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故事发生在南方沿海城市,出身干部家庭的谷兰和萧卫东夫妻恩爱,女儿可人,生活安逸。

  一次偶然,在医院工作的药剂师谷兰认识了辉康药业公司总经理助理叶向川。

  萧卫东所在公司面临合并,为了在总经理竞选中胜出,他违心地聘请外经贸主任的侄女灯灯来公司工作。

  谷兰的弟弟谷雷,大学毕业后供职广告公司,女友晓帆为了爱情,辞掉北京的工作投奔谷雷来到南方。

  谷兰和金萍、湘莲是多年的同窗好姐妹。在小医院工作的金萍每天都在想办法赚钱;湘莲因情感受挫而出国淘金;谷兰虽对金钱并不过分追求,但深怕被淘汰,所以跟着金萍卖裤子、假药。在一个医药新品研讨会议上谷兰和叶向川再次邂逅,谷兰告诉叶向川辉康公司的儿童生长素被污染,而污染的生长素会使儿童患上一种不治的脑病。叶向川向公司总经理权棋玄提出质疑。公司顾问威林是一个手眼通天的女人,面对儿童生长素的问题,她和权总想尽办法要让叶向川保持沉默。

  萧卫东发现谷兰与叶向川过从甚密,心中烦闷。现代派的灯灯十分心仪上司萧卫东,多次到姑父家为其竞争总经理的位置游说,萧卫东心中的天平开始倾斜。

  为做一个广告,晓帆介绍模特辛玲来公司,谷雷和九歌广告公司总经理林牧同时看上容貌出众的辛玲。谷雷的背叛令晓帆绝望,偏偏这时晓帆发现自己怀了谷雷的孩子,她自杀不成反失去孩子。现实的辛玲选择了已有妻室并颇具实力的林牧。谷雷离开九歌,来到刚起步的辉康药业广告公司。他不顾姐姐反对,大力推介儿童生长素。在生长素问题上,湘莲支持谷兰阻止其推广,皆因她早年与辉康公司的权总因伤情而决裂。出于个人报复的目的才作出如此决定。

  叶向川无法说服权总,公司仍准备将生长素进入市场,叶向川愤然辞职,他以为湘莲正直可靠,遂到豹王药业公司工作。

  萧卫东与灯灯有染,与谷兰误会日深。灯灯告知姑父自己与萧卫东的关系,萧不光彩地坐上了总经理宝座。谷兰无法接受萧卫东所为,两人离婚。叶向川撞到萧与灯灯的婚礼,深埋心中的对谷兰的好感终于爆发,但谷兰拒绝了他的追求。

  谷雷成为辉康广告公司骨干。为拉广告,他和灯灯搅到一块。

  儿童生长素最终进入销售。在谷兰和叶向川等人艰辛努力下,突破重重阻力,药物被送到药检部门重检,工商部门查处了辉康药业公司。叶向川发现湘莲非法直销无价值的营养素。不久,豹王药业公司倒闭,湘莲入狱。

  萧卫东出差归来,发现谷雷和灯灯在自家卧室的床上……

  沮丧的萧卫东向谷兰表示回心转意。谷兰却选择了正处在事业低谷的叶向川,萧卫东辞去总经理职务,黯然离去……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在都市中总会有无数的故事发生。

  人民医院办事认真负责的药房主任谷兰在层层的压力下工作的力不从心。谷兰的丈夫萧卫东也正在为公司合并后的人事调动而发愁。

  一天,谷兰遇到了身为辉康药业公司总经理的叶向川见面时的误会让两人不欢而散。叶向川为救急给人民医院送药返回途中车祸受伤住进人民医院。谷兰看望叶向川,两人化解误会,互生好感。

