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949年初,沪城解放前夕。中共地下党黄显才突然叛变,卧底保密局沪城站的刘啸尘铤而走险,制造车祸,保护了接头的沪城地下党负责人岳中盛和周蒲祥,自己却身受重伤,并受到保密局上下的怀疑。在保密局举行的招待会上,新任站长张仲年意外地遇到了多年不见的“老相识”高来,原来,岳中盛原名高来。岳中盛矢口否认,张仲年拿出当年岳中盛叛变自首的档案 “暗香浮动”——2号,令岳中盛暗自心惊,苦思对策。在张仲年的威逼利诱下,岳中盛供出与保密局卧底人员单线联系的周蒲祥。周蒲祥被捕,并为了保护刘啸尘咬舌自尽。为摸清刘啸尘的底细,张仲年暗中指使自己的情人程菲色诱刘啸尘,同时,刘啸尘也受到原站长部下的监视,身处险境。

  党组织派史秀英命令刘啸尘尽快拿到保密局代号为“暗香浮动”2号档案沪城破坏计划,但绝不能打开,令刘啸尘心生怀疑。时局紧张,为了保证“沪城破坏计划”的实施,张仲年宣布,由阿纪掌管钥匙,程菲掌管密码,加强了档案保密工作,刘啸尘的任务愈发艰巨了。刘啸尘屡屡接近保密局机要阿纪,不料,阿纪对他敬而远之。自到任以来,张仲年屡屡受到一个蒙面杀手的袭击,对杀手的身份,张仲年一时心存疑惑。苦于无处入手的刘啸尘,忽然接到张仲年的工作安排,冒充沪城时报记者和程菲借采访之名了解学潮的动向。两人巧遇古怪精灵的岳小姗。岳小姗对刘啸尘一见钟情,刘啸尘虽对岳小姗不乏兴趣,只是自己的身份和处境不允许多想。为排除嫌疑,刘啸尘与程菲斗智斗勇,而最令他烦恼的却是时不时冒出来的纠缠不休的岳小姗。更令他吃惊的是岳小姗的父亲竟然是岳中盛。此时的岳中盛惶惶不可终日,一方面,张仲年对他威胁利诱,另一方面,他时刻担心“暗香浮动”2号档案落入刘啸尘手中,自己有暴露的危险,而现在自己深爱的女儿竟然爱上了刘啸尘。为此,父女俩激烈冲突。

  岳小姗遭到刘啸尘的断然拒绝,并不罢休,刘啸尘只得假装与程菲约会,气走岳小姗。 在“约会”中,两个人各怀心胎,话里话外,虚虚实实。一番心智的较量几乎演变成一场智力的游戏。程菲由衷佩服刘啸尘,张仲年指示她继续考察,如果刘啸尘如果不是共党,正好可以重用。从史秀英处刘啸尘得知,程菲和男友赵均曾是张仲年特训班的门生。毕业后,程菲做张仲年的机要工作,而赵均被派到陕甘宁边区卧底,后被中共发现并打死。程菲因此深受打击,一直痛恨共产党,从此郁郁寡欢,后不知何故成了张仲年的情人。刘啸尘深知自己的处境如履薄冰,必须用非常之法才能化险为夷……岳中盛严加干涉岳小姗,更激起岳小姗的逆反心理。无奈,岳中盛告诉女儿刘啸尘是保密局的特务,令小姗震惊。她找到刘啸尘追问,刘啸尘一口承认,狠心将她赶走。刘啸尘深知,任何一丝的纰漏都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蒙面人再次发动袭击,却陷入张仲年的埋伏,被击伤后逃逸,而暴露出的被毁容的脸似曾相识,令张仲年诧异,当即吩咐手下暗中查访。

  刺杀再次失败,岳中盛十分沮丧,原来蒙面人---冯宾正是他派出的杀手,为了自己叛变的秘密不外泄,岳中盛决心杀了张仲年。岳中盛是冯宾的救命恩人,而蹊跷的是冯宾偏巧认识张仲年,而且有仇,其中原因岳中盛也不得而知。刘啸尘接近阿纪,却“巧遇”程菲。两个人又不免一番斗智,谈到感情,刘啸尘说出拒绝岳小姗的原因,激起程菲的同感,她不由说起过去的男友赵均。刘啸尘决定从程菲的脆弱处入手……程菲刚感受到与刘啸尘交往的愉悦,后者突然故意回避,令她迷惑,忍不住质问刘啸尘为什么。刘啸尘“无奈”说出她和张仲年的情人关系。程菲只得坦白,原来,赵均死后,她几次想自杀,都是张仲年救了自己,为了报答她所崇敬的老师,终于做了他的情人。对此,刘啸尘深表“同情”。深知自身难保的岳中盛决定送女儿去香港,脱离险境。对刘啸尘失望的岳小姗只好遵从。然而,在船离岸的一刻,岳小姗逃了。

