子的委屈,往家里打电话时,小边第一个撑不住哭了鼻子。谭洪波适时邀请三人到自己的家做客。大家终于知道,原来洪波是个地质水文勘探师,为了改变天堂铺的干旱面貌才扎根到此。洪波对于环境的适应和改造能力令年轻人折服,大伙儿相约要在天堂铺打造出一片新的天地来。

第4集

  小边雄心勃勃的搞了一个“女性生理卫生知识讲座”,可是与当地地理环境相脱节的保健措施并没有引起当地妇女的共鸣,这令小边信心大挫。

  凌弈兴致勃勃的为他的电脑课设计键位图,以便每个学生都有练手的机会。可是电脑课是副科,学生们三番五次的被学校的闫主任调去搞义务劳动,为此凌弈和闫主任大吵了一架。

  凌弈遇上了水塘村小学的“代民”教师周老师,他随周老师来到了塘村,那里的困难程度让人无法想象。凌弈萌发了在水塘村当老师的念头。

  与此同时,小边也面临着苦恼--她原本是上海某大医院的护士,为了逃避下岗,为自己上一道保险才当了志愿者。可医院的制度改革,让她现在的行为一下子变的毫无竟义。小边觉得难以继续留在天堂铺。

  两位志愿者老师的离开,在学校掀起了轩然大波。在江群、洪波的说服以及学生和当地

  老乡的真诚,最终让他们又回到了天堂铺。

第5集

  所有老师受邀参加了江群召开的一次别开生面的班会--“如果我离开了天堂铺”。孩子们朗诵的作文打动了大家。

  水塘村小学要改为“单人校”,原先的两名老师中的一个要被下岗,周老师的同事小陈老师在为自己留下来四处奔走,而当了三十多年“民办”教师的周老师却没有任何动静。

  志愿者们开始自发的为周老奔走,他们找来了县教育局的傅局长。这位当年也是周老师教出来的学生又回到了自己的母校。乡亲们点起了火把集体来为周老师说情。最终,傅局长决定取消单人校的决定,并从县财政拨款调出专项资金,解决拖欠教师工资的问题。

  火光映照着山谷,志愿者们再一次受到人生的洗礼。

  学校的学生因为常年不吃早饭,不少人有胃疼的毛病。小边出于好意,将方便面送给学生,却引来了更多学生假装肚子疼,来“领药”,搞的小边哭笑不得。

第6集

  一名语文老师调走,江群力主让凌弈顶替空出的位置。这使原本就是师范毕业的凌弈兴奋不已。凌弈别具一格的讲课方式受到学生们的热烈欢迎,而在教学小组中却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当地人摆红白喜事有从学校借课桌椅的习惯,已经影响到了学校的正常教学。江群忿忿不平的赶去评理,却赶上了当地一场壮观的民俗---“-叫夜”。

第7集

  一对新的志愿者不声不响的来到天堂铺,居然是一个金发碧眼的洋人龙满福和凌弈女朋友绮绮。

  为了换回失去的爱情,绮绮百般讨好凌弈,可凌弈却似乎不为所动。而另一名来自英国的龙满福,却给水塘村找水打井的工作带来了希望。在洪波的带领下,龙满福和志愿者们深入水塘村,在周老师的学校用DV拍摄下了感人的一幕一幕。而龙满福和凌弈独特的思维方式也在改变着孩子们和志愿者。

  经过考察,龙满福决定回去筹钱打井。而绮绮却和凌弈吵翻。

  绮绮和龙满福两个人就这么匆匆来了又走了,但留给大家的却很多,很多……

第8集

  江群在给学生上课的时候萌发了带学生上北京过大礼拜的念头。不想却遭到了凌弈的反对,说只会伤害学生们的自尊心。

  一辆临时抛锚的放映队的车让洪波灵机一动。他最终说服放映员和司机,为天堂铺放一场电影。平地而起的大风沙并没有能够阻挡四面八方赶来的乡亲们,大家用被子围起一道挡风墙,兴高采烈的看完了电影。这一幕深深刺痛了志愿者的心,江群下决心一定要促成北京之行。

  北京方面联系成功了,面对三十个人的指标名额所有的人都动了脑筋。各种关系都往里塞人,而学校里的老师们也都憧憬着能够一起到北京去。最后只好听天由命--用抓阄来解决。

  火车即将启动,学校年过半百的倪老师突然背着行李跑了来,坚持自费也要上北京见见世面。伴随滚滚的车轮声渐渐远去,更多的人心里装满了失落。

  天堂铺北京之行的赞助单位“食全食美”杂志社,而活动的牵线人正是江群的前男友小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想与江群重修旧好。