  与此同时,为了在公司合并后人事安排中占据有利位置,萧卫东宴请了上级公司人事主管吴主任的侄女灯灯,并邀请她在研究生毕业后到自己所在的电器公司工作。

  叶向川所在的辉康药业的老总权西玄,正在为新研制的儿童生长素的资金发愁。此时,一个从南非归国经营药业的神秘女人向辉康药业表示了她对生长素的兴趣。

  就在同一时间,叶向川病房里来了几个来看望他的陌生人。他们要叶向川为他熟悉的生长素研发成果开个介。叶向川拒绝了陌生人的要求。

第二集

  谷兰在同学会上遇到了多年不见的好友湘莲。海外归国的湘莲已成为大款,看着湘莲优越的生活,谷兰的心里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本来要和叶向川所在的辉康药业就儿童生长素这一项目进行合作的南非公司,突然取消了合作。这使辉康公司老总权西玄一时进退维谷。

  吴主任的侄女灯灯来到了萧卫东的公司报道上班了。面对作风前卫、性格多变的灯灯,萧卫东不知如何面对。 

  谷兰当年的老同学、好朋友、今天的同事金萍让谷兰帮自己卖了一天的男性保健用品。坚持原则的谷兰为保健品的不正当利润和金萍不欢而散。

  谷兰的弟弟谷雷在北京的朋友晓帆来了。为了爱情晓帆辞了电影厂的工作,到谷雷上班的同一家广告公司任职。面对广告公司的新工作,晓帆感到非常不适应。而晓帆和谷雷现代风气的生活也让谷兰作风传统的父亲非常反感。 

  为了帮生活困难的姐妹,谷兰最终同意在药房里买鸭绒被。可当谷兰把鸭绒被成功的推销给了医院的院长时,同事们鼓起了掌声却让谷兰在快乐中对生活产生了一些新看法。

第三集

  谷兰的父亲过生日,谷兰、萧卫东、谷雷、晓帆给老爷子祝寿。晓帆在寿宴上送给谷老爷子的礼物,让谷老爷子非常生气。饭后,谷兰本想跟晓帆谈谈,让晓帆学会跟谷老爷子相处。谁曾想晓帆的一番抢白却反而角触动了谷兰的心弦。

  相处日久,谷兰的父亲越来越看不惯谷雷和晓帆同居的生活作风,他一个劲地要求谷兰给谷雷和晓帆找房好让他们赶快搬家。而来到广告公司跟爱人谷雷成为同事的晓帆,工作的并不开心。面对工作,晓帆发现自己和谷雷的想法上存在着上存在着很多原来他们并没有感到的差异。

  萧卫东在陪着他去送礼的路上看到其他竞争者。在四环路等候的时候,萧卫东在话让灯灯看他的眼神发生了变化,萧卫东对此浑然不觉。面对合并,从来没有求过人的萧卫东感到自自己现在的生活很窝囊。

   谷兰出差开药品会议,在会上她遇见了叶向川。叶向川的谈吐风度和为人处事,让谷兰对他刮目相看。尤其在谷兰向叶向川提出他所在的公司辉康药业生产的儿童生长素,很可能被污染并会引发一种叫克罗氏的脑病时。叶向川所表现出来的正义感,更让谷兰非常钦佩。

  叶向川出差回来后,向公司中对他非常有好感的女技术员术员胡丹莉询问儿童生长素的有关问题,胡丹莉闪烁的言辞和对此事背后有公司老总权西玄指挥的暗示,让叶向川与她发生了争执。

第四集

  为了儿童生长素污染的问题,叶向川当面质问了辉康公司的老总权西玄。权西玄对儿童生长素被污染一事不但没有对叶向川隐瞒,反而对叶向川说在资本的原始积累阶段竞争本身就是不公平的。何况儿童生长素出问题的可能性不过是万分之一,让叶不要太在意。但生性耿直的叶向川却不理解,两人不欢而散。

