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该剧以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至八十年代中期的军营生活为背景,通过几位男女青年入伍后,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锻炼成长的过程,表现了一代军人对党、对祖国、对军队的无限忠诚,对理想、对事业的执着追求;展示了我军官兵志在北疆、献身国防的高尚情操;歌颂了官兵之间、士兵之间真挚友谊、相互激励的美好关系。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走进军营成了青年人最崇高的理想和追求。一身绿军装,两面红领章,热血青春,飒爽英姿,充满了诗意和浪漫。中原某山村,老残疾人的儿子赵海民费尽周折,终于和村支书的儿子李胜利一起,穿上了军装,来到了华北北部荒原上的一个野战师。这两人分别代表了农民军人的两种类型,前者为人正直,宽厚善良,坚强隐忍,他身上集中了农村兵的优秀品质,而后者小农意识强,精于算计而又缺乏真正的智慧,结果,两人的命运大为不同,赵海民逐步成长为优秀的职业军人,成为那一代军人里的佼佼者,李胜利虽挖空心思用尽手段,百般表现自己,提为干部,但仍没能在部队扎下根,最终在大裁军中转业。

  与上面两人同时来到部队的,还有以知青身份参军的城市兵马春光,大军区副司令员的女儿刘越,柔弱善良的孤儿方敏,以及某省革委会主任的女儿胡小梅,父母被关进“牛棚”的高干子弟黄小川等。马春光思想活跃,恃才傲物,是城市兵的一个典型,他与赵海民所代表的农村军人起初的矛盾与最终的融合,使他们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刘越的父亲和黄小川的父亲是老战友,黄父落难之后,刘父在边疆的一个农场上,把流浪街头的黄小川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想法送到部队予以保护,刘越和越海民在黄小川的成长过程中费尽心机,终于使孤独消沉的黄小川成长为一个勇敢坚强的军人,最后他为救战友牺牲,获得了大境界。赵海民和刘越经过长期的磨合,因而相识相知,结为夫妻。多才多艺、容貌俏丽的胡小梅家庭条件优越,爱出风头,好胜心强,妒忌心重,她狂热地爱上了马春光,在工作上把刘越视为对手,爱情上和老实巴交的方敏是对手,但她人并不恶。最终她没能获得爱情,马春光真正所爱的人是方敏,一个身体瘦弱、异常善良的女孩。粉碎四人帮后,父亲的倒台使胡小梅遭到精神上的沉重打击,虽然父亲的问题并没有牵连到她,但心高气傲决定了她不会继续在部队呆下去,于是悄然脱下军装,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动荡的岁月结束了,部队加快了实现军队现代化的进程,军事训练和比武逐步得到了恢复。侦察连参加了我军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诸军兵种联合军事演习,赵海民作为军中的杰出代表,参加了八四年国庆大阅兵。中央军委为了实现军队由人员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的转变,决定裁军百万。这一决定,令那些热爱军营的人们愁肠百结,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马春光、刘越、方敏等人含泪脱下军装,告别军营。

  本剧不涉及重大历史事件,紧紧围绕人物展开故事,把重点放在人物的成长上,突出表现人物情感,写那个年代发生在军营里的美好的情愫,写人情和人性之美,写军人的浩然正气。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公社广场,适龄青年们正在进行着入伍前的筛选。赵海民独有的气质,引起了接兵干部杨参谋的注意。李胜利的家人怕他紧张血压升高,偷偷的让他喝下了一瓶醋。赵海民的母亲也效仿着李家的作法,把醋瓶子送到了赵海民手里,却被赵父抢下摔的粉碎。经过体检,赵海民和李胜利都合格,但唯一的一个名额却给了队长的儿子李胜利。雪夜,赵海民赶着爬犁拉着父亲来到县武装部门前,接兵干部被赵家父子的诚心深深打动,当场检验了一下赵海民的军事素质,表示赵海民是个当兵的好苗子。省委副书记的女儿胡小梅在家睡懒觉,秘书已把她参军体检等一切手续都办好了。军区副司令员的女儿刘越领回了新军装,并认识了父亲被打成内奸特务的黄小川。刘越一句黄小川像小特务的玩笑话,挨了父亲一记耳光。赵海民眼睁睁地看着李胜利在敲锣打鼓中参军走了,心情十分沉重。这时,接兵干部给赵海民送来了军装,还是把赵海民接走了。到部队后的第一次班务会。女兵连的胡小梅做着自我介绍,因为戴着手表受到了班长的批评。男兵连的李胜利介绍自己出身在革命干部家庭,父亲是生产队队长,引起哄堂大笑。

