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无性婚姻”是一种近年来被广泛议论的社会现象,一般首先指的是由非生理原因导致的婚姻“无性”或“少性”状况。虽然,婚姻而“无性”自古就有,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现代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职业疲劳的频发,以及人们对包括“性福”在内的高质量个人生活的重视,非生理性“无性婚姻”现象的日益突出,并且由此带来各种婚恋纠葛、矛盾,成为如今一个难以回避的社会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潘绥铭教授带领36名研究员,历时一年,进行了一次全国范围的随机抽样调查。在全国城乡60个地方对3824位20岁到64岁的男女的性生活状况进行了了解,结果发现在已婚或同居的男女中,每个月连一次性生活都不到的人超过1/4(28.7%);在最近的一年里,连一次性生活都没有的则占6.2%。婚姻和性本是不可分割的事物,但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在坚持无性婚姻的日子?难道说中国社会真的进入了“无性婚姻”时代?

  20集电视连续剧《将来会怎样》是第一部正视现代无性婚姻、以及无性婚姻所带来的情感道德、家庭伦理问题的影视作品。该剧首次将婚姻中的“无性”隐患通过心理医生王小理的生活和工作剖析开来,展现给广大观众。

  三十三岁的王小理是一个温柔雅致的已婚女人。她在一所医院做心理咨询师,过着相夫教子的平淡生活。丈夫杨革文是个老成、木讷的小职员,疲于应付机关里的勾心斗角,他们的感情虽然仍然已经趋于平淡,但彼此已经成为对方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婚姻生活也在渐渐平淡的现实生活中演变为“无性婚姻”。

  王小理因为职业的关系,日日面对各种心理存在问题的病人,她察觉到近一年来,因为各种原因被“无性婚姻”所影响、所困扰以至影响正常生活的病人越来越多,却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婚姻有类似的阴影和危险。

  王小理父亲王爱军和母亲刘风琴也属于“无性婚姻”的一种。他们因为长年以来极不协调的夫妻生活,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最终导致了王爱军的感情外移而刘风琴的极其狭隘偏执。王小理能够帮助许多存在心理问题的人们却无法帮助自己的父母。王爱军和刘风琴的“离婚大战”愈演愈烈,终于引发了一场沸沸扬扬的丑闻,同时让王小理失去了母亲身心交瘁……

  女儿陶陶一次意外让小理和暗恋了她七年的“影子情人”范子庆邂逅相遇。范子庆浪漫而有艺术气质,对小理的呵护无微不至,并在王小理的丈夫杨革文事业低潮、被发配去下乡,母亲的猝死的时候,精心守护着悲痛欲绝的王小理,趁王小理情绪波动之际,赢得了自己的“梦中情人”,并在王小理医院附近另辟“爱巢”。

  王小理冲动之下的越轨让王小理产生了极度的震撼,即算是在她和杨革文新婚的蜜月里,她都从未尝试过这样的快感和高潮。肉体上带来的巨大冲击让王小理产生了短暂昏眩和沉迷。

  王小理冷静下来之后,仍旧感觉到丈夫和家庭在自己心目中的重要位置。她想从欲望的旋涡中脱身,却又无处可逃。

  范子庆终于要求王小理放弃家庭和一切,做他一个人的女人,王小理无法做到这点。她克制着自己,开始刻意回避范子庆。小理的冷落刺激了范子庆。开始频频跟踪、逼迫逼小理跟他幽会。小理向他坦言家事,提出分手。范子庆冷嘲热讽,以“曝光私情”相要挟,宁可同归于尽。小理深感恐慌:为情所困的范子庆已经是个“启动引信的定时炸弹”。王小理想帮助范子庆走出心理困境,却反被范子庆一次又一次地拉进旋涡,身为心理医生的王小理不但医不好自己,竟然也无法帮助爱自己的人……

  一本无意间捡到的文稿,让小理认识了她大学时代的偶像、心理专家江海岸,他的学识和风度让小理倾慕。交往中,小理发现江海岸和甄新这对感情深厚的夫妻因为甄新的病情,数年来,过的也是一种“无性婚姻”,这让王小理对生活又多了一种了解和反思……