  刘啸尘突然接到命令,与邢老三、杨玉林等秘密抓捕学潮积极分子,被岳小姗目睹,岳小姗对刘啸尘彻底绝望,甚至憎恨无比。这天,赵均“无意间”遇见程菲,令后者惊喜交加。原来赵均就是冯宾。赵均告诉她,自己在卧底时被中共发现,追杀中被弹药毁容,无脸再见她,这些年隐姓埋名。程菲痛苦万分,自己已是张仲年情人,如今旧恋人突然出现,自己该何去何从?刘啸尘发现两人的秘密,当面揭穿冯宾就是赵均,而且是杀张仲年的蒙面人,但又表示不会出卖程菲,令其十分感激。在岳小姗的鼓动下,几个青年学生突袭市政府调查处,混乱之中,刘啸尘放走了岳小姗等,被程菲识破。程菲并没有出卖他,似乎是为了报答刘啸尘。刘啸尘的行为使岳小姗认为他并不是坏人,甚至劝刘啸尘弃暗投明,她的“纠缠”再次给刘啸尘带来危机。杨玉林认出了岳小姗正是袭击保密局的学生之一,张仲年对刘啸尘疑虑重重。

  经过深思熟虑,赵均将真相告知程菲。原来,他是被张仲年所陷害。当年赵均被人诬陷投靠共党,为了程菲,与张仲年达成交易,张仲年设法保护程菲,赵均诈死,并毁容,隐姓埋名。程菲得知残酷的“真相”,几乎崩溃,没想到自己崇敬的老师居然是个伪君子。张仲年再次安排刘啸尘执行任务,直到现场,刘啸尘才得知被伏击的竟然是岳小姗,无疑,这是张仲年在考验自己。巨大的心理压力下,刘啸尘一枪命中岳小姗“心脏”。这暂时减轻了张仲年对他的怀疑,而杨玉林对此却困惑不解。在史秀英的帮助下,岳小姗被救,原来,岳小姗的心脏长在右边,这是刘啸尘过去与岳小姗对话中偶然得知的……岳中盛极力说服爱女离开沪城,而岳小姗坚决不从,在她心里刘啸尘比她的生命更加重要。赵均让程菲设法拿到“暗香浮动”2号档案,程菲犹豫再三,答应了!赵均与岳中盛已达成交易,赵均将档案给岳中盛,岳中盛重金酬谢赵均,并安排他远走高飞。

  保密局里,众人对岳小姗是否已死意见不一,张仲年命杨玉林找到岳小姗。程菲拿到“暗香浮动”2号档案,交给了赵均。不料赵均早已脚踏两只船,同时又与杨玉林交易,被张仲年率人包围。为活命,赵均正想供出自己的幕后指使人,却被暗中躲藏的岳中盛击毙。事情败露,程菲大骂张仲年欺骗自己。张仲年却声称骗人的是赵均,甚至拿出破获的共党秘密文件证明赵均确实叛变投敌。程菲几乎崩溃,试图自杀,被张仲年阻止。程菲最终相信了这另外一个“真相”。从程菲口中得知“暗香浮动”2号被赵均称做所谓的“沪城破坏计划”,张仲年困惑不解,因为这其实是中共地下党某一叛徒的资料。赵均的幕后指使人究竟是谁?张仲年百思不得其解。张仲年怀疑刘啸尘在执行任务前已确知岳小姗的心脏长在右边,而且岳小姗可能是岳中盛的女儿。张仲年前往岳中盛家试探,岳中盛矢口否认,两个人各怀心思,结果不了了之。

  张仲年疑虑未消,命手下秘密监视岳中盛,全城搜捕岳小姗。岳中盛暗中安排岳小姗紧急逃离沪城。不料,功亏一篑,在上船前被迫放弃,不得已,史秀英将岳小姗转移至刘啸尘的住处---最危险的地方也许是最安全的。同居一室,面对岳小姗,刘啸尘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情感。为了不暴露刘啸尘,史秀英决定再次转移岳小姗,小姗却失踪了。原来,岳小姗坚决必须在走之前见刘啸尘一面,不巧的是,小姗正撞见刘啸尘和程菲在一起,从刘啸尘的话中,小姗感受到啸尘对自己的爱。张仲年再次拜访岳中盛,后者仍否认岳小姗是自己的女儿。周旋之际,两人的密谈被回家的岳小姗听了个一清二楚。亲爱的父亲是中共地下党,而且已经叛变,岳小姗如雷轰顶,惊动了岳中盛和张仲年。岳小姗被捕,拒绝交代一切。张仲年震怒,无奈之下,岳中盛供出赵均是自己所指使,双方达成交易,张仲年暂时放过岳小姗,岳中盛死心塌地与他合作。岳小姗鄙视父亲,岳中盛不得已说出当年的“苦衷”。原来,岳中盛和怀孕的妻子同时被捕,妻子难产而死,正是为了女儿,岳中盛才叛变投敌。不过,岳中盛声称现在他悔恨不已,如今是迫于无奈与敌人周旋,并没有出卖同志,比如史秀英和刘啸尘……