第二集

女兵连的班务会上,刘越做完了自我介绍,方敏却很低调。男兵连的连长梁东第一次给战士们讲话,接兵的杨参谋对赵海民做了一些叮嘱。赵海民、黄小川等一同捅着堵了的炊事班下水道,赵海民不小心把大头鞋弄湿了。炊事班长给了赵海民一双旧的大头鞋,让他把弄湿的换下来晾一晾。赵海民把换下晾干的大头鞋寄给了父亲。队列中由于赵海民的旧大头鞋与战友们不一致,被停止了训练。李胜利在班务会上抓住赵海民把大头鞋寄回家的把柄,在班长面前扇风点火,并写信把赵海民被停止训练的情况告诉了家里。李父用这事取笑赵父,并告诉他赵海民被停职反醒了。赵父把大头鞋寄还了部队,并附上了赔礼道歉信。李胜利光屁股睡觉,被何涛取笑。第一次紧急集合,李胜利得了个第一,梁连长却识破了他作弊的伎俩。

第三集

  张社会让赵海民在训练上给黄小川加加班,黄小川的腿却磨破了皮。女兵们又来了包裹,被班长批评了。方敏却没有包裹。刘越把家里寄来的好吃的送给了黄小川。训练间隙,何涛把李胜利的帽子扔到了女兵连的院子里,二人都受到了批评。新兵连的晚会上,胡小梅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出尽了风头。马春光吹口琴,又朗诵自己写的诗,表现的也不错。机关来挑公务员的看上了黄小川,黄小川却不愿去享清福。李胜利为怕新兵下班后去不了侦察连,咬破手指写血书。而最终,赵海民、李胜利、马春光、何涛、黄小川都到了侦察连。刘越、胡小梅、方敏都到了通讯连。下到老兵连后开始了各自专业的训练,不知不觉中赵海民和马春光形成了对手。

第四集

  五公里越野,赵海民得了第一。因为他没帮助落在后面的战友,挨了批评。李胜利给老兵洗衣服,何涛趁其不备,把脏衣服塞在了李胜利的盆里。事情败露之后,李胜利与何涛吵了起来,关键时刻,赵海民出面压住了何涛的嚣张气焰。农村兵和城市兵形成了对立的局面。训练间隙,通讯连女兵的院子里传出了胡小梅的歌声。男兵们找来了口琴,让马春光吹一段和胡小梅比一比。马春光不吹,李胜利抢过了口琴,吹了起来。以马春光为首的城市兵借机收拾李胜利,黄小川找来了赵海民,给李胜利解了围。两拨兵约好了,星期天,后山上还口琴,打群架。要打架时,李胜利却找来了班长张社会,制止了一场大战。马春光和赵海民成为了亲密的战友。

第五集

  何涛站岗把表调快,提前叫黄小川来换岗,被赵海民识破。黄小川站岗害怕,张社会就学乌鸦叫,给黄小川练胆子。赵海民帮黄小川训练,刘越以为赵在欺负黄,把赵骗到医院,训了一通。为了让何涛不再欺负黄小川,刘越和何涛比赛跳木马,最后何涛彻底服输。胡小梅收到了一首情诗,她把这事捅到了师首长面前。马春光被怀疑是写情诗的战士。马春光觉得冤枉,大发雷霆。为了磨练他的性格,连长安排他去喂猪。在猪场,马春光认识了同样喂猪的方敏和胡小梅。李胜利做好事打了猪草送到猪圈来,看到了漂亮的胡小梅。