  江海岸夫妇对小理倍加关爱,小理坦白了个人情感的困扰,经受住了心灵的洗礼,决心和丈夫重建濒临崩溃的家庭。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年轻漂亮的心理医生王小理过着平淡的生活。一天,女儿和几个同学因不慎食物中毒被送往医院。丈夫杨革文是某政府机关的小职员,正在参加单位的福利分房会议,自己能否分上住房,此次会议关系重大,只能将料理孩子的事推给小理一人承担。不安、无助的王小理却意外的邂逅了暗恋她八年的范子庆,在范的热情帮助下孩子顺利住院。同事郑好突然发现,范子庆就是给小理送花几年的那个他,好奇、惊讶的她便刨根问底,王小理却淡而处之。在回家路上小理看见父亲王爱军和情人晓慧在一起,内心产生了莫名的惊恐和悲哀。

  区机关里父母闹的不可收场,母亲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王小理身心疲惫的再次回到儿童医院,重忆前缘,英俊潇洒的范子庆使她平静的生活激起了涟漪。

第二集

  身心憔悴的王爱军去医院看外孙女,遇到小理,向女儿一吐多年来夫妻生活的尴尬。

  王小理得知分房又一次落空,安慰着内疚的丈夫。

  上班路上王小理和郑好又一次探讨着无性婚姻。面对患者张英琦、陈刚,王小理也有些迷茫。父亲情人晓慧的突然来访,使王小理不知所措。

  计财处来了新人宋雨笛,林处长旁敲侧击的警示了杨革文。

  学校门前范子庆意外得到刘风琴出院的消息。

  杨革文密服性功能药,无意被母亲齐素清发现,王小理想问丈夫欲言又止,转移话题要杨革文接她母亲出院,但杨革文想起林处长的警示没有去接。

  范子庆别有用心的在王小理母亲身上大献殷勤,体贴入微地照顾、百般讨好,让刘风琴高兴,达到感动王小理的目的。范子庆瞅准时机向王小理表白了他的爱恋之情,王小理内心产生了莫名的颤动。

第三集

  范子庆继续发动外围攻势,请来了保姆照顾刘风琴。而精神遭创伤的刘风琴产生错觉,说王爱军和小保姆搞在一起,大打出手。王小理着急打电话求救杨革文,而杨革文在林处长严格考核之下不能离开。范子庆的及时出现平息了这场无事生非的风波,并且趁机拜认刘风琴作母亲,以讨刘风琴的信任和欢心。