  岳小姗的失踪让史秀英万分焦急,这将危及刘啸尘的生命。史秀英亲自前往岳中盛家探明了情况,刘啸尘暂时是安全的。对情况出乎意料的顺利,两个人却心存怀疑。一切迹象无法排除刘啸尘就是卧底的嫌疑,为以防万一,张仲年命令逮捕刘啸尘。这一切,岳小姗并不知道,她心里只有悔恨,因为自己,刘啸尘时刻有生命的危险。她决定用生命去报答刘啸尘,这一天,岳小姗冲进了保密局,刺杀刘啸尘,刘啸尘中弹受伤,而岳小姗在一阵乱枪中壮烈牺牲。尽管如此,张仲年并没有完全相信刘啸尘。而刘啸尘心中充满了极度的痛苦。得知女儿的死讯,岳中盛几乎失去理智,悲痛欲绝。从程菲的口中,刘啸尘得知赵均让她窃取的“暗香浮动”2号档案并不是沪城破坏计划,那个赵均所说的背后的指使者是谁?对刘啸尘来说,这也是一个谜。经过艰苦努力,刘啸尘终获阿纪的信赖,得到了密码柜的密码,顺利拿到“暗香浮动”的档案交给史秀英。不料,史秀英当场打开,赫然发现“暗香浮动”档案根本不是什么沪城破坏计划,而是中共叛徒的自首材料,而其中的23号就是岳中盛的档案,显然,岳中盛看丢了一个‘3’。过去两人虽对岳中盛有所怀疑,现在真相毕露,还是惊呆了。

  而岳中盛突然出现,枪口对准刘啸尘和史秀英,关键时刻,窗外人影一闪,随着一声枪响,将岳中盛击毙。史秀英告诉刘啸尘开枪的是自己的同志,和刘啸尘一样潜伏在保密局。情况紧急,史秀英命刘啸尘撤出保密局,刘啸尘却认为,我军已经兵临城下,必须尽快拿到沪城破坏计划,他甘愿冒生命危险回保密局,更何况他已经在档案室做了手脚。此时,保密局乱成一团。“暗香浮动”档案失窃,就在众人认定一定是刘啸尘所为的时候,刘啸尘从容现身,反令众人惶惑不解。这时,邢老三等人在密室找到刘啸尘事先栽赃杨玉林的证据,杨玉林有口难辩,欲逃,被邢老三开枪击毙。一番风波暂时平息,张仲年丝毫没有解除对刘啸尘的怀疑。炮声隆隆,解放军兵临城下。史秀英命刘啸尘尽一切努力拿到保密局的沪城破坏计划,保密局的另一位同志将配合他。在刘啸尘的说服下,程菲的立场开始动摇。 然而,形势突变,张仲年对程菲已不是百分百的信任,他假意派程菲前往沪城大桥接头,安排两人出逃香港的事宜,实际上是杀人灭口,同时也是启动沪城破坏计划的第一步。刘啸尘及时获得信息,救下程菲,说出真相。程菲如梦方醒,万念俱灭,将保险柜钥匙和密码交给了刘啸尘后,准备自杀身亡却被刘啸尘看穿心事,在刘啸尘的帮助下被送往解放区。

  刘啸尘潜入保密局窃得沪城破坏计划。正将档案交给史秀英时,张仲年率邢老三等突然出现,张仲年得意地告诉他们,刘啸尘窃得的计划是假的,真正的档案在什么地方只有天知、地知、我知……话音未落,只听一个声音接着说:还有我!原来,张仲年最信任的人——邢老三就是另一位卧底保密局的中共特工。张仲年自知败局已定,垂死挣扎,双方激烈交火,张仲年等被一一击毙,而邢老三突然向自己胳膊开了一枪。原来,受上级指示,邢老三将继续卧底,跟随国民党前去台湾,他还要背着张仲年的尸体回保密局,继续战斗在敌人的心脏。沪城的天即将黎明。晨光中,三个人互道珍重,握手告别,踏上了新的征途……