  谷兰的养女雅眉因为吃了有毒的饼干发昏迷住进了医院。谷兰看到丈夫萧卫东沉迷于股票对养女生病毫无关心,她心中很不是滋味。

  谷雷去辉康药业为广告公司争取客户,凭着他执著和谷兰弟弟的身份,他从叶向川的手里争取到了儿童生长素的广告策划。

  公司要提升叶向川为市场部经理,他决定辞职。面对同事胡丹莉的示爱,叶向川态度不置可否。

    雅眉的嗓子烧坏了需要动手术。心情沮丧的谷兰不由在叶向川身边失声痛哭,胡丹莉看到心中不是滋味。而萧卫东在看见谷兰和叶向川的合照后也不由心生妒意。

  胡丹莉代表辉康公司贿赂谷兰,让她不要再对辉康的儿童生长素发表意见。同时也让谷兰不要再接近叶向川。谷兰拒绝了胡丹莉贿赂。同时,晓帆和谷雷也在做不做儿童生长素广告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

第五集

  胡丹莉为了儿童生长素的事找到了萧卫东。晚上萧卫东劝谷兰在今后不要过问辉康药业的事情,更不要跟叶向川接触。此事引起了一场家庭风波,夫妻两人为此闹得颇不愉快。

  为了缓解父亲和谷雷、晓帆之间的矛盾。谷兰托自己作警察的老同学曹正军找房。刚刚离婚的曹正军,便把自己的房子出租给了谷雷和晓帆。新家的生活固然是自由的,但当柴米油盐都需要自己照料时,不会过日子的谷雷和晓帆过去隐藏起来的矛盾也逐渐明朗化了。

  辉康药业儿童生长素的广告看稿会如期举行,会上晓帆当面就儿童生长素污染的事情指责了主持看稿会的负责人叶向川。此举搞得叶向川异常尴尬,也坚定了叶向川辞职的信念。几番思量后,叶向川向公司交出了辞职报告。

  晓帆正义的行为触怒了广告公司的林总,林总找来谷雷表示要开除晓帆。为了保住晓帆在广告公司的工作谷雷来找谷兰,希望她能够让叶向川把儿童生长素的广告给公司。谷兰面对弟弟的行为难以接受。

  此时,权西玄也终于见到了南非公司老总的真面目。她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当年的情人湘莲。

第六集

  权西玄突然一改从前的态度对叶向川说,他要销毁公司全部的儿童生长素。并且让叶向川广招媒体且让他设计一则辉康公司的公司形象广告 。叶向川听后非常兴奋。

  谷雷去向叶向川家为晓帆在看稿会上的言辞道歉,并尽力争取为广告公司从叶向川手中拿到儿童生长素的广告项目。面对叶向川的拒绝,谷雷把所有的责任都记到了晓帆的身上。回家后,谷雷当着曹正军的面跟晓帆大吵一架。而晓帆对于设计的坚持则让曹正军对这个作风前卫的女孩有了新的认识。

  当叶向川把辉康药业的销毁儿童生长素的消息告诉谷兰的时候,谷兰非常高兴。回想这些日子里,为了儿童生长素两人共同经历的种种,不免感慨万分。叶向川、谷兰开玩笑似的当街做了一个拥抱。不想这正被跟踪谷兰而来的萧卫东看见。谷兰和萧卫东的矛盾再次升级。

  面对上门来的萧卫东,叶向川强硬的态度 无疑更使愤怒的萧卫东火上浇油。种种压力下,萧卫东开始报复谷兰,在晚上经常跟灯灯在一起出入娱乐场所。

第七集

  明天女儿雅眉就要开刀了。今夜谷兰却遍寻不到丈夫萧卫东。无论是打家里电话或是打手机电话,都找不到他。一个人守着就要开刀的女儿,谷兰忐忑不安。  此时喝多了酒的萧卫东被灯灯带回了家。想起近日谷兰对自己的冷落,酒醉的萧卫东对着灯灯哭诉着自己的悲哀。灯灯大胆的对萧卫东表示自己对他的好感。两人发生了关系。