  杨革文、王小理来看刘风琴,王小理对范子庆的赞扬让杨革文警惕。

  王小理的性要求再次遭到杨革文的拒绝,杨革文深感夫妻情感危机和情敌的威胁,约王小理最好的朋友郑好为他献计。

第四集

  范子庆送王小理收音机引起革文的猜疑和妒忌。

  齐素清无故找茬,王小理回了娘家。恰遇范子庆来陪新认的妈妈,几人见面都很尴尬。

  革文为博得小理的高兴,同小理携女儿来到刘风琴家,不料半路杀来范子庆使和协的酒桌平添了几分冷漠与怪异。饭间气过头的杨革文,回家后仍然胡言乱语,被王小理用茶水浇醒。

  杨革文为了向范子庆示威,摆下酒席宴请亲朋,席间宣布要与小理重度蜜月。度假时二人再遇性尴尬,小理对自己的婚姻产生了怀疑和动摇。

  酒吧里郑好、范子庆借酒浇愁,互诉内心的郁闷,范子庆终醉不知归路,沉醉中进了郑好家门并上了暗恋他的郑好的床。

第五集

  杨革文鼓足勇气来看男科医生却被林处长紧急召回。杨革文与林处长矛盾渐渐加剧。

  下班后的王小理去看他爸爸遇到晓慧的哥哥为妹妹打抱不平。可怜的王爱军自悔半生蒙昧。

  林处长为了调和日益尖锐的同事矛盾,请同事们吃饭,偏偏急遇他儿子发病。使一场精心准备的宴席,未达目的。

  王小理为了化解杨革文工作压力,上门拜访处长林立,不卑不亢,并和林处长针锋相对。

  睡梦中,计财处再次评先进,杨革文借题发挥,林处长怒不可遏。

  杨革文刚刚陪妻子上街,林处长要召集会议,杨革文接到电话如芒刺在背。

  王小理巧布局,让杨革文看新房,考虑经济和工作压力杨革文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回到单位杨革文仍气喘咻咻,被林处长狠批。心情不佳的杨革文回到家却看到妻子和范子庆在一起,愕然。

第六集

  郑好、小理二人酒吧谈心,偶遇范子庆和一年轻美貌、身材迷人的靓女潇洒舞场,引人注目。火辣直率的郑好,含蓄内敛的小理目睹此景都顿生一股莫名醋意。

  林处长为排除异己,以名为工作,将杨革文派遣到偏远的山湾工地,并不允许请假回家。王小理面对父母名存实亡的婚姻,出于好意劝其母亲离婚。不料此言一出,给了母亲致命的一击,母亲的猝死使王小理对无性婚姻的表层下是否仍存在真爱产生了反思。

  范子庆痛说家史,王小理内心不知不觉产生了共鸣,使自己在情感的天平上向范子庆倾斜。杨革文在范子庆的激将下偷偷地回到家,遗憾的是他在如饥似渴的王小理面前又失败了。

第七集

  杨革文苦熬终回到机关。在范子庆办公室二人相互挑战,为了王小理互不示弱。杨革文恳请郑好做感情“眼线”,范子庆购买公寓设计建立二人乐园。

  王小理讨要邻居老李头600元的借款,老李头儿媳百般抵赖。王小理深夜取款遭受袭击,让王小理倍受委屈。在彷徨中范子庆打电话安慰,杨革文电话却遥遥无期。

  范子庆为了爱放弃前程似锦的事业,打算开辟新的生活方式。花市上王小理巧遇范子庆,范子庆大显才艺,并向王小理表示自己欲开影楼。心理咨询室里,范子庆唐突的举动让小理期待、懊恼、矛盾、心却如初恋般的狂跳不已。

第八集

  范子庆为了解小理的爱好向郑好求助,引起小理的误会。小理被范子庆拽到他精心设计的爱巢“521”,二人如梦如幻、如醉如迷,说不尽的缠绵。从此二人坠入情爱之河,并得到性爱的满足。郑好拔通了范子庆的电话,当她得知范子庆与王小理的关系后妒忌、失落、痛苦的心情,连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迷失了自己的王小理又来找范子庆,看见的却是范子庆与冰糖相拥在一起,转身离去。心在着火的范子庆拼命打电话给郑好求助。心绪低落的郑好正在失落的通话,王小理脸色难堪的来到郑好家,无意间却看到是自己丈夫打给郑好的电话。猜疑、伤感、让她又投进了范子庆的怀抱。激情消退后的王小理,理智的迎接她丈夫的再次归来,两人要再造一个新的未来。

第九集

  矛盾中的王小理面对爱自己的丈夫和家庭的责任,在内心的道德遣责下,中断了与范子庆的联系。但痴心难改的范子庆拉郑好夜探王小理家。郑好发现杨革文归来马上离开。

  范子庆悄悄等着王小理从小区出来,王小理内心不安忐忑徘徊。

  在百般矛盾中不能自拔的王小理又一次来到“521”。杨革文望眼欲穿的等待王小理,王小理却去解救范子庆。杨革文回单位后,对林处长展开强大攻势。

  郑好的情人孙飒儒回国,他要把二人关系一次性买断。郑好打电话向王小理诉苦,却让杨革文产生误解,与小理发生口角,情急中,杨革文摔了范子庆送的收音机。

第十集

  同病相连的郑好、范子庆又一次相遇,当晚二人睡在了一起。王小理、郑好去找孙飒儒对分手讨说法,不欢而散。郑好又借王小理情人范子庆演戏,气煞了孙飒儒,三人庆功宴上关系奇妙。郑好意外透露自己怀孕,吓蒙了范子庆。二人去医院做人流,范子庆精神颓唐。