分集剧情:
第一集

  1949年初,东江市解放前夕。

  中共地下党员黄显才突然叛变,保密局东江站的特务们在站长冷铁新的带领下倾巢而出,直扑中共地下党接头地点。 情况万分危急,卧底保密局的中共地下党刘啸尘临危不惧,巧施计谋,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击毙冷铁心,接头的地下党员老周顺利脱险。

  刘啸尘受伤住院,他的行为虽然未露破绽,却受到保密局侦防科科长杨玉林的怀疑。

  冷铁新意外身亡,老牌特务张仲年紧急上任,担任东江站新站长。

  在安葬冷铁新的葬礼上,杨玉林与刘啸尘大打出手,令张仲年非常恼怒,为威慑中共地下党,张仲年大开杀戒,在葬礼上命手下枪杀数名中共党员和爱国人士,刘啸尘面临考验,幸亏特务余云禄开枪走火,刘啸尘侥幸过关。 东江市一时血雨腥风……

  张仲年命令严密监控刘啸尘,同时欲通过黄显才一举摧毁东江中共地下党。如何与中共地下党紧急联络尽快除掉叛徒,刘啸尘备感压力!

第二集

  张仲年趁热打铁,以黄显才为饵,密捕东江中共地下党员。积极的红色资本家华丰银行董事长岳中盛接到地下党最高负责人指示,转告刘英尽快铲除叛徒,以免对党组织造成更大的危害。

  而刘啸尘在严密监控之下,几乎寸步难行。

  忍无可忍的老王和老周,贸然采取行动除掉黄显才,却被张仲年反制。危急时刻,住院中的刘啸尘冒着生命危险,紧急营救,但无力回天,老王壮烈牺牲,老周被捕。

  东江的地下党活动几乎陷于停滞。

  被严密监控的刘啸尘先发制人,向张仲年提出辞职,张仲年假意安抚。

  张仲年突然拜访时任华丰银行董事长的岳中盛,出示岳中盛多年前的自首书要挟。无奈,岳中盛允诺与张仲年合作,内心焦虑不安。

  为考察刘啸尘是敌是友,张仲年安排刘啸尘审讯被捕的老王,然而,刘啸尘从容不迫,老王大义凛然,张仲年计划落空。

  虽然表面答应帮助张仲年清除东江地下党组织,岳中盛却在苦苦思索脱身之计……

第三集

  张仲年约见岳中盛,要求他在将举行的华丰银行贵宾团的舞会上安排地下党接头,由黄显才指认,将中共地下党员一网打尽。岳中盛假意应允。

  岳中盛自紧急联系刘英出席酒会,务必铲除叛徒黄显才。

  虽然对刘啸尘他的忠诚度不无怀疑,但他的才干也让张仲年非常欣赏。张仲年指示杨玉林密切监视刘啸尘的一举一动。

  刘英千方百计与刘啸尘接头,岳中盛告诉刘啸尘尽快拿到保密局破坏东江的计划---暗香浮动2号,而且必须是原始文件,不得拆开。

  华丰银行贵宾团的舞会如期召开,张仲年率手下张网以待。

  酒会上,灯红酒绿中,双方剑拔弩张。

  岳中盛在众宾客间来回周旋,招待客人,刘啸尘、假扮宾客的中共地下党刘英、杜四等翩翩起舞,张仲年冷眼旁观。 时间流逝,一切正常,张仲年不禁心生疑惑。杨玉林带黄显才突然而至,指认舞厅中的中共地下党员,形势危急,张仲年突遭不明身份的枪手刺杀,混乱中,双方爆发枪战,刘英与刘啸尘配合无间,顺利除掉了叛徒黄显才。

  终于,张仲年明白,岳中盛绝不会轻易配合自己。他命手下全面监控岳中盛。

第四集

  保密局东江站上下士气受挫,张仲年迫切需要重振军心。

  这一天,张仲年夜访岳中盛,警告他他的一举一动都在保密局的监视之下,必须毫无条件地与自己合作,否则,岳中盛的女儿的性命难保。对自己的生死已置之度外的岳中盛最担心的莫过于女儿岳小姗和侄女姜慧的安危。

  岳中盛在报纸上刊登广告与地下党联络,却意外被杨玉林截获。经程菲破解,广告为中共地下党的联络信件,张仲年大喜过望,派杨玉林将东江报社的地下党联络点一举端掉,保密局上下士气为之一振。