第六集

  马春光知道了是胡小梅把情诗捅到了师首长那里,对胡小梅发了火。人们都问黄小川的父母等情况,赵海民却从不问。马春光提醒李胜利,不要总是打猪草,要像赵海民一样苦练军事本领。李胜利却说赵海民上头有关系。赵海民早起到山坡下练习喊口令,女兵们在背电话号码,她们不住的取笑赵海民,被刘越制止了。通讯连打靶,侦察连的战士负责指导,张社会让赵海民用剩余的子弹为通讯连进行了射击表演。侦察连在理发,张社会在理发时哭了,原来是他的父亲去世了。马春光利用养猪的业余时间坚持自己训练。他还告诉胡小梅,侦察连的男兵差不多给通讯连的女兵每人都起了一个外号,胡小梅叫胡矢委子。后来,胡小梅知道了,是在叫她胡矮子。

第七集

  迎接师里的卫生大检查,胡小梅和方敏粉刷猪圈,马春光却不刷,而是用喷雾器喷。检查团来时,通讯连的猪乱咬乱叫,侦察连的猪却老老实实。胡小梅和方敏受到了批评,而马春光却受到了表扬。在军区的大检查时,马春光帮了方敏和胡小梅,让她们的猪也老老实实的躺着。马春光想参加训练,连长却让他继续喂猪。年终评功评奖在即,赵海民应该能立三等功。课间休息时,何涛鼓动赵海民练七步拆枪,掉在地上的一个枪件被李胜利踩进了土里。因为丢了枪件,赵海民被关了禁闭,也失去了本应到手的三等功。夜里大家还在操场上寻找丢失的枪件,李胜利指点黄小川找到了枪件。胡小梅不再养猪,调到师宣传队去了,她却有些舍不得马春光。胡小梅在宣传队很快成了骨干,她向队长推荐了马春光。

第八集

  胡小梅和队长来侦察连考察马春光的文艺素质,马春光故意把口琴吹砸,还说自己不会唱歌。要杀猪了,胡小梅回到猪圈来看曾经喂过的猪,方敏也在哭泣。刘越在机房值班,并让方敏上机试一试,被连长发现了,并让方敏不要喂猪了,让她到机房上班。马春光把猪越喂越好,他被允许在喂猪的同时可以参加训练了。连里派人去市区拉粮食,马春光、赵海民、李胜利、黄小川等作为公差一起进了城,却遇到了抢军帽的流氓。他们最终制服了流氓,也被纠察,受到了处分,但连里把赵海民提为了副班长,把马春光从猪场调回了战斗班。

第九集

  张社会请赵海民喝酒,说出了当班长的哲理。何涛猜疑刘越是小川的媳妇,两人发生了冲突。为了小川的成长,赵海民告诉刘越不要再去打扰小川,刘越也把小川的身世告诉了赵海民。要参加军区的大比武了,赵海民却接到了父亲病重的电报。海民回到家,送走了父亲。马春光收到了胡小梅的求爱信。李胜利又找到了一个出成绩的好机会,帮驻地的孙大爷家做好事。

第十集

  丁书记托李胜利的父母做媒人,把自己有痨病的女儿玉秀许配给赵海民。还没有从父亲去世的痛苦中走出来的赵海民拒绝了此事。赵海民告诉玉秀,自己不能和她成亲,玉秀告诉了海民他父亲生病去世的真正原因。刘越组织人为方敏过了一个特别有意义的生日。胡小梅质问马春光把她的信怎么处理了,并让马春光为她吹一首曲子,马春光把口琴扔到了河里。赵海民回到了部队。李胜利收到了父亲的信,说赵海民在家和玉秀定了亲。李胜利在战友们中大肆宣扬,赵海民和李胜利发生了冲突。风雨交加的夜晚,刘越和方敏在机房值班,突然,线路全部瘫痪。