  杨革文、王小理来到范子庆开办的影楼照像,范子庆不在,杨革文失望,王小理疑问。二人无果而回。

  八年的感情使孙飒儒来看有病的郑好。当得知郑好怀孕时他一脸迷茫,郑好到底怀的是谁的孩子?又一场情感战开始了。

第十一集

  杨革文、王小理再次来到影楼,小理光彩照人,革文扬眉吐气,子庆妒忌难受。一场情感的较量在摄影棚展开了。就在这时单位突然人事变动,杨革文匆匆离去,把美丽的新娘留给了心理扭曲的范子庆。冲动狂躁的范子庆与小理争吵不休,郑好的到来,暂时平息了这场口角。

  为了取得林处长的把柄,杨革文以给老马的儿子送高考复习资料为名,威逼利诱,设下圈套,老马在无奈的局面下向杨革文投降,与此同时范子庆打通了王小理的电话。

第十二集

  在范子庆的呼唤中,王小理再次来到范子庆影楼,甜蜜、彷徨、责任、道德让王小理不知该不该离开影楼。

  范子庆用摧残自己的办法,向王小理表白自己的感情。王小理力克复杂矛盾的心情拿了照片回到了家中。杨革文因为机遇和自身努力,前途一片光明。在两个极致的男人面前,她神情恍惚地徘徊在情感的十字路口,不知该走向何方。

  郑好来到影楼看着满屋子的王小理的电脑合成版的巨幅照片,一脸愁云。一厢情愿的她辞去公职,为自己的爱迈出了危险的一步。然而范子庆不管不顾,仍然专注于小理。

  郑好为了让范子庆高兴,她尽量克制了自己,换来的却是范子庆恶语相向。痛苦、失意的郑好在无助中割腕自杀。

第十三集

  郑好醒来看到身边陪护的王小理,极力相劝,让小理接受范子庆。 

  急救中心门前,痴心的范子庆等到了心爱的王小理,二人再次来到爱巢“521”,两人在情爱中融化。焦急的杨革文,犹豫的郑好同时拔打着王小理、范子庆的电话。激动的范子庆、理智的王小理都不敢去接电话。王小理离开“521”,复杂而痛苦的心情使她在家门口徘徊。于是又来到急救中心陪郑好。

  王小理只身去找孙飒儒,为郑好的自杀找个说法,孙再三强调郑好怀的孩子与他无关。杨革文开车接郑好碰上了孙飒儒,孙飒儒与郑好清算感情账。

  杨革文接替林立的处长职务,工作上意气风发。连久违的夫妻生活也突然恢复正常,让王小理既意外并高兴且又迷惑。

第十四集

  清晨,齐素清为操办老伴六十六大寿的事而愁眉不展。要去上班的王小理意外地发现了杨革文幸运星里的内心独白,感动的泪流满面。

  为王小理,杨革文邀范子庆相谈,二人唇枪舌战。范子庆不依不饶,又一次胁迫王小理来到他们的“521”。王小理极力反抗逃离了本不该是她的地方。范子庆遭打击用烟头自残,郑好心痛范子庆。于是,约王小理来范子庆影楼,劝王小理为爱情尽快作出选择。范子庆恶言相向,使得小理与郑好都非常难堪。

  离开范子庆处,精神有些恍惚的王小理来到丈夫的工作单位,见到年轻漂亮的小宋主动做起革文的秘书,心中泛起一股醋意。

  老马夫妇来访,杨金山的生日成为谈话焦点。

第十五集

  杨金山的生日让全家格外兴奋。林处长来祝寿,使老马夫妇尴尬,杨革文得意,杨、林二人针锋相对。宴会后,杨革文送王小理收音机,来表明心迹。范子庆冒雨来到心理门诊找小理,情急中的小理搬来郑好做救兵。