  无奈之下,岳中盛不得不启用新的联络点——理发店。

  程菲和刘啸尘以记者名义前往东江大学调查岳小姗的情况,不料,两人的假身份被岳小姗和姜慧识破。

  舞会上刺杀张仲年的蒙面杀手冯宾正是岳中盛暗中指使。冯宾找到岳中盛,退回刺杀张仲年的酬金,令岳中盛大为不解。原来,冯宾意外发现,张仲年竟然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冯宾再次出手,却险些被老奸巨滑的张仲年活捉。 张仲年说服自己的学生兼情人程菲紧密接触刘啸尘,希望以美人计揭穿刘啸尘的身份之谜。

第五集

  岳中盛向黑社会的八爷求助,为冯宾购买前往英国的护照,八爷慨然应允。

  受张仲年之命,刘啸尘和程菲共同处理东江大学学潮一事,两人相互试探,刘啸尘如履薄冰。更令刘啸尘不安的是,岳中盛的侄女姜慧和女儿岳小姗不时出现,原来,单纯的姜慧已爱上了刘啸尘。

  刘英与刘啸尘秘密接头商讨窃取“暗香浮动2号”,被杨玉林盯梢,保密局倾巢而出,幸亏地下党杜四及时赶到,刘英脱险,而刘啸尘被杨玉林一口咬定为中共地下党。

  而刘啸尘反客为主,指责杨玉林陷害自己。

  杨玉林和刘啸尘针锋相对,张仲年不置一评,决心查个水落石出。

  冯宾再次刺杀张仲年,这一次,张仲年依稀辨认出刺客似曾相识。为此,张仲年心事重重。

  张仲年以岳小姗威胁岳中盛。岳中盛答应安排在舞会上出现过的杜四在满堂红妓院接头,其他就爱莫能助了。岳中盛决定将计就计,设局假接头,目的是调虎离山,引出特务,让刘啸尘趁机窃取暗香浮动2号。

  张仲年深知岳中盛绝不会轻易配合自己,便假称南京来电调阅东江破坏计划,并特意安排刘啸尘和程菲护送。

第六集

  满堂红妓院,杨玉林带人秘密布控,却始终不见中共地下党的联络人,令杨玉林想不到的是,杜四早已乔装打扮成胖妇人在妓院出没。

  刘啸尘护送东江破坏计划,准备在与南京特派员交接的一刹那抢取文件。然而,经几次试探,刘啸尘都因担心有诈,不敢贸然采取行动。火车站,在准备夺取文件的一刹那,南京来的特派员不慎露出破绽,刘啸尘慧眼识破,惊出一身冷汗,果断地放弃行动。这不过又是一次张仲年对自己的试探。

  妓院, 杜四身份败露,双方枪战,杜四等安全撤离。

  双方行动皆告失败。

第七集

  几次较量,张仲年都未占上风,加上不明身份杀手的屡次行刺,令张仲年恼羞成怒。

  刘啸尘向程菲坦言所谓的护送东江破坏计划不过是张仲年是在考验自己。程菲不置一词,心中不得不佩服刘啸尘的机智。两人共进午餐,被姜慧看在眼里,心生嫉妒。

  张仲年有意安排刘啸尘和程菲调查东江学潮积极分子,杨玉林等随后抓捕。若风声走漏,刘啸尘必为共党无疑。在程菲监视下,刘啸尘前往学校,苦思对策。

  杨玉林心生一计,决定想学生传递情报,陷害刘啸尘。

第八集

  岳中盛意外得知姜慧和岳小姗失踪,直接找到张仲年指责他违背约定,张仲年矢口否认。

  集会的学生意外收到情报,特务将对他们实施抓捕。同学们紧急疏散,与亲自督阵的张仲年等不期而遇。学生们高呼打倒特务的口号,令张仲年十分尴尬。而姜慧和岳小姗突然出现,姜慧向刘啸尘大胆表达自己的感情,刘啸尘无言以对。

  一场精心设计的抓捕以闹剧收场。

  岳中盛苦口婆心劝姜慧和岳小姗转学前往香港。

第九集

  岳中盛拜会八爷,出巨资购买两张船票,准备送姜慧和岳小姗前往香港。

  张仲年打电话逼迫岳中盛在七日之内交出东江站所有地下党党员的名单。岳中盛的压力陡增。

  无奈之下,岳中盛约冯宾见面,出巨资让他在三日之内杀了张仲年。冯宾应允,不过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感情。同时,岳中盛加紧催促刘啸尘拿到暗香浮动计划2号。