第十一集

  方敏冲入雨中排除了线路故障,自己却因此住进了医院。师里为方敏立了三等功。何涛到驻地与小朋友玩,打了农民的狗,还劈了人家的砖,被刁民找到部队,他受了处分。三班被选为代表全师参加军区的大比武。张社会在最出成绩的时候把班长的位置让给了赵海民。由于黄小川军事素质稍差,连里决定用马春光换下黄小川。为了不让黄小川受到打击,马春光毅然放弃了参加大比武的机会。通讯连由刘越、方敏等去参加大比武。在比武场,刘越送给了赵海民一块手表。

第十二集

  在大比武中,三班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刘越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赵海民荣立了三等功,还被任命为三班班长,马春光当上了四班的副班长。李胜利到孙大爷家做好事,正赶上孙大爷和儿子、儿媳闹矛盾,他们打骂孙大爷,还砸军属的牌子。李胜利气极了,打了孙大爷的儿子一耳光,被告到了师里。因此,他长期帮驻地人家做好事被发现,成了先进典型,到处做报告。一次在礼堂和胡小梅相遇,胡小梅让他把一个精制的小盒子带给马春光。

第十三集

  马春光打开胡小梅托李胜利带来的小盒子,里面是他扔掉的口琴和胡小梅的信。何涛想提前复员回家接班,赵海民不让,想盯着他再干一年,把处分去掉再走,何涛认为赵海民在刁难他。张社会、何涛等即将复员的老兵集中在一个班里住,李胜利不失时机的到老兵班里做好事。距驻地较近的地区突发地震,大家奔赴灾区。何涛等复员老兵也冲进了灾区。在抢救群众的过程中,何涛的腿被砸骨折了。老兵复员走了,张社会放心不下的是因腿伤留下的何涛。何涛为了不给部队添麻烦,留下一封信,自己悄悄的离开了部队。

第十四集

  部队在做着拉练的准备工作。胡小梅回到了通讯连参加拉练。由于李胜利在老兵复员期间的表现比较突出,被提为炊事班副班长。马春光也被提为四班班长。在拉练中四班是收容队。胡小梅在拉练途中极力的靠近着马春光,马春光却照顾着方敏。李胜利为了让战士们吃好,用自己的大头鞋和衣服从村民手里换来了肉和菜。马春光在收容帮助通讯连的过程中,和方敏错拿了背包,看到了方敏的日记,知道方敏第一次来了例假。

第十五集

  拉练的队伍要过河了,马春光看见方敏也要过河,他勇敢的背起了方敏,引起了大家的猜疑。方敏把她和马春光拿错背包的事告诉了刘越,刘越向连长说明了实情,解除了大家的误解。拉练结束了,李胜利连冻带累,住进了医院。连里为李胜利报了三等功,他为了更大的进步,没有要这个三等功。黄小川在拉练中开心了,连里为他也立了三等功。司务长把李胜利列为预提干部苗子的消息告诉了李胜利。李胜利借了件干部服穿上回家探亲去了,并向马华发誓,永不变心。刘越把赵海民被列为预提干部苗子的消息告诉了赵海民。

第十六集

  胡小梅向马春光表达爱意,马春光并不接受。胡小梅知道马春光喜欢的是方敏。刘越向赵海民诉说芳心,赵海民觉得两人的家庭背景差距太大,拒绝了刘越。李胜利写信把他和赵海民提干体检合格的情况告诉了玉秀爹,让他快点催着赵海民回家和玉秀成亲。赵海民写信告诉玉秀爹,他不能和玉秀成亲。玉秀爹写了一封告状信到部队上,说赵海民要提干了,抛弃了家里的未婚妻玉秀。马春光和李胜利顺利提干了,马春光被任命为排长,李胜利被任命为司务长。赵海民却因为“抛弃未婚妻”,暂时没有提干。刘越、黄小川、马春光都认为赵海民在家真的有未婚妻,对赵海民大加斥责。部队派人到赵海民的老家进行调查,玉秀说出了实情,但玉秀爹却不肯作出赵海民没有抛弃未婚妻的证明。