  第二天,就在雅眉要进入手术室的时候。叶向川抽身从辉康药品公司筹备会上赶来,叶向川的出现稳定了谷兰的情绪。

  一觉醒来的萧卫东回到公司,他看见娇妻爱女的照片懊悔不已。急忙赶往医院。

  辉康药业的发布会取得了成功,发布会后叶向川被派到基层工作一段时间。

  权西玄再次找到当年的情人,今天南非豹王公司的老板湘莲,表达自己的歉意同时更表示自己一直还爱着湘莲。湘莲却表示希望权西玄去死。

  湘莲去医院看雅眉。看到雅眉胳膊上的痣,湘莲若有所思。她对谷兰表示她想认雅眉当干女儿。谷兰欣然答应了。

  晓帆去找工作,结果处处碰壁。回家后面对谷雷的关怀。她哭倒在谷雷的怀中。谷雷和晓帆和好如初。

  出轨之后的萧卫东一直回避灯灯。同时他更在家人的身上花费了比往日更多的精力。看着萧卫东和女儿雅眉父女其乐融融,谷兰感到了久违的家庭幸福。

第八集

  面对着萧卫东的温柔体贴,谷兰和萧卫东又恢复了往日的恩爱。但灯灯误以为萧卫东已经对谷兰全面摊牌。对萧卫东纠缠的更加变本加厉。

  谷雷工作的广告公司在做一家公司的广告创意上碰到了难题,连续加了几天班做出的广告创意就是通过不了挑剔的老板。此时,晓帆却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名叫辛玲的模特。晓帆发现这个模特非常有潜质,便推荐给公司做形象代言。结果为公司争取到了这个广告。公司上下对晓帆开始另眼相看。

  权西玄不断的纠缠湘莲,并且象年轻的小伙子一样等在湘莲家的门口。还送花给湘莲,但湘莲对此无动于衷。湘莲的豹王药业争取一个名为阳春口服液的产品时遇到了困难。得知此事后,权西玄心生一计,急调精通中医理论的叶向川回公司。

  叶向川回来后,直接去医院去看雅眉。但当他看到谷兰、萧卫东、雅眉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叶向川若有所思黯然离去。

  谷雷去了新疆去拍摄广告。留下来的晓帆一天接待了名叫杨飞燕的女人。这名叫杨飞燕的女人是来找原房主曹正军的。看着呕吐的晓帆,杨飞燕提醒晓帆可能是怀孕了。晓帆到医院检查后,果然有孕在身。就在谷雷不再她身边的这些日子里,曹正军给了晓帆许多关怀。

  雅眉手术成功,谷兰沉浸在喜悦之中。

第九集

  面对萧卫东突然冷漠下来的态度,灯灯感到难以接受。灯灯和萧卫东在公司的办公室里发生争吵之后,在公司的全体同事去医院看望雅眉的时候她对萧卫东一通冷嘲热讽。几天后,灯灯又到萧卫东家里纠缠萧卫东,并故意把一管口红落在屋中。

  谷雷从新疆拍摄完广告回来了。晓帆把怀孕事情告诉他,并对谷雷表示她希望和谷雷结婚。谷雷表示他不想要这个孩子也不想结婚。其实谷雷在新疆拍摄广告的过程中和模特辛玲发生了关系,并深深迷恋上了辛玲。同时,谷雷所在的广告公司的老板林牧也对美丽的辛玲非常有意。

  谷雷向辛玲表示爱,并表示他会尽快结束他和晓帆的关系。辛玲却表示她本身是晓帆发现的,没有晓帆就没有她的今天。公司的老板也对辛玲暗示不要继续跟谷雷发展感情。

  晓帆在公司听到了关于谷雷和辛玲的风言风语,加上面对谷雷突然提出分手的要求心中非常郁闷。她在公司跟客户发生了争吵。谷雷当着同事的面表示自己已经和晓帆分手了。同一天傍晚,谷雷带着鲜花来到了辛玲的住所。