  杨玉林率人突袭抓捕了一批学潮积极分子,对他的擅自行动,张仲年十分恼怒。

  同学被捕,侥幸逃脱的姜慧和岳小珊、马小军义愤填膺,决定买枪袭击保密局。

第十集

  对于张仲年的再次步步紧逼,岳中盛坐卧不宁。迫不得已,岳中盛让八爷出手刺杀张仲年。

  姜慧和岳小姗以为同学治病需要钱为由骗得岳中盛信任,得到钱款后和马小军等四处联络购买枪支。

  刘啸尘频繁主动接触程菲,程菲掌握着保险柜的密码。然而,不时出现的姜慧和岳小姗令刘啸尘不堪其扰。刘啸尘请程菲帮忙,程菲试图说服姜慧,姜慧不改初衷。

  冯宾假装与程菲不期而遇,原来,冯宾原名赵均,是程菲的初恋情人。程菲迷惑不解,据张仲年所说,赵均多年前已经为党国牺牲了。

第十一集

  从杜四口中,刘啸尘意外得知程菲竟然是张仲年的情人,他让杜四转告上级,放宽拿到暗香浮动计划2号的时限。

  程菲的内心被冯宾的出现搅乱了,她整日若有所思,令张仲年心生怀疑。 因屡次遭到刺杀,张仲年心存疑窦,一直加强警戒。精心准备的冯宾再次行刺张仲年,张仲年以逸待劳。双方枪战,冯宾侥幸逃脱。而张仲年已识破刺客的身份—自己的情敌赵均。

  同一天夜晚,张仲年再次遭受刺杀。杀手竟然是东江黑蛇帮的成员。张仲年大感疑惑,难道这幕后指使是江湖上的八爷?他决定择日拜访。

第十二集

  刘啸尘当面揭穿程菲是张仲年情人,痛苦的程菲不得不承认。她将自己在初恋情人死后与老师张仲年的情感纠葛告诉了刘啸尘。刘啸尘成功地拉近了两人的关系。

  岳中盛安排人送姜慧和岳小姗去香港,然而,岳小姗两人却在最后瞬间跳船跑回了东江。

  张仲年拜访八爷,命令手下对他严密监控。

  冯宾约程菲见面,程菲这才了解到,原来是张仲年为了得到自己,陷害冯宾,制造冯宾死亡的假象。而冯宾正是多次刺杀张仲年的刺客。真相大白,程菲痛苦不已。

  姜慧和岳小姗等准备对保密局发动武装袭击。

第十三集

  姜慧和岳小姗等突袭保密局,形势危急,幸亏刘啸尘调开杨玉林等,姜慧等化险为夷。但刘啸尘的举动被程菲察觉。 张仲年怀疑刘啸尘,而程菲主动承认是自己同情学生才放走了他们。张仲年感觉程菲变了。

  刘啸尘的举动却让姜慧认为刘啸尘是因为自己的特务身份假装不喜欢自己。

  张仲年一面命手下全城搜捕岳小姗等,一面逼迫岳中盛交出女儿。岳中盛坚决否认姜慧和岳小姗袭击保密局。 爱女心切的岳中盛通知刘英尽快找到自己女儿,同时让冯宾为了对付共同的敌人张仲年说服程菲窃取暗香浮动计划2号。

第十四集

  刘啸尘一直寻找机会窃取东江破坏计划,却一直无从下手。

  岳中盛命令手下通知刘啸尘尽快争取程菲,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暗香浮动计划2号。

  冯宾说服程菲窃取张仲年的印章,而后,假借张仲年之名调出暗香浮动2号。档案一旦丢失,张仲年必然受到上级问罪。游移不定的程菲最终答应了冯宾。

  杜四等中共地下党寻找姜慧和岳小姗等,一无所获。

  程菲顺利窃取印章,张仲年似乎有所察觉。内心矛盾的程菲约刘啸尘见面,并借机将印章交给了冯宾。

第十五集

  张仲年揭穿八爷与岳中盛相互勾结,八爷在威慑之下答应与张仲年合作。

  为考验刘啸尘,张仲年命他狙击姜慧和岳小姗。刘啸尘心中痛苦挣扎,为了革命事业,决绝地开枪射击,姜慧和岳小姗中弹倒地。侥幸的是,在杜四等地下党的全力抢救下,姜慧和岳小姗被被紧急送往医院,生死未卜。