第9集

  孩子们的旅行开始了。天安门、天坛、王府井、长城、海洋馆--大都市的神奇与壮观让孩子们眼花缭乱。也令凌弈和江群对此次北京之行有了新的认识。小冯为了修复关系,拼命向江群讨好。可是虽然只有短短几个月没见,观念上的差异,却已经让两个人产生了隔膜。

  天堂铺里,洪波为了安慰没有去成的孩子们,带着小边和学生们,一起去看海子,壮丽的景色让他们叹为观止。

  大雪阻碍了众人的行程,一群热心的北京人把孩子们分别领到自己家里,让他们感受北京人的生活方式。

  江群经过反复的犹豫终于决定和小冯分手,她和凌弈之间的距离似乎更近了。

  孩子们一一不舍地离开了北京,每个人似乎都多了些心事。

第10集

  回到了天堂铺,北京之行的余波渐渐显出一些负面的后遗症。然而,在筹备北京之行图片展的过程,江群与凌弈终于表达了爱意。期中考试的成绩并不理想,江群深感自责,凌弈却觉得成绩并不能代表什么。洪波提议他们多在家长会上感受一下农村教育的现状。

  家长会上,江群等人才发现:农村同城市的家长对于孩子教育的观念迥然不同。江群觉得工作难以进行。

  一向内向乖巧的白世财突然失踪,心细的凌弈在火车站发现了他。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接二连三地又出现学生辍学的现象。原来是多年在北京打工的凤仙回到了天堂铺,想要招聘一批孩子跟她上北京去闯世界。江群的义正辞严使凤仙哑口无言,江群说服孩子们回到了学校。同时,萌发了举办北京及家乡美的图片展的设想。

第11集

  洪波邀小边下农村之时,小边的父母来到天堂铺探望女儿,作为老知青的他们,颇有一种故地重游的感觉。同时,父母也最终理解了娇气的小边能坚持呆在这里的原因。

  凤仙的婚礼上,小边爸制作了令人耳目一新的酒宴,凤仙决定不再出外闯荡,扎扎实 实地在本土本地生活下来。

  小边的父母走后,小边愈发显得行单影孤。在洪波的鼓励下,小边决定到周边的村镇去做“赤脚大夫”。发挥自己的作用。

  基层的生活比小边想象中还要艰苦。在洪波的帮助下,小边总算是挺了过来。

第12集

  与农民的接触,使小边真正开始了解他们,对乡亲们有了感情。小边也在乡亲们的尊重和感激中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成就感。她开始真正地爱上了这里。

  一个产妇的家人请小边去接生。面对难产的孕妇,从未接过生的小边在洪波的鼓励下,终于确保了母子的平安。为了感激小边,孩子被取名“水边”。

  在冰天雪地中,小边对洪波的依赖和敬佩慢慢转化成浓浓的爱意。

  回到学校的小边如同变了个人,积极参与到江群和凌弈的工作当中去。在三个年轻人的共同努力下,名为“天边外——家乡美”的北京图片展终于举行了。“天边外”展现了北京--一个孩子们梦想中的天堂,而“家乡美”则展现了平日被孩子们忽视的天堂铺的美景。两者交相辉映,极大了触动了孩子们。

  寒假即将到来,志愿者们即将离去。看到孤身一人的洪波,小边心有不忍地折了回来。偏巧谭洪波的儿子谭力来到天堂铺找爸爸。

第13集

  年仅十四的谭力敏感到父亲和小边之间的情感,开始有意刁难小边。并不了解父亲的谭力此行还有更大的目的:伺机揭穿父亲“伪善”的面目。

  在全县的教师考试时,他误以为洪波在考场上捡起的白纸条是帮人作弊,便在考场外大吵大嚷。

  深夜,住在教室里的老师们,还在为第二天的考试做准备。谭力随洪波前往学校,前来探望的县领导再次碰到了谭力。他向谭力表明:乡村教师的种种不易。亲眼目睹了今晚教师们的境况,又听了县领导的一番话,谭力为自己以前的肤浅和对父亲的误解而自责。

  洪波把儿子送回西安,见到了前妻乔英和她现任的丈夫祝国强。祝国强对谭力的疼爱令洪波感动,而前妻乔英的冷漠却令洪波尴尬而内疚。但是令人欣慰的是,通过和儿子的交往,洪波的父子之情得以加深。