第十集

  萧卫东在灯灯的引诱下再次跟灯灯发生了关系。回到家后面对体贴的谷兰,萧卫东感到异常愧疚。

  看着正在收拾衣服的谷兰,萧卫东陷入了深思。雅眉出院了。萧卫东、谷兰、雅眉一家人去游乐场玩得非常开心,萧卫东对谷兰说他今后要多花时间陪她和雅眉。

  晓帆面对谷雷的薄情,到酒吧借酒消愁。晓帆痛饮后喝了个烂酒。从辛玲身边回到晓帆身边的谷雷,感到两人的感情已经走到了尽头。第二天一早,谷雷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晓帆。这让晓帆肝肠寸断伤心欲绝。晓帆回忆起当年跟谷雷度过的美好时光,吃下了安眠药自杀。还好被曹正军所救住进了医院,不过她和谷雷的孩子却流产了。

  而谷雷的薄情也被同事所不齿,家人也难以接受他的行为,谷雷感到巨大的压力陷入了烦躁不安。

  权西玄仍然继续找机会向湘莲表达自己的歉意和爱情。并拿出自己保存的当年两人定情的情侣表。晚上湘莲拿出自己的保存的情侣表心有所动。

  叶向川被安排主管辉康药业的过去曾放弃的一个项目---阳春口服液的开发工作,对此向叶向川感到迷惑不解。权西玄对叶向川说了他和现在豹王药业的老总湘莲当年的恋情。并希望叶向川通过谷兰让湘莲接受阳春口服液的配方,以此来对当年自己的行为做出一些补偿。为此叶向川再次找到了谷兰。

第十一集

  晓帆自杀后谷雷从来都没有去医院探望,为此事谷兰和谷雷发生了争执。谷雷说他不去医院,是不想给晓帆任何关于他的希望。对谷雷的理论谷兰表示她没有办法理解。谷雷在和晓帆分手后去找辛玲,辛玲却对谷雷避而不见。

  辛玲住进了广告公司的老总林牧的家里。谷雷找到辛玲后,辛玲明确表示他们的关系已经完了。同时谷雷对辛玲的纠缠也惹怒了林牧,林牧从广告公司开除了谷雷。失业后的谷雷在找工作的过程中因为晓帆的事处处碰壁。

  晓帆在曹正军和谷兰的精心照顾下逐渐恢复健康。而晓帆在被谷雷伤害后,仍为谷雷的行为辩护。晓帆的善良让曹正军深深感动。

  灯灯一直逼着萧卫东跟谷兰摊牌,萧卫东对此事却表现得犹豫不决。为了让萧卫东能够荣任合并后公司的总经理一职,灯灯把自己和萧卫东的关系告诉了姑父,萧卫东如愿的当上了合并后公司的总经理。

  面对压力,湘莲在几经考虑后最终决定接受权西玄提供的阳春口服液配方。阳春口服液通过审查,当晚,看着等在自己家门口的权西玄。湘莲和权西玄又一次走在了一起。

第十二集

  权西玄和湘莲再次春风一度过了一夜。也许是因为自己再次和权西玄在一起的关系,湘莲去了当地的派出所去调查当年被湘莲遗弃的她和权西玄孩子的下落。在解开自己和权西玄的心结后,湘莲决定让自己的豹王药业集团和权西玄的辉康药业进行一系列广泛深入的合作。其中合作的项目包括新开发的基因干扰素和已经停止开发的儿童生长素。

  晓帆留下了一封信想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城市,但却被曹正军追了回来。面对曹正军的执著,晓帆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晓帆出院后谷兰如春风般的话语更融化了晓帆心里的坚冰。出院后的晓帆暂时住在谷兰家里。为了感谢这些天来谷兰和曹正军对自己的照顾,晓打算自己下厨宴请曹正军和谷兰。