  张仲年别有用心地安排程菲请刘啸尘吃饭,试探他的反应。

第十六集

  张仲年命令释放关押的爱国学生,并让杨玉林紧急查找姜慧和岳小姗的下落。

  程菲宽慰刘啸尘,刘啸尘借酒浇愁,痛骂监视自己的杨玉林的手下,缓解狙击姜慧和岳小姗的负罪感。几乎同时,刚被张仲年释放的学生被八爷的手下全部屠杀。

  冯宾夜访程菲,对她和刘啸尘的交往心怀嫉妒。程菲将张仲年实施‘美人计’的来龙去脉一一告诉冯宾。冯宾对张仲年恨之入骨,发誓一定要杀了张仲年。

  岳小姗不治身亡,而姜慧因为心脏长在右边而侥幸逃过一劫。

第十七集

  张仲年过河拆桥,率手下将八爷及手下全部灭口。

  刘啸尘巧妙地以程菲做掩护,与岳中盛和刘英接头。得知岳小姗的死讯,岳中盛十分悲痛。而姜慧仍活着,这让岳中盛松了口气。他告诉刘英姜慧才真正是自己的女儿,请求组织上尽快安排姜慧离开东江市。

  刘啸尘以朋友的身份劝程菲留心张仲年对她态度的变化,两个人的关系愈发密切。

  岳小姗和姜慧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令杨玉林更加怀疑刘啸尘。

第十八集

  张仲年告诉程菲自己近日前往杭州。

  因为担心岳中盛过河拆桥,冯宾告诉岳中盛自己不但知道姜慧未死,而且知道中共地下党在保密局的卧底就是刘啸尘。岳中盛震惊不已,假意安抚冯宾。

  在党组织的安排下,姜慧被紧急转移。

  程菲顺利地拿到档案,然而,就在她与冯宾交接时,张仲年意外现身,他根本就没去杭州。冯宾被捕,却毫无惧色,他提出与张仲年做一笔有关岳中盛的交易。关键时刻,潜伏的刘啸尘暗中袭击张仲年,冯宾得以逃脱。 程菲指责张仲年多年来一直欺骗自己,张仲年却指出,当年是冯宾背叛党国后为活命拿程菲与自己做交易。程菲悲痛欲绝,几乎崩溃。

第十九集

  冯宾联络杨玉林,告诉他姜慧并没有死,并开价5万出售重要情报—足以扳倒刘啸尘的证据。

  岳中盛告诉姜慧暗杀她的正是刘啸尘,不料,姜慧不改对刘啸尘的痴情。

  杨玉林向张仲年汇报,张仲年心怀狐疑,姜慧心脏长在右边,刘啸尘未必知道。另外,张仲年疑惑不解的是,冯宾为什么窃取暗香浮动2号计划,并认定那是东江破坏计划?他怀疑冯宾背后必有幕后黑手。

  张仲年警告岳中盛已知姜慧仍活着,自己绝不会放过她。

第二十集

  张仲年揭穿岳中盛雇佣冯宾窃取叛徒档案暗香浮动2号,目的是掩盖自己叛变的历史。岳中盛坚决否认,与张仲年周旋。两人斗智斗勇。

  张仲年下令全城搜捕姜慧和冯宾。

  得知自己的行为导致刘啸尘处境危险,姜慧答应岳中盛离开东江市。岳中盛从秘密渠道获得中统秘密通行证,让刘英等紧急安排姜慧前往香港。

  此时,保密局已封锁所有码头、车站,而刘啸尘被排除在所有行动之外。

第二十一集

  深受打击的程菲怀疑刘啸尘接近自己别有用心,只是没有确凿证据。

  军警挨家挨户搜捕姜慧,情况危急,刘英等掩护姜慧转移,为了保护姜慧,杜四壮烈牺牲。

  而姜慧最终也因敌人的严密监控未能从码头上船。无奈之下,刘英让老秦将姜慧送到刘啸尘住处躲藏。因为身份暴露,以后与刘啸尘和岳中盛的联络由老秦负责。

  也许,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

第二十二集

  姜慧已渐渐爱上了刘啸尘,对姜慧的爱慕,刘啸尘也有所察觉,然而,如此险恶的境地,刘啸尘对儿女之情只能置之度外。两人虽同居一室,刘啸尘仍压抑着情感。

  为了刘啸尘的安全,老秦决定立即将姜慧趁夜送出东江,姜慧提出最后见刘啸尘一面,被老秦拒绝后偷偷溜出了刘啸尘的住所。

  姜慧从暗道回家,无意中偷听到岳中盛和张仲年的对话,自己亲爱的叔父竟然曾经向特务自首过,姜慧如五雷轰顶。

第二十三集

  更令姜慧震惊的是,岳中盛是自己的父亲。姜慧意外现身,张仲年心中暗喜,天赐良机,张仲年倒想看看这一回岳中盛和刘啸尘如何破局。

  老秦通知刘啸尘姜慧可能去了家中,形势危急,姜慧被抓必将威胁刘啸尘的安全。

  岳中盛向女儿姜慧解释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与张仲年周旋,姜慧虽然不信,但对自己给刘啸尘造成的危险深感愧疚。 刘啸尘拒绝了老秦让他出逃的建议,现在情况不明,自己离开将给组织带来巨大损失。