第十七集

  玉秀最终说服了父亲,给赵海民出了真实的证明。赵海民也提干了,当上了排长,和刘越、小川、马春光之间的误解也打消了。梁连长要离开侦察连了,临走之前,和赵海民、马春光谈了一次心,传授了一些带兵的经验。胡小梅再次来找马春光,马春光却没有感觉,胡小梅说会一直等着马春光的。刘越越来越爱赵海民,赵海民却再一次的拒绝了刘越。小川病了,在病床前,小川劝赵海民接受刘越的爱。

第十八集

  赵海民在继续听着小川的劝导,这一切都被来看望小川的刘越看到了,也听到了。大青山通信站的线路出了故障,方敏去大青山排除故障。胡小梅让爸妈把他和马春光调走,不久她拿着两份调到大城市的调令找到马春光,可马春光并不接受。胡小梅大病一场。从大青山回来的方敏,看到胡小梅陷入爱情的漩涡,她找到了马春光,并告诉马春光,自己家里太穷,小梅的条件好,还是接纳小梅吧。在胡小梅极度痛苦的时候,有一个边防军人来找他,原来是当年给她写情诗的战士。方敏在为马春光钩一条衬领,却说是给远方的一个哥哥钩的。大青山的线路再次出现故障。方敏为了逃避爱情的纠缠,毅然请调到了大青山机务站。临走时,她把钩好的衬领扔在了垃圾桶里,却被刘越偷偷的捡了起来。胡小梅还没有振作起来,暗恋她的李胜利想乘虚而入,却遭到了胡小梅的拒绝。马春光历经坎坷,到大青山去看望方敏,让方敏深深的感动。四人帮被粉碎,胡小梅的父亲受到了牵连。保卫科接到地方组织的来信,到通讯连来调查胡小梅的情况。

第十九集

  每个战友都为胡小梅写了证明材料,她所做的好事大家还都记着,但胡小梅却递交了转业报告。胡小梅把自己关在屋里,不见任何人。方敏给刘越打来电话,让她去找马春光,让马春光去说服小梅振作起来。马春光也没能敲开小梅的房门。马春光约她在烽火台见面,却没能等到小梅的出现。胡小梅的转业报告批了下来,在她离开部队之前,连长安排她最后一次值班。小梅异常珍惜这次值班的机会。在她值班的时候,接到了方敏的电话,方敏鼓励她要振作起来,面对挑战。小梅泪如雨下。小川约小梅出去河边走走,赵海民、马春光、刘越、李胜利早已等候在那里,他们做了最后的告别。黎明时分,胡小梅一个人悄然的离开了部队,但她向连长提出了一个要求,自己走后请连里把方敏调回来。方敏又被调回了通讯连,和马春光结了婚。此时,刘越为方敏送上了一件最有意义的礼物。小川的爸妈得到了平反,来到部队看望小川,三人终于见面。

第二十集

  小川忘不了在青海农场时,那么多人帮助过他,他要去报答。他复员了,去了青海的农场。小川临走之前,让海民当着他的面对刘越表达点什么,海民和刘越紧紧的相拥在了一起。马春光和方敏已经怀上了“小侦察兵”。李胜利的父亲写信催他回去和马华结婚。李胜利给马华写了信,告诉她部队要到南方参战了,怕自己有个三长两短拖累了马华,让马华赶紧找个好人家。赵海民劝李胜利不要负了马华,但成效不大。他又去找了老司务长,让老司务长劝一下李胜利,不要在婚姻这方面栽了跟头。老司务长的劝说,让李胜利有所打动。马华把李胜利的话当了真,但她愿意为李胜利付出一切。李父看出了李胜利想抛弃马华,想留在城里。他带着马华来到部队找李胜利,并给马华开来了结婚证明。