  通过和祝国强的一番交谈,洪波体会到乔英对自己的一往情深。在乔英的坚持下,洪波到医院做了体检,可他长久以来的偏头疼,在他回天堂铺之前,仍没有查出结果。

第14集

  深圳热闹的酒吧里,英国人龙满福和绮绮为水塘村打井而开展的募捐正在进行着。龙满福告诉凌弈,资金募集接近尾声,打井的工作马上就可以进行了。

  凌弈把这个喜讯告诉了正在北京的江群,远隔千里的一对恋人共同沉浸在喜悦当中。

  远在上海的小边,思念着洪波。两人只有通过电话,倾诉着感情。天各一方的凌弈和江群在新年的钟声里,互相致电祝福,遥远的距离反而让两颗心贴得更近。

  小边惦念着洪波,提前回到天堂铺。洪波和小边畅想着两人美好的将来,相约要在天堂铺的草原上举行婚礼。

第15集

  新的学期开始了,凌弈、江群和小边在第二课堂开设了各种兴趣小组。而闫主任自作主张,在电脑组收取上网费,致使很多学生要退出电脑组。凌弈从学生那儿了解到情况,跑去与闫主任理论,声明学生的上网费全部由自己负担。闫主任觉得失了面子,找唐根旺、白世财等学生谈话。白世财受冻高烧。为了报复闫主任,唐根旺等学生深夜悄悄将闫主任的名字写到了泥地上,并浇尿冻成冰。这下可真正触怒了闫主任,非要把带头的唐根旺开除不可。

  汤校长、洪波从中说和,将大家请到汤校长家吃饭。席间,众人使尽了办法,可闫主任就是死不松口。

  闫主任最近情绪不好,假期南下投奔妹妹,想弃教从商,却失败而归。洪波理解人都有不被人承认的沮丧。于是,在洪波的安排下,唐根旺面对全校师生,朗诵了一封声情并茂的信,极尽挽留闫主任留下来当老师。闫主任感受到自己作为老师的价值,师生之间的误会得到化解。

第16集

  洪波接到乔英写来的信,得知自己可能患上了脑癌。他没敢告诉任何人,自己匆匆赶回西安。进一步的诊断结果出来,洪波的确已到癌症晚期。感到时日不多,洪波不顾乔英的劝阻,加紧联系钻井队,并积极为黑土县水窖的修建筹款。与此同时,天堂铺的三个志愿者第二课堂的工作继续开展。江群的普通话班终于让羞涩的孩子们用普通话欢畅地喊出了自己的心声;凌弈的电脑课让孩子们通过网络跟世界联系到了一起;而小边的模特班,让孩子们第一次发现了自身的美,第一次敢于自信地向别人展示这种美。

  洪波怀着难以言表的痛苦隐瞒了自己的病情。他开始有意疏远小边。

  天堂铺中学的师生向家乡的父老乡亲来展示了自己准备已久全新形象:他们熟练地表演电脑操作技术;口齿伶俐地结合图片介绍天堂铺的风土人情;热情奔放地展现时装秀。

第17集

  洪波带着打井队和记者回到天堂铺,与小边撞见。

  小边鼓足勇气的热切表白,却遭到洪波的回绝,小边伤心不已。

  志愿者们就要结束为期一年的支教工作。年轻人的留言让孩子们大家都感动落泪。汽车载着志愿者离开天堂铺,孩子们沿途程程相送。淳朴深厚的师生之情,令志愿者难舍难离。

第18集

  一年农村生活使凌弈忘不了天堂铺,他决定回到天堂铺。

  小边在自己安逸的生活里总是若有所失。正在这时,乔英打来电话,洪波生命已经垂危,恍然大悟的小边飞速赶往天堂铺。

  乔英体谅地让出空间,使洪波和小边得以在最后的时刻相守在一起。小边陪伴洪波来到了新钻的水井和新修的水窖旁。小边憧憬着与洪波相约的那场带有浪漫色彩的婚礼,而此时洪波的生命已走到了尽头……

  江群、凌弈、学校师生、还有天堂铺的乡亲都赶来参加这场不同寻常的告别。当凌弈代替洪波,向众人深情高歌时,所有人潸然泪下。

  三年以后,江群和凌弈已经生活到了一起,而小边依然留在了美丽的天堂铺,继续着洪波的梦想,迎来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志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