  杨玉林怀疑岳中盛家藏有暗道,下令严密搜查。

第二十四集

  令杨玉林等和岳中盛惊讶的是,姜慧不知去向。

  保密局,姜慧扬言复仇,故意开枪打伤刘啸尘,在特务们乱枪之下壮烈牺牲。岳中盛无论如何也没料到,女儿姜慧竟然为了爱情牺牲生命,他几乎彻底崩溃。

  然而,为掩人耳目,进一步迷惑张仲年,岳中盛故意找到刘啸尘,诬陷刘啸尘害了姜慧的性命。

  一番真真假假的表演,岳中盛使得张仲年如坠云端,疑虑重重。

  为了保护自己,姜慧毅然决然的自我牺牲,这令刘啸尘痛苦不已。

第二十五集

  刘啸尘冒着生命危险为姜慧上坟,倾诉对姜慧的感情,刘啸尘这个钢铁般的汉子也潸然泪下。而岳中盛一把火将自己家化为灰烬,销声匿迹了。

  刘啸尘赢得了张仲年的信任。解放军攻占东江的日子迫近,张仲年命令加快了实施东江破坏计划—天雷计划,并强力加强档案保密工作。

  事不迟疑,刘啸尘决定接近掌握保密局保险柜密码的阿纪,投其所好。

第二十六集

  阿纪因为犯错,被张仲年停职审查。

  岳中盛与冯宾见面,两人决心为了共同的敌人背水一战。同时,岳中盛让老秦转告刘啸尘趁冯宾利用程菲调出张仲年之际窃取暗香浮动计划2号。

  冯宾威逼程菲打电话约张仲年出来,被对他已经失望的程菲断然拒绝。

  刘啸尘请阿纪喝酒,心怀对张仲年不满的阿纪告诉刘啸尘任何保险柜只要听上三遍就能记住密码。刘啸尘心中暗喜。

  冯宾恼羞成怒,打电话给张仲年,如果张仲年不来,程菲性命不保。

第二十七集

  刘啸尘趁阿纪醉酒之际获得保险柜密码和钥匙。

  张仲年赴约,和冯宾谈判之时遭中共地下党伏击,冯宾被击毙。与此同时,刘啸尘已潜入保密局密室顺利取得暗香浮动档案,而后,刘啸尘巧施计谋,挑拨杨玉林和余云禄的关系之后离去。

  冯宾之死令程菲愈发痛恨张仲年。

  暗香浮动档案被盗再一次向张仲年证明保密局里有内奸。

第二十八集

  刘啸尘的计谋成功地使余云禄和杨玉林反目,所有疑点集中在余云禄、阿纪,甚至杨玉林身上。一时间,保密局内疑云密布。

  张仲年下令实施‘天雷计划’,在第二日凌晨三点将东江所有重要设施炸毁,将一座废城留给共产党。

  刘英等将暗香浮动计划悉数交给岳中盛。岳中盛命刘英通知刘啸尘准备里应外合阻止保密局的天雷行动!

第二十九集

  张仲年自知大势已去,而中共地下党依旧潜伏在保密局令他深感耻辱!究竟谁才是保密局内的共党卧底?他百思不得其解。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张仲年一怒之下,枪毙了失职的阿纪。

  为配合刘啸尘行动,岳中盛启用了最后的王牌---代号‘老龙’的另一名卧底。然而,电报被张仲年截获,却无法破译。

  岳中盛通知西山游击队迅速下山阻止张仲年的天雷计划。

  难道余云禄是中共在保密局的卧底?张仲年感到自己无法相信任何人,除了老三。

第三十集

  张仲年几近疯狂,他威逼余云禄承认自己是共党卧底,余云禄反抗,开枪误中程菲,程菲身亡,张仲年心中痛苦。

  岳中盛开着载满炸药的吉普车闯入保密局,想与张仲年同归于尽,引爆炸药后,岳中盛牺牲。同时,刘啸尘击毙杨玉林后窃得档案,却被张仲年率人包围。

  真相大白,刘啸尘大义凛然,张仲年惭愧之极,身为一个历经百战的老军统竟然在如此长的时间里被刘啸尘所迷惑,庆幸的是,刘啸尘最终没逃脱自己的手心。

  不过,张仲年得意得太早了,危机时刻,老三突然亮出中共卧底的身份,击毙了张仲年。

  最后,老三向刘啸尘揭开关于岳中盛身份的谜底,一切真相大白。刘啸尘与老三握手告别,在组织的安排下老三将随溃败的国民党军队逃往台湾,继续战斗在敌人的心脏……