  一天王小理、杨革文带孩子度周末偶然拣到一本书稿。

  范子庆对王小理依然穷追不舍,为了见小理假扮患者,王小理理智分析、坦言相劝范子庆,对于王小理的诚言相劝他无法接受,依然我行我素。

  情绪低落的范子庆被郑好约去喝酒,碰巧遇到了杨革文,两人又是一番唇枪舌战。但这些丝毫没影响杨革文,回到家后他对小理依然温存有加,帮助王小理洗头。杨革文的深情关怀让王小理倍受感动。

第十六集

  郑好大胆向范子庆表白自己的感情,范子庆神情分裂,二人大醉回到了郑好家。

  王小理被捡到的书稿深深吸引住了,经过多方查找终于寻找到了书稿的主人——著名心理学家江海岸。两人相见后便滔滔不绝交谈起来,在共同的事业领域里二人相见恨晚,而这一幕恰被外出的郑好遇见。

  执着的范子庆被小区协管大爷当作贼,王小理回来为他解围,无功而返的范子庆悻悻离去。

  王小理来向郑好解释她与范子庆的情感变化,以求能有所解脱。迷失的范子庆无视情与理依然沉迷,在单相思中不能自拔。他偷偷站在小理家楼道,等着小理。

  郑好收起所有王小理的照片,大胆调整影楼格局,范子庆见后大怒,气坏了郑好。

  王小理的患者陈刚心理疾病有了转机,小理想从他身上总结出治愈的方法。

第十七集

  为了共同完善书稿,王小理与江海岸接触更加频繁。面对江海岸对自己的好感,小理不知所措。一天,江海岸、王小理和杨革文、小宋偶遇,使大家都很窘迫。

  在杨革文的努力下终于有了新房,王小理震惊、不安、内疚、幸福、喜极而泣,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小理在超市采购突遇范子庆,遭到纠缠和恶意袭击,幸得郑好出现,小理落荒而逃。

  杨家因新分的房子产生分歧,让齐素清、杨革文、王小理都感到十分尴尬。

  王小理忙着装修新房,江海岸给新房装修出谋划策。

  郑好打电话约王小理,求王小理让范子庆重新振作。怎奈范子庆根本不听劝,反而跟踪小理到她新房楼下,范子庆行为过激,被正在干活的民工误认为是流氓,遭到一顿暴打。

第十八集

  心理失衡的范子庆生拉硬拽把王小理带到了“521”,跪地相求、又恶语中伤后情绪崩溃。这时,革文电话突然而至,范子庆近乎疯狂,王小理无奈地拿起水果刀指向自己。使得范子庆暂时平静下来。失魂落魄的王小理为求化解内心的各种矛盾,拨通了“真心热线”却不知从何诉起。伤心中,江海岸打来电话。次日,宾馆大堂茶座里,江海岸与王小理谈心,江海岸的一番开导,使王小理有了解脱烦恼的顿悟。

  全新的家,让王小理、杨革文有了一个结结实实遮风挡雨的地方。同事的到来让革文充满自豪。王小理请来江海岸,结果,江海岸的到来使杨革文心中不快,再加上众人劝酒,喝得烂醉如泥。

第十九集

  美好的日子刚刚开始,王小理的父亲却涉嫌走私被逮捕。考虑再三,王小理硬着头皮找郑好帮忙。

  看着疲惫不堪的丈夫,小理欲言又止,只得独自承担起解救父亲的责任。几经周折,小理见到了狱中的父亲。在回家路上,遇到江海岸,他通过自身的处境开导王小理,并邀她与自己的夫人真心大姐见面。王小理知情后惭愧地慌忙离去。

  迷途重返的王小理再次受到江海岸和真心的帮助,江海岸找到老同学仲雨春为王爱军辩护,仲律师答应出面,但高昂的律师费使小理本不宽裕的家庭不堪重负。同时,范子庆的不断纠缠,让王小理心中平添了不少沉重和忧愁。