  精通中医理论的叶向川被豹王药业向辉康药业借调来开发新的产品。叶向川向豹王药业的老总湘莲推荐了自己的老同学吴纪民。

  萧卫东跟灯灯到丽江开心。谷兰对此事若有所觉,面对萧卫东信誓旦旦的言语,谷兰还是相信了他。灯灯在逼萧卫东跟谷兰摊牌时,萧卫东不想负责任的态度激怒了灯灯。灯灯约谷兰出来摊牌。

第十三集

  晓帆在谷家宴请曹正军和谷兰的当晚,从灯灯口中得知了萧卫东和灯灯不正当关系的谷兰,精神几乎崩溃的回到了家中。从没有想到丈夫会出轨的谷兰和萧卫东大吵了起来,并且她让萧卫东马上离开家。情急之时,谷兰甚至对萧卫东以餐刀相向。结果,萧卫东离开了家灰溜溜的住进了饭店。

    几经周折,谷雷终于在一家新成立的广告公司找到了工作。无巧不成书这家新成立的广告公司,原来就是辉康药业公司的子公司之一辉康广告。而谷雷接到的第一个广告策划就是儿童成长素的广告策划。谷雷不由想起了自己过去跟晓帆一起做儿童生长素的策划时的时光。

  鉴于谷兰极差的精神状况,金萍、湘莲、晓帆决定轮流看护谷兰。在受了巨大的刺激之后,谷兰的精神有些不正常了。面带神经质的神情要去萧卫东的公司,号称要揭露萧卫东的嘴脸。幸好此事被晓帆和金萍阻拦,才没有把事情搞到无法收拾。

  第二天,谷兰又被金萍无心说出的话刺激。当天,谷兰不但给自己换了最前卫的穿着和发型,同时给单位递交了报告,便在晚上到舞厅去热舞。被骗吃了摇头丸的谷兰,狂舞的样子恰好被同在舞厅的灯灯看到。灯灯给萧卫东打了电话。

第十四集

  新到辉康公司的谷雷为辉康药业策划的酒会非常成功,酒会中谷雷找到了湘莲,湘莲为谷雷引见了权西玄。权西玄表示希望谷雷能够把康辉广告干成同行业中最出色的。就在此时,湘莲接到关于谷兰情况的电话。湘莲和谷雷赶往舞厅。

  在舞厅前谷兰打了萧卫东一个嘴巴,痛斥了谷雷对晓帆的忘恩薄情,更对恰逢其会在舞厅门口的叶向川大骂破坏了她的家庭。叶向川为此深感苦痛。谷兰第二天一觉醒来,终于好了一些。谷兰对同事金萍表示自己需要静一静。

  而被谷兰勾起无限心事的叶向川对自己多年的好友吴纪民吐露了自己长久以来一直爱着谷兰。

  已成为小有名气的模特和广告公司老板情人的辛玲,逐渐有了大牌的架子。一天晚上,当她听到了室友提到了谷雷的时候,似乎心有所动。

  晓帆回到公司。在经历一场情海风波之后,广告公司的人吃惊的发现晓帆变的成熟了。

  随着豹王药业和辉康药业的合作成功,权西玄成功的解决了自己的资金问题。直到此时,他才曝露出他以前报废的儿童生长素只不过是一个谋略。此时,权西玄悄悄地又把报废儿童生长素运回了公司。同时他还表示调叶向川去豹王药业更是为了不让叶向川干扰他的一石二鸟之计。更表示要从金萍入手为儿童生长素打开药房的门。

  湘莲查帐发现权西玄就购买因干扰素专利的费用对自己撒了谎。面对湘莲的质问,权西玄对湘莲说,只要湘莲相信自己对湘莲是真心的就可以了。

第十五集

  萧卫东认为自己伤透了谷兰的心,他当着灯灯的面悔恨不已。灯灯问萧卫东这是什么意思。萧卫东说他愿意付出一切来弥补谷兰这样一个从初恋就跟着他十几年来什么错都没有犯过的女人。此时,谷兰给萧卫东打来了电话表示希望跟萧卫东谈谈。