第二十一集

  在赵海民、马春光等人的努力下,李胜利的婚礼在部队举行了。新婚之夜,李胜利说出了自己新的目标,让马华和未来的孩子早点随军进城,吃上商品粮。赵海民和马春光分别当上了副连长和副指导员,让“原地踏步”的李胜利心里有些失落。李胜利对马华发了火,要马华一定要在部队怀上孩子,也要在部队把孩子生下来。因为他不想让孩子一落地就听到农村的鸡鸣狗叫。张社会自打复员回到家后,就得了皮肤病,怎么也治不好。他又来到了部队,想在部队的医院治一治。夜深人静,张社会一个人到训练场上练器材,他的身手丝毫不减当年,这一切都让赵海民看到了。他知道,张社会得的是心病。侦察连进行实弹射击,赵海民和马春光一致同意带上张社会。靶场上枪声响起,张社会泪眼朦胧。不久,张社会的病没用药却好了,他留下一封信和在部队几天的伙食费,离开了部队。赵海民和刘越的新房已经布置好了,但部队的战备工作却开始了,他们想等部队平静下来再结婚。刘越的父亲不想让孩子们带着遗憾上战场,他让赵海民和刘越赶紧把婚结了。

第二十二集

  特殊时期,赵海民和刘越的婚礼并没有举行仪式。李胜利为了能让马华快点随军,工作的干劲更大了。方敏的孩子早已经出生了。马华来到了部队,她的孩子也顺利的降生了。李胜利为了拿下军区先进食堂的牌子,加大了节约伙食费的力度,战士们怨声载道。赵海民为了化解伙食上的矛盾,做了李胜利的思想工作。马华想到家属院挨着海民和刘越去住,李胜利却说自己没有当军官的老婆和当司令员的老丈人。赵海民当上了连长,马春光改任副连长,李胜利还是原地未动。部队没有参加边界战争,都要参加大演习,李胜利想趁这个机会干出点名堂来,他把马华和还没满月的孩子打发回了老家。

第二十三集

  李胜利一连收到了三封母亲病重的电报,但他并没有影响工作。训练任务越来越重了,李胜利也被任命为了副指导员。赵海民在军区作战通讯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引起了上级机关的注意,要调他到军区演习总指挥部工作。如果他离开侦察连,马春光就可以当连长了。但马春光舍不得他走,侦察连的兵也舍不得他走,他毅然的留了下来。演习中,马春光的手指头被削掉了一节。侦察连出色的完成了演习任务,但赵海民却失去了一次到军区工作的机会。李胜利的后勤保障工作做得好,受到了表扬,他写信告诉马华,离她和儿子随军的日子不远了。部队开始了精简整编,侦察连和通讯连都没有了。李胜利不想离开部队,因为马华和孩子还没随军。

第二十四集

  刘副司令员分管刘越所在部队的精简工作。刘越带着孩子找到了父亲,她想为李胜利、马春光和方敏说一说情,但父亲在完成精简工作的同时,也得脱下军装。赵海民被任命为守备团二营营长,并代表全师参加国庆三十五周年大阅兵。此时的马春光、方敏、刘越、李胜利也要脱下军装了。他们为赵海民喝酒送行。酒桌上,李胜利说出了心里话。他承认当初大头鞋的事、海民要提干的事都是他写信告诉家里的,丢枪件的事是他干的,演习前那三封母亲病重电报也都是假的。电视上直播着国庆三十五周年阅兵的盛况,出现了赵海民的镜头。此时李胜利已脱了军装,正在老家的电视机前。当上保卫科副科长的何涛,看到了电视里的赵海民,他泪如雨下。工厂里的方敏看到了电视机里的赵海民,她赶忙叫马春光看,但此时的马春光正在机床前忙着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