第二十集

  郑好夜访王小理,二人推心置腹,想解决两人心中的苦楚和迷茫。仲律师对王爱军案情的分析,让王小理着急、彷徨。情急中,王小理在服装店找到了晓慧,说服晓慧出面劝其哥哥自首,终于让王爱军得到了公平的判决。

  杨革文单位财务大检查,财务上有问题的他怕东窗事发,与老马二人密谋解决烂账。为了答谢江海岸夫妇,王小理买了套情侣装准备相赠,却引发杨革文误解,引起纷争。情急之下,小理只得说出江海岸帮助她父亲打官司的实情。

  王小理的内心被一种负罪感死死的压着,喘不过气来。为寻求解脱并获得谅解,无奈之下笨拙的试探着杨革文,谁知刚一启齿便激起杨革文强烈反应。痛苦的王小理来到真心大姐身旁将自己的苦闷向她倾诉,并得到真心大姐的明智指点。此时,突然接到老马不幸去世的消息。葬礼上林处长在王小理面前,对杨革文的为人和做官之道进行了攻击和负面评价。王小理反唇相讥,维护丈夫声誉。

第二十一集

  范子庆因经营不善,生意一落千丈,日不保夕。郑好竭力相助,以改变心爱的范子庆的窘迫局面。

  王小理回家后,对丈夫杨革文好言相劝,杨革文承认挪用公款,并答应退还。

  江海岸有事离开北安,托王小理照顾妻子。一段时间的相处,真心想让王小理接替她的事业——“真心夜话”栏目。

  下班后的王小理再次收到范子庆的鲜花,情急之下王小理向齐素清撒谎并将鲜花扔到楼下,不料被刚回家的杨革文碰上。

  一大早小理提饭盒出发,傍晚又见王小理提菜离家,王小理的行为让本来心存疑问的杨革文更加迷惑。俩人的矛盾日趋尖锐,王小理又一次找到心中的真心大姐。

第二十二集

  跟踪王小理等了七十分钟的杨革文见到妻子后,突然爆发出心中的怒火,男人的尊严使他如火山喷发。王小理拉他来到江海岸家,面对轮椅上的真心,杨革文羞愧尴尬。

  偶然的机会,王小理看到了杨革文的私账。打电话要找杨革文问个究竟,上班路上的杨革文却发现了范子庆用王小理肖像做的巨幅广告牌,两人互相猜疑、指责。平静后的王小理安慰杨革文并来到影楼找范子庆,不料影楼已被卖掉。心中内疚的王小理去找郑好,心有怨恨的郑好也不知范子庆的下落。

  “521”内范子庆留言的震撼和杨革文事业上的重负,让王小理形容憔悴而病倒。

第二十三集

  因病在家休养的王小理看着老马妻子忙里忙外心里很不是滋味。真心病情加重,小理前往探视。六神无主的杨革文正好看见了楼下依依不舍的江海岸和王小理。

  心理失衡的杨革文向小理狂怒吐了一肚子的委屈。在小理的真诚劝说下,杨革文准备去自首,并看望狱中的岳父,尽力要找回一个真实的自己。

  江海岸和真心一同陪王小理参加电台的考试,可杨革文被停职的消息让王小理心绪烦乱,考试成绩一塌糊涂。

  王小理的考试成绩,出乎真心的意料之外,让真心极为着急,使本来虚弱的她陷入晕迷,后确诊为癌症晚期。

第二十四集

  真心在最后的日子里,说明了要王小理接替自己的工作岗位,小理在直播间表现出色,不负众望。

  丈夫杨革文虽被降为职员但平安回家,杨革文经历了一场官场沉浮,小理经历了一起感情洗礼,对于此刻拥有的幸福,两人喜极而泣。

  解铃还需系铃人,郑好来找王小理,希望小理能够帮助范子庆走出情感误区,使小理无法料到的是,范子庆竟然打开煤气强制小理和自己一块殉情。

  郑好及时赶到,制止了这场悲剧。

  范子庆被郑好的痴心、真爱打动了,他们打算远赴他乡……。

  王小理有意辞去电台工作,一心一意经营自己的家庭,将来会怎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