  谷兰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平静又不失尊严的提出了跟萧卫东离婚的要求,这使萧卫东跟谷兰复合的梦想彻底破灭。在跟萧卫东离婚之后,谷兰剪了一个短发改变了自己以往的形象,并宴请湘莲、金萍、曹正军、晓帆吃饭,席上谷兰感谢这一段日子来他们对自己的照顾。

  饭后,曹正军陪晓帆回到晓帆和谷雷过去同居的房子拿晓帆留下的东西。两人边走边聊起谷兰和萧卫东失败的婚姻,晓帆触景伤情哭倒在曹正军的怀中。

  金萍拿了辉康药业的药品回扣,此事正落入了权西玄圈套。金萍拿回扣的事被辉康药业公司告到了公安部门。最终不但金萍自己失去了在医院的工作,更牵连谷兰引咎辞去了药房主任的职务。这正中了权西玄的下怀。

  失业的金萍拉着谷兰一起做起了童装生意。

第十六集

  第一次一个人独自面对生活中那么多事情,这让谷兰一开始有些不适应。但紧张的她很快就调整了过来。

  而离婚不久的萧卫东很快就跟灯灯结婚了,灯灯的小姐脾气很让萧卫东吃不消。萧卫东和灯灯的婚礼刚好被在同一家饭店吃饭的叶向川看到。叶向川这才从湘莲处得知谷兰已经离婚的消息,湘莲劝他去看看谷兰。可走到谷兰家的门口时叶向川却迟疑了。叶向川的老同学吴纪民劝叶向川把握机会。在一番的思想斗争下,叶向川决定写信向谷兰表白自己的爱意。但谷兰却表示暂时她不想谈感情。

  除掉了谷兰这个心头大患又支开了叶向川。权西玄开始全力把儿童生长素投向市场。现在代替叶向川成为了权西玄副手的胡丹莉无意间发现权西玄可能把污染了的儿童生长素投向市场这一事实。胡丹莉偷偷把她的想法告诉了叶向川。叶向川又开始了对儿童生长素的调查。

  在一次广告比稿会上,晓帆和谷雷再次相遇。哓帆在广告策划上表现出的能力,让谷雷刮目相看。会后谷雷请晓帆吃饭想收买晓帆。晓帆拒绝了她。恰巧路过的曹正军看到了晓帆又和谷雷在一起,他心中很不是滋味。他跟晓帆发生了争吵,情急之下他对晓帆脱口说出“我不管你谁管你?”晓帆感动的扑在了曹正军的怀中。

第十七集

  谷兰带着女儿雅眉去湘莲家做客,看着湘莲和女儿投缘的样子。谷兰问起了湘莲跟权西玄在今后有什么打算。湘莲说出了她的苦衷。如果她一但和权西玄结婚的话,按照她死去老公的遗嘱她就将一无所有,因此她跟权西玄是不会有结果的。吃饭的时候,湘莲再次看见了雅眉胳膊上的痣,她一下子陷入了沉思。

  谷兰和金萍一起开的童装店本钱被伙计给卷跑了。看着这一切金萍万念俱灰垂头丧气。谷兰为了缓解金萍的困难,找到了萧卫东暂借三万块钱。但作为萧卫东现任妻子的灯灯对此事表现的阴阳怪气。事后萧卫东跟灯灯为了谷兰借钱的事不欢而散。生闷气的灯灯,找到了谷雷陪她散心。谷雷在想通过灯灯的关系多认识一些老总,自己也好多拉一些广告。几次约会下来,两个人关系变的很暧昧。

  叶向川查清楚了辉康药业儿童生长素的问题,回来后向权西玄交了自己的辞职报告,并在私底下邀约媒体要对此事曝光。老奸巨猾的权西玄从叶向川辞职一事中,闻出了不详的味道。

  晓帆找曹正军出来约会,约会过程中巧遇到了谷雷。谷雷损曹正军是傍女大款,一气这下曹正军打了谷雷。

第十八集

  权西玄在知道了叶向川进行报复并同时取回叶向川手中的证据。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谷兰和叶向川的感情越来越好,相互之间越来越有感觉。一天两人正在散步时,一辆汽车向二人撞来,还好叶向川和谷兰及时闪过。叶向川在带谷兰回家后,发现屋子一片凌乱显然是被人搜查过了。瞒不过去的叶向川只好向谷兰说起了儿童生长素的问题。权西玄后又派人在街上袭击了叶向川。来人把叶向川打成了重重伤,同时还取走了作为证据的两瓶药。叶向川神志不清昏迷不醒住进了医院。

  当谷兰看到昏迷不醒的叶向川时,她才知道叶向川对自己是多么重要。谷兰决定继续把儿童生长素的事情调查下去。

  湘莲带雅眉看病发现雅眉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同时湘莲也发现雅眉有先天性的溶血症,而该症只有花高价换骨髓才可能治愈。

  曹正军觉得晓帆比自己优秀,故意避着晓帆。为此晓帆变的郁郁寡欢,而曹正军也是借酒消愁。一天曹正军偶遇晓帆,两人发现自己深爱对方。就在曹正军和晓帆准备长相厮守的时候,曹正军的前妻杨飞燕回来了。杨飞燕对曹正军表示希望再有机会重新开始。

第十九集

  谷兰几天都守在昏迷不醒的叶向川床前。终于叶向川醒了,谷兰向叶向川表达了自己的爱意。谷兰通过自己以往药房主任的身份,从全国各地找来了大批的儿童生长素准备检验取证。可是取证过程却异常艰辛,多日来检验始终没有可资取证的结果。

  杨飞燕来找晓帆,她对晓帆说她已经身患绝症时日无多,希望晓帆能把曹正军还给她。善良的晓帆最终还是决定成全杨飞燕。晓帆找曹正军分手。为此晓帆和曹正军两人陷入了深深的痛苦。

  灯灯找谷雷回家过夜,两人正要发生关系时,却正被出差回来的萧卫东撞见。事后灯灯和萧卫东两人讨论起离婚相关的问题。

  谷雷被升为了辉康广告公司的艺术总监,他开始向他原来所在的广告公司的老总林牧寻求报复。他约了辛玲出来吃饭准备挖墙角。

  权西玄找人威胁谷兰,却把在谷兰家的湘莲吓了一跳。湘莲在得知权西玄的种种行为后,她决定找权西玄问个明白。权西玄反而劝湘莲动用一切关系,来劝阻谷兰对儿童生长素不要继续调查。

第二十集

  高昂的药品化验经费让谷兰的生活陷入了拮据。求告无门的谷兰找弟弟谷霜借钱却碰了一鼻子灰。好友金萍也劝谷兰不要继续调查下去。而湘莲则告诉了雅眉的病情,并以雅眉到国外治病来换取谷兰对儿童生活素不再调查。但谷兰却自己要一查到底。

  终于,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善恶到头总有报,人事可凭,天道不爽。

  胡丹莉向公安部门报告了有关辉康药业公司生产的儿童生长素的一切问题。而与此同时的药检也有了结果。辉康药业公司跨了,同时也连累了湘莲的豹王药业走向了失败。面对着失败,湘莲表示今后她仅希望和权西玄结婚平平淡淡跟女儿过日子。但权西玄暴露出来的丑恶嘴脸让湘莲彻底绝望了。喝下了湘莲的茶,一世老谋深算的权西玄成了神经病。湘莲也在把女儿雅眉托付给谷兰后远走他乡。

  晓帆和曹正军一切的误会被澄清,几经磨难后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灯灯和萧卫东离了婚后去了加拿大,而萧卫东也辞职了终日生活在对谷兰的歉意里。生意失败的谷雷所有的钱都被辛玲卷跑了。当生活的漩涡已经平静下来的时候,叶向川和谷兰在海边手牵手幸福的走着。(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